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6 无路可逃!愤!

    “飞仙期五段强者。”老者沉声说着,他的声音,苍老却带着一股暗劲,不亢不卑,威压摄人!

    那名飞仙期的男子眯起了眼,看着那前面那名老者,以扫了那后面的二十来人,忽的阴测测的一笑:“实力是不错,不过,你们确实要与本尊为敌吗?”说着,目光又朝天音看去,看到她那清丽绝美的容颜时,眼中更是浮现了莫名的兴奋光芒:“你以为,他们就能护你周全了?哼!也太小看本尊了!”声音一落,猛然间飞身掠出,手掌擒成爪妹状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便朝天音而去。

    他费了那么多的功夫,只想要捉到这个女子,一个可以助他迅速提升实力的女子,有了她,他何愁不能一举进入仙者品阶?天阴之体,如此难得,无论何出怎样的代价,他也一定要让她成为他的炉鼎!

    天音本来就是风属性的,她的攻击力是不强,但是想要捉到她却没那么容易,看到那飞仙强者朝她袭来,她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一个闪身避开的同时,身边的那些男子也迅速的提气处前,将她护在身后并朝那飞仙强者发起攻击。

    “咻!砰!”

    凌厉的气流声在空气中划过,手掌相击间发出的声音,更是震得众人双耳一震,退到后面的天音顺着那声音看去,只见,那老者与那飞仙男子两人从地面飞掠而起,到了半空中交战着,而那飞仙期强者带来的人则与老者的弟子们战在一起,双方实力相当,不过他们孔老的人较少,若是久战,只怕必败!

    她心下思忖着,记得自己空间还有兽符,当即拿出数张往空中一丢,同时清喝出声:“去!”只见伴随着她的声音而出的,是七八只不同种类的灵兽,实力皆在圣兽级别,其中,一只圣兽级别的雪狼则护在她的身边,与她一同对敌。

    “吼!”

    圣兽的声音一出,惊得众人心头一颤,一只还好,竟然一出来就是数只,而且还是极凶猛之物,七八只圣兽扑向那些人,狠厉凶猛,战斗力惊人,一下子,便将对方那些人咬死了好几个。

    天音眯着眼,蓝色的身影穿梭在那些人当中,手中长剑伴随着她诡异的身法而袭出,手起剑就落,鲜血溅满一地,她本是风属性,两者相结合之下,速度更是惊人,这也是为何她能碰到比她强的修士也能安全逃脱的原因之一。

    另外,她的兽符注入了她灵兽的本魂,战斗力更是比一般的兽符还要强大数倍,这也是为何她能在那不归林中安然的渡过数月之久的原因。

    半空之中,看到那底下的一幕,那名飞仙强者眼中掠过一丝震惊,看到自己的人竟是一个个的倒下,一身的气息更是阴鸷骇人,看向天音的目光却是更加的灼热,这样的一名女子,如果为他所用,那将是一大助力!

    孔老看到底下的那一幕眼中也浮现诧异之色,旋即却是释然,她的命格清奇,本就不是一般女子,再加上,她又是那位的朋友,试问,又能差到哪里去?

    “砰!”

    天音一剑将从后面偷袭的一名男子袭杀,手掌一击而出,将前面的一名男子震了出去,那名被她震出的男子而后被孔老的弟子所杀,见那飞仙修士带来的人所剩无几,她便停下了手,朝半空中看去,下一刻,提气而起,飞掠上前,手中利剑蕴含着一剑凌厉之势朝那名飞仙修士袭去。

    那名飞仙修士本就与玄孔老的实力相当,两人久战不下,却也不至于受伤,此时却没想到天音会从后面偷袭,一个冷不防的被她的利剑剌入身体,看着那从背后穿过胸口的利剑,他怒火猛然涌出,利剑虽剌向他的胸口,却因偏了几分伤不及心脏之处,当即,他一挥手凝聚气息就朝身后拍去。

    “该死!”

    “你确实该死!”天音冷冷的说着,手中长剑一抽回的同时,对那孔老喝道:“闪开!”声音一落,两张符箓从她的手中袭出,只见原本还想攻击她的修士整个人像是被什么束缚着似的,竟无法动弹,他在挣扎着,怎耐另一张符箓已经她开启,火焰迅速蔓延而上,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啊……”

    雄雄的烈焰中,那飞仙修士被火焰燃烧着,只听着那凄惨的声音从空中传来,底下的众人震惊的看着,看了看那半空中的一幕,又看了看那一袭蓝色衣裙的女子,初见时她的清雅飘逸,本以为是纤柔的一名女子,谁知,一出手竟是这般的厉害,再想到她与那名震四方的纳兰家大小姐是朋友,这一刻,看她的目光也不由的变得敬畏。

    她的实力是出众的,这一点,毫不否认,她身后的势力也是惊人的,这一点,更是让人不敢对她有任何的不敬,自身的实力与身后的势力加起来,这样的一个人物,也难怪他们师尊见了都要礼让几分。

    孔老看着那半空中蓝衣飘逸的女子,再看那已经被烧成灰烬的飞仙期修士,以下暗叹不声,这人真是不长眼,什么人不好惹?竟然跑来惹她?她的战斗力虽然说不是顶尖的,但她的符箓之术却是他至今见过最强的,从她唤出的那些符兽便可得知,这名女子,并不好惹啊!

