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9 被欺!

    上官煜面色古怪的看着乐悠悠,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只是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后便敛下这眼眸。

    唐心笑了笑,看了看他们,道:“上官煜,其实我觉得悠悠挺不错的,你不妨考虑一下,再说,就像悠悠所说的,她的名声都让你给坏了,你不娶她也行,让她明天上你家来提亲也一样。”

    “你怎么也跟着她胡来,哪有女方上男方家提亲的。”上官煜有些无语的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道:“再说,我现在这样,又怎么能耽误了悠悠。”

    乐悠悠一听,当即道:“煜大哥,我又不在乎。”

    “就算你不在乎,可我在乎,而且,你爹娘也不会同意的,悠悠,你是个好姑娘,不要把心思花在我的身上了。”

    “煜大哥,你知道我爹爹娘亲又不那些见高捧见低踩的人,再说了,又不是我爹娘嫁你,是我嫁你呀,只要我没意见,那不就得了,我爹爹娘亲最疼我了,而且他们也很喜欢你啊,你看我天天来他们也没说什么。”

    闻言,上官煜皱着眉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沉默着。

    唐心见状,笑道:“而且,你又不是不能炼器了。”

    听到这话,上官煜和乐悠悠同时朝她看去,乐悠悠微怔着,有些怔愕的问:“唐姐姐,你是说煜大哥还可以炼器?”

    “我父亲请了很多的医者的炼丹师为我治疗,都没有用。”上官煜敛着眼眸说着,声音有着沉闷。

    沐宸风看了他们一眼,唇角微勾,道:“那是别人,我娘子的医术就是死人也能救活,你不过区区那么点伤,又算得什么?只要她愿意,不用多久,你就可以恢复原来一样了。”

    “真的?唐姐姐沐大哥说的是真的吗?唐姐姐真的会医术吗?真的可以治好煜大哥的伤吗?”惊喜的声音从乐悠悠的口中而出,她不禁一连问出了几个问题,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而上官煜听了沐宸风的话后也是一怔,本能的看向唐心,想到她当年送给他的丹药,那神效,确实是让他觉得不可思议,难道,她的医术真的那么好?心中,隐隐的升起了一丝期待,如果是不可能的事情,沐宸风不可能会说出来的,这么说,是真的了?不由的,他看向唐心,紧张的微提着心口看着她。

    “嗯,治好,不难。”她微笑着点了点头,看着听到她的话后激动起来的上官煜,她笑道:“我确实是路过这里,不过进来后才想起你在这澄江城,便让墨打听了一些你的消息,得知了发生的事情后,就来了,一是来看看你,二是来给你治伤。”他是她的朋友,朋友有难,又岂难袖手旁观呢!而且,这还是她可以帮得到的。

    “你、你真的能治好我的伤?”他的声音带着难掩的颤抖,这两个月来,他一次次的期待到失望,期待越高,失望就越大,到现在,他已经不敢抱有期待了,而她却偏偏出现了,而且还给他带来了希望……

    “当然。”她走向他,道:“把你的手伸出来,我看看大概要多少时间才能恢复。”

    闻言,他颤抖着将受了伤的手伸出,此时,另一只手的手掌心中已经隐隐渗着汗水。一旁的乐悠悠更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此时看到唐心要帮上官煜检查,连忙上前道:“煜大哥,我帮你把腿露出来。”说着,直接就将他的袍子掀开,再将他的一条腿的里裤往上卷起,露出了那条长满腿毛的腿。

    她的动作太快了,快得上官煜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一个女孩家居然真的动手将他的袍子掀起,又卷起了他的裤子直到大腿处,看着她蹲在他的腿边看着他那受了伤的大腿处,他突然有种不自在的怪异。

    而唐心只是笑了笑,伸手把了一下他的手脉,检查了一下他手伤之处,又蹲下看了看他腿上的伤,手在他受伤的腿上按了几下,摸到某一处的骨头确实是连接不起来,检查了一会后,这才开口道:“我听说,你原本是要参加半个月后的炼器大会的?”虽然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不过,对于她来说,虽然半个月的时间有点赶,但是好在她的空间中的灵药都是上了年份的珍贵药材,自然效果非同寻常了,半个月的时间治好他,倒也不是没可能。

    “嗯,那炼器大会关乎到很多的利益,而有的人就是因为不想我参加,不想我胜出,所以我才会弄成现在这样。”虽然心中愤恨难平,不过在听到她说可以治之后,心境已经慢慢的平复下来了,因为他相信她,她说可以治,那就一定可以治,哪怕是错过了半个月后三年一次的炼器大会也无所谓,只要他能再炼器,他终有一天就能重振上官家的声威!

