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 收服!

    铺天盖地的杀意席卷而出,十几人使出了浑身解数的来攻击唐心,每每看到锋利的剑尖就要划过她的身体,底下的左少也不由的微提起了心,衣袖下,手掌更因紧张而紧拧着。

    相对的,看到了这一幕,那秦府家家主却是心微松,想来,她应该也就这么点本事。害他先前还担忧了好半天,看来这个唐心,也不过如此!

    然而半空中的唐心,见暗卫的实力也差不多是极限了,便也不再试探他们的实力,气息一变,就连攻击与速度也跟着变了,只见,白绫击出,砰的一声,其中一名暗卫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迅速的往下坠去,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那些暗卫们一惊,可他们震惊不了多久,就见在白绫飞袭而出的同时,数道银针飞射而出,他们只感觉身体咻的一声被银针剌中,双目大睁,浑身的力道似乎被封锁住了一般,随着雪绫击来的同时,十几道身影也跟着被击落地面。

    “砰砰砰!”

    “噗!”

    摔落地面的声音重重的响起,只见一个个的暗卫口喷鲜血之后便昏死了过去,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地面上,这一幕,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也令那一旁的秦家家主心中大惊,这一刻才知道刚才那唐心并没有用尽实力,当下想要逃离此处,可身形才一动,就听那清喝声从半空中传来。

    “哪里逃!”

    唐心旋身飞掠而下,手中雪绫夹带着一股暗劲袭出,朝那秦家主的胸前击去。看到那雪绫击来,秦家主当即就挥着手中长戟就要抵挡,然而,长戟对别的兵器尚好,可碰上了这雪绫,就是一刚碰上一柔压根使不上力来,虽以长载半挡住了那雪绫的攻击,但却闪躲不及那雪绫击向他的面门。

    “啪!”

    “嘶!”

    只听啪的一声,夹带着一丝令人心惊的暗劲,雪绫往他的脸上一抽,硬生生的将他的半边脸给拍肿了,在他倒抽了一口冷气的同时,感觉有什么掉了一般,往地上一吐血水,竟是掉了好几颗牙。

    “你!”

    他怒指着她,握着长戟的手气得直颤抖着,而在这时,那从后院而来,如今躲在不远处的那些秦家的主事们,此时看到了这一幕却是一个个不敢上前,更有的已经颤抖着跪了下去。

    “我就说、我就说会出事的吧!你们偏不信,看看,这不,这不就出事了吗?”

    “就是,捉了秦天南的夫人,惹怒了秦天南不说,连秦天南夫人的女儿也来了,怎么家主他们就没打听清楚才动手?这不是害人吗?这回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哪里没打听?都是打听的了,只是听说夫人的女儿那个叫唐心的女子不知去向,所以家主他们才放心,可谁知还是出事了,你们说,现在怎么办?秦天南他们一家三口不见了,这唐心又找上门来了,这可怎么办?”

    那十几人躲在那不远处,一声声的埋怨着,惊慌的呢喃着,只怕秦家父子做的事情祸及了他们,原本他们还想着要逃走的,可现在一看,哪里有他们逃走的机会?外面都守了人,他们才一出手,那一黑一白两人就跟黑白无常似的,说是他们敢往外面走一步就要了他们的小命,他们也只能退回来躲着,如今,可是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了呀!

    “那老家主呢?怎么没瞧见?”

    “老家主被打晕在后面了,现在顾着自己都顾不了了,谁去顾着他呀!”

    听到这话,十几人倒是没有再开口,确实,现在这样他们自己都自身难保,哪还会去理会别人,再说,要不是他们父子俩做的蠢事,也不会让秦家今日大祸临头,如今,又怨得了谁?

    “啊!”

    一声惨叫惊得他们心头一跳,猛的朝前面看去,只见,那秦家家主的手臂硬生生的被缷了下来,整条手都无力的垂荡着,在他原本握在手中的长戟,此时却已经落在了唐心的手中。

    “给我跪下!”

    唐心冷喝一声,手中长戟一挥,重重的击落在那秦家家主的膝盖处,只听扑通的一声,无力抵挡的秦家家主整个个趴跪了下去,他想站起来,却又被废那架上了他脖子上的那把长戟给按住了,根本无法动弹,只睁着一双蕴含着杀气的目光盯着唐心,看到那杀气与恨意凛冽的目光,他们都不由的心一缩,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脚步窜起,直达心间。

    “怎么?想杀了我?”唐心勾着唇角淡淡一笑,笑容是那样的美丽,可是,这抺笑意却仅仅限于唇边,而不达眼底。

    “早在你捉了我娘亲来威胁秦叔之时,你就应该料到有今日这样的事情发生。”随着说话间,她手中的长戟抬起夹带着暗劲往他另一个肩膀上一击。

    “咔嚓!”

