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 夜闯秦家!

    当左少来到院子时,却发现院子被设下了结界,目光微闪了一下,站在结界外面看着,那个结界不是一般的结界,不仅连里面的一切都看不到,甚至连声音也听不见,站在外面的他可以感觉到那个结界中以气息的波动与能力的变强大,但却窥不到里面的一丝一毫,心下不禁在想着,他们设下了结界,在里面干什么?

    那八个男子又是什么人?唐心他们昨日才到左府,他们却能后脚就到,又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他们找唐心又有什么事呢?在外面等了很久,直到那个结界被他们撤了去,他才看见了那院子里的众人,除了他见过的那几人之外,确实多了八名俊逸的男子,八人身上的气息同样的很是强大,那股气度与气势,根本不可能是普通的护卫。

    只是,他们此时一个个脸上仍有着惊讶的神情,似乎还在为什么震惊着似的,刚才在结界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怀着疑惑的心情,他轻咳了一声,让他们知道他在这里等着,见唐心抬眸看来,他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听说我府中又来客人了,而且还是你们认识的,便过来看看。”他迈步走了进去,来到院子停下了脚步,目光在八人的身上扫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听到声音,八煞几人总算是回过神来了,想到了先前所看到的那一幕,心中仍是觉得不可思议,难怪主子要设下结界,难怪十二将魂当初会引来那么多人的争夺,确实,那样的能力,也难怪在当初连隐世世家都为那十二神将而来。

    唐心看了他一眼,笑道:“嗯,是我的伙伴,真不好意思,没支会你一声就来了,因为一些原因,我们估计明天就要走了,便也不在府中多打扰了。”

    在她说话间,八煞他们则在打量着他,只是看了几眼后便移开了目光,想到那秦家的事情,主子确实还真不能在这里久留,他们刚才顾着看那颗魂珠的事情,还没有机会跟主子说起秦家的事情呢!

    “我府中也难得有这么热闹的时候,如果你们什么要紧事的话,倒不如多住些日子。”他看了唐心一眼,又道:“而且,冬冬这么久没见你,也不希望你这么快走的。”

    闻言,唐心只是笑了笑,却是沉默着没有开口。

    “主子,我们有事情要跟你们说。”冷煞看了她和沐宸风一眼后,目光落在了那左少的身上。

    左少见状,勾唇一笑,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今晚我在前院摆宴,请各位一同前来。”说着,便转身离去,那潇洒的身姿倒是很是干脆,让人猜不到他到底在想着什么。

    唐心看向谢仙冷煞,问:“什么事?”

    冷煞朝周围看了一眼,似乎感觉到院子外面不远处有暗卫似的,以防人偷吃,便布了一个屏音术,这才道:“主子,你可知秦家的事情?”

    “秦家?”她挑了挑眉,问:“什么意思?”

    “主子的亲生母亲现在在秦家里,而秦天南也在那里,而且在不久前,他们生下了一个男孩,只是……”说到这,冷煞不禁微皱着眉头,心知若再说下去,只怕主子会勃然大怒。

    “他们在这边?怎么可能?他们不是在飞仙界吗?快告诉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要不然好好的秦叔怎么会带着娘子来到这边?还有秦家?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她的神色微变,在听到他的话后,眼中划过的是一抺深思。

    一旁的沐宸风在听到这话也不由的抬眸看向冷煞,道:“莫非真的出了什么事了?”当初他们离开时,他们是跟他们谈过的,也知道他们会挑选在飞仙界落脚,为的就是可以互相照顾,而且在飞仙界那边已经很少人能够动到他们了,在那一带生活,他们的日子会过得很安稳,可这才多少时间?难道又出现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意外?

    “我们也是在不久前才知道的,秦家的家主以调虎离山之计抓走了主子的娘亲,然后把人带到了海外地域的秦家主家,威胁秦天南听命于秦家那父子,他因为主子的娘亲身上被下了秦家的禁毒,每半个月都要服用一次药丸,如果没服的话就会生不如死的死去,而且,还不能离得秦家主家太远,否则身上的禁毒也会发作,所以秦天南才无法带她离开,被迫听令于秦家主家,尤其是现在多了个孩子,他更是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他托我们若是找到主子,请主子设法解夫人身上的毒,这样他才以有放开手去对付秦家的人。”

