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 欣喜重逢

    “对手是人,却有一样叫收魂幡的法宝,因为那件法宝他才让我们迅速离开,也让你们不要进去,收魂幡对他的作用不大,但对我们却极具杀伤力,一个不察灵魂就会被收走。舒悫鹉琻”银龙说着,看向了那了漆黑的树林中,因为这里离之较远,已经看不见也感觉不到那里面两人的气息,但看此时林中的平静,却让他有一种山雨欲来之前的诡异。

    听了银龙的话,唐心眉头微拧,朝那林中看去,心下思绪万千。

    一旁的冷煞则开口问:“我们真不用进去帮忙吗?他一个人可行?”

    “应该没问题的,墨如今的实力跟我不相上下,而且他有万鬼幡在手,再说,听银龙的话明显就是他们要斗幡,我们确实是不宜进去,免得帮到忙了。”唐心开口说着,对他们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

    “呼……”

    空气中,风似乎越来越大,摇得林中树叶沙沙作响,听着那风声,感觉着空气中的变化,隐隐能知道那林中的人定然已经在战斗,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那幡的威力竟然如此之大,连这树林外面都能有这么大的影响,也许是因为夜色下,林中夜风阴冷,又也许是因为他们动用那鬼幡的召唤出的阴气,让他们感觉到唐那股扑面而来的夜风透着几分阴测测的冰凉气息……

    而在此时,那林中的两人确实已经扬动了手中的幡,两股雄厚而强大的气息在他们的周身之边弥漫着,阴气转动之间,那黑袍男子的身边有着一抺抺阴魂的出现,那些阴魂在半空中飞着,嚎叫着,听着像是在哭,却又那样的令人毛骨悚然。

    墨的那一边则不一样,墨只涌动了万鬼幡的气息以着对抗,两股肉眼可见的能量在空气中较量着,那黑袍人的控制着的鬼魂似乎想要冲向墨的这一边,朝他扑去,只是,还没靠近他的身边,只要进了他手中万鬼幡气息所在的地方,皆被卷化而开,消失在空气之中。

    看到这一幕,那黑袍男子眼瞳一缩,终于还是认清了自己无法与鬼尊匹敌,可是,到了这个地步他若不战而逃,只怕一个转身的瞬间小命就会被他收去,他躲在这里苦修这么久,又岂以有败在这里!

    不!他不甘心!他不甘心就此输给了他!不甘心自己的一身修为被废,不甘心自己就此死去!

    “鬼尊,既然你要与我为敌,今日,就是拼了命,我也要拉你垫底!”

    蕴含着愤怒与不甘的声音夹带着强大的威压在林中传开,只见那黑袍人紧咬牙着牙,抬眸阴测测的盯着那前面的鬼尊,下一刻,嘴里不知念动了什么,那原本握在手中的收魂幡瞬间飞上了半空中,小小的幡旗骤然间放大,下面的黑袍人浑身的气息也再度的的提气,甚至,就在他脚下所站的地方,一股浓郁的阴气从下而上,竟是透过他的双脚窜入了他的身体里。

    “你竟然借地狱阴气?哼!真是不知死活!”

    墨只在看到那一幕后血色的眼眸微眯了一下,便冷哼了一声,无视着在半空中挥舞着的收魂幡,手中的万鬼幡一扬,也随着放大,飞上了半空,朝那收魂幡袭去,与此同时,黑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朝那人掠去,不知何时出现在手中的长剑泛着一股浓郁的肃杀之气,冰寒而徹骨!

    “咻!”

    长剑划过空气,似乎割破了那空气中的阴寒之气直奔而上,利如寒风,只见长剑划过之处,就是那些挡在他前面的鬼魂也是瞬间被划成了两半,而就在长剑直抵前面黑袍人之时,黑袍人身前竟是出现了两个似鬼差一般的鬼魂,手中的长戟一扬,为那黑袍人挡去了他足以致命的一击。

    “铿锵!”

    “大胆人类!竟敢在此以鬼作乱!今要你小命不保!拿命来!”两个鬼差厉声一喝,同时朝墨掠去,狠厉的招厉,杀气腾腾,似乎不把他的勾魂勾向阴间地府绝不罢休的模样。

    “竟然能让鬼差供你使唤?本事倒是不小!”血眸扫了那一旁控制着收魂幡的黑袍人一眼,挥起手中长剑挡下那鬼差的攻击,同时迅速退后一步,冷声喝道:“尔等鬼差!速速离去!否则,休怪本尊收了你们的魂!”

