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00 你是谁?

    低低的求饶声伴随着惊慌传入唐心的耳中,闭目休息的她骤然间睁开了眼睛,透着那外面月亮微弱的光,看到了那另一头的几名男奴隶正在对几名女奴隶做着野兽般的事情,她抿着唇,眼寒划过一丝寒光。舒睍莼璩

    在这地方都成这样了,这些人竟然还有这个心思。这里面女子居于少数,男子居多,也许是他们想着怎么也是死,想在死前风流一把吧!只是,她若没在这里那一回事,她看到了这样的事情,又怎么会允许。

    “别在我的面前做这么肮脏的事情。”

    清冷的声音透着一股令人心惊的冷意,她的声音一出,那几个男奴隶顿了一下手,朝她看来,眼中似乎有着一丝的迟疑,他们对这些女奴隶动手,但却不敢把爪子伸向那边的那个女奴隶,因为她是唯一一个出去了又活着回来的,他们相信,她一定是不好惹的。

    只是,他们不是她,他们没有她的运气,明日天一亮被拉出去的话,他们毫无悬念的是会死在那野兽的爪子之下的,一定会成为了野兽的裹腹之物,既然明知会死,那在死前又为何不尝尝女人的滋味?身为奴隶的他们,可是从来都没碰过女人,而最近一段时间一直跟这些女奴隶关在一起,也让他们生起了邪念。

    只是迟疑了片刻,那些奴隶又没听见她的话一般,对着身下的女奴隶动手,衣物撕裂的声音在这幽暗中异常的清晰,那些女奴隶低低的抽泣声中带着悲凉的气息,没人注意到唐心,也没人再看向她。

    也没人知道,在看到那些男奴隶依旧对着那些女奴隶动手后,原本坐着的唐心站了起来,一步步的走近,来到离她最近的那名男奴隶的身边,手中的钗子精准的击向了他的脑后。

    “嘶!啊……”

    倒抽气的声音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只是那声音像是在喉咙中一般,发不出来,原本双手还搭上那女奴隶胸前的那男奴隶,整个人趴在那女奴隶的身上一动也不动,只有着温热的血液从他的头部滴落,滴落他身下那女奴隶的身上时,那怔愕着的女奴隶伸手一摸,不由的颤声尖叫出声:“啊……血、血……”

    因这一声带着惊恐的尖叫,那些原本还趴在那些女奴隶身上的男奴隶一个个迅速的翻身退开,惊恐的看着那尤如鬼魅一般的站在那里的女子,身体不由的颤抖着,原本心生起的邪念也在看到那一动不动死去的奴隶时消失无踪,他们可不想提早死去,还是死在那个女奴隶的手中!

    唐心冷冷的扫了那些男奴隶一眼,清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从她的口中传出:“不想死的,就给我乖乖的呆着,否则,我不介意让你们下去陪他!”

    虽然实力不在了,但,她的气势依旧如初,那双清冷的眼眸中折射而出的光芒,绝非一般人可比的,那股属于她的清冷气息,哪怕此时身处这样狼狈的一个地方,却仍掩不住那从灵魂中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

    对于那些贪生怕死的奴隶而言,杀了一个不听话的,远远比说上一堆话来得有效!她可以说是一个冷血的人,但,却不会看着与她同在的那些女奴隶被那些男奴隶给糟蹋了,哪怕,她们也活不了多久,但在她的面前,她就不允许有人那样践踏女人!

