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4 情意绵绵

    “啊!”

    次日的清晨,萧轩尔和天音的院子里便传出了一声尖叫声,而那声音,明显的是天音传出来的。舒睍莼璩

    “丢死人了丢死人!我怎么能那么干呢!”

    天音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尖叫一声,脑袋恢复过来的时候,想起了昨夜发生的一幕,整张脸都羞红了,只是,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还有些异样,不由一怔,低头一看的同时,整个人不禁张大了嘴,伸出纤纤食指,指着那还这趴在她身上的男人。

    “娘子,你怎么了?”趴在她身上的男人睁开眼睛,只是,下一刻,那声音就变得有些沙哑,然而,而且身体还一僵。

    “你怎么了?”天音也察觉到不对劲了,好像他的身体有些奇怪,而且,他的身体突然间灵力涌动了起来,浓郁的灵力气息的涌动从外面入进他的身体,而他似乎也没想到怎么会突然间这样似的,一瞬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倒是天音在怔愕过后,想到了她是天阴之体,与她合为一体的话,男子的修为都会有所提高,因为就连现在,她能感觉到他们两人仍是合为一体的,这也能解释为何他会突然间这样了。

    “夫君,赶紧凝神聚气,将灵力纳入身体以提升修为!”

    经她这样一说,萧轩尔这才想到她是天阴之体,他看着她,眸光微动,下一刻,凝神聚气,确实能感觉到身体气息的不一样,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静躺着的天音看着身上的他,直到好半响,不由的微瞪大了眼睛,因为看到他的修为真的又提升了!这一刻,她才知道,为什么那些人拼了命的想要捉了她回去当鼎炉,这样的速度比吃唐唐所炼制的丹药还要快!

    “娘子。”待身体里的气息平复后,萧轩尔看着身下的她,眼中冒着欲望的火焰。

    天音看到他那模样,分明就是一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当下拉过身边的被子挡在身前,一副防狼模样的看着他:“我浑身酸痛死了,你可别想了。”想到昨夜自己的主动,以及此时两人的模样,一张脸又唰的一声涨红。

    “嗯,娘子昨夜很是卖力,应该是累坏了,那为夫就只好忍忍了。”他忍着笑说着,心下也知她初经人事,必定是累坏了,于是只好压下这下腹的欲火,从她的身体里离开,翻身睡在她的身上,只是,赤果果的身体却没盖被子,就那样暴露在空气之下。

    天音瞄了一眼,羞红了脸,拉过身上的被子就往他身上丢:“盖上。”

    见状,萧轩尔低低的笑出声来:“呵呵……娘子,为夫这身体你昨夜里不是已经看光摸遍了吗?这会还害羞了?”

    “谁、谁说我害羞了?我只是怕你着凉了。”某人硬嘴的说着,只是那娇羞的神态却是怎么也掩不住的。

    “是是是,娘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伸手让她枕着,把她拥入怀里,道:“还疼吗?”

    闻言,倚在他胸口处的天音那张脸红得快滴出血来,伸手拧了他一把:“你说呢!”这男人真是的,哪有这么问话的,她可是女人,是女人,虽然昨夜已经强悍的把他给推倒压在身下了,可是她还是地地道道的女人啊!这样问话,她可是会不好意思的。

    “昨夜我给你你洗了身子,上了药,应该会好点了吧?”他昨夜还是有些克制的,就是怕她累坏了,在半夜时,他备了水抱着睡死过去的她洗干净了身子,又给她上了些药,只是到了后半夜仍有些忍不住的要了她一次。

    “嗯,你别老说这话题了行不行?”她抬头瞪了他一眼,又低头将脸埋在他的怀里。

    “呵呵呵……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萧轩尔低低的笑着,眼中弥漫着幸福的神采,他一手让她枕着,一手环着她的腰,道:“娘子,等出了这蓬莱仙岛,我们回修仙界看一下萧遥他们吧!然后我们就来飞仙界安家,你说好吗?”

    “好。”这事情唐唐也跟他们说过了,因为她接下来要去海域地域,所以希望他们能这飞仙界扎根,他们也觉得在这里有不少的朋友,在飞仙界扎根落脚确实是不错的选择。

    “子浩他们也会在飞仙界落脚,到时我们就找个地方跟他们离得差不多远的就行了,这样一来,你要是闷的话还可以去找你干爹干娘他们,而且,还有小轩儿。”

    闻言,天音一笑,道:“好,那我们到时就找跟他们一起的,不要离太远了,这样才能天天见到,小轩儿真的太可爱了,我真喜欢他。”

    “呵呵,再过不久,我们也会有孩子的,到时,就有你忙的了。”他低低的笑着,虽然才是成亲的第一天,但他已经想到将来他们的孩子会是怎么样的了,这样的念头一在脑海中冒出,心中竟是隐隐的充满期待。

    “可是……”她心中还是有些担心,自己没有几年的命可活了。

    似乎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一般,萧轩尔安慰道:“不用担心的,船到桥头自然直。”他相信,一切在冥冥中自有注定。

    “嗯。”她点了点头,挥散心中的担忧,船到桥头自然直,就算是担忧也是于事无补,既然如此,她又何不开开心心的过着每一天?

