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 赠宝!

    “那个叫冬冬的孩子似乎不太好,我打听到的是,他的病情从今年开始便加重了。”墨沉声说着,恭敬的站在一旁。

    闻言,唐心挑了挑眉,道:“不可能啊!我当初离开时给他配了药的,照理说,就算是没能治好他的病也能让他几年内平安无事的。”

    “嗯,那是因为今年年初他掉入水中感染风寒后就开始不好。”

    “原来如此。”她点了点头,对身边的沐宸风道:“那我们找个机会去看看吧!那个孩子与我倒是有缘。”

    “好。”沐宸风笑应了一声,深邃的目光中溢着的是溺人的温柔与深情。

    决定后,次日,他们便带着两个孩子,在墨和母虎以及蓝灵蛇的陪同之下,来到了左家府邸的大门前,看着那上面的左府两个字,唐心不禁心下划过一丝微妙的感觉,当日成亲之时,被那古镜意外带到了这里,依附在那个女子的身上,而这左府,便是她住了一段时间的地方,如今再见,只觉很是微妙。

    “那面古镜确实不一般,能将你带到这样一个真实存在着的地方,你说你在这府里住过段时间,我现在倒是好奇着,这里面会是怎么样的?你再度回来,这左府的主子和那个孩子又认不认得你?”沐宸风搂着身边的她,凤眸中划过着一抺的笑意。

    而在他们两人的身后,跟着的是抱着两个孩子的母虎和蓝灵蛇,最后面才是墨,简简单单的几人出现在这里,出色的容颜,绰绝的气质,无形中散发出来的威压以及霸气,却又让这看似简单的几人增添了一抺神秘的感觉。

    “几位是从何而来?想要找谁?”守门的护卫看到他们站在左府大门前却不再走近,于是,在顿了一下后便上前去问着。

    “你们家主子在吗?”唐心开口问着,目光落在面前那护卫的身上。

    那护卫顿了一下,迟疑的问:“不知几位是……”

    “故人。”唐心勾唇一笑,绝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那护卫听到她说是故人,更是不敢怠慢,于是让人进去通报了一下,不多时,一名中年男子便走了出来,看到他们几人时,那一双眼睛不动声色的在他们的身上打量了一下,这才连忙弯着腰,陪笑着请他们几人进去。

    “几位,里边请,里面边。”那管家笑眯着眼说着,一边请他们坐下,一边又挥手示意下人上茶。便问:“这位……呃,两位说是我家主子的故人,还不知,如何称呼?”看那女子容颜绝色,有着倾城之姿,气质淡雅若兰,一颦一笑间皆散发着一股优雅与迷人的魅力,与旁边那名男子似乎关系非同一般,而且他们还带着两个孩子,若称之为姑娘,又似乎不太适,称为夫人,那墨发却没作妇人般的盘起,只是很随意的挽着,倒让他一时不知如何称呼。

    沐宸风瞥了他一眼,蕴含着威压的声音带着一股淡漠的道:“去把你家主子请来便是了!”无形中,似有一股威压弥漫而出,这让原本还面带笑容的管家顿时脸色一阵苍白,不敢多作停留的应了一声是,便迅速往外而去,去请他家主子。

    而在后面的一处院落中,左少正心焦的看着说床上脸色苍白的侄儿,见那大夫摇了摇头,不禁怒火一冲,伸揪揪住了那大夫的衣襟,厉声怒喝:“到底怎么样!治了这么久一点效果都没有,庸医!都是庸医!”

    “左少请息怒,左少请息怒,小少爷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再加上感觉风寒多时,如今寒气入体,只怕、只怕……”那大夫瑟瑟发抖的说着,看到他那要杀人一般的目光,那后面的话更是不敢说出。

    “治不好,本少要你陪葬!”怒气腾腾的声音中蕴含着一股杀气,大手一仍,直接将他丢了出去。

    “啊!砰!”

    那大夫被重重的摔在外面的院子处,只听一声惨叫声传来,紧接着便是一阵哀嚎声,正好这时管家进来,看了那大夫一眼,便命人将他带下去,这才快步来到那房门外,恭敬的道:“主子,外面有客来访。”

    “不见!”

    房中传出一声冷喝,却是连人影也没见着。

    闻言,那管家不禁苦笑了一下,想到此时在厅中等候着的那几人,只感觉到头皮发麻,那几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人物,他们说要见主子,若是没见着,只怕……

    想了想,他只好再硬着头皮开口道:“主子,那几人似乎有些来头,而且、而且他们说是主子的故人。”

    房中,正为冬冬拉高被子的左少一听,眉头一拧,故人?他何时有什么故人了?微顿了一下,便问:“是什么样的人?有几人?”

