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8 夏家血案!

    梦珊依言上前敲门,只是,敲了好一会,却也没听见动静,不由回头看了唐心一眼:“主子,怎么好像没人的样子?”

    唐心眼中划过一抺深思,不应该啊!夏家是这一带的大家族,怎么会说没人在?莫不是出什么事了?眸光微闪,道:“我们进去看看。”说着,提气飞掠而起,几道身影一同往里面跃了进去。

    夏家虽然说不是在极繁华的地段,但走过路过的人还是有的,此时见那几道身影往里面掠去,也不由的在小声议论着。

    然而,进了里面的唐心却是沉下了脸,面上一寒,只因这里面原来被设了结界,掩去了那一地的血腥气息和里面的状况,看到那院子中倒着的一个个护卫,已经全部没有了气息,她的心不由的一沉,伸手一挥,将那层结界撤掉,几人才落于地面。

    “时间不久,我估计,这应该是昨天晚上出的事。”纳兰若尘蹲在地上查看着,见这里面被人捣毁得没有完好之物,一片狼藉但外面的门面却依旧好好的,显然是不想让人太早知道这里面所发生的一切。

    唐心闭目神识外放,查看着这夏家是否还有活着的气息,半响,她睁开了眼睛,道:“后院有一缕微弱的气息,应该有人还活着。”说着,便迈步迅速往后院走去。

    几人一怔,连忙跟上,这里突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不禁担心着,墨和小雨怎么样了?会不会也出什么事了?夏家是十大家族之一,又是谁,竟然能在一夜间将夏家毁灭?

    与此同时,一行人也匆匆往夏家而来,这一行人不是别人,正是暮家家主和暮家老二,只见他们两人脸上尽是掩不住的担忧之色,神色焦急步伐匆匆,其中一个手中还拿着本命元神灯,来到那夏家大门处时脸色更是一变,因为闻到了鲜血的气息,当下顾不得其他,连忙大手一挥,将门撞开,大门一经撞开,看到那里面倒了一地的护卫,暮家家主的步伐不由的一阵踉跄,脸色更显苍白,而旁边的暮家老二则稳了稳心神,道:“大哥,飞雪的本命元神灯还没灭,应该还活着的,你不在太担心。”

    “这、这、这到底怎么回事?飞雪?飞雪!”他大步往时面直去,大声的喊着,对着身后的众人道:“快,快找!快找!”这一刻,慌了神的他竟连去查控哪个地方有气息也没有,带着众人便往里面掠去。

    “这夏家到底得罪了什么人?竟然杀得一个不留?也太狠了。”红绫皱着眉头,看着那一地的尸体,脸色也很是难看。

    “唐心说还有一个活着,我们快找找。”筱筱看到那一地的血腥,心也不由的微颤抖着,她极少杀人,这样的一幕,在她看来心中也是大惊,因其是这里面死去的人无论是护院还是丫环,竟都是一刀毙命。

    前面,唐心和纳兰若尘两人同时停落在后院中的,仔细一探,两人不约而同的来到了一处水缸,快步上前只见那水缸被人盖着,拿开上面的盖碰着的盖子,看到了那里面的人时,不由的脸色一变。

    水缸中,一白衣女子闭着眼睛沉在水缸之中,墨发散开,衣裙浮起,脸色苍白气息弱得跟死去一般,虽然不是他们认识的,但是至少还有一口气在,自然不能放着不救。

    “若尘,将她放平在地上双手压她的胸口逼出她腹中之水,快!”唐心连忙说着,原来是将身体泡在了水中,难怪,难怪这里面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唯独她却还有一缕气息存在。

    纳兰若尘在听到她的话后一怔,但急于救人,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将浑身湿渌渌的女子放平在地上,双手往她的胸口压去,暗中使劲逼出她腹下的水,看着她的口中溢出水,人却还没醒,眼中不禁浮起担忧之色,抬头看向唐心:“怎么办?好像没用,她还醒不过来。”

    “渡气给她,她只剩下一口气在,如今一口气上不来,挤出了她腹中之水也没用,快点给她渡气。”其实,这一刻她也没多想的,因为是若尘把她抱了出来,又给地上女子施救的,因此她便将如今急救的方法告诉他,这会看他一脸怔愣,随即耳根泛红,心头才一怔,正想开口说让她来谈时,却见他看了看地上的女子,已经俯身而下,吻上了她的唇。

    这一幕,看得她脸色神色都有几分怪异,却也很快的便甩开了那丝怪异,静看着他们两人,观察着那名女子。这名女子好在是有些修为的,如果只是普通人,只怕也无法留下在这一口气在了,说起来,也算她命大,他们要是再晚来一会,估计她也救不活了。

    纳兰若尘怎么也没想到,第一次吻一名女子,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旁边还有几个人在看着,虽然他知道这是在救人,但心还是浮现着一丝丝的怪异,随着渡气的时间越长,他的耳根也越加的泛红,像是充了血似的,没人知道,此时他的心比平时跳快了几分,脸上更是浮现了几分的不自在。

    “你!你们在干什么!”

