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6 老妖

    一双白皙纤长的手指轻轻的挑开了那层红色的轻纱,只见那手指染着鲜红的蔻丹,雪白细滑的手指与那指甲上的蔻丹相衬托着,形成了一种勾人的美,那里面的女子只露出了那一双手来,就能清晰的听到,周围男子咽着口气的声音加重了,那呼吸着的气息也粗重了不少。下一刻,只见那双手轻轻的一个示意,轿子放了下来,轻纱被挑开,那名女子也缓缓的走了出来。

    “嘶!好美……”

    “是啊!真美……”

    周围喃喃的传出的不少倒抽气的声音,那些男子们一个个都痴迷的看着那名走出来的女子,目光贪婪的在她那性感勾人的身段上流连着,脑海中更是不自由主的勾勒出了一副副令人喷血亢奋的画面。

    唐心眯着眼打量着那名手里挽着一条金色绫纱的娇媚性感女子,只见她挽着一斜发,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媚眼如丝,散发着丝丝勾人魅惑的妖媚气息,鼻翼之处贴着一点金片,微扬的丰满唇瓣,轻轻开启着,耳边脸颊之处的发丝微微勾起,而那一侧如丝的墨发则垂落着一缕在胸前,那胸前,只见一块金色的布块将她那丰满的胸脯紧紧的包裹着,丰满藏不住,挤压出了那令人鼻血直喷的深沟,上身,也就只有这么一块遮着胸部的布块,而下身,却是一件紧身的包臀金色鱼裙,紧身的裙子将她纤细的腰肢和臀部的性感曲线勾勒了出来,浑圆挺翘的臀部无疑的极尽诱惑,尤其是那裙子的正前竟高高开起一道口子,直达腿根部,这样的一个女子,集妖、媚、艳、、魅、娆于一身,走出去,只怕,没有几个男子能抵挡得住这份勾魂的魅惑。

    而在唐心打量着那名妖媚女子的同时,那名妖媚的女子也在打量着她。看到那名一袭白色衣裙,简单却飘逸的绝色女子时,她的眼底划过一抺名为妒忌的暗光,快得无人察觉,她的美,为妖媚,而那名白衣女子的美,却是如同那天山上的雪莲,圣洁而高贵,又仿若那天上之仙女,飘逸而绝尘,又似那明月之光辉,神圣而清雅,令人无法忽视,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将在场的所有女子,包括她给比了下去,她的美,无须去刻意而自然展现,她的圣洁高贵更是衬托出了她的低俗妖媚,平生第一次,她妒忌这么一个女人,妒忌她一身白衣,容颜清冷,却浑发着她无法相比的光芒与气质,平生第一次,她才知道这世间竟然有这样一个清雅脱俗的女子,轻易的将她比了下去!

    妒忌,不甘,愤怒,在心底咆哮着,她想要毁灭!想要毁了面前的那个比她美的女子!

    然,越是愤怒,越是妒忌,越是不甘,她却是越发的展现出妩媚与妖娆来,尤其是当视线落到了那旁边的那名白衣男子的身上时,眼中的猎艳光芒更是一闪,好生出色的男人!她阅男无数,却从没见过一个像这男人这般俊美出色的,这个男人浑身弥漫着一股尊贵的气息,那强大的气场更不是随便的人就能拥有的,尤其是,这个男子浑身的男人魅力是那样的浓郁,那样的吸引着她,让她都忍不住的心神荡漾起来,脑海中不禁在想着,若将这个男子拿下……

    越是想着,体内的血液越是滚烫了起来,她看着那男子的目光也越发的柔和,越发的妖媚,魅惑之色也越发的浓郁,那旁边的那名黑衣男子虽然也出色,但是,对方那身冰冷嗜血的气息着实是让她不喜,尤其是,还是一双诡异的血眸,不过那白衣男子则不同了,明显的,这白衣男子跟那白衣女子是一对的,如果抢过来……呵呵……

    看着那女子媚态十足的妖媚眼眸直勾勾的直着沐宸风看,唐心挑了挑眉,朝身边的沐宸风瞥了一眼,却见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眼底却是掠过一丝诡异的暗光:“夫君,那个妖女盯着你的目光像是要将你生吞活剥了一般,真令人讨厌,你说,应该怎么收拾她?”果然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这定力,啧啧,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沐宸风顺势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背肢,低沉而夹带着笑意的声音带着宠溺的问:“娘子打算如何?为夫听娘子的。”