    听到这话,那两个鬼差一顿,正好对上了他那双冰冷嗜血的血红色眼眸,像是突然间想到什么样似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的怪异,同时停下了手,冷声问:“你是鬼界鬼尊?”怀疑的问句,却是带着一丝的肯定,两个鬼差停下手后不由的朝那后面的那个黑袍人看去,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正是!此人盗我鬼界法宝,在此残害幼童,你们两个为何与之同流合污?莫不是这是你阎王之意?”蕴含着强大威压的质问,一时间让两个鬼差不敢接话。

    他们上来自然不是阎王之意,阎王与鬼界鬼界素来不和,可也没让他们找鬼尊麻烦,再说,对方若真是鬼尊,他们两个小鬼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想勾他的魂,岂不是找死?

    想到是那个人请他们上来的,毫无血色的鬼脸瞬间阴沉了下来,一边拱手对鬼尊道:“我们原并不知你是鬼尊,我们也无意与鬼尊为敌。”正说着,眼角瞥见那人黑袍人竟然想逃,两个鬼差哼了一声:“哪里逃!请我们上来又岂能让我们兄弟空手回去,乖乖跟我们走你!”声音一落的瞬间,两抺影子一闪,几乎是凭空消失再凭空出现在那黑袍人的左右,将他擒住。

    “不!”

    只听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划空夜空,那黑袍人的魂魄就被其中一名鬼差手中的勾魂勾给勾了出来,灵魂一出,那黑袍人的身体也随着倒落在地,一动也不动,就连那半空中的收魂幡也随着掉落在地面上。

    “不!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求求你们放开我!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一声声的凄厉的惨叫与求饶在夜色中传开,只是,鬼魂的惨声与求饶却已经不是人类可以听见的了,然而,墨为鬼尊,除了可以清楚的看到鬼魂之外,还能听见他们的声音,此时自然也能看到那被披上了枷锁披头散发的鬼魂在那里求饶着。

    “鬼尊,此鬼我们要带回地狱去,如若在往生台前验证了他生前种种恶行,此鬼势必要下十八层地狱,抽筋剥骨,历尽痛苦,永世不得再入轮回之道!”两名鬼差捉着那鬼魂面无表情的对着墨说着。

    墨看了看那个披头散发身披枷锁的鬼魂,血色的眼眸依旧冰冷如初,半响,这才道:“嗯,去吧!”此等恶魂,他不要也罢,让他去地狱受苦,好过将他收入万鬼幡中。

    听到他的话后,两个鬼差这才带着那鬼魂在原地转了转,身形渐渐的没入了地底下,随着消失不见。

    看着周围恢复过来的平静,隐隐的只有着未散去的阴气在弥漫着,他走上前,将那地上的收魂幡吸入手中,以灵魂之力解去上面的在契约便与万鬼幡一同放进空间之中,来到了那具尸体的地方,没有了魂魄的身体只是一具尸体,冰冷而僵硬,就在他想着要不要毁了这具尸体的时候,林中原本因为鬼差的出现而躲了起来小鬼魂们此时不再受制于黑袍人,皆像是疯了一般的朝那具尸体扑去,他看了一眼,便退开了几步。

    在一旁看着那些小鬼好魂将那具尸体啃得一丝不剩,似乎它们仍觉得如此也不能解它们心中之恨一般。当那具尸体消失后,那些小鬼魂皆来到了他的身边,想靠近,却又不敢靠近,一个个呜呜的叫着。

    听懂了小鬼魂们的话后,血眸微闪,冷声道:“你们惨死阴魂不散,如果没有引领确实无法投胎,这样吧!本尊送你们下去。”一群小鬼,他还是不愿收的,让它们去地狱,那才能让它们再度投胎。

    声音一落,他双手在身手结了一个复杂的印记,从地面上一划,出现了一个幽深的漆黑洞口,这才对它们道:“进去吧!”看着那些小鬼魂往漆黑的洞口飘去,他才双手一转,口中念念有词,光芒一闪,洞穴便再度消失,随着那些小鬼魂的消失,他朝周围看去,林中的阴气少了不少,这才迈步往外走去。

    “看,墨出来了!”冷煞看到墨的身影时,心头这才一松,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意来。

    唐心眸光一柔,目光在他的身上打量着,直到他来到她的面前,这才问:“没伤着吧?”

    “那个黑袍人解决了吗?”银龙也问着,他们在这里没看到里面,也不知是怎样一回事。

    “嗯,都解决了,我也没伤着,我们回去吧!”

