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3 战恶神!

    “总算找到你们了!既然这般不识抬举,哼!那本神就灭了你们,免得留下祸患!”一袭黑袍浑身散发着阴邪气息的恶神出现在半空中,只见他手掌反吸,手心中竟冒出了一团黑色的气息,空气中呼啸着的气息噼啪直响着,像是被什么挤压着似的,强大而骇人的阴邪气息复盖而下,直让下面的两人胸口一阵血气沸腾。

    顾不得调息,唐子浩当即起身来到夏雪的身边:“我们两人合力,说什么也不能落到他的手中!”他暗暗的凝聚气息,大有跟他一拼到底的打算。上回他们能从他的手中逃脱那是侥幸,这一回,只怕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嗯。”夏雪也应了一声,手中电属性气息涌动。

    随着两人气息的涌动,风云突变的天空让那恶神眯起了眼睛,道:“真不愧是变异灵根雷电属性,确实是厉害!只是,就凭你们两个,还远远不是本神的对手,既然不愿成为本神的人,那么,本神唯有将你们给灭了!”

    他手中那股黑色的气息,在他的声音一落下的同一时间化做一头猛虎般朝唐子浩和夏雪扑去,强大的气息狂涌而上,似乎打算就只一击将他们吞噬一般,气流的涌动,让那空气发出了翁翁的声音,从高处直扑而下,势不可挡!

    “十万雷霆!击!”

    伴随着唐子浩和夏雪的一声大喝,两人的攻击一股作气的从天空中击落,唐子浩利用着那道惊雷劈向那如同猛虎下山的强大黑色气流,而夏雪则以闪电击向那飘浮于半空中的恶神,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了,只需一个眼神,便已经知道如何动手,只听轰隆的一声巨响在天空中响起,下一刻,铺天盖地的气流涌向两人,两人经不住那股扑来的气流,整个人皆飞弹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轰隆!咔嚓!”

    “砰!”

    唐子浩的那一记惊雷成功的阻挡了恶神的那一股幻化的黑色气流,虽然如此,却仍被那飞溅而开的强大气流弹了出去,而夏雪的闪电却只是击中了恶神的一角衣袍,实力远在他们之上的恶神,又岂会真的那么容易被击中?如今,两人皆倒落在地受了不轻的伤,而那恶神却是依旧高高在上,半点伤也没有。

    “噗!”

    胸口处涌上来的血气让他们两人不约而同的喷出了一口鲜血,心下暗自震惊,那一击可以说是挡下来了,但是,他们却仍被气流波及却也伤得这般的重,如果那一股气流是真真切切的击落在他们的身上,他们毫不怀疑确实会性命不保!

    这个恶神,竟然拥有这样可怕的实力……

    “哼!本神早就说过,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恶神居高临下的睨了他们两人一眼,那目光像是在看着已经死去的人一般,阴冷冷的,毫无气息可言。

    此时,唐子浩心中焦急万分,暗忖着有没什么办法可以在全身而退,如果此时不是他的本命兽处于冥修当中,定然可以唤出来谈与他们一同作战,但此时,除非他真的到了奄奄一息,否则,蓦然唤出它只怕不仅它会被反噬,就连战斗力也会消退!

    “待本神将你们的元神炼化了,本神的功力又将大增!哈哈哈……”

    嗜血的大笑从他的喉咙传出,隐隐的,可看见他那因大笑而起伏着的胸膛,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震得耳朵轰轻作响,下一刻,那黑色的身影一掠,便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当他大手就要复上了他们两人时,突然出现的一道光芒却让三人同一时间皆闭上了眼睛。

    “白日梦作早了。”

    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突然间传出,让唐子浩和夏雪一怔,睁开眼看去,只见精光逝去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那一袭白袍的着身的沐宸风,他的衣袖一拂,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息如同水纹一般的朝恶神袭去,硬生生的将他给拂开了。

    “你怎么会在这?”

    唐子浩惊喜的看着他,他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还能在这一刻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这里并就非飞仙界的地界了,而是属于海外的地域,他又是如何得知,他们在这里的?

    “自然是找你们来的。”沐宸风半回过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道:“伤得不轻,先调整一下气息吧!这里交给我就行了。”说着,手一动,将一瓶药丸丢给他们两人。

    “你小心一点。”唐子浩说着,这才将夏雪扶了起来,两人往不远处走去,服下药丸后便盘膝调气。

    “哼!我道是谁?原来是你!”

    恶神被他的那一股气息拂退,离他约有十米远,看到他最想杀死的那一个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此时,一身的气息都不由的变得骇人,他与他,有着宿世仇恨,哪怕他历劫重新也依旧无法让他消除心中的仇恨,为了能够亲手杀死他,这些年,他一直都在修炼,如今,功法大成,他倒想看看他有何本事阻挡他取他的性命!