    一个暴怒的声音传来,只见暮家家主和暮家老二飞快的掠了进来,当他们看到那个双手按在自己女儿胸口处,还在吻着他女儿的男子时,一张老脸涨得铁青,暴怒声音一出,强大的威压也朝他们袭去。

    只是,他们的威压却是被唐心衣袖一拂给弹开了。拂开了他们的威压,她才看向了那两人,见纳兰若尘一脸无措的停了下来,唐心暗暗一叹,道:一叹,道:“若尘,继续,快点。”

    “哦,好。”若尘怔愣的应了一声,在那两人四只眼睛的怒瞪之下,再度硬着头皮给那昏迷着的女子渡气。

    “你、你……”

    “咳咳……”

    一声咳嗽传来,原本暴怒的暮家家主和暮家老爷声音一顿,正准备快前上前,却又被一旁的几名女子给挡下了。

    “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红绫皱着眉头打量着他们,平白无故闯进来的人?看这两人,应该不是这夏家的人。

    而地上,看到那女子终于缓过了气来,纳兰若尘这才连忙退开,又见女子一身湿衣将身上的曲线尽勾了出来,连忙脱下自己的外袍给她披上,这才道:“明月,她缓过气来了,不过没醒。”

    唐心看了他一眼,见他有些不自在的别开了眼,耳根泛红,眼中不由划过一丝笑意,对前面的几人道:“筱筱梦珊,你们两个把她扶进去换身衣服。”

    “好。”两人应了一声,这才将地上的女子扶进里面的屋子,给她换一身干净的衣裙。

    “两位,你们是什么人?可认得那名女子?”她的目光看向前面的两人,她本以为那名女子是这夏家的人,不过看这两人的样子,好像不是?

    “那是我女儿暮飞雪!我是暮家的家主,这是我二弟,你们又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见手中的本命元神灯了起来,他的口气也没那么冲,心也微微放了下来,进来时他看到这里面死去的那些人应该死了有段时间了,而这几个人身上衣裙半点血迹也不染,应该也就是比他们先来一步,不可能是杀了这夏家众人的凶手。

    “暮家?”唐心眸光微闪,看着他们两人,又问:“既然那一位是暮家小姐,那,她又是怎么会在这里的?”

    “飞雪与夏家千金夏云汐是至交好友,她经常会来夏家小住,我们是今天一大早才知她的本命无神灯暗了很多,像是随时都要灭了一般,这才匆匆赶来夏家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想到却见夏家弄成这副样子。”暮家家主沉声说着,顿了一下,又道:“我们刚才从外面进来,找了不少地方,没有见夏家家主和他们的女儿和那位叫墨的男子,也许他们还没遭毒手,只是不知怎么会招惹了强敌。”

    闻言,唐心这才点了点头,道:“我叫唐心,这夏家的千金夏云汐和墨是我的好友,这次前来就是找他们的,没想到却碰到夏家出事,现在说什么也还早,我进去看看令千金怎么样。”说着,便转身朝里面走去。

    墨的实力她很放心,但是,能将这夏家在一夜间尽灭的人也绝对不是简单的人,到底这里昨夜出了什么事?看来,也许只有等那位暮飞雪醒来才知道了。

    于是,随着唐心的进去,红绫则走到桌边坐下,而纳兰若尘在那暮家家主和暮家老二的目光下,也变得有些不自在,见他们两人一直瞪着他,那目光活像是要将他生吞活剥了似的,不由的暗自苦笑,拱手道:“在下纳兰若尘,刚才也是迫不得已才冒犯了令千金,实属无奈,还望两位莫怪。”

    “纳兰若尘?”两人听到这声音,不由微怔,又打量了他一下,问:“你是纳兰家的人?”

    “正是。”

    闻言,暮家两人不由相视一眼,关于纳兰家的事情他们也听说不少,尤其是那位大小姐纳兰明月的的事情,好像说她与纳兰家脱离了关系,不承认她是纳兰家族的人,他们虽在北大陆,也没去过纳兰家族,但关于传闻的事情却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总的来说,那一位就不是一个普通人,听说纳兰家的二少爷纳兰若尘就是跟她一起的。

    想到刚才他唤那名白衣女子为明月,不由的一怔:“刚才那位是纳兰明月?”

