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 冷煞的怀疑

    “什么?你是说心儿他们回来了?”唐正宇夫妇正在院此时听到这话,顿时惊喜的看向那通报的护卫。

    “少夫人是这么说的,说是小姐回来了,少夫人已经先出去迎接了,让小的来通知老爷和夫人。”那名护卫看到他们惊喜的神情,不禁一怔,他在唐家也有一年多了,却从没见过他们这般神情,那府外的来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去,通知少爷和纳兰少爷他们,让他们快些出来。”白嫣欣喜的说着,抱着孩子对身边的唐正宇道:“我们快些去前去看看,这么久没见,怪想念的。”

    “好好好,你别急,慢一点,小心摔倒了。”唐正宇面露笑容的说着,接过她抱着的孩子,道:“来,我来抱。”说着,一手抱着孩子,一手牵着她便往外走去。

    另一边,在听到护卫的禀报到,唐子浩和纳兰若尘他们眼欣喜,相视了一眼,连忙起身往外飞掠而去,就连后院云汐她们也一样,几乎是不敢相信他们竟然不声不响的就回来了,一时间,原本宁静清幽的城主府邸,热闹非凡,而数道身影皆从不同的地方,往同一个方向掠去。

    “快,他们回来了!这么久不见,也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快点快点!”

    听着红绫边往外而去边喊着的声音,慕飞雪也正要往外面而去,却见筱筱的房门还关着,不由的脚步一步,想到最近她的不太对劲,便走上前往里面一看,果然见她还坐在里面,不由柔声道:“筱筱,你怎么还坐在这里?冷煞他们也回来了啊!你不去看看吗?”

    说来也奇怪,筱筱不知怎么回事,自一个月前从外面回来后,就变得不爱出门,她们问她什么事她却一直说没事,她不肯说,她们也不好多问,而今天看到她的反应更怪,冷煞回来了,她不是应该很欣喜的吗?为何躲在这房

    “我、我有点不舒服。”筱筱双手抱着微微颤抖着的身体,脸色苍白的说着。

    闻言,慕飞雪连忙走了进来,问:“筱筱,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这样吧!唐心他们回来了,我让她来给你看看。”见她的身体微颤抖着,脸上也有些苍白,不禁担心的道:“我扶你到床上休息可好?你怎么不舒服没有早点说呢?最近你一个人躲在房里也不出去,问什么也不肯说,大家都很担心你的。”

    “我、我……”她咬了咬牙,垂低着的眼泪水。

    听见她的声音有些哽咽,慕飞雪也有些急了,连忙道:“你别哭,我不是要说你的,我只是担心你。”

    “我知道,飞雪,谢谢你,你去吧!我只要休息一会就好了,不用让唐唐他们来的,他们赶路回来一定很累,你不要跟他们说。”

    “好好好,我都依你,那我扶你到床上去休息,等会请个大夫回来给你看下。”说着,她扶着她,往里间的床上走去,扶着她躺下后帮她盖好被子这才关上房门离开。

    待房门一关,床上的筱筱不禁无声的哭了起来,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也让她再度想起了那一日的事情……

    而此时,城主府外,众人赶出来时,就见冷煞独自一人站在那里这等着,唐子浩一见,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冷煞,好久不见,你最近还好吧?我妹妹他们呢?怎么还没来?”

    “冷煞,大家都还好吧?”唐正宇也开口问着,他们知道当初他们都失散了,此时他回来了,定然是与他们相遇了。

    “嗯,都好,主子他们在后面就要到了。”冷煞开口说着,目光在欣喜万分的众人身上掠过,却没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不由的眸光微闪。

    慕飞雪一见,就知道他是在找筱筱,便笑着柔声道:“冷煞,筱筱有些不舒服,此时在后院的房,你去看看?”

    闻言,他朝她点了点头,道:“好。”说着,便先迈步往里面走去,找了个下人带路,便往那后院而去。

    “看,他们来了!”

