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2 惊!改造的鼎炉!

    听到那声音,此时坐在不远处树上的沐宸风和唐心两人相视了一眼,唇边皆勾起了一抺笑意,而在他们旁边的一处,一身黑衣的墨则朝寻着那声音看去。

    只见,就在那笑声传出的同时,一抺白色的身影脚踏飞剑凌空而来,当看到那身着白衣女子的容颜时,墨的眉头微皱了起来,只因,那女子的容颜与他的主子一模一样,一样的白衣,一样的墨发飞扬,只不过,不同的是那白衣女子身上散发着一股妖气,那一双眼睛也泛着丝丝阴寒的光芒,虽然容颜一样,但那一身气质与神态却是没有半分相像的,如果是他主子身边的人看到这冒牌妖女的话,一眼就能看出,然而,那些远远只见过一回或者没见过的人,却就不一定认得出来了。

    唐心和沐宸风也在看那名女子,两人倒是神色如初,没有半点意外,只是,沐宸风在瞥了那名冒牌的‘唐心’后,嘴里便说出了几个字。

    “不论不类。”

    闻言,唐心勾起了唇角,道:“看到这么个‘我’在面前,还真有些诡异,不过不可不说的是,这妖物的易容术倒也厉害,竟能弄得这般像。”那容颜与她的无丝毫之差,唯一不同的就是那份感觉。

    而就在他们说话的同时,那名冒牌货已经凌空而立,停落在比试台上的上空之中,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睨着那底下的众人。对于这一幕,底下的众人都不知是怎么一回事,此时一个个男子的目光都落在那半空的女子身上,痴迷的看着那一张绝美的容颜,而女子们更是妒忌的瞪着那一张脸,当然,也有一些人是例外的。

    那就是见过唐心的乐悠悠,因为她并不知这当中有什么事,但是此时看到那有着一张唐心的容颜,却气质神态都没有一丝相像的女子时,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弄不清南北的模样,突然间,想到上官锐一直叫她不要乱跑,不由的朝他看去,果然,见他脸上神色凝重,一点也没有惊讶的神色,再看台上的上官煜,心中突然明白,定是有事发生。

    而那几个跟唐心打赌的中年男子,此时也是一脸怪异的看着那半空中的白衣女子,这女子他们在上官家就见到了,当时她身上那一股气质可是飘逸若仙,而此时,虽然一身白衣,模样也没差半分,但那一身气息却诡异得要死,就像是突然间抽风了一般,竟仰着头大笑着,那前后判若两人的模样让他们看了直觉寒毛直竖。

    “姑娘……噗!”

    那陆家家主这才开口,话还没说出,就被那上方的女子给击了出去,整个人从台上飞落台下,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而这一幕,也就那眨眼间的时间,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嘶!”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众人猛的倒抽了一口气,就连脚下步伐也忍不住的倒退着,一下子,原本围着比试台的众人就迅速退开了,有的女子们更是脸上带着惊恐之色的躲到了他们的父亲的身后。

    而那名在台上走出打算问那名女子是何人的评阶老者,此时更是一脸愕然的看着那面前的一幕,看着那整个人倒在地上口吐鲜血,靠他自己竟然还无法站起来,得那些回过神来的护卫上前迅速将他扶到一旁的陆家主,不禁咽了咽口水,目光更是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刚才伸手拉住他的上官煜。

    如果不是他拉住了他,只怕,这会倒在那地上身受重伤的就不是那陆家的家主而是他了……想到这,心中不禁一阵后怕,对上官煜也多了一抺感激。

    “你是什么人!竟敢在这里放肆!”陆家的一名中年修士沉声怒喝着,却又不敢上前。

    半空中,那冒牌的‘唐心’眯着眼,拿出了一把长剑:“唐心!”

    “唐心!你、你、你、你是唐心那妖女?”

    “你、你想做什么?”

    听到这名字,众人全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唐心是何人?只怕,这飞仙界的人都没有没听过她的事迹的,尤其是最近,她更是在各地歼灭一些小的宗门,弄得人心惶惶,而那些人原本就跟她没仇没怨的,她却将人全部击杀,也正因为这样,已经有人叫唐心为妖女!

    而那半空中的女子,听到底下众人的话,却是笑了起来:“当然是杀了你们!”

    “我们与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杀我们?”

    “我唐心杀人,用得着理由吗?”阴狠的声音一落下,就见天空中再度的飞掠而来数十道身影,一个个停落在那半空中女子的身后,似乎在等着她的一声令下。

    半空中的那些人,以及台下的众人,此时正处于一种诡异的气氛当中,那弥漫在空气中的危险气息让人甚至不敢大口喘气,更不民发出一丝声音,就怕真的弄出了什么声音来会引起那半空妖女的注意而第一个被击杀,逃!不是没想过,只是,谁都知道在这一刻谁若敢逃走,只怕死的就会是那一个人!

