正文 03 失了清白!

    “也许你可以问问她一个多月前是不是遇到什么了。”

    “就是,看她现在这样我们也很担心的,正好你回来了,我们问不出来,也许你可以。”梦珊也跟着说着。

    闻言,冷煞对她们几人道了声谢,便转身往外走去。听完了她们的话,再想到她今天的异常,他是有必须要弄清楚怎么回事,刚才她往外而去,这会也不知是去了哪里。

    几人看着他往府外而去,不禁道:“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飞雪对她们笑说着,便与她们一同往里面走去。

    而此时,在城西的湖边,轩辕筱筱独自一人坐在草地上,看着面前被风吹煞的湖水,泪水再度划过脸颊,想到了她先前说的那些话,想到了那冷煞怔愕的受伤神情,她的心揪成了一团,双手抱着膝盖,把头埋在了膝盖上,由低低的哭泣声变成了放声的发泄大哭。

    “轩辕筱筱?”

    听起来不太确定的声音在身后传来,听到那声音时,埋头痛苦的筱筱哭泣的声音一顿,抬头看向来人,见到来人后拭干了泪水,站了起来,朝他行了一礼。

    “恩公。”

    男人的目光在她那梨花带雨的娇美容颜上掠过,眼底划过了一抺不知名的光芒,他露出了一抺温和的笑容,走上前道:“不是说好了,唤我元颢的吗?”见她垂低下了头没有开口,他又道:“你怎么在这?哭成这样,莫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面前的男子,一身的藏青色衣袍,墨发高束而起,成熟而稳重,一身气度很是不凡,只是,男子的容颜虽然出色,却还远远比不上冷煞的容颜与气度,筱筱与他会相识,也是缘于一个月前的一件事情,才称他为恩公,心存感激。

    筱筱转身看向了那湖面,衣袖下,手紧紧的拧着。这一个多多月以来,她想了很多,尤其是如今冷煞回来了,她心中更是下了一个决定,她不能再留在他的身边了,也许,她应该回到他父亲身边去。

    “是不是碰到解决不了的事情了?说出来,我可以帮你分担一下。”他与她并肩站着,看着她姣好的侧颜,语气温和的说着。

    “他回来了。”

    “谁?”

    “我爱的那个男人。”她敛下了眼眸,轻咬着唇。

    闻言,男子目光微闪,眼底似乎划过什么一般,快得没人察觉,他看着她,问:“你担心他知道那件事?”

    “我不敢跟他说,我甚至不敢看他的目光,我怕……”她的心在揪疼着,她无法想象,冷煞要是知道了那件事后会如何。也许,也许他不会在意,但她在意。

    “你想离开吗?”他看着她问着,目光烔烔,隐隐似带着几分期待:“我可以帮你。”

    听到这话,她愕然的抬起头看着他,心下复杂万分。她是离开,却又不舍,可不离开,她又能怎么样?还留在冷煞的身边吗?不,她无法让已经不干净的她留下来,无法让这样的她留在他的身边。

    “怎么帮?我若离开,他一定会问我为什么要离开,到时我怎么说?”她敛下了眼眸,眼中隐隐含住着泪水。

    他看着一脸悲伤的她,娇美的容颜带着泪水,脸色苍白中却又隐隐有着一股坚强,一缕发丝因她的微低着的头而垂落在脸颊之处,更添了她的柔美,也不由让他看痴了眼。

    目光微闪,想起了数个月前偶然遇见的她,她提着点心送去给一些流浪的小孩,看着她摸着那些孩子的头,把点心递到他们的手中,露出了那样温柔又美好的神情,让他想起了深藏在记忆中的一件事情,她的笑容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温柔,深深的触动了他的心。

    因此,他暗中打听她的底细,一直注意着她,他本想着将她掳走,可当知道她竟然与那名震飞仙界的唐心有着很深的关系时,知道唐心那有仇必报,极为护短的个性,他只好改变方法,唐心他们虽然不知去向,但唐子浩他们在,既然不能悄然无声的将她带走,那他就让她自愿跟他走。

    只是,他打听到,她有喜欢的男子,而那个男子还是唐心身边的人,于是,他设计了她,让她误以为失了清白,又救了慌乱无措的她,让她视他为恩人,让她对她心存感激,在他看来,如果她以为她失了清白,那么断然不会再跟那男子在一起,这样一来,他就有机会了,只要她愿意跟他走,那么,他就可以拥有她,甚至,不用担心与唐心他们为敌。

    而她,确实如他意料中的一样,温柔善良,毫无心机,更不懂得怀疑,与他记忆中的那个人,是那样的相像。只要她跟他离开了这里,那么,到时只要让她心甘情愿的成为他的人,她就永远是他的了!