    “夫君。”

    “嗯?”

    “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起床了?”

    “呵呵,我想,没人会理会我们起不起床的吧!”

    “可是我想起来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不能纵欲过度啊!”

    听到这话,萧轩尔嘴角抽搐着,很是无语。而最后,在她的坚持下,他们还是起床了,不过,萧轩尔又唤来了人,准备了热水,两人再度沐浴后,这才穿上衣服走出房间。

    天大地大,娘子最大,娘子的话,又怎能不听?

    另一边,秦天南和云烟也走出了院子,两人换上了平时所穿的衣裳,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采,两人走出了院子,在岛中随意的游走着,来到岛中的边沿时,他们才停下了脚步,站在那边上看着那边上的水流。

    秦天南搂着云烟的腰,而云烟则依偎在他的身边,不知两人在说着什么,只能看到他们脸上的笑意与幸福感是那样的浓郁,经过了洞房花烛夜,两人成为了最亲密的爱人,相依相偎的那一幕,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令人向往。

    “夫君,等会我们一起去见见爹娘吧!”云烟依在他的怀里,看着那前面的景色,唤着夫君两字,心中尽是满满的幸福。

    秦天南听着她唤着她夫君,眼中的柔和与幸福感是那样的显然,他应声道:“嗯,不过,不用太早去,他们应该还没起来。”

    “那我们去妹妹那里坐会吧!”

    “好。”秦天南点了点头,牵着她的手,迈步就往唐正宇他们的院落走去。

    而沐宸风的唐心的院中,床上,早已经醒来的沐宸风侧着身,一手托着头,正看着睡在他身边的她,柔和的神色,毫不防备的神情,让他看得移不开眼,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一般,两人的身上盖着一条被子,被子下面自然是赤果果的身体,他先一步醒来,欣赏着身边人儿的睡容,看着她那一身欢爱过后的吻痕,心中尽是满满的幸福感。

    而累了一夜的唐心,几乎到了天将亮时候才睡过去,此时自然是不可能那么快醒来了,自然也不知道身边的男人正欣赏着她的睡容,以及那目光一寸寸的在她的肌肤上流连着,此时的她,完全看不出平日里的凌厉与清冷,此时的她,完全就像一只慵懒的小猫,她一个翻身,身体贴进了那具温暖的身体,手也自然而然的环抱住了沐宸风的腰,当她的丰满贴上他的胸膛,当她的膝盖不经意时的一动,撩拨了那温热的某一处地方时,侧睡在她身边的沐宸风脸色微变,身体也是一僵。

    他看着沉沉熟睡着的她,心中不由一叹,眼中划过无奈的神色,要不是看她真的累坏了,他绝不会轻易就这样放过她,不过,他们来日方长,今天就先放过她,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吧!伸手拉为她拉高了滑落的被子,盖住了她胸前的美好春光,他一手拥着她,心满意足的看着她。

    直到,正午时分,床上的唐心这才醒了过来,而醒过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正勾着唇角满眼宠溺的看着她的男人,看到他,她笑了笑,问:“看着我做什么?昨晚还没看够吗?”

    “嗯,没看够,一辈子也看不够。”他顺着她的话,认真的说着。

    闻言,唐心一怔,继而轻笑出声:“行了,这会已经不早了吧?我们是不是应该起床了?”

    “你累了一夜,我还想让你再好好休息一会呢!”沐宸风搂着她的腰,没动。

    “虽然说我们不用敬茶什么的,不过,我估计这会天音他们都应该起床了。”说着,她像突然想到什么

    似的,问:“对了,上回问你的那件事,就是天音的天阴之体有什么破解之法,你找到没有?”

    “你又不是不知道,天阴之体是天生带来的,而想要活下去也只有改变体质了,不过,改变体质哪有那么容易?要是容易的话,身怀天阴之体的女子也不会那么短命了,不过,我记得,曾见过一味叫什么的天材地宝,只是当时就也没怎么注意,最近也没找到那一味天材地宝叫什么,如果能找到那味天材地宝的话,也许就可以徹底的改变她天阴之体的体质了。”

    听到这话,唐心微沉思着,她熟悉药理,精通药材,在她所知的灵药当中根本没有可以用的药材,而他说的这一味不知叫什么名字的天材地宝,想必更是极其难得,要知道,普通的东西也不可能改变得了天阴之体,而难得的东西想要寻找却也不是那么容易。

    “看看能否记得是在哪本书上看过的,你也知道天音的身体的,现在她跟萧轩尔成亲了,身为她的好姐妹,我自然是希望她可以好好的活着,所以无法用什么办法,我也一定要破了她的天阴之体,让她可以好好的活着!”她坚定的说着,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闻言,沐宸风无奈一笑:“知道了,你看你,这一大清早的就在为她的事情担心。”语气虽然无奈,但那眼中的宠溺神色却是一点没变,他先人床上坐起,道:“先前我就让人准备了热水,既然醒了,那就沐浴更衣吧!我让人给你准备了粥,应该也差不多好了。”

