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8 执着的爱

    她心中一叹,这样的上官煜与当初她所见的那一个,判若两人,看来,他这次所遇到的事情对他的打击真的很多,不知为何,看着那坐在树下的他,她突然间想到了曾经的胖子哥哥,当年胖子哥哥摔断了腿却无法医治,是否也曾有一段时间像他一样,这样的自暴自弃呢?

    沐宸风收回了打量的目光,也没开口,只是静立在一旁。而墨也静静的站着,血眸冰冷无情,对于他不关心的人和事,就算是极其悲惨,也激不起他心中的半点涟漪。

    “上官煜。”

    唐心轻唤了一声,看着那那树下的男子身子一震,猛的回过头来,那一瞬间,他那失去神采的眼眸中浮现了错愕,惊喜,以及黯然,一晃几个神情在他的眼底掠过,直到恢复平静。

    上官煜怔怔的看着那抺站在不远处的白衣女子,她还是那样,一身清冷的气息,淡雅而飘逸,他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在他的院落中,更没想到,再次相见,竟然让她看到了这样的他,一时间,心中隐隐揪痛着,想到当年意气风发的自己和现在形如废人的他,不禁黯然的敛下了眼眸,扯出了一抺苦涩的笑容。

    “你怎么来了?”

    “你不是让我有来飞仙界就来澄江城看你吗?正好路过就进来了。”她迈步走上前,来到他的面前看着消瘦的他:“只是没想到,再次见你,你却呆坐在这院落之中,倒是让我很是意外。”

    闻言,上官煜苦笑着:“我也没想到再次相见,会让你看到这样的我。”

    “让我意外的不是你一条腿废了,也不是你不能再炼器,而是你消沉的意志。”唐心淡淡的说着,声音不紧不慢,但却如同锋利的寒剑一般的犀利,她注意到,当她说到他的腿和无法炼器时,他的身体在那一瞬间紧绷了起来。

    沐宸风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则在一旁的桌边坐下,离着几米远的距离看听着他们聊天。

    上官煜抬头看着她,张了张嘴,最后只说:“现在的我,就是一个废人了,我什么也做不了。”

    “你不是还有一条腿和一只手是好的吗?”唐心淡淡的说着,瞥了他一眼,道:“我的兄长曾经两条腿都废了,一直坐在轮椅上,甚至一直被人嘲讽,受人打压,但他却凭着惊人的意志,让人不敢小瞧于他,虽然我们相识的时间不长,但我觉得你不应该是这么容易认输的人。”

    她的声音一顿,继续道:“就因为你现在这样消沉,连着你们上官家也一落千丈,难道你就想看着你的家族一直这样?难道你就不想重振你上官家的声威?”

    “我……”他张了张嘴,看着她,心中的有话,却不知如何说。

    “一个人残废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的心也废了。”

    闻言,他的心猛然一震,他看着面前的她,面空清冷,目光淡然而平静,但说出来的话却一句句一声声的在他的脑海中回荡着,他心中的不甘,他的愤怒,他的恨意,他都想要发泄出来,但,却一直找不到那个突破口,自从他变成这样后,每个人都不敢触及他心中的伤口,唯有她,一番话毫不留情,却真真切切的将他责醒。

    “我应该怎么做?”他看着她,不由的问着。

    听到这话,唐心笑了,唇边的笑意是那样的柔和,那样的美丽,那样的迷人,她看着他,开口道:“只要你愿意站起来,只要你有振作的心,我可以帮你。”

    我可以帮你……我可以帮你……

    不知为何,这样的一句话在他的耳中一直回荡着,而他那沉寂着的心似乎流入了一丝丝热血,温暖了他冰冷的心头,她轻声的一句话承诺,却让他感到莫名的信任。

    “谢谢你,谢谢你出现在这里,也谢谢你当初所赠送的丹药,正是因为你所赠送的丹药,我才得以活着回来。”他衷心的感谢着她,若不是她,他此时已经不可能坐在这里了。

    唐心微微一笑,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说着,她走向那一边沐宸风所坐的地方,一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看向了坐在树下的上官煜:“这是我的夫君,沐宸风,而这位则是我的伙伴,墨染。”她指了指一旁静立着的墨。

