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 敌人很强大!

    听到隔壁的声音,两人相视一眼,抱起孩子就往隔壁而去,出了房门,见冷煞他们也来到房门口,而一脸那惊慌失措的秦天南则追了出来,一看到他们便问:“有没看到逸儿!你们有没看到逸儿!”这一刻,他脸上神情尽是慌乱,像平时常见的稳重与淡定都不见了。

    “秦叔,怎么回事?刚才到底怎么了?”唐心抱着孩子问着,见他一脸的担忧,一副惊慌的神情,不由的心中一紧。到底是人还是鬼?竟然能在秦叔的眼皮底下抱走孩子?

    听到这话,秦天南脚步一个踉跄,他扶着房门,因为担心孩子的安危,此时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刚才逸儿尿床,云烟帮他换尿布,我突然听见有什么东西撞落,起身一看,就见云烟倒在地上,而逸儿却不见了!我在房中还设下结界,一般人不可能破得了,可、可云烟却昏倒在地上,逸儿也不见了!”

    “我进去看一下我娘亲有没事。”她将孩子递给沐宸风,进房中看了一下她娘亲,见只是昏倒了,没什么要紧,于是便再度走了出来,对秦天南道:“秦叔,你不要担心,小丹在逸儿的身边,应该不会有事的,而且墨也还没回来,我们现在去城西树林看看。”说着,她看向沐宸风,道:“你照顾好孩子和娘亲,我们去看看。”

    “嗯,小心一点。”沐宸风点了点头,两个孩子被吵醒了,哭了几声后又睡过去了。

    “我会的,血煞天煞地煞和雷煞留下,剩下的几人跟我走!秦叔,走吧!”她朝秦天南示意着,便迈步往外而去,被点到名的几人则留了下来保护着。

    夜色下,几抺身影快如鬼魅的朝城西掠去,经过唐心的提醒,秦天南这才想起了在他们睡前,蓝灵蛇来到了房间,缠到了逸儿的手腕处,如今虽然孩子不知何去向,但至少他们知道有蓝灵蛇在,但一想到那不知是人是鬼的东西甚至不将他的结界放在眼里,心里也不免一紧,如果蓝灵蛇对付不了呢?那岂不是很危险?

    想到这一点,便更加急切的想要找到孩子,此时此刻,也只有亲眼看见孩子平安无事他才能放心。

    与此同时,在城西林中的深处,阴森而张狂的笑声在夜色下的林中回荡着,一声声的传开,让人分辨不出那声音到底来自于何处,漆黑的林中,墨在林中寻找着,而在他的身边,围绕着十几道阴魂,他下午来到这里查探时,确实发现这里阴气过重,血腥味也很是浓郁,尤其是当夜色降临之时,这片林也更为恐怖。

    除了他从万鬼幡中唤出的鬼魂之外,这林中还飘荡着一些小阴魂,偶尔伴随着几声哭着,令人听着毛骨悚然,那些小鬼魂在林中四处飘荡,看到他时更是躲得远远的,他虽有心寻找出那藏身在这片林中的杀婴凶手,但却发现越往林中深处走,越走不到尽头。

    “莫非,是鬼眼迷魂阵?”他喃喃的低语着,走了这么久也没走出去,他知道这绝不是一般的迷阵,想了想,他闭上了眼睛,凭着神识再走。

    而就在墨被困在这鬼眼迷魂阵当中时,在林中的某一处地方,阴气浓郁的洞穴中,被捉来的逸儿正在一处三石床上放声大哭着,蓝灵蛇依旧盘在他的手腕处,等待着最佳的时机。

    这处洞穴左弯夼拐的就像一个迷宫,而这个洞穴的主人,则是一个身浑身套着漆黑大袍的男子,男子面色苍白有如鬼魅,目光阴狠而嗜血,浑身弥漫着一股浓郁的死人气息,阴寒之气极重,尤其是,在这洞穴之中,还飘浮着不少的的小游魂,此时,那男子正在外间的一处洞穴中煮着东西,他面前的一个黑色大锅中,有着熬成血红色的液体,大锅下火焰在燃烧着,锅里的火红色液体也随着滚烫起来,冒着一个个的热泡,空气中弥漫着的是一股极其难闻的味道,似乎隐隐的透着一丝血腥味。

    男子盯着面前的大锅,看着里面那冒起来的热泡,苍白的脸色浮现了几分的兴奋与狰狞,似乎在期待着着什么似的,只听他低声的喃喃自语:“就要好了,终于就要好了……”

