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9 笼中惊魂

    “快点!快放猛兽出来!我们要看鲜血淋漓的兴奋场面!快点!”

    “就是,美女与野兽呢!虽然这个奴隶浑身脏兮兮的,估计也算不得美女,不过瞧着那小胳膊小手的,嘿嘿,我们真是期待着看她被猛兽撕成碎片啊!”

    “对对对!她一定会被猛兽掏空了内脏的,哈哈哈……”

    一道道冷血而兴奋的声音在周围回荡着,唐心敛着眼眸,背靠着身后的铁笼,一手握着她唯一可以用来当武器的发钗,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道夹带着灵力的声音传来,那声音在空气中传开的同时,自然也传入了她的耳中,而听到那个声音,她敛下的眼眸微眯,眼底掠过了一道幽光。舒睍莼璩

    有灵力的世界,那么,这里应该还是修仙的世界,并非是那镜中的虚幻世界,只是,这个地方,到底会在什么地域呢?

    “各位,接下来万众期待的激动一幕又要出现了,这是今天第二场的表演,前面一场那名奴隶毫无意外的被猛兽撕碎,那么,接下来的这个奴隶,又能在猛兽的爪下躲过几招呢?各位要下注的就尽快下了,表演马上就要开始!”

    听到了那话,唐心唇角微勾起一抺不易察觉的冷笑,奴隶么?表演?能这猛兽爪下活多久么?她也想知道呢!

    此时,虽然身体虚弱,但是体内却是热血沸腾,她心中浓浓的战意在涌动着,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那个铁笼的门处。

    不多时,一名汉子打开了铁笼的门,将一头饿了好几天的猛兽赶了出来,那是一头健壮的雄狮,约有五六百斤重的样子,比一般的狮子要大了一个个头,此时,那头雄狮正咧着嘴,露出了锋利而嗜血的利齿还滴着令人恶心的口水慢慢的走进了铁笼,而那双凶残的狮眼也一直盯着那笼中的猎物,似乎知道,那渺小的人类,散发着可口气息的人物,就是它的猎物一般。

    看到那头雄壮的狮子,唐心此时也不敢有一丝大意,如果换成她那具身体,拥有灵力的身体,别说是一头狮子了,就是十头她也不放在眼里,但是此时不行,此时这具身体没有灵力气息,而且这手一看就知道是缺泛煅炼的,再加上这具身体目前还很虚弱,她若是大意了,指不定还得栽在这头狮子的爪下。

    “吼!”

    一声凶狠的低吼传来,那头狮子当即便扑了过来,锋利的爪子一扬似乎想从唐心身上撕下块肉来,看到那扑来的猛兽,唐心迅速就地一翻闪到一边,可当她站起来时,锁在脚在上铁链却是拦住了她的行动,虽然早知道这里锁着铁链,但此时面对这猛兽,一们翻转就无法越离太远,只有十几米的地方可以移动,这让她的处境变得更加的危险。

    而那头饿了好几天的凶残猛兽更是反应灵敏的再度扑来,她一个闪躲不及,手臂上被爪子划破,几道比深深的爪痕当即浮现在那光滑的手臂上,鲜血猛然涌出,血腥的气味更是剌激到了那头猛兽,让它更是兴奋嗜血的低吼着。

    “好!撕了她!撕了她!”

    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们一声声兴奋的吼叫声在呐喊着,那声音是那样的冷血无情,将这人命看得是那样的微不足道,她眸光微寒,握紧了手中的钗子,下一刻,不待那猛兽扑上来她就率先扑上去,见到她扑上前,那头猛兽咧开了流着口水的嘴也冲了上来,而她就势低下身子迅速的从那头猛兽的爪子下闪过,一翻身就半蹲而起,手中的钗子已经狠狠的剌入了那头猛兽的脖子处!

    “嘶!”

    仰头的一声嘶鸣声伴随着痛苦传来,虽然那钗子可以当让武器,但,狮子的脖子处有那厚厚的皮毛,这一剌,虽然伤到了它却不致命,被剌到的狮子似乎被激起了体内嗜血的性子,那双凶残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渺小的人类,看到那还在滴着血的的钗了,那狮爪上更是亮出了那尖尖的锋利爪子,下一刻,低头猛的朝那人类撞去。

    “看!那奴隶竟然用那钗子剌伤了狮子!太不可思议了!”

    “就是!真是出乎意料啊!我还以为她根本没法在那狮爪下避开一招呢!真没想到那么弱小的身体竟有那样的爆发力,不过越来越有趣了不是吗?要是太容易死了,也没什么意思。”

    那些看热闹的人大笑着在议论着,目光盯着那铁笼中的一奴隶和一野兽,脸上尽是兴奋的神色,他们图的就是兴奋,图的就是开心,无论是那奴隶死了,还是那只野兽死了,于他们而言,过程的激烈最为让他们开心!