    “啊……”

    骨头碎裂的声音,清脆而让人心惊,那秦家主的一声惨叫,更是让人不敢再去直视他此时的模样。一手的肩膀被缷,一手的肩膀被击碎,这虽不会要了他的命,却让他受了不少苦。

    “哈哈哈哈……”

    然而此时,在惨叫过后,惨白着一张脸的秦家主却是仰天大笑:“你杀了我呀!杀了我啊!你娘亲身中所中的禁毒,除了我,没有有解药,她应该就在这两日毒发了,没有解药,她就得给我垫尸底!哈哈哈哈!”狠厉的声音带着畅快的笑意,似乎并不怕死,似乎有人给他陪葬,他乐意至极似的,那模样,猖狂而嚣张,似乎已经看到了秦天南痛苦的神情,似乎已经看到了唐心悲痛的神色!

    那一旁的左少摇了摇头,心中轻叹一声,这秦家家主,枉费聪明一世,怎么就会糊涂一时呢?今日种种,若不是他们亲手种下,又怎会招来唐心这样的人物?如今死到临头竟然还看不清事实,若无十全把握,唐心岂会蓦然动手?将她娘亲的生死置于不顾?

    “解药?呵呵……”

    唐心轻笑出声,睨了趴跪在地上的秦家主一眼,道:“你或者不知道吧!这世间的毒,就没有我唐心解不了的!我娘亲早就服下了我调制出来的解药,你那所谓的禁毒,也不过如此,至于你的小命,哼!不是我不杀你,而是,你可是我送给秦叔的大礼,你就在这好好等着吧!”

    不多时,墨和冷煞走了进来,其中还有一身玄衣的秦天南,此时,秦天南的身上弥漫着一股摄人的杀气,不再顾虑,不再担心,他可以放手去对付他了!那目光如果能杀人,那跑跪在地上的秦家主此时也应该死了几百次了。

    “秦叔,这东西不错,给你。”唐心唤了一声,绝美的容颜上露出了一抺笑意,将手中的长戟递给他。

    “嗯。”他点了点头,接过了她手中的长戟,目光朝那趴在地上的人秦家主看去,黑沉着一张脸,没有开口,只是身上的那股气息与目光,却比开口更为的令人心惊,尤其是秦家主听到唐心竟然解了禁毒之后,更像是失了魂一般的,脸上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惊慌与恐惧总算是出现在他的脸上。

    “墨,冷煞,让人把那十几个黑衣人给我带回去,这里的事情就交给秦叔就好。”她说着,迈步走上前,对左少道:“就麻烦你收尾了。”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左少朝她点了点头,又看了那些暗卫一眼,问:“那些暗卫你想收了?”她的手下不泛能人,应该不会就看上这十几人了吧?虽然说这十几个暗卫很是出色,但比起冷煞他们,却是差远了。

    “我家胖子哥哥需要帮手,他们,正好。”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打算回家看她娘亲和她的夫君和孩子了。

    看着她往外走去,眸光不由的微闪,目光落在那秦天南和秦家家主的身上,看了一眼便移开了,放了个信号,便让他手底下的人过来处理后面的事情。

    “想不到你也有这样的一天吧!”声音一落,手中的长戟重重的往地面上一震,只见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随着散开,而这股强大而骇人的气息更是让原本就已经被唐心打成重伤的秦家主喷出了一口鲜血来,整个人也随着趴到了地面上。

    “哼!你想杀就杀吧!成王败寇,没什么大不了的!”就算是输了,他也是输人不输阵!今日落在他们的手里,他就没想着还能活命!

