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8 成亲!惊变!

    随着沐宸风他们的到来,他们的亲事也在着手准备着,知道了八煞他们虽然下落不明,但并没有落在恶神的手中,众人也都放开了心,蓬莱仙岛中与世隔绝,几乎是自处仙境中双耳不闻俗事,众人也各自在这仙岛中游玩,散心,享受着这难得的平静以及开心。舒睍莼璩

    梅花林中,纷飞的花瓣下,两抺白色的身影手牵着手漫步着,欣赏着这美丽迷人的景色,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宁静,偶尔拂过的轻风,轻轻的扬起了他们的衣袂,刹那间,如同欲踏风而去的仙人一般,那景色以及那一双人儿,构成了一副美丽迷人的画面……

    “好久没这么宁静了。”唐心唇角轻扬,心情愉悦的走在梅花林中。

    沐宸风深情的目光凝视着她,薄唇微弯,道:“那我们就在这里住段时间再走。”说着,停下了脚步,将她头顶上的落花拿掉,凝视着面前的心爱人儿,想到她即将成为他的妻子,心中瞬间被幸福填满。

    “还有一个多月过年了,外公他们说我们得留下过年,一家人吃顿团圆饭才可以走,所以我也打算,我们等到过完年再走吧!”

    “好。”他应了一声,对她的决定一向都是不会反对的,再说,他巴不得两人不要出去了,谁知道出去后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在这里的话,他们可以享受两个人的世界,只是他知道,一定没有将那潜在的危险毁灭,他们想要过上宁静的生活那都是奢望。

    见他一直用着那灼热的目光看着她,唐心眸光微动,笑盈盈的道:“这里景色这么好,我弹琴给你听吧!”说着,将他拉着来到一棵梅花树下席地而坐,一地的花瓣铺成了毯子与一望无尽的梅花林相连着,而两人坐在梅花树下,几乎与这片天地形成了一片。

    修长白皙的手指在琴弦上轻轻的拨动,琴声叮咚而起,幽扬的琴声慢慢的弥漫在这片梅花林中,随着清风而传远,梅花树下,俊美尤如谪仙的男子深情的凝视着那垂眸弹琴的女子,薄唇微微的勾起,显示出了他心情的愉悦,而绝美的女子手指在那琴弦上拨动着,如同行云流水般的琴声时而如同细水流过山间叮咚而响,时而琴声一变,又如同女子低声吟唱一般,变得幽美而清扬,偶尔垂眸的女子抬眸朝男子看去,四眼相对间,尽是道不尽的情意在里面缠绵着……

    另一边,萧轩尔与天音在一个院落之中,两人面前摆着几个大缸,一旁的桌面上还有着好几个酒杯子和酒壶,只见萧轩尔不知在里面加入了什么,又试饮着,一旁,天音好奇的看着他,问:“怎么样?怎么样?味道如何?我也来试试。”说着,她微卷起衣袖,就要去那大缸里舀些酒上来试喝。

    今天,萧轩尔说要亲自调酒,到时成亲时供众人喝,这里的酒自然不他酿的,而是这蓬莱仙岛中的酒再经过他的手来调制的,她酒量不行,但却极喜欢喝酒,自然不会放过这样可以品酒的好机会了。

    然而,她舀起了酒还没喝,一只手却突然横了过来,将她手中的酒给拿走了:“这个你不能喝,喝了又会醉了。”

    “我在这里醉了又没什么事,你就让我喝点吧!要不然这样看着你调酒,而我却不能喝,这不是想馋死我吗?”她眼巴巴的看着他,见他不以为动,还是将那酒给喝进他自己嘴里了,不由的眸光一闪,眼底掠过狡黠的光芒,凑上前去,双手环着他的腰在他的怀里蹭了蹭,微仰着头眨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夫君……你就这么忍心吗?夫君……我一种就喝一小口吧!一小口不会醉的,你就从了我吧!”

    萧轩尔身体微僵,看着怀中的心爱的女子那从没流露过的娇媚神态,看着她粉润的朱唇一动一动的,听着那从她口中唤出来带着撒娇气味的夫君两字,他的喉结不由的上下滚动着,看着她,眸光微深。

    女子柔软的身体在他的胸前蹭来蹭去,那温热的气息还随着她的说话而喷洒在他的喉结处,虽然他知道,她并没有存着挑逗他的心思,而单纯的只是想跟他撒娇,但,听到她的那一句:你就从了我吧!他该死的身体竟起了反应。

    “咳咳!”

    他轻咳了一声,心中欣喜于她叫他夫君,但他可知道这她这酒品是有多烂,这里的酒都太烈了,自然是不能让她喝的,于是,他想了想,还是道:“这个酒太烈,你喝了我怕呛着你了,所以,你还是不能喝。”说着,他不禁笑了起来,她竟然这么馋着喝酒,只是这酒品怎么就这么烂呢?回头他调种果酒出来给她喝,也好解解她的馋。

    然而,天音听到了这话,却是突然一把就推开了他,双手环着胸口,微抬着下巴一脸气哼哼的模样:“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相信你是为了我好,不过,你既然让我只能看不能吃,那么……”她的声音一顿,眸光流转,带着几分的笑意。

    萧轩尔一怔,看着她那诡异的样子,不禁挑了挑眉,问:“那么如何?”