    此时唐心的注意力全放在那头猛兽的身上,看到那狮子撞来,她一手借力抓住那铁笼,身体猛然提起的同时,在那狮子撞来时双腿跨坐到那狮子的背上,手中的钗子用尽力量狠狠的剌进了那狮子的头顶,几乎整个钗子都剌了进去,而又猛的被她拔了出来,瞬间,鲜血像水泉一样的喷射出来,下一刻,她一脚借力从狮子的身上一踩,双手紧紧的抓住铁笼,让自己整个身体半悬空在上面,这一切,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从跨坐到狮子的背上到剌下那一钗和迅速退离,那动作完美得让人挑不出一丝毛病来,也让那周围的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场中原本的呐喊声叫嚣的声音也几乎在那一瞬间停止!

    “嘶!吼!吼……”

    那头狮子像是发了狂一样的四处撞着,毕竟只是钗子,并不能真的一击就能毙命,但,这一击却能让它这丢掉半条性命,而此时,她只要等,等到那只狮子倒地后再给仙它补上一击,那么,她才能算是暂时安全。

    “砰砰砰!吼!”

    撞击的声音一声声的传来,铁笼很高,而唐心借力攀在上面也很费劲,受伤的手臂痛得让她的眉头不自觉的拧起,鲜血顺着她的手滴落,而下面,那头狮子一下下的往这上面扑来,每一次都险险就要被它的利爪拉下去,这一刻,她知道她的命是那样的悬,如果这头狮子是像灵兽那样有智慧的,那么,一拉那一旁的铁链,她估计也在这上面呆不住了,直到,那头狮子的声音越来越小了,直到它气喘喘的趴在地上时,她才迅速从上面翻下来,在翻下来的同时,她是往那狮子的背上倒下去的,而手上的钗子,则再这度的剌向了狮子的头部!

    这一次,那狮子嘶吼了一声,身体猛然抽搐着,便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而她此时也是筋疲力尽的趴在狮子的上面,一动也不动,只听见,下一刻,场外爆发出激烈的掌声以及一声声兴奋的呐喊声。

    “靠!那奴隶好猛!”

    “就是,真看不出啊!她竟然把那猛兽给杀了!太令人兴奋了!”

    “那奴隶今天好像是第一天上场吧?刚开始时不是还被吓晕了吗?到后面好猛!”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有的人身体是会爆发出潜在能力的,指不定她也就是只好运。”

    “让人给那奴隶再加一场!”

    “是啊!再加一场,就那奴隶的!”

    那些人一声声的起哄着,都在喊着再来一头猛兽关进笼子去,看看那奴隶是不是真的还能活命。趴在那狮子身上的唐心唐闭上了眼睛,慢慢的调整着自己的心情,她真有种想把那些人杀光的冲动,只可惜,她现在可不行。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直到,再度传来了那带着灵力的声音。

    “各位各位,虽然不少人喊着给那奴隶再加一场,不过你们看那奴隶已经趴着一动不动了,再来一场也就是猛兽直接啃了,那多没意思啊!所以接下来就换人上了,下面的精彩还在继续!”

    不多时,闭着眼睛的唐心就听见了铁笼被打开的声音,下一刻,两双手就搭在她的肩膀处,将她拉了起来,拖着就往铁笼外走去,而她趁着半睁开眼看着。

    这具身体很虚弱,在跟那头猛兽博斗后更是没什么力气了,如果不是她的意志坚强,只怕此时也晕过去了。她任由着两名汉子将她带走,只见,离开了铁笼,进了一个幽暗的小道,再转弯,来到了一个大铁笼里,那里,抱着膝盖缩着身体坐着数十名十几到二十几的男男女女,而那些人在看到她竟然回来时,一个个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进去吧!你运气还不错,竟然能活着回来,不过下回可没那么好运了。”两名汉子将她推了进去,又从里面拉出了一个人来,不顾那人凄惨的叫哭,便锁上了铁门拖着那人离开。

    唐心看了那些人一眼,拖着虚弱的身体,一步步的走到里面走去,一边打量了周围一眼,目光落在一处水槽那里,便走过去,打算用水清洗一下伤口再说,在这地方没有药,如果伤口不处理,只怕会发炎感染。

    那些人看着她,想知道她是怎么活着回来的?但却没人敢问,在这里的人,一天比一天少,从来只有出去的,没有回来的,而她,是个例外。

    水洗过伤口后,她找了个位置坐下,闭着眼睛休息一会,等着体力的恢复,而双耳则听着周围的动静,这里,隐隐的能听记见外面猛兽的叫声和那些人冷血的兴奋呐喊声,这里,散发着一股恶臭的气味,阴寒而肮脏,确实是像那些人

    所言,是奴隶所住的地方。

    闭着眼睛休息之时,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女人,既然你被命运选中,那就让吾好好看看你的能耐,只有吾认可了你,你才能回到你的身体。”

    听到这话,唐心心头一震,问:“你是那本镜子?”

    “哼!什么镜子?吾乃上古流传下来的天地灵镜!”

