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3 洞房花烛夜

    沐宸风眯了眯眼,嗯,惧内的男人才是好男人。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众人在畅聊中倒也没注意到,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下,场中周围点上了灯,众人喝得也有些醉意,就更别说天音了。

    这时,萧轩尔站了起来,走向了她,道:“娘子,天色已晚,我们回去吧!”说着,将她带了起来,搂入怀中。

    “不要,我还要喝呢!”天音醉眼迷蒙的说着,想要推开他。

    “好了好了,你们几对新人,不要喝太多,先回去休息吧!今晚可是你们的洞房花烛夜,去吧去吧!”岛主发话了,看着他们三对新人,笑眯了一双眼睛,今夜如此美好,自然是不能让他们都在这里陪他们喝酒的。

    沐宸风也站了起来,道:“各位尽情喝,要是觉得果酒清淡了,就换上香醇一点的,我们就先失陪了。”说着,也朝唐心走去,将她带了起来。

    看着他们两对人儿相继离开,老夫人见秦天南和云烟还坐在那里,不由笑道:“你们两个也先回去,回去吧!”

    秦天南和云烟相视一眼,相继而笑,便也缓缓站了起来,朝他们微行了一礼,这才相伴着往院中走去。

    萧轩尔和天音的院落中了,红红的灯笼高挂着,院中早已经没了别人,萧轩尔扶着醉眼迷离的天音进了房,让她坐在床上,这才为她取下头顶上的凤冠,这凤冠才一脱下,天音顿觉轻松了不少,直接就往床上倒去。

    新房内,喜气洋洋,桌面上摆着各种的吃的,除了一些寓意吉祥的莲子之类的东西之外,还有一些糕点和一些肉类的美食,以及美酒。

    “成亲真累啊!我这辈子,成一次就够了,绝对不要再成多一次了。”她倒在床上喃喃的说着。却不知,那将凤冠放在桌上的萧轩尔在听到她的话后,眉头一挑。

    “你还想成几次啊?”萧轩尔走上前,在床上坐下,看着床上醉态可掬的她半眯起了眼睛。

    “呵呵……夫君……”天音软软的唤着,半睁开迷离的眼眸看着他。

    “嗯?”

    “脱鞋。”她傻傻一笑,直接将脚架上了他的大腿,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脚下。

    闻言,萧轩尔一怔,嘴角一抽,继而却是宠溺的摇了摇头,伸手拧了拧她的瑶鼻:“你这小酒鬼。”认命的,将她的鞋子脱下后放在床下,一边说:“我让人给你弄碗解酒汤吧!”说着就要起身,谁知那原本躺在床上的天音却突然坐了起来,双手环住他的脖子,直接就将他推倒在床上。

    “夫君……”她趴在他的怀里傻傻的笑着,只是,美丽的容颜却是带着诱人的醉态,尤其是那水嫩的朱唇红艳艳的,一张一合,十足的诱人犯罪。

    被推倒的萧轩尔眼中跃着灼热的火焰,也没有动,就那样躺着,一双深邃而带着火焰的目光看着趴在他怀中的她:“嗯?”低低的一应,气息已经已经微变。

    “我饿了。”天音突然抬起头来,迷离的双眸看着身下的他,娇媚的容颜上带着一丝的委屈,像是在控诉着什么似的。

    她这么一说,他才想起,好像今天一整天也就见她在那里喝着酒,似乎也没怎么吃东西,于是,便道:“桌上有吃的,我给你拿。”

    “不要!”天音直接就摇了摇头,继而神秘兮兮的在他的怀里往上爬,完全不知,身下的男人已经身体一僵,那双眼睛更是窜起了欲望的火焰。

    天音爬到他的耳边,低低的在他的耳边神秘兮兮的说:“夫君,我要吃了你哦!”声音一落,居然直接就咬上了他的耳垂,萧轩尔浑身一震,只感觉一团火在下腹窜起,熊熊的燃烧着,然而,这还没完,那磨人的小妖精竟然还伸出了舌头舔了舔他的耳朵,欲望的火焰一下被点然,他双手环上了身上人儿的腰肢,沙哑的问:“娘子,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呵呵……你当我笨蛋吗?我当然知道,我这是在洞房,夫君,你别动,乖乖的躺着不许动……”她笑盈盈的说着,明明已经醉了七分,但却还知道自己在做着什么。

    而躺在床上的萧轩尔在听到她的话后,唇角也不由的弯起,欣赏着身上美人的别样风情,这样的她,时而纯真,时而娇媚,时而勾人,与平时的她判若两人,他想,也许这也就只有她喝醉了,才有这样的风情与媚态吧!而且,还能这样的主动,看来,她的醉酒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嗯,以后可以适时的让她喝一些,只要不醉倒就成了。

    那正趴在他身上生涩的点火的天音,并不知道萧轩尔心中打的小九九。只不过,看到她玩了半天连他的衣服也没解开,不禁挑了挑眉,好心的给她指点一下。

    “娘子,你说,是不是应该先把为夫的衣服给脱了?”

