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5 岛中相聚

    “前辈。”唐心唤了一声,微微朝她点了点头。

    舞倾凡瞥了她一眼,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便走到桌边坐下:“不给我倒杯酒吗?”

    闻言,唐心淡笑着,再拿出一个杯子为她倒上了酒:“前辈请。”

    而一旁的红绫则在打量着她,倒也没开口问,只是目光在唐心和那名女子的身上看了看。能让唐心称之为前辈的,定是有什么过人之处,这个女子看着与她们一样大,但骨龄却非她们可比的。

    “前辈,不知你可知有什么办法可破解?”见她轻抿着酒,一脸的陶醉,却似乎不想继续刚才的那个话题,唐心也只好开口问着,毕竟对于她的本事,她是领教过的,如果能得她指点,也许可以早点解开这潜在的危险。

    “嗯?丫头,你可知我的掐指一算可不是随便的人都为她算的?”舞倾凡睨了她一眼,轻晃着杯中的酒,脸上带着一抺似笑非笑的笑意:“如果我们是亲戚的话,那倒好说话多了。”

    听到这话,唐心唇边的笑容一滞,眼中浮现了一抺无奈的神色,又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我心中敬重前辈,并不比亲戚来得少,莫非前辈不喜欢我称呼你为前辈?那应当如何称呼呢?”

    “你说呢?”她微眯着眼,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笃定,仿佛她一定会改口似的。

    唐心一笑,眸光微眸,唤了声:“舞姑姑。”

    “嗯,不错不错,孺子可教也。”她满意的点了点头,放下了酒杯,指着空着的杯子示意她再倒一杯。

    唐心眼中划过一丝无奈,拿起酒葫芦再为她倒了杯酒,静看着她。

    “这个丫头命格清奇,却也是极为坎坷,不过好在命中有贵人相助,倒也是个有福之人,这人生嘛,有的人是先苦后甜,有的则是先甜后苦,这丫头明显属于前者,她身怀天阴之体,按理说,一般的天阴之体活不过三十岁,不过这丫头的却会提前发作,在二十三岁之时会有一大劫,如果这一劫渡得过去,那以后便也不会再有什么危及性命的事了,如果熬不过去,嗯,也就只能算是红颜薄命了。”

    一旁的红绫心头一震,她还想着为何天音会这样,还有唐心又为何会看着天音叹气,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是他们所不知的,看天音这样子,只怕是萧轩尔也不知道吧!然而,就在她这么想着时,眼角却瞥见一抺蓝色的身影站在不远处,而那人,不是萧轩尔又是谁?

    原本出门来找他们的萧轩尔和纳兰若尘站在那酒楼的一旁,两人也是刚到不久,但在听到舞倾凡的话后,两人的脚步也顿住了,纳兰若尘担忧的看着身边的萧轩尔,见他紧抿着唇,目光落在那喝醉了酒的天音身上,不知在想着什么,心下不由的一叹。

    注意到红绫的视线,唐心的目光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见到那站在那里的两人眼,眸光微闪。

    萧轩尔迈步走上前来,来到舞倾凡的身边:“不知前辈可知如何解化?她这一劫,吉凶又是多少?”深邃的目光落在舞倾凡的身上,心,微紧。

    “吉凶各占一半,我是没办法为她化解的,这得看机缘际遇了,而最大的机缘不在于你,而是在于她。”舞倾凡看向唐心,唇边露出了一丝笑意:“你这丫头可说是她命中最大的贵人了,她将来能否成功的熬过那一劫,也在于你,不过,我还想给你们个忠告,这飞仙界很适合你们落地生根,在这里扎根的话,你们将是这里的人上人,性命也不必担忧,当然,不包括你。”她又看向唐心,眸光微闪,眼中掠过的是不明的幽光。

    唐心微怔,这跟天音与她说起的差不多,机缘际遇?那就是得听天由命?他们又岂是听天由命之人?哪怕是逆天改命他们也是在所不惜!如果不是因为天音的天阴之体是会让她全身冻成冰雕的,她大可利用还魂丹让她活过来,只是,对于她特殊的体质,她的还魂丹却是起不到效果的。

    还有,她后面的那些话又是什么意思?为何说天音和萧轩尔他们适合留在这里,而她却不适合?

    眉头微拧,她看向她,却只看到她高深莫测的笑意。

    萧轩尔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想着舞倾凡的那些话,也没有言语,唐心与天音之间的友情不用他开口,他也知道她一定会想尽办法为她寻找破解的办法,只是他心中有些堵,自己竟然帮不上什么忙。

    走上前,他小心翼翼的将醉倒的天音抱了起来,看着窝在他怀里的天音,心头微软,衣袖一拂,挡去了她醉态可掬的容颜,对几人道:“我先送她回去。”

    看着他们离开,唐心敛下了眼眸,轻抿了一口酒,心下在思忖着。而纳兰若尘则走上前,恭敬的行舞倾凡行了一礼:“姑……”话还没说出口,就让舞倾凡给打断了。

    “跟这丫头一样叫我舞姑姑就行了。”

