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0 喜相逢!二更!

    那抺熟悉的白色身影,不是唐心又是何人?除了她之外,谁又会拥有青龙?

    “唐唐有危险!”天音说着,提气飞掠而起,朝那前面而去,打算去帮忙,因为她看到那个黑袍男子不知怎么弄的,竟然幻化出很多幽绿的火焰在周围,朝唐心攻了过去。

    “那是妖!小心一点。”花非花开口说着,红色的衣袍一拂,快如鬼魅的身影也朝前面掠去,迅速的来到唐心的身边。萧轩尔也一并上前,提气一涌,夹带着掌风的手掌一击,将围着唐心的幽绿色火焰拂开一旁。

    “唐唐!”

    “天音?”

    唐心惊喜的一回头,看到那久没见到的她还有花非花和萧轩尔,见到他们的实力都提高了不少,心下大喜,问道:“你们怎么在这?”当日一别,她几乎失去了他们的消息,没想到却在这里遇见了。

    “女人,每回见你都是麻烦缠身啊!我说你怎么就到处得罪人呢?这次居然还是妖物,真够呛的。”花非花也来到她的身边,虽然看到她很是欣喜,但一开口却是忍不住数落她。

    萧轩尔听了,警惕的看着那前面的黑袍男子,对唐心道:“说来话长,等灭了这妖物后再与你细说。”

    “嗯,这不是一般的妖,这是妖帝,一时半会还无法取他性命,花非花,天音,你们两个去后面,我担心暮家家主一个人对付不了修了妖法的邵家家主,墨和小雨应该在后面,快点去,免得他们出事了。”唐心开口说着,手中利剑一转,凌厉的剑罡之气将那飘浮着的幽绿火焰给劈灭了。

    “好!”两人一听,也知事情的严重,当下也没停顿的迅速往后面而去。

    “萧轩尔,我们和青龙联手!尽快将这妖物给灭了!”唐心眯起了眼,眼底掠过一抺冰寒的杀气,手中长剑的剑罡之气咻咻的呼啸着,很是骇人。

    听了她的话,萧轩尔也拿出了剑,道:“动手吧!”声音一落,蓝色的身影已经朝那黑袍男子掠去,他的速度很快,他的剑术也不差,强大的气息汇聚着灵力,这一剑劈下,仿佛蕴含着毁天灭地的气势,让那黑袍男子见了眼瞳都不由一缩。

    利剑划过空气,带着一道泛着寒光的气刃,那黑袍男子见了猛的双手往前一伸,一把约两米长的黑色妖叉当即出现在他的手上,手中妖叉一挥,咻咻的凌厉气息丝毫不弱于唐心和萧轩尔的剑罡之气,妖叉往上一挡,只听铿锵的一声传出,两把劈落的的利剑被他的妖叉挡住,两剑一妖叉上,骇人的气息在涌动着,像是在比拼着谁的气息更加强大一般。

    “你这妖物!受死吧!”

    一声咆哮声从空中传来,只见青龙从空中俯身而下,龙嘴大张,龙身上涌动着一股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气势之猛有如扑天盖地一般的袭来,让那黑袍男子心中大惊,想要退开,才惊知原本自己的妖叉挡住的两把利剑互相架着,已经了阻去了他后退的脚步,本能的抬头看去,在那看那青龙毁天灭地的威压袭来之前,避无可避,他只能在最后一刻舍弃了这具身体,妖魂咻的一声朝夜空中掠去。

    “轰隆!砰!”

    青龙的飞身俯冲而下,一举将那黑袍男子给击杀了,强大的气流与威压让那早被夺舍的黑袍男子连保持着完整的尸体也不能,轰隆的一声之后是一声响透半边天的爆破声,那尸体散落了一地,鲜血飞溅而出,而唐心和萧轩尔也在那前一刻迅速退开避免被气流所波及,空气中,只有着那一声不甘而愤恨的阴测声音传来。

    “本帝一定会回来的……到时,新仇旧恨,一并算清!你们给本帝等着……”

    “逃了。”唐心微皱着眉,这妖帝还真不简单,在青龙那样的威压震摄之下,竟然还能逃走,她看了一眼地面那散落的尸体,心下暗忖着,容器么?这妖帝到底想干什么?

