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2 恶神!

    暮飞雪抬眸打量着他,不知为何,看到了他,脑海中便浮现了四个字:公子如玉。只见他一袭白色的衣袍着身,纤尘不染,俊美出色的容颜,温文尔雅的气质,正正印了那一句公子如玉,她自问见过容颜出色的男子不少,但,像这人这样浑身散发着亲和气息的却是极其少见,只是一眼,便让人好感倍增。

    只是,他又是何人呢?

    心下微思量着,却不知面前之人是何人,不过,良好的教养让她敛下眼眸微微一欠身,也还以对方一礼:“公子有礼。”落落大方的回了一礼,还没抬眸,就听见一声悦耳的声音传来。

    “若尘,你怎么来了?”

    唐心和天音走了出来,见到了那院中所站着的纳兰若尘,以及那站在房门口的暮飞雪,眸光微闪,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萧兄他们在前厅,与你有事相商,我便过过唤你一声。”纳兰若尘收回了那落在暮飞雪身上的目光,温声说着。

    “喔,原来如此。”她笑了笑,走上前,看向了那暮飞雪,道:“飞雪,你是小雨的朋友,我便也直呼你的名字吧!我是唐心,这位是我的好友顾天音,这位则是我的兄长,纳兰若尘,昨日你可是多亏了他了。”

    闻言,暮飞雪一怔,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俏脸一红,又飞快的看了那站在院中的纳兰若尘一眼,再度欠身行了一礼,柔声道:“飞雪谢过纳兰公子救命之恩。”

    “暮小姐言重了。”他温和的说着,看了她一眼,又移开了目光。

    将两人的神色看在眼中,唐心笑了笑,道:“飞雪,你的身体还很虚弱,这是想做什么?”

    “我想去看看云汐。”

    “她刚醒来,也说要过去看你,不过她伤得比较重,我让她在房中休息,筱筱她们都在里面,你进去吧!”她笑了笑,又看向纳兰若尘,道:“若尘,我们走吧!”

    “好。”他应了一声,这才微微朝暮飞雪点了点头,便与唐心和天音一同往外走去。

    看着他们三人离开,暮飞雪的目光不由的又往纳兰若尘的身上看去,娇美的脸上泛着两抺红晕,整了整心神,这才收回目光,迈步往夏云汐的房中走去。

    与此同时,在远处的天宫之中,一黑一白两抺身影正坐在石桌前对弈,黑衣男子手中拿着棋子沉思着,而白衣男子则一手端着酒杯轻抿着,两人也不说话,静静的,享受着这宁静而惬意的生活,只是,突然间,两人皆是眉头一挑,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某一处,唇角微勾。

    “他来了。”黑袍男子冷冷的声音却带着一股令人沉迷的磁性,极具男性气息。

    白衣男子轻笑着:“我估计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都从炼狱中出来那么久了,却只记挂着他的女人,也不回来看我们,这回却会跑来?想必是有事吧!”

    “呵呵,我们可是多年老友了,就算是没事,我也会回来看你们的。”低沉而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只见,麒麟带着沐宸风来到了白云之上,从麒麟的背上下来,沐宸风一弹衣袍,迈步走向前去,看着那一黑一白两抺身影,眼中的笑意更盛了。

    “这么多年了,怎么还对着这一盘棋?若真的闲着无聊,倒不如学我这样再度历炼一番。”他来到石桌边坐下,自顾的倒了杯酒喝。

    两人看着他,白衣男子挑着眉问:“你怎么来了?不用陪你家娘子?”

    “我家娘子非凡人,又何需我寸步不离的相陪?今日来,也就来跟你们讨杯水酒喝,怎么?还不欢迎?”

    黑衣男子瞥了他一眼,薄唇微动,冷冷的两个字从他的口中而出:“虚伪。”

    “就是,现在若不说,那等会可别说。”白衣男子也附应了一声。

    听到两人的话,沐宸风嘴角一抽,这两个人真是……

    “我来借坤天境的。”既然被识破了,当然还是说明来意了。

    “你瞧,我说嘛,怎么可以大老远的跑来看我们?还说就来喝杯水酒?骗三岁小儿还差不多。”白衣男子晃着杯中的酒,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重色轻友。”黑衣男子也冒出了一句,睨了他一眼,又盯着棋盘。

    闻言,沐宸风额头划过几道黑线,他就知道,这两人不会放过损他的机会的,所以说,他就算是从炼狱出来了也不直接来找他们,这就是原因。

    “把你的坤天镜借来用用,我找个人。”他看向白衣男子,微呼出一口气。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坤天境也就只有一百年也就只能用一次,虽然说有三百年没用了,不过当初为了找你,我可是浪费了两次了,眼下也就只剩下一次的机会。”白衣男子倒着酒,瞥了他一眼,又问:“你家娘子你不是找到了吗?还对谁这么上心?”