    “是,舞姑姑。”他温和的露出了一抺笑意,低唤了一声。

    看了大半天,红绫总算是知道了这个女子是会掐指一算的,当下眸光微动,脸上露出了盈盈笑意,亲切的唤道:“舞姑姑,原来您就是唐心的姑姑啊,我刚才还以为是哪里来的仙子呢!我记得您应该是莫子漓的师傅吧?那您帮我看看,我跟莫子漓那块木头有没可能?还有莫子漓他们现在在哪?有没危险?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呵呵,你这丫头嘴倒是挺甜的。这丫头嘴倒是挺甜的。”舞倾凡看了她一眼,目光掠过她的面容,唇角含着笑意,道:“他们是没什么样事的,不过各有一番际遇,你们倒不必太过担心,就算是有伤也不会致命,反倒会让他们的实力更加的强大起来,至于你的姻缘嘛,可以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那徒弟经历有情再到无情,要他再生情,这还得看他会不会开窍了。”

    闻言,红绫怔了怔:“那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没太听得懂?”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谁知流水惜花,一路相随?”她漫不经心的说着,似乎在为她解答,又似在喃喃自语。

    “小姐,我们回来了,买了好多东西,咦?若尘大哥,你也来了?这位姑娘是谁?我怎么没见过?长得真好看。”夏云汐一脸欣喜的来到几人的身边,一双美眸眨了眨,带着好奇的看着那一袭青衣英姿飒爽的美丽女子。

    夏云汐的修为比起红绫她们要低了很多,自然是看不出舞倾凡的真实年龄来,不过她那直爽的话语与轻快的声音倒是让舞倾凡唇角微扬了起来,微侧着手看去,正好见她探着头眨着一双美眸好奇的打量着她,不由的轻笑出声。

    “呵呵……”

    “嘻嘻,我是夏云汐,姑娘,你是谁呀?”

    唐心唇角微扬,却是开口道:“小雨,不得无礼,叫舞姑姑。”

    “啊?”她一怔,怪异的看着那一脸笑意的青衣女子,心下暗忖,这么年轻叫姑姑?

    “呵呵,我说丫头,你身边的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有趣啊!”舞倾凡轻笑着,打量着面前的夏云汐,眼中划过一丝异色。

    “云汐见过舞姑姑。”虽然不解,不过既然她家小姐都说了,那自然是得唤的。

    “嗯,不必多礼。”她的目光掠过后面的走来的三名女子,脸上依旧带着笑意。

    “舞姑姑。”三人也跟着唤着。

    而纳兰若尘看着那一旁的暮飞雪,也朝她微点了点头,而暮飞雪也微微的露出了一抺笑意。

    舞倾凡一口饮尽了杯中之酒,看了唐心一眼,露出了一抺笑意,道:“丫头,你的路还长着,而等待着你的事情也还有很多,如今的所见,也不过只是冰山的一角,你要记得,彩虹总在风雨后,面前的难关越大,你的收获也越大……”

    唐心微怔,看着她潇洒的转身离去,她当即开口道:“舞姑姑,我要回蓬莱仙岛成亲,你去吗?”

    “不了,我还有事在身,他日若是有缘,再相会吧!”

    看着她头也没回的离去,姿态潇洒不拘,众人皆是怔了怔,那样一个如风一般的女子,飘渺不定,令人无法捉摸,而她的身上,却又有着令人羡慕的东西,那份自在,那份洒脱,那份不拘……

    蓬莱仙岛中,云烟陪着两名老者在岛中散步,不知在说着什么,隐隐的听见笑声传出,三人的脸上,那份从心底涌出的开心是产的明显,那样的感染着旁人的心情。

    “父亲,母亲,我们到前面亭子坐会吧!”云烟轻声说着,指着前面那处亭子,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

    “好,就到亭子坐会,烟儿,我早上便炖了一盅补品,我让人端过来给你吃,你这身子骨太弱了,得多吃点滋补的才行。”老夫人握着她的手,轻轻的拍着,看着身边的女儿,心中很是欣慰。

    那一日火凤突然的带着她和秦天南来到这里,他们才知道原本她就是他们的女儿,几十年一眨眼就过去了,当年小小的孩子也已经长大成人,还好好的活着,又能与他们相认,他们已经是心满意足的了,而且,这些天她也一直陪在他们的身边,虽然说多年不见,但终究是嫡亲的血脉,那份亲情是无法割断的,哪怕是几十年没见,却依旧能感到亲切万分。

    笑着应了一声,扶着她往亭中走去,几人在亭子中坐下,云烟则为两人倒了两杯茶,而随着他们在这亭子中坐下,不远处的侍女见了也迅速的端上点心放到亭子中。

    “去我炖的那盅补品端过来给小姐吃。”老夫人对着那退到亭子外的侍女说着。

    名侍女恭敬的应了一声,这才退了下去。

    “母亲,我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而且这段时间您一直在给我进补,再这么吃下去,等月儿来时都快认不出我来了。”