    上官煜微怔的看着那两名男子,白衣男子悠哉的坐在桌边,容颜俊美宛若谪仙,但,眉宇间却自有一股凌厉与不可忽视的霸气,浑身散发着尊贵不可侵的强者气息,只是一眼,他便知道此人绝不简单,不过,想到唐心的非凡,能成为她夫君的男子,自然也绝非等闲之辈了。

    而那旁边的黑袍男子,一身战袍着身,面容冷峻,血眸显眼,浑身散发着阴寒的肃杀之气,看起来像极了一名手染千万条性命的冷血杀手,只是,男子的气势让他微怔,因为那并不是一名杀手就能拥有的,他看似唐心的护卫,却又不像护卫,想到她说那名男子是她的伙伴,心下更是惊诧,她身边的人,真的是藏龙卧虎啊!

    他朝他们两人微点了一下头,道:“沐公子,墨公子。”

    墨则是微微点了一下头,连应也没应一声便移开了目光,而沐宸风则站起来,搂着身边的唐心走向了他,笑道:“我听我娘子说她的炼器鼎炉还是上官公子送的,到了澄江城后她就说要来看看你,上官公子,我娘子说得不错,这点挫折打击算不得什么,越过了这道槛,明天才会更好。”

    闻言,唐心微挑了一下眉头,看向了身边的他,好像是沐宸风说得这么好听有些不太符和他的性格似的。而沐宸风在看到她投来的目光后,唇角微勾,深邃的目光带着笑意的看着她,好像在说,娘子我看,你的朋友也就是我的朋友,我对朋友也是挺好的。

    “煜大哥!我又来看你了。”

    人还没看见,一道灵动的声音倒是先传了进来。听到那声音,几人皆朝那院门看去,就见一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面带笑容,手里挽着一个篮子脚步轻快的走了进来。

    “咦?煜大哥你有客人在啊!”看到沐宸风他们三人,小姑娘诧异的说了一声,一双漂亮的眼睛沐宸风和唐心以及墨的身上打转着,毫不掩饰她的好奇与惊艳。

    唐心看到那小姑娘时,也在打量着她,见她一袭粉色衣裙着身,一头青丝梳成了两条辫子,额前的留海长及眉毛,容颜姣好笑意盈盈,那眼中毫不掩饰的好奇与惊艳倒是很正常,见她的目光在他们三人的身上打量了一会后便移开了,一边挽着手中的篮子往树下的上官煜走去,一边则不时的看着他们,倒让她不禁笑了起来,然而她这一笑,那小姑娘却是惊艳的叫了起来。

    “哇!真美!”

    “呵呵……”听到这话,唐心更是止不住的轻笑出声。

    “煜大哥,他们是谁啊?那个漂亮姐姐长得真好看,是悠悠见过最美的姑娘呢!旁边那个搂着她的是那漂亮姐姐的夫君吗?他们两人真般配呢!不过后面那个人有点怪,眼睛居然是红色的。”

    “悠悠,不得无礼。”上官煜低斥了一声,朝唐心他们投去歉意的一眼,道:“你们不要见怪,悠悠年纪小,说话也是口无遮拦的,但绝对没恶意的。”

    被说怪人的墨始终面无表情,像是没听见那小姑娘的话似的,而沐宸风则心情大好,他家娘子被一个小姑娘大赞漂亮,而且他们两人还被大赞般配,自然是看着她也顺眼多了,当下,便道:“你说得没错,我是她的夫君。”

    唐心眼角瞥见身边的沐宸风那一脸笑得如沐春风的笑脸,心下也不禁觉得好笑,这个男人啊!暗自摇了摇头,她看向那叫悠悠的小姑娘,对上官煜笑道:“不用紧张,墨一向淡定,不会跟一小姑娘见怪的。”

