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 秦天南的杀意

    章节名:08 秦天南的杀意

    如果说前一刻还有人不将八煞几人放在眼中,那么这一刻绝对没人有这样的想法,以一对敌,而且那两人的实力还不弱,那名浑身脏乱的男子却能这样轻易的将对方击杀,可想而知他到底有多强大!

    闻着空气中散开的血腥味,周围的众人有一瞬间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甚至连大声喧哗也不敢,因为他们知道,若是以一敌一,他们根本不是这几人的对手!心下思绪迅速的飞转着,脑海中掠过无数个念头,在这一刻,他们清楚,如果想要夺得那人身上的宝物,那就只有杀了这面前的几人,而想要杀了这几人,一对一上去绝对的是找死,但,若是众人一同出手,那么,这几人应该是就不足为惧了!

    长剑在手,血煞身上那股凛冽的气势也随着气息的恢复而越发的骇人,如今已经是飞仙巅峰强者的他,随意的一记眼神也足以令人浑身一震,不敢动弹一分,不过,他却并不打算大开杀戒,那两人的死若能震摄住这些人,倒也就罢了,若这些人还不自量力的想要跟他们动手,他们自然不会手下留情,要杀了这几百人,对他们如今而言,毕竟还不是什么难事。

    古世君提气一跃,朝八煞他们掠去,然而就要这时,却有修士厉声大喝:“休想逃走!乖乖把宝物交出来!”同一时间,手中一转,一记凌厉的气流随着袭出。

    同样已经为飞仙强者的古世君只是朝那人瞥了一眼,衣袍一拂,便轻易的化解了那一道气流,同时身形一转,已经落在了八煞他们身边,待站定后,他这才看了周围的众人一眼,沉声开口,道:“我奉劝你们一句,若是不想死的,就此离去,否则,等待你们的只会是死亡!”

    “哼!大伙别听他胡说!我们有这么多人,又岂会惧他们区区几人?难道大家也觉得我们几百人都不敌于他们几人吗?且不说这人身怀天材地宝,就冲着他这话就是对我们的轻蔑与侮辱!我等皆是堂堂男子,修为强者,岂能容他们这等轻视!依我言,我们一同出手,我就不信,凭他们几人能将我们几百人杀死不成!”

    其中的一名为首人厉声大喝着,一双阴寒的目光紧盯着古世君,却是一边煽动着周围的众人。而原本就有些意动的众名修士在听到这话后,更是眼中浮现着贪婪与愤怒的目光。那人说得不错,他的身上有天材地宝,珍贵万分,他们谁遇见了,又岂能这样白白放过?而且,这些人这般的自大,难道真以为他们海外地域的修士皆不如何他们不成?心念一起,战意在调胸膛中涌动着,眸光中掠过着不知名的幽光,每个人都暗自的调动起了身上的气息,似乎,正准备跟他们放手一战!

    “呵呵,想要我身上的东西,那也要你们有命去享用!”古世君低低一笑,但笑意却不达眼底。

    此时,看到了那些人调动了身上气息,八煞他们也眯起了冷冽的目光,身上杀气一出,只是心念一动,他们那久未用到的神器便也伴随着一道光芒的出现而出现在他们的手中。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血煞冷声一喝,他手中的剑却是骤然一变,成了一把泛着黄金光芒的锋利宝剑,与先前手中的那把俨然是两个级别的东西,只见,那把黄金巨剑一出,剑身周围迅速的便涌动着一股骇人的气息,被剑气带动着盘旋在剑刃周边的是那如同寒冰一般的嗜血杀气,呼呼而响,令那周围的众人只看一眼,便觉得心头一震,生出一股心骇之意!

    “那、那、那是神、神器!”

    猛的倒退了一步,他们不认得那几人到底是什么人,但是,这剑黄金剑却是曾经听说过的,他的厉害之处在于锋利无比,只要轻轻一碰,不死即伤,更别说要是那一剑劈下来的威力了,而且,这把黄金剑还有砍杀妖魔的能力,这样的好东西,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几个浑身脏乱,跟乞丐差不多的男子身上?

    “快、快看!那、那是什么?”

