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4 玲珑宝塔

    “这是一个收妖塔,可防可守,塔中分九层,第一层确实各有不同。”她微微一笑,伸手指着沐宸风手中拿着的那个玲珑宝塔,道:“看,这里每一层皆有封印,妖物收了进去就别想出来,而且,因为有那妖帝的灵魂在里面,这个玲珑宝塔的攻击力也是非同小可的,不仅仅是收妖,也可以用来困人,被困住了就别想容易出得来。”她笑着伸出一拂,原本静静放在沐宸风手掌上的那个玲珑宝塔直接飞了出去。

    只见,那原本小小的玲珑宝塔在半空中慢慢的扩大,竟然大到高达几十米的时间才停了下来,重重的往那远处的山头上落下,稳稳的落在那山头之上,只听砰的一声,那周围荡起了一股黄沙,待那层黄沙渐渐落的下时,便见那玲珑宝塔的塔身泛着金光与紫沙的光芒,远远看去,竟是美不胜收,令人惊叹不已!

    “好美……”

    “真不愧是神帝器啊……”

    “是啊!我还是第一次见神帝器,而且还是这样精美绝伦的,真的太少见了……”

    周围的众人惊叹的看着那远远的伫立在那山头的玲珑宝塔,不知是被那精美的外观迷倒了,还是被那宝塔的品阶城震撼了,还是被那玲珑宝塔所拥有的功能给惊到了此时,他们一个个惊叹的看着那泛着金光与紫沙光芒的宝塔,眼中尽是痴迷的神色,下一刻,那些炼器师们竟是一个个回过神来,不约而同的朝唐心跪了下去。

    “师傅!请收下我们吧!我们一定跟着师傅好好学习炼器之术!”

    不约而同的声音带着难掩的激动在这空气中响起,竟是在这空中回荡着,那些炼器师们一个个以着崇拜炙热的目光看着那站在炼器台上白衣飘飘的绝美女子,心中想着,若是能拜得她为师,那么,兴许他们的炼器之术会更上一层楼也说不定,而且,她可是飞仙界上第一个能炼制出神帝器的天火炼器师!而且,她还是这样的年轻,她的前途,不可估量!

    台上的几人看着那台下跪倒的一大片,除了唐心沐宸风以及墨他们三人面色如常之外,就是连上官煜父子此时看到这一幕也是愕然万分,他们知道,那些炼器师心高气傲的不少,就算是真的出了天火炼器师,他们也只会妒忌,像这样黑压压的跪倒一大片的还真的是让他们始料未及,从他们的神色来看,确实是一个个都用着炙热的目光崇拜敬佩的看着唐心,不过,他们知道,唐心是不可能收下他们的。

    后面的几个老者,此时也不由以着怪异而怔愣的目光看着那唐心,如此年轻的天火炼器师当真的是举世少见,而且还是能炼制出神帝器的天火炼器师,更是不可多得,如果是她的话,确实是有资本让那些炼器师们臣服于她,确实是能让那些炼器师们崇拜信服于她,毕竟,在这世界就是强者为尊,她虽说是一介女子,但有这样的本事,却是连男子都比不上的,唐心,唐心,难怪能在短短的日子里名扬飞仙界,她,确实不是池中之物啊!

    目光不由的落在那站在她旁边的那名气宇轩昂的白衣男子身上,那男子一袭白衣翩翩,面容俊美如谪仙,但那眉宇眼,那双深邃而幽深的目光中,所散发出来的却是睥睨天下的霸气,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浑身的威压与气势就已经让人无法去忽视于他,虽然唐心身上的光芒很是耀眼,但,这个男子身上的光芒同样的也是那般的耀眼,两人站在一起,身上的气息竟是那样的和谐,男的宛若天神,俊美而刚毅,女的飘逸绝美,尤如天仙,这两人站在一起,仿佛这天上人间,都寻不出一对像他们这般光彩夺目又如此匹配的夫妻。

    唐心睨了那底下的众人一眼,淡淡的说道:“修为在各人,在炼器之时,自身的品行也十分重要,你们既然是集飞仙界各地的出色炼器师,在炼器这一行应该也是极为清楚,天赋占了一半,心性也占一般,在炼器方面我除了偶得上官煜指点之外,也没拜师,你们若是真心想炼器,倒是可以请上官煜为你们指点一二,他在炼器方面的天赋极高,假以时日,他的炼器本领不下于我。”说着,眸光朝那微怔住的上官煜看了一眼,唇角微勾。

    听到了唐心的话,上官煜心中一怔,脸上也浮现了讶异之色,再看向那些炼器师一个个一双眼睛发亮的看着他,心下也知,经她这一番话,他上官煜在炼器这一行中的名声将大燥,甚至,上官家的地位也会随之提高很多,知道她的好意,不免朝她微微的点了下头,心中甚是感叹。

    他上官煜,何其有幸,得这一知己好友!