    一旁,看到那一对夫妇旁若无人的秀着恩爱,光明正大的商量着怎么对付那诡异的妖女,墨的嘴角不禁抽了抽,血色的眼眸掠过那名直勾勾的盯着沐宸风的妖女,心下冷哼一声,连她的男人也敢觊觎?真是不长眼睛。

    “这妖女一看就知是修炼着采阳补阴的邪法的,不如,就将她的一身功力废去,让她变成一丑陋的老太婆?”沐宸风很好心的建议着。

    而那一旁原本还打着沐宸风主意的妖女一听这话,浑身一震,那含情脉脉的妖媚目光猛然一缩,脚下步伐也不由的倒退了一步,心中难掩惊恐的看着那个男人。

    能一言说中她修炼的功法的人,绝不是一般的人!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她明明在空气中用了药,而这几人却像浑然无所察觉似的,如今更说要废了她一身修为?想到这,那眼中的妖媚之色尽散,此时已经换上了警戒。

    她又哪知,唐心和沐宸风两人根本就是怪物中的怪物,那些药对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有效?就连墨的身体也是经过百药试炼的,区区那些药又怎么可能让他中招?

    她就是太过自信,以为没有男人能逃得过她勾魂的魅惑,却不知,这世间有种男人,他们心志坚强,一生只认定一个女人,又岂会被别的女人轻易勾引?

    “嗯,夫君这主意不错,墨,就交给你去办了。”唐心眸光一转,落在那静立一旁的墨身上。

    “主子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墨应了一声,手中长剑在手中一转,几乎就是瞬间袭去,凛冽的森寒剑气挥袭而出,快得让周围的众人反应不过来,当反应过来时,只感觉自己的脸上被那凌厉的剑气划伤,剌骨的冰寒一瞬间让他们惊醒,猛的回过神来,而那妖女早有警戒,看到墨挥剑袭来之时,整个人也瞬间往后退去,而就在她退后的瞬间,那八名美艳的女子也瞬间上前,从腰间抽出了利,将墨围了起来,八道凌厉的剑气瞬间猛的袭出。

    “娘子,你说墨自己应付得来吗?”沐宸风搂着她的腰与她站在一旁看着。

    唐心唇角一勾,清冷的声音透着自信的道:“当然,他要是连这几人也对付不了,他又怎么可能跟在我的身边。”

    “呵呵,那是,娘子的身边所跟着的又岂是泛泛之辈。”

    唐心斜睨了他一眼,眼中却是含着丝丝笑意,道:“那当然,夫君这般强大,你娘子我又岂能平凡?”

    “咻!”

    一道凌厉的剑气让两人挑起了眉头朝那前方看去,只见,那一道剑气是墨手中的利剑挥出的,一剑挥出,几名美艳的女子整个人便飞了出去,一剑封喉,快得令人措手不及。

    而那名妖女此时则面上带着惊惧之色的退到远处,看到那黑衣男子的身手竟然那般厉害,又朝周围的众人看了一眼,一计上心头,当即喊道:“只要有人能将他们三人杀了,我愿委身于他!”

    听到她这话,原本全退到一旁的众名男子却是玄眼睛一亮,他们看了看唐心和沐宸风两人,再看了看那楚楚可怜面带惊慌的性感女子,心中像是有什么在鼓动着他们一般,想到只要杀了那三人后便能得到那名性感的女子,他们脑门一热,竟然还真的抽出随身的刀剑,朝那静立在一旁看着的沐宸风和唐心劈去。

    沐宸风看到那些男人还真的抽出刀剑朝他们袭来,挑了挑眉,眼底掠过一丝寒意,衣袖抬起一拂,一股强大的气息伴随着骇人的威压便袭出,猛的朝那些扑上来的人涌去,几乎是那一瞬间,那涌上来的众人全被弹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嘶!啊……”

    “没想到还有这么蠢的人,难怪会被控制在这里,成为采阳补阴的对象。”低沉的声音带着一抺鄙夷,深邃的凤眸扫了那些人一眼,开口道:“如果不想死的,乖乖的退到一旁,否则,我便让你们下地狱去陪那个妖女!”

    原本还想上前的众人听到这话,只感觉心头一震,浑身忍不住的打了一个激灵,大脑像是在一瞬间清楚了过来一般,惊惧的看着那两抺白色身影,又看了看那前面不远处跟黑衣男子在战斗着的性感女子,突然间,他们动了动嘴唇,双眼中满满的尽是惊惧的神色,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咳、咳咳……救、救我……”

    不远处,一名男子趴在地上,因在气流下气血不顺而倒在地上,他一边往唐心他们这边爬来,一边伸着手求他们救他。

    而唐心不经意间的那一瞥,却瞥见那男子脖子上挂着的那一个用红色布缝的三角形平安符,想到那李家村那妇人所说的良话,不禁问:“你是李家村的人?”