    “你确实是该死,只是,就这么杀了你太便宜你了。”秦天南眯着眼,眼底掠过一抺狠厉的光芒,他走上前,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就在他痛哼一声之时,一枚丹药丢进了他的嘴里。

    “你不是很喜欢下毒吗?这颗毒药,就是回敬你的,你放心,你不会马上就死去,至少,在你死去之前会受尽一切的折磨,生不如死,却没有自尽的能力!”低沉的声音带着狠厉,听得人心底发寒。

    “你!你!嘶!啊……”

    听着他惨叫着,秦天南冷漠的移开了目光,视线扫向了那躲在不远处的十几人,眼底暗光划过。而那些人看到了他在看他们,一个个吓得猛磕头:“秦爷,秦爷饶命啊!不关我们的事的,真的不关我们的事的,秦爷饶命啊!”

    “你们,还不值得我动手。”他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这些贪生怕死之辈,又岂入得了他的眼,杀他们,反而污了自己的手。冷哼了一声,迈步往后院走去,那秦家的老头,却是必死无疑!

    看到他从他们的身边越过去,十几人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连滚带爬的往外而去,他们只想逃得远远的,永远也不想再见到他们了,今日能逃过一命,他们哪里还敢想什么别的!

    另一边,唐心回到院子处,还没走进去,就听到一阵笑声传来,听到那笑声,眸光不由的一柔,迈步走了进去,就见她的娘亲正在逗着她的两个孩子玩呢!

    “呵呵,瞧这两孩子笑得多欢,真没想到,你们生下了一对双胞胎,这小模样真的是太可爱了。”云烟逗着两个孩子玩着,脸上尽是慈爱的笑意。

    唐心走了进去,见院子处,一个大摇篮里面放着三个孩子,三个孩子差不多大小,在里面挥着手蹬着腿倒是玩得不亦乐乎,而她的夫君与她的娘亲则在旁边看着,那场景透着几分的温馨,让她眉宇中也不由的染上了几分的柔和,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加深了。

    “娘,我回来了。”她唤了一声,走了过去。

    “月儿回来了呀!累不?快来这边休息会。”云烟抬眸看着她,招手示意她到身边坐下。

    而一旁的沐宸风也看了她一眼,目光从上到下的打量一回,见她没受伤,这才道:“事情都解决了?”

    “嗯,解决了,剩下的就交给秦叔去处理。”她走上前,逗着几个孩子玩,看着睡在一起的三个孩子,她笑了笑,道:“娘亲,你瞧,弟弟跟我两个孩子都差不多大呢!将来就成了小舅舅了,呵呵……”想到将来他们的孩子唤着还要小几个月的弟弟为舅舅时,那情形,应该是很好玩的。

    云烟听了也是笑了笑,脸上带着柔和的道:“是啊!世事真是无常,谁会想到二十几年后我还会生下一个孩子。”她看着她的儿子,心中被满满的母爱填满着,很多的事情都是不可知的,就像以前,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还会嫁人,而且还会生下了一个比自己女儿的孩子还要小几个月的儿子。

    “娘,什么一个,你呀,以后多生几个,我也多几个弟弟妹妹,这样一来才热闹啊!到时组成一个大家庭,多好,再说,秦叔又不是养不起,而且,多生几个的话,我想秦叔也会很乐意的,多子多福嘛!”她朝她眨了眨眼睛,眸光中尽是笑意。

    “你这孩子,都当娘了还这般没正经。”云烟脸色微红,见自家女婿还在这里呢!女儿却是什么话也说出来,不禁觉得面上一热,嗔怪的看了她一眼。

    “呵呵……”唐心轻笑出声,抱起了她的儿子亲了亲,道:“说起来,天音也应该有孩子了吧?胖子哥哥他们也不知生了没有呢?真心唐想看看他们的孩子啊!”说着,却是心中又是一叹,天音的天阴之气到底应该如何解除?至今仍没想到办法,而且过去了这么久,只怕,她的身体……

    “怎么了?怎么突然皱起眉头来了?”云烟见状,不由的问着。

    “我想到天音,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她叹了一声,看向沐宸风:“你说,她的身体现在会怎么样?”

    “这个很难说。”沐宸风摇了摇头,也说不准这件事情。

    “天音?她怎么了?她的身体怎么了?”云烟并不知天音身体的事情,此时听他们说起,不免有些担心。

    “她是天阴之体,时间只怕剩下不多了,只是我们到现在也没找到可以改变她天阴之体的办法,这么久过去了,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她皱着眉头说着,看了看沐宸风,道:“现在又没找到破解之法,我担心,担心回去了见不到她一面。”

    闻言,沐宸风也不由的一叹:“这事我也确实没有办法,而且也不曾听说过有何办法,如今这样漫无目的的寻找也找不到什么解决的方法,要不然,等这里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就回去看看吧!”

