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1 成亲!

    “唐心。”她唇角一勾,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一边观察着他的表情,从他那挑着眉的玩味表情中可看出,他,并没有听说过她的名字,那么,由此可见她现在所处的地方一定不是飞仙界。

    “唐心?记得那个郭东好像是叫你玉溪的。”他挑着眉看着她,以下则在思忖着,唐心?这是怎么回事?

    “那不关我的事。”她喝着侍女上的茶,漫不经心的说着。

    见此,男子玩味的勾起了唇角,道:“这倒也是,不管你是什么人,在我眼里也就是一个弱者,不过看你有趣,你就跟在我身边侍候着吧!”

    “我不懂侍候人。”她淡淡的说着,似乎并不担心他会动怒杀了她。

    男子正要说些什么,就见外面进来一名护卫,恭敬的上前单膝跪地:“主子。”

    看到那护卫,男子挥了挥手,道:“你下去吧!有事我会叫你,在我这地盘上,你可以随处走动,不过,别妄想逃走,没我的许可,你若逃走,那么,后果绝不是你能承受的。”

    唐心只是笑了笑,站了起来便往外面走去。

    “主子,就这么放着她不管?要不要派人盯着?”站在男子旁边的中年男子开口问着,这还是第一回见主子对一个女子这般上心,不过,从主子的神情中可以看出,他是将那女子当成玩具了。

    “盯着,你再去查一下,一个叫唐心的女子。”男子说了一声,目光落在那面前的护卫身上,问:“事情怎么样了?”

    另一边,唐心从那厅中出来后,因为得了那个男人的许可,她在这里面四处走也没有人拦着她,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一处院子的外面停下了脚步,因为看到那院里面边有一棵灵果树,茂盛的树叶已经长出了院子的墙外,而那树上还结着红彤彤的果子,看起来十分的诱人。

    “大姐姐。”

    就在她看着那墙上伸出来的灵果时,突然听到一声软软的童声,她一怔,顺着那声音看去,只见在那灵果树上坐着一名五岁左右的小男孩,那男孩一身青色的小衣服,又因为那灵果树的叶子茂盛,她刚才都没注意到,看到那小男孩,她露出了一抺柔和的笑意。

    “你怎么爬得那么高?不怕摔下来吗?”对于小孩子,她心中总有一份怜惜,也许这是身为女人心中的柔软,看到那粉嫩嫩的孩子,她就连声音也不由的放柔了。

    “大姐姐,冬冬下不来了,你能抱冬冬下来吗?”树上的孩子眨着一双纯真的眼睛看着她,脸上尽是期盼之意。

    “好啊。”她笑应了一声,而这时才注意到,那院子的门被锁了,见状,她一怔,怎么将这一个小孩锁在里面?也没人照看着?

    那树上的小男孩似乎这才想起那门被锁住,那双纯真的眼眸不由的暗淡了下来:“冬冬忘了门被锁住了,大姐姐进不来。”

    “没事,姐姐进得去的,你看着。”她柔声笑着,退后了几米然后再加冲上前,借力一翻。

    “砰!”

    还没翻上去,整个人就摔下去了。她一怔,摇头失笑着说,她真是太高估这具身体了,而且似乎这么多年来,她还是第一次翻墙,这一次翻墙居然还直接从上面摔下来了。

    而那趴在树上的小男孩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的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小嘴,一脸的惊奇。唐心并不知道,就在不远处,那处理好事情的左少也来到了这里,只是看到那唐心的举动时,一瞬间嘴角也忍不住的抽搐着。

    “大姐姐?你、你摔疼了吗?”小男孩担心的看着她。

    听到这话,唐心一笑:“没事,姐姐是先试一下,嗯,现在我准备翻上去了,你好好看着哟!”她的语气不由的轻快起来,再次站起来后,又退了好几步,再迅速往前一冲,双手借力攀上那墙,这一回,抬脚一翻,整个人便翻了上去。

    “哇!大姐姐好棒!”小男孩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小脸上带着崇拜的看着坐在墙头上的唐心。

    “呵呵……”唐心不禁也笑了起来,小男孩那发自内心的崇拜让她整个人异常的开心,一扫被那破镜灵弄到这里来的郁闷,脸上的笑容不禁加深了,道:“你小心抱着树,我过来接你。”说着,顺着那灵果树爬了过去。