    “是……”那男子应了一声,整个人也跟着昏了过去。

    见状,唐心手一扬,一股气息袭出,将空气中那弥漫着的骇人威压拂开,墨身上的威压本来就非同一般,再加上与那妖女在战斗,两人的威压弥漫在这空气中,这些普通百姓自是受不了,尤其还是这些被那妖女吸了精阳的男子,如果不是想到那个李家村的女人们都盼着他们的男人回去,此时,她便不会救这些人。

    在她看来,这些男人就是受不了美色的诱惑才落得如斯下场,怨不得别人,只不过,心下又想,那妖媚女子修炼的又是媚术,这些普通人抵挡不住倒也是说得过去的,最后只是一叹,他们能做的就是除了那妖女,而他们能不能活下来的,那就要看他们自己的了。

    “咻!啊……”

    只听一声凌厉剑气的划过,下一刻,一声惨叫声便从前面传来,众人看去,可当看到那一幕时,眼中却尽是惊恐之色,只见,黑衣男子手中的长剑狠狠的剌入那名性感妖媚女子的胸口,鲜血直流着,那名妖媚的女子脚步踉跄着,面上尽是痛苦之色,而那名黑衣男子只是冷冷的一瞥,便将那剌在女子胸口处的利剑拔了出来,一道血柱也随着喷出,那妖媚女子整个人也跟着跪倒在地面上,最令他们惊恐的是,那女子的身体就如同泄了气的球一般,一点点的发出了变化,而那美艳妖媚的脸,更是以着一种可怕的速度在变老,那皮皱了起来,那眼睛陷了进去,那嘴里的牙也跟着掉了下来,那一头的青丝也变成了白发,皱纹布满了她的脸,一身精气被泄的她,露出了她最真实的本来面目!

    “啊!”

    不少的男子惊呼一声,两眼一翻,整个人倒了下去,他们当中,有的跟她妖女有过一夜欢好,如今看到她那可怕的模样,整个人接受不来,直接昏死了过去。

    而周围的女子看到她们最崇拜的女子居然变成了那样,一个个也是惊呼出声,不敢相信她们所看到的一幕……

    那妖女被墨一剑剌中胸口,重伤之余一身精气也被废去,此时老得奄奄一息,但她却看着唐心,眼中仍旧是不甘心,不甘心她会死在这里,不甘心她的一切会被这三人给毁了,嘴巴张了张,她拼尽是最后一口气问:“你、你到底、到底是谁……”

    然,唐心只是静静的看着,并不打算回答她的话,看着她睁着双眼死不瞑目的样子,她淡淡的移开了眼眸,转而看向了周围的众人,清冷的声音蕴含着一股威压的从她的口中传出。

    “这个妖女修炼的是采阳补阴之邪法,又精通媚术,你们这些人若是再在这里呆在十天半个月,到时只会精尽人亡,如今妖女已死,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至于你们那些女子,如果不想有朝一日步那妖女后尘,相信往后怎么做,你们自己心里明白!”

    听到了唐心的话,那些女子们一个个脸色惨白,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久久失神。而唐心扫了这城镇一眼,便对沐宸风和墨道:“这里空气不好,我们还是去外面林中休息好了。”看来她应该找时间炼制一个空间宫殿,一个可以住人的空间宫殿,这样一来,就算是在外,也能舒服的住着。

    “嗯,走吧!”沐宸风应了一声,搂着她便往城外走去,而墨自然的跟在他们的身边。

    看着他们三人潇洒的离开,却留下了一地的残骸和血腥,众人不禁怔怔的看着,久久也没回过神来……

    城外不远处的树林中,他们三人围坐在火堆边,翻烤着架子上的野味,林中空气清新,随着轻风的一吹,还弥漫着一股飘散着的浓浓肉香味。

    唐心拿出了酒喝了一口,便递给身边的沐宸风,自己则翻着肉,又从空间中拿出几枚灵果掐碎后将果汁滴落在那烤肉上,拿起那烤肉闻了闻,见差不多了,便取出小刀切下一小块尝尝。

    “刚刚好,你们尝尝看。”她说着,又切下了两块,分别递了给了沐宸风和墨。

    林中,风吹过,树叶沙沙而响,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倘大的林中,也就只有他们这里点起了火,围坐着人。