    站在她后面的墨闻言,嘴角微抽了一下,别开了眼。

    见状,那小姑娘冲着唐心他们盈盈一笑,然后转向了树下的上官煜,道:“煜大哥,我今天给你拿来了点心喔!还是我早上起来刚做好的,你尝尝好不好吃。”说着,把篮子上面盖着的布拿开,从里面端出了一碟点心。

    上官煜没有动,只是看了她一眼,道:“悠悠,你没事就不要常往我这里跑,免得被人说闲话了,点心你拿回去吧!我不吃。”

    “谁说闲话啊?我怎么没听见?”小姑娘笑眯了一双眼睛,见他不吃,便转向了唐心,笑盈盈的道:“漂亮姐姐,你是煜大哥的朋友吗?我做的点心,请你们吃好不好?”说着,就走向唐心他们,将那点心放在桌面上。

    “嗯,我们是上官煜的朋友,你做的点心很精致啊!”唐心笑说着,拿起了一块点心咬了一口:“不错,很好吃。”

    “嘻嘻,漂亮姐姐喜欢吃,就多吃点,不够我回家再拿些过来,我家离煜大哥的家不远,只要走过几条大街就到了,煜大哥最近很少出去,所以我一有空就过来陪煜大哥聊天了,不过大部份时间都是我在说话,煜大哥不大理我呢!”

    坐在树下的上官煜一听,看了看那跟只麻雀似的说个不停的悠悠,嘴唇动了动,像是想说什么又没有说,只是敛下了眼眸,抿着唇不语。

    唐心看了那树下的上官煜一眼,拉着悠悠到桌边坐下,道:“他怎么不理你啊?我看悠悠很可爱啊!今天我第一回见你,我都觉得的挺喜欢你了,你叫我唐姐姐吧!不要叫什么漂亮姐姐了。”

    “好,唐姐姐。”她笑弯了一双月牙眼眸,脸颊上露出了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唐心和悠悠两人在闲聊着,在闲聊的过程中也摸清了这小姑娘的家世,小姑娘名叫乐悠悠,今年十五岁,乐家与上官家是世交,从乐悠悠的口中得知,上官煜在十一岁时抱了当时一岁的乐悠悠,见原本哭得响亮的乐悠悠一被上官煜抱着就咯咯笑了,于是两家大家当时就戏称这两孩子有缘,说什么将来等乐悠悠长大了可以嫁给上官煜,这事当然是乐悠悠从她娘亲口得知的了,不过因为两家人离得近,而且乐悠悠也喜欢跟着上官煜,有事没事就往这上官家跑,这两孩子打小感情也好,不过上官煜倒是一副大哥哥的模样照顾着她,也没将那儿时大人们的戏言当真,只是,当他受了伤后,乐悠悠却跑得更勤了,以前是几天来一次,现在几乎是天天来,似乎是怕他闷着似的,天天跑来跟他说说外面的事情。

    听完了乐悠悠的话,唐心朝那树下的上官煜看了一眼,见他一直敛着眼眸垂低着头,也不开口,倒是难为人家小姑娘说了老半天了,他愣是一点反应也没有。想到这,她笑道:“悠悠啊,其实你煜大哥也是为你好,你看他现在成了这样了,别人避都避不及了,他是担心你常往这边跑,到时坏了你的名声。”说着,接过她家夫君为她倒的茶水抿了一口。

    “我娘说了,我长大了就是要嫁煜大哥的呀,不怕坏名声的,而且,唐姐姐,我跟你说,煜大哥才不是怕坏我名声呢!他是怕被人说他老牛吃嫩草。”说着,她笑盈盈的扬起了下巴,朝那树下的上官煜看去,看到他嘴角微抽着,不禁笑得更开心了。

    “咳咳!”唐心一口茶水还没咽下,听到这话,猛的咳了起来。

    “小心点。”沐宸风温柔的拍了拍她的背,唇角也噙着丝丝笑意。

    “咳,没事,我就一下被她的话给呛到了。”她放下茶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想到她家夫君好像也是虚长她十岁,不禁朝他瞥了一眼,道:“夫君,这么说来,你不也是老牛吃嫩草?”