    沐宸风无奈,只好把事情跟他们说一下,包括唐子浩他们一行人失去了踪影的事情,以及他就要成亲的事情。

    “原来这样,难怪你会跑来跟我借坤天镜。”白衣男子看了他一眼,道:“你倒是没忘记我的宝贝的功能,知道只要用坤天镜一看,还能直接将你传送到那里去。”想了想,他从身上摸出了一面古老的镜子丢给他道:“给你吧!就当我送你的成亲礼物。”

    看着手中的坤天镜,沐宸风嘴角又是一抽,这面镜子虽然说是难得一见的宝贝不错,不过却好像是不太实用的,一实用的,一百年下来了也就只有一次的使用机会,而这面镜子被他带在身上那么多年,可他却是闲着没事就拿来到处看看,以至于到现在也就只剩下这么一次的使用机会,再次能使用时,那也是一百年后了,这么一件仙礼物,好像还真派不上什么大用场。

    沐宸风无奈的一叹:“你还是这样抠门啊!”

    “那你要不要?不要还我。”

    “要,我可就是为了它来的,虽然说只有这么一次机会,不过眼下我却是需要的。”如果用了这面坤天镜的话,自然是可以找到唐子浩的所在,而且,只在是在这一个天地间,他都能透过坤天镜瞬间去到他所在的地方,这也是这坤天镜最为神奇之处,也就是因为天地规则所在,天命的不可违,这坤天镜也就一百年才能用一回。

    黑衣男子看了他一眼,便道:“最近下界好像也不太平静,你自己也要小心一点。”

    “嗯,我先看看他在哪里。”沐宸风说着,站了起来,一手复在坤天境上,随着心念的一动,境中浮同了唐子浩所在的地方,只是,在看到那镜中的一幕时,他却是眉头微拧,回身对他们说:“他好像遇到麻烦了,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来。”说着,只见他收回了麒麟,下一刻,镜中折射出一道光芒来,连同他整个人以及那面坤天镜一同消失在空气中。

    看着他来了一会又匆匆离开,白衣男子仿佛早料到的一幕,只是,他却看向黑袍男子,问:“你好像有些话没跟他说?”

    黑袍男子头也没抬一下,只是将手中的棋子落在棋盘上,说了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另一边,身处海外地域中的唐子浩和夏雪在一起,因为当时他们两人是站在一起的,遇到那恶神时被那股黑暗气息卷走,却又碰上八煞他们同一时间进阶完成,再加上合众人之力,他们大伙并没有落在那恶神的手中,但是却被那股气流一股作气的卷送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域,而且还与众人分散了。

    他和小雪所落的地方为一处海域的边沿,打听之下才知离飞仙界有着十万八千时远,就算是御剑飞行也无法在一时半刻回到飞仙界的地域,在不知八煞和颜沐他们众人下落的情况下,他们一边往着飞仙界的方向而去,只是,看似在海域边沿的他们,却也用了好些天都没到达边界,更别说飞越那片海域了。

    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在这个时候隐隐的有了进阶提升的迹象,只是这才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盘膝坐了下来打算吸收天雷的能量之时,第一道天雷已经气势汹汹的朝他劈了下来,而周身的气息也瞬间起了惊人的变化,因为天空中乌云弥漫,风起云涌,气息大变,强大的气息在他的周身之边咆哮着,这样的气息,很快的便引来了这海域附近的修士。

    而夏雪见他盘膝进阶,便也在不远处为他护法,因为是他是雷属性的灵根进阶时可将天雷转换为他自身的气息,因此进阶的风险相对的也较低一些,早已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的他,再进阶也就只是三道天雷而已,只是,哪怕是三道天雷,此时也却无法在一瞬间完成,尤其还是在这样陌生的地方,唐心的警惕更是一刻也不能放松。

    “这是飞仙强者的进阶?”不远处的一名散修在看到那天空中涌动的风云后,心头微惊,当即飞身朝那气息所在的地方掠去,飞仙强者的进阶,再往上进就是仙者品阶了,这到底是何许人物在这地方进阶?

    同一时间,也有着数道的身影从不同的方向掠来,当他们赶来时,第二道的天雷已经打响,空气中上强大的气息在涌动着,只剩下最后的一道天雷了,本以为这进阶的是会哪一个家族的家主还是什么厉害人物,却不想赶到这里时,却只见一年轻男子盘膝进阶,而一远处也就只有一女子在守护着,看到这一幕,众人皆是一怔。

    “何方修士在此进阶!报上名来!”

