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 这,便是后果!

    “听闻左少亲自上门来,真是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秦家家主威严的容颜上带着一抺笑意,人还没到,声音已经先传了进来。不多时,秦家家主便迈步走进,一双眼睛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厅中坐着的几人。

    除了那左少是认识的之外,另外的三人皆不曾见过,但见,一名黑衣男子与一名白衣男子正抬眸朝他看来,那两人的目光冰冷而摄人,身上的气息也是透着阵阵冰寒之意,被那两双眼睛一扫,只感觉一股冷气嗖的一声从脚底窜起,透心凉。目光移开,落在了那名女子身上时,眼中也不禁划过一丝惊艳。

    但见那名女子一袭向淡雅白衣,如丝墨发仅用白色的丝带随意的束着,她半敛着眼眸,优雅的轻刮着茶杯,细品轻尝着茶水,女子周身气息淡雅,很是怡人,尤其是那绝色的容颜与出众的气质,更是让人看了一眼后便不舍得移开,然,他毕竟是有些修为的强者,心性定力一向也不错,虽然惊艳于女子的容颜与气度,但仍不着痕迹的收回了目光,脸上带着笑意的走上前,在主位上坐下。

    “秦家主,别来无恙啊!”左少脸上带着邪肆的笑意,流转着不明幽光的目光扫向了主位上的他,那份神色,有着几分看好戏的戏谑。

    “呵呵,明日就是几大家族的大比之日了,左少怎么会有时间过来府上?莫非是有什么事?还有,不知这几位又如何称呼?以往怎么不曾见过?”他笑了笑,开口问着,只是,当看到他脸上的笑容时,心中的不安却是越发的深了,尤其是那白衣女子从他进来到现在连个目光也没给过他,这样的漠视,这样的神态,更是让他觉得诡异。

    听到了这话,左少笑了笑,看了身边的唐心一眼,道:“我这几位朋友说是来看看府上的院子的,也顺便问一下,秦家主什么时候搬出去?”虽是带着笑意的话语,但这话一出,却是让秦家家主脸色一沉。

    “左少这是什么意思!”

    笑意一敛,声音一沉,一股威压便朝他们袭去,正当整个厅中被一股压抑而强大的威压而笼罩着时,他却发现,那几人却是依旧神色如初,脸上神情不见一丝的变化,就仿佛,他的威压对于他们而言,根本就不足以为惧似的,这个发现,让他猛的心一沉,当即收回了威压,想要窥探一下他们的实力到了何等级别,却发现神识才一探出就被击了回来,顿时惊得他心手渗出了冷汗。

    这时,唐心抬眸看向了那主位上的秦家家主,绝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然而,那笑意却是不达眼底,甚至,唇边的笑意还透着几分的危险。

    “这秦府已经是我的了,莫非,秦家主还不知道?”

    “你说什么!”秦家家主猛的站了起来,低喝出声,一双蕴含着震惊的目光落在了唐心的身上。

    “冷煞,把府契给秦家家主看看。”唐心漫不经心的说着,只是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

    “是。”冷煞走上前,拿出了一张纸在他的面前展开。

    秦家家主怒目朝那纸上一扫,却越看越是心惊,越看越是不敢相信:“不!这、这怎么可能有!”白纸黑字,所写的竟然真如他们所言,这整个秦府,都已经让他转了出去?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会不知道!

    “我不信!我不信!这一定是假的!是假的!”他怒吼着,声音中透着一丝的心惊,大手一伸就要将那契约拿过来,然而,冷煞却是先一步的将那契约收起,同一时间抬手一拂,挡开了他伸来的手,一个不察,那秦家家主整个人便跌坐在那位子上,怔怔的瞪着眼睛,盯着冷煞。

    “是你!”

    终于,他认出来了!面前的白衣男子,不正是那夜潜入他府中的人吗?当时夜色较深,他与他虽然交手却相隔甚远,只模样看到样子,却记不清,如今这男子一抬手间,那气息,不正是那夜那男子!

    “哦?秦家主还认识我家冷煞啊?”唐心勾起了唇角,声音带着几分的玩味,欣赏般的看着那秦家家主一脸的震惊与不可思议。

    “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他稳住了心神,沉声一喝,一身威压弥漫而出,朝唐心袭去,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而在此时,那原本面带淡笑的绝色女子却是神色一变,换上了一副清冷摄人的神情,那冷若冰霜的目光朝他射来的同时,只见她抬手在桌上一拍,清喝出声。

    “砰!”

