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5 妖媚女子

    唐心一笑,道:“收下吧!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

    “如此,好就多谢了。”上官煜也不推辞,便笑着道谢着。

    “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休息了。”沐宸风开口说着,看了众人一眼,便搂着唐心往回走去。而墨也站了起来,微微朝他们点了下头,也跟着离去。

    看着他们几人远去的身影,上官锐不禁感叹道:“这一次我们上官家能避过一劫重震雄风,真的是多亏了他们啊!”试想,如果不是他们,他的儿子只怕此时也不可能恢复如初,就是上官家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重新夺回一切,他们,是上官家的恩人,如果没有他们,也不会有如今的上官家。

    “我也没想有想到,最后救了我们的,会是他们。”上官煜心中也是感慨万千,谁会想到,当年他与她的偶然相识,竟然在两年后,她能给他带来第二次的生命,甚至,帮他的家族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也许,这一切就如她所言,一切都是缘份……

    “将来我们上官家的子孙后代,一定也要谨记,他们是我们的恩人,上官家的子孙无论是隔了多少代,只要将来他们的子孙后代有所需要,就是赴汤蹈火,也要力助他们!”上官锐的一句话,郑重而有力的决定了上官家的后代,都将谨记着他们今日所给的恩情。

    而另一边,沐宸风和唐心回到院落中,沐浴过后,唐心坐在铜镜前,而沐宸风则站在她的身后,为她拭干发上的水迹,看着镜中的她,眉宇间弥漫着那属于他的柔情,唇角不禁微微勾起:“娘子,以后等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我们找个地方,每日为夫为你画眉挽发,可好?”

    透过铜镜看向身边的他,身后的他,身着白色里衣,俊美刚毅的容颜带着只为她浮现的温柔,那双深邃的凤眸中弥漫着只对着她时才会展现的深情,那性感的薄唇微微的勾起,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看到他那愉悦的神情,她唇边的笑意也加深了几分,开口应道:“好。”

    闻言,他脸上的笑意也加深了,深邃的眸光微闪,眼底划过一抺暗光,一边为她拭干发上的水迹,一边说:“娘子,今天跟那妖物交手时,为夫好像扭到了腰,要不,你给为夫按按?”

    听到这话,唐心当下就转过身来,看着他道:“怎么会扭伤了腰?你怎么不早说?把衣服脱了,我给你看看。”眼底,一抺担忧是掩不住的。

    “其实也不是很严重,所以就没说了,只不过现在转了转,好像又有些酸痛,我自己又按不到。”某人一脸无奈的说着,那神色就好像在说,要是我自己能按到的话,一定不会让你来的。

    然,唐心听到了他的话却是不疑有他,心想着,要是不严重的话他又怎么会说?当下,伸手抚上了他的腰问:“是哪里?是这吗?还是这边?扭到腰可大可小,一个没处理好要是落下毛病那怎么好?”

    感觉到的担心,他看着她的目光越发的显得柔情,那宠溺而深情的目光就像足以将她溺死在里面似的,唇角掩不住的上扬,心头的愉悦直浮上眉眼中,感觉到她的手在他的腰间轻轻的抚着,询问着是否是那个地方扭伤,他便也在她的手按向他腰际时,点了点头:“嗯,就这里,有点酸痛。”

    “把衣服脱了到床上躺下,趴着。”

    “好。”他唇角上扬,转身走到床边,眼角瞥见她在空间手镯中翻出了药酒,眸光一闪,便将身上的衣服褪去,乖乖的趴在床上等着她。

    当唐心拿着药酒走到床边时,看到那光赤着身体趴在床上的男人时,嘴角微抽了一下:“怎么脱光了?”这男人,脱光了是想引诱她犯罪不成?看这性感结实的身段,就算是她这几个月来看过无数次的她此时见了也不禁有些血气上冲。

    “娘子,是你让为夫脱了衣服趴在床上的。”某人一点自觉也没有,说得那个叫理直气壮。

    唐心额头划过几条黑线,想到他的腰扭伤了,便也不再多说,走上前,在床边坐下,拉过被子将他那令人喷血的臀部盖上,来个眼不见为净,这才深吸了一口气,道:“我给你擦点药酒,要是痛的话你就说一声,我轻一点。”

    “好。”趴着的某人应了一声,双臂环抱着枕头,半侧着脸。

    往手心里倒了些药酒,手心便往他的腰间揉去,她用的力道也不是很大,就怕用重了力他会喊痛,谁知,揉没几下,就听听到了那令她嘴角直抽的声音。

    “嘶!啊……嗯……娘子,好舒服……”

    某人毫无自觉的喊着,可偏偏那声音充满着暧昧与诱惑,再看他的那一张俊美刚毅的容颜,竟是一脸的享受,感觉到那在他腰间揉着的手停了下来,他还一脸不知为何的看着她,问:“娘子?怎么了?”