    想到这,他回过神来,目光柔和的看着她,突然伸出了手握住了她的肩膀,让她面对面的看着他,将她错愕的神情尽收眼神,在她要挣扎着退开时,他开口道:“筱筱,你听我说,有些话藏在我心里一直没机会说,从我第一天见到你时,就情不自禁的为你心动,筱筱,我喜欢你,无论你是否清白,我都不介意,虽然我知道现在说这话对你来说会有些无法接受,但,你若想离开,不妨试着接受我,哪怕是用我来当挡箭牌也好。”

    “你、你……”

    她震惊的看着他,心一惊,连忙推开了他退后了一步,看着他认真而郑重的神情,她稳了稳心神,道:“恩公,你对我有恩,我、我很感激你,但是、但是我、我……”

    “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他叹了一声,脸上带着落寞的神色。

    “对不起。”

    “没关系。”他摇头笑了笑,只是笑容显得有些勉强,道:“不过你不是想离开吗?不妨就让我帮你一把,如果有我的话,你的朋友们应该不会多说什么的,这样你就能离开了,不是吗?”

    听到这话,她敛下了眼眸,不知在想着什么。

    而这时,站在她对面的柯元颢见她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便伸出了手为她拭去:“没关系的,我很乐意帮你。”

    她抬头看着他,因惊愕而一瞬间竟忘了退开,就这样直愣愣的看着他,然而就在此时,却听到了一个让她浑身一震的声音。

    “筱筱。”

    冷煞不知何时站在不远处,看着那相视着的两人,冰冷着的脸色看不出他心中所想,但那周身的气息却是冷得令人发寒。

    听到那突然出现的声音,筱筱侧脸看去,见到那抺站在不远处的白色身影时,心不由的一颤,尤其是他冰冷的目光,竟是让她无法与之对视,此时的她,竟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垂低下了头,本想要退开,但手却被柯元颢紧紧的牵着,一时间,她紧咬着唇,脸色惨白。

    他、他误会了吗?误会了也好,她不正是想要断了他的心吗?就让他误会着吧!

    柯元颢眼底掠过一抺暗光,稍纵即逝,冷煞此时的目光落在筱筱的身上,也没注意到柯元颢眼底掠过的那道光芒。他站在原地没有动,但冰冷的目光却是落在了两人相握着的手上,这一刻,沉默着,气氛显得有些僵冷。

    柯元颢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那名白衣男子,早在他来之时,他就察觉到了,眼角瞥见他一直站在不远处盯着筱筱看,心中也隐隐也猜到他就是她心中的那个人。而这个人,他今日也见过,就是那跟着唐心一行人去了城主府的其中一人之一,见到了这个人,他才知道为何飞仙界上的人为何对唐心的评价那样的高,对她身边的人评价那样的高,果然,她身边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一个个都是那样的出色。

    这样的一个男子,也难怪能让轩辕筱筱心系于他。

    在他打量着冷煞的时候,冷煞抬眸冷冷的朝那名男子扫了一眼,他担心她会出什么事,在城中四处找她,却没想到,看到了这样的一幕,那两人牵着的手,让他看着觉得是那样的碍眼。

    “在下柯元颢,不知公子是?”柯元颢率先开口问着,声音温和,脸上带着一抺笑意,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

    然,冷煞却是直接将他给无视了,只除了先前扫过去的一记打量的目光之外,便不再看他,而是将目光落在了筱筱的身上,半响,这才道:“筱筱,你没话对我说吗?”他在心里说着,只要她对他说,无论说什么,他都会相信她,毫无理由的相信她,但,她却垂低下了头,这让他一颗心紧紧的揪了起来。

    “我、我要回家了,你、你忘了我吧!”

