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7 见上官煜

    在澄江城落脚的唐心三人,本来也不是为了上官煜而来的,只是来到了这里后,唐心想起了曾经认识的那么一个朋友,这才让墨去打听一下上官家的位置和事情。

    沐浴过后的唐心和沐宸风在房中闲聊着,沐宸风将恶神的事情和天魔的事情都说给她听,也跟她商量了一下应该如何应对,时间倒是在指缝间不知不觉的流逝,随着外面天色的暗下,出门去打听消息的墨也回来了。

    “主子。”房外,墨敲了敲门,唤了一声。

    “进来。”房中唐心开口说着,便听见房门被推开,一身黑色战袍的墨迈步走了进来。

    “主子,我打听到,在这澄江城一带还没有被那冒充之人活动过,不过上官家倒是在不久前发生了一些事情。”墨走上前去,一惯的冰冷声音听不出感情。

    闻言,唐心喝了杯酒,道:“坐下说。”

    墨依言坐下,这才道:“上官家在澄江城这里算是有名望的大家族,他们以炼器而闻名,上官家的少主上官煜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炼器天才,年纪轻轻便已经是一名顶级的炼器尊者,他在这飞仙界炼器的宗门中可说是数一数二的楚翘,只不过,在两个月前,出门采购炼器材料的他却遭遇了伏杀,他在炼器方面的天赋很高,不过战斗实力来说,相对的还是要弱一些,不是一些强者的对手,听说他在那场伏杀可说是九死一生,到后来虽然活着回来了,但是左手的手筋却是被人挑断了,而且他的一只腿听说是受了重创,骨头因为粉碎性的折断,就连是一些极其有名的医者和炼丹师都无法让他恢复,因为上官煜几乎被毁的人生,上官家也连着遭受打击,一些往日与他们交好的家族没了利益关系也渐渐疏远他们,而且一些炼器宗门的人也有意无意的打压着上官家,如今的上官家,可说是一落千丈,门前萧瑟。”

    听到了这话,坐着喝酒的沐宸风看了身边的唐心一眼,问:“娘子,你这朋友莫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被人弄成这样好像也有点惨。”这话带着笑意,其实并没有什么意思的,就是这样直白的说着,但听在唐心和墨的耳中,却觉得他有点幸灾乐祸的意味。

    唐心瞥了他一眼,便又看向墨,问:“关于上官煜如今的弄成这样,外面的人都怎么说?”

    “澄江城的人都暗地里猜测,上官煜是遭人妒忌而引来的祸事,也有人说是因为炼器宗会就要开始了,有的人不想上官煜哥到时能夺胜,所以就用了暗招。”

    “嗯,这确实是有可能,如果是世仇的话不可能让他还有命活着回来,如今这样也就不能炼器了,想来,就是天赋太过出众招人眼红却又没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她轻叹一声,想到当日在修仙界赠送她炼器鼎炉的那个男子,想到他不能炼器,不禁为他惋惜。

    一旁的沐宸风微晃着杯中的酒,唇角微勾起,道:“娘子,我们现在找那冒充你的人也还没头绪,不如,我们明日就去上官家做客吧!也好看望一下这位上官公子,你说是不是?”

    “上官煜这个人虽然我与他相识的时间并不长,不过他为人光明磊落,当年也不过就是短暂的相遇,却赠送我炼炉以及指点我炼器的技巧,如今他落难,身为朋友,又来到了这澄江城,自然要去看他。”她轻抿了一口杯中酒水,抬眸看着身边的他,眸光半眯着,唇角微微弯起:“倒是夫君,似乎对这上官煜也挺感兴趣。”

    “呵呵……”

    沐宸风低低的笑着,声音低沉而带着性感的磁性,深邃的目光带着宠溺的看着她,笑道:“那是自然,娘子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又怎么能不关心呢!”

    “嗯,那我们明天一起去。”

    “是,听娘子的。”

    闻言,唐心的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就连那眼中也溢着点点的笑意。

    坐在一旁的墨全当没听见他们两人的话,也没看见他们两人眉眼间神情的交流,端坐在那里,敛着眼眸喝着酒,眼观鼻,鼻观心,将杯中的酒喝完后,他这才站了起来,道:“主子,你们早点休息。”说着,识相的往外走去。

    “嗯,墨真是越来越有人情味了。”沐宸风勾起了唇角,赞赏的看了那抺黑色的身影一眼。

    而迈步往外走去的墨在听到他的话后,嘴角微抽了一下,出了外面,为他们关上了房门。

    “娘子,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休息了?”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眼中分明就是跃动着欲望的火焰。

    “明天还要去上官家呢!”这家伙,就像是色中饿鬼投胎的一样,自从成亲以来,在蓬莱仙岛中几乎是日日与她欢好,也不知是打哪来的那么多精力。

    “我们又不耽误去上官家。”他抱起她,直接就往床上走去。

    唐心伸手环着他的脖子,眼中划过一丝的狡黠,笑道:“夫君,你这样天天与我欢好,难道就不怕铁柱磨成绣花针了?”