    随着那妖帝的逃去,那一旁的青袍妖物也死在了狐狸的爪子之下,狐狸将那妖丹吃了之后,便一溜烟的进入空间修炼,它是妖,却又不是一般的妖,但妖丹对它的修炼却是极为有效的。

    “我们去看看天音他们。”唐心说着,便与萧轩尔一同往后院而去。

    而在后院一处地方,那邵家家主像是发了疯一样的将三个被铁链锁着奄奄一息的人拉了出来,那三人,正是夏家家主夏卓涛,以及夏云汐和墨,三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一身的衣服尽染血色,尤其是夏云汐的脸色更是显得苍白,被拉了出来连站都站不稳的便朝地上跌了下去,他们三人的手都被玄铁反锁在身后,而那邵家主手中所拉着的那三条铁链则是连着他们三人的脖子,被这样一扯,又无法运用本身的实力,根本就如同没有修为的凡人一般。

    “汐儿!”夏卓涛看到她跌了下去,但脖子处却被锁着的玄铁圈抬,而那脖子处的肌肤早已经磨破了血,隐隐有着鲜血渗出,她整个人跌了下去,双手又被反扣在身后,只能微抬起头,才能勉强呼吸。

    “我、我没事。”她声音已经很是虚弱,但仍咬了咬牙从地上想要站起来,只是试了好几回都无法站起。

    墨的脸色黑沉,嘴唇苍白,他的目光从地上的夏云汐掠过,落在了那拉着他们三人的邵家家主身上,此时的他,已经不能算是人了,修炼了妖法,他就如同半个妖人,只是让他没想到的了,这个的了,这个邵家家主竟然为了给他儿子报仇,竟然愿意出卖灵魂,甚至给那妖物当手下,只为了报仇,早知今日,他当日就应该一并将他给杀了!

    三人中,他身上的伤最重,虽然穿着的是黑衣,而且身上的这套黑色的衣袍也有着防御的功能,但他仍伤得不轻,如果不是有这套衣袍在,只怕此时他只会剩下一口气了,刚才他急匆匆的进地下室将他们带了出来,想必,定是出了什么意外了,此时就算是他的气息不稳,但仍能感觉到,在不远处有人在战斗着,而且威压很是强大。

    看到他眼中浮现的杀气,他张了张嘴,冰冷的声音透着一股平静:“你现在不逃,就逃不掉了,我若是你,此时就应该逃走。”虽然虚弱,但,他毕竟是墨,他所经历的事情也多,坚强的意志让他就算只剩下一口气,也不会倒下去。

    “逃?哈哈哈!你杀了我儿子,你以为我会让你们活着离开这里吗?”他手中的铁链一扯,顿时让三人皱起了眉头,尤其是地上的夏云汐,那脖子处更是刮得一片血红。

    “堂堂的邵家家主,竟然落得与妖为伍!真是我们修仙之人的耻辱!”

    一声厉喝传来,紧接着凌厉的剑气便从那后面袭来,邵家家主仿佛早就知道了一般,唇角勾起了一抺嗜血的气息,猛的一扯的手中的其中一条铁链,暗中运气一甩,便将那地上的夏云汐甩出打算拿她来挡剑。

    暮家主一见飞来的那人,不由心头大惊,连忙旋身一转收回了手,这才免于误伤了她,看到脸色惨白的夏云汐支持不住的昏了过去,他眼中不禁掠过一丝担忧。

    “哼!看来是活不久了,既然如此,我就将她的元气当着你们的面给吸了,让你们也尝尝,我当日失子之痛!”说着,手中铁链一扯,将昏迷的夏云汐拉了过来,复手一翻就算吸她的元气。

    “该死!”

    “住手!”

    “好大的胆子!”