    心,在痛,她紧紧的咬着牙强忍着眼中的泪水不让它掉下来。心中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她知道,如果冷煞知道了她被人污了清白,只会对她更加的怜惜,但,但她不想,她过不了自己的那一关。

    “为什么?”他定定的看着她,想要看清她脸上的神色,而她,却是连头也没抬起来。

    “你不是看见了吗?”

    闻言,冷煞又再度扫了那人一眼,这一回,他朝筱筱看了一眼后,便转身大步离去。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也没人知道他此时心中的感受,只知道,他身上的冰冷气息,似乎越发的浓郁了。

    直到冷煞离开,筱筱才扎脱开柯元颢的手,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在地面上,就像是丢了灵魂的布娃娃一般,无声的流着泪水。

    “筱筱,我们什么时候走?”他压下心中的兴奋,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而此时筱筱压根没注意到身边人的异样,更不知对方正在打着什么主意,她心里只是在想着,他走了,他真的走了,他直的如她的愿走了,可为何,她的心却那样的痛?

    然而,筱筱却独自坐在地上,似乎没听到他的话一般,连应也没应一声,直到,天色渐暗了下来时,她似乎才回过了神,怔怔的站了起来,慢慢的往回走去,就是连走,也没跟那站在一旁的柯元颢说一声。

    而柯元颢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只是勾起了唇角,眼底掠过了兴奋的光芒。只要离开了这青峰城,就没人会在去注意到她了,她,终将是属于他的!

    城主府中,夜色下,冷煞独自坐在池边的石头上,周围弥漫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神色冷然,不知在想着什么。不远处,本打算去看看筱筱的唐心见他坐在那里,脚步一顿,便朝他走了过来。

    “冷煞,想什么呢?”她站他的身边,伸了伸腰,吸了吸这扑面而来的淡淡青草香。

    “主子,我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问她她也不说,今天我去找她,看到她跟一个男的在一起。”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魂落魄,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她为何要说那样的话。

    “跟一个男的在一起?也许得普通朋友吧!”

    “那男的看她的眼神就不是普通朋友,而且,他们手握着手。”想到那一幕,他身上冰冷的气息更甚了。

    “哦?有这回事?”她小小的惊讶了一下,就她对筱筱的了解,她可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要不然当初见了冷煞也不会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他站了起来,看着身边的唐心道:“主子,你帮我想想办法吧!我问不出来,也不知应该怎么做,但我知道,她一定不会无缘无故那样的,一定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只是她不肯说。”

    闻言,唐心想了想,便道:“那好吧!走,去筱筱的院子里坐坐。”说着,勾唇一笑,转身往筱筱的院落走去。

    来到院落外面,她示意冷煞留在外面听着就好,不要进去,自己便推门进去,见她独自一人坐在桌边发着呆,她露出了一抺笑容,走上前坐下,道:“筱筱,你还好吧?今晚怎么也没出去吃饭?”看着她消瘦的神情,她心一动,有些诧异,到底他们这是怎么了?

    “唐唐,我想回家了,我明天就回去。”她抬眸看着她,那目光中有着一丝的迷茫,有着难掩的悲伤。

    她一听,微怔,继而道:“在这里住得好好的,怎么想回去?”声音一顿,沉下了脸来,冷着声音道:“莫不是冷煞欺负你了?这个冷煞竟然敢欺负你?你放心,我等下就去帮你教训他,一定要让他十天半个月下不了床!”

    一听她说要教训冷煞,她心一慌,连忙握着她的手道:“不是的不是的,不关冷煞的事,是我,是我自己的事。”

    唐心脸上露出了笑容来:“哦?那是什么事?你说出来我帮你想想解决的办法可好?”

    看着她柔和的神情,以及那鼓励的目光,她张了张嘴,这一刻真的想要将事情说出来,可是,一想到她若知道,冷煞一定也会知道,她不想让冷煞知道她已经被人……

    当下,垂下了眼眸,摇了摇头:“我、我就想回家了。”

    见状,唐心拍了拍她的手,柔声道:“筱筱,我们虽然不是亲人,但更胜亲人,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你一定要跟我说,如果有人欺负了你,让你受了委屈,我一定帮你讨回来,我们大家都很在乎你,关心你,你知道吗?”