    唐心冷哼一声:“是镜灵吧!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上古流传下来的天地灵镜,也不知你到底有什么用处,不过,你可真会挑时间,赶在我大婚的时候给我来这么一出,真是好招待啊!”想到她今天成亲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任谁心情也不好,还有这个什么破镜子,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今天成亲的可不仅仅是她,还有她娘亲和天音呢!此时也不知沐宸风会不会急疯了。

    听到这话,那镜灵似乎也知道时间挑得不太对,一时间也沉默着,过了好半响,才开口道:“这个你倒不用担心,这里面是有时间差的,对一点对于吾来说还是很容易办到的,再说,你以为我愿意考验你啊?我呆在某一个角落已经不知多年少了,从来没人点开这境中世界,偏偏是你自己打开的,怨得谁?还有,我不是普通的镜子,我有瞬间转变的能力,至于其他的,等你得到我的认可再说吧!”

    唐心微皱着眉,随着那声音一落下后,只感觉脑海中突然传来的那道已经又消息无踪,就如同不曾出现过一般。等过了好半响,消化了那些信息后,她这才睁开了眼睛,看向了那些正好奇的打量着她的人,问:“你们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首先,总得弄清楚她现在身处的是什么样的一个地方,从那镜灵所说,这应该不是镜中世界才对。

    “这、这里是青木镇,我们现在是在青木镇里的兽场中。”一名约十七八岁的女子抱着膝盖缩着身体小声的说着,一边打量着唐心。

    “你们听说过飞仙界吗?”青木镇?这是什么地方?

    “飞仙界?没、没有,我们打小就被卖来卖去的,见过的地方也不多。”还是那名女子开口,她看着唐心,犹豫了一下,开口问:“你、你是怎么活着回来的?”看到唐心抬眸看来,那目光清冷中带着威压,不由的一缩,连忙道:“我、我没别的意思的,我、我就是想知道,因为、因为这里的奴隶出去了总是没能活着回、回来。”她的声音带着颤意,那是一种打心底冒上来的恐惧与惊慌。

    唐心扫了众人一眼,收回了目光,淡淡的道:“实力悬殊,是没有活的机会。”这里囚禁着的人,就算是男子遇到了那猛兽也绝对无法活着回来,因为这里的人只是普通人,而且还是营养不良的普通人,试问,他们又如何能从那猛兽的爪子下活命?

    而听了她的话,众人也都沉默着没有开口,空气中一度险入了诡异的寂静,直到,一阵脚步声传来,听到那脚步声,众人像是被什么吓到一般,一个个的往里面缩着,不敢抬头,生怕被来人看中率先挑出去给野兽撕。

    然而,唐心却是平静的看着,还有比她现在的情况更糟糕的吗?见惯了各种场面的她,自会不会惧于如今的险境,她在想的只是,如何做到被那诡异的镜灵认可。

    “果然是不一样啊!”

    为首的那名男子看着坐在是里面的唐心,目光中带着几分的兴趣与玩味,看着这个敢这样直视着他的女奴隶,一个本该死在野兽的爪子下的弱小奴隶,却偏偏出乎众人意料的活了下来,有趣,真是有趣。

    “来,给我们的小奴隶上药,再给她件衣服穿,以及,让她吃顿好的,就当是她今天胜出的奖励,不过下次,呵呵,估计就不会这么好运了。”男子双手环着胸口,以着一副施恩的姿态站在那铁笼的外面看着她。

    “谢了。”唐心唇角一勾,淡淡的道着,药和衣服,确实是她现在想要的,这里阴湿的气息让她感到不舒服,而手上的伤也不轻,而饭菜,如果有,那自然更好,她可不会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尤其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

    对于唐心那毫无诚意的道谢,那男子只是挑了挑眉,今天他只是来看看,这个奴隶为何会突然不一样了?没想到,所看到的竟然与原本所见的有些不同,他可是十分清楚,这个奴隶是如何被卖到这里来的,而初见时的胆小根本毫不作假,而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呢?心中升起几人兴趣让他并不希望她那么快就死掉,于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好好活着吧!如果你能活着的话。”说着,便转身离开。

    “哼!你这奴隶真是

    命大,而且运气还不错,竟然能得爷的赏赐,拿着吧!这是药。”说着,将一瓶药丢给她,继而又丢过了一套衣服,那衣服虽旧,但却能裹身和保暖,自然是比她现在身上这个好多了。

    “去,给她弄些吃的。”那人说着,也转身离开。

    而随着他们的离开,那周围的奴隶才敢抬起头来看向唐心。而唐心则拧开了药后闻了一下,见没问题,这才在伤口上洒了一些,又撕了那布条绑住,再将那衣服套在自己的身上。

    夜,悄然无声的降临着,而关着奴隶的地方则静悄悄的,似乎没人把守,因为那铁笼锁着门,估计那些人也不担心奴隶们会逃走。

    “不要……走开……不要……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