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4 天魔!

    “放你?怎么可能?”沐宸风勾唇一笑,而他的双手却是已经复转起来,伴随着他双手的转动,一股如同太阳光芒的气体了附上了那金刚罩,下一刻,从他的手中涌出了一族蓝色的火焰,火焰从他的手中飞转而出,瞬间将这整个金刚罩弥漫住,肉眼看,那金刚罩毫无变化,但,被困在金刚罩中的恶神却是惨叫连连。

    “啊……玄冥!”

    那被烈焰烘烧的痛苦几乎冲天而起,那凄厉愤恨的声音仿佛地狱恶鬼,纵使看不到那恶神在好金刚罩中的凄惨一幕,但光听那声音也已经令人心头一颤。

    “啊……该死的玄冥……你一定会后悔的……”

    不知过了多久,咒骂的声音,愤恨的声音,渐渐的小了,直到,无声无息,就好像那恶神在金刚罩里面已经被烧成了灰烬一般,感觉不到那里面的动静,沐宸风这才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将一身的气息收回,那火焰也随着灭了下来,心念一动,将金刚罩收回的那一瞬间,却遇到了让他措不及防的一幕。

    “哈哈哈哈……玄冥,哪怕今日本神肉身已毁!但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找你算帐的!就算你对付得了本神,但你绝对不是天魔的对手,哈哈哈哈……只要天魔一苏醒,我们势必卷席重来,将这天地毁个天崩地裂!”

    震耳的声音在空气中传开,随着越发的远去,沐宸风皱着眉头看着那抺黑色的东西化成光点消失在天空中,目光中浮现了深思,被他困在金刚罩里面恶神是必死无疑的,哪怕是灵魂也是一样,除非,他身上带有什么可以寄附灵魂的法宝,而他所说的话,天魔?天魔那可是在万年前被八宗十门的人打伤后沉寂到现在的,而且,天魔也不是在这飞仙界中,据传,那可是在天界中的,而为何恶神会那么说呢?莫非,沉睡了近万年的天魔就要苏醒?

    “他说的天魔是什么?”

    唐子浩和夏雪走了过来,看到他脸上凝重的神色,心中也不由的担忧着。

    “天魔不在这飞仙界中。”他沉声说着,缓了缓气,问:“你们可有八煞的下落?”

    “没有,当时我们都分散了,不过我们知道,他们也不在恶神的手中。”

    “嗯,那就好。”他点了点头,道:“我能知道你们在这里,也是从坤天镜中得知的,因为坤天镜有瞬间转移的功能,才能在刚才出现在这里,不过八煞他们所在的地方我则无法得知,因为坤天镜百年只能使用一次,我先来找你们是因为唐心找到了她娘亲了,而且我们也决定回蓬莱仙岛成亲。”

    闻言,唐子浩和夏雪相视了一眼,这才明白为何他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原来是如此。想到她找到了她的亲生娘亲了,心中不禁为她开心,而她与沐宸风两人也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雨了,也是时候该成亲了。

    当下,衷心的露出了祝福的笑意:“那我们先恭喜你们了,总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

    “谢谢。”沐宸风也露出了笑意,对他们道:“我们回去吧!”

    “好。”两人应着,准备御剑飞去时,却见沐宸风拿出了几张符箓来,不由问:“那是做什么的?”

    “这是万里遁符,有了它,我们很便能到达飞仙界,要不然在这海外地域到飞仙界,少说也得几个月的时间。”说着,他将符箓交给他们,同时告诉他们怎么使用,不一会,三人便消失在原地,只留下那地面上一道道战斗过后的痕迹……

    另一边,唐心他们在夏云汐和暮飞雪以及墨他们的伤好了之后,便也准备回蓬莱仙岛,这一日,他们众人齐坐在厅中,唐心对主位上的夏卓涛道:“夏家主,夏家会弄成这样我们也有很大的责任,墨是我的人,而小雨虽然是你的女儿,但也是我的好姐妹,我们商量过了,也分析了眼下飞仙界的大致情况,四大超级家族如今已经毁灭了两家,我打算扶你夏家上去,而在此之前,你除了要将夏家的势力再度建立起来之外,你自身的实力也得再进阶才行。”

    听到了这话,夏卓涛心中是震惊万分,毕竟,超级四大家族之一是他不曾想过的,而如今这话从他的口中说出,却显得是那样的平常,他毫不怀疑,她确实是有那个能力,只是……想了想,他还是叹道:“你说的我也知道,只是,我的实力近年来一直停顿在这里,也不曾提升过,想要再度提升,谈何容易?”

    “爹爹,这个你不用担心,小姐有办法。”夏云汐笑盈盈的说着,朝唐心看去。

    唐心一笑,从空间中拿出了一瓶丹药给他,道:“这个丹药可以助你提升实力,相信在三年之内,你的实力便可以与现在的那两个家族的家主相比,如今剩下的颜家是我大师兄的家族,如何相交,相信夏家主也是知道的,这我就不多说了。”

    “夏卓涛多谢唐小姐了。”他起身,感激的朝她行了一礼。

    “小雨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夏家主不必跟我客气。”她笑了笑,看向一旁的暮家主,道:“暮家主,飞雪与小雨交好,而我见她也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子,我们要去蓬莱仙岛,暮家主可放心让她随我们一起去?”

