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1 情愫暗生

    见她一直盯着她看还笑吟吟的,天音不由一怔,问:“怎么了?”

    “我想着,不见这么久,你怎么变唠叨了?小心萧轩尔嫌你聒噪不要你。”她轻笑着,拉着她在身边坐下。

    “他才不会。”天音一笑,女儿姿态尽显无疑,在唐心的面前她总能比较放松,做回最真实的自己,忽然间,像想起什么似的,道:“对了,我听花非花说沐宸风好像跟你重逢了吧?怎么他没在这里?”

    她点了点头,道:“嗯,我们是见面了,而且这会其实是打算去我外公那里,我和沐宸风打算先成亲,对了,我找到我娘亲了你知道吗?她本来跟我们一道的,不过在半路上我让火凤先送他们去我外公那里了,等到了蓬莱仙岛,你就会见到她了,而且我交待了火凤到时去修仙界把我唐爹爹他们也接过来,要不是前段时间出了些意外,八煞他们应该也能看到的,至于沐宸风,他说还有点事要去办,到时在蓬莱仙岛汇合。”

    “太好了!上回我就没跟你们一起去蓬莱仙岛,事后听说那里很美,一直羡慕死我了,这一次我一定不要错过。”说着朝她眨了眨眼,道:“真的决定嫁了?”

    “嗯,经过了这么多风风雨雨,好不容易走到一起,如今我娘亲也找到了,我和沐宸风的婚事也应该订下来了。”说着,她看了她一眼,道:“不如我们一起成亲吧!萧轩尔盼着这一天也盼了好久了,再说,我们两人一起成亲,将来生下孩子正好结成儿女亲家,怎么样?”这个念头一起,顿觉得主意不错。

    然而,天音脸上的笑容却是微滞,眼中浮现着一丝不安,看着她,道:“唐唐,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的。”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看到她的神色不对,她连忙问着。

    “你可听说过天阴之体?我、我竟然是天阴之体,而且,我估计也没几年命可活了。”说到这,她不禁苦皱着脸,将事情说与她知:“那一年我在符箓仙门出了事情……”

    过了好一会,唐心这才凝重的道:“这么说,萧轩尔只知道你是天阴之体,活不过三十岁,却不知道那个隐门的孔老帮你算的那一劫?不过,那个人算得准吗?我倒是知道有一个人对这紫微星数很是精通,如果由她来为你算一下……”她想到了舞倾凡,她的掐指一算真的是准得不能再准,只是,此时她又不知去放哪里,而天音所说的天阴之体,又要如何破解?

    “今天我们才遇到,这件事过些日子再说,他们还在厅中等着,我们出去吧!这会天色也晚了,将今晚的事情大约的说一下,然后让他们回去休息,我看墨的身体也很虚弱呢!”她站了起来,看着她胳膊上的伤,因为用的是存放在空间里的药灵血液,那伤口已经恢复如初,变得光滑雪白。

    “好。”她应了一声,把衣服穿上,这才与她一同往前厅走去。

    此时,夜已深,天空中只有着依稀可见的星星的高挂着的明月,偶尔还听见树上的夜蝉在鸣叫着,夜风拂面,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舒爽,来到前厅,见们还在那里聊着,也不知在说着什么,只见花非花的脸色透着几分的古怪,而萧轩尔和纳兰若尘他们的脸色则有着几分的凝重。

    “在说什么呢?”她与天音一同走了进去,看了众人一眼问着。

    “主子,我们在说,那妖物出现的事情,我猜测,这飞仙界在不久将会有大麻烦了。”墨沉声说着,服了修复的丹药此时他的气息已经好了很多。

    “他们捉了你,可有对你们说什么?”

