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 八煞现!

    在上界的修仙宗门中,以修为论辈分高低,就像此时,那中年男子的实力不如沐宸风和唐心,便得自称晚辈,尊称两人为前辈,看不透他们两人的修为,再加上那件空间神器,中年男子自是不敢放肆了。

    “天云宗?”沐宸风挑着眉头扫了那中年男子一眼,强者的威压有意无意的弥漫而出,形成了一股骇人的气息笼罩着那十二人,见对方是仙者巅峰级别的修士,深邃的目光微闪了一下,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威仪的问:“哪个地界的?怎么来到这里?”

    而中年男子以及他身后不远处的众人在他的强大在威压之下,竟是冷汗直冒,仿如一块巨石压于胸口,让他们无法呼吸,只感觉到对方的神识从他们的身上扫过,如芒剌背,纷纷垂低下了头,但身体却是不可抑制的颤抖着,双腿打颤,就在他们无法坚持要跪下去时,那股骇人的威压却是慢慢的收了回去,顿时让他们浑身一轻,不禁的深吸了一口气。

    太可怕了!这人到底是什么实力?

    那为首的中年男子深吸了一口气,微弯下腰,恭敬的道:“回前辈的话,弟子是天界天云宗的外门弟子,五年一次的进内门考核中,秘境是其中一道历炼考核,因此,我等才会出现在在这里,只是,宗门的外门弟子历炼,只限于外围,我等却误入秘境深处,如今侥幸遇到两位前辈,恳请两位前辈为弟子们指一条生路。”说着,他当即就朝他们跪拜下去。

    不仅是他们宗门,就是别的宗门的弟子也来了,只是,他们本来应该只能在外围的,可却因躲避灵兽而误入深处,才会在这里遇见了他们,对于他们这样修为的外门弟子,进入秘境深处那就是找死!只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强按下心中不安,见机行事,设法带着身后的弟子们谁走出深处,否则,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那不远处的十一人,见他们的师叔都行了跪拜之礼,当即也不敢在一旁站着,连忙收敛心神,也跪了下去,恭敬的道:“请前辈为我等指一条生路。”这一刻,他们才惊知,原来,他们师叔这一路来的平静只是表面,他竟然也无法走出这秘境深处,如果再度误入,只怕,他们真的得葬身在此处了!想到这,一个个心中不禁不涌上了惊惧之意,他们为了能成为内门弟子一直努力修炼,只为能进入内门,拜得良师,踏上天道,可,若不能活着出去,那一切都是枉然了!

    听了他们的话,再看他们一个个跪在地上,唐心只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并没有说话,不过眼中却是划过一抺诧异,只是这抺诧异之色无人瞧见罢了。

    而沐宸风则将剥好的蛋递给唐心,一边漫不经心的说:“就凭你们的修为,能在这秘境深处活到现在倒是意外,天界云宗门?与我们好好说说,本君若是满意了,便为你们指一条活路,若不然,你们在这秘境深处定活不过半个月。”

    “是,弟子定是不敢有所隐瞒。”那中年男子额头微渗着冷汗,这才将他们如何来到这里,又有多少人以及几个宗门的弟子来到这秘境,以及天界的一些事情说与他们听。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约莫一个时辰后,那中年男子仍跪在地上不敢乱动,而那后面的众人也自然也敢起身,只是此时,他们的目光都看向了那名若有所思的俊美男子,猜测不出他心中所想,而看到名不知何时已经沉沉睡去的绝美女子时,众人的眼中更是划过一抺不知名的光芒。

    听完了那名中年男子的话,沐宸风半侧过脸,见自家娘子熟睡的容颜,不禁唇角微微勾起,起身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了起来便往小木屋中走去,将熟悉的人儿放在床上后,为她盖上了被子,这才再次走了出来,一袭白衣负手而立的他,站在众人的面前,那一身的威压强大而摄人,让那原本抬起头的众人都不由的在他威严而凌厉的目光之下垂低了头。

    “为你们指条生路是不难,只是,本君不喜被扰,更不希望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你们说,应当如何是好?”凌厉而威严的目光扫过面前的众人,强者的威压一经弥漫而出,让他们不禁再度的颤抖了起来。

