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 双胞胎的降临

    “你怎么样?身体还好吗?”他握着她的手,眼中难掩担忧之色。

    “感觉是没什么,只是,他们逼我服了一种药,每半个月就要服一次,也不知是什么作用的,我就怕那药不知会不会伤及腹中胎儿。”她微垂下眼眸,一手抚着自己的肚子,心中尽是忧虑。她中毒倒无所谓,只怕那药物会让孩子也伤到了。

    闻言,秦天南的目光也落在她的腹部,伸手轻轻的摸着,感觉到里面谢胎儿的动静,心头划过一股奇异的感觉,道:“我刚才见过他们了,为了控制我,让我为他们所用,他们毫不掩饰的告诉我你中了秦家的禁毒,不过不用担心,这毒于孩子是没事的。”

    “那就好。”她松了一口气,这才放下心来,又想起他刚才的话,忙问:“他们想让你做什么?我们……”声音一顿,朝周围看了一眼,这才小声的问:“我们有没机会逃走?”这几个月她一个人在这里,虽然那些人派了人来侍候她,但说好听是侍候,谁又会不知道他们不过就是想监视着她?想到她现在不是自己一人,她还怀了他的孩子,自是担心着,不过现在看到他也来到了这里,心下松了一口气之余却又有些忧心。

    如果是他自己一个人的话,那么来去这秦府那是自如,只是,再加上她这个怀了孩子的,却就没那么容易了,尤其是她还中了毒,除非,除非她的女儿来到这里这,帮她把毒解了,他们才有机会离开吧!

    “你不用担心,现在怀着孩子,不适宜离开,而且那禁毒如果没有解离开了这城中,你就会活不了,他们要我帮他们办事,在这段时间是不会怠慢我们的,你先在这里养着身子,待孩子生下来,我一边会让人暗中找明月宸风,只要明月能解开你身上的毒,那我们就能离开这里了。”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办法,只是,现在他们会在哪里呢?按理说,应该是会在这海外地域的,只是他的人却说一直没找到她。

    “我担心要真在这里生下孩子,他们会不会对我们的孩子打什么主意?”她看着他,将心中的担忧问了出来。因为她知道秦天南到底有多强大,所以才更加的清楚这秦家的人不会轻易的放他们走。

    “我不会让他们打我们孩子的主意的!”他握着她的手,沉声说着,目光中迸射出的是坚决的光芒,那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气与骇人的气息,足以证明着,他并不是一个会被人随便摆布的人,他们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

    另一边,白衣着身的八煞们进了城,在城中转了一圈后,便来到一处茶楼坐下,点了些吃的,八人围成一大桌,边商量着事情,过了不久,在不远处,暗处的两名男子却在看到他们八人后相视了一眼,眼中皆有着诧异的光芒,两人退至一旁低声商量着事情,紧接着,其中一人便迅速离开,而当剩下的一人抬头往那酒楼看去时,却发现那酒楼的人竟然全不见了。

    “找我们?”血煞的声音突然从那男子的身后传来,那男子猛的一回头,惊愕的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他们刚才还在那酒楼那里,怎么一瞬间就到了他这身后了?还有,他离他们那么远,他们又是如何发现他在这里的?心下这微怔着,看到那八人身上弥漫而出的强大气息,他整了整心神,这才开口道:“见过八位公子。”

    “嗯?”冷煞挑起了眉头,打量着那名男子,看他一身黑衣,应该是暗卫来的。

    那男子稳了稳心神,这才拱手道:“我家主人姓秦,八位公子没见过属下,属下却知道八位公子。”

    “怎么说?”他们看着面前的那人,心下开始思索着什么。

    那男子想了想,这才道:“我家主母是八位公子主子的母亲。”

    八煞他们一听,相视一眼,其中冷煞扫了那人一眼,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们来!”说着,几人这才转身离开,几个闪身,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另一边,在在看自己的暗卫发出的信号后,秦天南让云烟好好休息,便转身离开,出了秦家。如今的秦家因有了白烟在手,也不怕秦天南会走,因此他的行动是自由的,此时见他出去倒也没人让跟着,因为秦家家主心里明白,以秦天南的修为让人跟着他根本就是没用的,没人能悄然无声的良跟在他的身后,既然这样,那就由着他去,反正他的女人中了秦家的禁毒,他已经亲自到秦家来了,他们还会怕他跑不成、