    一声欣喜的叫喊声传出,就见唐心和沐宸风他们也已经出现在不远处,看着那熟悉的众人,大家脸上都溢出了笑容来。

    “咦?秦叔他们怎么也跟小姐他们在一起?”云汐看到了前面的秦天南他们,脸上浮现了一丝的诧异,而份诧异没有维持多久就在看到唐心和沐宸风两人怀里抱着的孩子时给抛到了脑后去了,看着那两个一模一样的孩子,她惊喜的捂住了嘴:“天啊!那是双胞胎耶!难道小姐他们生的是一对双胞胎?哇!太可爱了!跟我的姐姐一样的!”她兴奋的叫着,当即朝他们跑了过去。

    而唐正宇和白嫣以及夏雪他们听了也是一脸的激动,没想到他们回来了,还带着一双的儿子回来了,这、这、这真是太好了!

    纳兰若尘也搂着慕飞雪看着他们一行人走来,由其是看到他们的孩子时,脸上的笑容更是加深了几分,对身边的唐子浩道:“子浩,看来我们当舅舅了。”

    “呵呵,是啊!我当舅舅了,真好。”唐子浩脸上也是难掩的欣喜,看着他们一行人平安的归来,心激动。

    “小姐!哇!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啊!太可爱了!给我抱抱给我抱抱!”云汐冲上前,伸手就抱过唐心怀里的孩子,一边兴奋的道:“小姐,他们多大了?是男的还是女的?什么时候生的?”

    “行了行了,你问这个干什么,一边去,来来来,沐宸风,把你孩子给我抱一下。”红绫也挤了上来,看着孩子那可爱的小脸双眼就是一阵发亮,直接伸手就从沐宸风的怀里抱过了孩子,又见云烟怀里也抱着一个孩子,不禁一怔,道:“咦?秦叔,你们也生了孩子了吗?你们这阵子到底上哪去了?怎么走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害我们都担心死了,不过这孩子长得真好看啊!是男孩子吧?一举得男,厉害,哈哈……”

    “你这红绫,说什么呢!没见夫人都不好意思了。”云汐笑瞪了她一眼,被她这一瞪,红绫讪讪的笑了笑:“呵呵,不要在意不要在意,我就这样口无遮拦的,呵呵……”说着,连忙抱着孩子往府前走去。

    云汐抱着孩子看了墨一眼,也绽开了一抺笑容,道:“你回来啦?路上有没帮小姐带孩子啊?你们怎么回来也不跟我们提前说一声?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没有,一切都好。”墨定定的看着她,血色的眼眸柔和了几分。

    被他的目光看着,云汐脸色微红,点了点头道:“哦,没事就好。”说着,也抱着孩子往回走去,一边冲着着白嫣他们喊着:“老爷夫人,你们快看,小姐生的娃娃,白白胖胖好可爱啊!两个孩子都是长一模一样的!”

    “呵呵呵……好好好……”

    唐正宇和白嫣皆笑得合不拢口,看着他们的孙子,欣喜之色不言而喻。

    “爹,娘,胖子哥哥,若尘,小雪,我们回来了。”唐心迎了上去,来到了他们的面前,看着她的亲人们。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大伙都进里面去,走走走,都进去再说。”唐正宇笑说着,因为一时间来了这么多人,而且个个出色,城主府周围已经是围了不少看热闹的百姓了。

    “我们进去再说,走。”唐子浩也上前说着,带着众人往里面走去,一时间,原本全围堵在门外的众人都朝里面走去,不一会便以又再度恢复了平静。

    只是周围看热闹的百姓却还没散去,一个个好奇的问着:“那些人是什么人啊?长得可真好看。”

    “看样子好像是城主的亲戚吧!拖家带口的,那后面几个穿白衣的男子看样子又不太像是护卫,真是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们难道没听说过唐心吗?也就是原本叫纳兰明月的,那要是咱们城主的妹妹,刚才那个身着白衣容颜绝色的女子就是她呀,怎么?你们都不知道?”一个得意洋洋的声音在人群像他知道那些人是谁很了不起似的。

    周围的百姓们听了顿时来了兴致,道:“你说刚才那个女的就是唐心?你怎么知道的?说来听听吧!”