    听到了他的话,那中年男子心头一惊,当即举起手指立誓:“弟子愿意以天道立誓,不会将在这里所见所闻,告之他人,如有违此言,天诛地灭!死于天雷之下!”只见,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下,一道光芒闪过他的眉心,而后面的十一人见状,也纷纷跟着立誓。

    见此,沐宸风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神色,点了点头,道:“白纹虎王,你带他们出秘境深处,送至外围便回来。”

    突然听到这话,跪在地上的众人一怔,脸上浮现着愕然与怔懵的神情,朝周围看去都没见到有什么虎王,可就在这时,林中的某一处忽的一动,一只猛虎窜了出来,健壮的虎躯,骇人的威压,都让他们心头一凛,心中生起了一股后怕,如果刚才他们没有立下誓言,这头猛虎是不是会将他们全给撕杀了?

    那中年男子只感觉自己在生死线上走了一回,如果只是普通的灵兽他们自是不怕,但,以他的修为,自然能看出这头白纹虎王已经不止是神兽级别,甚至,或者,已经成了超神兽了!超神兽,那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就是宗门之中,也只有宗门长老才有资格拥有的超神兽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如果要他们死,那真是太容易了!

    这一刻,他不禁庆幸,他们所遇到的并非冷血修士,否则,今日蔫能活命?

    “多谢前辈。”众人连忙道谢着,这才站了起来,只是因为跪得太久,一时间血气不稳,双脚生麻,众人相视一眼,连忙以气运行,活络气血之后这才跟随那前头的白纹虎王离去。

    “沐公子,听他们这么一说,看来,那天魔应该也快到苏醒之期了吧?要不然天界的修士也不会这般警惕。”母虎开口说着,从他们刚才的话中得知,在天界中因为天魔要苏醒一事,天界此时微乱,几大宗门更是加紧着培养弟子,以待到时一战,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天界,竟然是在这地方才听说过,他们以后可否曾听说过。

    “天魔要苏醒不是那么容易的,除了苏醒之外,还要冲破那封印。”沐宸风说着,眸光一闪,道:“我们现在在这里面想管也管不了,而且在实力上,还有待提升,据刚才那人所言,就他那仙者巅峰品阶的实力竟然还成不了宗门的内门弟子,可见,在实力修为上,天界修士的实力并非只是到了仙帝级别就无法再高,而是到了仙帝级别之后,也才能算得上是小为修为。”

    “他们说的是圣天境界。”蓝灵蛇也开口说着,眼中划过一丝茫然,如果不是今日听到那些话,它也不知道在那天界上,仙帝级别之后的实力才请能算得小有修为,然,在这下界的几个大陆中,仙帝级别却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了,今日所见所闻,它们也只能感叹人类所说的一句:果真是天外有天,山外有山啊!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的海域地域中的一处林中,一道道的天雷轰隆轰隆的劈了下来,强大的气息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威压与气息相互相结成,人站在地在上,都能感觉到那股气息从地面上窜起,穿透靴子直达身体,由此可见,那股气息的强大,然而,只似乎只是一个开始,那林中原本长满杂草的地面,却在天雷的劈打下裂开了一道巨缝来,巨缝之下,却非泥土,而是汹涌的水流。

    水流声哗啦啦的拍响着,随着那天雷一道道的击落而溅起,巨缝之上周围的树木与杂草都被巨大的水花溅湿,有的甚至是受不了那周围的强大气流与威压而纷纷倒压向了地面,水涌很猛,却又在汹涌的流转间又渐渐的化成了旋涡,直到,最后一道天雷的飞劈落下的同时,从那旋涡之中猛然跃出几道身影以及在空气中传出的几声咒骂。

    “哼!该死的水域,竟然将我等困了这么久!”雷煞气哼哼的咒骂了一声,飞身在半空中一转,稳稳落于地面,而与他一同落于地面的,还有另外的七人。

    “呵呵,我们虽然在下面困了这么久,但却也因祸得福,如今的实力已经跃至仙者品阶,主子见了,一定会很为我们开心。”血煞难得的笑了出来,看到他们几人的修为,对于这近两年的经历觉得真是不可思议,谁会想到,他们当初那恶神的手中逃脱之后,竟然会遇到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么短的时间里进阶到仙者巅峰品阶,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却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他们的身上了,难怪人们总会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果真如此啊!