    当说完这些话时,冷煞见唐心和沐宸风两人身上的气息都冷了几分,那眼眸中划过的嗜血杀气让他们见了也不由的心中一震,果然,主子是怒了,那秦家的人也太不长眼了,竟然用这样的办法让秦天南去为他们做事,却不知,这样极端的办法,只会让秦家加快的走向灭亡罢了。

    “我娘为我生了个弟弟?多大了?”漫不经心的声音似乎很是平常,但,熟悉的她的人都知道,当她以着这种平静的声音说话,但那眼神却是清冷如同寒冰的时候,那就证明,她心中的怒意几乎到了极点。

    在场的人跟在她身边都是有些年头的了,自然知道她是极为护短的,尤其最恨别人拿她身边人来做威胁,以及那些人伤害到唐她所重视的亲人,那秦家且不说那秦天南的实力派很是恐怖,就是惹上了他们主子,只怕也会生不如死!

    “算算日子,现在顶多也就才二个月大。”冷煞说着,顿了一下,又道:“因为多了个小孩子,秦家的人也不肯放手,我人最近没跟那边联系,也不知秦家的人有没对小孩动手。”

    “我娘呢?她除了中了那禁毒之外有没什么事?”

    “没有。”

    她眸光微闪着,又问:“秦家的人要秦叔为他们做什么事?”

    “再过些天海外地域三大世家有个比试,他们想要利用秦天、呃,利用秦叔的实力来取得第一,而且我听秦叔那边的人说,秦家暗中打着主意,打算趁着这个机会一举吞掉另外的两个世家。”冷煞说着,说到秦天南时,想到他们主子都叫秦叔了,他们自然不能直呼其名,便也跟着称之为秦叔。

    “哦?”唐心唇角微勾,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自然得帮上一把。”三大世家,这左家不就是其中之一吗?既然那秦家找死,她又岂能不成全他们!

    “娘子,你想怎么做?”沐宸风挑着眉头看着她,看到她脸上那神色,自是知道她定又在打着什么主意了。

    “直接杀了太便宜他们了,一步步的来,击垮敌人之前,要先击垮他们的心。”她扬笑了笑容,然,脸上的那份笑意却是不达眼底:“先拢断他们周围的势力,孤立了他们,实力的打压,以及各方面的压力都不能少,我倒要看看,秦家的家底到底有多雄厚!至于我娘那里,我会先去看看。”

    她将接下来的计划说给他们听,又去找了左少,让他帮忙,因为整垮秦家对左家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更何况有八煞他们帮忙,他若还拒绝,那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夜色降临,聚餐后众人随着散去,八煞他们另外住在一处院落中,而墨则跟沐宸风他们住在一个院落中,这一夜,主房中,大床上,两个大人两个小孩全挤在一起,所幸床很大,虽然不会很宽,但也不至于会掉地上去。

    唐心睡在最里面,沐宸风睡在最外面,中间则是两个小宝贝,看着他们两人挥舞着小手,踢着脚乱动的样子,身为父母的两人都不由的神色一柔。唐心从空间中取出了拨浪鼓在两个孩子的面前转了转,拨浪鼓上面的两颗珠子随着转动而发出了一声声拍打的声音,引来了两个小家伙伸着小手想要抢夺。

    “娘子,你看我们女儿好像长胖了不小,这小脸上都肥嘟嘟的,是不是特像你小时候?”沐宸风拉着女儿的小手玩了玩,一边对里面的娘子说着。

    “我看云曦和笑笑都差不多,哪里有你说的只有笑笑长胖了?”她白了他一眼,看着身边乖巧的儿子的女儿,笑道:“等他们懂事了,就可以教他们修炼,这样才能让他们以后可以自保。”

    “有我们保护他们,你想那么长远做什么?再说,现在两个孩子也还小。”

    “修仙的世界里,尤其是已经吸收灵力的孩子,三岁就会开启灵智,三岁开始教他们一些简单的,将来才能不被人欺负,再说,虽然有我们,但世事谁又知道会怎样发展?让他们拥有自身的实力是最重要的。”她摸了摸孩子的脸蛋,笑得那是一脸的幸福,可一想到她娘亲和比她儿子女儿还小的弟弟却落在秦家人手中时,眉头又微皱了起来。

    沐宸风仿佛知道她心中所忧似的,看着她道:“不用担心,他们是不会有事的,那秦家的人想要利用秦叔,自然不会让他们受到伤害,否则,秦叔又怎么可能会听令于他们。”