    “呵呵,唐小姐说哪里话,小女能跟在唐小姐和云汐的身边也能多长见识,我开心都来不及,又怎么会阻止呢!”早已经对她是心服口服的暮家主听到这话,心中自是欢喜万分,这位唐小姐本就不小姐本就不是一般人物,能与之结交,那自是最好不过了,而且,有他们在飞雪跟着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飞雪,你就跟着唐小姐和云汐一起去吧!你也很少出远门,就回好好玩玩。”他转向身边的女儿说着。

    “谢谢爹爹。”暮飞雪柔声应了一声,微抬眸时,秋眸不经意间划过那对面的白衣公子,见他也在看着她,俏脸色又是一红,连忙敛下了眼眸。

    纳兰若尘眼中也浮现了一丝的喜意,如果说他原本对舞倾凡的话半信半疑,那么自从见到她后,他才知道,原来也是有人可以撼动他的心的,他见过形形色色的美人,而暮飞雪并不是他见过最美的那一个,但看在他的眼中,却总觉得她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

    为何心会情不自禁的为她而悸动?也许是因为她那眼中动人的神态,也许是因为她温柔而美好的笑容,又或者是因为,她是他第一个亲吻的女子,在他的心中,便有了不一样的存在吧!总之不管如何,在这几日的相处中,他知道他对她确实是动了心。

    将两人的神态看在眼中,唐心笑了笑,而随着说唐心的目光,不仅是夏卓涛看到了,就连暮家家主也注意到了纳兰若尘与他女儿之间的不一样,微怔了片刻,却也是脸上布满笑意。

    “我们在这府也耽搁了不少时间了,今天也没什么事了,就今天走如何?”她看向众人问着。

    闻言,天音则笑道:“谁说没事了?唐唐,蓬莱仙岛里可没成亲用的东西,我们明天再走,今天就去城里把东西都买好带回去,姐妹们,你们说是不是?”她朝轩辕筱筱和红绫几人眨了眨眼睛问着,虽然几人以前相处的时间较少,不过这几天都在一起说说笑笑,日子倒也过得快,而她们之间的友情也是迅速的升温,变得比以前更贴心了。

    “就是,天音不说我们都忘了,小姐,蓬莱仙岛上又没有成亲的东西,虽然夫人会记准备,不过我们还得再办一些回去才行,今天我们就一起去外面逛街吧!把要买的东西都买齐了再回去。”梦珊也开口说着,姣好的脸上尽是期待的神色。

    听到她们的话,萧轩尔露出了一抺笑意:“既然这样,那就明天再走吧!今天你们出去看看还要买什么。”

    “好吧!”唐心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看了众人一眼。

    几人美貌无双的女子走在大街上,是何等的引人注目?出了夏家的唐心几人相伴的在城中到处转着,梦珊和筱筱拉着云汐和飞雪买了一大堆的东西,不过,对于有空间的她们来说,买再多的东西也是放得下的,而天音和红绫则陪在唐心的身边,几人说说笑笑着,来到了一处酒楼,而云汐她们则说还差一些东西要买,过会再到酒楼来。

    “也不知她们都买了什么,这一路走来我见她们可是逢店铺就进去的。”红绫一手托着说脸颊,媚眸流转着朝大街上看去,人来人往的大街热闹非凡,小贩吆喝的声音不绝于耳。

    “随她们去吧!说起来,我们也都很久没这样闲逛了。”唐心笑了笑,从空间中拿出了酒给她们一人倒了一杯:“喝杯吧!这酒你们可是不能多喝的。”

    “是萧轩尔酿的酒?你到现在也没喝完?”闻到那酒香味,天音眼睛顿时一亮。

    “当初我可是从他那里装了很多,哪会那么快就没了。”她笑了笑,道:“不过好久没尝到他的新酒了,他这些日子为了找你,估计也没定下心来酿酒。”

    “我当时都不知他来了飞仙界,要是知道我也不会一个人走了。”她端着酒杯闻了闻那熟悉的酒,因为她酒品不太好,萧轩尔不让她带酒,而在外,她一个人也没敢怎么喝,此时酒到这熟悉的酒,她眼中泛着亮光,笑嘻嘻的道:“唐唐,我要是喝醉了,你们可得记得带我回去。”说着,抿了一口酒,入口醇香的感觉让她不禁露出了一抺陶醉的神色来,下一刻,还没等唐心开口,那一杯的酒就让她喝成一口。

    红绫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牛饮。”

    “那也是馋的。”一杯饮尽,不禁又再向唐心手中的葫芦:“我来倒。”唐心的一个闪神,手中的葫芦就让她抢了去了,看着她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不禁挑了挑眉。

    “你又想来个不醉不归不成?”