    一名修士惊骇的指着白煞拉开的弓箭,看着那把弓,他不禁感觉到死亡的气息是那样的靠近,看着那弓箭的前面蕴含的那股威力,不由的咽了咽口水,脚下的步伐已经开始后退。

    而周围原本准备战斗的众名修士,此时也在看到他们身上的武器与装备后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一样样的从他们的身上掠过,每看到一样神器,他们的心变往下沉了一分,最后看到那其中一名男子手中的东皇钟时,他们已经有种想要逃的冲动了,那些传说中的东西,竟然出现在这些人的身上?难怪他们那般自信他们几百人不是他们的对手,确实,且不说他们身上的实力,就是他们手上的那些神器,随便一样都能让他们的死个几百回了,亏他们还在叫嚣着,原来,那几人是压根就不将他们放在眼中!

    众名修士有意识的退开了,有的甚至在惊醒过后当即提气带着手下的众人就跑,他们说得不错,就是想要那宝物,那也得有命才行,如果对方实力不是这么恐怖,他们倒是可以放手一战,但就冲着他们手头上的那些神器,他们压根就不是对手,此时不逃,又更待何时?

    “走!快走!”

    有了一些率先离去,后面的也相继着逃命去,他们可不想死!尤其是在知道没有胜算可说的情况之下,更是不想这样白白的扑上去送了命。

    而古世君则看了周围众人一眼,目光微闪,待那些人离开后,见八煞们收起了神器,便道:“我知道这林中有一处水源,你们跟我来,先清洗一下吧!”

    “嗯。”他们点了点头,神识朝周围一扫,见那些修士都走关了,这才跟着古世君往林中而去。对于他们来说,不会直接威胁到的,他们也不会直取对方的性命,既然能不战,他们也不必穷追不舍。

    在林中一处泉水中清洗了身上的污秽,又换了一身新的白衣,八人再度的恢复了俊美清朗的模样,看着赏心悦目的八人,古世君目光微闪,不由的想起了唐心,那个女子是那样的不凡,就连身边跟着的人也一个个都非池中之物,越是认识他们越久,心中便越是惊奇。

    “你们可曾听说过十二神将?”半响,他开口说着,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

    “十二神将?”八煞们相视了一眼,道:“可是我们主子在那仙门中开启了禁制后飞散各地的十二神将?”

    “嗯,不错,你们看。”他从空间中取出了一颗绿色的珠子,道:“当时我也在那塔中,十二神将的气息我也能感知到,而这颗魂珠,是我在这林中意外所得,正是十二神将中之一。”他将珠子递给了冷煞,道:“把这颗魂珠交给你家主子,也只有她才能唤醒魂珠中的将魂。”

    冷煞眼中划过一丝诧异,看着手中这颗绿色的珠子,这样看起来很是平常,如果他不说,他们更是不会相信,这颗珠子竟然是将魂珠,十二神将之时他们也是知道的,只是散落各地后,没想到这第一颗却是被他先找到了。

    “多谢了。”冷煞说了一声,便魂珠收入空间中,道:“我会将魂珠交给主子的。”

    “嗯。”古世君点了点头,看着他们说:“我离开家中也很久了,这段时间也遇到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如今身处海外地域中,便不想再做停留,我要先回家中去,免得我父母担忧,就此别过了,将来若是有机会,再请你们喝酒。”他露出了一笑意,心中或者是羡慕着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跟随着唐心的吧!只是,他是家族中的接班人,他身上的责任,不能再跟着唐心了,尤其是在进阶成为仙者巅峰之后,更是清楚这一点。

    “你要回去了?”几人一怔,道:“海外地域离飞仙界有些远,你一个人行吗?不与我们结伴同行?”

    “不了,我会直接回家族,我古家乃隐世家族,说起来,也并不在飞仙界的地域之中,如今我也是仙者巅峰级别,我想,一般人还是伤不到我的。”他笑了笑,拱手道:“好了,告辞。”说着,这才唤出飞剑,御剑而行,飞离森林。

    “没想到在这里竟然有将魂珠,冷煞,那颗珠子真的是将魂珠吗?”天煞开口问着,刚才那颗珠子他们都看见了,只是,怎么看都很平常,却不想古世君竟说是将魂珠。

    冷煞摇了摇头,道:“我们都没见过,当初主子在仙门塔中的事情我们也不清楚,既然他那样说,那等找到主子,将珠子交给主子后便能知道了。”

    “这倒也是,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也走吧!”

