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5 命中贵人

    “呵呵,老朽刚才也说了,进这林中就是想请姑娘帮个忙,并没恶意的。”他说着,目光看着她,脸色一整,面上露出了正色的神色,又道:“我们仍是一隐门世家的人,也鲜少踏入尘世间,老朽精通奇门遁甲之术,若非我族逢大难,我们也不会出谷而来,姑娘,老朽代我族一门七百八十六条人命,请姑娘帮个忙吧!”说着,他竟是朝天音跪了下去。

    “师尊!”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男子们不由惊呼一声,此时,那些猛兽死的死逃的逃,他们也迅速的来到那老者的身边,几个年轻的本想将他扶起来,但见几个中年男子也是跪了下去,不由的,一个个都跟着跪了下去。

    虽然,他们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师尊这样跪下,他们岂能站着?

    天音微皱着眉头看着那不远跪下的那些人,她本来已经打算寻找机会走人的了,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状况,无端端的,为何说她能救他们族人的性命?她知道一些隐世家族的人都会一些别人所不会的,就例如,这奇门遁甲之术,说精通自然是那些隐世家族的人最为精通,虽然不知他们到底说的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她这人一向吃软不吃硬,如果他们对她动武,她估计会走得很徹底,但这一个个男子连同那老者一并跪下,却是让她心中有些挣扎。

    “别跪我,有什么话,你们起来再说,说说看,到底是什么事?”她还是开口了,到底是什么事?听听也无妨。

    闻言,众人一喜,一双双的目光皆朝那老者看去,而那旁边的几位中年男子持着那老者站了起来,那老者这才脸上又露出了笑容:“如此,就先多谢姑娘了。”心,微松了一口气,看来,他们命不该绝啊!

    “能不能帮还不一定,别谢得太早了。”天音淡淡的说着,目光看着那老者:“你是不是应该说一说,到底什么事?”

    “老朽想请姑娘随我们回隐世门中去,为我们的封印再加一道符箓。”那老者这才将他的目的说出,而听了这话,天音只是挑了挑眉,但那跟在老者身后的众人却在听到这话后脸色骤然一变。

    他们的隐世门中确实有一处地方压着封印的符箓,那里是世代相传要他们守护的地方,传说,如果他们那个符箓若是松开了,那么,他们一族血脉也将活到尽头了,难道,师尊带着他们来到这里,就是因为那里的封印要松脱了?想到这,一个个的脸色不由的变得苍白。

    天音则不知他们心中的惊骇,只是挑了挑眉看着那名老者,说:“如果只是要加一个符箓,相信南大陆上不泛符箓师,为何偏偏是我?”虽然说她精通符箓之术,但符箓之术在她之上的只要去寻找,应该还是能找到的,为何就得非她?这里面不是诡异吗?从这老者和那些人的神色中可看出,那个封印估计也不是一般的封印,这道符箓之术只怕没那么简单。

    “姑娘,天下间,只有你一人方可。”老者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她,那眼中的神色,是那样的认真。

    天音目光微闪,心中划过一丝诧异,问:“这道符箓,需何等级别?”

    “血符。”老者看着她,说出了两个字。

    听到这话,天音微皱起了眉头,血符?这可是不是一般的符箓,天下间的符箓师画什么符都好,但这血符,却是极少画的,因为血符必须用画符之人的精血汇聚身体的灵力画成,一般都是用来镇压极为凶猛的东西的,如果一个不小心,还会被反噬,所以说,这血符又是极其霸道的,她学符箓之术这么久,血符也只是在书中看到过,却从没画过。

    “天下间并不是只有我一个符箓师,血符虽然难画,但一些高阶的符箓师还是会的,你们又何不去请他们?”

    闻言,老者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道:“姑娘,如果我没猜错,姑娘有着极阴之血,而要镇压住我族中那凶猛之物,也只有姑娘的血了,因此,我们才不辞万里而来。”

    天音顿时起了警惕之心,极阴之血!这个老者确实知道她是天阴之体!

    然,那老者又继续道:“老朽知道请姑娘帮这个忙有些潜在的危险,但老朽今日观姑娘面相,虽然遇过苦难不少,九死一生,却也是一位有福之人,将来更是非同一般,因此,才斗胆,请姑娘,帮我族渡过这个难关,只要姑娘愿意帮忙,姑娘便是我族的恩人,姑娘的安危,我们也会拼尽全力去保护,而且姑娘有用得上我族人的地方,我们也定当义不容辞。”

    闻言,天音却是一笑,道:“这话听着有点像江湖骗子的意味。”她眸光微闪,直视着那老者,道:“既然我是天阴之体,那就应该知道,我的寿元并不长了,却说我还是一位有福之人,将来非同一般?听了这话,我还真怀疑,前辈所说的精通奇门遁甲之术。”