    “唐唐,你不知道,我在外面都不敢多喝,现在有你们在,你就让我好好喝一回吧!萧轩尔管我管得老严了,他的酒都不让我多喝的,嗯,其实也不怪他,他知道我酒品不好,容易醉,醉了还要发酒疯,呵呵……”她边说边喝着,一时间,已经两杯下肚,眼见她又目光已经开始迷离,脸上也泛起了红晕,当下抢下她手中的葫芦。

    “好了,我们先吃点东西再喝。”她将酒葫芦收了起来,看着她醉眼迷离的样子不由的摇了摇头,这才两杯就成了这样子了,就她这样,萧轩尔敢把酒给她才怪。

    红绫微怔的看着天音,慢半拍的她似乎也看出了一丝的不对劲来了,天音这哪是想喝酒啊!她似乎是想大醉一场,这到底怎么了?看向唐心,以眼神询问着,而唐心则无奈的摇了摇头,见状,她便道:“对啊!我们先吃点东西吧!空腹喝酒可不好。”说着,喊来了小二上了几个小菜。

    “天音,来,吃点菜吧!”红绫给她夹了些菜放在她面前的碗里,一边说:“酒可不能多喝,你看我平时喝酒也少,尤其是我们女子,如果在外面喝醉了那可麻烦了。”

    “嗯,来,吃菜,不用担心我,我没醉的,我现在酒量好了很多了,呵呵……”

    看着她双腮泛着红,目光迷离一脸的醉态,唐心和红绫不由的一笑,就这样还酒量好多了?这才两杯酒下肚就成这样了,要是再喝那还得了?

    “你这酒不是那个三杯倒吗?干脆让她喝个三杯睡过去,等会我们扶她回去好了。”

    “她还没吃什么东西,这本杯倒又太烈,要真喝三档她可受不了,由着她吧!我们在这看着不会有事的。”唐心笑了笑,给天音夹了些菜,道:“来,尝尝这块。”

    “嗯,我就知道唐唐最好。”天音夹起碗里的菜边吃着,见唐心把那酒葫芦收起来了,便拿起桌上的那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一边说:“这酒不是萧轩尔酿的了,不会很厉害,我再喝几杯,等下回喝酒,呵呵,就是喝唐唐的喜酒了。”

    见她边说着,自顾着又倒了几杯酒喝,好在这酒又不是很浓,只是,饶是如此,她却也是越喝越醉,两人看着她拿着筷子夹着一块红烧肉却夹了老半天也没夹起来,就是夹起来还没送到嘴边又掉了下来,看着她孩子心性般的瞪起了眼,较起了劲,这样少见的天音,让两人都不由笑了起来。

    “呵呵,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萧轩尔不让她喝酒了,你看她这样,连我都快受不了,呵呵……”红绫已经忍不住的轻笑出声,看着那醉态可掬的天音浑身散发着一种引人犯罪的魅力,这副样子要不是有她们在,指不定被哪只大灰狼给叼走了。

    “天音,我帮你夹吧!”唐心笑了笑,把那块肉夹到她的碗里,对她说:“你要真夹不起来,就这样。”她用筷子把那块肉给插住,递给她,看着她孩童般的笑脸,心头划过一丝怜惜。

    她心里一定很苦吧!那天阴之体一日没解决,她就有可能变成冰雕,而且竟然说到了二十三岁前会提前发作,她却又不敢把这件事说给萧轩尔知道,怕他担心。

    唉!那天阴之体到底应该如何破解呢?她是不知道,到时等沐宸风回来问问,也许他会知道也说不定。

    “唐唐,你真厉害!我一直就知道你最厉害了,呵呵……”她双眼放光的看着唐心,欣喜的接过她递上来的筷子,将那块肉给吃了,一边又端起酒杯:“你们、嗝!快吃吧!”她打了个嗝,拍了拍胸口,一边说:“我怎么觉得今天头有些重呢?”

    见她喝了不少酒,也吃了有些东西下去了,唐心便拿出葫芦给她倒了杯酒:“来,再喝一杯就不会了。”

    “好,我、我最喜欢喝酒了。”她双手端着酒却险些灌到鼻子上去,看得两人一阵无语。

    “哈哈……呵呵……”似乎也知道她自己喝懵了,她乐呵呵的笑着,当那杯酒喝下去后,整个人也跟着趴了下去。

    坐在她身边的唐心扶着她,让她靠在她的身上,看着完全醉倒的她,轻叹了一声。

    “她是怎么了?我怎么见她今天好像有些不太对劲?”红绫开口问着,看着喝醉了趴在唐心肩膀上的天音。

    “再坚强的人也有受不了的时候,她心里苦,却又让自己看起来一脸的无所谓,就为了不让我们担心,让她醉一场也没什么不好的。”

    “怎么回事?”听着这话,再看天音,她不禁微皱起了眉头。

    “我知道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个女声传来,两人不约而同的回头看去,只见,一袭青色衣裙装的女子迈步走了过来,身后背着琵琶,腰间挂着并蒂连花,脚下蹬着一双缎彩青靴,万年不变的装扮,一眼就让她们认出了来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