    唐心无语,再次在他的腰间轻揉着,可这一回,却是加重了些许的力道,谁知,某人又再度叫了起来。

    “嗯……娘子,轻点……嘶……往下点……嗯……”

    揉没几下,唐心就受不了,她瞪着他,道:“你故意的。”这家伙,没事弄得这声音出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干什么呢!

    “娘子,故意什么?”某人一个不经意的侧翻,一手托着头,一手搭在腰间,一脸邪魅的看着她。

    唐心挑了挑眉:“腰没伤?”

    “娘子,为夫不是说了吗?不是很严重,只是轻轻扭了一下。”

    “哦?”

    “娘子,时候不早了。”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深邃的眼眸中跃着一簇灼热火焰的看着她。

    “夫君,还是让娘子我再帮你揉一下腰吧!要不然,这以后若是留下什么毛病,那如何是好?”她眼底闪着点点诡异的光芒,看得那床上的沐宸风寒毛直竖起来。

    “呵呵,娘子,刚才娘子揉了那几下,为夫感觉已经好了,娘子真不愧是鬼手天医,这手法真真叫人惊叹,不过……”他带着笑意的低沉声音微微一顿,凤眸看着她,扬起了一抺坏笑:“不过,为夫这里倒有一火需要娘子帮忙泄一下。”说着,牵着她的手就往他的腿间按去。

    “你!”她不禁脸色一红,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哪知,却被他顺势一拉,整个人便扑上前去,趴在他的怀里,嘴唇贴上了他胸前的某一点,只感身下的人闷哼了一声,下一刻,一双大手便环上了她的腰。

    “娘子,为夫想要你……”

    火热的吻在她一抬头间便落下,他含住了她的唇,品尝着属于她的美好,一双大手也没闲着,游走在她的腰间,解去了她的腰带,褪去了她的衣物……

    次日清晨,沐宸风他们只留下了一纸字条便离开了,并没有与上官煜他们当面道别,当上官煜他们知道时,他们已经早已经往海域龙潭的方向而去了。

    御剑飞行的他们,只不过在一天的时间里便已经到了数万里外,见天色已晚,他们见这前前后后也就只有一处小村落,便打算到村中借宿一晚,顺着小路走去时,却见一个年约三十左右的妇人跌坐在斜坡下,一手捂着脚,似乎是扭伤脚了,她对墨示意了一下,墨便飞身而下。

    原本捂着脚的妇人手里拿着一节树枝想要站起来,可谁知突然间出现的一个黑色身影吓了她一跳,不禁惊呼了一声,整个人往后倒去,可谁知,那突然出现的人却突然伸出拉住她的衣服提气一飞,就将她带了上去,一时间,惊魂未定的她瘫坐在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面前那有着一双血眸的黑衣男子,被他身上冰冷的气息吓到了,浑身颤抖个不停。

    “我、我只是山间妇人,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惊恐的声音响起,那妇人顾不得脚上的痛,就对着他们几人磕头着。毕竟是山野之人,看到那一身黑衣冰冷吓人又还是诡异血眸的墨,直觉的认为他们是什么坏人,因为好人可没像那黑衣男的长得那样吓人的。

    见状,沐宸风和唐心嘴角一勾,朝那冷着一张脸的墨扫了一眼,眼中划过一丝笑意。下一刻,唐心迈步上前,道:“你不要惊慌,我们不是坏人。”

    妇人听到一女子的声音,抬头一看,却见那不知何时出现的白衣女子站在她的面前,绝美的容颜,飘逸若仙的气质,当下忘了惊恐,喃喃的唤了一声:“仙子……”

    闻言,唐心笑了笑,道:“我们只是路过的,见你跌在下面,才带你起来,我见这里地势偏僻,只有那远处的一处小村落,你可是那村子的人?”