    “是啊!虽然吃了不少苦,不过现在这样的修为却比我们苦修要快了很多。”冷煞也露出了笑容,看着出生入死的几个兄弟,他们八人的实力都不相上下,而且刚才的进阶,八人一同进阶冲破了那层禁制,才能从那下方水域中出来,要不然,也不知还要等上多久。

    此时回头看去,他们出来的那个地方如今已经恢复了平常,那道巨缝神奇的合了起来,只有着周围残留的水迹以及他们身上的湿衣才能说明,那海底水域,是真实的存在着的。

    天煞看着他们一个个身上的白衣不是破的就是脏的,墨发也显得有些凌乱,一张脸更是在那地下水域弄得有些脏,若不是熟悉彼此,在大街上遇到指不定还认不出来,当即便笑道:“我们先找个地方换洗一下,调气整气息后再离开这里吧!出了这片森林,也该打听一下主子他们的消息了。”

    几人点了点头,便往林中走去,不用看也知道他们此时的模样定然是脏乱不已的,自然不能以这模样出林,若不然,走上外面也太过让人退避三舍了,只是,他们走没多久,却感觉到不远处的某一个地方传来的异动,几人相视了一眼,便提气往那一方向而去。

    “把东西交出来!”

    “交出来!”

    当八煞他们来到那一处地方时,却见,那前方围着数百名的修士,似乎有家族中人,也有门派中人,只是当他们人太多又都围着,以致于让他们无法看见那中间的人到底是谁?又发生了什么事。

    “天煞,上树上看一看。”冷煞一个示意,让他跃上树去看一下。

    “好。”天煞应了一声,脚尖一点正准备跃上树上,却听见一个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陌生的声音传来,让他不禁一怔,朝冷煞他们几人看去。

    “哼!海外地域的修仙者也不过如此,此物是我先找到的,你们竟然厚颜无耻的想要强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古世君也,他出现在这片林中的日子也就比八煞他们久了那么十天半个月,但却在这片林中,意外的获得了一件至宝,只是这件至宝,虽说是他发现的,却也不能算是他的,但就算如此,他也绝不容许这东西落在这些人的手中!

    “好你个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既然你不肯乖乖交出来,那么,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其中一名老者眯着一双犹如毒蛇一般的眼睛盯着他,那目光,似要在他的身上看出个洞来一般。

    “我随时奉陪!”古世君亮出了长剑,浑身的气息也在这一刻弥漫而出。

    众人定睛一看,对方竟然已经是仙者巅峰级别的强者,不由的眉头一皱,但想到他们这多么人,对付一个仙者巅峰级别的强者又有何惧?只是虽然如此,谁也不愿做那出头之鸟,一时间,倒也没人率先冲出去,只是将他围起来,双方的气氛也一度的变得一触即发。

    “古世君,我们助你!”

    突然间,冷冽而冰寒的声音从众人的身后传来,那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一经传出,顿时让那周围的数百名修士心头一惊,猛的回头看去,却在看到那后面走来的八名邋遢的男子时,纷纷嘴角一抽。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在此处放肆!”

    其中一人沉声一喝,不将那邋遢的几人放在眼里,但随着他们八人的走近,却无形中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不由的额间渗出了冷汗,就连眼中也浮现了一丝惊惧之色。

    “是你们!”相对于周围众名修士的惊惧与打量,那被围在中间的古世君却在看到那八人时眼睛一亮,脸上浮现了惊喜之色,是八煞他们!虽然弄得一身脏,但他们也算相处段时间了,自然能认得他们。

    “没事吧?”冷煞朝他看了一眼,打量了他一下,见他的修为也到了仙者巅峰,眼中划过一抺笑意,看来,有奇遇的不仅仅是他们,以古世君现在的实力,想必遇到的事情也是极为奇特的。

    “嗯,没事,你们怎么弄成这样?”

