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10 潜伏着的杀机

    当那几人从上官家离开时,那呆坐在主位上的上官锐还没有回过神来,就是到了此时,他也还没能消化刚才的那一幕!一双眼睛难掩怔愕的看着沐宸风和唐心他们,不知道为何他们明知不可能的事情,却还跟那几人打赌,而且,还立下了心魔誓言!

    “主子,杀了他们不是更省事吗?”墨冷冷的开口,他可没有唐心那么好的心思绕一个圈给他们个教训,换成他,直接将他们解决了更是省事,那样的人,死不足惜。

    唐心还没开口,沐宸风便笑道:“墨,别整天把打打杀杀挂在嘴边,有时,换一种方法,更是有趣,不是吗?”

    闻言,墨嘴角微抽,沉默着,别开了目光。

    “可是、可是煜儿他已经……”上官锐脸色还没缓过来,看着他们几人,实在是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目光不由的朝桌上那堆宝物看去,心中一叹,那里的宝贝随便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她竟然拿来这样赌。

    “他的伤我能治好,麻烦上官老爷给我们安排住的地方,离上官煜近一点的,还有,我需要一些东西,麻烦上官老爷给我准备好。”唐心开口说着,手一动,将桌上那堆宝贝收回空间,人都是贪婪的,用这些来引诱那几人,试问,在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面前,他们就算是心有迟疑又如何?还不是一样心甘情愿的往里面跳?

    “沐、沐夫人,你,你说真的?煜儿的伤真的能好?”上官锐心中如同瞬间掀起骇浪一般,震惊得就连说话也是颤抖的,他不敢相信,已经有着无数医者和炼丹师都说不可能复原的伤,她却说可以治疗?这、这到底是真是假?她看起来年纪并不大,难道真的有那么本事?

    “没错,我能治。”她微微一笑,看着那脸色一连转换了好几个表情的上官锐,唇角的笑意加深了。

    看着她自信的笑容,他突然间像想到什么似的,颤声问:“你、你是、莫非你就是唐心?那个送了煜儿三颗天香地灵丸的唐心?”

    唐心淡笑不语,而一旁的沐宸风则是笑了笑,也没开口。

    倒是那上官锐,在看到他们两人的笑容后,心中猛然一震,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看着她的目光尽是敬畏。

    唐心啊!唐心是何人?只怕,如今放眼整个飞仙界也没人不知道唐心是何人了吧?她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在这飞仙界所掀起的惊涛骇浪可说是一波比一波大,一次比一次令人震惊,令人心生惧意,这飞仙界中,谁没有听说过唐心的名字?别说她在修仙门中所发生的事情,就是她在纳兰家族大门前宣布与纳兰家族断绝关系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她是一个清冷绝厉之人,纳兰家族纳兰啸天虽然说是她的父亲,但就是因为他以为唐心是他的女儿,就是因为他太过的自以为是与错待,才让唐心冷漠的断绝了纳兰家族的关系吧!

    目光不由的看向那一旁的沐宸风,他说他姓沐,原来,他就是那个在纳兰家族大门前,将四大超级家族之一的在裴家家主给秒杀了的沐宸风!难怪他初见两人时,就觉得他们是那样的非同一般,两人身上的气势都是那样的不怒而威,身上的气息是那样的尊贵,那一举一动之间散发出来的强者气息就如同与生俱来的一般,只消一记眼神,就让人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放肆与亵渎……

    他上官家是走了什么好运了?竟然能与这两人结识?而且他们还能治好他儿子身上的伤,这意味着,只要他儿子好起来,恢复以往炼器的本事,那么,他们上官家将能重新名声大振!至于,至于最近飞仙界上在传的事情,他在看到唐心本人后,觉得那样的事情有些诡异,也许,那个以着唐心的名字在四处灭杀小宗派的女子,根本就不是唐心,而是有人有心嫁祸于她!

    想到这一点,他看着他们,问:“最近飞仙界上传的事情,两位也知道了?”

    “嗯,我们正在查这件事。”

    “煜儿上回能保住一命回来,全因沐夫人赠送的丹药,而这一回又帮煜儿治伤,大恩不言谢,但,若是有需要用到上官家的地方,只要两位开口,必当义不容辞!”他正色的看着他们,沉声说着。

    唐心和沐宸风相视了一眼,笑道:“一定。”

    也就这样,他们在上官煜的院子的不远处住下,上官锐奉他们为上宾,无论是吃的住的用的,一律都是最好的,套句他的话说,那就是他们是上官家的恩人,自当得不能怠慢了。

    因为时间的紧急,唐心次日就帮上官煜将左手断掉的手筋缝合再度连接了起来,而在当中又加入药灵的血液为引,筋脉断裂的创伤倒也能得到很好的恢复,在将他的筋脉连接起来后,他就用刀他的受伤处好划开,直接将他粉碎的骨头清理干净后又将他那些因碎裂而错乱的骨头重新排好,再利用可以生肌发白骨的药液让他的腿部伤口迅速愈合,一方面,她又给他配了吃的药和让他坐在药桶中泡着几十种药材熬成的药汁。

