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 再得将魂珠

    章节名:017再得将魂珠

    来到外面,看着那白色的身影,他们相视了一眼,道:“我们愿意留下。”

    似乎并不意外他们的决定,唐心唇角微扬,看了他们一眼,手中丢出了一个瓶子,道:“这是丹药,一人一颗,你们身上的伤也已经恢复了,毒也解了,那便现在起启,去飞仙界找我兄长,唐子浩,如果你们能入得了他的眼,他愿意收下你们才收下,如果入不了他的眼,便离去也行,不必回来了。”说着,便迈步离开。

    而她的话,却是让十几人心中一震,也隐隐浮现了一丝的不服气,惊讶于她竟然那般信任他们,就这样让他们去飞仙界找人,而不怕他们就此离开,不服气于她竟说出那样的话,莫非凭他们的本事,还入不了她兄长的眼不成?此时看着她迈步离开,心中也有了一份较劲与认真,他们倒要看看,那个唐子浩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如果不够资格当他们的主子,他们还不屑留下!

    回到院子的唐心,正与沐宸风他们正在说话,突然间,却感觉到空间中的那颗将魂珠有动静,不由一怔。

    “怎么了?”沐宸风察觉到她的异样,开口问着。

    “将魂珠有感应。”她拿出空间中的将魂珠,珠子一拿出来便脱离了她的手,往空中飞去,见状,她道:“我去看看。”声音一落,当即飞身跟在那颗将魂珠的身后。

    “墨,跟着。”沐宸风示意着,让一旁的墨也跟着去。

    “嗯。”墨应了一声,脚尖一点,飞身跟上。

    “怎么回事?莫非是有其他将魂珠的下落了?”冷煞开口说着,目光看向了沐宸风。

    秦天南听了便道:“十二将魂珠互有感应,如果出现了那将魂珠感觉得到也不出奇,我们等等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秦叔,我们打算回飞仙界看看,你们也回去吗?”沐宸风看向他和云烟。

    “嗯,回去,在那边呆习惯了,而且那边有相熟的人可以与云烟作伴,我们也打算回去,天音的事情云烟也跟我提起过了,确实应该回去看看,否则,只怕……”秦天南说了一半,却又没再说下去。

    沐宸风点了点头,道:“这边的事情也差不多处理好了,既然这样,我们过两日便起程。”

    “好。”秦天南应了一声,搂着身边云烟的腰,看着她怀中的孩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柔和。

    另一边,唐心和墨跟着那颗将魂珠一路南下,御剑而行,约过了两个时辰来到了另一个城镇的市集,一处卖鱼虾的地方。突然飞来的一颗将魂珠在从人的头顶上掠过,停落在一个大鱼桶的上面不动了,而这一幕,自是引来了城中的不少修士的注意,唐心和墨尾随而至之时,看到的便是那围了一圈的修士正在抢着她的那颗将魂珠。

    而他们两人的目光只是看了那颗将魂珠一眼,便落在那将魂珠停的那大鱼桶的上面,莫非,另一颗将魂珠在这鱼桶里?

    “让开让开!那宝贝是老子发现的!”

    “那是我先看到的,你们胆敢跟我抢,不要命了吗?”

    “滚开!这宝贝只能这是我的!”

    “你们知不知我是谁?我看中的东西你们也敢抢,真是找死!”

    “各位爷,各位爷!你们小心点,小心点,我的鱼啊!别打翻了我的鱼虾!”小贩惊呼着,护得了左边又护不了右边,看着他们一个个在那抢夺着,就怕自己的鱼虾被他们给弄翻了。

    “住手!”

    唐心冷喝一声,蕴含着威压的声音一经传出,空气中隐隐的弥漫着一股强大的气息,感觉到这股气息,那些在抢夺的修士们不由的一惊,纷纷停下手来回头一看。

    只见,一名绝色的白衣女子站在他们的不远处,女子气息淡雅,容颜绝色,回头初见时,众人的眼中皆划过一惊艳之色,只是,看到那弥漫在她周身之边的强大威压,一个个却是心中一凛,猜测着那个女子是何人?为何拥有那样强大而骇人的威压?而当他们的目光看到女子身边的那名黑衣男子时,触及到男子那双血色的眼眸,不由的心底发寒,那是一双怎样的血色眼眸?只是被那眼睛一扫,便感觉到浓郁而冰寒的阴寒之气,让他们一身的寒毛直竖而起,心生惊悚之意。

    下一刻,只见,那白衣女子手一伸,那颗珠子竟然就飞到了她的手掌心中,看得众人一阵的愕然。莫非,那宝物是这名女子的?虽不知那到底是何宝物,但见那光芒就知道绝非凡物,这个女子又怎么可能拥有?