    八煞他们来到一处院落中,见到了盘据在那里的一群暗卫后,这才有些相信了那名暗卫的话,看来,他们真的是秦天南的人,从那名暗卫的口中,他们得知了他们主子已经不在飞仙界了,应该此时是在这海外地域中的某一处的,只是刚来不久,也不知她现在在什么地方,从那名暗卫的口中得知,他们主子的亲生母亲被秦家的人捉了,而秦天南被迫来到这里,回到秦家,知道了这件事后,他们便打算弄清楚这件事情,如果可能的话,便将主子的母亲救出来。

    过后不久,秦天南当真来了,进了院子,看到八煞他们时,眼中闪过一丝惊喜,而在他的身后跟着的则是先前离开的那名男子,只见秦天南快步走上前,低沉的声音透着一份喜悦:“真是你们!”

    八煞他们相视一眼,站了起来,朝他行了一礼,还没开口,就听秦天南问着:“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可知道明月在哪里?”

    “我们自当日被恶神带走时跌落这海外地域后便不曾见过主子,刚听他们说,我们主子来到海外地域。”冷煞开口说着,看着面前的秦天南,见他神色略显疲惫,眉宇间有着一抺不易察觉的担忧。

    “原来如此。”秦天南这才点了点头,挥手示意周围的众人退下,这才让八煞他们坐下,将事情说与他们知道。

    “所以,我才急着要找到她,那禁毒只怕也只有她能解了,只是我派出去找她的人却也没有消息回来,如果可以,还希望你们可以帮帮忙,目前是无法带云烟离开的,只有解了她身上的毒。”秦天南暗叹了一声,想到要在这一大片地域中找到那么一个人,只怕没那么容易。

    “你放心吧!我们会找到主子的。”八煞们沉声说着,原本还想着如果他们一起动手,要救出人倒是不难,只是没想到唐那秦家的人却是下了那样的药物,看来,唯今之计也只有先找到主子了。

    “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里是我手底下暗卫暂居的地方,你们可以在这里休息几日,那里只有云烟一人在我不放心,我得赶紧回去了。”说着,他站了起来,道:“如果以后要找我,你们可以先来这里找我的人,他们知道怎么样联系我。”

    “是,我们知道了。”他们朝他一拱手,看着他匆匆转身离去,这才收回目光沉思着。

    “你们说,主子现在会在哪里?”

    “找找就知道了,在这边让听说过主子名声的人应该没多少,那我们倒是可以放出消息,这样一来,主子若是听到消息也会知道我们也在这边。”

    “嗯,那就先休息吧!明日我们便离开,这个地方我们也不能留太久。”冷煞开口说着,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了飞仙界的情况,他们也就不是那么担心了,而且,听这话,主子让唐子浩他们在飞仙界扎稳脚步,这样一来,那边的事情就不用他们怎么担心,目前还是找到主子再说。

    而在他们都在寻找唐心的同时,龙潭之地是里的墨却已经顺利的进入了仙圣级别,自从唐心他们进了秘境,他便潜心修炼,身为万鬼之尊的他在修炼上面的速度并不比唐心慢,再加上,有丹药的辅助,在三日前便已经成为了仙圣级别的强者,这一日,他再度来到了那阵法之处,心里算着时间。

    而天空之处,两条龙则在上方腾空飞行着,一次次的较量着,只是,当青龙的龙尾一甩,将金龙击飞出去时,却又听见了金龙那暴怒的声音。

    “好你个青龙!你竟敢用那么大力将老娘甩出去!晚上你别想进洞了!”光芒一闪,金龙幻化成了人形,气哼哼的指着青龙怒骂着。

    “又是你让我认真点的。”青龙很是无奈的说着,只是,当看到成了人形的她那令人喷血的胸口时,一双眼睛又笑眯了起来,身形一转,来到了金龙的身边,龙尾将她卷了起来,讨好的说着:“那要不让你打回来好了。”

    “你这条色龙!”金龙揪了揪它的龙须,哼了一声。

    “色也只是色你啊!”说着,在她的胸前蹭了蹭,一脸的满足。

    金龙眼中明显有着笑意,看着他那样子,便拉了拉它的龙须道:“好了,别玩了,你看下面,墨又去那里了,不过说起来,主子他们进去多久了?要出来了没有?”