    他们想要活命,也就只有等到战起来时,趁着混乱逃走这一机会,此时,所有人心中都是弥漫着浓浓的不安与惊慌,早知道看个炼器大比会搭上自己的性命,他们又怎么可能跑来!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有如天籁之音的清冷声音不紧不慢的传来,打破了那空气中的那一股肃杀与诡异。

    “我倒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多出了个替身来。”

    众人本能的顺着那声音看去,却看到,就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两抺白色的身影并坐在那树枝上,那一男一女的容颜都是那样的出色,男的俊美宛若天神,女的绝色尤如天仙,只是,为何那女子的容颜与半空中的女子是一模一样的?

    “怎么、怎么有两个一样的……”

    “这、这、那人又是谁?”

    “她刚才说什么来着?好像说替身?难道半空中的那一个是冒牌的唐心?那边坐树上的才是真的唐心?”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哗然一声,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这么说,最近在飞仙界到处灭杀宗门的人根本就不是唐心了?而是这半空中的白衣妖女所为?只是,那妖女又为何要这么做?嫁祸?

    半空中的那白衣妖女此时也看到了那与沐宸风坐在一起的唐心,看到她,她知道事情败露了,只是,没想到她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来做的事情竟然被她这一出现就打乱了,今日,她要是不杀了这里的所有知道了的人,那么,她所做的一切就白费了,而这,是她所不允许的!

    目光一眯,伸手便是设下了一个妖术结界,她眯着阴寒的眼睛大笑着,目光盯着那坐在树上的唐心,道:“没想到你竟然能查到本帝会出现在这里!既然这样,这一回,新仇旧恨,就一并解决了!”

    “嘶!怎么变成男人的声音了!这、这、她不是女的吗?”

    听到那突然从半空中那妖女口中传出的阴狠男声,众人只感觉天雷滚滚,那身形分明就是女子的身形,可如今那人竟然说出来的声音是男人的声音,这、这一点真的是太诡异了,如果不是他们亲眼看到,真的是不敢相信一个女子竟然会变成男声!

    “各位听我说一句,它,根本不是人,而是妖,它是妖物夺了那名女子的身体,然后易容成唐心的模样来杀人的!”上官煜沉声开口,他的声音夹带着一股灵力,声音一出,周围的众人全都听得一清二楚。

    而这也惹怒了那妖帝,只见她手中的剑猛然间的就往上官煜所在的方向剌去,蕴含着威压的利剑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剌下,意在一剑之间就取他的性命!

    “煜大哥小心!”

    “煜儿小心!”

    上官锐一直注意着那妖帝的一举一动,此时一看,当即出声提醒,整个人也飞掠而起,朝那台上而去,而乐悠悠则被她的父亲拉住,以防她蓦然上前而被伤到。然,有一人的速度比那妖帝的更快。

    只见沐宸风在看到那妖帝动手的同时,伸手摘下了身边的一片叶子直接袭向了那把剌向上官煜的利剑。以上官煜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是那妖帝的对手,就算是知道危险来临想要避开,但在那一剑剌下的同时,那伴随着利剑而来的摄人威压也足以让他无法动弹半分。

    “锵!”

    一声清脆的刀剑断裂声在上官煜的耳边响起,只见,那原本冲着他而来的利剑竟然被一片绿叶给击断了,而那绿叶中的那股暗劲更是将那剑弹了出去,落在了他的面前不远处,这一幕就发生他的面前,而且还是那样近距离,饶是淡定的他,此时也不禁为那以绿叶击断利剑的人的修为感到震惊,那到底得多强的修为才能做到那一点?

    “夫君,干得漂亮。”唐心微微一笑,开口赞叹着。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夫君,是吧娘子?”他搂着她的腰,深邃的凤眸中尽是宠溺的笑意。

    “这是夸我还是夸你呢?”

    “都一样,我们哪有分你跟我的。”

    而在他们的旁边不远处,看到他们两人竟然在这里打情骂俏的墨嘴角不由微抽了一下,别开了眼,周围已经被那妖帝设下了妖术结界,此时就是那些人想跑,只怕也跑不了了,他可以看到那些人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惊惧的神色,尤其是在听到上官煜说那是妖物之后,而他们两人,却是旁若无人,压根就下将那妖帝当一回事。

    “夫君,你说应该将这妖物如何处理?就这样杀了,会不会太便宜它了?”

    “娘子,要不你就把那妖物给炼化了,上官煜送你的那个炼器炉不错,可以用来炼妖,包管它灰飞烟灭。”

    “嗯,好主意。”

    这边的两人在商量着如何将那妖帝给灭了,而那一个个在听着他们两人说话的人,在听到他们的话后,更是一句话也说不了出来,只感觉震惊得不能再震惊了!