    “是一男一女,容颜堪称绝色,极为少见,带着两名婢女抱着两个孩子还有一个黑衣护卫。”想到那个黑衣护卫,他不禁微缩了一下身体,只感觉一股冷风自脚底窜起,又补充了一句,道:“那黑衣护卫似乎也不是一般的护卫,有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很是诡异。”

    房中的左少想了想,也没想起自己做认识那样的人,不由看了床上昏迷着的冬冬一眼,又烦燥的挥了挥手:“让他们离开,本少不认识那样的人,还有,马上再去找大夫,贴出告示榜出去,要医术高明的!只要能治好冬冬,一少一定重谢!”

    听到这话,管家脸色微僵,似乎想到了那厅中那个男子冷冽的眼眸一般,浑身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却又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恭敬的应了一声:“是。”这才快步离开,往前厅而去。

    前厅中,唐心和沐宸风几人正喝着茶,等着那左少的到来,不过没想到,等了半天却只看到那管家一脸歉意的走了进来:“几位,真是不好意思,我们主子他现在很忙,走不开,要不,几位明日再来?”

    “走不开?很忙?”沐宸风眯了眯眼,看了唐心一眼,道:“娘子,既然这样,那我们便走吧!又不是非得见他不可。”架子那么大,不见又如何?

    唐心看了沐宸风一眼,笑了笑,目光落在那管家的身上,问:“那我问你,冬冬怎么样了?”

    “冬、冬冬?”管家一时怔然,本能的朝她看去。

    “嗯,我这次来,本就为他而来,既然你们主子忙,那倒是可以带我们去看看冬冬。”

    “夫人认识我们小少爷?”这回他真是懵了,他们几人分明就是不曾见过的,既然不曾见过,她又怎么会认识小少爷?而看她的神色,并不像在说假。

    唐心只是笑了笑,挽着沐宸风的手站了起来,道:“夫君,走吧!我们去看看那孩子。”说着,朝自己的两个孩子们看了一眼,笑了笑,示意墨和小丹他们跟上。

    当那管家回过神来时,就已经见他们往后院走去,心一惊,想要阻止,谁知那后面的的那名黑衣男子血色的眼眸一扫,顿时让他惊出了一身冷汗来,只好静跟在身后,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毕竟,小少爷那里有主子在,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唐心顺着记忆来到了那处院落中,目光看到那院中的灵果树上,脸上不禁溢出了一丝柔和的笑容来,想起了那个孩子,心下不禁一叹,挽着身边男子的手,便走了进去,旁若无人一般的来到了那间屋子。

    “你们是什么人!谁允许你们进来的!”左少阴沉着脸回头厉声一喝,同一时间,衣袍一拂,一股骇人的气息随之而出,袭向了来人,然而,却在看到来人时,眸光中掠过了一抺幽光。

    沐宸风衣袖一拂,轻而易举的便化解了那股气息,瞥了那左少一眼,便对身边的唐心道:“娘子,你看完那孩子,我们还是早点离开这里,这里的地方狭窄不说,连待客之道也是那般的上不得台面。”

    云淡风轻的声音却让左少听了脸色一沉,但见那名男子浑身散发着强大的威压,实力远在他之上,又只好咽下这口气,锐利的目光一转,落在了那名绝色女子身上,当触及那名女子清冷淡然的目光时,却不由的一怔:“你……”

    好熟悉的眼神……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我是唐心。”她勾唇一笑,笑看着他震惊而不可思议的目光,只是一会,她便收回了目光,转而看向了床上的冬冬,道:“正好来到这边,听说冬冬身体不太好,便过来看看。”

    左少怔愕的看着那缓步走上来的女子,她,她竟然就是唐心?是那个女子?可是,那个女子不是已经死在他的面前了吗?怎么可能?她刚才的那句话,那个眼神,却是与当初他问她时的回答是一模一样的,难道,她真的是她?

    难以置信的目光一直紧随着她,看着她在床边坐下,伸出了手把上了冬冬的手脉,他的心却是在欣喜与震惊过后划过了一抺苦涩,是她没错,虽然不知是怎么回事,但那说话的语气,那神态,却是一模一样的。

    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落在了那名坐在桌边悠哉的喝着茶,逗弄着怀中孩子的男子,心却是不由的一痛,那人是她的夫君?那两个是她的孩子?怔然间,目光再度看向了床边的那边白衣女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敛下了眼眸,掩去了眼中的神色,顿了一会,再抬眸时,眼中已经一片的平静。

    从怀中拿出了一颗丹药,正准备给他服下时,左少却是一步上前,皱着眉头问:“你想给他吃什么?”