    “应该也快了吧!”青龙含糊的说着,它可没怎么记着,哪里知道他们进去多久了。然而,正当它说完这话时,却突然感觉到心中一阵莫名的燥动,像是隐隐有什么要发生一般,只是,它还没说出口,就听见金龙已经开口了。

    “奇怪,我这心里怎么怪怪的?”金龙眉着眉捂着胸口,那里扑通扑通的跳着,又是期待又是兴奋,还伴着一丝的紧张。

    “是不是又期待又兴奋还很紧张?”青龙想也没想的便开口问着。

    “咦?你怎么知道?”

    “我也是。”青龙收起了玩笑的心情,道:“这感觉应该是小心心的,我们与她有契约关系存在着,所以能感觉到这些,只是,正常来说都是不会感觉到的,但今天却感觉到了这样的异样,只怕他们在里面不知遇到什么事了。”

    “啊?应该不会吧?这感觉不像是出什么事的感觉啊!”金龙捂着胸口,感应着那扑通乱跳的心律。

    青龙想了想,飞跃而下,来到墨的身边,道:“墨,我们两个都感觉到有些异样,好像他们在秘境里面出了什么事了。”心下不由的有些烦燥,他们在这里又不知道那里面出了什么事情,真是有点急死人了。

    听到这话,墨眉头一拧,看了他们一眼,问:“金龙也会?”

    “是啊!刚才才会的,我估计着他们可以还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了。”金龙此时站在青龙的身边,脸上也浮现着一丝的担忧,因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又看不见,自然是忧心着的。

    墨皱着眉头沉思着,半响,这才道:“有火凤和白纹虎母王他们在,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的,如果直接威胁到生命的,你们应该会有强烈的的反应才是,再等等,看看你们那感觉会不会减轻。”说着,他便敛着眼眸,不再开口。

    而此时,他们并不知道的是,几个月过去,已经怀了九个多月胎儿的唐心今天一大早就因为羊水破了而让沐宸风和母虎他们紧张得不得了,听着她一声声的喊叫声,一个个更是渗出了冷汗,手忙脚乱。

    “啊……嘶!好痛……”

    床上的唐心,汗水沾湿了衣裙,肚子传来的一阵阵剧痛让她大喊出声,那种痛意可说是几乎痛得她死去活来,一边试着深呼吸,一边却又忍不住的喊出声。

    “娘子、娘子……你放松,放轻松,深呼吸……”沐宸风在床边陪着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此时的他脸上尽是慌乱与紧张之色,尤其是在看到她那惨白的脸色与痛苦时,更是藏不住眼中的担忧与恐惧,看着一向隐忍的她此时叫得那样的凄厉,每一声痛呼声就像一只手紧紧的掐住了他的手,让他无法呼吸,揪心不已。

    他知道女人生孩子是很痛苦的,也曾预想到这一幕,平时将要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也演试过很多次,可真到了这一刻,他竟是乱了心神,慌了起来,手忙脚乱的不知应当如何。

    火凤和白纹虎王两个负责烧水,在外面听到那屋里的痛呼声时,一颗心也是紧紧的揪着,而母虎和蓝灵蛇则在屋中帮忙,所生产时要用到的东西沐宸风早就准备好了,要不到真到了这一刻,定是忙不过来。

    “好痛!啊……”

    肚子传来一阵阵的疼痛,让她紧紧的捉住了好沐宸风的手,咬破了自己的唇,深吸了一口气后就使劲的用力,想将孩子们生出来,只是,生孩子又哪有那么容易?更何况,这还是她的第一胎,而且这胎中还不止一个孩子,再加上母虎虽为生过两只虎崽,但那毕竟跟人不一样,而蓝灵蛇就更别说了,此时见好半天过去了也没见孩子出来,个个急得汗水直冒,心焦不已。

    “我来帮她接生!”沐宸风见母虎和蓝灵蛇两人脸上尽是焦急与慌乱之色,当即便开口说着,低沉的声音一出时,就连唐心也怔了一下,愕然的看了他一眼,毕竟这些日子他只是让母虎它们学着怎么为她接生,可到了这时,竟说要帮她接生?

    母虎和蓝灵蛇也是怔了怔,它们虽然是灵兽,却也没听说过人类有男子接生的,他、他能行吗?

    “娘子,相信我,我可以的!我们一起努力,迎接我们的孩子来到,好不好?”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他的心中也是七上八张下的,第一次接生,还是为他娘子接生,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唐心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好!我信你!”