    在近十天的日子里,上官煜是一直在药涌中渡过的,乐悠悠也天天到上官家来报到,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但也忙进忙出的,看着上官煜的伤一天比一天好,最开心的莫过于就是她了,因为上官煜终于松口,说等到炼器大会结束后,他们上官家重振声誉之后,就上乐家提亲。

    所谓,患难见真情,很多的夫妻在经历患难时却是如同林中鸟各自飞,只有在患难中仍依旧保持如初的才是最令人感动,也最令人珍惜的,而这一点,上官煜深深的明白着,如果错过了她,那么,将不会有一个人能像她那样,在他人生最失落的时候不离不弃的陪在他的身边,也不会有这么一个人不在乎外人的目光执意与他在一起。

    一晃眼,十四天过去了,明日就是炼器大会的比试了,因为唐心给上官煜治伤是秘密进行的,除了上官家少数的人和乐家三人之外,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上官煜的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这一天的下午,唐心依旧来到上官煜的院子,到了院门口时,就听见那房中传来的话语,不由的唇角微勾,微微一笑。

    “煜大哥,这药酒好像有点凉了,我给你加一把火,烧热一点。”说着,她抱了一把柴,就准备往火里面加。

    看到她抱着那么多柴,上官煜嘴角一抽,道:“悠悠,你想把我煮熟了吗?怎么能加那么多,加两根柴就够了。”这可是特制的铁桶,一点火就足够让在桶中的他全身滚烫起来了,那样一大把柴全加了,他估计直接就被水煮开了……

    “喔,那我加少点。”说着,她只往里面加了两根柴,一边说:“煜大哥,其实就算我全加进去也没事,等药酒烧开了我直接就给你把柴拿出来一些,那就不会烫了呀,这样加两根的话我不是怕烧得太慢嘛!”

    “悠悠,时候也不早了,你应该回去了,免得你爹娘担心。”

    “我爹娘他们知道我为找你,很放心呢!再说,我不照顾着你,谁照顾你啊!你也不看看你现在光溜溜的坐在桶里,府中的丫环也没几个,唐姐姐只负责你身体的恢复程度,你可不要想着她给你活络一下筋骨,要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尤其沐大哥醋劲很大的,不过我就不同了,我可是你的未婚妻,来,把你的手伸出来,唐姐姐可是特意交待我了,每天都要给你拉拉筋,要不然这手筋指不定还会缩回去呢!”说着,将衣袖袍卷起,直接将手就伸进了药桶里面,本想要把他泡在药酒里面的手捉起来的,谁知却碰到了他的身子,不禁微歪着脑袋,眨着眼睛咦了一声。

    “咦?煜大哥,没想到你这身子泡在酒药里面还挺滑的啊!”说着,竟是顺带的在他的胸膛上摸了一把。

    上官煜额头划过几条黑线,无语的看着她,谁知她接下来的那一句话却是让他嘴角抽搐了起来。

    “嘻嘻,不摸白不摸,别瞪着我啊!摸一下又不会少块肉,要是你觉得吃亏,那我让你摸回来得了。”

    “你、你、你一个女孩家,怎么能这样说话呢?”上官煜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对上了她那笑盈盈的笑容,却觉得很是无力。

    “我也只能你这么说呀!别人想摸我才不让他摸呢!煜大哥,你看,我对你可好了吧?”她眨了眨眼睛,眼中划过一丝狡黠之色,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呵呵……看来你们相处得很愉快啊!”

    唐心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那房中的两人,眼中浮现着点点笑意。上官煜坐在那大桶里,整个人只露出了脖子心上的部位,就连手,也在桶中的药酒中泡着,桶下,火焰还在烧,因为有那火焰在烧的缘故,上官煜所坐着的那个桶里面的药水都是冒着缕缕轻烟的,而那娇俏灵动的乐悠悠则站在桶边,此时,一手正捉着他的手在给他伸拉着手筋。

    “唐姐姐!”

    看到她,乐悠悠欣喜的一笑,快步的朝她走了过去:“唐姐姐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今天泡完就不用泡了吗?我以为今天你不来了呢!”

    “我是过来告诉你们,明天要炼器比试,今天就不要泡太久了,早点起来,然后运气调息,好好休息一晚。”说着,拿出了一瓶丹药给给乐悠悠,道:“这个聚灵丹,让他起来后休息半柱香的时间后服下。”说着,看了那坐在桶里的上官煜一眼,笑了笑,这才走了出去。

    “唐姐姐我送你。”

    “不用了,你留下帮忙吧!”她朝她眨了眨眼睛,眼中带着浓浓的笑意。

    “嘻嘻,好。”她笑了起来,看着她出去后,将那瓶药放在一旁的桌面上,这才走向桶边,说:“煜大哥,你快起来,唐姐姐可说了,你应该去休息了。”看着他坐在桶里没动,她眨了眨眼睛,问:“煜大哥?难道你已经泡到腿软了起不来?要不要我扶你?”