    一向看到他们都是白衣胜雪,如今却弄成了这副模样,倒是让他诧异了一番,但见他们的修为竟然也提升了那么多,不禁心中一震,这八人的修为竟然与他不相上下,只不过,如果是他与他们其中一人比试的话,相信他还不是他们当中随便一人的对手,这无关修为的高低,而是他们八人跟在唐心的身边所学的都是如何在最快的情况之下取对方的发生,学的是一招击杀!他这个隐世家族的少主自然是与他们不能相比的。

    八煞们扫了周围的众人一眼,冷冽的声音从其中一人的口中传出:“是不是要战斗?谁想先来?我们奉陪到底!”凛冽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让周围的众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尤其是一些在看到他们八人的修为后,更是凝重的皱起了眉头,沉默着没有上前,眼底分明有着一丝的迟疑。

    然而,也有一些不知死活的人迈步上前,大声喝道:“就你们这几个乞丐也敢帮人出头?本大爷就先来会会你!”

    “血煞奉陪到底!”血煞目光一眯,眼底掠过一道嗜血的寒光,手一动,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剑已经握在他的手中,他们八煞都有神器在身,就算是此时他们加上古世君也才九个人,便若是拿出他们的神器,这几百人根本不够死!

    “血煞?这名字怎么不曾听说过?”其中一名老者眯着眼,眼底浮现着深思,看那几人的气度,虽然一身脏乱,但却绝对池中之物,只是,这名字为何在这海外地域中不曾听说?

    “嘶!好快的速度!”

    修士中,有人在看到那快如鬼魅的速度后,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惊愕万分的看着那浑身脏乱的男子,那样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只是一出手,有点眼力的人都应该看出,那名汉子绝不是那男子的对手!只是,这样快的身手,这样雄厚的威压,为何那名字却是不曾听说过的?海外地域中,无论是散修还是家族中的修士或者门派中的弟子,只要是有实力的,都一定会被人所知,而这名男子一出手就那样令人惊叹的身法与身手,绝非一般人能比,他们又为何不曾听过血煞两字?莫非,他们不是海外地域的修士?

    想到这个可能,眉头不禁一皱,不是海外地域的修士,那莫非是从飞仙大陆来的?

    “咻!”

    一道凌厉的剑法破风而过,咻的一声,惊得那汉子节节后退,不过短短几招,那汉子就从最初的得意到现在的一脸惊惧,一经交手,他才知道自己的修为远远不及对方,这让他又惊又惧之时又生出怒意与不甘,一边闪躲着对方凌厉的攻击,一边想着应该运用什么方法才能将对方杀死,然,越打却是越心惊,两人修为相差太多,对方的速度快得让他几次险些死在他的剑下,如果再战下去,必定毫无生机可言!

    然而,那汉子却不知,血煞因刚从那水域中出来,又逢进阶不久,气息还不是很稳,因此在速度上也放慢了几分,灵力调动也不大,要不然,就凭对方的那点修为,在他的剑下连一招都过不了。

    “大哥!快!快帮我!我们一起杀了他!”那汉子当即回头大喊一声,想要向自家兄长求救,在他想来,以多敌少对方定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到时,就是杀他的好时机了!

    “好!看剑!”那侍机而行的汉子当即应了一声,目光中狠厉的光芒一现,飞身而上,凌厉的剑气以着一股势如破竹的气势就朝血煞袭去,似乎意在一招之内将这对方的刀劈下来似的。

    然而,血煞越打越顺手,体内的气息也在运转之下渐渐的恢复了正常,见两人一人分开他的主意力,一人朝他袭来,冰冽的目光中只划过一抺暗光,下一刻,就见他身子如游龙一般飞转而出,手中的利剑在空气中荡起了一股骇人的威压与气流。

    “咻!呼!”

    周围看着的众人一口气提了起来,他们也希望那两兄弟能击杀了那男子,这样一来,他们心中的战意也会越发的浓郁,却不想被那紧接而来的一幕给惊呆了。

    “咻!啊……”

    骇人的气流声划过之时,只听两声惨叫声骤然响起,众人只见面前寒光一闪,两颗带着鲜血的人头先后发出砰的一声飞落地面,在地面上滚了几圈后才在一名中年男子的面前停下,朝面前的两个死人头看去,那中年男子却是脸色一变,就连身体也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隐隐的,脸上浮现了掩不住的惊惧之意!

    再抬眸看去,前方林中空地处,那名浑身脏兮兮的男子虽看不清容颜,但那一双眼眸却是尤如寒冰,直透人心,令人浑身只感觉一阵惊悚之意,下意识的想要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