    沐宸风见她吃着肉,似乎在想着什么一般,便喝了口酒,问:“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我在想,红绫以前也是修炼媚术的,不过她没修炼那种采阳补阴的邪功,自从她看上子漓后,甚至连那媚术也放下不修了,改修了别的功法,今日看到那妖女,我倒是庆幸,红绫没有走上一条像她一样的路。”

    闻言,沐宸风唇色微勾,道:“红绫不是那一路人。”说着,声音一顿,又道:“不过,她跟莫子漓可就不会那么容易成事了。”莫子漓倾心于他娘子,这事他们都是知道的,虽然说以前的事忘记了,但想要接受红绫,依他来看,不太可能。

    “唉!说起他们,也不知八煞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还有大师兄他们,以他们的本事,如果不是被绊到了,应该会回到飞仙界来的,一个海域地域,我觉得还不足以拦住他们。”

    “到海域龙潭后就去找他们,放心吧!他们会没事的。”

    “嗯。”她应了一声,又喝了一口酒,见身边的墨一副心不在焉的神色,唐心笑了笑,问:“墨,怎么了?莫不是想小雨了?”这日久还真能生出情来,墨和小雨在一起的时间不短,确实也在不知不觉中生出了感情,他们两人的感情她自然是看在眼里的,她也相信,小雨跟着墨,一定会幸福的,别看这家伙冷冰冰的,但却很细心。

    听到这话,墨看了她一眼,道:“没。”

    “呵呵,行了,想就想,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等我们回去后,找个时间上夏家提亲,把小雨娶回来不就得了。”

    墨的目光微闪,看着火堆没开口,顿了一下,才道:“我还不知她怎么想的。”

    沐宸风和唐心一听,不由的轻笑出声,枉费他有一身好本事,还是鬼界之尊,在感情事上却这么迟钝,到现在竟然还没跟小雨这表白,不过想想以墨这冷冰冰的模样,加上平时就话又少,没开这个口倒也正常。

    “呵呵……墨啊,小雨可是又漂亮又可人,你看你又没在她的身边,居然还没表白的,你就不担心让别人捷足先登了?”

    “她不会。”墨的眉眼间,浮现一抺柔和之色,这抺柔和极其少见,却是将他那冷漠的神情缓解了几分。

    唐心见他那神色,也不免的一笑。小雨的性子比较好动活跃,平时的话也多,配上墨这块冷木头倒也般配。记得离开时就,那丫头在她耳边说了一大堆边的话,无外乎就是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照顾好她肚子里的宝宝。想到这,她一手不禁抚过肚子,她与沐宸风成亲也有数月了,房事自是不少,不过这肚子却是一直没动静,倒了奇怪。

    注意到她的手抚过腹部,若有所思的样子,沐宸风也知道她定是在想,怎么他们成亲数月,却还没怀上孩子?其实他也想过,甚至想,莫不是自己不够努力?不过想想这不太可能,哪一回与她欢好时不时她连连求饶?那么,会是什么原因呢?她精通医理,也许,找个时间可以问问她,不过想到她要是怀上孩子后他得禁欲,不禁微拧起眉头来。

    休息了一夜,次日清晨,他们便继续往海域龙潭的方向而去,飞剑上两人相拥而立,迎风而上,看着那周围的白云与那下面掠过的一幕幕影像,沐宸风想到了昨夜的事情,便低声在她的耳边开口笑问:“娘子,我们成亲也有数月了,为何还没放怀上孩子?莫不是为夫不够努力?”

    唐心一怔,继而低笑出声:“呵呵,你以为孩子是想要就有的呀?昨夜我也正在想,我们两人的身体都没问题,那应该就是我心中有所忧,故而较难怀上吧!”

    “娘子忧心于八煞他们以及颜沐他们?”

    “也算是吧!其实我倒不是挺担心他们,反倒是十二龙骑和天音,十二龙骑定是遇到麻烦了,要不然也不会来了飞仙界后就没找我,而天音,她的天阴之体随时都有可能提前发作,如果找不到可以改变她体质的东西,到时只怕这……”

    “娘子不必太忧心,十二龙骑的事情我们到了龙潭自能解决,而天音的事情,相信她也是有福之人,定能逢凶化吉的。”

    “嗯。”她点了点头,依入他的怀中。

    约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他们到了飞仙界的边缘,看着那前面一望无际的海域,他们正准备唤出火凤往海域龙潭而去时,却听几声厉喝声传来。

    “妖女哪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