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 八煞到来!

    从冬冬的房里离开后,左少这才将几人请到了厅中,让人为他们奉上了茶,这才开口看向了他们,道:“多谢我们救了冬冬。”说着,目光落在了唐心的身上。

    沐宸风直接就将他给无视了,自顾的低头喝着茶水,如同没听见他的话语一般,而墨他们也是没有开口,对于这个左少,他们可是一点好感也没有,不过看到他对那个孩子那般的疼爱,倒是有些意外,毕竟像他这样的人,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确实很难相信竟然会那么疼爱一个孩子。

    “不用谢我们,再说,冬冬现在也是我的干儿子,救我的干儿子那是应该的。”唐心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道:“客套的话就不要多说了,这样吧!先给我们找个地方住下,估计我们会在这里打扰两天,待冬冬的身体好了,我们也要离开了。”

    闻言,左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又看了那一旁喝着茶的沐宸风一眼,问:“你说要配些药给冬冬住吃,不知,需要什么药材?我可以去找来。”

    “哦?你确定你能找齐我所要用的药?”她挑着眉看着他,似笑非笑。就冬冬的身体,一般的药材可是不能够治好的,要不然,当初她也不会只配了些药给他服用,这人倒是一如既往的大口气,以为真的是什么东西都是他可以办到的?

    而听了她这话,左少微顿了一下,只是道:“我会用尽一切办法。”

    “药材的事就不用你费心了,现在,我们打算休息一下。”她抿了口茶水,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管家,带他们去西边的那处院落。”左少示意着,吩咐着管家带他们下去。

    “是,几位,请这边来。”管家恭敬的说着,打从看到自家主子被打成那样后,他对这几人的敬畏就更甚了。

    唐心挽着沐宸风往外走去,两人亲密的动作与那脸上洋溢着的幸福让那坐在主位上的左少目光微闪了一下,看着他们几人往外走去,直到消失不见,这才收回了眼眸,不由的,想起了当初的一幕。

    那个狼狈的女子,却从猛兽笼中活了下来,那个虽然狼狈却充满自信的女子,一再的让他感到好奇,当初,他调查了她的身世,可越清楚她的来历,却更感觉到不可思议,一个柔弱胆怯的女子,为何会突然间转变如同换了灵魂?至今,他仍清楚的记得,当日,他问她是谁时,她用那清冷的声音自信而从容的告诉他,她叫唐心时的那一幕。

    可没想到的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让那个女子死在了他的面前,他心痛之余更是愤怒,更没想到,今日,她会以着另一种身份,另一个面貌,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她,正正是叫唐心!

    想到了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以及她的那两个孩子,不禁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摸了摸嘴角的伤,眼中划过一丝的无奈,那个女人,还真是睚眦必报啊!

    “什么!这是真的吗?真的有主子的消息了?”白煞听到冷煞的话,脸上难掩兴奋之情。而其他人也一样,更是迫不及待的问:“那主子现在在哪里?她怎么样?还好吧?”

    “你们别急,我只打听到很是相似主子他们的人,并不知道那是不是就是他们,所以我先回来跟你们说一声,打算明日一早过去看看,你们意下如何?”冷煞看着他们问着,也想听听他们的意见,在这海外地域也有几个月了,却一直没有主子怕消息,但意外的今天竟然听到有人说见到一个黑衣血眼的男子哪着两个如同仙人的男子,他便猜想,应该是主子和沐公子不会错的,只是还没见到人,也不想抱太大的期望,免得到时若是不时,岂不让他们都失望了。

    “那我们要不要先通知秦天南?”血煞问着,目光看向了他。

    “他现在在那边情况也不太好,我觉得我们明日先去看看,若真的是主子他们,再将秦家的事情跟主子说一下,再将我们找到主子的消息告诉秦天南也不迟。”

    “也是,不过主子他们现在在哪里?”

    冷煞看了他们一眼,道:“左家!”

    闻言,众人眼中划过一抺诧异,皆沉默着,没有开口。左家在这边是三大世家之一,他们在这边呆了几个月了,自然也知道一些关于左家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主子他们竟然在左家。

    “左家离这有段距离,今晚好好休息,明日一早我们便起程。”冷煞沉声说着。

    “好。”几人应了一声,点了点头。

    次日,左府中,当左少看到唐心从空间里拿出一样样珍贵万分的药材配制成了几贴药后,不由的也是一脸的震惊之色,那随便的一样药材都是千金难买的珍贵药材,就算是他也只听到过却不曾见到过,没想到她竟能那样随意的拿出,她为冬冬配的那几副药,只怕也是万金难求,珍贵异常,难怪,难怪别人无法医治,就别主说她的医术了,凭着那随便的一样药材,就能难倒一大片人了!