    “你们是何人!竟敢在我们樊城中抢宝物!速速交还来,否则,要你们出不了樊城!”其中一名修士稳住了心神,沉声喝着,目露凶光的盯着唐心,没办法,旁边那名血眸男子目光太过主吓人,他不敢与之对视,只能盯着这个白衣女子了,再说,一个女子就算拥有实力,又能强到哪里去?

    在很多人的心里都是认为女子不如男,无论是哪一行都一样,就算是修士,女修也永远比男修少,比男修弱!

    “我的东西怎么就是抢的?”唐心勾唇一笑,无视着那男子凶狠的目光,把玩着手中的将魂珠,迈步走上前去。

    看着他们两人走上前来,也不知是惧于一身黑衣血眸的墨,还是一袭白衣淡雅的唐心,那些修士竟是一步步退了开来,给他们让出了一条道,当看到他们两人无视着周围的修士,走到了那鱼摊前时,众名修士眼中皆划过不解。

    他们想做什么?

    “这桶鱼我买了。”唐心拿出几枚金币递给那个吓呆了的小贩,道:“帮我全杀了。”

    “现、现在吗?”小贩拿着那几枚金币,又看着面前这美若天仙的女子,竟是仿若在梦中一般,金币啊!竟然是金币,就是将他这里所有的鱼虾买了也不值这么多金币。

    “嗯,现在。”唐心点了点头,目光在那鱼桶里看了一眼,将魂珠不在水桶里,那就应该在桶里面的鱼肚子里。也不知这颗将魂珠又是哪一颗呢?

    周围的修士都搞不清他们到底想做什么,跑来这里买鱼?这两人应该不会那么无聊才是。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典型的落在了那桶鱼上,刚才那颗珠子停落在那鱼桶的上方,莫非,里面有什么宝物不成?

    想到这个可能,一个个都蠢蠢欲动起来,然而,正当他们想要靠近时,却传来了尤其鬼魅的冰寒声音。

    “不想死的,站着不要动!”墨转过了身,血眸朝周围的修士扫了一眼,浑身的杀气十分的骇人。

    那些老百姓早已经退得远远的了,修士之间的事情,绝不是他们普通老百姓可以去理会的,为了小命着想,还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

    唐心则看着那小贩在杀鱼,一尾尾的鱼肚被划开,里面的内脏被掏出,不一会,当那小贩将一尾较大的鱼肚划开之时,掏出里面东西的同时,就见一颗泛着光芒的珠子混在那鱼肠里面,看到那颗珠子,小贩虽然知道绝非凡俗物,但却不敢据为己有,到了这一刻也终于知道这个女子不是要买鱼,而是要买鱼肚子里面的这颗珠子,当下,将那颗珠子洗干净后双的递上:“姑姑娘,这、这……”

    看到那颗珠子,唐心唇角微勾,拿起了那颗珠子看了看,在想起这颗珠子的能力后,眸光不由的一亮,手指逼出一滴鲜血滴落珠子上,瞬间,珠子散发出一股剌眼的精光,光芒一闪而过之后,珠子也直接被她收入空间之中。

    “墨,我们走吧!”真让她意外,没想到竟然会是这颗将魂珠,想到这颗将魂珠的能力,唇边的笑意更深了。

    “是。”墨应了一声,正准备跟她一同离开之时,天空之中却突然传来了厉喝的声音。

    “阁下拿了宝物就要走,似乎,不太合规距!”

    听着那蕴含着威压的声音,唐心挑了挑眉头,停下了脚步,而墨则抬眸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那天空之处飞掠而来的是十几名修士,为首的一人是一名中年男子,一身浑厚的威压在身,单单是那股弥漫在他身上的气息就知道此人的实力很是强硬,正当他们两人在想着来人是什么人时,就听见周围的百姓惊呼出声。

    “是城主大人来了!”