    “她是明月,也叫唐心,不过不姓纳兰。”他温和的说着,见两人没再瞪着他,心下暗吁了一口气。

    闻言,两人脸色浮现一丝怪异,却也知道那位既然与纳兰家族脱离了关系,自然是不能称她为纳兰家的小姐了,这么说来,唐心应该是她的另一个名字了。

    就这样,三个男人站在一堆尸体当中,而一袭红衣红绫则不知在想着什么,也有些闪神,直到,不久后,唐心从里面走了出来。

    “唐姑娘,我女儿如何?”暮家家主连忙问着。

    “受了不轻的伤,又在水里泡了这么久,一时半分还醒不来,不过也不用担心,会没事的。”她看了他手中的本命元神灯一眼,一般来说,极少人会点这个本命元神灯,没想到这暮家的人倒是为他女儿点上了,据她所知,点本命元神灯的手法可不一般,大陆现在会点的估计也没多少家族,就连纳兰家她也没见过有。

    见她的目光落在他手上的本命元神灯上,暮家家主这才道:“这是我祖上传下的,家中子弟都会为他们点,也好知道他们在外的安危。”说了,却又是一怔,不禁暗忖,他这是怎么了?竟然在她的目光注视下不自由主的为她解说了缘由,心下暗暗心惊,这唐心果真不是一般人,那股无形的威压,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低头。

    唐心点了点头,道:“这夏家遭遇这样的事情,府中上下也只有令千金还活着,我想,暮家主就连别急着把她接回,待她醒来,我们问过话之后再作打算,可好?”

    闻言,暮家家主沉思了一会,看了这一地的血腥,问:“唐姑娘,你们要不要先到我府中去?这夏家如今成了这样,只怕……”

    “不用了,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就行了,不过,还得麻烦暮家主,让你的人帮忙把里给收拾一下。”她的目光看向那停在外面的那一行人。

    “这个没问题,夏家与我暮家也算交好,如今出了事,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把夏家毁成这样的。”

    “既然暮家与夏家同在一城,那有没听说,夏家得罪了什么厉害的人物?”唐心看着他问着,那暮飞雪也不知何时能醒,晚一分,墨他们也危险一分,在这段时间里,他们自然是不能什么也不做的,该打听的还是得打听。

    “夏家主为人并不张扬,也鲜少得罪人,不过,曾在数月前邵家的人捉了当时受伤的墨,后来夏家出手相救,夏家家主还说墨是他的未来女婿,当时我们知道的是,那位叫墨的男子有一双血眸,似乎来历不简单,而在当时因为他的进阶,邵家的二公子被墨所杀,再到后来,还有恶神出现,不过到了后来倒是被一位白衣男子救下了,那恶神也逃了,除了这件事之外,也没再听说夏家有跟人动手过。”

    唐心沉思着,这件事她听沐宸风说过,只是,会是那邵家的人做的吗?当日邵家的人不是墨和夏家家主的对手,今日自然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又能在一夜间将夏家众人杀死,看来,这人的实力应该是在夏家家主之上,甚至就连墨也拿他没办法,要不然夏家也不会落得这等惨状,说起来也是因为墨和小雨他们,心下微叹,这夏家,她终究得帮上一把,就算是今日没落了,她也得把夏家扶起来。

    至于,这件事到底跟邵家有没关系?晚上她亲自去邵家探一探,那便知道了。

    暮家的人也在夏家住下,到了晚上,唐心跟他们说了一下她的打算,暮家家主沉思着,便道:“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去,一来我知道了邵家的位置在哪,二来若有什么事,我也能帮上忙。”虽然听说过她的不简单,不过她毕竟只是一名女子,年纪又与她女儿差不多,岂能让她独自一人前去邵家那样的地方?

    “也好。”她点了点头,对若尘他们道:“那你们就留在这里,万事也得小心,那些人如果知道夏家有人住了进来,一定会起疑的,以防再次被下杀手,万事得小心。”

    “嗯,你放心吧!我们会注意的。”若尘应做一声,对他们道:“你们出去也要小心。”

    于是,待夜色一下,唐心与暮家家主便一起往邵家的方向而去,跟她一起飞掠而行,暮家家主却是暗暗心惊,同时起步,他却总是落慢于她,而她明显的已经是放慢了速度的了,这样的差别,让他更是震惊,到底,她是什样的品阶?这样的年轻,这样的实力,那纳兰家家主纳兰啸天怎么就会看错了眼?竟然让她脱离了纳兰家?

    当他们来到邵家的不远处时,唐心看着那前面的大宅,道:“那就是邵家了?”不知为何,这这样看,隐隐的却觉得这宅子有些不一般,像是有股什么气息弥漫着一样,让人很是不舒服。

    “嗯,那里就是邵家了。”他点了点头,道:“我们进去吧!”说着就要上前,却被身边的她给拉住了。

    “你没感觉这邵家有什么诡异吗?”她看着他,微皱着眉头。

    闻言,暮家主一怔,又朝那邵家看了一眼,见她神色凝重,便问:“可有什么地方不对?”他没看出什么来,但看她的神色,却似乎这邵家很诡异?诡异在哪里呢?

    “说不上来,但是就是不对。”她微皱着眉头,道:“你别进去了,在这外面等着,我自己进去看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