    而那不远处,在暗处看着的左少则挑了挑眉,只是看着那一幕,倒也没出现。

    “来,把手给我。”从墙上爬到树上后一跃而下,这才向那小孩伸出手。

    “嗯嗯,大姐姐要接住冬冬哟!冬冬要飞下去了。”树上的小男孩眼睛闪亮闪亮的,看着那下面的唐心,突然间整个个就扑了下去。

    唐心一个措手不及,连忙伸手将他抱住,只不过孩子从上面跳下来的冲击力不少,直接将她给撞倒在地上了。

    “咯咯咯……好玩,好好玩,大姐姐,你真好,你是除了舅舅之外能接住冬冬的人呢!”小男孩子扑倒在唐心的身上咯咯的笑了起来。

    唐心揉了揉双手,道:“下回可不能这样了,那么高摔下来,要是摔伤了怎么办?”她看了一下手臂,那包扎着的地方因这一撞而渗出了点点血迹,不过小男孩倒是没什么事。

    “大姐姐流血了!”小男孩也发现了她手臂上的血,不由的一脸惊慌:“怎么办?大姐姐流血了,都是冬冬不好,冬冬不乖,都是冬冬不好,冬冬不乖,冬冬不乖……”突然间冬冬不乖……”突然间,原本还咯咯直笑的小男孩紧紧的抱着自己的,整个人缩成了一团低低的低喃着,那模样不知怎么的,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唐心在怔愕过后,双手将那孩子抱入怀中,轻声的安抚着:“冬冬?冬冬你怎么了?姐姐没事,冬冬?冬冬乖,姐姐没事呢!”

    那不远处,原本一脚已经伸出的左少,却在看到那一幕后停了下来,眼中尽是愕然,因为他看到冬冬在唐心的安抚下竟然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这一幕,对他来说过过诡异了,冬冬本来就跟一般的小孩不一样,要不然也不会只有他一个人在那里地,还锁上了门。

    而唐心则在抱着冬冬的同时,一手搭上了他的手腕,替他把了一下脉,当触及到他的脉博时,心下微怔。

    “冬冬?”待他安静下来后,唐心轻唤了一声。

    “大姐姐,冬冬吓到你了吗?”怀中的孩子抬起了微红的眼睛怯怯的看着她。

    “没有,冬冬很乖,姐姐很喜欢冬冬呢!”真是个可怜的孩子,才这么小,居然就有那样的病,如果是她那一具身体,那么要治好他也不难,只是现在这个身体她无法炼丹,而一些药材的话也只能暂时的缓解他的病,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冬冬也喜欢大姐姐呢!大姐姐会翻墙之,还会爬树,以后都来陪冬冬玩好不好?冬冬去求舅舅,舅舅最疼冬冬了。”

    唐心只是笑了笑,她不可能在这里久留的,也许只要等到契机一到,她就要回去了,自然无法答应这孩子。想了想,她笑道:“只要姐姐在这里一天,就过来陪冬冬一天,怎么样?”

    “好,大姐姐真好。”他从她的怀中退了出来,拉着她就进了里面:“大姐姐,冬冬有很多宝贝呢!冬冬送一些给大姐姐。”

    不远处,透过院子看去的左少半眯着眼,见那一大一小两抺身影进了房,这才沉声开口:“今天是谁在暗处照顾少爷的?下去领一百鞭!”

    当唐心从冬冬的房中出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只是当看到那锁着的门时,不由的微叹一声,看来还得再翻一次墙啊!要不是她有的那个钗子太大了,用钗子来解锁倒也容易,只可惜,没工具,然而,正当她打算翻墙时,却看到那站在门边的那个男子。

    “就你这样还翻墙?出来吧!”左少哼了一声,示意她出来。

    唐心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迈步走出。

    “没想到冬冬竟然跟你合得来,这样吧!你以后就过来陪冬冬,只要把他照顾好,少不了你的好处。”

    唐心唇角淡淡的一勾,道:“你这个舅舅当得似乎不太称职,把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关在里面这就是照顾了?”

    “这个不是你该理的,以后,你跟冬冬住一起,方便照顾他。”说着,他看了她一眼,便大步走开了。一天的观察,他自然是知道这个女人对冬冬没有恶意,要不然,他也不会让她来照顾冬冬。

    闻言,唐心倒也没怎么反对,毕竟那个孩子她看着着实是可怜,从那孩子的话中她知道他的父母已经死了,是他的舅舅一直在照顾他,虽然不知道那孩子怎么会得了那病,不过,既然让她遇到了,她自然是希望可以治好这个孩子,哪怕现在无法根治。

    看着那走远的身影,她开口道:“等等。”

    左少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何事?”

    “你既然是冬冬的舅舅,相信他的病你也知道吧?我现在虽然没办法为他根治,但可以让他减少发作的机会。”

    “你?”他微拧着眉头,似乎不太相信她的话。

    “怎么?不信?”唐心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左少看着她,眼中尽是深思,半响,问:“需要什么药材?”

    闻言,唐心笑了,她就知道,这个人一定会答应的,虽然他不是一个什么好人,不过,对于那孩子的疼爱,她可以感觉得到。

    也因为这样,唐心跟冬冬住在一起,而这一住就是半个月之久,在这一天,她隐隐的注意到这里面的护卫加多了,而且来回走动警戒的护卫也多了,似乎,有什么事情既然发生,本来也没将这事放在眼里的她,倒没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契机,让她回到了她自己的身体。

    灵魂似乎在一片白茫茫的地方走着,直到,突然间前面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魂体。

    “原本我还担心着你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不过看到你这些日子的表现,我决定了认你为主。”那镜灵说着,只见一道光芒射入了她的眉心,下一刻,那镜灵便消息无踪。

    而随着契约的形成,唐心唇边勾起了一抺诡异的笑意,眼中泛着点点光芒。既然认了她为主,那么,接下来她一定会好好的回报一下它,她会让它知道,什么是一个镜灵该做的,什么则是不该做的!