    “我们是什么人,秦家家主真当不知道么!”

    手掌拍落,她身边的那张桌子瞬间化为一堆废材,只见她拂袖站了起来,无视着那秦家家主吃人的目光,直视着他:“你既然敢抓了我娘亲,甚至在给她下禁毒,你就应该知道会有今日一切的发生!”

    听到这话,他猛然大惊,指着面前绝色的女子惊骇的说:“你、你、你是纳兰明月!”当初他让人盯着秦天南的时候,听说了纳兰明月的事情,可是,他没想到,这个纳兰明月竟然、竟然……

    “不,我不姓纳兰,我叫唐心。”

    唐心?唐心不正是纳兰明月吗?虽然这里离飞仙大陆有些距离,但他在听到属下回报时也听说过不少她的事情,原来,原来竟然是她在搞的鬼,她竟然跟左家的人混到一切,是想打击他秦家么?这么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全都是她在背后操控的?那秦天南一家三品突然不见,也是她搞的鬼?

    想到他堂堂三大世家之一的秦家,今日竟然被一个小丫头耍得团团转,心中的惧意散去,冒上了层层怒火!怒喝出声:“好你个唐心!你竟敢如此!分明就是不将我秦家放在眼里!今日,我就要你们几个走着进来,横着出去!”声音一落的同时,一把长戟便出现在他的手中,双手一握,汇聚灵力,以着掩耳不及之势朝唐心袭去。

    “主子小心!”

    冷煞低喝一声,想要上前,就见唐心双手一张,身体以着诡异的速度往外面退去,她看向冷煞和墨,道:“这个人,我要亲自收拾,你们守着这秦府,只准进,不准出!等着秦叔到来,便交由他来处理。”唐心说着,唇角勾起了一抺清冷的笑意,眼中杀气凛冽,动谁不好?动她的娘亲?真真是找死!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何本事!”秦家家主冷喝一声,反手一挥,将手中的长戟收回斜指地面,下一刻,身形一动,直接追了出去。

    左少也跟着站了起来,看着那两抺往外面而去的身影,道:“那秦家家主手中的长戟可不是一般的兵器就能对付的,她有没什么称手的兵器?若没有,只怕要在这兵器上面吃亏了。”同为海外地域三大世家之一,他自然清楚这秦家家主的实力并不弱,尤其是他手上的那兵器,更是神器级别的宝物,有那样的兵器在手,能增强他的战斗力不说,一般的兵器与之对碰,也会被轻易的碰损,至今,他并没有见到唐心动手,所听到的也就是他的属下打听回来的,到底她的战斗力如何?此时还真有几分的好奇。

    墨看了他一眼,并不言语,只是对冷煞道:“我们到外面去,等他们来了再说,目前先听主子的,守着秦家,不要让人离开。”说着,黑色的身影一闪,已经朝外面掠去。

    冷煞见状,便也跟着往外而去,一时间,只有着左少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两人往外掠去,竟还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唐心不敌,左少不由的挑了挑眉头,迈步往外而去,来到了厅外看着,他倒要看看,唐心会用什么样的兵器与之对战。

    来到外面,见因他们这里两人打了起来,秦府的一些护卫也围了上来,想要出手帮那秦家家主,他厉目一扫,冷厉的声音夹带着一股威压传出:“若想死得快一些,你们倒是动手试试!”

    原本拿着武器要上前帮忙的秦府护卫,一听这话却是一个个都顿住了,一时间,竟没人敢上前一步,左家家主他们怎么会不认识?他要那里看着,要是他出手的话,那他们岂不是连活路都没了?想了想,虽然觉得不太妥,却还是一个个不动声色的往后退着,不敢上前。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还不上前帮忙是想找死吗?”十几道黑色的身影飞掠而来,看到那一名名护卫拿着兵器却不上前战斗时,为首的一人厉目一扫,手中利剑在半空中挥出,一道蕴含着凌厉气流的剑罡之气便猛的袭出,一举将其中一名护卫杀死。

    “嘶!啊……”

    “谁若敢后退一步!这就是下场!”那名黑衣人厉声一喝,声音中带着骇人的杀气,惊得那些护卫们一个个身体一颤抖,却又不敢退后,想到横竖都是死,他们咬了咬牙,大声的喝声:“兄弟们,我们拼了!”声音一落,众名护卫全朝左少袭去。