    缠在逸儿手腕上的蓝灵蛇在寻找着出路,只是,这个地方除了外面那个诡异的男子所在的地方之处,却没有别的出路,它若要带着逸儿离开,那绝非易事,尤其是那个男子绝不是容易对付的人,唯今,它只有等着机会,趁着那男子不备时,咬上一口,再趁机带着逸儿离开,它也在赌,赌着他们应该很快就会找来,这一刻,它不禁心下暗自庆幸,主人让它保护逸儿是对的,若不然现在,逸儿的小命真会不保。

    这时,外间的男子看那汤汁熬得差不多了,便走了进来,低低的笑着:“呵呵……童子的心肝果真好用,短短的时间我的功法就提升了这么多,相信不用多久就能练成那在噬魂大法了。”

    来到里间,看着那个在床上哭的孩子,他脸上露出了兴奋而期待的笑,那样的笑容出现在那张苍白而诡异的脸上时,显得那样的狰狞,那样的恐怖,只听他又开始自言自语的说着:“你哭吧!尽情的哭吧!等我挖出你的心肝,放干你的血后,你想哭也哭不出来了。”

    盘在逸儿手腕上的蓝灵蛇因为被逸儿的衣服遮着,再加上它屏起了气息,不动也不动的就如同一个精致的镯子,那人倒也没察觉出来,而它在听到那人的话后,心中更是愤怒非常,这个人简直就不是人!那些失踪的孩子莫不是全都被他那样杀死?想到这,饶是冷血的它也不由血液翻滚了起来。

    “嗯?这小鬼身上的气息好特殊,竟然还有灵气?”那黑衣人眼中闪过诧异,这会闻到了孩子身上的味道,不由的眯了眯眼打量了起来,见果真有一丝灵力在他身上涌动时,这才想到了他进入那客栈时所碰到的结界。

    当时听到孩子的哭声便寻了过去,却不想那里竟然有结界,只是对于他而言,结界起不到用处,他轻易的便将孩子弄到手抱走,因为要用到的是新鲜的血液,所以他每一回都是带到这里后再将那些小鬼杀死,这个也不例外。

    “不管你是什么来头,碰到了我,必死无疑,乖乖的成为我修炼的垫脚石吧!”他低低的笑着,伸出了手就要去提起那孩子的衣襟,然而就在这时,毫无防备的他却被那冷防窜起的东西咬了一口,只感觉手腕一麻,本能的缩回了手退后了一步,当看到那发黑的手腕时,苍白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是谁!”

    蓝灵蛇在他厉喝的声音传出时,瞬间化成了人形,将床上的孩子抱了起来,护在怀中就朝外面掠去,速度之快让那黑衣人也不由怔了一下,想要往外追,却发现手上的毒非同一般,当即咬了咬牙,迅速封住手臂的血液运转,拿出匕首在手腕处划出了一道口子,另一手将毒液逼出。

    黑色的毒血滴落地面,他阴沉着脸,盯着手腕处的那个蛇牙印,眼中尽是杀气,待身体恢复了一些,他便往外掠去,蕴含着强大气息的声音阴测测的在洞穴中传起:“你逃不掉的!不仅是那个小鬼,就是你这条蛇,也一样要死!”

    抱着逸儿往外逃去的小丹心头微凉,那个人竟然能压制它的蛇毒?如果被捉到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它若没抱着逸儿也许还能跟他一战,如今抱着孩子它只能逃掉!把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去才是最重要的,墨没有回客栈,那么他一定还在这林中,只要找到他,逸儿就会安全多了。

    洞穴左弯右拐的,若不是它进来时有注意,此时也无法迅速找到方向,此时夜色正深,外面漆黑一片,它凭着神识感觉到前面不远处就是出口了,越发的加快了速度,而就在它抱着逸儿出洞口之时,身后也传来了一声蕴含着杀气的厉喝声。

    “哪里逃!”

    一股强大的杀气从后面袭来,它咬了咬牙,将全身的灵力提气,飞身一窜,迅速没入了漆黑的夜色中,也险险的躲过了那身后要命的攻击,一刻也不敢停留的往林外而去。

    而紧追着而来的那名黑衣人停落在洞口处,闻着空气中的那股威压与气息,却是皱起了眉头:“神兽级别的蛇?这地方竟然有神兽级别的?这小鬼的父母到底是什么人?”转而想了想,却又冷哼一声:“神兽级别的又如何?一样不是我的对手,若是噬魂大法练成,别说是神兽,就是超神兽又能奈我何?哈哈哈哈……”

    骇人的笑声在林中传开,他大手一挥,招来了那些在空气中飘荡着的小鬼魂,嘴里念念有词,继而手一挥,那些小鬼便朝蓝灵蛇刚才的方向而去,见状,那黑衣便也跟在身后,由于有那些小鬼引路,很快的,他便发现了蓝灵蛇和孩子的身影,越是靠近,听着孩子的哭声,他越是兴奋。

    “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乖乖的出来,把那小鬼交给我,看在你是神兽的份上,只要你成为我的契约兽,我可以考虑不杀了你。”

    那黑袍男子见那她竟然还一直跑,当即冷哼了一声,提气一跃而起,瞬间飞掠而行,来到了蓝灵蛇的前面,堵住了它的去路:“把那小鬼给我!”

