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 夜晚惊魂

    几日后,唐心一行人出现在了飞仙界的边界地域的一处小城镇外面,看着又回到熟悉的地方,众人心中感慨甚多,这个地方有着他们所重视的亲人,有着他们的知己好友,再回到这里,意味着,他们可以再次见到他们。

    唐心只带了秦天南他们回来,却没带秦天南的暗卫,因为一回带不了那么多,而且,也没什么事,他们可以自己从那边回来,虽然会比他们慢些,但也无关紧要。

    三个孩子分别由云烟,母虎和蓝灵蛇抱着,此时正睡得香甜。沐宸风看了看天色,道:“要不然,我们就在此处休息一会,过会再进城也不迟。”他扶着她,担心她动用了将魂珠的能量而身体受不了。

    似乎知道他所想一般,唐心对他露出了一抺柔和的笑容,道:“我没事,这里风太多,没有遮拦的我担心几个孩子受了风寒,还是进城去吧!找个落脚点明日再走。”

    “也好。”他点了点头,对众人道:“那我们便进城去吧!”

    “嗯。”众人应了一声,这才抱着几个孩子一同往那小城镇中走去。

    由于边远小镇,自是不比他们以往所在的地方繁华,城门处也仅仅有着两名护卫守着,进了城,往里面走去时,见商铺虽多,街巷上行走的人皆为百姓居多,有修为的修士却是极少,可以说他们从进来,一直在城中走动,找落脚的地方,除了那两名守在城门处修为低下的修士之外就没遇见过一名修士。

    “这城倒是奇怪,为何有修为之人这么少?”云烟有些诧异的说着,看着街道道上走着的,做着生意的,都是一些普通的百姓,摆卖着的都是一些极为常见的农家东西。

    “这里为边远小镇,灵力较弱,有修为的修士自是不会跑到这里来。”秦天南开口说着,目光扫过周围,便收了回来。

    八煞他们闻言,则眸光微闪,他们跟着主子多年,自是知道有的地方是这样的,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毕竟就算是他们要不是路经此地,也不会来到这里落脚休息,更别提有的修士会特意来此了。

    “咦?前面有人挤羊奶。”唐心眼睛一亮,看着前面不远处一驼背的老妇人牵着的一头母羊,那边上的小牌子上写着卖羊奶几个字,便对她娘亲道:“娘亲,羊奶的营养很好,不仅老人家适合,就是孩子也特别适合,我们买些回去吧!”

    “好。”云烟点头笑了笑,应了一声。

    见状,唐心便迈步上前,来到那老妇人那里,见那老妇人旁边也没放什么装的东西,她估计这是和拿东西来装的,于是,便从空间中拿出了一个钵来,露出了一抺笑容,道:“老人家,给我挤一钵羊奶。”

    那老妇人抬头看了他们一眼,目光落在他们几个孩子身上时,脸色微变了一下,这才应道:“好,夫人稍等。”说着,便接过她递上前的那个钵,开始挤着羊奶。

    沐宸风想起了小时候的事情,不由的眸光一柔,笑道:“娘子,我发现你很喜欢羊奶,小时候你好像也经常喝。”

    “是啊!有的人喝不惯那个味道,不过我倒觉得那是百草的味道,细细品尝,很是好喝。”说着,她看向了那驼背的老妇人,见她挤的羊奶也差不多满了,便从空间中拿出了几枚金币。

    “夫人,您的羊奶好了。”驼背的老妇人双手将那装满羊奶的钵递上前。

    沐宸风伸手接过,又从空间中拿了东西将钵盖住,免得被路上的灰尘弄脏了。唐心则将手中的金币递给她:“老人家,每天早晚喝一杯羊奶,你的身子骨也会好很多的,尤其是,像你这样驼背的,只要坚持喝,不出两三年这驼背就会变直。”

    听到她的话,又看到她手上的那些金币,不由的一怔,愣愣的看着面前色绝美的女子。

    见此,沐宸风宠溺的摇了摇头,对老妇人说道:“我家娘子懂医,她说的定有道理,老人家不妨试试。”说着,将羊奶递给了上前来的冷煞,搂着唐心就要往回走去。

    见他们要走,老妇人回过神来,想了想,便唤着:“夫人请留步。”

    “老人家还有事?”唐心停下脚步回头一问。

    然而,那老妇人却是将目光落在他们的几个孩子身上,这才压低着声音道:“这镇里经常不见孩子。”说着,便不再看他们,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蹲坐着,似乎不愿再多说。

    听到这话,沐宸风和唐心相视了一眼,两人眸光微闪,朝那老夫人说了句:“多谢了。”这便转身离去。

    他们众人都是有修为的,那老妇人的话自然是落入了众人的耳中,此时,众人心中也不免有些诧异。经常不见孩子?目光不由的朝三个孩子看去,再想到他们这一路进镇里来,似乎并没怎么看到有小孩出现。