    听到这话,蓬莱岛主抚着胡子笑了笑:“呵呵,烟儿你放心,这补品是你母亲特意问过为父的,对你的身体有滋补的功效,也能让你他日修炼起来更加容易,对了,这些天我一直在研究着一种可以让你服下便能重道新修炼的丹药,等丹药成了,你的修炼速度一定会提升很多的,相信到时不用几年也能到你以前的水平了。”

    “父亲,我的修炼慢慢来,不用急,您也不要太急着为我炼丹,该注意休息时还得休息,别太累了。”

    “没事,为父这身子骨硬朗着呢!再说,为父精通丹药,对自己的身体也很了解,能什么事?对了烟儿,月儿那丫头的炼丹术可是一点也不比我差,当年她来这里时都叫我惊讶万分,没想到她竟然有那样的本事,你真的是生了个好女儿啊!当年她对我说,不用担心,一定会找回你的,没想到真的办到了。”蓬莱岛主感叹的说着,想起那一日送他们离去时,她不过不是一个未满二十岁的女子,但她却一步步的走出了一条属于她的大道,是那大道,是那样的不可思议,那样的令人骄傲。

    “就是,我那孙女真的是我们的幸运星,要不是她我这老太婆也不会回到这里来,此时估计还疯疯颠颠的,更别说能再见到烟儿了,说起来,我也好久没见到她了,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你们都到了岛上好些日子了,怎么她们却还没来呢?会不会是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吧?”老夫人边说着,脸上尽是思念的神色。

    “我想他们也快来的了,倒是火凤去修仙界接月儿的养父母也已经好些天了,却还没来,倒是让我有些担心。”

    “没事的,我们把这里布置好了,就等着他们回来时成亲,日子都挑选好了,还有些天才到呢!只要他们平安回来就好,不急在这一时半刻,我的孙女成亲,蓬莱仙岛上一定要好好的庆祝个三天三夜才行。”岛主脸上尽是掩不住的兴奋之意,对于唐心他们的实力,她是知道的,倒不担心他们会遇到什么危险,再说,就算是真的遇到危险了,相信他们也能平安归来,只要平安归来那就足够了。

    “嗯,这倒也是。”母女两人相视而笑着,而这时,一名侍女端着炖盅过来,恭敬的放在桌面上,这才退开。

    “烟儿,来,趁热喝了。”她打开盖子,把那炖盅推到她的面前,一脸慈爱的看着她。

    烟笑着点了点头,这才拿起勺子慢慢的吃着。

    看着自家的女儿就坐在他们的身边,喝着他们给她炖的补品,两老不由相视了一眼,眼中尽是欣慰之色。

    “师尊,火凤回来了,还带了客人来了,此时就在会客前院中。”一名中年男子亲自来传话,因为他们都认得那火凤是谁的契约兽,自然也知道火凤的主人与他们师尊的关系。

    亭中的几人一听,相视了一眼,云烟眼中上浮现了欣喜,道:“一定是月儿的养父母,父亲,母亲,我们一起去吧!”

    “好,我们一起去,不过你先把那补品喝了。”老夫人笑眯着眼说着,指着她面前的炖盅。

    “那是自然。”她低头吃着,只不过加快了速度,却仍旧举止优雅,一旁的老夫人见状,摇了摇头,笑道:“你慢点,他们来了也会有人接待的,不用着急。”

    云烟没有说话,将炖盅里的补品喝完后,这才对他们露出了一抺笑容,道:“父亲母亲也许不知道,月儿的这对养父母对她有如亲生,更曾为了护着她,弄成满门尽灭,他们对月儿的恩情大如天,今天他们来了,我定要亲自感谢他们。”说着,从桌边站了起来,扶着她的母亲,道:“母亲,我们走吧!”

    “呵呵,好好好。”老夫人一身的朴素的衣服着身,但那梳理得一丝不苟的银发和一身的贵态却是让人见了也不由心生诧异,此时的她浑身散发着一股仙人的气息,虽然上了年纪,但是却脸色红润而且身体健朗,精神抖擞自然是与一般的凡人是不同的,别看她已经一头银发,脸上也布满皱纹,以她的修炼和寿元来说,活个上千年那是不成问题的。

    “不用急,这人都到了岛上了,又不会跑了。”岛主笑着摇了摇头,迈着步伐跟着她们两人走。

    而另一边的宴客厅中,唐正宇和白嫣坐在厅中等待着,而白嫣的怀里则还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看起来还不足一岁,火凤则已经不知飞到哪去了,连影也没见到。

    “夫君,你说心儿和浩儿要是看到了我们的小儿子,会不会很开心?”白嫣心中隐隐的有些紧张,毕竟浩儿和心儿都可以成亲了,而他们才又生了一个儿子,这事怎么都让她有些难为情,毕竟这中间隔了这么多年。

    “呵呵,夫人,你这话已经问了很多遍了。”唐正宇摇了摇头,低笑出声,目光落在她怀中熟睡着的孩儿身上时,眼中尽是慈爱之色:“我们的孩子,他们当然会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