    沐宸风挑了挑眉,笑道:“为夫很老吗?”

    “不会不会,沐大哥跟唐姐姐两人很般配呢!”一旁,乐悠悠笑眯了眼睛说着。

    唐心轻笑出声:“呵呵,悠悠,我问你,上官煜都弄成这样了,你还想嫁给他啊?还有,照你这么说,你们两家也没交换过信物什么的,其实算起来也不算有订亲的啊!”好吧!她就是看这小姑娘有趣得很,而且跟那上官煜蛮般配的,原本想给上官煜看看手脚的她倒不介意把那件事先放一边,先给他们这对老牛和嫩草拉拉红线。

    沐宸风见她忙着跟小丫头聊天,倒也静静的坐在一边喝着茶。而那上官煜则不知在想着什么,似乎有些走神。

    而听了唐心的话,乐悠悠忽然正色起来,道:“唐姐姐,煜大哥变成什么样都是煜大哥,虽然现在煜大哥受了伤变成这样了,但是我现在反倒放心了。”

    “嗯?这是什么意思?”

    “煜大哥没受伤之前很多长得好看的女人想嫁给他,而且老缠着他,我看着烦死了,而且他也说父母当时的话只是儿戏,不能当真,说什么对我只是跟妹妹一样,我哪里是他妹妹啊!我看他压根就是抱了我之后就不想负责任了!”说到这,乐悠悠不禁气哼哼的哼了一声。

    闻言,唐心忍住笑意,道:“那现在呢?你又是怎么看的?”

    “现在啊,其实现在我也挺纠结的,虽然那些缠着煜大哥的花蝴蝶没了,不过煜大哥却不开心,还瘦了一大圈。”她微皱起了眉头咬着嘴唇,忽的回头看了那树下没开口不知在想着什么的上官煜,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煜大哥,要不这样吧!我回去后就跟我爹爹娘亲说咱们的亲事,然后我明天就上门来提亲,你看好不?”

    那一边,唐心和沐宸风还有墨他们听到这话,那脸上是神色各异,很是精彩,三人皆看好戏般的看着那上官煜。

    而上官煜听到这话,抬头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沉声道:“悠悠,女孩子家,不要什么话都随便说出口,这话若是让外面的人听到了,于你的……”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于我的名声不好?我名声不好你就正好可以负责啊!还是说,煜大哥,你不想对我负责?”她咬了咬嘴唇,有些委屈的看着他:“我娘说,人家一岁的时候你就蹲在旁边看我洗澡,人家那么小的时候你就把我看光光了,然后又抱了我,而且还亲了我,然后现在长大了你就不想认帐了,人家的名声早就被你破坏掉了,现在哪还有名声啊?”

    “呵呵呵……”

    唐心实在是忍不住了,听到这话,再看到那两人的神情,她实在是想笑出声,她怎么会觉得乐悠悠单纯可爱吗?可爱是可爱,不过绝不单纯,应该说她就是一只腹黑的小狐狸,只不过难得的是,上官煜如今成了这副模样,就算是外面的人都说他没有治好的机会了,也无法翻身了,她却依旧坚持的认定了他。

    她想,这也许是爱吧!无论上官煜变成什么样,他依旧是上官煜,这对乐悠悠来说,也许就足够了。

    ------题外话------

    妹纸们注意了。大年30号给大家发红包哟,当然,只限于正版读者,当日记得到鬼手的留言区留言。留言要不就赞美文文,要不就得祝福的话语,不得少于十个字,群里妹纸留言时报上群呢称,红包比没加群的读者。嗯,多点,嘿嘿,这算是群福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