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7 相逢

    “你是自己过来呢?还是本尊亲自动手?”

    阴沉沉的声音透着一股骇人的气息,那一身黑袍居高临下的中年男修眯起了眼,盯着那底下的天音,那目光,就仿佛她已经是他手中的猎物一般,一点也不担心她会逃跑。

    “你别妄想了!”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汇聚着一股剑罡之气,浑身的气息再度的涨了上来,长剑斜指地面,下一刻,身形一动,蓝色的身影飞掠而起朝那男修掠去。

    她顾天音岂是束手待擒之辈!就算是拼了性命,她也绝不落入这些人的手中!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

    “很好!本尊就让你看看,本尊的厉害!”声音一落,那黑袍男子复手一凝,一股气流涌入手中,猛然间,黑色的身影一闪,朝天音掠去。

    “咻!呼!”

    凌厉的剑气之声伴随着一股骇人的气息在空气中传开,除了那名待在一旁的男修之后,其他的黑衣人早已死在符兽的利爪之下,此时,两人交战,天音长剑袭出的同时,却被那扑面而来的强大气息击出,手中利剑从半空中掉落,铿锵的一声落于地面,而天音自己也从半空中摔下,重重的跌落地上。

    “噗!”

    两人实力的悬殊让她根本毫无招架之力,只感觉气息逆袭而上,喉咙一咸,一口鲜血已经喷出,胸口处更是隐隐的传来了阵阵剧痛,只是一击,她的一身灵力竟然无法运转起来。

    “不自量力!”那中年男子半眯着眼睛,目光中尽是轻蔑之意:“就凭你也想跟本尊交手?哼!若不是见你是天阴之体,你以为,本尊会留你小命?”

    天音紧咬着牙,心中尽是不甘与愤恨,若是她有万里遁的符箓之法,也不至于落得如今这样的下场!真是可恶!

    “把她带回去!”中年男修冷冷的扫了她一眼。

    “是。”只见,那原本待在一旁的那名男修当即上前,伸手就要朝天音抓去,哪里却在这里,一道凌厉的气刃咻的一声飞袭而来,精准的击落在那名男修的手上。

    “嘶!啊!”那名男修痛呼了一声,猛然缩回了手,另一手紧握着自己的手,惊恐的朝前面看去:“什么人!”他的手背上,一枚泛着金光的金币深深的剌入皮肉之中,几乎整枚金币都入了进去,鲜血直流,痛得他冷汗直渗而出。

    天音一怔,不由的也回头看去,却不想,在看到来人时,眼中浮现了错愕之色,紧接着的惊喜与激动:“萧轩尔!”竟然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修仙界的吗?心,猛的一震,她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她一直以为他在修仙界等着她,却不想……

    往这边而来的,是一红一蓝两名男子,身着红衣一身妖孽气息的那一人,正是花非花无疑,而那一个身着蓝衣的则是萧轩尔,原本只是看到两名浑身散发着阴邪气息的男子在对一名女子出手,他们才出手的,却不想,她一转过身来,竟然是他在找的人。

    “天音!”

    萧轩尔眼中掠过一丝惊喜,可当看到她嘴角还带着血迹,脸色苍白的跌坐在地上,那张脸又黑沉了下来,只见一阵风掠过,他已经来到那她的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天音,我总算找到你了,你怎么样?伤得重吗?”他扶起她将她拥入怀中,语气中尽是焦急,眼中尽中担忧之色。

    “我没事,只是气血有些不稳,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她看着那走来的红衣男子,花非花,他们两人竟然一起出现了?

    “这事容后再说。”他将她护在怀里,看着那前面正皱着眉头的那名黑袍中年男子,沉下了脸:“你们是什么人!”该死的!她竟然自己面对着那样的局面,如果不是他和花非花正好经过这里,那她岂不是……

    想到她,搂在她腰间的手不紧的紧了紧。

    而在他们两人出现时,那阴邪的中年男子有一刻的震惊,也正是因为他的震惊让他竟忘了第一时间将那女子捉了起来,他看着那被护在怀里的女子,目光落在那两名男子的身上,这两人年纪轻轻,竟然是飞仙期的修士?这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他修炼了那么久才只是刚步入仙者品阶,所以刚才在看到这两名男子时,才会闪了神。

    “没想到在这里也会遇到认识的人,啧啧,缘份呐!”花非花迈着脚步走了上来,停落在萧轩尔的身边,瞥了那脸色苍白的天音一眼,戏谑的道:“天音美人,我们好久不见了,你怎么弄成这样了?萧兄这一路上可是吃不饱睡不好的寻你,要是早知道你在这里,我们也不用走多了那么多冤枉路了,唉!真是冥冥中自有注定啊!”依旧是那样调儿郎当的声音,依旧是那副妖孽的模样,依旧是那一袭千年不变的红色衣袍,咋看之下,还真有几分与颜沐相像。

    天音一怔,看着他,眨了眨眼,还没说话,倒是搂着她的萧轩尔没好气的开口了:“花兄,你一路上也太清闲了,不如先拿这人试试身手如何?”