    “休想!”

    蓝灵蛇一手抱着孩子,另一手往空气中一伸,一把长剑出现在它的手中,见已经逃不掉了,也只有战斗!只是在此之前,它拿出了一枚信号弹放上了夜空,咻的一声传出的同时,在夜色中爆发出一声响亮的声音,紧接着只见蓝色的光芒在夜空中闪开,如同烟花一般的美丽。

    “你想向谁求救?呵呵呵,这林中布有阵法,可不是随便的人就进得来的,既然不肯归顺于我,那就乖乖受死吧!”那黑袍人无视着它的信号弹,在他看来,没人能破得了他的阵法进来,所以,这条蛇和那个小鬼是逃不掉的了!

    “是吗?我倒要奉劝你一句,现在不逃,等我主人到来,你就没机会逃走了!”声音一落,蓝色的身影一闪,手中的利剑夹起带着一股嗜血的杀气朝那黑袍男子袭去。

    “哼!不自量力!”那黑袍男子冷哼了一声,阴测测的目光紧盯着它,似乎无视着它手中的长剑似的,当剑尖直人逼面门时,却见他一挥衣袍,轻松的就将剑尖的杀气化解,连带着袭出一股雄厚的气息。

    感觉到那那股强大的气息袭来,蓝灵蛇连忙半转过身去护着孩子免得被那气息所伤,然而因为顾着孩子,却被那黑袍男子有机可乘,一掌击落在她的背上。

    “砰!”

    “噗!”

    身形猛的往前扑了出去,一口鲜血也从喉咙中喷出,小丹第一时间低头查看怀中的孩子,见孩子没被伤到这才松了一口气,然而还没等她缓过神来,身后的杀气再度袭卷而来。她猛的一回头,看到那男子掌来的一掌,当即想也不想的运起灵力汇聚一掌往前击去。

    “砰!”

    两掌相抵,两股强大的气息相互碰撞着,爆发出了一股骇人的气流,只是这股气息激开的同时,却被那黑衣人挥向了小丹的那一边,眼见那股气流朝她卷袭而来,她当即一咬牙,抱着孩子的那一手借着力道将孩子送出落在不远处的草地上,与此同时,自己也因避无可避而被击了出去,整个人重重的倒落在地面上,只感觉胸口血气翻滚着,气血冲向喉咙处,嘴角再度的溢出了鲜血。

    “哼!不自量力!”

    那黑袍男子冷哼一声,目光轻蔑而蕴含着杀气,他睨了倒在地上的蓝灵蛇一眼,低低的笑了:“怎么样?说了你不这是我的对手吧?现在还不是落在我的手中,那个小鬼,是我的了!”说着,他迈步走向不远处在地上哇哇大哭的逸儿,看着这个白白胖胖的小鬼,他似乎已经预想到了杀了他之后的情景,嘴角扯出了一抺嗜血而兴奋的笑意,大手伸出往地上抓去,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冷喝伴随着一道骇人的杀气却是随着而来。

    “找死!”

    那黑袍男子瞬间缩回了手,看到就在他的手缩回的同时,那道寒光一劈而下,在地面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剑痕时,目光不禁一眯,朝来人看去,刚才如果不是他缩手缩得快,只怕他的手就会被那道剑光硬生生的砍了下来,那样强大而狠厉的一剑,着实是让他心中暗自惊讶。

    当看到那拥有一双血眸的男子时,目光更是一缩,不敢置信的惊呼出声:“鬼尊!”身形往后一退,本能的与来人保护一段距离。

    而蓝灵蛇看到来人是墨后,终于心头一松,这一放松,神识便也涣散了起来,光芒一闪,化成了原形趴在地面上一动也动。

    墨看了蓝灵蛇一眼,微皱起了眉头,估计是伤得不轻,要不然也不会化成了原形,再朝身边的逸儿看去,见他没有受伤,只不过似乎受到了惊吓,此时仍在哭泣,当即手一挥,他让他的契约兽银龙出来,将蓝灵蛇和孩子抱到一旁去,这才将血色的眼眸扫向了那前面脸色惨白的黑袍男子。