    “嗯,我知道。”她看向了外面的天色,道:“我想先去看看,秦家所在的地方离这里也有小段距离,我让冷煞跟我去看看,我娘身上所中的禁毒我得仔细检查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毒,这边的事情就交墨和血煞他们,至于你嘛,夫君,照顾好我们的孩子。”她笑了笑,握着他的手说着。

    沐宸风无奈的一笑,道:“知道了,你就放心吧!若不是因为要解毒,我倒也可以去看看,现在看来,也只能你去了,不过记得要小心一点。”

    “嗯,知道。”她笑应了一声,便坐了起来,伸腿一跨,便下了床,站在床边的她却又扬起了笑意,俯身而下,吻上了他的唇:“夫君,那我走了,好好保重,照顾好我们的孩子,这边的事情办完,便去那边找我们。”

    “好。”沐宸风点了点头,也起身来,拿过那床头的黑色披风为她披上:“外面冷,小心着凉了。”

    “嗯,那我走了。”她拉紧了身上的披风,深深的看了他和孩子们一眼,这才迈步走出外面,而出了外面,冷煞已经在那里候着了。

    “主子。”冷煞看到她时,恭敬的唤了一声。

    “我们走吧!”她提气而起,唤出了飞剑,御剑而行,而唐冷煞则紧随侍她的身后,两人不一会便也消失在夜空之处……

    夜渐深,当唐心和冷煞来到秦家所在的地界时,那城门已经关了,而那城门上空又是布有结界的,若是一般人还真无法破了那个结界进入城中,但唐心是什么人?结界对她而言就形同虚设,带着冷煞直接从城门上空飞掠而过,来到了城中。

    “主子,那里就是秦家。”冷煞指着不远处的那座府邸说着。

    唐心看了一眼,道:“分头行事,你引开他们,我进去看看。”清眸落在那前面的府邸中,这看似平静的府邸,她可不认为会没有人把守着,秦家与左少一样为三大世家之一,自然暗卫是不会少的,尤其是还多了她娘亲他们在里面,想要悄然无声的潜进去不太可能,所以只有一人去引开他们,她再悄悄潜进去。

    “好。”冷煞应了一声,便往前而去,白色的身影飞掠而起,往那秦府中掠去,然,只是上了那墙头,还没进府,就听见了几声厉喝声传出。

    “什么人!胆敢夜闯秦府!找死!”

    唐心趁机往侧面而去,看着那冷煞与那些暗卫在交手,一出手便是将那秦家的人击杀了数个,看到他那雷行风厉的手段与身形,她眼中掠过一丝赞叹,冷煞的身手又精进了不少,再加上他的实力修为,那些暗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果然,正当她想着时,原本只有七八人在跟他交手的,可现在一见死了好几个,顿时从那夜色变中涌出了十几名暗卫,全都朝他袭去,看到了这机会,她提气轻轻一跃,身上的黑色披风一掩,便往那秦府里面而去。

    “什么人敢夜闯秦府!拿命来!”

    往后院中走去的唐心,隐隐的听到那前面传来的厉喝声,不过她倒不担心冷煞的安危,以如今冷煞的实力,就算是打不过也能顺利的逃走,更何况,他本来就是引开暗卫让她顺利进来的,相信再过不久,他就会离去了。

    而此时,在不远处的院落中,听到外面动静的秦天南却是微皱着眉头,寸步不离的守着云烟和他们的孩子,虽然知道外面发生了事情,但却一步也不离开房间一步,在他看来,无论是什么人想对秦家出手都好,只要不要伤及他的妻儿,那就不关他的事,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更得保护好他的妻儿,免得遇到什么危险。

    “天南,你说外面是怎么一回事?”云烟抱着怀中的孩子,心中不由担心着,而怀中的孩子似乎是听到了外面的打斗声,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乖,不哭哦!逸儿快,不哭不哭。”她轻轻的拍着孩子的背,轻声的哄着,然,孩子却像是被吓到一般,放着声音哇哇大哭着。

    然而,这婴儿的哭声却是让在寻着他们的唐心眼睛一亮,飞身一掠,往那声音之处而去,只是,不多时,却又脚下步伐一顿,手中银针咻的一声射出,将那隐藏在暗处的暗卫瞬间击杀!