    “哈哈,好,小爷我自从遇到你开始,还真是闲得有些无趣了,这老家伙一把年纪了还欺负天音美人,真是欠揍,你们俩先一边去,待小爷我好好跟他打一场!”张狂而邪气的声音带着嬉笑的传出,只见下一刻,红色的身影一闪,已经是朝那中年男修袭去,快如鬼魅的身法一出,顿时让那中年男修脸色一变。

    花非花是什么人?他无论是在招式上还是在修为上,他都是极为出色的,当年得唐心相助之后,见惯了世间人情冷暖了他心性更是非同一般,在修为的进阶上更是快得惊人,他以后来居上,如今的实力已经步入飞仙期,这样的实力无疑是极为出众的,让他对那中年男修交手,那中年男修若是一个大意,相信,必将死在他的手中!

    “天音,先吃颗药丸把气息调整一下。”萧轩尔趁着这个时候将她扶到一旁,拿出一枚丹药让她服下,说起来,他们这些认识唐心的,都从她那里得到不少的丹药,无论是进阶的还是修复内伤的都有,这些丹药也在很多危险的时刻救了他们无数次,每次他们都不由的庆幸,那名女子的先见之明。

    “你在这里调息,我去帮他。”他说着,双手在她所坐的地方设下这一个结界,不让外界的气流去惊拢到她,而当他转过身时,本想去帮花非花对付那个中年男修的,却见那一旁的年轻男修一双阴狠的目光不时的朝天音扫去,当下眼中划过一抺杀意,下一刻,蓝色的身影飞掠而出,手中凝聚一股气流,朝那名年轻的男修袭去。

    “咻!”

    “嘶!啊!咔嚓!”

    几乎是瞬间那名男修的脖子就歪向了一旁,咔嚓的一声掐碎了他的骨头,他的双眼瞪得大大的,浑身僵硬着,直到身上的气息完全消失,萧轩尔才将他往一旁丢去,瞬间秒杀一名比他底了两个层次的修士,轻而易举!

    “咻!砰砰!”

    那一旁,传来的气流声音和手掌相碰撞的声音在空气中传开,萧轩尔转眼看去,只见花非花与那人的交手已经渐渐的显出了实力的高低,那名中年修士的实力在他们之上,如果以一对一久战之下必败无疑,当下,他提气一跃,飞身掠上前迅速的加入战斗之中,二对一,将他灭了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砰!”

    “噗!该死!”

    那名中年男修冷不防的受了萧轩尔一掌,只感觉胸口处的血液在翻腾,鲜血直冲上喉咙,猛然喷出,脚下步伐也不由的踉跄了一下,然而,那两人根本没有给他喘气的时间,几乎是在下一刻就已经逼于他的面前为,凌厉而必杀的招式,骇人而强大的气息,竟然比起他这个仙者品阶的强者有过之而无不及!让他心头不由的一惊,当即厉声喝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话句换了从他的口中而出,却变了一个味,他的言语中透着一股慌乱之意,似乎知道自己并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一般,步步后退,警惕万分!

    “死人,不用知道这些!”萧轩尔冷声说着,声音中,杀意一现,眨眼间的时间,凌厉的掌风已经逼于他的面前。

    “就是,就凭你这样的人也想知小爷的名号?真是不自量力!”花非花也冷哼了一声,与萧轩尔两人一同出手,只见他那双桃花眼中掠过一抺暗光,看着明是攻击的手掌出,哪知下一刻从他的手掌中飞射而出的却是几枚暗器。

    “咻!”

    “你、你……”几枚暗器袭出的同时,萧轩尔也一并出手,又要对付萧轩尔又要躲开花非花的暗器,又岂能尽如他意?只见其中的一枚暗器直直的没入了他的胸口,那原本就夹带着暗劲的暗器一举击中了他的心脏之处,他整个人也在那一瞬间一僵,步伐猛然后退,却又被汇聚了十成功力的一脚狠狠的踹出。

    “对你这样的老东西用脚最是合适不过了!吃小爷一脚!”花非花喝了一声,一脚飞踹而出,将他狠狠的踹了出去,整个人在半空中喷出了一口鲜血,如同断绝风筝一般的摔向地面,只听,一时间,骨头断裂的声音咔嚓咔嚓的传出……

    两人同时收手,身上的气息也渐渐的回到身体,因为看到那个中年男修翻着白眼在地上抽搐了好一会,嘴里不停的溢着鲜血,直到最后,咔嚓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碎了一般,身体也不再动一下。