    而此时,她并不知道,在铁笼外的的一个地方,一名男子正透着那窗口看着那抺站在站在铁笼中的身影,宽大的衣服穿在身上,明明是脏得看不清那一张脸,却偏偏让人一眼便注意到那双清冷的眼睛,那一双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奴隶身上的眼睛。

    “真是有趣,明明就是一个懦弱的奴隶,却突然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到底是为什么呢?”那男子勾起了唇角,像是发现了什么感兴趣的事情似的,深深的看了那女人一眼,这才消失在夜色中。

    清晨,第一缕阳光斜斜的透过窗口射入铁笼中,经过昨夜发生的事情,那些奴隶们几乎是分成了三个位置蹲坐着,男的在另一头,女的在中间,而另一边,独自闭着眼睛休息的则是唐心。

    “怎么回事?那个奴隶怎么死了?”清晨来的人看到那里面早已经发凉的死去的奴隶,大声的怒吼着,其实,死一个奴隶于他们也没什么关系,不过总得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是一致的落在了唐心的身上,却没人敢开口说是她弄死的,而那些护卫一看众人的神色,自然也猜测到是那名女奴隶搞的鬼,当即打开了铁笼,来到了唐心的面前,一巴掌就要甩下去,但是,唐心是什么人?哪怕此时她没有灵力在身,却也不会弱到任由人随意欺凌。

    头微一偏便躲过了那护卫的巴掌,她睁开了眼睛,目光凌厉而摄人,那护卫在她那样的目光之下,竟是不自由主的颤抖了一下,脚步也不由后退了两步,在她那样的目光之下,竟是一句话大声的话也说不出来。

    而另一边,一名男子却在一名中年男子的事领下,匆匆的来到了这斗兽场招待客人的一处厅中,进了厅,那前面的中年男子连连朝那坐在主位上的男子拱手行了一礼:“李权拜见左少,左少,这是我的一位朋友,说是要来斗兽场中找一个人,想请左少帮个忙。”说着,中年男子将准备好的一大盒珠宝放上桌面上,陪着笑脸道:“左少,这是我这位朋友的一点心意。”

    “郭东见过左少,还请左少帮个忙,左少的大恩,郭东一定会铭记在心的。”那锦衣男子也拱手一礼,眉宇中,尽是焦急。

    “先别忙着谢我,说说看,到底什么事?”那一派悠闲的坐在主位上的男子就是那名给了唐心衣服的男子,此时,他瞥了那两人一眼后,便漫不经心的喝着茶。

    “是这样的,左少,我因为外出了些日了,府上的一个歌姬被我的夫人给打发卖掉了,我一经打听,才知道她被卖入了斗兽园里了,我想把她赎回去,还请左少能帮个忙。”那名男子开口说着,想到那个娇柔的女子,心中一阵焦急。

    “哦?有这样的事?那歌姬叫什么?长的是何模样?竟能让阁下这般着急?”左少挑着眉瞥了那男子一眼,又道:“只是,想必阁下也应该知道,我这斗兽场中每日死去的奴隶可不少,也许你要找的那个人,已经被猛兽撕成碎片了也说不定。”

    听到这话,那男子脚下一阵踉跄,却又稳住了心神道:“还请左少让人找找,若找到人,郭东一定重谢。”

    “呵呵,这话听着有趣。”

    见状,那名唤郭东的男子一惊,连忙道:“左少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在下不会忘记左少的恩情。”

    “罢了,不过一个奴隶,让人找找又何妨?是否还活着,就看你的运气了。”他挥了挥手,吩咐了身边的一名中年男子去查一下,自己则继续喝着茶。

    不多时,那名中年男子要翻查了近日买入的奴隶后,便来到他的耳边跟他说明了一下,那名奴隶还活着,而且就是那个昨日在猛兽爪下活命的那个女奴隶。

    听到那话后,左少目光微闪,放下了茶杯,道:“两位既然来了,就一起去我关着奴隶的地方看看吧!”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而后面的两人闻言,不由的相视了一眼,连忙跟上。

    “看什么看?还不快把那死的奴隶拖出去!”关着奴隶的地方,那名被唐心的眼神吓到的护卫冲着身后的护卫喝着,自己瞪了唐心一眼,竟也不敢再上前找她的麻烦。

    “怎么回事?”