    “好。”唐心应了一声,这才请与他们一同往城中而去。

    城中客栈中,已经醒来的云烟抱着失而复得的逸儿,心里还是一阵的后怕,看到孩子此时在她的怀里沉沉的熟睡着,这才能真实的感到孩子在她的身边,二十几年前,她的女儿被人带走,让她错过了她的成长,二十几年后,她的儿子也在她的面前被带走,那一刻,她只感觉天塌了下来,好在现在没事了,他们把逸儿给她找回来了。

    “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她看向众人,担心的问着。

     

    ;“放心吧!他们不会有事的。”秦天南轻搂着她,他能感觉到从她身上传来的颤抖与不安,他们把孩子抱回来时,她已经醒了,正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泪水更是不停的滑落,一味的自责着,说着当年明月也是这么不见了,逸儿会不会也这么不见了?当他抱着孩子进门时,见她几乎要崩溃了,心中也是极为的难受,若不是他太大意了,也不会让她那样担心,那样自责。

    “来了来了,他们回来了!”外面同传来了血煞的声音,不多时,就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

    唐心和墨他们一同走了进来,见众人都在,便道:“我们回来了。”

    “月儿,你们没放事吧?”云烟担心的问着,上下看了看,见她没受伤这才放下心来。

    “娘亲,不用担心,我们去了就在在那外高面等墨,连碰见那人也没有,全是墨一个人处理的。”唐心轻笑着,安抚着她坐下,道:“弟弟今天只是吓到了,也没什么事,我等会调配些安神的药让他吃了就好了。”

    “好好好。”云烟点了点头,这才朝墨走去,感激的道:“墨,这回真是谢谢你了,要不是你,逸儿只怕是……”

    “这是我应该做的,夫人不必谢,而且当时是蓝灵蛇拼了命护着孩子,要不然我也救不了。”依旧是那样冷冷的调调,就是连表情也没柔和一分,若不是众人都熟悉,估计还会弄出个微僵的气氛来。

    “那小丹现在怎么样了?月儿,小丹还好吧?”秦天南和云烟一同问着。

    “在空间调养,不用太担心,过些日子就好了。”她笑了笑,道:“这会天也快亮了,估计大家也没了睡意了,要不这样吧!我调配些安神的给弟弟服下,然后我们就先回唐府。”

    “好。”众人应了一声,便在一旁候着。

    唐心看了沐宸风一眼,见他在床边守着两个熟睡的孩子,不由的眸光一柔,谁知想到,他这个随便跺跺脚都会震动一方的人物,却是个全能奶爸呢?他们的两个孩子大部分还是他照顾得多,每每想起,都让她心中划过异样的柔和。

    拿出一些灵药,在桌边简单的调醒成安神散,便和了一些让她弟弟服下,又对她娘亲道:“娘亲,你也喝点吧!这个喝了人不会睡着,只会让紧绷的精神缓下来。”

    “好。”云烟点了点头,喝下了一杯安神散,又道:“逸儿我自己抱着,不抱着我这心里这总是空落落的。”

    “也行。”她笑了笑,走到床边看了看两个熟睡着的孩子,对沐宸风道:“这两家伙倒是很能睡啊!要不,我们把他们弄醒?”唇边挂着盈盈的笑意,看着身边的夫君。

    沐宸风伸手将她垂落脸颊的发丝拢到了耳后,深邃的目光带着点点深情,道:“我抱着就好,不用弄醒他们,就让他们睡着吧!”

    正午时分,一道光芒落在青峰城外的山道上,随着光芒一闪,凭空出现的是唐心他们众人,他们相视了一眼,便往那城中走去,听说,唐家如今就在青峰城中落脚扎根,如今的青峰城主也已经换成了唐子浩,而且,原本并不算很繁华的这处城镇,随着扩展,却是越发的繁茂起来。

    “青峰城,终于到了。”唐心看着那城门上的那几个字,脸上露出了一抺笑容来,想到就要见到她的胖子哥哥和爹娘了,心中尽是开心。

    一别近两年,他们可好?眼见家门就在前面,归心更是似箭。

    “这青峰城越繁华了,当日我们走时并没有与他们说明事情,这么久没有我们的消息,估计他们也很担心。”秦天南说着,轻呼出一口气来,他们也是在这青峰城中落脚,因为想着让云烟与唐家可以有伴,不会太寂寞,他的生意和势力分布飞仙界的各地,却是选择了在这城中居住,记得刚到来时,这青峰城虽然比一般的城镇要大,但却并不怎么繁华,不过自过唐子浩成为了青峰城的城主后,城中百姓生活也提高了,城里也繁茂了,而且现在的人流很是热闹。