    闻言,他邪魅的一笑,瞥了怀中的她一眼,挑着眉道:“娘子放心,你夫君我是金枪不倒的,而且,这‘金枪’只会越战越勇,娘子亲身体验,难道不觉得吗?”他温柔的将她放在床上,整个人也随着压了上去,还故意顶了身下的她一下,让她知道他的金枪到底有多勇猛。

    “呵呵……”感觉到他身下那顶向她的坚硬,她讪讪的笑了笑,这家伙每次都让她求饶不已,这不,她才说了那么一句话,他竟然还起劲来了,看来,男人的自尊还真是不能挑衅,要不然,受苦的也只会是她。

    当下,她看到他那邪魅的神情,讪讪的道:“我这不是怕你这样身体搞垮了嘛!”

    “娘子不用担心,为夫已经憋了几千年了。”声音一落,他大手一挥,在空气中设下了一个结界。

    听到那话,唐心嘴角抽搐着,无语的看着那已经将手伸进她衣襟里的男人,随着他的撩拨,她体内最原始的欲望也随着升起,看着身上的男人,她眼中溢着点点柔情与笑意,同时也伸出了手,滑入了他的衣袍之中,学着他那双在她身上游走的大手,纤纤手指也轻轻的划过了他结实的胸膛……

    夜,渐渐的深了,而房中的两人正处于情浓之时,结界内,是引人鼻血一喷的火辣一幕,因设了结界,两人的声音都没有在房中响起,但,却那最原始的美妙璇律却在结界中传出,久久回荡着……

    次日,沐宸风和唐心以及墨三人就来到了上官家所在的地方,站在上官家的大门前,两头巨大的石狮子分别摆放在大门前的两旁,红木大门上是一块看起来有些年月的牌匾,挂着上官家三个大字,只是,看到这一幕,唐心却是眸光微闪,因为此时的上官家大门前就连守门的人也没有,大门紧闭着,原本气势磅礴的府邸,却隐隐透着萧瑟的气息。

    墨走上前,敲了敲门,不多时,大门从里面打开,来开门的是一名老者,看到那一身黑衣一双血眸的墨时,老者明显的一惊,反射性的倒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他:“你、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我家主子是你家少爷的朋友,路过话澄江城,特来拜访。”墨冷声说着,那冰冷冷的声音在那老者听起来,总觉得有些胆战心惊,看了看面前的黑衣男子,他小心翼翼的朝那后面看去,看到那并肩而立的两人时,眼中不禁划过一抺惊讶,微微的一晃神。

    只见,那一男一女两人,身上皆穿着白衣,男子俊美却不失刚毅,目光深邃而蕴含着威仪,浑身散发着强者的摄人气息,宛若天神,只看了那么一眼,对上了他的目光,竟是让他心中自然而然的生出了一股惶恐来,慌乱的别开了眼眸。而那站在男子身边的女子,一袭白色衣裙,容颜绝美,令人一见之下忍不住心生惊艳之色,但,女子眉宇间散发着一股清冷而自信的气息,目光平静却令人不敢直视,她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看似温和实却清冷,白色的衣裙虽然淡雅朴素,却让人觉得尊贵而不可亵渎,这一男一女两人站在一起,身上的气息竟是那样的和谐与美好,就如同天造地设的一对人儿一般,让人见了都忍不住的暗赞一声。

    收起心底的惊讶,老者惶恐的打开了门,连忙道:“几位贵客,请随小人进来。”他一把岁数,见过无数的人,自然知道这几人都不简单,而那黑衣男子说他们是他家少爷的朋友,那就更是不能怠慢了。

    几人随着那老者进了上官家,在老者的带领下,往会客厅走去,沐宸风和唐心一边悠哉的打量着这上官家里面的布置与结构,倒也觉得这里面精致而不失大气,不过,进来这里面他们倒是注意到,这府中似乎剩下没几个下人,就连护卫也少见。

    “几位,你们请先喝杯茶,坐一会,小人去请老爷出来。”在命人奉上茶后,老者这才连忙往外走去。

    “这上官家看起来比外面传的还要糟糕啊!”沐宸风看着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声,目光随意的在厅中一扫。

    唐心点了点头,道:“确实看起来不太好,就连这府中的护卫也少,看来上官煜出事,对上官家的打击还是的挺大的。”

    “那些人的相交,大部份都是有所图的,尤其像这样的炼器世家,没事的时候准是客盈满堂,到了出事的时候,想必避都避不及吧!”说着,他一笑,看向唐心,道:“不过那上官煜福缘不错,竟然能结交到娘子这样一个朋友,当然了,我的福气更好,能娶到这么好的一个娘子。”