    只是,他没想到,正当他想着等到再过三年再去参加那炼器大会时,却听到她那不紧不慢却令他震惊的话语传来。

    “嗯,半个月虽然紧了点,不过应该不是可以的。”

    “你、你说什么?”他有些颤声的问着,不太相信他所到的。

    “我说,你可以参加到时的炼器大会,到那时,我会让你身上的伤消失无踪,就像,从来都没出现过一样。”她看着他淡笑着,眉宇间,尽是自信的神采,那双清眸中所泛动着的光芒,是那样的令人信服!

    上官煜只感觉胸口处激起了一阵阵的波涛汹涌的骇浪,那猛然激起的浪花重重的拍打着他的心头,此时,心中是一股说不出,也无法表达的感觉,他不知应该如何去形容,只知道,全身的血液都因为她的话而在翻滚着,滚烫滚烫的热血从丹田处冲起,似乎想要冲夺出身体一般!

    “唐姐姐,你、你是说真的吗?”乐悠悠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脸上尽是发自内心的激动与欣喜。

    “嗯。”她微笑着点了点头,打趣的道:“悠悠,你回去后可要准备东西上门提亲,要不然,他这伤要是治好了,指不定又有多少花蝴蝶飞过来缠着他了。”

    “嗯嗯嗯,我现在就回去跟我爹娘说,我明日就上门来提亲,煜大哥,我就先回去了,我得赶紧把这好消息告诉我爹爹娘亲!”说着,她拿起订篮子直接就要往面跑去,却被回过神来的上官煜给唤住了。

    “悠悠,你等等!”上官煜无奈的唤住她,看到她回过头来,这才道:“我的伤还没好,这件事情不要说出去,还有,你别胡来,哪有女方上男方家提亲的,这件事先放着。”

    “我知道的煜大哥,我会跟我爹娘说不要说出去的,就我们知道就行啦,还有,我不上门提亲,那么你是打算上我家提亲吗?”她笑弯了一双眼睛看着他,脸上尽是期待之意。

    “悠悠。”他无奈的唤了一声,道:“你就先回去吧!”如今家中这样的情况,他又岂能轻许好了诺言,一切,都要等到他在炼器大会上胜出之后再说。

    “知道了知道了,我不说了总行了吧?唐姐姐,沐大哥,还有墨大哥,我走了喔!明天我再过来,到时我再带点心过来。”说着,朝他们挥了挥手,怀着愉悦的心情往外走去。

    而唐心和沐宸风以及墨也在不久后就离开了上官煜的院落,三人在上官府家中走着,经过前院时,却听见前院隐隐的传来了喧哗叫嚣的声音,三人停下了脚步,相视了一眼,最后,墨便往前院走去,打算去看看到底出什么事了,因为他们接下来的这段日子会住在上官家中,还有上官煜的一些事情要跟上官锐说一下。

    此时,前院的会客厅中,五六名中年男子正一脸不善的看着那气得浑身发抖的上官锐,其中一人道:“上官锐,你也不要怪我们翻脸无情,我们都是生意人,利益当先,没了利益的事情又有谁会哈着笑脸称你一声上官兄?我们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既然你拿不出货物来给我们,那么就将东街那十几间铺子盘给我们,也算是抵了债,要不然,哼哼!今天我们还就不走了!到时将你这上官家掀掉了半边,那就不要怪我们了!”

    “你们、你们不要欺人太甚了!”上官锐气得浑身抖,怒声道:“我上官家落难也就罢了,你们竟然还踩上一脚,将我上官家的炼器师全部挖走,让我们无法如期交货,如今又想窥觊我东街的商铺,你们、你们好无耻!以前我上官家与你们合作时从来不曾亏待了你们,没想到一朝落难,你们竟然、竟然……”他气得说不出话来,虽然他知道很多的人都是见高捧见低踩,但是却没想到,这几个往日与上官家最为交好,合作最久的几人却会这样来对付他,一朝落难,人情冷暖,世态的炎凉,看得一清二楚,那一张张虚伪的嘴脸,看得他是怒火中烧!

    “我们已经算是客气的了,至少,只是要你东街的那十几间商铺。”其中一名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道:“如今你上官官也不过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地位一落千丈,上官煜都成了废人了,你认为你们还能有翻身的本领吗?”

    “住口!”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他们说他儿子是废人!

    “怎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上官煜如今就是一个废人,一个只能躲在院落中的废人罢了,你还当他是你以前那个天赋极高的炼器天才?”

    “上官煜难道不是炼器天才吗?”