    “城主?樊城的城主?”她眸光微转,想了想,好像记得,这樊城的城主好像是与左家秦家并列为海外地域三大世家的樊家,原本的三大世大比试,因为秦家的没落而随着取消,她自然也没见过这个樊家的家主,倒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面下见到。

    说话间,那十几道身影已经落在唐心和墨的面前,看到城主和他身后的那些修士,周围的修士相视了一眼,便退了开去,有城主来了,相信那宝物定不会被那女子拿去。

    “哦?我拿我自己的东西,莫非还得城主允许不成?”她挑着眉,眸光中泛着点点光芒。

    “姑娘,我劝你还是将东西交出来,否则,你们今天是走不出我樊城了!”樊城的城主看着她,目光中隐隐露着威仪。

    “若我说不呢?”

    “樊城有樊城的规距,姑娘若是不交出东西,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呵呵……”唐心轻笑出声,然而,笑声却是骤然而止,脸上笑意一敛,清眸泛着点点寒光:“我倒是不知贵为三大世家之一的樊家,竟然跟土匪一般,进了这樊城,还想强抢我的东西了。”她冷笑着,眉宇间皆是不屑之意:“规距?小小樊城城主,也敢在我面前说规距!”

    清冷的声音夹带着一股冰寒的肃杀之气,那伴随着声音而出的强大威压袭向了前面的樊城城主,肉眼可见的气息卷起了一通尘沙,铺天盖地,竟是让那一众的修士心头大惊,目露震惊的看着那前面的白衣女子。

    如此强大的威压,如此骇人的气息,竟然出自于这个女子的身体?这、这怎么可能?

    那樊城城主此时也是震惊万分,在那股威压之下,他只感觉有千万寒冰剌透他的身体,复盖而下的威压震摄得他几乎想要转身而逃,拥有那样强大的气息,实力绝对在他之上,只是,这样一名女子,怎么可能?再说,他身为三大世家之一的家主,实力自是强硬非常,如果海外地域出了什么强者,他没理由会不知道的,那么,这个女子又是什么人?从何而来?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他皱着眉头,警惕的看着她。

    “什么人又与你何干?我们现在要走了,城主是否还打算拦着?”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城主,不能让他们走了,让他们交出宝物!”

    “就是,城主,那宝物是在鱼肚子里拿出来的,这是我们樊城的,怎么可以说让他们拿走!”

    “城主,让他们交出东西!”

    “城主,不能让他们走了!”

    似乎看出了城主的犹豫与迟疑,周围的修士当即大声的喊着,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那宝物被外来的人拿走,真是心生不甘,他们的实力不足以与之对抗,但城主不同,城主一定可以将那宝物拿回来了!

    他想了想,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便沉声道:“想要拿走东西可以,请上樊城擂台!阁下若能过了我这一关,我自不敢多留!若不然,就将东西留下!阁下可敢应战?”

    闻言,唐心轻笑出声,道:“不是我不敢,而是你还不够资格跟我动手。”

    “你!”他一听这话,不由的一怒。

    唐心见她说了实话,而对方却是横眉以对,不由的心中一叹,道:“墨,我们走吧!”就凭这些人,又怎么可能真的能拦得住他们。当即,提气而起就要往空中而去时,底下却传来了一声厉喝。

    “哪里走!”

    十几道身影咻的一声提气而起,将他们团团围住,长剑直指着他们,似乎只要他们敢往外走一步,就要跟他们拼到底似的。

    看着那十几道身影,墨身上的杀气不由的重了几分,目光掠过面前的众人,落在了那底下的樊城城主身上,对唐心道:“既然他要战,我就跟他一战!”

    “随你,我就到那边等你。”唐心笑说着,白色的身影一闪,如鬼魅般的身影掠过那十几名修士的身边,落在了不远处的屋顶坐着,拿出了酒悠哉的喝了起来,那神色,一点也不将面前剑拔弩张的场面放在眼底。

    血眸朝底下一扫,手一动,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剑便出现在他的手中,下一刻,墨飞身掠下,凌厉的剑气直逼樊城主的面门,只听见那势如破空的凌厉声音划过空气中,惊得周围的众名修士纷纷大骇,迅速的趴了下去,听着那剑罡之气在他们头顶上掠过,只感觉惊出了一身冷汗来。

    “铿锵!”

    樊城城主猛的回过神来,拿出了利剑一挡,两剑相碰时,发出了清脆的铿锵声,只见两把剑相抵之处,丝丝火花迸射而开,肉眼可见的剑气在两人的周身之边让刮起,衣袍涌动,呼呼而响,而樊城城主的内息似乎并不比墨,只见他一步步的后退着,脸上神色很是凝重,渐渐的,那凝聚在两人面前的剑刃上的剑气随着压向了樊城城主的那一边。

    “砰!咻!”