    唐心抬眸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说:“怎么?怕是毒药啊?”说着,一伸手直接将丹药塞进冬冬的嘴里,手掌灵力一运,运用内息化解着那颗丹药,让那药性迅速发挥,而这一幕,快得让左少意想不到,他怔愣过后却是一怒,然而,唐心却已经离开了床边,来到了沐宸风的身边,将另一个孩子也抱入了怀里,一边对墨说:“墨,陪左少玩玩。”眸光中,掠过一丝诡异的光芒,她勾着唇角看着那脸色黑沉的左少。

    “是!”墨沉声应了一声,下一刻,瞬间朝那左少发起了攻击,如今的他实力几乎与唐心不相上下,一经出手,快而狠,让黑沉着脸的男子也有那么一瞬间反应不过来。

    “唐心!你什么意思!”他怒扫了她一眼,咬牙切齿。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着,当初在左少这里承蒙关照,今日正好路过,怎么也得回敬左少一下,你说是不是?”她拉着怀中笑笑的小手挥了挥,逗着怀中孩子咯咯直笑。

    “你!”

    他怒目一瞪,却又怕在这里气息伤及冬冬,当即闪身往外而去,墨也紧随而至,只见,两道身影在那外面相互过招,而明显的墨的实力占于高风,两人都没有用武器,只是用拳头与掌风,但见墨的一记拳头击出,重重的一声击向了那左少,顿时让他半边的眼眶都瘀青了起来,只听一声闷哼传出,下一刻,他咬了咬牙,凌厉的手刀也随着劈出,一来一往间,院子里的东西被毁了不少,而时间也渐渐的过去,房里床上的孩子,也似乎在听到那声响后悠悠醒来。

    “舅舅……”

    唐心见他醒来,将怀中的笑笑交给小丹,便走上前,将他扶了起来:“冬冬,你觉得怎么样?身体好点没?”她面带着柔和的笑意,温柔的看着面前的孩子。

    “你是谁啊?怎么知道我叫冬冬?”他眨着说眼睛,疑惑的看着她。

    “冬冬忘了大姐姐了吗?”她朝他眨了眨眼睛,笑道:“冬冬记不记得,你五岁那年从外面的灵果树上跳到姐姐身上来了?”她伸手揉了揉他的发,看着他一双眼睛张得大大的,一脸的惊喜之意。

    “大姐姐!你是唐心姐姐!你说要回来的,让冬冬等姐姐回来的,冬冬一直乖乖的在等!”他欣喜的扑进了她的怀里,想到了那年的事情,至今,心中仍然清晰的记着,没人知道,他一直都记着唐心姐姐的话,她说她会回来的,等她回来了,她就会治好他的病,到时,他就可以像别的孩子一样可以去外面玩了。

    “唐心姐姐,冬冬好想你,冬冬好想你……你说你要回来的,可是,可是舅舅说你死了,呜呜……”说着,眼泪不禁流了出来,声音也哽咽着,一声声的抽泣着,哭得好不可怜。

    她轻轻的拍着他的背,柔声道:“我这不是来了吗?来,告诉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里是不是暖和了不少?”

    听到这话,冬冬这才后知后觉的捂住着胸口,愣愣的点了点头:“嗯,好像真的舒服了很多,没有那冷冷的感觉了,唐心姐姐,我族年前不小心掉水里了,很多大夫都说我要死了。”说着,他不由的低下了头,一脸的黯然。

    “呵呵……”唐心揉了揉他的脑袋,道:“怎么会呢!不用三天,你就能像别的孩子一样出去外面玩了,不过,你可要乖乖听话才行。”

    他眼睛一亮,兴奋的点了点头:“嗯嗯,冬冬一定乖乖听话的。”说着,眼珠却是往那后面好奇的看去:“唐心姐姐,他们是谁呀?”

    “这是姐姐的夫君,还有姐姐的双胞胎孩子喔,他们可是长得一模一样的,你想不想看看?”唐心脸上溢着笑容,说起她的两个孩子,脸上尽是母性的光辉。

    “想!冬冬想看!”