    一道不紧不慢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听到了那声音,厅中的几人不约而同的转过身去,看到了那走来的那几人时,几位中年男子皆是一怔,眼中划过一丝惊艳,那目光不自由主的落在了唐心的身上,只因,她身上的美,太过举世无双了,只是一眼看去,他们就不想移开眼睛,那样的绝美女子,不仅出色在她倾城的容颜上,就是连同那一身令人不敢亵渎的气质都让人心生仰望,女子背光走来,就如同那九天之上的玄女一般,那样的尊贵,圣洁,美丽……

    看到唐心和沐宸风以及墨他们三人走来,上官锐微怔,继而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再怎么说,也不能在客人的面前失礼了,尤其还是因为这事,只是,正想开口时,却见沐宸风朝他投来了一记目光,看到那记目光,他将原本正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姑娘是何人?难道你不知道,上官煜如今已经是废人一个了吗?”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见到容颜绝色的唐心,倒也和和气气的跟她说话。

    而旁边的几名中年男子,则在打量着那白衣男子和黑袍男子,看到他们几人身上的气息都是那样的非同一般,心下暗想,这几人又是什么人?又何会出现在上官家?莫非是上官家的什么人?不可能啊,他们与上官家交往多年,自然知道上官家其实并没有什么背后势力的,要不然这一次上官煜也不会出事了。

    “我知道上官煜如今是何模样,只是,听到了几位的话,倒是有个想法。”唐心淡笑着,目光在他们几人的身上掠过,与沐宸风走上前去,在里面的椅子上坐下,而墨则站到了他们的身后,敛着眼眸静立着。

    “姑娘什么意思?”

    然而这一回,唐心还没开口,一旁的沐宸风倒开口了,只见他抬眸扫了那几人一眼,沉声道:“这是我的娘子,你们几个不要姑娘长姑娘短的称呼着,称沐夫人。”他的声音低沉而蕴含着威压,那一股与生俱来的王者气息让那几个中年男子心头一震,几乎是本能的在他那一瞥之下微下了头,咽了咽口水,不自觉的唤了一声:“是是是,沐夫人。”

    待话说出口后,才惊知,自己竟然真的称了那名白衣女子为沐夫人,其实,因为那女子一身飘逸绝尘的白色衣裙,而墨发又只是简单的束着,倒是让人看不出她已经嫁作人妇,此时那男子这么一说,他们几乎是出自于本能的低头尊称。

    唐心倒是不怎么介意,看了他们几人一眼后,便说:“也没什么意思,只是我是上官煜的朋友,听你们说他是废物,所才想跟你们打个赌,只是,不知你们敢不敢?”漫不经心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听起来是那样的柔和,只是,只有沐宸风和墨听得出,她的声音是充斥着一股杀气与冰冷。

    “赌什么?”其中一人怔愕的顺着她的话问着。

    “相信半个月后的炼器大会你们也是知道的,就赌,到时上官煜能不能取得第一,如何?”

    听到这话,几人真的想大笑出声,只是碍于那一旁看似无害却让人感到无限威压的白衣男子,他们只是低低的笑着:“沐夫人真是说笑了,那上官煜已经是个废人了,他不可能去参加炼器大会的。”

    “你看我的样子像说笑吗?”唐心扫了他们一眼,在他们怔愣中忽的勾起了唇角,道:“至于赌注嘛!”她突然从空间中拿出了一大堆边价值连城的宝贝,道:“我若输了,这些全归你们。”

    看到那些宝贝,那几人一个个看得眼睛都直了,他们都是生意人,自然知道那堆小山一样的东西就是随便一样也是能抵得过他们的半个身家了,如此财物摆放在他们的面前,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眼中尽是贪婪的神色。

    只是,他们也毕竟有生意人的精明,知道了她拿出了这么多的宝贝当赌注,那么,她又会要他们拿出什么当赌注?想到这,不禁问道:“那我们若是、若是输了呢?”虽然,这不太可能,试问,那被无数医者和炼丹师都判了死刑的上官煜,又怎么可能真的能再炼器呢!

    “自然是赌上你们的一切!”

    唐心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只是,这抺笑意却不达眼底,对于背弃之人她一向极其厌恶,更别说这些人还一个个一声声的说出那些难听的放话,虽然不是当着上官煜的面说,但,被她听到了也一样,她的朋友,就算是要说,也只有她能说,别人敢那样说他,那么,就得付出代价!

    主位上的上官锐早已经是惊呆了,不知道是因为唐心的话,还是因为她拿出了那一堆边的宝贝来跟他们赌,他十分清楚他儿子的伤,如今她这样做,只怕是……

    “沐夫人,这、这不妥,煜儿他、他已经无法再炼器了……”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一点,但,他也不希望看到她把那些宝贝就那样送给了那些卑鄙的人。

    原本还有些犹豫与担心的几人,听到了上官锐这话,却像是听了颗定心丸一般,当即不约而同的道:“好!我们跟你赌了!只是,为了防止事后不认账,沐夫人,你说这事是不是应该有保障些?”

    唐心一手把玩着桌上的宝贝,绝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抬眸瞥了他们几人一眼,清眸中掠过一抺诡异的幽光,唇角微勾,道:“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