    “呵呵……”

    老者一怔,继而一笑,一手抚着胡子,摇了摇头,道:“姑娘,老朽无须骗你,在我族中,老朽无论是观其面相还是测其八字或者是夜观星象都是极准的,若不然,我们又如何能在这不归林中找到姑娘你?姑娘面相清绝,骨格清奇,双眸清秀却暗藏光芒,当乃一绝,如若不信,老朽可以再说细一点,姑娘六亲缘薄,母早丧,幼年艰苦,但,姑娘十六岁时遇到命中贵人,这位贵人可以说是帮姑娘逆天而上之人,姑娘有今日,那位贵人功不可没,姑娘身怀极阴之血不错,极阴之血按理说会在三十岁之时殒落,不过姑娘命格出奇,这极阴之血应该再过三年就会诱发致命,而唯一能救姑娘的,便是姑娘命中的这位贵人,只要过了三年后大劫,姑娘往后可说是青云直上,再无致命之劫。”

    老者的话在天音的心中激起了不少的震荡,因为他说得一点也不错,她确实是六亲缘薄,而当年十六岁时从遇到唐唐开始,她的命运就发生了变化,在她最需要帮助时,唐唐总是能极时的出现在她的身边,解救她于危难之中,她有今日的这一切,都得归功于唐唐,因此,她心中感激,感激命运的安排,让她遇到了她,她的知己,她们虽然不是亲姐妹,却更胜亲姐妹,她一直努力修炼符箓之术,就是想着有朝一日,当她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时,她在唐唐的身边可以帮得上她些什么,让她看到她的成长,她的变化,不过后来得知自己是天阴之体,却打扰了她的计划,她一直在寻找有什么办法可以破解,但明显的,就她一人之力,根本做不到,如今再听这老者这样说,她心中隐隐的有种想去找她的冲动,也许,她不应该逞强的,她应该将这一切告诉她,她最好的朋友,让她来帮忙想办法才对,因为,唐唐可是鬼手天医,在她的心中,一直是别人无法超越的一个神圣的存在,如果由她来想办法,也许,她真的还能活下去。

    只是,三年?又何会缩短时间?这当中,又将会发生什么事?

    看到她沉思的神情,老者又道:“姑娘,老朽之言,名名属实,相信姑娘心中也有数,老朽只想请姑娘救我一族老少,绝不敢加害姑娘半分,再说,别人不知道也说就罢了,老朽精通紫微星数,却是知道姑娘命中的那位贵人绝对凡人,老朽又岂敢轻易得罪?”

    他的意思很是明白,就是说,他们不敢去天音有任何不轨,就算他们能打得过她,却也敌不过她命中的那位贵人,她命中的那位贵人于她是贵人,但于他们却极有可能是煞星,他们不过想保住他们的家族,自然不敢加害于她。

    而天音听了他的话,也不由的一笑:“呵呵,你说的倒也是,若是我真的有个什么不测死在谁的手里,或者是出了什么意外,她又岂会只是灭了你们的家族那样简单?”想起唐唐,她不由的笑了起来,看来,她还真不能再这样继续晃下去了,她得去找他们了,萧轩尔远在修仙界,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的她,还不知道就在她走后不远,萧轩尔便偷偷的跟在她的后面而来了,只是却是与她擦肩而过,错过了相遇的时间,要不然,她又岂会落单了。

    老者身后的众人听了他们的话,不由的心中好奇万分,到底,她的命中贵人是怎样的一个人?竟然连师尊都说是那样的可怕?不可轻易得罪?

    “好,我帮你们画张血符也可以,不过,我有条件。”再三思量,她还是答应了他们,血符虽是难画,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要画一张血符还是很容易的,相反的,她被那些人逼于此处,正好可以借助这些人的力量离开这里去找唐唐他们。

    “姑娘请说。”老者脸上露出了笑容,心下也微松了口气,只要她愿意画,那就好了,要知道,天阴之体,世间也就这么一个啊!若不是他们族中镇压着的那符箓的威力就要丧失,他又怎会这般担心。

    “帮我找到一个叫唐心的女子,还有护送我安全离开这里,只要安全离开这里和找到她的行踪,我便会给你们画一张血符,如何?”她看着那老者问着,这样的事于他们而言应该是不难的。

    “护送姑娘安全离开自是没问题,只是,姑娘,这位叫唐心的姑娘有何特征?”老者此时也微怔,他只知道她命中的贵人很是强大,却不知,这贵人会是一名女子,她让他们找这个叫唐心的女子,想必,她定是她命中的贵人无疑了。

    “特征嘛!”她想了想,道:“她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她脸上又没什么特征,但,凡见过她的人都不会忘记她的容颜,对了,她有青龙火凤两只神兽护身,找她一个人较难,如果打听青龙火凤的话,估计多少会有一些消息。”

    “青、青龙火凤?”