    “前面有处客栈,我们到那里落脚吧!”秦天南沉声说着,带着众人往那前面走去。

    而唐心则在走了几步后,便对冷煞道:“打听一下这城里怎么回事。”

    “是。”冷煞应了一声,便从后面离开。

    一行人来到客栈,小二见他们一个个气宇不凡,衣着上等,便知道定是贵客临门,当下也不敢怠慢,连忙热情的的招呼着,因为他们人多,又不想有闲杂人等在他们所住的地方走动,于是秦天南直接将客栈给包了下来,这更是让掌柜和小二笑眯了眼,尤其是在看到他们拿出的那些金币后,更是双眼发光的看着他们,只差没将他们当成菩萨供起来。

    像他们这样的小城镇,客栈每天也就住个几个住户,此时他们全包下了客栈,对掌柜来说自是一笔横财,当下陪着笑脸将原先住的几位客户送走,便开始为他们张罗着吃的。

    由于包了整个客栈,里里外外除了掌柜和小二之后也没别人了,在上了菜之后,众人便围坐在一起,说着刚才那老妇人所说的话题,而约过了一个时辰,冷煞便了回来了。

    “主子。”冷煞迈步走了进来,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道:“那老妇人所说的确实是真的,这个城镇有些不太干净,经常丢失孩子,而这些不见的孩子通常在几个月到四五岁不等。”

    听到这话,众人眸光微闪,沐宸风和秦天南更是皱起了眉头。唐心眼底也划过一抺深思,问:“那当地人怎么说?没有蛛丝马迹可查吗?”虽然说他们在这里也就是一夜落脚,但他们有三个孩子在身边,而如今她身母亲,听到有孩子失踪不见,便也多了几分关心,好端端的怎么会不见?莫非是被人拐卖了?可若是拐卖,也不应该有几个月大的啊!

    “这城镇的人对这个话题很是敏感,都不愿多提,不过我打听到,城中流传的一个传说,说是在城西处的那处树林里有鬼怪出现,城里的孩子便是让那些鬼怪捉走的,这城中的百姓有小孩的每到晚上都会关起门守在孩子的身边,平时也不怎么让孩子出门,就怕遇到事情,我去城西那树林看过,大白天的也是地气阴森,而且隐隐有着一丝很淡的血腥味弥漫着,林子很大,我没有进去仔细看便回来了,不过可以知道,那地方确定不干净,如果不是人为,那便是真的有阴魂在那里出没。”想到他看到的那处阴森的林子,不由的微拧起了眉头。

    而听到这话,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墨的身上,如果是阴魂,墨来处理最好不过了,他不这仅可以看到阴魂,还能将阴魂收了。

    见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墨咳了一声,道:“我等会去看看。”

    “来,坐下吃饭吧!”唐心笑着示意他坐下来,众人边吃边聊着,直到散去,唐心唤住了她娘亲和秦叔,道:“秦叔,娘亲,今晚要照顾好弟弟,我们不知有没事情发生,但终归得小心一点。”

    “嗯,放心吧!我们会的,你们也一样。”云烟说着,抱着孩子这才与秦天南一同往外走去,回到他们的房间。

    “我们也回休息吧!”沐宸风从母虎手中接过孩子,而蓝灵蛇也将孩子交给唐心后,化成了小手缠在了孩子的手腕上。

    “好。”唐心笑了笑,抱着孩子也回房休息,回到房中,他们将两个孩子放在床上,沐宸风坐在床边逗着两个孩子玩,而唐心则准备沐浴。

    “夫君,你说会是什么捉了那些孩子?这地方连个实力强硬的修士也没有,普通百姓没了孩子也寻找无门,这地方还真不是一般的偏僻,这城中的城主也不知是何人,怎么这事也不查查?”

    “如果碰到实力太强的,只怕这小城的城主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他趴在床上,一手撑着头,一手逗着身边的儿子的女儿玩着,看着他们咯呼直笑,他也不由的眸光一柔。

    那边传来了唐心沐浴的声音,这边则是两个孩子咯咯的笑声,沐宸风看着正蹬着脚挥舞着小手的孩子,心中尽是满满的幸福之情,这样的日子平凡中透着温馨,温馨中又带着幸福,如果每日都能守着妻子和两个孩子就这样过日子,那该多好?只是,他知道他们的困难还没到尽头,尤其是在得知那天魔之后,平凡平静而又幸福的日子,他们会拥有,但不是现在。

    “我洗好了,已经让小二再换些水,你也去洗洗吧!”唐心从后面走了出来,头发上还沾着水珠,她一边擦着,一边朝沐宸风走来。

    “这两个小东西还没洗呢!我来帮他们也洗洗。”说着,从床上跃了起来,卷起了衣袖。

    “噗嗤!”唐心一听他的话和看他的架势,不由笑了出来:“你会吗?曦儿和笑笑这么小,你会帮他们洗?”