    “那么,咱们新婚夜时,我也会让你只能看,不能吃。”看着他的脸色猛然一僵,整个人有那么一瞬间的呆然的看着她时,她不由的咧嘴一笑:“呵呵……嗯,这个主意不错。”说着,就转身要走。

    见状,萧轩尔当即迈步往前走了一步,伸手将她一拉,双手一环就将她困在了自己的怀里,失笑的摇了摇头,宠溺而又无奈的道:“娘子,你怎么学坏了?竟然会威胁为夫了?”

    “哼哼,谁让你一直不让我喝酒。”说着,一双带笑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他:“怎么样?一种就让我喝一口吧?我闻着这酒真的太香了,今天要是不一样样的尝过,我今晚会睡不着觉的,夫君,夫君……”

    闻言,他低低的笑了起来,伸手拧了拧她的鼻子,道:“行了行了,我从了你还不成吗?”说着,他一手搂着她,一手再度的舀起了酒倒入小酒杯中。

    天音一见,心头一喜,当即就伸手要去拿,不过却又被他给拿了起来,当即瞪起了一双美眸:“你说给我喝的。”

    “嗯,我是答应了让你尝尝这酒的味道,不过,不是这样尝的,这样一杯下去你就醉了,要是醉倒了,又如何尝下面的那几种?”

    听到这话,她觉得有些道理,没看见他眼中划过的光芒,便问:“那要怎么喝?”

    然而,就在她的话刚落下时,就见他将那杯酒送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放下了酒杯,在她怔愕的瞬间倾身吻了下来,软软的嘴唇,带着温热的复上了她的唇,她的大脑一瞬间一片空白,紧接着,就感觉到一股醇香的酒液透过他的唇流入她的口中,轰的一声,她只感觉到俏脸一红,就连耳根也是烫热的。

    “怎么样?好喝吗?”萧轩尔眸光灼热的看着她,俏脸娇红媚态顿生的她,让他的身体都涌上了一股火热。

    “你、你占我便宜!”这哪里让她喝酒啊!分明就是借着让她品酒之名光明正大的占她的便宜嘛!

    “没有,我是在让你尝我新调的酒。”突然间,觉得这主意真心不错,一口酒到了她那里时,也只有一小口了,这样一来她是不会醉的,而他又能光明正大的偷香。

    “什么让我喝酒,我只喝到一点点。”她俏脸泛红,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嗯,那再来。”萧轩尔说着,又舀了一杯,道:“尝尝这种,这种跟刚才那种可是不一样的。”说着,还是将酒喝进了自己的口中,又再度的吻上了她的娇嫩的朱唇。

    天音本还有些反抗,不过想想却又没再挣扎了,反正他是她的夫君,让他以吻渡酒又有何妨?这对他们来说都是新鲜的,她爱着他,自是不会矫情。

    于是,她的双手环住了他的腰,微仰着头回应着他的吻,这一次,她又只是尝到了一点,根本就是意犹未尽嘛!于是,她不满的看着他,道:“我还要。”

    萧轩尔自是乐意的,又再度舀了一杯,再次喝进口中,再次吻上了她的唇,只是,有了前两次的经验,这一次天音却是从回吻的同时试着从他口中‘偷渡’些酒过来,而萧轩尔看着玩得不亦乐乎的她,只是挑了挑眉,于是,他们的调酒到了最后就自然而然的变成了两人以酒之名,光明正大的调情了……

    蓬莱仙岛中的日子,过得太过宁静而幸福了,时间从指缝间悄然无息的消逝着,让人无法挽留,随着一日日的过去,终于到了大喜的这一天,由于是好几对新人一起成亲的,这一忙活上来,几乎是让人有些手忙脚乱的,他们的婚礼上并没有外人,除了这蓬莱仙岛上的人之外,也就只有他们熟悉的几人了,婚礼简单,却热闹非凡,到处都洋溢着喜悦的气息。

    夏云汐和暮飞雪正帮着唐心穿戴着新娘服,脸上也化了淡淡的妆容,喜庆的日子,红彤彤的凤冠霞配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弥漫着喜气,绝美的容颜在那身精致美丽的新娘服的衬托之下更显得风华无双,而且,今日的她,多出了一份平时少见的娇艳,那双清眸中此时盈着笑意与柔和的光芒,唇角微微的勾起,一切,都是那样的无可挑剔。

    “小姐,你穿新娘服真美!”夏云汐帮她梳着如丝般的头发,看着铜镜中倒映出来的的绝美人儿,心中很是欢喜:“老夫人说,这面铜镜是古物呢!特意送过来让给小姐用

    的,我看这铜镜上的花纹还真的很好看,让小姐这样的美人用,最好不过了,嘻嘻……”

    “女子出嫁时最美了,就算是平时不怎么打扮的女子,在这一天也会盛妆打扮。”暮飞雪轻声说着,笑看着她,道:“这面镜子看起来也有些年代了,跟一般的铜镜又不太一样,想必,应该不是一般的镜子吧!”