    闻言,他这才站了起来,俯身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这才来到床尾,而母虎和蓝灵蛇则来到唐心的左右两边,见水有些冷了,蓝蛇蛇连忙去外面换水,在火凤和白纹虎王紧张而担忧的目光之下,再度的端着一盘水进来。

    “娘子,用力!”

    “嘶!啊……”

    外面,火凤和白纹虎王急得团团转,两人在周围走来走去,听着那木屋中传来的一声声痛呼声,他们也不禁跟着低吼了几声,白纹虎王虽然说是两只虎崽的虎父了,可当初母虎就是因为生虎崽才险些活不成的,现在它们主子那肚子里也有两只崽,她那纤细的身板,能熬得过来吗?

    “哎,我说你就不要转了,我听着那叫声都快担心死了你还转。”火凤瞪了它一眼,听着那木屋里面的声响,急得额头渗出了一层汗水,要不是沐宸风嫌它们是公的不让它们进去,它们早就想进去看看了。

    “我急啊!我担心啊!当年我那母虎生崽时就是叫得这样的,我到现在还记得,主人那样身板那么弱,能顺利生下来吗?”白纹虎王不禁拭了拭汗水,来回的走来走去,又伸长着脖子往那木屋中瞧去,只是关着门,却是什么也看不见。

    “哎,我说你会不会说话的?你闭嘴,别再说了,说得我都心惊胆跳的!”火凤瞪了它一眼,捉了捉头发,走到一旁蹲坐着,可坐没一会又听见那里面传来的痛呼声时又整个人弹了起来。

    木屋中,沐宸风的汗水一滴熵的顺着脸颊滴落,脸上神色却是异常的严肃,他的双手沾满了她的血,看到那一盆血水被母虎换下后不一会,干净的一盆水又再度的变成血红色,他的心只感觉得到了喉咙处。

    “娘子,我看到头了,你再加把劲,再加把劲孩子就出来了!”当看到孩子的头部时,他的一颗心也提了起来。

    而唐心自己做也感觉得到,在听到他的话后,一咬牙,再次使劲的一用力:“啊……”随着力量涌向下边,只感觉宫道一扩张有什么东西伴随着血水滑了出去,猛的再一收缩,整个人就如同虚脱了一般的喘着气,而在此时,在听到沐宸风惊喜的声音时,她顿时整个人一松,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虚弱的笑容来。

    “娘子,是个男婴!”沐宸风连忙将孩子接过剪断脐带给一旁的母虎,母虎一抱过手却惊呼道:“孩子怎么没哭?”

    唐心一听,正要说话,却又感觉肚子一痛:“嘶!啊!肚子里还有一个!”她一手捉着床上的被子,一边咬着牙,一边说:“把、把孩子翻过来打一下,将他口中的……嘶……啊……”

    “我知道怎么做了!”母虎一听,连忙将孩子翻过来打了一下,让那孩子面朝下,只感觉一巴掌打在那婴儿的屁股上时,那孩子哇的一声便大哭出声。

    而在这时,沐宸风却是正紧接着接着下一个孩子,有了第一个孩子的出生,第二个孩子也容易了些,在唐心使劲的大喊了一声后,第二声婴儿哭声也在屋中传开。

    “哇啊……哇啊……”

    “太好了!太好了!生了!生了!”外面的火凤兴奋得跳了起来,听着那新生儿的叫声,一颗心也飞荡着,想也不想的就起冲进去,却被白纹虎王给拉住了。

    “你等等,别急,现在主人生了就好,不用担心了。”白纹虎王也笑眯了一双眼睛,如同是自己做了父亲一般,乐呵呵的看着那木屋,一直提着的心也总算放了下来。

    而屋中,蓝灵蛇和母虎分明将两个孩子清洗后,包上了布块便抱给沐宸风抱着,笑盈盈的朝床上的唐心行了一礼,道:“恭喜主人了,生了一对龙凤胎呢!”说着,两人这才将满屋子的血腥清理了一下,又给唐心换上新的衣服,不多时,房中的血腥味便尽数散去。

    沐宸风抱着怀里的两个熟睡着的孩子,怔怔的看着,像是还没回过神来一般,只感觉心中被一股奇异的感觉充斥着,满满的,很是幸福,他将孩子放在她的孩子,抬头看着床上正一脸柔和的看着孩子的她,这才露出笑容来,低头吻住了她:“娘子,谢谢你为我生了一双儿女。”看到了她生孩子这般的痛苦,他决定,他们以后都不要孩子了,有这两个,就已经够了。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 var cpro_id = "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