    阴寒嗜血的目光迸射出的杀气是那样的骇人,如同冰雪冻成的冰针一般的剌人,让人浑身一阵的剌疼,骇人的杀气是那样的毫不掩饰,比起先前对付唐子浩和夏雪时,更胜了十倍不止。

    “恶神,我还没去找你报当年之仇,你倒是三番五次的想对我身边的人下手,看来,今天不将你给了结了,你是不会罢休的!”说话间,他身上的气息已经调动了起来,强大的气流涌动,让他身上的让他身上的衣袍发出了呼呼的声音,墨发飞扬,浑身战意凛冽,那气势,远远凌驾于恶神之上。

    而,沐宸风这样的气势,却是恶神想最摧毁的,看到他那身涌动的强大气息,与那股浑天而成的霸气,就仿佛他是这世间的主宰一般,让他很不爽,很想把他给毁灭了,很想将他狠狠的踩在脚下!

    心中的所想让他也在瞬间出手,以着雷霆之势朝他袭出,随着他的身形一动,那前面白色的衣袍也是迅速飞闪而出,两人虽然是徒手交战,但两人身上的气息太过强大,那手中所弥漫着的气流恍如一把锋利的利刃,只要轻轻一划便能将对方的人头切了下来,空气中,随着两人的战斗那两股气息也在摩擦着,一正一邪的气息互相挤压着,爆发出一声声嘶嘶的声音,像是隐隐要将空气划开一般。

    “砰!砰砰砰……”

    一道道的气息从半空中劈下,落于地面时却是在那地面上划出了一道道深深的痕迹,两人的周身之边涌动着一股肉眼可见的强大气息,只不过,那恶神身上所弥漫着的气息却是透一股阴邪,原本已经离去的那些修士,在感觉到空气中涌动的那股骇人的气息之后又再度的回到这里,只是,他们却是不敢太过靠近,因为远远的就已经是看到那一黑一白两抺身影在空中的战斗,那样的战斗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如果一个不小心被波及,只怕会小命不保!

    “那两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打起来了?”

    “你们看他们两人哪个厉害?”

    “好像是白袍的那名男子比较厉害,你看他到现在也一直稳占上风。”

    “我看那黑袍的也不差,不过他身上的气息好像有些不太对劲,不是正派修士的气息,有些偏向于魔修,但好像又不是魔修。”另一人也开口说着,将他们的观察说了出来。

    “反正这两人绝不是一般人,我们静观其变,不要被波及了就好。”

    只是,就在他们几人刚低声说完话后,却见那原本在离他们还有段距离打斗着的两人却来到了他们头顶上的半空,这一回,那强大的威压铺天盖地的袭来,当场让他们一个个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想要迅速离开,才站起来却才发现浑身的力气提不上来,像是被上方那两股强大的气息压着一股,就连想要移开步伐也办不到,整个人站着的也在那两股强大的威压之下而不得不跪倒了下去,下巴抵着地面,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

    那是一种来自心灵的恐惧,那是一种来自身体最真实的臣服,一种遇到了超强者最直接的反应,在那两股强大的威压之下,他们甚至连头也不敢抬一下,不敢去看那两人的战斗,因为那空气中无形的威压压得他们抬不起头来,全身的神经都在抽搐着,如果不是尽量的让自己贴向地面,只怕此时在那两股骇人的气息之下,他们已经七孔流血而亡!

    “咻!砰!”

    两股气息从空中划过,当两人的手掌击落在在一起时,两股气息反弹而开,将一黑一白两抺身影猛的弹了出去。沐宸风迅速收拢身上的气息,衣袍一拂稳住了身体,微皱着眉头看着那前面的恶神,沉声道:“你竟然练成了黑冥**!”

    “不错!今日的我已经练成了黑冥**,玄冥,你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了!”他眯着眼,眼底尽是张狂与嚣张的意味,今时今日的他自然是不惧他的,就算他是玄冥真君又如何?他想取他性命?哼?没那么容易!

    沐宸风深邃的目光中掠过一抺暗光,唇角微微勾起,只是,笑意却是不达眼底,他看着他,沉声道:“没想到,真是没想到,你竟然也有修炼成黑冥**的一天,不过,于本君而言,杀你,依旧易如反掌!”

    声音一落,这一刻,他身上的气息再度的一度,只见他的双手在身前运用着,唇微动,却听不清他在念着什么,但是却见随着他气息的涌动,那股原本笼罩在他身上的那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一转,竟然变成了一股金色的气息,如同太阳光芒一般的气息复盖了他的身体,让他整个人变得越发的神圣不凡。

    “你、你……这、这是玄阳真经!你怎么会玄阳真经!”