    “哼!不自量力!”左少冷哼一声,看了那在半空中战斗着的两人,目光一闪,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剑已经握在手中,下一刻,手一动,凛冽的寒光飞袭而出,快得让人措手不及,只听咻咻咻的几声剑罡之气划过,那些原本只有看家守院本领的护卫们便一个个的倒落在地面上,而杀了那二十来名护卫,左少甚至是连身形都没动半分,依旧站在那厅外。

    而看到了这一幕,那十几名暗卫却是目光寒了几分,其中有几人正想上前时,却被为首的那名暗卫给拦下了:“与其跟他交手,倒不如助主子一臂之力!”说着,目光看向了那半空中的两人。

    听到了这话,左少挑了挑眉,见他们不对他动手,他自然也不会去找事做,尤其是,那十几个暗卫似乎不是一般的暗卫,也许,他们就是秦家暗藏着的最后一支拥有着强劲实力的暗卫!秦家,当年就是靠着这一支暗卫成为了如今的三大世家之一,而这些年来,他也曾打听过,只是这支暗卫却极少出现,因为他们只有在秦家面临着大灾难时才会出现,若是平时,他们的任务则是培养新的暗卫。

    此时,那半空中,只听见了强大的气流涌动的声音以及长戟挥出剌出时的凌厉之声,因为,到这一刻,唐心也没拿出兵器来,她空手对战,却也不落于下风,两人从半空中战到院子落,落于院子时只看到那一地的尸体以及闻到那弥漫在空气中的浓郁血腥味,脚尖才落地,十几名暗卫便朝她袭去,一举将她围起,十几把长剑泛着寒光的剑尖也直指着她。

    强劲的气流在空气中涌动着,凌厉的剑罡之气迸射出来的道道剑气,锐如寒剑,丝丝剌骨,如果此时换成了别人,只怕,抵的当得了那十几人的攻击也会被那十几道凌厉的剑气所伤。唐心半眯着眼,目光扫向了那十几人,这十几名暗卫每个人的剑上都有着浓郁的杀气,身上的肃杀气息比起一般的暗卫要浓郁很多,由此可见,这定是暗卫中的精英份子,每一个手头上都定是沾满了鲜血,才有了今日的这股杀气与冷冽,若真这样将这些人给杀了,倒是可惜。

    眸光一闪,一抺不知名的暗光在眼底掠过,唇角微勾起一抺诡异的笑意:“你们可有兴趣换个主子?”带笑的声音透着几分的漫不经心,似乎很是随意的问起,似真似假的语气,让那在一旁看着的左少听不出真假,却是让那十几名暗卫眯了眯眼,眼中迸射出了怒意与杀气。

    “找死!”为首的那名暗卫厉喝一声,冰冷的声音似乎比那寒冰还要冷上几分,下一刻,只见十几道剑影咻的朝唐心袭去,蕴含着骇人杀气的剑罡之气一经袭出,让那在一旁看着的左少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竟然在这样的关头说起这样的话来,他是想惹火了他们,激起他们心底最为狠厉的杀意么?

    然而,相对的,唐心唇角的笑意却是越发的加深了,这十几个暗卫果然非比一般,虽然实力远不如冷煞他们,不过,若是再结调教,他日也定是很好的帮手,光是听他们的声音就可知道,这些暗卫是冷漠的,是木然的,是以着命令为生的,可以说在他们以往的生涯中根本不知亲情为何物,根本不知何为温度,他们只有命令,不过,这样的人若真的能收了,倒也不失为好帮手,尤其是胖子哥哥现在定然也很需要这样的人物在暗处保护着。

    打定了主意,看着那十几把长剑形成圈朝她而来,她旋身飞身而上,白色的衣裙在空中转开了一朵朵的裙花,轻易的便离了那十几人的剑尖所指之处,她看着那在一旁喘着气的秦家家主,有墨和冷煞他们在秦府外守着,她倒是不怕他跑了。眸光一闪,落在了那十几名暗卫的身上,道:“我们来打个赌如何?”说出这句话时,她唇角隐隐有着几分的抽搐,这才想起,自己似乎很喜欢跟人打赌,尤其是想拐人的时候,总是设法让人跟她打赌,虽然输得不是心甘情愿,但到最后都会乖乖的入套。

    飘浮立于半空中的她,尊贵而圣洁,尤其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仿若九天玄女一般,神圣得让人不敢有一丝的亵渎。站在院中的十几个暗卫看着上面的她,却是神色不变,依旧是那如寒霜一般的容颜,再美的女子在他们的眼中也仅仅只是女人而已,如果是他们要杀的对象,他们看到的也就是一具尸体,因为很少有人能在他们的手底下活下去。

    “杀!”