    “是是是,小妇人是、是李家村的人。”听到面前仙子的话,她终于不要惊慌了,好不容易才让身体不颤抖,可是,看到那一旁那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黑衣男子时,仍不由的缩了一下。

    “我们打算找个地方落脚休息一晚,我们送你回去,你给我们找个地方可好?”唐心再度开口。

    “好,谢谢仙子了。”虽然唐心说了是路过的,不过那妇人还是执意这般唤着她,因为她们这些山野之人,从没见过长得这么美的女子。

    因此,沐宸风他们几人将那妇人送回了村子,他们也在那妇人的家中住下,到了那妇人的家中才知,她家中除了一个瞎眼的婆婆之外,还有两个七八岁大的孩子,村子不大,也就十几户人家,听到有客人来,那些村民们都围到了那妇人的家门口张望着,而看到那外面的人清一色的几乎都是老妇人和妇人以及孩子时,他们几人眼中不禁划过一丝诧异。

    唐心懂医,见那妇人家中上是瞎眼婆婆,下又只是两个孩子,家中连个男人也没有,便为她医治受伤的脚,这村子十几户人家都是自己种的菜,听到妇人他们家来说三个神仙般的人,又听妇人伤到了脚,便自靠奋勇的到田里摘菜,又帮忙做饭。

    在闲聊中,唐心几人也知道了那村子的一些事情,村里的十几户人家的男人都在一年前下山进城后便没再回来了,她们又是老又是小的,山路又崎岖,路途又远,从这里到城来回要三四天的时间,村里的人去找了都没回来,她们也不敢再让人下山去了,总担心遇到什么事情像前面那些人一样,有去无回。

    在村落中休息了一夜,唐心他们便离开了,心中对于村民们所说的那个城镇多了一丝好奇与探究之意,若没古怪,那些人也不会有去无回,只是,到底有何古怪之处呢?

    “女儿城?这城名倒是奇怪。”

    御剑飞行来到这城外,唐心看着那门上面的那几个字,唇角微勾,目光落在了那前面的城门中,那里,来来往往的人们,有的是老汉,有的是中年汉子,也有的是年轻男子,也有的是小儿,不过,年轻女子倒是少见,只是,那些男子除了几名六七十岁的老者之后,那些中年汉子以及年轻男子都显得有些脚步虚浮,脸色苍白。

    不少进出城的百姓们看到了他们三人,先是惊艳于他们三人的出色容颜,紧接着,那些男子的目光几近痴迷的落在那中间站着的那名美若天仙的白衣女子身上。

    而沐宸风他们三人自然也看到了那些人的目光,微挑了下眉,唐心笑道:“我去问一下这城名为何这般奇怪。”说着,便走上前,来到一名才老汉的面前,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问:“老人家,请问,这城名为何为女儿城?”

    那老人看到她,脚步不由的倒退着,本想离开的,但见她面上笑容那般的温和,心生不忍,便开口道:“姑娘,你们一定是外地来的吧!老汉劝你,赶紧离开,就是在外面哪个地方落脚也好,也不要进这城中去。”说着,便摇了摇头,走开了。

    闻言,唐心眸光微闪,心下暗想,这城中有古怪?目光再度的落在那城上面的那几个大字上,若有所思。

    沐宸风和墨来到她的身边,他们两人的目光也不约而同的落在那城门上,半响,道:“既然来了,进去看看吧!”以他们的实力,自是不用担心会遇到什么危险,再说,这城镇并不是什么大城镇,相反的,这里地势比较偏僻,估计这城中所住的人家也不会很多。

    “嗯。”唐心应了一声,便与他们一同迈步往城中走去。

    进了城,他们很快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城中,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子,就是连一个老妇人都没见着,地摊上有的摆放着小摊的是一些汉子和老人,那些老人倒还好,但那些汉子则跟他们在外面看到的汉子一样,脚步虚浮,脸色青白,分明就是一副纵欲过度的模样,而大街上的那些女子,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衣着暴露,有的甚至是随手拉过大街上的男子就往一处巷子走去,看到这里面的这一切,唐心和沐宸风相视了一眼,更加的确定这城中有古怪。

    “哟,好俊的男人啊!你们快来看,这里的两个男的都长得好生出色啊!”

    正当他们三人走在大街上时,迎面的几个女子看到了沐宸风和主墨他们两人,竟是一个个双眼放着狼光的朝他们跑来,其中一个更是张开双手就打算朝沐宸风扑去。

    看到这一幕,唐心眸光微闪,唇角噙着一抺危险的笑意,看到那妖媚的女子奔了过来,胸前的那一对饱满的玉兔更是几乎要跳出那抺胸似的,只觉得让她看了着实碍眼,当那女子来到他们面前前,她脚下步伐一移,来到了沐宸风的面前,抬脚一踹,直接将那名妖媚的女子一脚给踹飞了出去,只感觉一脚踹在对方饱满的胸脯上,那感觉,着实是让她一阵恶寒。

    “砰!”