    “嗯。”她笑着点了点头,也坐起身,只是,浑身仍有些酸痛。

    看到她微皱了一下眉头,沐宸风将她抱起,道:“沐浴后再擦点药吧!”他昨夜只是给她擦了点药,不过她身上的那些吻痕却是让他留了下来,此时看着她身上那些吻痕,心虽尽是浓浓的自豪感,她身上的每一枚吻痕都是他留下的,她的身体里有着他的气息,这一点,让他每每想起心情都十分的愉悦。

    当两人从房中走出时,已经是正午时分了,淋浴后过的她全身都擦了药,而沐宸风更借着给她擦药按一下筋骨之名,光明正大的吃着她的豆腐,要不是她一直催着,这会估计还出不了房门。

    “晒太阳的感觉真好。”她伸了伸腰,原本酸痛的身体在擦了药后,确实是好了不少。半侧过头,看着身边的男人,扬起了笑容,伸出了手挽住了他的胳膊:“夫君,走吧!”

    沐宸风深邃而泛着笑意的目光看了她一眼,便与她一同迈步往回外走去,婚后第一天,整个人都是神清气爽,也许是心情洋溢着幸福与愉悦的关系吧!看什么都觉得顺眼,看什么心情都是好得不能再好,就连那唇角也是忍不住的微微弯起。

    “自从来了飞仙界后,十二龙骑就一直没见到,也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挽着他的胳膊走着的唐心,想到到了那十二龙骑,不禁喃喃的说着。她可没放忘记,当年初遇他们时,他们是被当成奴隶一般的锁着的被人鞭打的,可想而知,他们的龙族所遭遇的事情是怎样的严峻,而后来他们也跟她说了关于他们的事情,只是自从来了飞仙界后,她却是一直没去着手处理十二龙骑的事情,说起来,这件事她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当年她就答应了他们,将来会伸出手帮他们一把的,而到现在,她却什么也没做。

    “过完年后,我们离开时可以去看看,放心,有我陪着你,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的。”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充满着自信的气息,虽然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语,却偏偏让唐心莫名的觉得安心。

    唐心看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嗯,如果有你在的话,确实是能帮上大忙。”她的实力可还是远远的不如他呀!不过,自从进入仙者品阶后,她进阶的速度就变得更慢了。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以后无论什么事,我都会在你的身边的。”

    闻言,她定定的看着他,感觉到了那一股莫名的温柔的安心,她唇角轻轻的弯起,心中,尽是满满的幸福。

    是啊!以后他都会在她的身边的,无论遇到什么,他都会为她撑起一片天来,哪怕,她不是一个弱者,但,有他在,她更会觉得安心与踏实。

    当他们来到前院里,见那里已经摆好了水酒,昨天被众人弄得凌乱的东西已经收拾好,今天,又准备了新的食物和酒水,岛主和老夫人他们已经早早的便在那里坐着了,见到了他们一对对相继而来,两人都笑眯了一双眼睛,乐得嘴也合不拢,似乎在想在,也许再过不用一年的时间,他们就有孙子可抱了。

    “你自己坐,我去跟唐唐府坐。”天音一看到唐心和沐宸风,当即就从萧轩尔的身

    边离开,快步的来到唐心的身边:“唐唐!”

    “天音。”她唤了一声,对身边的沐宸风道:“夫君,你去跟萧轩尔喝喝酒吧!”

    “好。”沐宸风点了点头,看了她和天音一眼,这才迈步往萧轩尔的方向走去。唐心只看到他先向几位长辈行了一礼问好,这才在萧轩尔的身边坐下。

    而天音则拉着唐心到了一旁,娇俏的脸上有着一抺红晕,压低着声音道:“唐唐,我昨夜丢脸死了。”

    “怎么了?”她跟她可说是无话不谈,所以天音会来找她闲聊,她是毫不意外的,不过,她本想着天音要跟她说的是昨夜他们洞房花烛的事情,谁知却来了这么一句,听得她一愣一愣的。

    “我昨天夜里把萧轩尔给扑倒了,你知道吗?就是那种扑倒,今早起来我险些找个洞钻进去。”想到昨夜的主动,她脸上的娇羞神色更重了。

    唐心一怔,继而忍不住的轻笑出声:“呵呵,这有什么?夫妻之间谁推倒谁又有什么关系?你来,我告诉你,我昨夜……”

    “啊?真的?唐唐,你好厉害!”听到了她的话后,天音这才知道,比她猛的还是大有人在的,而且,唐唐要是不说,她都不知道,原来,原来……

    “你小声点。”唐心脸色一红,这夫妻间的事情嘛,本来就不好对人说的,不过谁让天音是她最好的姐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