    而人群看着那些已经是消失在城主府门口的一行人后,便也跟着转身离去。

    城主府的后院人的引领下来到了筱筱的院落,走上前,敲响了门,唤了一声:“筱筱,我回来了。”说话的同时,也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他声音的筱筱却是拭去眼角的泪水后闭上了眼睛装睡,如今的她,不知该如何去在面对他。她期待着他的回来,却又害怕他的回来,听着那脚步声渐渐靠近,心,也揪紧着。

    往房没看到她,目光微闪了一下,便往里间走去,看到那要床上睡着的她,走上前,见她比他离去前消瘦了不少,脸色有些苍白,而且眼角还有着未干的泪水痕迹。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他在床边坐下,握拄了她的手,声音是他少有的温柔。

    听到他的声音后,原本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再度流了出来,却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见状,他伸手拭去了她的泪水,道:“别哭了。”

    “你出去,我不想见你。”她侧过头去,拉高了被子盖住了她的头,整个人躲在被子里面,无声的流着泪。

    冷煞一怔,伸出的手还停留在半空处,看着躲在被子里的她,一时间,心的难受。她是怎么了?为何问她却不说?莫不是病得难受了?想要伸手去拉开她的被子,却又顿住了手。

    “我让主子来给你看看吧!如果病了,这样蒙着头不好。”说着,就站起身要往外走去,却在听到身后的声音后,身体一僵,脚步一顿,回过头了。

    “不用,我没有不舒服,我不是不想见你。”

    声音从被子里传来,闷闷的,带着哽咽的声音,却是让他听得清清楚楚。他不解,不知她为何说这样的话,于是,便问:“为什么不想见我?你、怎么了?”

    筱筱突然掀开了被子下了床,站在他的面前大声的喊着:“我受够了!我再也不要这样的了!在你心上你主子重要,你一直跟在她的身边,为她出生入死,那我呢?你把我放在什么地方?我跟着你,却一直少聚多离,你会突然就不见了,一消失就是两年多的时间,我要为你担惊受怕,我要担心你会不地活着回来,而你呢?你这一回又打算回来多久?是不是住一段时间后又要走了?我无法让你为我停留,我认了,但我不想再这样了!我不想,不想了!”她大声的吼完,双手掩着脸快步的跑了出去,低声的哭泣着,悲痛万分,心: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这样说的,我不想这样说的,对不起,对不起……

    冷煞怔怔的站在原地,听着她的话在耳边回荡着,心,在痛,脑海一片的混乱,他从没想过这些,因为没有主子,就没有今日的他,他待主子如亲人,主子在他心人不可替代的,但是,但是无论是主子,还是她,如果她们遇到了危险,他都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她们命!

    而如今,她的话,却让他心…

    他知道他与她经常相隔两地,他知道她一直在为他担心,但,却从没想过,她会说出那样的话来,她是在怪他没有留在她的身边吗?还是怪他一直追随着主子?她是想让他选择她,以后留在她的身边吗?是想让他在主子与她之间作个选择吗?

    为什么会这样?她以前不是这样的,难道是因为分别久了,变得陌生了吗?还是说他们的感情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一个个的问题在心遍遍的自问着,却找不到答案。

    而另一边,府唐心众人正在说着他们所遇到的事情,也问着最近在这边发生的事情,在听到他们说颜沐已经回到了颜家,而玄月和子漓还有凌子寒他们却是还没有消息时,不由的也微怔,按理说,颜沐都回来了,他们应该也都回来了才对的。

    “主子,你放心,师兄他们是不会有事的。”梦珊笑盈盈的说着,对他们的实力很是有信心,再说,连颜沐都回来了,他们几人又怎么可能会出事。

    “嗯,我知道,只是奇怪他们怎么还没回来罢了。”她笑了笑,道:“对了,天音和萧轩尔他们怎么样?他们现在也是在这城

    听到这话,唐子浩道:“没有,他们不在这里,前阵子萧轩尔差人来说,天音怀孕了,不宜总是四处走动,他们现在是在篷城时音只是差人来问有没你们的消息,不过最近三个月却没听到什么动静,等会我让人去跟他们说一声,他们要是知道你们回来了,一定也会非常开心的。”

    “也不用派人去说,待明日我去看看他们便好,免得他们来回奔波。”她笑说着,想到了天音,不由的心一顿,又想到刚才飞雪说筱筱身体不太舒服,便对他们道:“你们聊,我去看看筱筱。”说着,便往外走去。

    白嫣则握着云烟的手道:“姐姐,没想到你们却是遇到了那样的事情,好在现在平安回来了,以后若是有个什么事,你们千万要跟我们说,至少多个人也能多份主意。”