    “收!”唐心伸手一摊,清冷的声音一出,那原本还稳稳的落在远处的那个玲珑宝塔便咻的一声回到了她的手中,变得小小的静落在她的手中之中,她手中拿着那个玲珑宝塔,眸光掠过那底下的众人,清冷的声音带着一股威压的从她的口中传出。

    “最近飞仙界上到处传我唐心四处杀害宗门,但,今日这事各位也看到了,是妖物出来作怪,存心嫁祸于我,毁我名声,在场的各位见证了今日这一幕,相信怎么做,你们应该清楚。”

    “唐小姐放心,今日我们承蒙唐小姐搭救,才能活下来,事情如今真相大白,今日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如实向外说,相信不用多久,整个飞仙界的人都会知道那些事情并不关唐小姐的事。”

    众人齐声应着,心中对她除了敬佩之外还有感激,如果今日不是他们在这里,只怕,他们都会像那些宗门的人一样,被那些妖物杀死,然后又说是唐心所杀,而她,今日的炼器不仅让他们心服口服,更是救了他们的性命,这样的事情就是不用她开口,他们也会力证她的清白!

    “很好。”她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将手中的玲珑宝塔收了起来,与沐宸风相视了一眼,这才看向上官煜,道:“这里的事情解决了,我们也要走了,今日就在这里别过吧!我相信,我们一定还会有相见的一天的。”

    闻言,上官煜一怔,看着他们三人,道:“你们要走了?今日天色已晚,不如,再留一晚再走吧!明日一早,我送送你们。”

    乐悠悠也连忙跳上前来,道:“唐姐姐,沐大哥,墨大哥,你们就再留一晚吧!你们刚才跟那些妖物打了那么久,一定也累了,今晚回去可以好好休息一晚,明日再走也不迟啊!”

    “是啊沐公子,你们就再留一晚吧!也好让我们好好的答谢你们。”上官锐也开口挽留着,他们几人对于他们上官家来说,可是大恩人,他们自然是希望他们可以再多留些时日,让他们可以好好的款待他们。

    见他们一个个开口挽留着,唐心的目光不禁看向了身边的沐宸风,询问着他的意见。对于他们来说,刚才一战对他们的身体并无任何不适,因为只要一颗丹药,或者几枚灵果便能迅速恢复体力,不过面对他们如此热情的挽留,倒是让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接收到她的目光,沐宸风微勾起唇角,一手搂着唐心的腰,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再打扰一晚吧!”

    听到这话,几人都笑了起来,连忙道:“太好了,太好了,今晚,我们设宴好好为两位践行。”

    看到他们那欣喜的神色,唐心也是一笑,看到那在半空中四处窜的青龙,便唤了一声:“青龙,回来。”下一刻,只见青龙化做一道精光直接进入了唐心的身体里消失不见。

    到了最后,那几个老者合着众人商量着,最后的炼器大会也不用比了,直接依旧是上官煜稳坐第一的位置,而且以后的炼器大会主要为切磋,那些与宗门相关的炼器什么的全部由上官家来承包,对这一点,倒是让上官家的人很是意外,不过他们也知道这很大一部份是因为唐心他们的关系,便也笑着接受了,而上官家,经过这一日后,那地位也是如同水涨船高,上座门拜访的人几乎踏平了上官家的门槛,而这,当然是后话了。

    夜色下,上官家中却是热闹非凡,一声声愉悦的笑声隐隐传出上官家的外墙。只见,前院中摆放着宴席,桌上好酒好菜,除了上官家父子之外,还有乐家的一家三口,最后自然少不了的是唐心和沐宸风以及墨三人了,人员虽然不多,但是却一个个都笑得开心,因为又是在说乐悠悠和上官煜的事情,乐悠悠那有点小腹黑的鬼灵精,频频惹得众人失笑不已,也让上官煜无奈万分。

    “煜大哥,我就说嘛,以前缠着你的那些花蝴蝶哪有我好,像我这么乖巧可人又长得这么可爱的美少女,可不是到处都有的,就算有,也不见得会喜欢上你这大了我这么多岁的,所以,咱们订了亲之后,你一定要待我好好的,要不然,哼哼,我可是会要你好看的。”她娇俏的小脸上带着狡黠的笑意,挥动着拳头在面前比划着,又是惹得众人一阵大笑。

    “呵呵,你这丫头,哪有你这么说话的?就不怕吓得你煜大哥不敢娶你?”乐悠悠的娘亲失笑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眼中满满是宠溺的笑意。

    “煜大哥,你会不敢娶我吗?”她眨着眼睛看着他,一脸的纯真,又道:“你要是不敢娶我,我娶你也是一样的。”说着,贼贼的笑了起来,在脑海中幻想着,要是他穿着新娘服的样子,会是怎么样的?

    “你这丫头,没个正经。”乐父听到她的话后,也是无奈的一叹,对上官煜他们道:“悠悠这孩子就是这样,古灵精怪的,不过胜在心地好,对煜世侄也上心,上官兄,不如,趁着今日沐公子他们在这里,就请他们做个见证,把这俩孩子的亲事给订下来,如何?”

