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2 成亲二

    “礼成!”

    随着声音的落下,秦天南掀开了盖头,露出了那面带娇羞的容颜。舒睍莼璩他们的婚礼并不像一般来说的那样拘于规距,因为今天成亲的同时,不仅是新郎,就连新娘也要在这里陪大家喝酒畅聊。

    “来,我们到这边坐下。”他们的礼成了,接下来则是明月的了。

    “嗯。”云烟微点着头,在右边的位置坐下,看着走上来的下一对新人,她的女儿。这样的感觉是新奇的,她没想到自己再度的成亲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与她的女儿一同举行婚礼,这样的日子,太美好,太让人难以忘怀了。

    “下一对新人上前!”

    沐宸风牵着唐心的手,带着她一同走上前来,两人隔着新娘的面纱相视着,若隐若现的面纱其实并不能遮挡住那绝色的容颜以及幸福的笑脸。

    “一拜天地!”

    两人转过身去,微微一弯腰拜下,再转过身来。

    “二拜高堂!”

    这一次,他们同样跪了下去,向主位上的两位老人家,以及她的两对父母行了一个跪拜大礼。

    “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他们一个个笑眯了一双眼睛,欣慰的看着那一双出色的人儿。

    “夫妻对拜!”

    沐宸风扶着唐心起身,两人面对面的相视着,脸上皆带着一抺幸福的笑意,微微一低头,行了对拜之礼。

    “礼成!”

    “娘子,我来帮你掀盖头吧!”低沉的声音带着笑意的从沐宸风的口中而出,只见他伸出手,将那遮挡在她面前的盖头掀开,看到了她抬眸间的那一抺风情以令那一张熟悉的绝美容颜,心中尽是满满的幸福。

    他终于娶到她了,今日的幸福,来得多么的不容易啊!也正因为这份幸福得之不易,他更会格外的珍惜。

    唐心脸上溢着幸福的笑容,见他一双眼睛灼热的看着她,竟是久久没回过神来,不由的轻笑道:“怎么?看傻了?”

    “嗯,娘子,你今天真美。”

    “行了,我们一旁坐下,看萧轩尔和天音行礼。”眉眼中溢动的流光尽是幸福的神采。

    “好,听娘子的。”他低低的笑着,牵着她的手,走到一旁的位置上坐下。

    “下一次新人!”

    随着萧轩尔和天音走上前,那不变的话语再一次的响起。

    “一拜天地!”

    两人转过身去,弯身而下,拜了一礼。

    “二拜高堂!”

    因为他们两人的父母都没来,原因是,萧家的长辈在他们眼中来说,根本算不得长辈,而天音的母亲早死,父亲更是有一段时间与她闹得脱离关系,自然不可能让他们来了,因此,云烟和白嫣都说将天音收入义女,因为她是唐心的至交好友,而且她也很得众人喜欢,她们也很愿意当她的亲人。

    看着两人跪下,对他们行了跪拜之礼,他们一个个笑眯了一双眼睛,连忙说着:“行了行了,快起来快起来。”

    “夫妻对拜!”

    两人面对着面,相视一笑,微微俯身拜下,这才站了起来。

    “礼成!恭喜三对新人喜结连理,共祝三对新人,情意绵绵,早生贵子!”岛主的大徒弟朗声笑说着,这才退到原本的位置上去。

    而萧轩尔和天音这一对,正当萧轩尔打算掀开她的盖头时,天音眸光一闪,笑盈盈的问:“夫君,你今天给我备了酒没?”她可是准备今天大喝一场的,要是成亲了也没酒喝,那她可不干。

    “嗯,备了,等会我们还要喝交杯酒呢!”萧轩尔看着面前的她,低沉的声音带着温柔与笑意,手一伸,谁知她又侧身闪开了,不让他掀开盖头。

    “呵呵,那今天,我是不是可以喝很多?”

    闻言,他无奈的一笑:“嗯,今天随你喝。”

    “那好,你掀盖头吧!”她这才满意的迈上前一步,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萧轩尔蕴含着深情与笑意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他伸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带到了自己的怀里,下一刻,在众人愕然的目光中,隔着盖头俯身吻上了那若隐若现的红唇,而这一刻,天音也懵了,整个人都懵了,想到这么多人看着,一瞬间整张俏脸都通红起来,而下一刻,萧轩尔也趁机将她的盖头扯下,让她的那娇美的容颜第一个映入他的眼中。

    “哗!好好好!”

    哗然的声音一瞬间传开,紧接着便是一声声鼓掌的声音以及大声喝好的声音,场中的气氛一瞬间就被点燃,看到那相吻的两人,一旁的沐宸风也不由挑了挑眉,道:“这招去哪学来的?”眼角瞥见自家娘子那欣喜的神色,他唇角一勾,眼中掠过一丝幽光,伸手一拉,将她整个人也拉到自己怀里了。

    “娘子,看他们有什么好看的?我们来喝交杯酒吧!”

    “好。”唐心笑意盈盈的应着,倒了两杯酒,两人的手相交着就要喝,谁知却被挡下了。

    “娘子,你知道怎么喝交杯酒吗?”凤眸中,流转间尽是少见的魅惑之色,看得唐心一愣一愣的问:“不是这样喝吗?”