    只听砰的一声,两剑瞬间弹开,而剑气飞射之时,划过了樊城城主的面部,一道剑痕出现在脸颊上,鲜血当即渗出,这一幕,惊了周围众人的同时,更是让那樊城城主心中大骇。

    他猛的退后了几步,警惕的看着面前的黑衣男子,本以为只是小小一名护卫,谁知竟然有这般的本事!这两人,到底是从何而来?就凭他们这身手,就绝非这海外地域的人!难得的高手,只是这样一过招,他便已经知道自己输了!

    深吸了一口气,他定定的看着前面的黑衣男子,再三思量过后,终于下定了决定,收起了手中的剑,上前一步,拱手道:“我输了,先前多有冒犯之罪,还请两位不要见怪。”

    他深知,如果此时不这么做的话,再战下去,他会输得很惨,到时,能否保住性命都难说了,这两人绝非泛泛之辈,与之恶交对他半点好处也没有。

    墨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收回了目光,连应都懒得应一声,便提气而起,朝屋顶上喝酒的唐心而去:“主子,我们回去吧!”

    “好。”唐心又喝了一口,点头应了一声,这才与他一同离去,而从头到尾,却是朝底下看一眼都没有,就仿佛,那底下的人根本入不了她的眼一般。

    看着那两身影渐渐远去,樊城城主脑海中突然划过了一个念头,秦家突然被灭,似乎是因为那得罪了什么人,而那些人还是飞仙界过来的,这两人明显的不是他们这边的人,莫非,就是他们?

    想到这,心中不禁涌上了一阵后怕,如果真如他所猜测的一般,那今天就真的是好险……

    两个时辰后,唐心和墨回到了院落,见众人都在,唐心便笑着走了进去:“我们回来了,又找到了一颗将魂珠。”她拿出那颗珠子给他们看着,眼中尽是欣喜之意。

    “这颗珠子有何能力?”云烟有些好奇的问着。

    “这颗将魂珠的能力可以瞬间转移,每一次的瞬移是十万八千里。”她欣喜的说着,有了这样一颗珠子,他们回飞仙界的话几乎很快就能到了。

    “这么厉害?”众人一怔,有些不敢相信。

    沐宸风听她这一说,想起了当初找他那好友借的那件法宝,虽然能瞬间,但却一百年才能用一次,如今听她这么一说,便问:“有没人数限制?一次可以带多少人?”当真是上古神将的以能力,竟是这般的非同凡响,这样的东西若是落在心术不正的人身上,只怕还是祸害。

    唐心笑了笑,道:“一次二三十人没问题,十二神魂珠如果全部集齐了,将来若是对付那魔主就不用担心了。”到了这边倒是没听说那恶神他们惹事了,看来自上回那恶神被带走后,现在也安份了不少,只是,这份宁静只怕也维持不了多久。

    “如今才找到两颗,剩下的十颗却不知落于何地。”

    “将魂珠之间可以互相感应的,而且除了我,别人无法唤醒他们的将魂,这一点倒不用担心。”她说着,对众人道:“这边的事情也差不多了,不如,我们过两日便回飞仙界看看吧!这阵子我总感觉有些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很是担心天音现在的状况,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我们也商量了,就决定这两日便走。”秦天南说着,又道:“你也不用太担心,天音她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嗯。”事到如今,担心也没用,只是,寻遍了也不见解除天音之体的方法,更是没人听说过有什么办法,这才让她担心,她本不甘就这样回去的,想到当初舞姑姑说也只有她可以救到天音,可现在,她依是一点头绪也没有,真不知到底应该怎么办。

    沐宸风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别想太多了,我们要回去,你要不要再去见你干儿子一面?这次回去估计短时间也不会到这边来了。”

    “冬冬现在的身体也好了,我明日去看一下他,顺便跟左少辞行就好了。”

    云烟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对他们道:“我让人准备了吃的,大家都坐下吧!吃点东西后各自回去休息,把要打点的都打点好。”

    众人点了点头,有的往外走去,有的则在院子坐下,一时间,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而次日清晨,唐心便带着冷煞去了左府,与左少他们辞行,秦家的东西因为秦天南也不要,便留给了左家,让左少帮忙看着,等将来冬冬大了可以掌管,交待了事情后,这才回到了院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