    “嗯,我们会的。”云烟露出了一抺笑意,点了点头,看了身边的秦天南一眼,回到了熟悉的地方,心,这才放了下来。

    厅着话,聊着天,而唐心则在下人的带领下来到了筱筱的院落,进了院子,却只见冷煞独自坐在院不由的一怔,问道:“冷煞,怎么了?筱筱呢?我听飞雪说她不太舒服,过来给她看看。”

    “主子。”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却是什么也没说的低下了头,依旧看着地面,不知在想着什么。

    见状,唐心挑了挑眉,神识往那语屋觉到有人在,眼异,走到冷煞的身边,与他一同坐在石阶上,问:“怎么回事?”她本以为他们这么久没见,今日见面一定会很是开心,却不想,筱筱没在屋里,而他却独自坐在这石阶上,莫不是他们两人吵架了不成?

    怪异的看身边的冷煞看了一眼,心下暗自好笑,冷煞又怎么可能跟筱筱吵架,再说,筱筱的性格她的了解,温柔可人的她很是体贴人,他们两人虽然说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不过却很是合拍,就是闹别扭也不常见,只是,今天这是怎么了?

    “嗯?不会是你一回来就惹筱筱生气了吧?”

    冷煞抬头看向了蔚蓝的天空,喃喃的道:“从那一日被恶神吸入旋涡至今,我差不多有两年多没见到她了,是不是因为太久没见面,所以变得陌生了?”他的声音一顿,转而看向身边的她,问:“主子,时间真的是最能考验感情的吗?”

    听了他的话,她似乎能感觉到他语气,她深深的看着他,道:“真爱是经得起考验的,不管多久,都不会有陌生的感觉,虽然我不知你跟筱筱到底怎么回事,不过,你要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自己的感觉,有时摆放在你们面前的阻碍只是给你们之间感情的考验,无论是什么事,如果你们彼此深受着,那就没有过不去的槛,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站了起来,道:“既然不明白,那就弄个明白,我看人的眼光很准的,筱筱很爱你,你的心里也有她,从她当初不顾一切愿意跟着你追随我时,就很清楚了不是吗?感情这一回事,往往是当局者迷,因为太过在意往往看不到别人所看到的。”说完了她的话,便便迈步往外走去,虽然不知他们怎么回事,但她相信,他们应该会跨过一切的。

    听完了她的话,他顿时如觉一股激灵从脑海混乱的心绪也不由的平静了下来,黑瞳属于他原有的自信光芒。

    “主子说得没错,我应该弄清楚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筱筱为什么会对我说那样的话,如果她真的在意,当初就不会跟我一起来了,一定是她有什么事没跟我说!”想到这一点,他当即站了起来往外而去。

    来到前厅,他叫出了慕飞雪和红绫以及梦珊她们几人。

    “冷煞,你找我们什么事?筱筱怎么样了?还好吧?”梦珊开口问着,听说筱筱身体不太舒服,她都还没去看呢!

    他看了她们三人一眼,道:“我是想问你们一些事情。”

    “想问什么?你问吧!只要我们知道的一定告诉你。”红绫朝她眨了眨眼,一副贼兮兮的样子道:“是不是想问我们在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筱筱有没喜欢上别的男人?”

    “红绫,你乱说什么,筱筱怎么可能喜欢上别人,别乱说话。”梦珊瞪了她一眼,对冷煞道:“冷煞,你别听红绫乱说,她就是那样,没个正经,不过我告诉你,筱筱一直都在念着你呢!当初你和我师兄他们一起不见时,她都担心死了,后来知道你们没有落在恶神的手里,她才放下心来,说只要你们没落在恶神的手里,就一定会平安回来的。”

    闻言,冷煞眸光微闪,问:“那她最近有没什么不一样?我见她整个人怎么瘦了一大圈?是前阵时间病了还是怎么?”

    “你说起这个倒也奇怪,她最近是有些不太对劲,我们问她她又不说,有时就自己一个人躲在屋子里,我们叫她出来她也不出来,也不知怎么回事。”红绫开口说着,又凑近他问道:“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

    ----一题外话----一本想万更。(百度搜乐新更快)不过貌似没动力。码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