    “天音姑娘,如今他已死,我们还是迅速离开这里吧!”他拱手朝对面的女子说着。

    “好。”她飞身而下,将那趴在地上休息的符兽收回,因为注入了兽魂,所以这些符兽并不是只能用一次,而是可以多次使用的,进了不归林她收获最多的便是兽魂了。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这一天,天音在城中客栈的房中画着符箓,以备不时之须,半个月前她来到这城中,孔老的人出门为她打听消息,而她则在这里调息养气,还有画符箓,每天画画符箓已经成了她的习惯,她空间中的朱砂和主符纸更是存放了一大堆,无论是画好的,还是没画的,都有。

    “天音姑娘。”门外,传来了孔老的声音,听那声音隐隐的还带着惊喜与激动。

    “进来。”她说了一声,停下了手,看着桌上自己画好的符箓。

    房门被推开,孔老迈步走了进来,而在外面,两名男子守在门边,并没有进来。看到那一袭蓝衣的女子,孔老笑眯了眼:“天音姑娘,已经有消息了。”

    闻言,天音抬眸看向他,眼中浮现一抺笑意,问:“还请孔老细细说来。”

    “是这样的,我们打听到,那纳兰小姐,就是那唐姑娘,她现在不在纳兰家族那边,而是往北大陆而去,但至于他们目前停在哪里,又将往何处去这个就无法打听到了,不过,只要姑娘往北边去,一定会遇到的。”

    听到这话,天音只是挑了挑眉,这样的消息只能说唐唐在北边,却没说在哪个地方,找起来还些麻烦的,不过,如果她没在一直地方停留,想要找到她的行踪也难,他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查到这消息,已经是不易了,当下便道:“那好吧!明日我将封印的血符交给你。”

    “如此,老夫就先多谢天音姑娘了。”他欣喜的朝她弯腰谢了一礼,眼中尽是掩不住的欣喜。

    天音只是笑了笑,看着他离开,自己便坐床上盘膝调气。画血符要消耗不少灵力,她得确保自己能在最好的状态下画出务符,并迅速调气恢复气息。

    而得到天音的应允,孔老便也盼着明日的到来,他本以为天音会在明日才画血符,却不知,就在夜色一落下时,天音就拿出了高阶符纸,以血为砂,凝聚灵力一笔呵成的在符纸上画下一个复杂而古老的封印,待她画好后,整个人的脸色也苍白了不少,仿佛身体的灵力被抽干了一般,她坐在桌边看着那张血符,血符上,鲜血渗入,符成光芒一闪便没入了符箓之中,隐隐的,那股血符上有着一股强大的镇压气息,那是来自于那个古老的封印,她将血符收了起来,这才从空间中拿出唐心给她的丹药服下,盘膝调气。

    次日,正午时分,天音才走出了房间,看到那候在门外的老者,她笑了笑,道:“孔老,这是封印血符,收好了。”将血符递给他,看着他激动的神色,她道:“既然知道她在北方,我也不会在此处多留了,护送就不用了,今日就此一别吧!”她自己上路速度还快此,虽然也许会遇到危险,但,她的实力是危险中提升出来的,眼下的她,只要不是遇到太过难缠的,打不过就走,还是可以保命的。

    “天音姑娘要走了?”老者一怔,道:“此处去北方还有不时路程,姑娘一人又怎么行?老夫派几人护送姑娘去吧以!”

    “不用了。”她淡淡的笑着,朝他一拱手道:“后会有期。”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看得那老者一行人怔了怔。

    “师尊,不是说天音姑娘画了血符会虚弱吗?她这样子好像精神很好,气息也很稳啊!”一名弟子不解的看着那转眼便消息在他们面前的蓝衣女子。

    老者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血符,道:“这应该是她提前画好的了。”

    “师尊,我们真的不用跟着去保护吗?”