    听到这话,不仅那些弟子们脸上都露出了震惊之色,就连那老者脸上也是不可思议,他看着她,问:“姑娘,你、你说的那位姑娘真叫唐心吗?她不是叫纳兰明月?”他们出谷之时,自然也听到了大陆上的一些风声,对唐心这名字还没多少认识,但对纳兰家族的大小姐纳兰明月,却是已经如雷贯耳!只是,她跟他们想的,会是同一个人吗?

    “纳兰明月?”天音一怔,她只知道唐唐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不过是不是叫纳兰明月她可就不知道了,于是,她问:“这纳兰明月有上古神兽青龙火凤?”

    “有、有。”

    “那应该就是她了。”她点了点头说着,看着他们的神色,又问:“是不是她又做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看他们的神色,好像唐唐又掀起了什么惊人的风浪似的,她怎么就没听到什么风声?不过想相,她进来这不归林也不少时间了,想来,没听见也正常。

    而这时,听到了她所说的那个人竟然就是纳兰明月时,老者和众名男子看着她的目光都已经变了,开玩笑啊!她有一个那样变态的朋友,可是不能轻易得罪的,纳兰明月是什么人?短短的时间里在这飞仙界掀起了怎样的风云?就连他们这此隐世家族的人都知道了,岂会简单?尤其是,还听说她有一个未婚夫,叫沐宸风的同样强大得惊人,一出手就将四大家族之首的裴家家主给秒杀了,那样可怕而恐怖的人物,岂能与之为敌?

    “咳咳!”

    老者轻咳了几声,掩饰下自己心中的震惊,毕竟这里最大的就是他了,他可不能表现得太过惊讶,要不然就有损他的威仪了,压下心中的震惊后,他对天音道:“姑娘,我们是隐世家族孔家的人,我是族中长老,也是他们的师尊,姑娘称呼我为孔老即可,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顾天音。”

    “天音姑娘,关于那位唐心姑娘的事情,我们是知道一些,我们边走边说着,她还有一位未婚夫,叫沐宸风的吧?就在不久前,他们……”老者与众人一同护送着她往林外而去,一边也将他们所知道的事情告诉她。

    当天音知道原来沐宸风已经从炼狱出来时,心中也十分欢喜,又知道他跟唐唐在一起,还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心下更是惊叹不已,他们还真是去到哪里都会掀起一股风云的,听到唐唐跟纳兰家族断绝关系,她心中又有着百般说不出的滋味,当初,她也是跟她父亲,跟顾家断绝关系,只是,虽说断,也仍无法真的断得徹底,毕竟,身体里流着的血,让她无法真的一刀砍断。

    天音对这不归林分不清方向,但那老者一行人却是很清楚出林的方向,虽然知道她说外面会有人在等着伏杀她,但他们也说了,会拼尽全力护着她,再说,他们的实力本不不弱,再加上她的实力,又岂会护不住她一人?如今知道她的朋友就是那最近在大陆上传得沸沸扬扬的两人,就更得将她保护好,要知道,与之交好,将来若真的有什么事情也不会危害到他们的家族,而且,她自己本身也是一位了不起的符箓师,他们乐于与这样的人交好。

    在林中走走停停,约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他们方才来到不归林的外面,而林外,并不是如她所说的那般有人等着伏杀着,相反的,半个人影也没看见,甚至,安静得出奇,但正是因为这样,众人却更加的不敢掉以轻心。

    “注意警戒!”

    老者沉声说着,目光掠过周围,他们走出了林中一片距离后,老者微皱了下眉头,停下了脚步,而身后的众人看到他停下了脚步自然也顿住了,这时,又再度传出了老者的声音。

    “什么人!出来!”老者沉声的一喝,蕴含着威压的声音低沉而有力,让一旁的天音都不由的侧目朝他看去。

    她只知道这老者实力不低,却看不出他的修为,不过好在,此人,对她确实是没有加害之心。收回目光,她朝周围看去,这时,周围的草丛中跃出了数十道的身影将众人团团围了起来,而在那当中,还有着那名飞仙期的强者。

    “哈哈哈,终于舍得出来了吗?本尊还以为你会在时面躲一辈子呢!哼!本尊早就说过,你,逃不出本尊的手掌心的!乖乖的跟本尊回去吧!”为首的那人是一名阴狠的中年男子,此时,他的一双眼睛如同盯着猎物一般的盯着那一袭蓝衣的绝美女子,眼中浮动着淫邪的兴奋光芒,仿佛已经看到,她成为他专属炉鼎的那一幕似的。

    看到那名飞仙期的强者,老者也不由的微皱起了眉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