    “装神弄鬼的盘据在这林中,还敢打伤我们的人,真是找死!”冰冷嗜血的声音从墨的口中传出,只见声音一落的瞬间,黑色的身影一闪,长剑朝那黑袍男子在袭去,凛冽的剑罡之气在空气中划过,咻的一声,以着掩耳不及之势袭向那黑袍男子。

    那黑袍男子大惊,身体本能的就要闪躲,只是,比起墨的速度他的速度还是慢了几分,只见剑罡之气击出的同时,他因闪躲不及,手臂被剑气击中,咻的一声传出,鲜血的气味也在空气中弥漫而开。

    “拿命来!”墨再度倾身而上,招招狠厉,逼得那黑袍男子步步后退,在闪躲的过程中,那黑袍男子也中了好几剑,虽然伤口不致命,却也让他的动作慢了起来。

    心知再这样下去定然会死在鬼尊的手中,他迅速往后退了一步,咬了咬牙,阴测测的目光盯着那前面的墨,冷声道:“鬼尊,我本不想与你为敌,不过你既然一而再的相逼,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手一挥,嘴里念念有词,下一刻,一把与墨的万鬼幡相似的幡旗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收魂幡?”

    墨看到那把幡旗,眼中掠过一丝震惊,身为鬼尊的他自然认得那东西,只是,那收魂幡怎么会在这个人的手中?这个人又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有收魂幡还会设那鬼眼迷魂阵?

    “你到底是谁!”

    他沉冷下了脸,冷着声音问着,目光紧盯着那个前面的黑袍男子。对方宽大的衣帽遮住了半张脸,虽然隐隐可见,却又让他看得不太真切,他似乎是不认识这个人的,但却又觉得,他应该是见过这个人的,否则,这个人也不会在第一眼就认出他是鬼尊,甚至那一瞬间眼中还流露出了对他的惊恐以及畏惧。

    “呵呵,鬼尊大人,你自然是不认得我的,至于我是谁,又有什么关系?既然今夜碰上了,你又想取我性命,那我也只好将你的魂收了起来,你身为鬼尊,相信对收魂幡的威力很是清楚!”那黑袍男子低低的说着,声音中透着几分的阴森,只见他扬了扬手中的幡,嘴里似乎在念着什么似的。

    见状,墨皱起了眉头,头也没回的对身后的银龙道:“带着孩子和蓝灵蛇离开!如果遇到主子他们,让他们退到林外等着,不要进来!”

    后面的银龙一怔,当即应道:“好,你自己小心。”声音一落,带着孩子和蓝灵蛇往林外掠去,只见一道银光闪过之后,便不见了他们的身影。

    “既然你想玩,本尊就陪你玩玩闹,看看到底是你收了本尊的魂,还是本尊将你炼化!”墨冷着声音说着,没有了后顾之忧的他手一伸,拿出了万鬼幡,嘴里也跟着喃喃念动着什么咒语。

    而另一边,唐心和秦天南他们正往林中而去时,在林中寻着方向走着时,突然察觉到空气有的异动,抬眸一看,只见一道银光朝他们掠来,几人停下了脚步,待那银光来到他们的面前时,才看清那是墨的银龙,此时银龙怀里抱着孩子和化成原形的蓝灵蛇,看到了他们,便瞬间落在他们的面前。

    “你们来了,快,先出林!”

    见孩子没事,她便问:“墨呢?小丹怎么伤得这么重?”

    一旁的秦天南连忙抱过儿子,见儿子平安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正说想些什么,却见银龙催着他们快离开。

    “先出林再说,快点!”

    见状,他们便也只好先出林,来到林外时,唐心对秦天南道:“秦叔,弟弟受了惊吓,不过没什么大事,你先带他回去。”墨没出来,估计是还在里面战斗着,只是为何银龙会让他们都出林?

    “好,那我先带逸儿回去。”他说着,又看了看受了伤的蓝灵蛇,道:“小丹怎么样?她要不要紧?”如果今放没有蓝灵蛇,只怕他儿子性命难保,此时他心中对小丹尽是满满的感激,看到她伤成那样化成了原形,心中十分的担忧。

    “我等会给她吃些疗伤的药,没事的,不用担心,你先带弟弟回去,免得娘亲他们担心。”说着,对冷煞道:“我们送秦叔回去。”

    “他们几人送秦叔回去,我留下。”冷煞说着,依旧站在唐心的身边。

    “也好。”她点了头,示意他们几人先走,看到他们几人往城中而去后,这才迅速拿出丹药塞进小丹的口中,让她回到空间去调息。

    清眸转而看向银龙,问:“墨怎么样?出什么事了?敌人很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