    “我洗过一回了,不信,你等着看。”他走到外面,让小二拿了一个小木盆进来,又让小二送来的水倒进盆里,走到床边将曦儿先抱了起来,脱去了他身上的小衣服,看到了那缠在他手腕上的蓝灵蛇时,沐宸风想了想,便道:“小丹,我们两人的实力比较强,有我们照看着孩子不会有事,你去隔壁保护逸儿吧!”

    听到这话,唐心也觉得有理,便道:“嗯,也是,如果秦叔和娘亲要是睡熟了估计顾不上逸儿,你就去保护他吧!没事固然是好,若真有个什么事,有你在我们也能放心一点。”

    “好。”蓝灵蛇应了一声,化成了一道光芒往隔壁而去。

    唐心看着儿子被他脱光了,整个胖乎乎的小身体被他捧在手里,不由的一笑,回头抱起床上的女儿,两人坐在一旁看着,见他先试了试水的温度,将曦儿放进水里,一手托着曦儿的头,以防着他滑进盆里呛到了水,又细心的拿着柔软的布块给他擦拭着小身体,看着他认真而专注的神情以及小心翼翼的动作,唇边的笑意不由的溢了出来,眼中尽是满满的柔情。

    “夫君,你看曦儿多乖,就是沐浴也不会乱动,这孩子长大了一定是温文尔雅的性子,你信不信?”她抱着怀中的女儿,挥舞着女儿的小手,逗得女儿咯咯直笑,胡乱的踢着脚。

    闻言,沐宸风不禁低笑出声,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在房中回荡着,只听他笑声一顿,道:“孩子是后天养成的,你怎么知道曦儿就一定温文尔雅了?指不定是个混世小魔王。”

    “你确定你不是在说笑笑这小丫头?”她舞着怀中笑笑的小手,笑盈盈的说着,只见,怀中的女儿笑眯着眼晴,那手脚是一个劲的动个不停,看到她哥哥在洗澡,似乎也想下去玩似的,张着小手就要扑上前去。

    “女儿,你也想洗是不是?娘亲帮你洗好不好?”唐心笑盈盈的说着,明知孩子不会应她,仍是问着很是开心,三两下的也把孩子脱光了放进水里。

    “你洗好了,不要弄湿了衣服,我来就行了。”

    “没事,让这两家伙玩玩也不错,只可惜还太小了,要是三四岁的样子最好玩了。”

    听到这话,沐宸风不由失笑的摇了摇头:“你啊!也只有你把孩子说成拿来玩,真不知你脑袋里面整天想什么的。”

    “想你啊!”唐心冲他一笑,看到他一怔的神情,不由的笑得更欢了。

    “都当娘了还这么淘。”他轻点了一下她的鼻子,想起了小时候的她,古灵精怪的很不服输,不由的也笑了起来,然而,当触及木盆里的水有些凉时,便回过神来,运用内力将水温加热,以免孩子着凉了。

    两人帮着两个孩子洗澡,再重新给他们穿上干净的衣服,便将孩子抱到床上玩着,而沐宸风在孩子洗后便也去沐浴,只有床上的唐心陪着两个孩子。

    “笑笑,别压着你哥哥。”两个孩子平放在床上,而小捣蛋笑笑却是动个不停,时而一翻身,小腿就往曦儿身上架去,因为他们吸引灵气较早的原因,如今除了还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之后,在床上翻滚对他们来说却是易如反掌,只是笑笑活泼好动了一点,而曦儿却是静得像个女孩,若不然道的人,就那么一看,还真会将两个孩子的性别倒转过来。

    “嗯,这小手指甲得修了,免得抓伤了脸。”她看着两个孩子的小手,从空间中拿出了小剪刀来帮他们修指甲,以防着太长了抓伤自己的小脸。

    不多时,沐宸风也洗好了,也朝床上走来,逗着两个孩子玩,而就在这时,房外传来了血煞的声音:“主子,羊奶好了,我给你们送了些过来。”

    “我去拿。”沐宸风起身说着,便往外走去,打开了房门,接过血煞送来的羊奶,便道:“时候也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

    “好。”血煞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

    沐宸风把羊奶端到床边,放在一旁的小桌上,舀了一些在小碗上,这才端到床边:“来,把笑笑抱起来,我先喂她喝点。”他试了试那羊奶的温度,觉得不会太烫口这才给孩子喝。

    “吧唧!吧唧!”