    一道带着威严的声音传来,那铁笼中的护卫连忙转过身去,看向了来人,连忙恭敬的行了一礼:“主子,昨夜死了一个奴隶。”

    男子负手而立,看了那铁笼一眼,目光从唐心的身上掠过,唇边带着玩味的笑意:“哦?怎么死的?”

    “这、这……好像是发生了斗争,然后被杀死的。”那护卫有些不敢对上他的眼睛,不知为何,竟不敢指向那后面坐在墙角处的女子。

    男子听到这话,似乎毫不意外,只是挥了挥手:“死了就拖出去,左右也不过一个奴隶,我们这里一天死的奴隶还少吗?拖走就是了。”

    “是。”那护卫松了一口气,连忙将那死去的奴隶拖走,而铁笼中的那些奴隶一个个朝唐心看去,那目光已经不自觉的带着畏惧。

    “玉溪!”

    一声惊喜的唤声在铁笼外传来,下一刻,只见那锦衣男子推开了那护卫,迅速的来到铁笼中,唐心的面前:“玉溪,你、你还活着太好了!”说着,伸着手就要去搂她,然而,却是被什么给隔住了一般,他低头一看时,不由的一怔。

    唐心一手伸在两人中间,隔去了那男子伸过来的拥抱,微拧着眉,却没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男子,心下暗自思忖着,这人,应该是这具身体的什么人吧!

    “玉溪?你怎么了?”男子被那清冷的目光看得一阵怔愕,怎么觉得她好像变得不太一样了?那目光竟是让他有些不敢直视,怔愕了一会,他想,她应该是被吓到了,于是,连忙安抚道:“没事了,我这就带你回家,这一次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名份的,这样一来,她们就不敢再这样对你了

    ,你跟我回去,有我在,没人敢再伤害你了。”

    唐心皱着眉,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面前这男子,她是要离开这里不错,可绝不是跟这个男子回去让他给她个名份。

    而就在这时,那站在铁笼外负手而立的男子传来了声音,那声音同时的让铁笼中的众人一怔。

    “哦?阁下想找的人是这个女奴隶吗?不过我看这样子,她好像不太愿意跟你走,还有,如果阁下是想带走别人的话还可以,至于这个奴隶则不行了。”

    “为、为什么?”锦衣男子郭东回头怔愕的看着他。

    “因为,我打算让她跟在我的身边侍候着。”男子似笑非笑的声音带着一股威严,他的话一出,那锦衣男子整个人都懵了,而唐心眼中则划过一抺深思。

    那个男子可不好对付,毕竟,比起面前这个锦衣男子,那个男子才是危险人物,只是,他的话已经说出,只怕就算此时她想借着那个锦衣男子离开这里也不太可能了。

    “左少,你什么意思?”那锦衣男子怔愕过后,整张脸都沉了下来。

    而那男子,看也没看他一眼便开口道:“来人,送客。”

    “左少!你不能这样,左少,你要什么女人没有?但是玉溪不同,她是我最心爱的女子!”那锦衣男子被护卫拉出去,一边还在喊着,而跟着锦衣男子而来的那名中年男子则犹豫了一下,只好向那左少拱手告辞。

    待那些人走后,那男子看了角落处的唐心一眼,道:“把她带出来,梳洗干净。”说着,便转身离开。

    在众名奴隶羡慕的目光中,唐心被带走了,两名护卫把她交给了两名女子,本来是由两名女子帮她沐浴的,不过她拒绝了,而那两名女子想必也觉得让她们为一个奴隶沐浴真的是太大材小用了,于是由着她自己洗,泡在温热的水中,浑身一阵舒服,她闭着眼睛,猜测着那名男子的意图。

    那个男子身边是不缺女人的,而为何会将她从那奴隶中带出来?这个,应该再不过不久就会有答案了。

    当她沐浴过后换上新的衣裙,坐在镜前才看清了那一张脸,确实是一美人胚子,巴掌大的脸蛋上配着那精致的五官,确实有身为美人的资本,镜中的女子,眉若弯月,瑶鼻粉唇,五官搭得异样的和谐,这是一个娇柔美丽的女子,当然,除去那双泛着点点清冷光芒的眸光。