    听了这话,她强忍着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掉了下来:“我、我没事,我就是、就是想我爹了。”大家对她的好,她都知道,她也舍不得大家,可是、可是……

    唐心心中一叹,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那好,等会你好好休息一下,如果你真的想回去见见你父亲,我让冷煞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了。”她摇了摇头,拭去脸上的泪水。

    “好了,别哭了,我给你看样东西,来。”她轻拍着她手安慰着她,另一手从空间中拿出了一颗晶莹的紫色珠子,在她的面前轻轻的晃荡着:“你看,这颗珠子是我意外所得,你看看它的光泽,中间有没有像只小动物的模样?”

    “没有啊!”她摇了摇头。

    “把眼泪擦干看着,认真点看,会有意想不到的东西出现的,你看。”她再度轻晃着手中的那颗珠子,渐渐的靠近她的眼前晃荡着,声音越发的轻柔,看着她的目光渐渐的迷离了起来,直到她的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目光也闭了起来,她这才开始问话。

    “筱筱,你还爱冷煞吗?”

    房门外,静静的站在的冷煞听到了里面的声音,知道主子定是使用了催眠术,催眠术他见识过,所问出来的话皆是真话,此时听她这么问,心也不紧微紧。

    “爱。”

    唐心似乎对这个答案毫无意外一般,再度轻问:“那你为何要离开他?”

    “我脏了,我配不上他。”虽然是潜意识当中的回话,当但她说出这话时,眼角还流出了泪水。

    而唐心在听到这话时,心头也是深深的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靠在她肩膀上的她,手微动了一下,目光不禁朝外看去。

    外面的冷煞在听到筱筱的话时,整个人也是浑身一震,几乎是一瞬间他想要冲进去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想到主子还在催眠,如果此时推门进去一定会惊醒了筱筱,到时一定什么也问不出来,只好咬着牙,强压着心中的震惊与愤怒和怜惜,静静的站在原地。

    原来,原来她是因为这个,可,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怎么会……

    唐心也稳住了心神,她的那两句话,带给她的震惊不下于外面的冷煞,同时心中也涌上了浓浓的愤怒与杀意,从筱筱的神色与行为中可看出,如果她真的失身了,那绝非自愿,既然不是自愿,那到底是谁?是谁竟敢那样对她?

    压下心中的杀意与愤怒,她深吸了口气,再度问道:“谁毁了你的清白,是今天你见的那个男子吗?”想到了冷煞刚才跟她说筱筱今天见了一男的,而且那人还握着她的手,便问出了声。

    “不是,那是恩公,是他救了我,还杀了沾污我的人。”

    “以你的实力,难道那人实力很强?”

    “我不知道,一个月前我给城里小孩送吃的,回来的路上,有人从后面将我打晕,我醒来时看到几个男的围坐着我在一旁笑,我浑身使不上力气,我一直喊,一直喊,可是他们不放过我,我被打昏了过去,醒来时一个人还趴在我身上,是恩公出现了,他杀了他们,救了我。”

    虽然被催眠了,可当她说起这事情时,似乎又想起了那残酷的一幕,眼泪一直在流,整个人也似乎变得有些激动:“不要过来……不要……不要……”

    房门的冷煞终于听不下去了,他猛的推开了门大步的走了进来。而在这时,唐心见筱筱被催眠的情绪有些激动,当下手中的银针扎向了她的睡穴,让她昏睡了过去。看着她倒在她的怀里,她微拧着眉头,眼中浮现着怜惜与愤怒,从她进来时看她的脸色,就见她明显就是睡眠不足,精神紧绷的状态,眼下青黑一片,看样子她最一定也睡不好,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该死的,那几个人一刀杀了真是太便宜他们了!

    抬头看着走到她们面前的冷煞,她心中一叹,把她交给了她:“如果不是今天晚上对她用了催眠术,只怕,她永远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来,这样的事情,让她亲口说出来确实是太残忍了,冷煞,她不想让你知道,就是不知如何去面对你,你就装作不知道吧!别让她难受。”她站了起来,看了那昏睡着的筱筱一眼,道:“她最近一定睡不好,我给她扎了针,让她好好睡一觉,这件事,我会查清楚,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在这青峰城中动我们的人!”她的声音中充斥着杀气,清冷的目光中冷冽非常,声音落下后,这才转身朝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