    看着笑笑吃得津津有味,小嘴还发出了吧唧吧唧的声音,还伸着小舌头来舔了舔,两人不由的轻笑出声:“看,笑笑的的很喜欢喝呢!”一小半碗被笑笑喝完,唐心将笑笑放在床上玩着,便抱着曦儿起来,不过曦儿倒放不太喜欢喝,喝了一半就不喝了,直接把头扭开。

    “看来曦儿不太喜欢,那正好,给笑笑喝。”沐宸风说着,把碗递给唐心,就要抱起女儿,再给她来半碗。

    “小孩哪能喝那么多?大晚上的,你想撑死她啊!就是好东西也不能一次吃太多,你看她的小肚子都这么鼓了,哪里能再喝。”她起身又舀了一碗,笑盈盈的道:“剩下的我喝。”

    闻言,沐宸风一怔,继而又笑开了:“你呀!”宠溺的摇了摇头,让两个孩子睡在床上,帮他们拉起被子盖住身体,不过被子一盖上,就被笑笑给踢开了。

    “刚喝了热羊奶,身体估计也暖和着,由着他们吧!等他们要睡了再盖也不迟。”唐心坐在一旁喝着羊奶,尝着这熟悉的味道,又看了看沐宸风,问:“夫君,你要不要来碗?”

    “不用了,你自己喝吧!”说着,侧身睡在孩子的身边,与两个孩子在玩着。

    喝完了羊奶,唐心便也上了床,在孩子的身边躺下,一整天,这会可以睡下倒觉得舒服异常,没一会竟也沉沉的睡了过去。看着她睡了过去,沐宸风伸手为她拉高了被子,又看了看睡在两人中间的两个孩子,眸光弥漫着柔和,性感的薄唇也勾起了一个弧度,然而,他却没有睡。

    白天查到的事情让他多了一份警惕之心,他们是不怕遇到什么事,但孩子还小,不得不小心谨慎。大手在笑笑的身上轻轻的拍了拍,安抚着她,让她感觉到他们就在身边,可以放心的睡去,他看了看曦儿,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两个孩子中,一静一动,这样也好,将来长大了曦儿身为兄长,成熟稳重一些也能照顾妹妹。

    夜,渐深,耳边及听到的,只有外面的呼呼声,客栈里静悄悄的,似乎所有人都已经睡下,而沐宸风,也闭着眼睛,但,却没睡着,闭上眼睛的他,越发的能听到这客栈中的声响,一点气息也没能逃出他的耳朵,只是,这个夜,似乎很是安静,并没有什么危险降临一般,然而,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隔壁传来的孩子哭闹声,不多时,便听到他岳母安抚着孩子的声音,听着他们那边传来的话,似乎是孩子尿床了。

    黑暗中,他一笑,他的两个孩子似乎很少在半夜尿床的,然而,正想着时,他却突然感觉到腰侧一暖,不由的一怔,唇边的笑意顿时僵住了。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他身边睡着的是他的女儿笑笑,今天晚上笑笑喝了半碗羊奶,又尿床才怪,只是没想到就这时便尿了他一身,看来,父亲真不是容易当的,就像现在,大半夜的就得起床给孩子换一下尿布。好在两个孩子还小,除了穿在身上的衣服之外,下身都是用尿布的。

    轻手轻脚的起身,点了灯,把孩子抱起来时,孩子却也开始哭了,不由的一怔,看着床上的娘子和熟睡的儿子,他连忙轻声的哄着。

    “笑笑乖,爹爹给你换尿布,乖,不哭不哭,你娘亲和哥哥在睡觉着,乖,不哭。”

    “尿床了?”唐心也醒了过来,见他抱着孩子在哄着,便道:“我来吧!”便要走身下床。

    “不用,我来就行了,你睡吧!小心别把曦儿吵醒了。”他压低着声音说着,一边熟练的给女儿换尿布。

    看着他熟练的动作,唐心倒也没了睡意,一手撑着头,在床上看着,然而就在这时,隔壁却发生了一声重响,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呼声。

    “云烟!逸儿!”

    ------题外话------

    推荐烙色的新文《重生之极品废材》

    史上最年轻的m。c。e美女博士在巅峰时期惨遭同门师姐毒杀,尸骨无存!

    史上最废材、堪称京城大学之耻辱的第一废材憋屈的饿昏在出租房内,生死不知!

    待她再次站起来的时候,已是脱胎换骨!

    废材什么时候外语说的比教授还流利了?废材什么时候成为国画艺术家了?废材什么时候开豪车住豪宅了?废材什么时候所向披靡了?

    沐寇香告诉你,原来废材变天才,只在一夜之间!沐寇香还告诉你,天才算什么,喝了异能升级药剂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