    “秦家惹的事情,我们不要去管,只要你们母子没事就好。”秦天南说着,声音才一落下,耳朵一动,隐隐听到外面有重物落地的声音传的来,当即整个人都严肃了起来,道:“有人来了!云烟,你带逸儿藏到后面去。”

    “可逸儿还在哭。”云烟心疼的哄着儿子,又担忧的看了看外面,最后咬了咬牙,这才退到后面,就算来人知道他们母子藏在后面又如何,她对天南有信心,他的实力,足以保护他们母子。

    就在秦天南往门边靠近,等待着机会挥出一掌时,那门外的唐心也顺着孩子的声音靠近了让门边,听着里面孩子的哭声,她拉开了房门,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却有一道凌厉的攻击朝她袭来,顿时迅速的往后退去,避开了那一击的同时连忙喊着:“秦叔!是我!”

    听到这声音,秦天南一怔,定睛一看竟然是唐心,连忙收回了手问着:“怎么是你?明月,你没事吧?有没伤着你?”他以为是剌客,谁知却是她,如今看到她在这里,对那外面的一幕更是心知肚明。

    “秦叔,我没事,我娘和弟弟呢?”她露出了一抺笑容,走上前去。

    “快,进来说。”秦天南说着,示意她进来,这才关上了门,带着她往房中走去的同时一边唤着:“云烟,是明月来了,快出来!”语气中,带着难掩的欣喜与激动。

    云烟抱着孩子从里面出来,看到女儿,不禁欣喜的迎了上去:“月儿!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

    “娘,我遇到八煞他们了,知道了你们的事情,便过来看看你身上中了什么样的禁毒,还有我担心弟弟在这里不安全,便过来看看。”她笑说着,看着她怀里的孩子,白白嫩嫩的很是可爱,不禁神色一柔,在孩子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笑道:“我这弟弟长得真可爱,恭喜秦叔当爹了,也恭喜娘亲了。”她笑盈盈的说着,一边给孩子把了把脉,却在碰到孩子那脉博时,眉头微皱。

    看到她微皱的眉头,云烟不禁担心的问着:“月儿,怎么样?逸儿没事吧?”

    “明月,是不是逸儿他……”秦天南看到她的神情时也是心一沉,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秦叔,娘,你们不用担心,弟弟没有中毒,只不过,娘亲在怀孕时就被下了毒,那毒虽然不会过到弟弟的身上,但他在胎中时,却还是被那毒气所伤,体质属于虚寒,他的脉博看似正常,但仔细一探的话还能探出不对劲来,好在发现得及时,否则再晚一两个月,弟弟只怕是……”她后面的话并没说,相信他们都明白她的意思。

    果然,听到了她的话后,两人的脸色瞬间一变,心中不由大惊,竟然是这样!他请了医者来看,却说孩子没事,他才放心的,却不想明月竟说孩子在胎中时被毒素所伤,落下后根,今夜若非她来了,只怕他们都不能发现这事,想到他们的孩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心中只觉阵阵发寒。

    “月、月儿,那怎么办?你想想办法救救你弟弟。”云烟连忙说着,看着那已经停下了哭泣,又睡过去的儿子,不禁心中一阵后怕,若不是她女儿来了,这怀胎十月的儿子再垸些日子岂不是……

    “云烟,你不要担心,明月既然说了,就一定会有办法的。”秦天南还是比较镇定,他信任她的医术,自然也相信她一定会想办法的,哪怕不用他们开口,她也会救的,因为那是她的弟弟。

    唐心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娘,不用担心,弟弟目前不会有事的,有我这个姐姐在,怎么可能会有事。”说着,她看了看孩子,又问:“娘,弟弟现在还吃母乳吗?”

    云烟一怔,点了点头:“嗯,他才两个多月,还在吃。”

    “那就好。”她拿出一颗丹药递给她说:“既然这样那娘亲把这颗丹药服下,这颗丹药的药效就会通过母乳而被弟弟吸收,短时间里都不会有事,等我们除了秦家后,再为弟弟研制丹药,到那时磨成粉给他吃,他就能吃了。”

    “明月,你娘身上的毒可以吃下这药丸吗?会不会相克?”秦天南担心的问着。

    “不会,秦叔你就放心吧!对了,上回我娘发作时是什么时候?”

    “前几天才吃了药。”说起这事,他眼中掠过一丝杀气,那些人,若不是云烟身上的毒受制于他们,他一定会让他们生不如死!让他们后悔做了这么愚蠢的事情!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