    “这老东西实力倒是不弱的,要是我一人,估计还拿不下他。”花非花弹了弹身上显眼张狂的红色衣袍,又将垂落在胸前的墨发拂于身后,这才挑着眉看向那一旁盘膝而坐闭目调息的天音,对身边的萧轩尔道:“这回你应该放心了吧?歪打正着了,竟然在这遇到她。”

    萧轩尔脸色缓了缓,露出了一抺笑容:“她没事就好了。”说着,走向她,将她一层结界撤了,而此时,天音也轻呼出一口气,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向他们两人。

    “怎么样?还好吧?”萧轩尔问着,看着那盘膝坐在地上的她。

    “嗯,好多了。”她露出了一抺笑意,站了起来,看着他们两人问:“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的?花非花在这里飞仙界倒是说得通,萧轩尔你怎么也跑来了?”他的家族那么多的事情,他怎么就离开了?

    “既然没什么事了,我们边走边说,我还赶着想去见那个女人呢!晚上又不知她又跑哪里去了。”花非花说着,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便是迈步往前走去。

    萧轩尔牵着她的手,温声道:“走吧!我们边走边说。”说着,便牵着她跟着花非花往前走去,一边道:“其实在你走后不久,因为我放心不下你,就让萧遥打理萧家,而我也来了飞仙界,这事当初唐心是知道的,我当初在你学习符箓的仙门外的不远处落脚,只是当我有一回去了你仙门找你时,却见你已经离开了,于是便也离开了那里开始找你。对了,当初你怎么突然走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静静的听着他的话,她才知道,原来他竟然在她走后也跟着来了,不由的心头一阵感动,想到她所遇到的事情,只感觉喉咙一哽,有些说不出来。

    “天音?我知道你当时一定是出了什么事的,你一个人无法解决的事情,说出来我们听听,也好想想办法。”

    “萧轩尔,我、我竟然是天阴之体,你知道什么是天阴之体吗?”她突然停下了脚步,眼中有着掩不住的不安,虽然那个孔老把她算得很准,但是,如果破天阴之体她却是找了这么久一点进展也没有,她一直都很害怕,害怕将来有一天他会看到她变成了冰人,变成了一个没有温度的冰雕,那样对他来说,真的是太残忍了。

    走在前面的花非花听到这话,眉头一皱,也不由的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见萧轩尔也是一脸的怔愕之色,显然是没听说到一般,便道:“天阴之体?你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日出生的?”眼中,划过一抺诧异,这可少见了,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

    “嗯。”她点头应了一声。

    “什么意思?你知道?”萧轩尔看向花非花,那天阴之体,他却是没听说过。

    “当然,天阴之体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这个嘛,对男修来说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炉鼎,不过……”他看了她一眼,却是顿下了没说。

    “不过什么?”萧轩尔脸色微沉,只感觉这件事不是定然不是那样简单,要不然,她当时又怎么会离开仙门?而花非花这神色……

    “不过天阴之体的女子,三十岁之前必会被发作,冻成冰雕,就是说,整个人成冰人的死去,而且,似乎什么时候发作还是不一样的,有的会提前,却不会延后,据我所知,目前似乎还没听说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天阴之体的问题的。”说到这,他的眉中不由的微拧,顾天音可是那女人的至交好友,要是知道了她竟然是天阴之体,估计也会很担心吧!

    听完了花非花的话,萧轩尔的脸色也不由的变得冷冽起来,想到先前那死去的修士,拳头不由紧紧的拧起,炉鼎?活不过三十岁?变成冰雕?怎么可能!他绝对不会允许的!

    “一定有办法破解的,天地万物,相生相克,我不相信天阴之体的人就只有等死的份!”他的声音低沉而透着一股坚定,他相信,这世间万物相生相克之法,既然有天阴之体的出现,那就一定会有破解之法!

    天音眸光微闪,张了张口,到最后却是什么也没说,她还是不要说了,要是让他知道那个孔老说她没那么长的寿元了,他一定会很担心的,这件事到时还是跟唐唐说说,看看有没办法,那个孔老算得那么准,也许,也许她能活下来也不一定。

    花非花看了他们一,心下一叹,摇了摇头,想破解?难啊!

    见一时间,气氛有些沉重,她想了想,还是开口打破了那寂静:“对了,你们也知道唐唐在北大陆吗?”

    “没错,我打听的消息,很准的,跟着我走就对了。”花非花开口说着,想到那个女人又想到沐宸风,顿了一下,他道:“不过他们好像又遇到了什么问题,原本她哥哥应该是跟她在一起的,还有八煞他们,不过后来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倒是没打听到,也没关系了,估计再过七八天就能见到他们了。”

    与此同时,已经来到北大陆夏家大门前的几人,看到那紧闭着的大门,不由的相视一笑,唐心对梦珊道:“敲门吧!”突然来访,相信墨和小雨看到他们一定会很惊喜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