    上官煜嘴角一抽,看着她那兴致勃勃的面容以及那双眼睛中隐隐带着期待的光芒,只感觉这丫头真的是他的克星,真的让他有时不知如何是好,轻叹了一声,他道:“你先出去,我才能起来啊!”

    “不行!要是你泡到虚脱起不来怎么办?我得看着你起来才放心啊!”

    “我没穿衣服。”

    “我知道啊!”

    “知道你还要看?”

    “为什么不能看?”她不解的看着他,想了想,脑海一灵光,拍了一下头,道:“我知道了!煜大哥是怕被我看光光了吗?难道煜大哥还不知道你其实早就被我看光了?”

    闻言,上官煜额头划过几条黑线:“我什么时候被你看光了?你别乱说!”这话要是让人听见了,还指不定说他做了什么变态的事情呢!

    “我小时候就看过了啊!那回你生病了,昏迷了三天三夜呢!然后我偷偷跑去看你,然后推门进去就看到有个小厮在给你擦身子,当时你就光溜溜的,早就被我看光光了。”她很是诚实的说着,眨着一双看着纯真的眼睛,无辜的看着他。

    听到这话,再看她那一双眼睛骨碌碌的往桶中的他身下瞄着,他顿时只感觉一口气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也下不来,这丫头,她竟然说、说她把他看光了……那年他生病时确定是昏迷了三天,而当时,他已经十六岁了,这、这……

    “所以我想着,我都把煜大哥看光光了,也不差这一交了,煜大哥,你说是吗?”她笑得像只狐狸一样的看着他。

    他深吸了一口气,瞥了那张笑脸一眼,道:“悠悠,出去,再不出去,后果可就自负了。”

    “啊?我已经负责了啊!本来咱们就打算成亲的。”

    “哗啦……”

    “嘶!”

    她倒抽了一口气,看着那突然间从水中站起来的男人一眼,整个人瞬间呆住了,一双眼睛也瞪得大大的盯着他看着,原本她盯着他看的地方是坐在桶中的他露出来的脸,而此时,他突然站了起来,那里就、就、就……

    而更诡异的是,那玩意儿在她惊悚的目光下,竟然雄纠纠的抬起了头来,看得她猛然间双手捂住了眼睛尖叫一声朝外冲了出去。

    “啊……”

    被那小丫头戏弄得心中一把郁闷之火的上官煜看到那狂奔而出的身影以及她的那一声尖叫时,愉悦的低低笑出了声,他低头看了自己的身体一眼,此时,他浑身赤果果的从桶里站了起来,而且还是面对着她所在的那一面,身上滴着黑色的药酒,湿渌渌的往下滴着,却丝毫不影响他那令人鼻子直喷精壮性感的身体,而双腿之间的某一处,在她的目光之下也骤然间抬起头来,雄风纠纠,十足的让他内心威风得意了一把。

    “小丫头片子,就那么点胆量?呵呵……”他低低的笑着,迈步跨出桶,随便拿了件衣袍套上,走出房门,已经不见了那丫头的影子,便来到院外,唤来了一护卫,让他准备干净的热水,这才转身回到房中。

    另一边,唐心则在听到不远处上官煜那边传来的尖叫声时挑了挑眉,倒也没过去看,她在等沐宸风和墨回来,墨出去几天了,而沐宸风也在早上出去后到现在也没回来,正当她在想着是不是他们查到了什么时,就见那一黑一白两抺身影正往这边而掠而来,看到那两抺直接翻墙而入,凌空而来的身影,她不禁唇角微弯。

    似乎,他们也并不是很喜欢走正面进来呢!

    “吃点灵果补充一下身体吧!”她看着他们两人,示意他们坐下,把灵果推到他们两人的面前。

    “主子,有消息了。”墨说了一声,与沐宸风走过去在桌边坐下。

    沐宸风看了唐心一眼,说:“这事的事情不是是妖物冒充你而做的,我还想着,到底是什么人敢跟我们作对,却不想,竟然是妖物作怪。”他微拧着眉头,拿一枚灵果吃着,像是在想着什么一般。

    “而且我查到,那妖物最近一次活动,还是在离这澄江城不远的城镇中,而自上一回后,那妖物也一地没动静,我查了很久在路上我们两人也讨论了一下,觉得那妖物的下一个目的地应该就是这澄江城,澄江城最近如果有称之为大事的那就只有明日的炼器大会了,我们觉得,明日的炼器大会只怕不会太过平静。”墨冷着声音说着,将他们的猜测说了出来,虽然说是猜测,但他们都知道,这应该占有七成的肯定。

    听到了他们的话,唐心的目光落在沐宸风的身上,问:“你在想什么?”

    沐宸风抬眸看着她,道:“对付这妖物容易,但,对于天魔就难了,如果是天魔的话,合我们之力也无法战胜他,而这天地间,能与天魔对战的估计也只有那失落在各地的十二神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