    张狂而嚣张的话语从其中一名修士的口中传出,他想着,不过就是两个年轻的修士,又能成得了什么气候?只是,此时的他却是没注意到那天雷的不一般,以及唐子浩身上雷属性气息的澎涨。

    夏雪护在前面,扬声道:“晚辈夏雪,几位前辈不知有何事?”她朝他们行了一礼,目光落在那几人的身上,心下暗自打量着。

    “哦?夏雪?你们是哪个地方的?为何在进阶?”另一名修士开口问着,目光落在那一袭白衣容颜出色的夏雪身上。

    夏雪微顿了一下,这才道:“我们只是路过此地。”

    闻言,那几个修士目光微闪,最先开口的那名语气嚣张的修士沉声道:“原来如此,这么说,你们可就是没什么背景的了?”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夏雪的身上来回的扫了扫,眼中的算计让夏雪微皱起了眉头。

    他们本就不是这里的人,说话的方言也能听得出,于是她并没有隐瞒,不想这人竟然露出了这样的目光,果然,出门在外,想要遇到一些不乱动心思的修士是极难的。

    “前辈莫不是觉得,就凭我一人无法与之对抗?”夏雪开口说着,声音微冷。

    “这么说,你想跟我比试比试?”那名嚣张的修士睨着她,唇角扬起一抺诡笑:“那好,如果你输了,你就跟我走吧!我倒也不为难那男的,如何?”

    夏雪眼底掠过一丝寒光,双手已经在身手凝聚气息:“既然阁下想要与我一战,那夏雪便奉陪到底,只是,阁下若是不小心死在我的手里,那就别怪我了。”声音一落的同时,手中的电属性气息已经弥漫而出,而天空之上也突然间弥漫出一片乌云,闪电在云层中咔嚓的响着,这一幕,不由的让那几名修士心头大惊,猛的抬头往上看去的同时,只见一道闪电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狠狠的劈了下来。

    “咔嚓!”

    “嘶!”那名修士大惊,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猛的往后避去,却仍旧了半拍,只见一只手被那道闪电击中,顿时身上的衣袍发出一股烧焦的气味,就连那只被击中的手也都传来一阵阵灼热的剌痛感,他顾不得去看他手中的伤,因为头顶上的闪电又猛的朝他击落下来,那速度之快,让周围的几位不由的心头大骇!

    “竟然是变异灵根电属性!”

    那几个在一旁的修士此时也不由的退开了,他们没想到这个看似柔柔弱弱的女子竟然是电属性的修士,一出手便是这样的雷霆一击,难怪那眉宇间尽是自信的神采,哪怕是知道那名修士意图不轨也毫无胆怯之意,原来,她竟有着这样的实力!

    几番思量之下,已经有人开口:“夏姑娘,我仍城中一家族的客卿长老,姑娘可愿随我回去见见我们家主?以姑娘的天赋与实力,也可以与我一样,担任着家族的客卿长老,这对姑娘而言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见那人开口,另一人也道:“夏姑娘,与其去他们那个家族,倒不如加入我们,我们是……”

    一时间,那几个修士都想要拉拢她,而这时,夏雪听见第三道天雷已经落下,回头看了一眼,眸光一喜,见唐子浩已经成功进阶,只要将身体外的气处尽数化为能量气息便大功告成了,当下,目光朝朝那名狼狈的修士看去,冷声道:“若是识相的,现在马上离开,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毕竟是在这陌生的地方,也不知这边的势力到底如何,她只要护住他成功进阶就可以了,没必要赶尽杀绝,再说,那个人也不是她的对手,起到一定的震摄作用就行了。

    那男修咬了咬牙,见那一旁的几人已经在拉拢着那个女子,当即恨恨的迅速离开,他没想到那几人竟然会想拉拢那名女子,本来如果连同他们一起动手的话,那名女子又怎么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看到那名狼狈的男修离去,夏雪这朝拱手对那几人道:“承蒙几位前辈抬爱了,不过我们只是在这里路过,不会多留,几位还是请回吧!”

    听到这话,几人相视了一眼,见她不时的注意着那那在进阶的男子,而此时定睛一看,才知那名男子已经成入了仙者的品阶,心下暗暗心惊,刚萌升起的一丝意图也在看到那仙者品阶的男子后压了下去,最后,只好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便也不勉强了,不过他日姑娘若是改变了心意,大可到城中来找我们。”说着,这才转身离开,毕竟,他们也不是冲动之辈,那名修士的狼狈他们可是亲眼看见的,又岂会笨到与他们为敌?

    就在他们一走,夏雪轻呼出了一口气,看着那还在调息的唐子浩微放下心来,可就在这一刻,天空中突然涌出了一大片黑云,伴随着那片黑云而来的,还是那熟悉又骇人的猖狂大笑。

    “哈哈哈哈……本神说过,你们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从天空中袭来,空气中的气息都好像在那一瞬间凝固了一下,轰轰作响,整个地面都因那发自胸膛的大笑声而震动着,气势铺天盖地的袭卷而来,让夏雪的脸色不由的一变。

    “恶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