    几道声音一同传出,除了墨和夏卓涛之外,还有的一道便是花飞花的声音。一袭红衣的花非花比天音的速度快了一些,赶在了她的前面,此时,看到那一幕,眸光一眯,只见衣袖一拂,几枚暗器便以着凌厉之势朝那邵家家主袭去。

    “咻!”

    邵家家主一惊,几道暗器以着诡异的肃杀之势袭来,他只得将身前的昏迷的夏云汐推出去挡着那些暗器,却不想就在这里,只听花非花一声低喝:“天音美人,看你的了。”就在花非花的声音一落下的同时,一条红色的腰带瞬间抛出,缠上了夏云汐的腰间再一收,猛然的用力一收便将她卷了过来,同一时间,只见天音手中丢出一张符箓,清喝一声:“束缚术!定!”

    闪电般的速度,快得令人反应不过来,几乎只是那一瞬间的功夫便将情势逆转,夏云汐被天音扶着,而那邵家家主也被她的符箓束缚着,无法动弹,危机轻而易举的被他们两人解除,看得那一旁的暮家家主心中震惊非常,暗忖着,这两人又是什么人?

    然,这时花非花却是挑着眉头睨了那一旁扶着夏云汐的天音,又低头瞄了自己完全敞开着的衣袍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天音美人,你怎么能解我腰带?虽然说月黑风高也没几个人瞧见,但是小爷的我迷人风姿,可不是谁都能看的。”说着,把身上敞开的红色衣袍左右一拉,掩住了那性感而结实的胸膛,眼角瞥见那朝这里来的两人,不禁转过身去道:“萧兄,你家天音美人太不道德了,未经我允许便解我腰带,好在我还没娘子,要不然,难保不会吃味。”说着,也不管他们古怪的脸色,上前便将那缠在夏云汐腰间的红色腰带拿了回来往腰间一系,一边还嘀咕着:“现在好人真难做,救个人,还得牺牲色相。”

    唐心嘴角一抽,瞥了他一眼后也没说什么,目光落在天音扶着的那名女子身上,伸手给她把了下脉,拿出颗药丸让她服下,便来到墨和那夏家家主的面前。

    而此时,夏家主是一脸的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来救他们的竟然会是她?她不是纳兰家族的大小姐纳兰明月吗?她怎么会……

    “主子。”墨眼中浮上了光彩,唤了一声,声音干涸而沙哑,虽然冷冷的,但却听得出有些暖意在其中。

    “那妖帝逃了。”唐心说着,拿出了她的匕首将那玄铁链削断,扶着他道:“还行吧?”

    “嗯,她伤得比较重。”他的目光落在那昏迷着的夏云汐身上,她身上的玄铁链也由萧轩尔弄断了,此时,被天音扶着。

    “她就是小雨了?”她微怔,继而心下也释然,她应该猜想到的,只是陌生的容颜,让她觉得有些不太让适应罢了。

    墨点了点头,看向她道:“她就是小雨,主子,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会遇到那妖物,他们也是十分意外,要不然也不会弄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他伤成这样倒不要紧,只是连忙了夏家,于心有些不安。

    “这事说来话长,先回去再说吧!”她说着,看向一旁怔愕着的夏卓涛,问:“夏家主,你还可以吗?”

    “我还好,多谢纳兰小姐相救。”从他们的话中可以听见,他们是认识的,而能让墨称为主子的,想必她就是汐儿口中的小姐了,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口中的那一位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竟然会是她。

    “嗯,那先回去吧!”说着,朝几人点了点头,这才御剑往夏家而去。

    而在夏家等了那么久也不见他们回来的纳兰若尘几人,心下不禁担心着,在大厅中,红绫走来走去,一直往外面张望着也没听见他们回来的动静,便道:“我还是出去看看吧!不是说只是去打听消息吗?怎么会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不会是出事了吧?”