    “那妖物本想要夺我的身体,不过我是万鬼之尊,身上鬼气过重他无法如意,从他们的言语中似乎是打算吞并了这飞仙界。”他冷着声音说着,血色的眼眸微闪,飞仙界里的灵气是他们所到过的几个大陆最旺盛的,如果是被妖物占领,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唐心点了点头,道:“我也觉得那妖物的出现很不寻常,夏家主,还有暮家主,就麻烦你们多注意一下眼下飞仙界所发生的事情,看有没什么是异常的。”

    一旁的两人闻言,点了点头,夏卓涛微顿了一下,想到夏家现在里里外外就剩下他和汐儿之外,也就只有前些天了带着人出去历练的林志森一伙人了,只是他们估计还有好一段时间才会回来,眼下又出了这事,他能调动的人也没多少……

    “用我的势力吧!我看这夏家里里外外也没几个人了,再说,我的势力来打听消息,最快不过了。”花非花把玩着手中的杯子说着,他来到这飞仙界后,第一时间便是培养势力和提升自身的修为,所幸,无论是在他的修为上还是如今手头上的势力,都让他很是满意,就像这次如果不是他手底的下的人打听得来的消息,他也不会知道唐心他们所在的方向的目的地。

    萧轩尔纳兰若尘几人看了他一眼,见他漫不经心的拿出了一块红色的牌子在手中晃了晃,看到那牌子,夏家主和暮家主皆是一怔,不可思议的惊呼了一声:“火焰门!”

    一个以着诡异的速度窜起的门派,听说消息十分灵通,而且无论是哪一样,价钱也说高,他们也只是听说过,却不曾见识过,但对于这个门派的火焰令却是知道的,花非花如今拿出来的那块令牌,不是火焰令又是什么?他说那是他的势力,莫非,他是火焰门的主子?

    几人在 几人在厅中商量了一会,将这事情交由夏家和暮家去调查,便各自散去,唐心挽着天音的手,道:“这会天也快亮了,我们去房里聊天吧!”

    “好。”天音笑应了一声,两人便往房中而去,不见了这么久,确实是有很多的话想说。

    次日,因为昨夜发生的事情,众人差不多到了正午时分才起床,而筱筱和梦珊却是早早便起来了,为众人准备了早点,又去看了看夏云汐和暮飞雪两人。

    房中,暮飞汐悠悠的醒来,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到的却是一名女子坐在她的床边,不由的一怔,想到发生的事情,脸色微白,想要起来,却发现浑身还是没什么力气:“你是什么人?”

    “我叫轩辕筱筱,你可以叫我筱筱。”她温柔的笑了笑,将她扶了起来,道:“你昨天可是吓死人了,居然整个人都泡在水缸里,好在若尘大哥救了你,现在没事了,你也不用担心。”

    “云汐呢?他们……”想到那一幕她不由的身子一颤抖,颤声道:“那是妖物,极其可怕的妖物,他们都被捉了,我得去找我爹爹救他们……”说着就要下床,却是脚步一虚整个人险些往前栽去,好在筱筱扶住了她。

    “他们没事了,昨夜唐心他们已经把人救出来了。”筱筱说着,看到她眼中浮现着迷惑之色,她便解释道:“我们本来是来夏家找墨大哥他们的,谁知见夏家被人灭门,倒了一地的尸体,不过唐心察觉到后院有人,当时你整个人泡在水缸里都快没气了,是若尘大哥为你渡的气,才把你救了过来,就在昨夜,唐心和你父亲夜探邵家,发现墨大哥他们都被捉在那里,便将他们救了出来。”

    “这么说,他们都没事了?”听到这话,她心一松。

    “嗯,没什么大事,我刚过来你这时,云汐还没醒,不过唐心说没事的,只要再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呢?你觉得怎么样?从昨天昏睡到现在,你一定饿了吧!我给你准备了吃的,你先靠着,我拿给你吃。”筱筱露出了一抺暖暖的笑容,扶着她靠在床头,这才转身去拿那放在桌面上的粥。

    因为有好几个伤者,所以她和梦珊一大早就起来熬了些粥,她们帮不上什么忙,但照顾大家这些事情,却是会的。

    “谢谢你。”暮飞雪露出了一抺的虚弱的笑意,突然想起她刚才说的话,不由问:“你说谁为我渡气?”