    好双似水秋眸中有着别样的光芒,清冷的光芒似乎不是这具身体所拥有,而这个女子的容颜再配上那双泛着清冷光芒的双眸,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骤然不同起来。

    将刚洗好的头发擦拭干,便用一条丝带束着,这才起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而外面的那两名女子一回头,看到那迈步走出来的女子时,眼中不禁划过一丝惊艳,她们还真没想到,这个女奴隶竟然有着这样出色的容颜,真是太令人意外了。

    “走吧!”两人回过神来,带着她往前面走去。

    厅中,半眯着眼的男子看着那跟在两名婢女后面而来的女子时,目光中划过一抺不明的暗光。只见她一袭水蓝衣裙着身,不紧不慢的走着,神情淡然,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优雅与贵气就是那名门千金也比不上她的一丝一毫,尤其是,她那眉宇间的气息,那双眼睛中的清冷光芒,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是那样的与众不同,而这个人,绝不是那郭东口中的歌姬,柳玉溪!

    “主子,人带来了。”两名婢女恭敬的说着,连头也不敢抬起。

    男子挥了挥手,示意两人退一边去,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也不急着开口,就那样静静的打量着她,见她整个人落落大方的回视着他,甚至,在他没有开口让她坐下之时,她已经迈着优雅的步伐在那椅子上坐下了,还对那站在一旁看着她瞪着眼睛的两名婢女道:“上茶。”

    听到这话,两名婢女一张脸瞬间沉了下来,脸上的不悦是那样的明显,只是,两人没有理会她,依旧静静的站在一旁。让她们给一个奴隶上茶?她当她是谁啊?

    见两人静立着,压根就没有想动手的打算,唐心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意,看向了那斜坐着的男子:“看来阁下手底下的人也不过如此。”

    这个男子绝不是好糊弄的人,想必他定是看出了她的前后不同,要不然,试问这样的一个人物又怎么会对她感兴趣?既然如此,她自然是不必装了,再说,她的一身傲骨也

    不容他人所折,哪怕是此时的毫无灵力。

    男子听了她的话,只是挑了挑眉,甚至看也没看那两名婢女一眼,便对身边的中年男子道:“把那两人丢去铁笼里,今天就安排她们上斗兽场。”

    “是。”那中年男子恭敬的应着,一个挥手,便有两名护卫走出那两名女子。

    而那两名女子吓得腿一软,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颤声的求饶着:“主人饶命,主人饶命啊……”

    唐心淡淡的看了那两名女子一眼,她的心是冷血的,这样的人,她自然是不会去可怜,只不过,那个男子倒也挺狠的,一句话就要让那两个娇滴滴的女子死在野兽的爪子之下。

    “上茶。”男子一手在桌面上轻敲着,一双锐利的目光仍盯着唐心,看着她淡然的神态,唇角一勾,道:“说吧!你到底是谁?”

    ------题外话------

    璎珞小妞的新文《至尊狂医》慕清然,七曜大陆的平凡修炼者,一朝拒婚,引得家庭巨变,父亲残废。为救父亲,悬崖采药,不慎跌落山崖,香消玉殒。

    苏璟瑄,二十一世纪医学世家的天才医女,医术冠古绝今,一手银针可医天下疾病。

    当两者灵魂合二为一,必将掀起大陆风暴!

    魔凰相伴,强敌环饲,面对重重阻挠,她锋芒毕露,孤身勇闯逆天路!

    天才之斗,门派之争,强敌纷至沓来,且看她如何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踏破天下,立足山巅,迈上更高之境!◆◇◇【情深篇】◇◇◆

    “早在当初她向我伸出手时,我便认定世间唯有她能走进我心。此生,我注定为她而活。”

    “我愿为她,承受涅盘之苦,步过修罗之路,摘除废物之名,只为守护在她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