    “邵家的人还不是明月的对手,而且她有青龙和火凤在,应该会没事的,再等等看吧!”纳兰若尘开口说着,声音温和而悦耳,莫名的让几人的担忧的心情平复了下来。

    “这倒也是,她有那么多厉害的契约兽,想伤她可没那么容易。”红绫喃喃的说着,却仍是走到外面去等着。

    过了好一会,这才看见那从空中飞来的一行人,看到他们,她心头一喜,当即道:“快看,他们回来了!还有墨也在!天音和萧轩尔他们也来了。”

    厅中的几人连忙走了出来,果然,见原本出去的两人,现在却回来了一行人,不由的当即迎了上去,其中,只有纳兰若尘对那些人是陌生的,他并不认得他们哪个是哪个,但却知道,他们是他们的伙伴,是他们的朋友。

    “小姐!你怎么受伤了!”梦珊惊呼一声,看到唐心一袭白衣染上点点血迹,一颗心不禁提了起来:“你们遇到什么敌人了?他们很强吗?怎么会伤了你呢!”她一边说着,一边找着药想要给她包扎。

    “只是一些小伤,不用担心,我先给墨他们看看,他们伤得不轻。”唐心说着,让他们把人都扶到里面去,这才一一为他们把脉,拿出丹药给他们服下。

    “梦珊,你们把她小雨扶下去,给她包扎一下身上的伤口,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她说着,看了那昏迷着的夏云汐一眼,这一张脸,已经不再是她所熟悉的那一张了,但是,她的灵魂却是她所熟悉的小雨,没想到,再次相遇却看到她伤成这样。

    在来时的路上唐心已经跟他们说过了小雨已经找到了肉身重生,如今的身份是夏家千金夏云汐,她们自然也没什么好诧异的,当即应了一声,便将她先扶下去。

    而夏家主和墨则在服下了药后便盘膝调整一下体内的气息,这时,天音来到了唐心的身边,道:“唐唐,我陪你去换身衣服包扎一下伤口吧!虽然说是皮外伤,可也伤得不轻,而且又是那妖物所伤,还得尽是处理的好。”

    “好。”唐心看着她,露出了一抺笑意来,对红绫道:“你跟他们介绍一下若尘,我们回头就来。”说着,便与天音一同往后院走去。

    后院房中,唐心褪去了身上的衣服,露出了那受伤的胳膊,而天音则拿着药在那伤口上涂擦着,一边说:“我还以为你不会受伤的呢!谁知道这么久没见,就让我看到你被伤成这样,虽然说只是皮外伤,但这伤口可不浅,这得多疼,你说你那么多的契约兽,怎么就不全叫出来帮你打头阵呢?火凤的实力的也不差啊,还有白纹虎王,再不济也还有蓝灵蛇啊!真是搞不懂你到底怎么想的。”

    听着她一个劲的在那里数落着她,唐心却是心头暖暖的,她与天音的友情在任何人之前,这一股情义是别人无法相比的,她欣赏红绫的敢作敢为,喜欢轩辕筱筱的温柔善良,小雪和小雨的真诚以待,而天音,她欣赏她的坚韧不屈,喜欢她的清雅暇逸,却又怜惜她的故作坚强,她是一个随心所欲潇洒自在的女子,却又偏偏遇到了那么多的苦难,她用冰墙将伤痕累累的心保护了起来,无论遇到多苦的事情,在人前,永远是挂着轻快的笑容。

    而这样的她,偏偏让她心疼得紧。

    ------题外话------

    本来嘛,我是打算一天一更滴,最近的文稍平淡了点,还得再整理一下,五千正好可以休息,放松放松,嘿,今天的二更也是临时起意,看到后台妹纸们送的票,心微动,是近更五千我也没求票,不过妹纸们却是有票就往这里投,还有一丫头天天送钻的,我都看在眼里,高宝74108520这位妹纸虽然没冒过泡,不过却是让我记忆犹深,上个月我无聊特意算了一下,前前后后送了二三十张票,而且还是每个月如此,其实我想说,非常谢谢这种默默的支持,不过呢,我还想说,二三十张得看多少文?如果是特意看文换来的,我希望你所看的文是你所喜欢的,要不然,妹纸,我肉痛你的米米了,哪怕送一张,也是心意,亲爱滴们,懂么?二更送上,仅为了你们的默默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