    “她此去虽然路上还有危险,不过,会逢凶化吉,倒是不必担心,反倒是我们得赶紧回族中去,我怕再迟可就麻烦了。”老者说着,将血符收了起来。

    另一边,天音离开后便直往北方的方向而去,虽然说知道她就在北方,但要找到她,只怕还得费些功夫,不过想到他们都不是一般的人,走到哪里都是受人注目的人物,如果稍作打听,应该是不难发现他们的行踪的。

    只是,没想到,就在她独自一人御剑飞行了十多天,在靠近北方边界的时候,却又遇到了埋伏,而这些人,却是那一直追杀着的邪派中人。

    “总算是找到你了,顾天音,你倒是让我们好找啊!”一名身着黑袍阴邪男子出现在她的面前,而随着周围也窜出了十几名黑衣人,这些人身上一个个弥漫着一股阴邪的气息,让她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又是你们!”她的声音微冷,这一伙人,不正是当时她在仙门时杀的那个江盈容身后主子手下的人,追了她这么久,竟然也不放弃,看来是铁了心想将她捉回去当炉鼎。

    炉鼎!想到这,她浑身的气息不由的冷了几分,看向那些人的目光也透着一股凌厉,目光紧盯着那前面的那名黑袍男子,在这里的这些人当中,他是最具威胁的。

    “你是乖乖跟我们回去见主人呢?还这要我们动手?你要知道,我们可是不会怜香惜玉的,要是不小心伤了你,那可就是你自找的了。”为首的那名黑衣男子阴测测的说着,手中的剑隐隐的注入了一股阴邪之气。

    听到这话,天音目光一闪,问:“你们追了我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样门派的人呢?”邪派?在这飞仙界中,有正派自然也有邪派,如果让她知道这到底是哪个邪派的人,终有一天,她会毁了他们!

    “哈哈哈,你是不是在想,知道是哪个门派的有一天可以出了这口恶气?”那黑袍男子仰天大笑着,继而又道:“你就别白费心机了,我不怕告诉你,你就是再修炼十年,也不是主人的对手,你可知,主人可是这飞仙界邪派之主?想对付主人?就凭你也配?”他轻蔑的扫了她一眼,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天阴之体,你以为,你到现在还能活着站在我的面前跟我说话?我早就一刀了结了你,不过,天阴之体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佳炉鼎,这么好的炉鼎,主人又怎么舍得让你死呢?你还是乖乖的跟我回去见主人吧!”声音一落的同时,那黑袍男子猛然间掠出,就朝她而去,似乎打算一出手就将她擒住一般。

    只是,天音又岂会束手就擒?但见她蓝色的身影一闪,如同脚下生风一般,手中的长剑已经伴随着一股凌厉的气息袭出,招式刁钻而凌厉,出手狠绝,毫不留情!

    “哼!不自量力!”那黑袍男子冷哼一声,一手浑,一股骇人的气息从他的衣袍中拂出,下一刻,不仅是他,就连那十几个黑衣人也一并出手,同时朝她发起了攻击。

    “咻!”

    “嘶!该死!”手臂一痛,只见被一名黑衣人的利剑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渗出,染红了她的蓝衣,她目光一寒,手一转,几张兽符飞闪而出:“给我杀!”清冷的声音夹带着一股肃杀之气,此时的她,一身的凛冽气息,清冷而摄人!

    “吼!”

    几头符兽飞扑而出,有了谢符兽的加入,那些黑衣人想要靠近她的身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突如其来的几头符兽凶猛非常,一出现便击杀了几名黑衣人,甚至就连那名穿着黑袍的男子也在天音和雪狼的攻击下步步后退,一前一后的夹攻让他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处于下风的他原本还不将顾天音放在眼里,然而此时,身体却被她的利剑和后面的雪狼划出了好几道伤口,看她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杀意,他一咬牙,猛然后退之时,迅速从空间中拿出一张符箓来。

    “请主人速来!”

    “传唤符!”天音猛然一惊,心头一沉,传唤符,符箓中的高阶符箓,可以将人传唤于千万里,此符一出,原本附在符身上的一缕灵识便会将人传送到此处,而且还是一瞬间的功夫,这种符又称紧张传唤符,比起那种可逃离的画轴可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这种符她至今也只是在书中看过到,就连她精通符箓之术,却也没有这种符的画法,这个邪修却竟然拥有!

    果然,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只见那原本毫不起眼的一张符箓上面掠过一道光芒,下一刻,一名浑身散发着骇人气息的黑袍中年男子便出现在那名男子的身边,那人浑身气息充斥着一股阴邪之气,强大而骇人,那样气息与当年在修仙界里的所遇到的魔修有得一拼!

    “主人!”那男子恭敬而惊喜的唤了一声,见主人黑沉着脸,当即道:“主人,顾天音找到了,就是她,属下与她交手底屡占下风,不得已,才请主人前来。”

    听着身边男子的话,那名中年黑袍男子眯起眼,打量着那底下一袭蓝衣的绝美女子,那目光,像是在打量着一件物品似的,只见他唇角微勾起,阴邪的目光中掠过一丝满意:“不愧是天阴之体的女子,很好,很好。”

    天音心头一沉,看着那名中年黑袍男子,这个人就是他们口中的主人了?这样的实力,她根本无法与之对抗,甚至,就算想逃走,只怕也逃不了了,难道,她今天真的要落入这人的手中,成为他的炉鼎?

    不!绝不!她就是拼了一死,也绝对不落入他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