    脑海中,不由的回想到那一幕,那半个月的时间她一直跟冬冬住在一起,只是,半个月后的一天,一群黑衣人突然的闯入,大开杀戒,饶是那左少早就防备,却仍死伤无数,而她,在护着冬冬的时候被一名修士击杀了,让她没想到的是灵魂脱离那具身体时,她看到了那左少撕心裂肺的叫声,似乎隐隐的,还见到了他眼中泛着点点的泪水,她摇了摇头,也许是自己看错了,那人也是冷血之人,她的死活在他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只不过,倒是可惜,倒是可惜了冬冬,他的病她还没治好呢!那个孩子乖巧得让人怜惜,也许,以后会有机会再遇见他的吧!

    身处白茫茫之中的她一直往前面走去,已经隐隐的能听见沐宸风在唤着她的声音,当看到前面那抺亮光,灵魂似乎一下被吸了过去。

    “娘子?娘子?”

    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的是沐宸风那穿着红色新郎袍的模样,她露出了一抺笑容:“我没事。”伸手揉了揉额头,看到她的契约兽们以及她的爹娘全围在这里。

    “太好了,唐唐,你终于醒过来了,不过你怎么突然就昏过去了?”天音挤了上来,看着醒过来的她,脸上尽是掩不住的欣喜。

    “月儿,你真是吓死我们了,我们还以为出什么事了。”云烟也松了一口气,谁也没想到会在这一刻出了这样的事情,不过好在她醒过来了,而且也没什么事。

    “是啊心儿,你是不是太累了?还是昨天没休息好?”白嫣也开口问着,关心的看着她。

    “妹妹,醒来就好。”唐子浩也露出了笑容,因为她的突然昏过去,大家都全过来了。

    唐心看着众人,听着他们一声声关怀的声音,心中暖洋洋的,她笑了笑,道:“我没事,就是做了一个梦,对了,我昏迷多久了?”

    “半个时辰了,你要是再不醒来,可就要误了吉时了。”沐宸风温柔的说着,将她扶了起来,又拿过那面镜子,道:“倒没想到在我们成亲之时你还有这番际遇,这可是上古的宝贝,可是好东西来的,我看这上面多了道契约,想必,你已经得到这件宝物的认可了。”

    “这里面是个镜灵,不过,现在就先别说它了,等我们成亲后我再慢慢来研究它,既然吉时快到了,我们就都走吧!不要误了吉时。”她笑盈盈的说着,看着她外公外婆,道:“我们就全从这里出去就好了,外公外婆,你们红包准备好了吗?”

    “呵呵,你这丫头,给你们的礼物都准备好了,让她们给几位新娘盖上盖头,走走走,我们到前面去等着,呵呵……”

    “对对对,我赶紧让人把乐器吹响,你们随后就来,我们先走。”老夫人笑眯着眼说着,同样一身喜庆衣服的他们相扶着好往外面走去,打算去行礼的地方等着他们。

    唐心唇边带着盈盈笑意,那镜灵说得没错,确实是有时间差的,她在那青木镇都生活了半个月了,而这里居然只过了半小时,不过,就算是如此,敢在她的婚礼上给她来这么一出,等把成事办好后,她一定要好好的收拾收拾那镜灵!

    喜庆的乐调在岛中响起,弥漫在天空之中久久回荡着,三对新人相继的往举行婚礼的场地而来,牵着新娘的是一身喜服的新郎,主位上坐着的是岛主和老夫人,而左边坐着的则是唐正宇和白嫣,一个个的脸上都是掩不住的欣喜神色,一个个都笑眯了一双眼睛,看着那一对对的新人。

    “呵呵呵,老太婆盼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看到我女儿成亲了,连孙女的婚礼也能看到,我真的,真的……”说到这里,原本还笑眯着眼的老夫人不由的哽咽起来。

    “行了,这大喜的日子里,你哭什么呢!我们应该高兴,应该高兴才对。”岛主笑呵呵的说着,看站那一对对的新人,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加深了。

    “我本来就是高兴。”老夫人拭了拭泪水,欣慰的看着那朝他们走来的第一对新人,他们的女儿和女婿。

    秦天南牵着云烟的手,一步步的与她来到了两老的面前,而站在岛主身边的大徒弟则笑眯着眼上前一步,提着喉咙喊道:“第一对新人,一拜天地!”

    随着他的声音一出,秦天南和云烟两人转过身,微微弯腰拜下。

    “二拜高堂!”

    两人转过身来,这一次,他们直接跪了下去拜了一礼。

    “好好好,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

    “夫妻对拜!”

    秦天南和云烟两人面对着面,虽然隔着红色的盖头,但隐隐的还能见到那盖头下绝美的容颜,两人露出了笑容,弯身对拜,再一抬头,深深的凝视着对方的眼睛,眼中尽是掩不住的深情与喜悦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