    “若尘大哥啊!呵呵,我可是听唐心说,若尘大哥可是一向不近女儿身的,更别说为你渡气那样亲密的事情了,不过救人要紧,他倒是没有犹豫。”筱筱轻笑着,想到昨天的那一幕,唇边的笑容不禁加大了,她可是记得,若尘大哥当时耳根都红了。

    闻言,飞雪一怔,俏脸飞上了两朵红云,一时间在筱筱那笑意盈然的目光中不禁微垂低下了头,心中震惊万分,她竟然被吻了?虽然说是渡气,可是这渡气不就是吻吗?这、这……

    “好了,别发呆了,呵呵,来,这粥刚刚好的,你自己吃,我去看看高云汐醒了没有。”她将粥端给她,笑了笑,便也转身往外面走去。

    房里,暮飞雪端着手里的碗怔怔的愣着,只感觉俏脸火辣辣的,原本略显苍白的容颜因浮上了红晕而多了一抺的气色,整个人看起来娇弱中却又有着一股让人怜惜的美态。

    另一边的房中,红绫和梦珊也在那里,而此时,夏云汐还没醒来,两人坐在屋中闲聊着,听见外面的脚步声时便朝外面看去,见是唐心和天音以及筱筱三人,便笑着迎了上去。

    “你们也来啦!不过她还没醒呢!”红绫笑说着,看着筱筱问:“隔壁那位怎么样了?醒了吗?”

    “嗯,醒了,我见她醒了便过来看看,正好碰见天音和唐心。”筱筱轻声说着。

    唐心则走上前,来到床边为夏云汐把了把脉,不多时,见她手微动,隐隐有着醒为的迹象,便坐在床边等着,果然,不一会,她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那目光从最初的迷茫到惊喜与激动。

    “小姐!”夏云汐眼眶不由微红,看到心心念着的小姐就要眼前,心底泛酸,喃喃的道:“我一定是在做梦,小姐怎么会在这里呢!”

    “傻瓜,这大白天的你做什么梦呢!”唐心轻点了一下她的俏的鼻,道:“快快好起来,我可是等着带你一起去蓬莱仙岛参加的我的婚礼的。”

    “小姐……小姐你怎么来了?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小姐,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泪水从眼中溢出,她双手撑着床坐了起来,伸手就抱住也她,感觉到她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的,心中的激动与欣喜更是让她眼中的泪水涌得更凶了。

    “我也是从沐宸风那时才知道你终于找到了适合的肉身重生的,其实早在前段时间我就见过你现在的父亲了,不过并不知道夏云汐就是你。”她轻拍着她的背,柔声道:“别哭了,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得好好养着。”

    “对了,墨和我爹爹没事吧?还有飞雪,她怎么样了?”想到他们几人,她不禁又担心起来,昨夜里她昏了过去后都不知道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飞雪藏在水缸里,会不会出事?

    “不用担心,他们都没事,刚才筱筱从隔壁过来,说她已经醒了。”

    “嗯,那就好。”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雨,恭喜你终于又回来了,以后我们都要改口叫云汐了吧!”天音笑说盈盈的说着,看着那脸色还有些苍白的她,记得唐唐说过,她们是双生子,虽然小雨在龙腾大陆时便遇害,但她知道她和小雪长得一模一样,不过此时看着她这个身体的样子,倒也觉得很是赏心悦目,因为以前也一直没见过她,如今看到她得以重生,她倒也是很快的便接受了她的这具身体。

    “是啊!以后我们就叫你云汐吧!这个名字也挺好听的。”梦珊也开口笑着。

    “叫什么都好,无论我变成什么样,都是小姐的小雨。”她露出了一抺甜甜的笑容,看着近在眼前的小姐,自从死过一回后,她便是以着魂体存活着,这是多少年后第一次可以伸手触摸到小姐,这种感觉,真好。

    “嗯,名字也就只是个代号,怎么叫都行。”唐心笑应着,又道:“你刚醒来,筱筱和梦珊熬了粥,你吃一点吧!”就在她说话间,筱筱已经端上了粥递上前给她,唐心接过打算喂她,云汐却道:“不用了小姐,我自己吃就行了。”说着就要去端过她手上的那碗粥。

    “行了,你的身体本来就虚弱,再加上这次伤得不轻,就让我来吧!”