    “嗯。”几人应了一声,这才御剑朝林外而起。

    与此时,在海外地域中的某一处,却正发生的让唐心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海域世家秦家主家中,此时一片的低沉气息,主厅中,坐着一名老者和一名中年男子,而厅中两旁也坐着十来人,此时,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那负手而立,一身威压摄人的中年男子,秦天南的身上,当触及到他那一股骇人的威压时,心头也不禁的一跳,也许他们原本不明白家主为何要将秦天南找回来,但,当见到他的这一刻,他们什么都明白了。

    秦天南,秦家的子孙,虽然离开家族中已经二十多年,但,不可否认,就是家族如今中的子弟,也没有一个有他的威压与气势,他就仿佛天生的上位者,也难怪家主会用那样极端的方法,只怕,如果不用那方法,也无法让他乖乖的回到这秦家中来吧!只是,用了那样极端的方法,他们却觉得像是隐隐中埋下了一个祸患似的,总感觉会有出事的一天。

    “她在哪里!”强忍着那在胸膛中涌动着的怒火,强压下那想将这里的人杀死的冲动,却刻制不住那一身飞窜而出的强大气息与骇人的威压,此时,他想杀人!想将这里的人杀个清光!让他们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但翩翩,他不能!因为他最重要的人,他的娘子,被他们捉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以为他不会再踏入这个地方,但,没想到他们还是这样的卑鄙无耻!锐利而蕴含着杀气的目光直视着那主位上的老者和中年男子,负在身后的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青筋浮现!

    二十多年前为了让他离开秦家,这两人对他下了追杀令!二十年后,为了让他为他们所用,竟然以着声东击西之法捉了他的娘子!真真该死!死一万次也不足以泄他心头怒火!

    强大而骇人的威压与气流在空气中涌动着,那左右坐着的十几人却是一个个冷汗直冒,若不是家主不允许他们离去,他们早就逃到外面去了,别人也许不知道这秦天南,但他们是秦家的老人了,又岂会不知这秦天南?

    当年的事情和今日的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也正是如今,他们此时才更是胆战心惊,家主的用心在场的人哪个会不知道?他们派人去捉了秦天南的娘子就不说了,为何还要让他们坐在这里?不外乎的就是想拖他们下水,让他们没有后退的余地,此时,秦天南一定是恨死他们了吧?一定是想着将他们碎尸万段吧?这正是家主他们打着的如意算盘,越是这样,他们也就不得生出二心,除了靠向家主,与家主站在一线之外,他们还能怎么样?

    心下暗叹一声,真不愧是海外地域上数一数二的世家家主啊!这等心计,让他们不得不服,只是,这秦天南,当真会如同家主所言,乖乖听话,为家族所用吗?

    “咳!”

    主位上的老者咳了一声,却是一脸的威仪,泛着精光的目光扫过底下的众人,落在了秦天南的身上,只是,他没有回答秦天南的话,而是开口道:“我有件事要告诉你,你的娘子,已经怀孕了,有五个多月了。”说到这,他眼中光芒一闪,心下很为自己多了个筹码而高兴。

    他不有想到,这个秦天南竟然真的会为了这个女人而来到秦家,以前没找到他的弱点,现在知道了那个女人是他的弱点,他们自然要好好利用,尤其是,如今那个女人还怀了他的孩子,那就更不用说了。

    秦天南只觉得脑海中轰隆的一声,盯着他们的目光如同利剑,五个多月了,他已经五个多月没见到他娘子了,没想到,她竟然怀了她的孩子了。几个月前突然被人带走,他派出手底下的人也没找到她的下落,不知到底是谁动手捉了她,直到,他们送来的信才让他知道,原来是被他们给捉了,该死的秦家父子!竟然敢对他娘子动手,他发誓,终有一日,要披了他们的皮,抽了他们的筋!

    孩子,想到她怀了他的孩子,心中一阵激动,只是激动过后却更多的是担忧与愤怒,这些人是冷血的,他们会如何对她?会如何对他们的孩子?

    “说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深吸了一口气,他压下了胸中的怒火问着,为了他至爱的女人,为了他们的孩子,他只能忍!