    毕竟是孩子,一听说是两个一模一样的孩子,整个神情都活跃了起来,而此时在院了里听到他们谈话的左少,虽然被墨揍了不少拳,但心中却很是欣喜,因为冬冬醒过来了,足可见,她刚才给冬冬吃丹药真的有效,只是,那到底是什么丹药?竟然那般厉害?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这让冬冬醒过来?

    “哇!唐心姐姐,他们好可爱!这脸蛋比冬冬的还要嫩呢!唐心姐姐,他们叫什么啊?”某小孩仰着头,一脸兴奋的看着她,小小孩子,却又抱着小小的婴儿,那脸上,洋溢着的是不曾有过的开心。

    “这是哥哥,叫沐云曦,这是妹妹,叫沐云笑,小名叫笑笑。”

    “唐心姐姐,你怎么知道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妹妹的?”他好奇的问着,两个孩子穿得一模一样,而且又长得一模一样,他看都看不出来。

    听到这话,她轻笑出声:“呵呵,因为我是他们的娘亲,所以我就知道啊!”

    “唐心姐姐好厉害!”他一脸崇拜的看着她,对着两个比他小的婴儿爱不释手,从来都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兄弟姐妹陪伴着他,难得见到这么小的婴儿,一时间,心里竟有些羡慕起来:“要是我也有弟弟妹妹就好了。”

    看着他脸上羡慕又落寞的神情,她轻刮了一下他的鼻子,道:“你也可以把你当成你的弟弟妹妹啊!”

    “啊?可以的吗?可是,唐心姐姐是他们的娘亲,那我要是当他们的哥哥,那我不就不能叫唐心姐姐做姐姐了?”

    听到这话,唐心一怔,继而笑道:“呵呵,那你就认我当干娘,怎么样?”

    “真的可以吗?”他一听这话,脸上尽是惊喜,一双小手也不由的紧紧拉着她的衣袖。

    “可以啊!我们又这么投缘。”她笑说着,朝沐宸风看了一眼,道:“夫君,你觉得呢?”

    “嗯,随你。”沐宸风无所谓的笑了笑。

    见状,她朝外面喊了一声:“墨,可以停下了。”眸光落在那房门处,看到一抺身影先一步的走了进来,那人不是左少又会是谁?只不过,此时他脸上却是一块块的瘀青,看起来很是滑稽,倒是让她不由轻笑出声:“呵呵,没想到左少也会有这样的一天啊!”

    左少只是深深的朝她看了一眼,便快步的来到了冬冬的身边,问:“冬冬,你怎么样?还好吧?”

    “舅舅,冬冬没事,舅舅你是怎么了?你跟人打架了吗?”他一脸怔愣的看着他,随即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兴奋的拉着左少的衣袖道:“舅舅,冬冬有干娘了,冬冬要认唐心姐姐做我的干娘。”

    唐心轻咳了一声,道:“冬冬这孩子挺合我眼缘的,我想收他当我的干儿子,你应该不会反对吧?”

    左少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那神色淡然的跟着茶的沐宸风,目光掠过那一边的两名女子,最后落的了那黑衣的墨身上,眸光闪了闪,半响,这才道:“不会。”他们皆不是一般人,冬冬的命也可以说是唐心救的,认她为干娘,也没有什么不可,而且,冬冬这孩子也一直渴望着有一个娘亲,哪怕是干娘也好,最重要的是他知道,唐心是真心疼爱冬冬的,这就行了。

    “太好了!干娘!”冬冬兴奋的叫了起来,只是,身休仍虚弱的他兴奋过了度,不由的猛咳起来。

    唐心将两个孩子交给小丹他们,便对左少道:“我等会给他配些药,吃个几天,身体就能恢复过来了。”就着,从身体里拿出了一件金盔甲衣递给他:“这是干娘送你的见面礼,来,我给你穿起来,这个只要滴入一滴鲜血就可以随着你的身体大小而变幻了。”

    “金光闪闪的,好漂亮!”对于一个孩子而言,他并不知道眼前的这件衣服到底有什么用处,也不知它的珍贵之处,只是看到是金光闪闪很是漂亮,便开心不已了。

    而左少看到那件衣服时,却是一怔,眼中划过一丝的惊讶,目光看向了她,带着一丝的复杂,她竟然把那样珍贵的东西送给冬冬?就是他这里有着不少宝贝,却也没有几样能比得上她手头上的这一件,这一刻,他不禁在猜测着,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为何一出手竟然能拿出这样珍贵的金盔甲来?

    金蟒蛇的皮加以精铁炼化的宝贝,而且,这件软盔甲的品阶至少在神器级别,若让人知道了,只怕还得引得一番疯抢!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