    恶神脸色大变,险些因气息不稳而从半空中摔了下来,他看着那浑身复盖着金色光芒的他,内心深处不由的颤抖了一下,也许别人不知道,但是,他是修炼黑纱冥**的又岂会不知道,这玄阳真经就是这天地间唯一能破他黑冥**的功法!这玄阳真经就是黑冥**的克星!就算他已经炼成了黑冥**,但是,只要碰上了这玄阳真经,他根本这抵抗之力!

    心头猛然惊醒过来,这一刻,他已经不想再跟他打下去了,该死的玄冥到底何时学会了玄阳真经?此时他或是再不逃,只怕就真的会死在他的手中!不!不!他修炼了上千年,好不容易终于修成了黑冥**,他岂会让他破了他的功,让他取了他的性命!逃!马上逃!

    “想逃?已经晚了!”

    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此时听在那恶神的耳中却仿如夺命的阎罗一般,几乎是本能的,他拔腿就想跑,然而,打算取他性命的沐宸风又怎么会如他的意?

    只见,浑身被一股如同太阳金光一般笼罩着的沐宸风以着一种诡异的速度掠向了他,同时手中袭出的那一股气息还是弥漫着金色的光芒,那股气息如同一道能量球一般的击中了那准备逃跑的恶神后背,将他整个个重重的从半空中砸了下来,再强大的黑冥**,碰上了它的克星也只有认栽的份!如果不是见他使出了黑冥**,他还不打算用玄阳真经来对付他,但,这一次,他绝不会让他再有逃走的机会了!前仇旧恨,也是时候应该好好算一下了!

    “噗!”

    “砰!”

    从半空中跌落的恶神,一口鲜血猛然喷出,紧接着,身体也跟着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只见,他身上的那股阴邪的黑色气息被刚才那道金色的光芒击中之后,此时变得有些微弱,然而,就在他跌落地面的同时,沐宸风拂手将一样法器抛出,就着他所落下的地方盖了下去。

    “金刚罩!”恶心神大惊,想要利用遁轴瞬间遁走,但仍慢了一步,在他惊慌恐惧的那一瞬间,那个金刚罩已经从上而下的罩了下一来,将他困在了那金刚罩当中。

    那是一个泛着金色光芒的如同碗状一般的法器,原本小小的法器随着他心念的一动,变得巨大无比,轻易的便将那恶神罩在了那法器当中,而且无论他如何挣扎,也无法从那金刚罩中逃离,而这一样法器,其实并非只是简单的法器,而是称之为神帝器的极品法宝,还是玄冥真君的随身法宝之一,只不过以前放在他天宫的宫殿中,就在他前往两个好友的天宫去借坤天镜之前才回他的天宫将这些法宝拿回来放在身上的,没想到这么快便用上了,还是用来对付恶神。

    金刚罩,除了是防御的法宝之外,还有着攻击以及飞行的用处,这是他成名法宝之一,凡是被困在金刚罩中的除了他放出来,否则,里面的人是怎么也无法从里面出来的。

    随着这一幕的落下,空气中那股强大的威压也渐渐的散去,那原本低着头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几名修士这才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在看到那个巨大的金色在罩时怔了怔,眼中尽是不解,因为那样的东西,他们不曾见到过,此时,心下不禁在猜测着,这名白袍男子到底是何方霸者?

    而唐子浩和夏雪两人早在沐宸风将恶神困在那金刚罩之时就已经睁开了眼睛朝前面看去,看到了那一幕的两人心中震撼不已,那个一个罩子,竟然能将那个恶神罩住?他不会再跑出来吧?就算此时隔着有些远,但他们仍能听见那恶神在那金刚罩中的大喝声和咒骂声,看来,那被困住的恶神是自己无法逃出那个金色的罩子的,只是,不知那罩了了到底是何方法宝?怎么这般的厉害?

    而那一边,一袭白衣的沐宸风深邃的目光朝那几名修士扫了一眼,便迈步往他的金则罩走去,对那几个人,甚至是想出手的**也没有,然而那几名修士触及他的那一眼,竟是一个个冒着冷汗,一句放在也不敢多说,趴跪在地上看着他迈步走向那金色的罩子,见他没有对他们出手,他们轻呼出一口气,伸手擦了擦汗水,这才趴在地上慢慢的,一步步的往后倒退着,直到爬着有一段距离后,这才猛的站了起来飞快的逃离那个可怕的地方,远离那个强大到恐怖的人……

    “哐哐!”

    沐宸风来到那金刚罩的前面,听着那里传来一声声敲打的声音,他勾唇一笑:“你不用白费力气了,既然知道这是我的金刚罩,那你应该知道,除了我,没人能打开它的。”好整以暇的语气透着一股漫不经心,落在他的手中,他又蔫有活命的机会?

    “玄冥!有种放本神出去!”恶神在里面大喝着,愤怒的声音已经能听到一丝惊慌与惧意,都是他大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练成了玄阳真经!还用金刚罩来对付他!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