    “啊!”

    那女子整个人狠的往后飞去,这一摔,直接将那后面奔来的几个女的一并撞倒,全摔倒成一片,一时间,惨叫声连连。

    而沐宸风看着那挡在他的面前的唐心,唇角微微上扬,那深邃的凤眸静静的落在她的身上,眼底,划过一抺宠溺与柔情:“娘子,对付那些人,又何需你动脚?交给墨不就得了。”

    “我的男人,胆敢觊觎?真是找死!”唐心冷冷的扫了那前面倒了一地的妖媚女子,眸光中泛着点点杀意。

    听到了她的话,沐宸风眼中泛起一丝笑意,也不再开口,静静的站在她的身后。

    周围的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到了,那些摆摊的人和周围两边客栈的人都走出来看,一时间,周围都围满了人,只是,只要一眼便能看出,无论是这些摆摊的男子,还是那些从客栈中走出来的男子,一个个都是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那撞倒在地上的几名女子爬了起来,却是丝毫不将唐心当一回事,尤其是那被唐心一脚踹开的那名女子,更是挺着胸脯双手叉着腰的走上前来,一副茶壶状的指着唐心便开始怒骂:“哪里来的臭婊……啊……”声音还没落下,只见那一节染满鲜血的舌头和一条手臂飞了出去,甩在大街上,触目惊心!

    “啊!”

    周围,尖叫声一片,那些原本还一脸嚣张状的女子们一个个惊得躲到了男人的后面去,不敢看那前面鲜血淋漓的一幕。

    只见,一身黑色战袍的墨站在一旁,手中泛着着寒光的剑折射出令人心惊的凛冽光芒,那双血眸冷冷的盯着那前面那名瘫坐在地上的失去一条手臂和舌头的女子,眼中杀气清晰可见!

    这城中也不泛修炼之人,虽然说被酒色弄垮了身体,但此时看到那浑身散发着嗜血气息的黑衣男子时,竟是没理由的心头一颤,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你、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在这女儿城闹事!”其中一名妖媚的女子壮大着胆子开口喝着,但那身子却是不动声色的躲在一男人的身后,根本不敢走出来。

    墨冷着脸,没有开口,沐宸风就更不会去开口了,只有唐心,清眸扫了那周围的的男男女女一眼后,清冷的声音夹带着一股威压的问道:“城中所人主事?把人给我叫出来!”不过一个偏僻城中的女子,却一个个散发着妖媚的气息,可见,这城中的诡异就是因为这些女子。

    “是什么人想见我?”

    就在这时,一个妩媚妖娆的女子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听到这个声音,周围的女子们一个个竟是跪了下去,而那些男子们更是痴迷的看向了声音之处。

    唐心几人也顺着那声音看去,只见,走上前面的是八名美艳性感的红衣女子,她们清一色的红衣着身,但,却是衣着暴露,丰满的胸前也就只包着少得不能再少的一块抺胸布,露出了那贴着一枚金光闪闪小宝石的肚脐,下身看是穿着裙子,但那裙子却又开到了大腿根部,若隐若现的露出了那诱人的修长美腿,看得一众的男人们双眼放着狼光,猛咽口水。

    这八名美艳性感女子的后面,是八个抬着轿子的男子,说是轿子,却又与一般的轿子不同,那轿子,轿宽能容两三人在里面,轿子的周围是一层若隐若现的红色轻纱,里面,斜卧着一名曼妙妖娆的性感女子,因那层薄纱而看不清那里面女子的容颜,但依稀却可见,那女子身上的暴露程度丝毫不亚于那前面的八名妖媚女子。

    唐心眸光微闪,目光落在那被人抬着的那名若隐若现的妖娆女子身上,随着她的出现,空气中,似乎有一种诡异的香味。

    “城主!”

    所有的女子恭敬而崇拜的看着那上面的若隐若现的女子,眼中尽是尊敬之色。而周围的男子们,更是仿佛被什么吸引了一般,那目光痴迷而炙热的看向同一个地方,闻着那空气中散发出来的香味,越发的觉得心神荡漾,不可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