    “当然不是,应该是这样。”说着,他将两人相交着的手微抬起,俯身将其中一杯的酒喝入口中,在她怔愣之间,搂在她腰间的手一收,吻上了她的唇,将口中的酒渡给她。

    唐心整张脸唰的一声红通,娇嗔了他一眼,这么多人在这里,他竟然这么玩,真是的。不由的,偷偷朝她爹娘和外公他们看去,却见他们一个个飞快的将目光从他们这边移开,装作没瞧见,却又忍不住的偷偷往他们这边瞄着,看得她一阵哭笑不得。

    “快点,到你了。”沐宸风低低的笑着,欣赏着她那难得见的娇羞神态,越看越觉得看不够,更有种想要把她藏起来的感觉。

    见状,她也只有硬着头皮将酒喝入口中,再吻上了他的唇,只是,根本不用她怎么主动,那家伙将她口中的不酒吸吮过去后就加深了这个吻,而她只听见周围的众人一个个的齐声喝好,又是一阵的鼓掌声传出,接下来就是众人举杯相碰畅饮的声音。

    秦天南毕竟是属于成熟稳重型的男人了,自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玩了,不过,交杯酒是必不可少了,只见,他将目光从唐心和沐宸风两人的身上收回,自己也倒了两杯酒,站了起来,递了一杯给她:“云烟,我们喝交杯酒。”刚毅威严的面容此时带着的却是少见的柔情与笑意,这一天,这一刻,相信对他们来说都是最具纪念意义的一天。

    他看着面前的她,心中被满满的幸福与柔情填满,这么多年,他终于娶到她了。

    “好。”云烟温柔的笑着,站了起来,接过他手中的杯酒,与他相手交叠着,深情的凝望着对方,共饮尽杯中的酒,两人喝完酒后,他们走到岛主和老夫人的面前,正准备再度跪下敬茶时,却被岛主给阻止了。

    “行了行了,都是一家人,不要动不动的就跪,我们又不在乎那些虚礼,不要跪了,都不要跪,看得我们都心疼死了。”

    “就是,这样站着就好了,刚才你们行礼时已经给我们跪下了,再说,我们修仙之人,俗世的那些规距可免则免。”老夫人也笑呵呵的说着。

    见状,秦天南和云烟相视了一眼,这才笑着点了点头,便不再跪下,而是接过那一旁侍女的茶,给两人敬茶:“爹爹娘亲请喝茶。”照理说,这敬茶应该是在明日早上给男方父母敬的,不过他们这里倒不太讲究这个,图的就是心意,他们的婚礼可说是按俗世的来,又跟俗世的不太一样,如果说是像别人成亲那样的,新娘子此时就应该在新房中等着了。

    “呵呵呵,好好好。”两老笑眯了眼睛,接过茶轻抿了一口,便给他们一人一个红包,还给了十几件的宝贝。

    紧接着,他们两人坐下后,唐心和沐宸风两人也给几位长辈敬茶,他们得到的回礼也是不少,一一收入空间手镯当中,而到了萧轩尔和天音时,几位长辈给他们的都跟唐心一样,看得出,他们待她也是极好的,因为在准备给唐心的同时,他们就准备多了一份一样的,今天正好一并给了天音。

    “好了,大家都坐下,除了几对新人之外上,我们可是不酒不归,来来来,喝酒,喝酒!”岛主笑呵呵的说着,站了起来,举着酒杯敬着众人。

    “唐唐,来,我敬你一杯!”天音端着酒就要朝唐心走去,然而已经喝了两杯的她虽然说她喝的是果酒,但此时脚步也有些不稳,竟是迈步上前的时候往自己的新娘服裙

    摆上一踩,整个人就朝前面扑了过去。

    站在她身边的萧轩尔一见,连忙伸手将她搂住,不过因为要顾着两人的酒杯不要打破,整个人没站稳,竟是被她反推倒在地面上,而她也随着扑了下来。

    “砰!”

    一瞬间,众人都懵了,看着那倒在地上男下女上的两人,沉静了一瞬间,下一刻,一个个捧腹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哈哈哈……他居然被天音给推倒了!”红绫第一个大笑出声,看到他们两人那模样,她实在是忍俊不住了。

    然而,天音却是笑盈盈的看着被她推倒在地上压在身下的萧轩尔,眼眸一转间,乐呵呵的笑了起来,毕竟这么多人在呢!她连忙站了起来,将他拉起道:“夫君,我可不是故意,只是这果酒喝起来还是有点脚步虚浮,呵呵,我不跟你说了,我去找唐唐喝酒,你自己玩去。”说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还真的摆了摆手,就朝唐心走去,独留下那嘴角微抽的萧轩尔站在原地。

    见唐心被沐宸风搂着,她凑上前,笑盈盈的对沐宸风道:“把你家娘子借来一下吧!”

    沐宸风勾唇一笑,低着看了怀里的唐心一眼,这才道:“好。”说着,松开了手,让唐心可以站起来。

    唐心伸手勾住了天音的手,拉着她就说:“走,我们跟她们喝酒去!”