    闻言,唐心唇角一扬,朝他看了一眼,正欲开口,就听见不远处的脚步声传开,她与沐宸风相视了一眼,朝那外面看去,见,一名中年男子迈步走来,男子身上一袭玄色衣袍,气势强硬,浑身散发着一股久居上位者的威压,只是,他的面容却是有着难掩的淡淡愁容。

    在他们打量着那中年男子的同时,迈步走来的上官老爷也在暗暗的打量着他们,见到两人气宇非凡,浑身的气息更是非同一般,心知这定不是一般的人物,只是,他儿子何时结识了这样的人物他却不知?而在两人的身后,站着一名黑衣男子,男子像是护卫,但那一身的气息却又显得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而且,那男子的一双血眸更是让他心下微惊,隐隐的像是想到了什么,却又不敢再往下想去,只知道他们这三人绝非常人,当下也不敢怠慢,连忙上前拱手道:“上官锐见过两位,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沐宸风的目光落在那上官锐的身上,开口道:“上官老爷不必客气,我姓沐,这位是我的夫人,令公子与我夫人有过一面之缘,今日路过澄江城,便前来拜访,不知,令公子可在?”

    听到了沐宸风的话,上官锐目光微闪,他只说了他姓沐,却没说名字,对那位女子也只是称是他的夫人便带过了,显然是不想多说,只是,如今听了这话,似乎……

    唐心淡淡的笑道:“上官老爷,府上出了事,我们也是知道的,所以想见见上官煜,我与他仍旧识了,并无恶意,还请上官老爷放心。”

    “这……”

    他一怔,微顿了一下,看着她叹道:“沐夫人既然知道了我上官家出了事,那么应该也知道煜儿如今的状况,不瞒几位,自从出了事之后,他一直鲜少出门,整个人也消沉了下去,这两个月来我请了无数的大夫,花费了重金买来了丹药想治好他身上的伤,却一一无效,如今,就算沐夫人是煜儿的旧识,以他现在的状况,只怕他也不想让你们看到。”

    “哦?这件事我们也只是进城时听说到的,事情是怎样的,上官老爷不知可否说说?”

    上官锐看了他们一眼,想了想,这才道:“我们上官家世代都是以炼器为生的,可说是这飞仙界有名的炼器家族了,无论是宗门也好,或者是一些家族也好,都与我们有生意上的往来,还有半个月就是炼器大会了,每三年一次的炼器大会除了比拼炼器师的炼器能力之外,还有的就是关系到家族的生意与接下来三年的利益,因为只有最后胜出的那一家,才能得到一处炼器材料的开矿地和承包各家族和宗门上的生意,就是因为这件事情所牵扯到的利益,才导致了我儿如今成了这模样,唉!只可惜我上官家虽然是世代炼器家族,但却没有强硬的背后靠山,那些人才敢如此使用阴招对付我们,早知道,早知道我就不让煜儿参加那炼器大会的比试了。”

    唐心和沐宸风相视了一眼,原来是这样,确实,很多时候在利益的面前,就算是亲兄弟也会自相残杀,更何况那些没有关系的?他说得没错,他们上官家就是因为没有强硬的势力才让那些人敢用阴招暗杀,若是换成拥有强硬战斗力的家族,可就没人敢这样轻易犯上了。

    “说起来,煜儿能活着回来,还真得多亏了一位姓唐的姑娘,当日他出门时带的人也不多,遭遇伏杀的他当时受了很重的内伤,可就是千钧一发间,他就是服了一位姓唐的姑娘赠送的丹药才能得以活命,虽然很多的医者和炼丹师都说他一辈子就只能这样了,但我已经很庆幸了,至少,他还活着。”

    闻言,唐心眸光微闪,道:“上官老爷不妨让我们见见他,也许,会有奇迹也不一定。”她微微的笑着,看着那眉宇间难掩愁容的上官锐。

    听到这话,上官锐本能的看向她,心头微怔,看了看他们三人,想了想,这才道:“那好吧!你们随我来。”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

    “娘子,你有办法治好?”沐宸风微挑着眉,看着她问着。

    “你怀疑我的医术吗?”

    “那倒不是,你的医术天下第一,死人都能救活,这上官煜自然也不在话下了,不过,粉碎性的骨头碎裂似乎有些麻烦,至少,短时间里他就不能恢复。”

    “先看看吧!能帮的还是要帮上一把的。”她说着,与他一同往外走去,而墨则跟在他们的身后。

    在上官锐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了一处院落的外面,上官煜站在院子外面并没有进去,只是对几人道:“他就在里面,你们进去吧!我还有些事要处理,就先回去了。”

    “好。”她点了点头,看着那上官锐离开,这才与沐宸风他们走进了那院子,进了那院子,便见到那抺坐在院中的树下发呆的身影,依旧是那容颜,只是,却清瘦了一大圈,整个人就像枯萎的树木一样,毫无生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