    “好个唐心!想炼化了本帝!本帝就先将你给碎尸万段!看你如何将本帝炼化!”那妖帝怒吼出声,下一刻,挥手喝道:“杀了!把那些人类全灭杀了!本帝要一个不留!”随着那妖帝的一声令下,那身后的妖物一个个幻化出原形,朝那底下的众人袭去。

    “啊……妖、真的是妖物……”

    “好可怕……父亲!父亲……”

    一时间,底下的女子们全都惊恐的叫了起来,女子的胆子比较小,而且她们的修为也不高,此时看到那些露出原形的妖物一个个惊得浑身颤抖着,那发软的手脚根本不听使唤,更别说去战斗什么了。

    相对的来说,乐悠悠的胆子比那些女子大了一些,至少,她并没有躲在她父亲的身后,而是打算跑到上官煜那里去,只是却被她的父亲给拉住了。

    “悠悠,你乖乖呆着别乱跑,上官煜不会有事的。”乐父沉声说着,将她护在身后,一手已经拿出了长剑准备战斗。

    台上的上官煜看到底下的众人大部分都四处逃窜,但却又逃不出结界,于是,当即大声喝道:“各位听我说,男的,有战斗实力的全部围成保护圈护住女子和没战斗力的,大家想要活命就得团结,要不然,单凭一两人的战斗力是不可能战胜那些妖物的!”

    听到这话,底下的众人也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不管众人之间是否有相交的,此时他们面对着那十几只幻化出原主形体格又巨大的妖物,想要活命就得团结起来对抗,如果只顾着自己,只怕,到时他们也无法活着回到家中!

    “快!照上官煜说的做,我们围成保护圈,将女子和没战斗力的围起来!快点!”

    随着那些人开始动作起来,众人意识到如果不团结的话,他们真的会性命不保,人性虽然是自私的,但与自身的性命相交的却不容马虎,随着众人迅速的位置移动,那些吓得腿发软的女子们和没有战斗力的都被护了起来。

    看到那一幕,沐宸风赞赏的看了上官煜一眼,对唐心道:“娘子,为夫去收拾那个冒牌货,你准备炼器的东西,为夫把她收拾了就给你塞到炼器炉中去。”低沉而带着笑意的声音一落下,就见白衣一闪,他已经飞身掠出。

    唐心唇色微弯,眼中划过丝丝柔情的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她对身边的墨说:“那妖帝就交给他,你去帮那些人的忙,虽然说是一些妖物,不过却也不容忽视,那些人久战之下,绝不是那些妖物的对手,我让白纹虎王他们出来帮你。”说着,伸出一扬,白纹虎王与母虎便飞扑而上,低吼了一声,朝那些体格巨大的妖物扑去,同一时间,一道精光闪出,小丹也出现在她的面前。

    看到小丹,唐心挑了挑眉:“小丹,你怎么也出来了?”

    “主人,我出来帮忙。”以本体原型出现的小丹依旧是蓝灵蛇的模样,此时,她正盘在唐心身边的一处树枝上,从树枝上窜了过来,缠到了她的手中。

    “主子小心。”墨看了她和小丹一眼,便飞身掠出,朝那些妖物而去。

    唐心笑了笑,道:“走,小丹,我们去准备炼妖,这还是我第一次炼化妖物,妖帝可不是一般的妖,正好可以把它炼化成一件法器,依附有妖魂的法器,相信威力一定无穷。”唇边笑意一扬,下一刻,她踏着轻风飞掠上前,几个飞跃间便来到了那原本准备让人炼器比试的台上。

    那原本准备评阶炼器的几个老者,此时因为那些人都打成了一团而缩在了一旁的角落处,他们在炼器方面也许还行,但对于这种真刀真枪的生死战斗却是不行的,指不定一上去就被劈成两半了,所以他们还是躲在不起眼的地方安全一点。本来他们是要到台下那里去的,只是台上台下相隔的距离也不近,再加上台前又有那些妖物在,也就将他们给隔离到了这里了,不过也许是他们几个老头那些妖物没太放在眼里打算留着最后杀,躲在角落处的他们此时倒也安全,而且,有上官煜和上官锐父子两人护着他们。

    半空之中,沐宸风和那妖帝正在交战中,那妖帝虽然有心杀唐心,只是,此时它的对手是沐宸风,它根本腾不出机会来杀那底下的人,只能咬着牙先将这沐宸风灭了再说,可是,它没想到的是,这个沐宸风的实力远在它之上,在一番交战下来,它竟然占不到半点上风!这一点,让它的心头猛然大惊,再看那正在底下的炼器台上摆放着炼器炉的唐心,心中顿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她、她在干什么?”

    看到唐心竟然旁若无人的在那摆着炼器炉,而且一拿出来还是那样少见的神皇器,一时间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要知道,神皇器那可是得天火炼器师才能炼制出来的啊!

    上字煜看到那神皇鼎时也是微怔,那明明就是他送给她的那一个,但是却又不太像,因为品阶提升了,而且外形也改变了不少,但因为是他炼制的,他的气息他感觉得出,看到那个神皇器鼎炉,他心中疑惑,难道,这是她提升过的?可,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