    “好!不醉不归!”天音一乐,当即应着,招呼着红绫她们围在了一起,倒满了酒,一个个举杯欢呼一声:“喝!”

    看到她们几个女子全围在一起喝酒,几个男的不由摇了摇头,他们则与几位长辈一起说说话,一边喝着酒,一边注意着那边的动静,尤其是萧轩尔,看到天音居然把杯子换成了酒壶,端着酒杯的手不由的颤了一下,虽然说他早有准备今天喝的是果酒,但果酒喝多了也会醉的啊!今晚可是他们的洞房之夜,她那样喝法能行吗?

    “呵呵,今天实在是太开心了,这样吧!咱们再来点助兴的怎么样?”红绫兴冲冲的建议着,又一杯酒喝下。

    梦珊眼睛一亮,道:“啊!对呀!我来弹琴,你们来跳舞,怎么样?”

    “好好好,我举手赞成!”夏云汐也笑盈盈的说着,拉着夏雪道:“姐姐,我们来跳舞好不好?”

    夏雪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见众人都这么开心,今天又是这样难得的喜庆日子,于是点了点头,道:“好。”

    “嗯嗯,那把两边的桌子摆开一点,中间空出一个位置来。”唐心笑说着,回到她外公他们那边将她们的意见说了一下,一听她们助兴,一个个也是眼睛一亮。

    她们一个个都美若天仙,无论是琴艺还是舞姿都是绝佳的,如果有幸一睹她们的风华,那自然是期待万分的。

    而纳兰若尘听到她们的话,目光也不由朝暮飞雪看去,见她娇美的容颜上带着柔和的笑意,大部份都慢在听着她们说话,安静而幽雅,不禁在想着,她若跳舞,会是怎样的迷人风姿?

    随着地方腾了出来,梦珊拿着琴找了个地方坐下,纤长白皙的手指在琴弦上一挑,幽扬的琴声低低从她的指尖倾流而出,弥漫在这空气之中,而随着她的琴声一起,夏雪和夏云汐两抺身影似踏着轻风而出,飘逸的身影伴随着那轻盈的休态,随着身影一出的同时,两条从她们衣袖中抛出的丝带在空中划过,舞动着……

    琴声,由低到高,轻轻的流转,缓缓低吟,那中间的两人的舞姿也是那样的优美,那样的迷人,两人配合着琴声的起落,时而速度加快,时而速度缓慢,而随着琴声的骤变,红绫拉着暮飞雪和轩辕筱筱也一同加入其中,冷不防被拉进去的两人原本还一愣一愣的,不过听着那琴声,两人倒也跟着红绫的节奏感一起舞了起来,几人身上穿着的衣裙都是不同颜色的,但几人舞在一起,却是出奇的好合拍,她们的舞没有经过排练,而是自然而然的舞出,再加上利用灵力的气息,有时的凌空一转,带动着的裙摆也转出了一朵朵的裙花来,看得周围的众人一个个拍手叫好。

    岛主和老夫人他们看着中间跳舞的几人,一脸的赞叹之意,不时的跟旁边的几人聊着天喝着酒,而纳兰若尘的一双眼睛则一直落在暮飞雪的身上,欣赏着她那优美的舞姿。

    另一边,天音挽着唐心的手,不时的凑近唐心的耳边说着什么悄悄话,又听见她低低的轻笑出来,紧接着一杯酒一杯酒的喝着,而旁边的唐心则摇了摇头,道:“你喝少点,小心真

    的醉倒了。”

    “呵呵,唐唐,我告诉你,这是果酒,不会醉的。”已经醉了七分的天音,毫无意外的是第一个喝酒的人,在场的哪一个人的酒量都比她好,尤其是今天所喝的还是果酒,更是不轻易醉倒,而她偏偏能将果酒喝出了七分醉来。

    沐宸风瞥了半醉的天音一眼,似笑非笑的看了身边的萧轩尔一眼,见他不时的朝那天音那里看去,似乎很是担心她真的会醉倒一般,他举着杯微晃着,道:“我说,你还不去把她看好?这再喝下去可就真的醉了。”

    “没事,那是果酒。”萧轩尔说着,也不知是在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沐宸风听,虽然说是果酒,但看到她那样子,还真担心她会那样醉倒过去,可要是这会去拦着她不让她喝,估计她会跟他没完,因为原本就说好了,今天这酒任由她喝,他可是不能干涉的,要是早知道,他就应该再把这酒给调稀一点。

    “呵呵……”

    沐宸风低低的笑着,眸光落在唐心的身上,看着他的娘子,越发的觉得他娘子真不是一般人可比的,无论是哪一样,都是在众人之上,就这酒,她就是喝上十坛也不见得会醉,他自是不担心今晚的洞房花烛夜会守着个醉得一塌糊涂的新娘子过一夜的,不过,某人可就不一定了。

    心下暗忖着,朝那萧轩尔瞥了一眼,见他越喝眉头越拧着,明明就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那样子明明就担心她喝醉了,却又不敢上前劝酒,他还真看不出来,这萧轩尔竟然是个惧内的。

    惧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