    “你、你怎么会有这么珍贵的药材?这紫参少说也有五百年份吧?”喉咙中像是被什么哽着一般,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熟练的将那手臂般粗大的紫参切成片,每份药中放了三片。

    “五百年份?”唐心抬眸睨了他一眼,忽而诡异的笑了笑:“怎么?你想要?如果有是你想要的话,我倒是可以把这紫参送你,不过,这可不是五百年份的,而是一千年份的。”

    “嘶!”他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一千年份的?她怎么弄来的?

    “送我?你有那么好心?说吧!想从我这得到什么?”虽然认识不是很久,但直觉的知道,她对他可不会那么的好心,要不然也不会让那个叫墨的男子狠狠的揍了他一顿。

    “我知道你手头上有一种叫天蚕雪缎的料子,给我十匹,这剩下的这颗紫参就送你了。”她扬了扬手上那手臂粗的紫参,脸上溢着说淡淡笑意,而那眼中闪过的却是一丝狡黠的光芒。

    左少脸色微僵,扫了她一眼,问:“你怎么知道我手头上有十匹天蚕雪缎?而且还是正好十匹!”那东西是他偶然所得,由天蚕吐丝所织成,轻如鸿毛,而且极为舒适,如果制成衣服,可以成为防御攻击的衣裳,珍贵非常,只是他不喜穿白衣,便一直留在空间中不曾动用过,她竟然会知道?

    正抱着笑笑在玩的沐宸风抬眸扫了他们一眼,拿起了桌上的灵果逗着孩子玩,见怀中的女儿伸着胖嘟嘟的小手挥舞着,眼睛油亮亮的盯着他,他脸上不禁溢出了一丝柔和的笑容,抱着孩子就往她的脸上亲了一口:“笑笑真乖,什么时候会叫爹爹和娘亲呢?”

    这一幕,让一旁的母虎和小丹都不由的眸光一柔,而墨脸上的神色也似乎柔和了几分,只是,他身上气息本就冷冽,一般人还真察觉不出来。

    “如何?”她只是挑着眉笑看着他。

    左少看了她一眼,又将目光落在那几副药上,顿了一下,便道:“好。”那几匹天蚕雪丝缎对他也没什么用,而她治好了冬冬的身体,又拿出了这么珍贵的药材给他冬冬服用,在情在理,他都没理由拒绝。

    仿佛早知道他会答应的一般,每副药都加入了紫参后,便将那剩下的直接丢过去给他:“收好了,至于那料子,交给墨就可以了。”她这些年一直想找一种可以有防御攻击的布料来给八煞他们做几套衣服,毕竟曾经应下过的,难得他手头上有,自然不会放过了。

    将那紫参收空间,他这才转身走到墨的面前,从空间中将那十匹布料拿出来给他。

    墨将那十匹面料收入空间时,眼中划过一丝诧异,因为手摸过那些面料,竟是奇特的舒服,心下微讶,真不这愧是天蚕雪缎,这缎料可是可遇不可求,真没想到他竟然有十匹这么多。

    “让人将这个药熬好了给冬冬喝,一天吃两次,每一包都可以熬两遍,三天之后身体也会恢复了,只要以后多煅为炼身体,倒是没什么问题了。”她将包好的几包个药递给他,交待着:“找你信得过的人去熬。”

    “嗯。”左少应了一声,拿着药便离开了。

    “来,我抱抱人云曦。”她伸手好将母虎怀里的儿子抱了过来,在他粉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说:“夫君,我怎么见你赢每回都是抱着女儿多点,这儿子你不要啊?”说着,在他的身边坐下,逗弄着两个孩子。

    听到这话,沐宸风一笑,道:“两个都是我的孩子,哪里会不要,不过女儿是贴心小棉袄,我自然就喜欢多抱着女儿多点了。”说着,他轻点了怀中女儿的小鼻子,惹来了她咯咯的笑声。