    “呵呵,那是自然好,我是求之不得啊!悠悠这孩子打小就乖巧可人,我早就当着她是我的儿媳妇儿了,再说,前段时间煜儿出事,这孩子也是天天就往家中跑,又担心这又担心那的,你们也知道煜儿的娘子去得早,我又要顾着家中的事,那段时间也好在有悠悠一直过来陪煜儿,让我放心了不少。”说着,又转向了沐宸风和唐心,道:“沐公子,沐夫人,难得两位在此,不如,就请两位做个见证吧!”

    闻言,沐宸风和唐心皆淡淡一笑,看向了上官煜和乐悠悠两人,道:“他们两人很是般配,而且,贵就贵在,在上官煜最失意的时候悠悠也不离不弃的陪在他的身边,所谓患难见真情,我们相信,他们两人在一起是会幸福的,也很乐意看到他们结成连理。”

    上官煜朝乐悠悠看去,唇角噙着温柔笑意,眸光中也是带着一抺宠溺的神色,也许他也许没有那份心思,但是经过那一段时间她的相伴,她的心意,她的深情,他感觉得到,而且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接受了她,似乎,有这么一个小他近十岁的小妻子也不错,像她这样古灵精怪的小丫头,若陪在他的身边,他相信将来的日子一定不会无聊。

    看到了上官煜看着她那宠溺而带着情意的目光,乐悠悠只觉脸上一热,突然间想到了那天那光溜着身体的模样,更觉得不好意思了,本来是想让他不要那样看着她的,谁知话一出口却变了个样。

    “哎呀,煜大哥,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嘛!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啦!”

    “哈哈哈哈……”

    上官锐和乐悠悠的父母听到这话都大笑起来,摇头失笑的看着那还真的羞红了脸垂低下头的乐悠悠。

    “咳咳……”

    唐心一口酒才喝入口中,就听见乐悠悠那带着几分搞怪的声音传来,一时间,一口酒还没咽下,就被她那怪里怪气的声音给哽到了。

    “小心点。”沐宸风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手也不知从哪里拿出了手帕温柔的拭去她唇边的酒渍,那温柔体贴的模样让那对面无意间抬头看到的乐悠悠看得羡慕不已。

    “沐大哥对唐姐姐真好,沐大哥真是一个合格的夫君。”说着,转向了上官煜,甜甜的笑道:“煜大哥,你以后会像沐大哥对唐姐姐一样的对我好的,对吗?”

    缓过来的唐心朝身边的沐宸风看了一眼,回以柔情的一笑道:“我没事了。”

    “嗯,别光喝酒,吃点肉。”说着,给她夹了一块肉放在她面前的碗中。

    “好。”唐心柔声应着,拿起筷子拿起那块肉,慢慢的吃着,举止优雅而大方,仿佛刚才那一幕不曾出现一般。

    而那一边,上官煜在听到乐悠悠的话后,唇边的笑意加深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那是自然,我对我的娘子,也会很好的。”

    “好好好,哈哈哈,乐兄,咱们就说定了,今日就算是订亲,再过些日子,挑选了好日子就让煜儿把悠悠娶过门来。”上官锐笑得眯起了眼睛,对上官煜道:“煜儿,快,把你娘留下来的那信物给悠悠戴上,那可是你娘早准备好的留给你媳妇儿的。”

    闻言,上官煜缓缓一笑,道:“好。”说着,起身走到乐悠悠的身边,道:“把手伸出来。”

    “哦!”乐悠悠伸出了手,有些期待,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只见,上官煜从空间中拿出一个手镯,顺势便套入了她的手上,也不知他是怎么按的,原本还有些大的手镯突然间一变,变得跟乐悠悠的手腕大小合适。

    “咦?好奇怪。”她好奇的看着,想取下来却发现是取不下的,不禁抬头看向他。

    “好好戴着。”上官煜说着,露出了一抺笑意。

    “那我是不是得回礼?”灵动的眼眸转了转,忽的一笑,将自己脖子上的锁片取了下来交给他:“这是我满周岁时爹爹娘亲送给我的,我从小戴到大的,呐,这个就当回礼送你了。”

    “好。”他接过她递上来的锁片,将那锁片收入怀中。

    沐宸风与唐心相视了一眼,继而,唐心笑道:“那我们也送你们两人一样礼物吧!”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了一对玉佩:“这是一对的,正好给你们两人一人一个。”

    “嘻嘻,谢谢唐姐姐和沐大哥。”乐悠悠欣喜的接过,接过手时才发现那玉佩是暖暖的,不禁诧异的道:“咦?怎么是暖的?这个玉佩有温度?”

    听到乐悠悠的话,上官锐和乐家夫妇皆是一怔,连忙上前一看,见那果然是暖玉,不禁看向唐心他们道:“这、这也太贵重了。”暖玉啊!那可是有价无市的,戴在身上是百利而无一害,她竟然将这样的好东西送给他们。

    ------题外话------

    哎呀呀,新年好啊我亲爱又可爱滴读者们,新年快乐是必须滴,开桌大赚那是一定滴,祝大家钱包鼓鼓,小钱变大钱,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