    为首的暗卫根本就当没听到唐心的话,命令一下,十几人再度的飞身而上,朝那半空中的女子袭去!凌厉的剑罡之气蕴含着骇人的威压,十几道身影的气势以及他们手中利剑带起的杀气,厉如寒剑,尤其是那空气中凝聚着的剑气化做点点寒冰袭向唐心时,那速度,那招式,以及那份冷冽,更是让人心惊了一番。

    “真不愧是秦家的暗藏,确实是好本事!”左少目露赞赏,可一想到这此人也许会死在唐心的手中,不免的心中划过一抺惋惜,好的暗卫不容易培养,尤其是这样实力雄厚又忠心的暗卫,更是不容易培养,若真的死了,倒是可惜。

    看着他们持剑袭来,凌厉的剑气化成了寒冰从周围射向她的身体,清眸中不由的划过一分的笑意,他们越强,她越是有收服的心,若没有两下子,岂不是浪费了她的一番心意?

    “既然你们想玩,我就陪你们玩玩,看看你们的实力到底有多强硬!”声音一落,混天雪绫便出现在她的手中,雪绫往外一袭,在她的周身之边卷了一圈,将那一道道的冰霜击毁之余,更是带动起了一股强大的暗劲袭向了他们。这条混天雪绫经过她的再度炼制,已经不是最初的混天雪绫了,哪怕是再强再利的兵器也无法在这雪绫上划开一道口子,这些人的剑气,自然也无法近了她的身。

    “咻!砰砰……”

    只听凌厉的气流声在空气中划过,有着几分的破空之势,雪绫击出的同时,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息也随着而出,砰的一声击落了离她最近的一名暗卫,而就在那一名暗卫被冷不防的击飞之时,雪绫往回一收,又稳稳当当的缠在了唐心的手中。

    “你们可要使出真本事来,否则,会输得很惨的。”她勾起唇角,眼中带着笑意,道:“当然,若是同意换个主子,你们倒是可以少受些苦。”

    “休想!”

    “看剑!”

    几声冷喝同不时间响起,那些暗卫再度的朝她袭来,见状,她挑了挑眉,道:“既然如此,我就先废了你们!”说话间,白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掠出,朝其中一名暗卫而去,那极快的身法快得让人看不清她到底是如何避开了好名暗卫的攻击的,也看不清她到底是如何到了那名暗卫的身边的,只知道,一眨眼的时间,她便已经是在那名暗卫身边,混天雪绫缠住了那名暗卫的身,将那名暗卫的手脚束了起来,而她的手,正搭在那暗卫的手臂上。

    “速度还是太慢了。”她在那名暗卫的身后说着。明显的能感觉到那暗卫的身体一僵。

    “咔嚓!”

    “嘶!”

    手臂错位,骨头虽然没碎,但是却是那咔嚓的一声却是让那名暗卫的眼睛一缩,剧痛让他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就在那一瞬间,他想要挣扎之时,只感觉一只手在他的身后点了几下,他浑身抽搐了一下,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紧接着两眼一番,直接不动了。

    “老三!”

    那十几名暗卫一见,不由的惊呼了一声,看着相处二十几年的兄弟一动不动的死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一个个眼中窜上了仇恨的火焰,一副非要将唐心碎尸万段的模样!

    “该死的!拿命来!”

    十几人怒喝一声,冲了上来,就连那刚才被唐心击落的那一名暗卫也一样,竟都不顾自己身上的伤,持着剑就冲了上来。

    而看到这一幕,唐心却是眼中划过了一丝笑意,看来,这些人也并非完全无情嘛!至少,他们与冷煞他们一眼,极为重视兄弟之间的情义。当即,手中的雪绫一卷,便将那名昏死过去的暗卫送到地面上去,她的特殊点穴手法,浑身气息尽无,就跟死了一般,他们很难发现,那个暗卫其实还没死。

    “既然你们兄弟之间情义这么深,我便一并送你们下去陪他如何?”漫不经心的话语带着几分的笑意,听在那十几名暗卫的耳中却是赤果果的挑衅,看着自家兄弟死在他们面前,心中的杀意几乎吞噬了他们的神志。

    原以为他们无情无义,原以为他们活着只为侍奉主子,为主子卖命,但到了这一刻,看到相处了二十几年的兄弟死在他们的面前,他们的心竟然还会痛!

    该死的女人!他们非杀了她不可!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