    某人傻傻的一抬头,歪着头想了想,又扯了扯他身上的衣服,很是赞同的道:“嗯,这衣服,碍事。”下一刻,双手一拉他的衣服,手中暗劲一运。

    “嘶!砰!”

    那躺在床上的萧轩尔整个人都懵了,僵硬着身体一脸愕然的看着她。他的那一件喜服已经碎成了碎片散落在床上的地面上,而他,正赤着上身躺在床上,最诡异的是,他的娘子正坐在他的腰间一脸无辜的看着他,手里还拿着半块碎衣,看到这一幕,他咽了咽口水,让自己回过神来,沙哑的道:“那个,娘子,你、你能不能,呃,温柔点?”

    “呵呵呵……”

    天音乐呵呵的笑开了,把手中的碎布丢掉:“我一向都很温柔的啊!”美眸流转间,勾人的魅惑风情看得那萧轩尔眼都直了,更让他血脉亢奋的是,她坐在他的腰间,慢慢的去解开她的喜服,红色的喜服半褪而下,露出了雪白如凝脂的冰肌玉肤,性感而诱人的锁口,再往下,一绣着几朵兰花的肚兜包裹着那高耸而令人亢奋的雪白丰满,偏偏她的动作慢得让他受不了,将那喜服脱下后,那白皙的手指有意无意的划过她的胸前,又慢慢的爬上了他结实而性感的胸膛。

    看着她慢慢的俯身而下,感觉到她胸前的柔软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还有意无意的磨蹭着,萧轩尔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生涩的动作,却是让身下的某人下腹窜起一股火焰,而那趴在他身上的人儿却仍不自知,还慢吞吞的在他的身上玩着,一点点的摸索着,娇嫩的朱唇划过他的胸膛,掠过他的喉结,慢慢的往上,吻住了他的唇,而他的手滑过她只系着肚兜的背,悄悄的解开了她的带子,肚兜悄然无声的滑落,那双大手也慢慢的在那她的身体游走着,直到……

    “夫君,你带什么在身上了?截得我好疼……”某人委屈的控诉着,伸手就往下面探去。

    “嘶!啊……”

    萧轩尔倒抽了一口冷气,低吟了一声,只感觉全身的血液全都滚烫了起来,下一刻,他低吼了一声,翻身将那磨人的妖精给压到了身下,开始翻身做主,攻城掠地……

    “啊……夫君,你、你怎么撕我裙子……”

    “娘子,咱们在洞房。”

    “夫君……谁教你洞房的……”

    “娘子,这不用教的。”

    “夫君,你关门没……”

    “夫君,会不会有人闯进来……”

    “夫君……”

    萧轩尔一记热吻堵住了那喋喋不休的朱唇,真不知她怎么在洞房花烛夜还能说这么多不关事的话出来,然而,那身下的人儿却是娇喘连连的推开了他,指着帘子道:“夫君,把帘子放下……”

    “是是是,娘子,看来为夫不够卖力啊!”萧轩尔无奈的一笑,伸手一挥,帘子放下,就要俯身而下时,原本躺在身上的人儿却霸道的道:“夫君,谁准你在上面的?你应该在下面。”说着,一翻身,将他压下。

    而萧轩尔怔愕过后低低而笑:“那娘子知道接下来怎么做吗?”低沉而带着沙哑的笑声在床上传开,低低的在房中回荡着。

    “你教我啊!”某人理所当然的说着。

    “好,为夫教你,接下来就应该这样……”

    半遮半掩的帘子掩去了床上那两抺赤果果的身体,只有着一声声的令人啼笑皆非的话语从床上传出,而那话语随着渐渐的演变,到最后则成了销魂的低吟……

    另一边的院子里,沐宸风搂着唐心进了新房,为她取下头上的凤冠,道:“今天忙了一整天了,我让人准备了热水,泡个澡先吧!”

    “好。”唐心笑应着,先进了内阁中,将那一身的喜服换下,待走出来时,沐宸风已经走了进来,牵着她的手,来到了那大浴桶边。

    “娘子,为夫来为你宽衣吧!”深邃的凤眸中浮现着一丝丝灼热的火焰,看着身边的她。

    唐心只是看了他一眼,便张开双手,让他为她脱下身上的衣服。

    沐宸风为她脱下白色的里衣,看到那露出来的肌肤,目光越发的幽深,手指划过她的肩膀,将衣服脱下,只剩下那包裹着胸前的丰满的肚兜,目光一寸寸的往下滑落,看到了那修长而浑圆的雪白长腿,只感觉下腹的火焰一下窜了起来。

    “肚兜不脱吗?”她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为夫怕脱了把持不住。”他脱去自己的衣服,将她抱起进入那足可容纳两个人有余的大浴桶中,洒着花瓣的水面微动,就连那水下的身体也随着花瓣的涌动而显得若隐若现,十分诱人。

    两人坐在桶中,面对着面,他伸手为她散去了那一头的墨发,让那一头的青丝自然的垂落,看着面前的她,他唇色微扬,道:“为夫帮你搓背吧!”