    闻言,夏云汐心头暖洋洋的,想开口,却又不知说什么好,只能依言张开了嘴,吃下她喂的粥,一边吃着,眼眶却又忍不住的红了起来。

    “傻丫头,哭什么呢!”

    “小姐待我真好。”她哽咽的说着。

    “那当然,我一向待你都如姐妹的,再说,你不也是吗?”唐心朝她眨了眨眼睛,轻笑着。其实,她对她又何尝不是?为护住她的胖子哥哥,为了不让她伤心难过,当年那只有十五六岁的小丫头竟然用身体死死的抱住她胖子哥哥,任由攻击落在她的身上,她用她的命护住了她的胖子哥哥,因为她知道,她心中很在乎他,而且她的姐姐夏雪也爱着他,但,这个傻丫头却不知道,无论是他们当中的哪一个伤了死了,她的心都会痛。

    这一晃眼好几年过年了,若不是当年意外去了鬼界知道她的鬼魂还在,只怕也无法让她重生,今天她终于有了一个新的身份,终于可以在太阳底下出现,可以不必躲在凝魂石中,她心中的愧疚这才减轻了,相信,胖子哥哥若是知道了小雨已经重生,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小姐,等我身体养好了,我要跟你们去蓬莱仙岛参加你的婚礼。”

    “好。”

    “以后我也要跟着你,我还要跟在你的身边侍候你。”

    “呵呵,你现在可是夏家主的女儿了,你也还要一直跟着我?”她笑意盈盈的看着她,道:“再说,我现在已经习惯了身边不用人侍候了。”

    “我跟爹爹说过了,他也同意的,他说,只要以后有时间多回来看他就行了,再说,我都离开小姐身边这么久了,以后当然得跟着了,我要设当小姐的跟屁虫。”

    “呵呵,你这丫头。”她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先把身体养好。”

    “嗯。”她笑眯了一双眼睛,脸上尽是掩不住的笑意。

    而听了她的话,天音几人也不由的笑开了。

    暮飞雪的房中,她在吃了碗粥后,感觉身体也没什么大碍,便试着自己穿衣下了床,因为担心着云汐,便想着去看看她,打开房门走了出来时,却见那院中站着一名白衣男子,男子在听到开门的声音时也回过了身朝她看来,四目相对时,两人皆是一怔,仿佛有着什么在心中掠过一般,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皆移开了眼睛。

    纳兰若尘先回过神来,朝着她微微拱手一礼,温声道:“暮小姐。”如果有人注意到的话,就会看到,此时他的耳根正泛着红晕,好像又想到昨日那一幕似的,神色中有着一抺的不自在。

    ------题外话------

    推荐游游小妞的新文《重生,天才鬼医》何谓鬼医:日医人,夜医鬼。

    一把银针,一柄银刀,人敬鬼尊。

    苏凌,魂魄两分,一半阳间,一半地府。

    阳间的苏凌被生生地摘心挖肝,含恨而终。

    地府的苏凌却受万鬼尊崇。

    阳魂疫,苏凌死而复生。

    柳蔓儿,笑里藏刀的好姐妹,那么也让你好好地体验一下,什么叫做痛苦的绝望。

    高竞华,人面兽心的男友,就让你自己亲手摘掉自己的心肝。

    从此后,世间多了一个鬼医门,少女门主风华绝代;

    从此后,商界多了一个商业奇才,白手起家,风生水起;

    从此后,政界多了一位红衣女郎,翻手**;

    从此后,地府小阎王大人,搬到阳间办公,于是夜夜百鬼夜行。

    人不犯她,她不犯人。人若犯她,生被人唾,死被鬼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