    唐心白了他一眼,道:“笑笑还这么小宠着倒是一回事,以后懂事了可不能这么宠着,我可不希望我女儿长大了被她父亲给宠成骄纵的大小姐,不过,你看我们云曦,这么小就这么乖,也很少哭闹,两个孩子这么抱着,若是不知道的人估计会以为云曦是女孩子呢!”她疼爱的又在儿子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小小的孩子,虽然还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但每每看到他们,都让她觉得是那样的幸福,那样的满足。

    “咱们的孩子,不会那样的。”他笑了笑,也轻摇着女儿的小手,道:“笑笑,你说是不是?来,跟你娘亲说,你是最乖的。”

    “咯咯咯……”

    “呵呵……你们看,笑笑笑得多开心。”母虎也不禁笑出了声来,看着那两个孩子,心下也不禁想起了它的一双虎崽,几年过去了,它们现在应该也长得很壮了,它们的孩子跟在小雪的身边,它倒是很放心,只是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而此同时,他们却不知,八煞已经来到了左府的大门外,看着那关着的大门,冷煞迈步上前,道:“请问,府中可有一位黑衣血眸的男子?”没有直接说他们主子,而是先找墨,如果墨真在这里面,那主子应该也在。

    守门的两个护卫看着他们八人,不由的目光微闪,这八人的气势那样的非同一般,尤其容颜还是一绝,想到了昨日来到府中的几人当中,确定是有一个黑衣血眸的男子,他们至今还记得,被那男子扫了一眼,只感觉浑身一股冷气上下窜动着,而今日的这几人,虽然不似那人那般的吓人,但是他们身上的肃杀与凛冽却是那样的强烈,只怕,也是大有来头,咽了咽口水,整了整心神,这才道:“有,是有那么一个人。”

    闻言,八煞眼睛一亮,主子果然在这里!

    “帮我们叫他出来。”

    “几、几位稍等。”那护卫说了一声,便匆匆忙忙往里面而去,将事情说给管家听,管家听了想了想,便到院子去,见他们几人在那院中,便将事情跟他们说了一下。

    “主子,我去看看。”墨说了一声,便迈步往外走去,而管家则跟在他的身后。

    不多时,来到了在左府外面,看到竟然是八煞他们时,便大步的迎了上去:“是你们!主子正找你们呢!”定晴一看,见到他们的修为时,眼中一亮,他们的实力倒也提升得很快,而且几人都差不多,定是有了什么机遇,要不然不可能进阶得这么快的。

    “墨,主子和沐公子也在里面吗?”冷煞看到他,也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嗯,进来吧!我带你们去见他们。”说着,便迈步往里面走去。而跟在后面的管家见他们果然是认识的,更是不敢阻拦,只是往另一边去,将这事情禀报他的主子。

    “哦?你是说我们府上来了八个白衣男子?而且看样子实力都不弱?还是唐心的手下?”左少挑着眉问着,脸上的伤已经在擦了药后恢复,此时的他神色平静,看不出在想着什么。

    “是的主子,那八个男子不仅实力出色,就是容颜也是一绝,而且一个个气度不凡,似乎不像是一般的护卫。”他在左府当管家这么多年,自是见过不少的人,只是,却没见过像他们那样的,说是下属,那气度却能让很多居于高位的都要自叹不如,再想到连自家主子也在那个叫唐心的女子手底下的那够黑衣男子手下吃过败战,自然是清楚,他们那一伙人虽然加起来不过十几人,但绝对是很恐怖的一个存在。

    “嗯,知道了。”他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后,端着茶水轻抿了一口,眸中闪过一丝暗光。唐心和那个沐宸风到底是什么来历?在海外地域这一带查不到他们的信息,那么,他们应该就是飞仙大陆那一带的,只是,如果查到那边去,短时间里只怕也不会有信息传来。

    另一边,当八煞他们来到院子时,看到那正在逗着孩子的两人时,却是一个个一脸的怔愣与错愕,哪里来的两个孩子?主子的孩子吗?什么时候生的?难道她一回生了两个?