    “好。”唐心笑应着,在沐桶中一转再往后靠去,这一靠,似乎碰到了什么,只感觉身后的某人身体一僵,不过下一刻,他便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为她搓背,只是,那扶在她腰间的手却是越发的不老实起来。

    唐心半眯着眼睛,感觉到那在水下的手在她的身上轻抚着,唇角的笑意不由的加深了,她的身体微微往后靠去,有意无意的磨蹭着他的身体,耳边隐隐的能听到他抽气的声音,越发的感到开心,恶作剧的心思一起,她突然转过身来,道:“还是我来吧!你就靠着木桶,不要乱动。”唇角勾起一抺诡异的笑意,但这抺诡异的笑意落在沐宸风的眼中,心下却是越发期待起来。

    “嗯,那就有劳娘子了。”低低的声音充斥着男性的魅力,隐隐的带着鼻音与一丝丝的沙哑,只是下一刻,他整个人就一僵,就连眼中都划过了一丝的暗光。

    只因,在水下,她坐近了他,修长的双腿环上了他的精壮的腰杆,两人身上除了她身上那若隐若现的肚兜之外根本毫无别物,这样几乎赤程相对的亲密的姿势,更是让他全身的血液全都处于兴奋的状态。

    她的手划过他的胸膛,一路往下滑,而沐宸风也微屏着气息,似乎在强忍着什么似的,他半眯着眼,看着面前的她在他的身上四处点火,直到,感觉到她的手划过他的下腹时,却又突然一转移开,那一刻,像是想要什么却得不到一般,心头难耐至极,而最让他倒抽一口气的是,她取下了她胸前的肚兜,雪白的丰满就那样映入他的眼底,而她还微微的往前倾来,以胸前贴着他的胸膛。

    “娘子,这可是你引起的火!”沙哑的声音一经传出,他一手搂住了她的腰,一手搂住了她的后脑,倾身便吻上了她的唇。

    火热的吻霸道而直接,原本还想继续挑着火的唐心在那霸气的缠绵热吻中迷失,整个人趴在他的胸前,只听他在她耳边低低的说着:“水凉了不好,咱们到床上去。”说着,抱起她就跨出了浴桶,拉过屏风上的布为她拭擦着身体和湿渌渌的头发,手掌运用着暗劲将她的头发烘干,这才抱着她往床上走去。

    “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他看着身下的她,心中尽是满满的幸福,这么多年了,她终于成为了他的妻,那曾经小小的五岁女孩,那在大街上偷抢了腰间袋子的女孩,经过了这么多年,终于成为了他的妻了。

    “这一生,最幸运的就是遇见了你。”她唇角轻扬,看着身上的男人眼中溢着的深情与宠溺,她的心中何尝不是幸福满满,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一波一波的挫折与崎岖,从龙腾大陆到这里,他一直都陪着她,为她遮风挡雨,为她撑起了一片天,她是何其有幸?才能被他所爱。

    沐宸风眼底流动着暗光,沙哑的道:“今晚,我将给你一个最美好,最难忘的新婚之夜,你,准备好了吗?”

    唐心脸上盈溢着的是幸福与娇羞的神态,她直接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压低他的头,用行动来告诉他。而她的行动无疑的如同一个导火线,挑起了他一直压抑着的火焰,下一刻,他反被动为主动,霸道而不失温柔的吻随着加深,他的手也跟着在她的身上游走着,不知何时,床上的帘子轻轻落下,掩住了那一床的旖旎春色……

    在秦天南和云烟的院子中,换下了喜服的云烟与秦天南在桌边坐着,吃着东西,对于接下来的事情,两人都有些紧张,虽然说云烟是成过一次亲的人了,连女儿都那么大了,但,面对着眼前这人时,心中还是有些紧张与羞涩,他们这么快居然就成亲了,虽然这一天对他来说,已经足足等了几十年了。

    秦天南见她低着头吃着糕点,红着脸,也不抬头,将她的羞涩与紧张看在眼中,他深吸了一口气,道:“云烟,如果、如果你还没准备好,我可以等的。”他并不想逼她,如果她还没有接纳他的心理准备,他可以再等等。

    闻言,云烟一怔,反射性的抬起头来,看着他的样子,再想到自己,不由连忙解释道:“不用,我、我已经准备好了。”说着,整张脸瞬间通红,本能的想要低下头,不过想到他们已经是夫妻了,便不再闪避他的目光,而是迎上了他灼热的眼眸。

    听到了她的话,秦天南的心中是狂喜的,他微激动的看着她,站起来,伸出了手握住了她的手,郑重的道:“云烟,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简单而朴素的话语,却是她听过最美的情话,她看着面前的男人,心中溢着满满的幸福:“我知道。”

    “今晚,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几十年了。”他灼灼的看着她,在她娇羞的目光中将她抱了起来,迈步往床上走去……

    夜,正深,高挂在夜空中的明月看到那下面一幕幕的缠绵也不由的躲进了云层当中,这一夜,是三对新人的新婚之夜,这一夜,注定是缠绵之夜,也是他们极其难忘而美好的一夜……

    ------题外话------

    哎呀呀,写得我几乎捉狂。大有关灯吹火完事的打算啊啊啊,嘿嘿,别忘在了给票票哟妹纸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