    “可是……”没找到办法,她拿什么回去见他们呢?

    “我们已经尽力了。”他将她拥入怀里,安慰着她,他知道,她待天音亲如姐妹,如今却毫无办法,心中定然十分自责,可他们确实是找不到任何办法,也没听说过有什么能改变得了天阴之体。

    听了他们的话,云烟也总算是知道了一些了,天阴之体?她不禁心中划过一抺担忧,她听说过,却不知有何破解之法,只怕天音她……

    次日,唐心来到了后院中,那处关着十几个暗卫的地方,推门进去,看到了那被困在结界中的十几人,她随意的在桌边坐下,淡淡的开口道:“秦家已经灭亡了,而你们,也已经死过一回了,现在的你们是我救回来了,你们体内的禁毒,也已经全部解去,现在,我再问你们一次,是否愿意换个主子?如果不愿意也没关系,我会放了你们,毕竟像你们这样的暗卫杀了也太可惜了。”

    十几名暗卫复杂的看着她,他们以为她杀了他们的兄弟,可没想到,当他们醒来之时却全都还好好的活着,身上的伤似乎经过治疗已经恢复,这一点,让他们大感意外,当时他们被她一人打到吐血,重伤昏了过去,而这才多久?他们身上的伤竟然全好了,还有,她说什么?他们身上的禁毒已经解了?这难道是真的?

    他们是秦家的暗卫,自然是服下了秦家的禁毒,这也是为了防止叛变才这样做的,他们每半个月都会从秦家家主那里拿到解药,否则,根本活不下去,而现在,这毒真的没了?她还说什么可以放了他们?这怎么可能?

    “你到底玩什么把戏?秦家的禁毒只有家主才能解,我们身上的毒怎么可能解了!”为首的那名暗卫沉声说着,一双眼睛紧盯着结界外面的她。

    “怎么?不信?你以为我闲着没事骗你们不成?”她手一挥,那个结界也撤了,似乎并不担心他们会攻击她似的,道:“就算你们不懂医术,不过,相信你们也知道,那禁毒如果在你们的身体里,你们的鲜血可是暗黑色的,既然不信,就往你们身上划一刀看看啊!”

    闻言,十几人相视了一眼,似乎在想着什么,不多时,为首的那一人果真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当看到那鲜红的鲜血时,不由的一怔,真的解了?

    “秦家已经没了,以你们暗卫而言,最好的归宿当然是另选一个主子跟随,而我之所以看中你们,也不是想将你们收在我手底下,而是为我胖子哥哥收的,我们不比那秦家的人,我们要的是自愿的跟随,绝对的忠心,我们不会用毒来控制你们,如果你们愿意跟随,自是少不了你们的好处,如果哪一天不愿意了,也不能背叛,只要开口,相信我胖子哥哥也不会强留,如何?想走还是想留?随你们,当然,留下的人,每一个人我都会送他一颗提升实力的丹药,就你们现在这实力,还是太弱了,跟在我胖子哥哥的身边,还得再提升实力才行,毕竟,弱者,永远是不被需要的。”

    听了她的话,十几人不由的相视了一眼,她说的是真是假?这一点,他们很是犹豫,他们常年为身暗卫,已经跟正常人不同了,离开了属于暗卫的生活,他们又能干些什么?尤其是,他们虽有一身本领,但跟她交手才知道,比他们强的大有人在,别说是她了,就是她手底下的那几个男子也是非同一般,他们虽没与他们正面交手,但却知道他们的实力不是一个档次的,如今她提出的这建议,确实让他们很是犹豫。

    身边暗卫,他们以往只是听从命令与之对战,与她却没直接的仇恨关系,若是易主……

    “你们可以商量一下,我在外面等你们,若是想要留下,便走出来吧!”说着,她起身往外走去,来到外面的院子等着。

    “你们怎么看?”为首的那名暗卫不由的问着,看向他们的十几个兄弟。

    “秦家都没了,我们身上的毒也解了,如果真的像她说的那样,我们倒不如跟着去看看,如果她口中的人真的值得跟随,我们便留下,若不然,她不是说了吗?想走也可以。”

    “我倒觉得可行,他们这一伙人的实力本就出众,绝非池中之物,跟着他们倒也没有什么不可。”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既然都同意,那我们便出去吧!”为首的那名暗卫说着,这才带着他们众人往外走去。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