    闻言,左右两边的十几人松了一口气之余,却又更多的是担心,不由的看了秦天南一眼,各自敛下了眼眸。而主位上的两人则相视了一眼,眼中划过的是满意与不知名的幽光。

    “半年后,海外地域三大家族争夺赛,我要秦家拿下第一。”那一直没开口的中年男子,秦家如今的家主沉声说着,目光落在秦天南的身上,眼底深邃而幽深,不知在想着什么。

    听到这话,秦天南眉头一皱,沉声道:“我要见她。”

    “你放心,只要你为秦家拿下第一,你在秦家的位置那就是无人能比的,你的娘子我们也会让她跟你见面,甚至,不会限制你们的自由。”那中年男子沉声说着,忽的诡异一笑,道:“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你娘子的自由行动却也仅仅限于这城中,如果离开了城,那么,就会暴毙而死!”

    秦天南拧了拧拳头,听到这话后目光迸射出了杀气:“你们对她用了禁毒!”威严的声音此时透着冰冷的杀气,那从他身上迸射而出的杀气击碎了那主位上两人桌同上的茶杯以及他们身边左右的花瓶,碎片飞溅而出,在那一瞬间划破了那中年男子的脸颊。

    秦家家主却是不甚在意,伸手拭去了脸上的渗出的那一丝血迹,笑了笑:“没错,你也是秦家人,应该知道这毒是秦家的秘毒,无论是多厉害的人都是无法解了这毒的,而且,这毒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就算是百毒不侵的人,只要三天的时间,也会中此毒,半个月就会发作,发作时若没有解药,那么就会受尽痛苦凄惨的死去,而如果离秦家太远,那么,中毒者也会死。”

    听着他那带笑的话语,秦天南却是心中恨不得拧下他的头来,这禁毒他自然是知道的,当年他们就是想利用禁毒来控制他,只是后来族中有人通知了他,才让他逃走了,今天,他们竟然拿那禁毒来对他的娘子,真真是可恨!

    深吸了一口气,黑沉的面容下蕴藏着他满腔的怒火与杀意,脑海中已经开始思索着接下来的事情,还有半年的时间,他就不信找不到办法!

    一名老者走了进来,在秦家家主的耳边说了句话后,便退到一旁垂眸站着。而秦家家主则笑了笑,对那老者道:“秦伯,带他去见他的娘子,让人好生侍候着。”

    “是。”那老者恭敬的应了一声,走上前,这才道:“请随老奴来。”说着,这才往外走去。

    而秦天南则扫了他们一眼后,这才跟着那老者离开。随着他的离开,厅中的气息也才缓了过来,那十几个不敢开口说话的人此时也不禁轻呼出一口气来,抬起衣袖拭了拭汗,只感觉心头还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而其中的一人则在缓过神来后,这才开口道:“老家主,家主,这样让那秦天南在秦家,会不会出事啊?”

    “你们放心,秦天南确实是不简单,实力强大之余各方面也很出色,我们以前虽然知道他在飞仙界,却也拿他没办法,但那是在他没有软肋之前,如今那个女人是他的软肋,而且那那个女人还怀了他的孩子,你们觉得他还能怎么样?秦家的禁毒可是无人能解的,他若想要他的女人和孩子活着,那就只有乖乖的听我们摆布!”说着,那脸上浮现了一狠厉的神色,想到秦天南那样骄傲的人如今却只能听他摆布,唇边的笑意不禁加深了几分。

    实力强又如何?实力强除非没软肋,否则,还不也是得输在心机上!

    那十几人看着主位上两人那神色,不禁微皱着眉,掩下心中的担忧,他们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

    另一边,老者带着秦天南来一处院子时,对那守在院子外面的两人道:“你们退下吧!这里不用守着了。”说着,这才转过身来,对秦天南道:“夫人在里面。”说着,这低着头退开。

    秦天南看了那走远的老者一眼,这才迈步走了进去,当看到那在院中卧榻上睡着了的女人时,眼中不禁浮上了一柔和的神色,他走上前,挥手示意那在一旁侍候着的两名女子退下,这才轻轻的伸出了手,为她揉开那微皱着的眉头。

    云烟猛的醒来,却不想看到的人竟然是他,不禁一怔,继而惊喜的道:“夫君!”可又像想到什么似的,又皱起了眉头:“你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