    八人冷峻的脸上表情瞬间破裂,瞠目结舌的看着那一幕,而墨看到他们的表情,不由的微勾起唇角,血色的眼中浮上了一丝的笑意,路上他可是提也没提过一下,就是想看看他们八人看到这一幕时会怎么样,不过,似乎跟他当时差不多,嗯,心里这回平衡了不少。

    想到当日主子从秘境出来,却是抱着两个孩子时,他也是一瞬间难以缓过神来,现在看到八煞他们也一样,看来,对主子生了孩子,还是一回生两个这件事情,不仅仅只是他错愕,若是让云汐他们知道了,相信也会十分开心吧!突然间,不禁想起了当日离开时她唠唠叨叨的交待着的话,想到那话,眸光不由的一柔。

    “咦?是八煞他们!”唐心抬眸一看,却见竟是他们八人出现在这里,不禁脸上浮现了惊喜的神情,欣喜的唤道:“你们快进来,站那里做什么。”

    “主子!沐公子。”八人回过神,走上前恭敬的唤了一声,一双眼睛却是直勾勾的落在他们怀中的两个孩子的身上,看到那两张一模一样的小脸时,不禁惊叹道:“竟然是双胞胎!”

    “呵呵……”看到他们错愕震惊的神情,唐心轻笑出声,道:“嗯,怎么样?是不是很可爱啊?我的两个孩子,一男一女,男孩是哥哥,叫沐云曦,女孩是妹妹,叫沐云笑。”她捉着云曦的手朝他们挥了挥,一脸幸福的笑意。

    看到主子露出了幸福而愉快的神情,八煞们也是难得的都露出了笑意,齐声道:“恭喜主子和沐公子。”没想到,再见到他们时,他们已经成了亲,还生下了一双儿女,看到他们两人脸上难掩的幸福笑容,他们心中也为他们感到开心,这么多年了,他们两人终于是修成正果了。

    “当初我见到胖子哥哥和小雪时,他们说你们当时都没落在那恶神的手里,我们便也知道不会有什么事的,看来,你们不仅没事,就连实力都提升了不少,对了,除了你们之外,可还见过他们?”她笑问着,看着面前的八人。

    “主子,我们在几个月前见过古世君,正好他被人围攻,我们出手相助,救了他一回,而在当时他便说要回去,托我们把这个交给你。”说着,冷煞从怀中拿出了那颗珠子。

    唐心在听到他们说起古世君时,只是挑了挑眉,而当看到冷煞拿出那颗珠子时,感应到了那颗珠子散发出来的熟悉气息,脸上不禁浮现了一丝诧异:“这是……将魂珠!”

    “没错,他说这是将魂珠,他在那片森林中时意外所得,便将这珠子交给了我们,说让主子寻齐了十二颗将魂珠,将来大有用处。”冷煞心下也有些诧异,主子竟然能一眼就认出那是将魂珠,难怪古世君说那十二将魂珠只有主子才能运用与发挥。

    “呵呵……”唐心低低的笑了,将孩子递给身边的沐宸风,接过了那颗将魂珠,感应到了那颗珠子放在掌心中的力量与气息,她笑了笑,道:“有了这颗将魂珠,剩下的十一颗就容易找了,十二将魂珠能互相感应,如今的十二将魂沉睡在珠子中,若是落入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手里,所带来的危害几近毁天灭地,能找到这样的宝贝却不据为己有,古世君的心志倒是变得坚定了不少。”

    当初他去仙门也是为了这十二将魂珠去的,没想到如今却拱手相送了,倒是让她很是诧异,古世君……

    “主子,这将魂珠到底有什么本事?”血煞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十二将魂珠的事情他们也是知道的,只是,却不知这到底有什么威力,如今主子拿到了一颗,那么,不知能不能运用?

    “你们想知道?”唐心看着他们,脸上带着笑意,如果当日在仙门中解开那封印时,那段记忆没有记起,估计她也不知这将魂珠真正的用处与用法,不过那般记忆苏醒,对于十二将魂珠的了解,自然是一清二楚了。

    “嗯,是挺好奇的。”天煞咧开嘴一笑,一双眼睛也盯着她手上的那颗珠子。

    沐宸风则挑起了眉头,深邃的目光也看向了她手上的那颗魂珠,对于十二将魂珠的事情,他知道的还没有她全面,要不是有一回她提起她的那一段记忆,让他知道她是十二将魂珠的主人他也不会想到,毕竟,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都有太多的不可思议了。

    性感的唇角微勾,深邃的眸光中带着一丝的笑意与柔和,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他的口中传出:“娘子,为夫也想知道这将魂珠到底有何能力,不如,你就使出来给我们大家看看?”

    听到这话,唐心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好,既然都想看,那我就让你们看看。”说着,她却没直接使用,而是走上前在院子设了一个结界。

    ------题外话------

    情人碰上元宵了,元宵直接把情人包了,然后煮熟吃进肚子了,哈哈,亲爱的们,节日快乐哟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