    唐心静看着铜镜中的自己,那里面的她,是她,又不像她,镜中的女子,眉眼中带着几分娇媚,眸光含情,让她自己都觉得有丝丝陌生和怪异,不由的伸出了手轻轻的去触碰着那面铜镜,喃喃的低语着:“你们有没觉得这面镜子有些奇怪?看着里面的人是我,却又好像不是我。”手指划过那古老的纹样,再划过那镜中间,突然间,那面铜镜像水纹一般的荡开了波纹,下一刻,唐心感觉到身体里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像是什么被抽出了一般,她惊呼了一声,紧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小姐!小姐!”

    “明月!明月!”

    夏云汐和暮飞雪两人惊慌着的喊着,然,她却是整个人昏迷了过去,像是睡着似的,静静的趴在了梳妆台前。

    “飞雪你看着小姐,我去叫姑爷!”夏云汐迅速冷静下来,马上便往外面走去。

    与此同时,当唐心恢复意识时,只听见耳边传来的尽是兴奋与嗜血的呐喊声,周围一片的喧哗,空气中还透着丝丝鲜血的气息,似乎是意识到了危险,她猛的睁开了眼睛,刹那间,那眼中迸射出的是冰冷而凌厉的光芒,然而,当她看清身处所在的地方时,整个人却是猛然一怔,一脸愕然的看着面前的一幕。

    她,被困在了一个笼子里,而这个笼子周围约有二十米大小的位置,铁笼外面加了锁,而铁笼的外面约五十米外的地方,坐着的是一排排看热闹的人,有男有女,一个个嗜血而兴奋,那密密麻麻的人数之不清,只听见那周围的喧哗声一声声的传来,在空气中回荡着。

    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突然到了这里?这里又是什么什么?

    没有弄清眼下到底是什么一个状况,但她知道,此时的自己很不妙,因为她双手握成拳的同时,感觉不到身体有一丝灵力的波动,低头一看,更是怔愕不已。

    这不是她的手!不是她的身体!

    低头的瞬间,她才看到,此时她的身上上半身只有着一块裹胸布围着,而下身虽然穿着的是裤子,但是这裤子却被撕裂到了大腿根部,露出了修长雪白的双腿,赤着脚,而且一只脚上还扣着铁链,那条铁链长约十多米,却是粗如手臂,浑身上下,没有武器!

    而这具让她感觉不到半点灵力气息的身体,比起她的原来的身体显得要纤细一些,那软若无骨一般的手根本就不是一个修炼者应有的,只是一会的打量,她就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只是一个没有任何修炼能力的普通人,只是,她为何会突然变成了别人?莫非,那面镜子……

    想到那面诡异的镜子,她眉头微拧了起来,那面镜子有古怪,而且很古怪,那一刻她看着那镜中的人,明明是她,却又不像她,还透着丝丝诡异的气息。

    真是该死!今天可是她大婚的日子!而且还是她娘亲和天音的大婚日子,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会急成什么样?而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此时也是无法搞清楚,突然间失去了掌控的能力,还身处这样一个地方,这种感觉真是遭透了!

    没有灵力,而且这具身体也不是她的,她与契约兽们的契约更是无法联系到,甚至是完全感应不到,这还是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落入这样的局面,而此时,她最想知道的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是一个真实存在着的地方?还是那镜中的虚幻世界?此时她被关在这铁笼之中,还一只脚被铁链锁住,那些人,又想对她做什么?

    周围没有武器,也不知身处何地,她朝周围不远处那些在喧嚣着的人看了一眼,这里的布局,这样的场面,还有那些人脸上的期待与兴奋,让她想到了一个地方,地下兽笼!

    一个残忍血腥的地方,一个视人命于粪土的地方!

    “嘿!你们看,那个奴隶刚被吓晕了,现在竟然又站起来了!”

    “胆子不小嘛!真是有趣了,你们看,她想干嘛?不会是想用那根发钗来自卫吧?真是愚蠢的奴隶,我猜,等会猛兽一出来,一下子就能把她给撕成碎片!”

    “这奴隶真是不自量力!她那脸上的表情也挺有趣的,难不成她还真想

    跟猛兽斗不成?就凭她手中的那根发钗?呵呵呵,真是愚蠢啊!”

    那周围,一声声冷血大笑的声音隐隐传来,而站在铁笼中的唐心,握着她手中唯一的一件武器,她刚摸到头上的这根发钗,浑身上下,也只有这根插在头发上的发钗可以用了,此时,她身无灵力,而且这具身体还虚弱得不像话,她一脚又被锁着,面对如此困境,却是激起了她心中浓浓的战意!

    她倒要看看,接下来等着她的,到底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