    看着这城中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沐宸风也开口赞道:“看来子浩的掌管能力不低。”

    “那是,我胖子哥哥一向就很厉害的。”唐心笑着应着。

    众人听了,也不由的低低一笑。而唐心则朝墨和冷煞看了一眼,笑容中透着几分的打趣:“哎,你们两个,就要见到小雨和筱筱了,怎么样?有没种激动的感觉?”看着两张冷峻着的俊脸,她就是忍不住的逗弄着他们,这两人的眼底分明就是跃动着兴奋与激动,却偏偏一副

    冰冷冷的模样。

    “咦?耳根红了?”她像发现新大陆一眼的盯着两人的耳根看着,那里明显的变红,而且,众人在听到她的话后也新奇的朝他们两人看去,在大家的目光之下,两人那张冰山脸总算是有些撑不下去了。

    “我先回去以通报。”冷煞说了一声,白色的身影便往前面掠去,似乎怕再看到他们大伙那打趣的目光似的。

    “呵呵……”

    唐心忍俊不住的轻笑出声,对身边的墨道:“墨,要不,我们这次回来,小雨要是没意见,我就帮你们把婚事给办了如何?”她笑意盈盈的盯着他,墨与小雨相识也很久了,只是中间一段时间小雨却是死过了一回,不过也是因此让他们两人走到了一起,如果不是小雨死过一回,墨多了与她相处的机会,两人也不知何时才能走到一起。

    “我还没问过她的意思。”墨难得的开口说着,只是,当瞥见后面血煞他们一副竖起耳朵听的八卦模样,不由的朝他们扫了一眼,然,当看到他们在接触到他的目光后又装作看周围的模样,唇角却是不由的微扬起一抺弧度。

    他们出生入死,生死与共,虽不是亲兄弟,却比亲兄弟还要亲,此时看到他们的样子,心下不免觉得好笑,只是他向来较少笑,就算笑了也是那种不易察觉的笑而已,而且,稍纵即逝,快得让人无法发觉。

    “就是,我们也想喝喜酒。”天煞勾起了笑容,开口说着。

    墨看了他一眼,道:“准备好礼物,喜酒迟早有得喝。”

    闻言,众人相视一眼,皆是一笑,道:“看来有戏啊!”

    走在前面的秦天南几人听到了他们的话,也不由的露出了笑容来,如果日子就这样过下去多好,只是他们知道,眼下这看似平静的生活,却是绝对不平静的,只是不知哪一日这样的平静会被打破罢了。

    “对了,血煞,回来后让人打听一下花非花他们的下落,看他们回来了没有。”唐心突然说着。想起了这件事来,他们在那海外地域时曾让左少帮忙打听,而且八煞他们在那边也有段时间了,他们也没打听到消息,猜测着他们应该是回来了,不管怎么样,都要知道他们如今安好,那才能放心。

    “是,主子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血煞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还有天音和萧轩尔,秦叔,你说他们也在这边住?”她看向秦天南问着。

    秦天南点了点头,道:“嗯,他们跟我们一样,也在这青峰城中居住,萧轩尔的发展也是往外发展,居住的地方有很多处,这青峰城只是其中的一处,有时他们会去别的地方住段时间,有时也会在这青峰城中住下,至于现在在不在城中,这个我也说不好。”想到了他们所说的事情,不免为天音和萧轩尔感到担心,天阴之体,到底应该如何破解?如果改变体质让她活下来?

    而另一边,已经来到城主府邸的冷煞在让护卫去通传后,便在大门外等着,想到即将见到筱筱了,心中异常的激动,她跟着他来到飞仙界,但他却很少有时间陪她,虽然他们少聚多离相处的时间很少,但他却是一直将她放在心中,这一次回来,他便请主子为他们主持婚礼!让她成为他的女人!

    想到这,心中激动万分,恨不得能马上看到心中一直牵挂着的她。

    而在府里的夏雪在听到护卫的禀报后,欣喜站了起来:“什么?你是说,外面来了个男子,说叫冷煞?”冷煞回来了,那小姐他们是不是也已经回来了?想到这,一边对身边的侍女道:“去,告诉老爷和夫人以及城主他们,就让小姐他们回来了!”说着,连忙朝外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