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4 为你而来

    章节名:084为你而来

    唐心将事情跟红绫她们说了一声,将他们所分析的事情告诉她们,因为有了秦天南的那些话,也让她们不担心八煞他们如今的处境,相信,以他们众人的力量,是不会落在他们恶神的手中的,在听到唐心的话后,几人也才松了口气,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那应该是没事的,虽然不知他们如今在何处,但是,只要知道他们没事,那就可以了,于是,众人在商量之后,除了沐宸风之外,则往蓬莱仙岛而去,沿路,还打算去夏家把墨他们叫上。

    与此同时,在另一边,一袭蓝衣着身,清绝魅丽的天音却显得有些狼狈,身上已经多处被划伤,像是猛兽的爪子划伤的,却又有着长剑的伤痕,鲜血在那衣衬上已经干涸,可看出,也有小段时间了,然而,蓝色的衣裙虽破,但她那一身的冷绝,却是越发的夺人目光,尤其是,独自一人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有很多的时候几乎是九死一生,现在的她,独立而自强,坚定而自信,哪怕此时身处险境,狼狈万分,她的眼中也是坚定如初。

    身处于危机四伏的森林中,前路未知,后有杀手,还有着一些不知会何时从森林中窜出的猛兽,这个森林是南大陆的一个不归林,森林到底有多大?谁也不知道,但这南大陆的人却是知道,这里面凶险万分,一个不小心便会命丧此处!就算是有人想进来历炼,那也得带上不少的修士方敢进去,没个结伴同行的,进入这里那就是找死!

    其实天音也不是自己想进这里的,实在是迫于无奈被人追杀到此的,数月前她来到这南大陆,谁知却碰上了一名飞仙期的强者,那名强者不知是怎么的,竟然知道了她是天阴之处,想将她捉了当炉鼎,面对飞仙期的强者,她当然不可能去硬碰硬,更何况,她根本不是飞仙强者的对手,于是只能借着她的符箓之术迅速逃遁,哪知那人却是铁了心要捉她,竟是一路追到此处,她迫于无奈只好躲进这森林,进了这不归林成功的摆脱了那些人,可自己也在这里面迷了路,还遭到不少的猛兽和这里面的修士攻击。

    在这里面的修士,有的已经呆了几个月,有的甚至已经有一年之久,而女子在这森林中极为少见,一看到她,那些修士全都双眼放着狼光,要不是她的符箓之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只怕此时早已经落入那些人的手中。

    “都是一群披着人皮的狼!”她冷声的哼了一声,目光朝周围扫去,外放的神识感觉不到危险,这才拿出药,撕下自己的衣裙将伤口草草的包扎起来,待包扎好后,她盘膝静坐,想了想,又拿出一张符箓在周围设下防线,这才闭目调息。

    这些日子她一直寻找着可以化解她天阴之体的东西,但,天阴之体又岂是普通凡物便可化解的?她在修炼上面的速度确实越来越缓慢,哪怕她再认真修炼,进展也不大,但她在符箓方面却可以说已经是少有敌手,而她更就因为她的符箓之术,好几次死里逃生,此时,她真的是非常庆幸,当初听了唐唐的话选择专修符箓之术,至少,就算是与飞仙期的强者碰面了,她也可以寻找机会逃走不是吗?上回她就是在那名飞仙期强者的面前逃走的,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她的符箓之术。

    过了好一会,她轻呼出了一口气,身体的气息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她当即便站了起来,继续往林中走去,出林,那是不可能的了,那些人一定会派人守在那里,出去她就是自投罗网,让她去当飞仙强者的炉鼎?绝不可能!

    林中,杂草丛生,杂乱的树枝和不知名的植物挡着前面的路,她手中握着剑,不时的将那些挡路的树枝砍下来,在这林中日出日落,时间过得飞快,她在这里面也呆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了,得想办法离开才是,只是,要如何离开?如何避开那些人?她至今也不知为何那名飞仙期的修士是如何发现她是天阴之体的,这对她来说,不知如何被发现,就等于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发现,这样的她,无论走到哪里,都得万分小心。

    不知走了多久,只听,隐隐的有水流的声音传来,她微顿住脚步,侧耳一听,确实是水流的声音,进了这林中这么久,她除了偶尔用净身术将身体清洗一下之处,几乎没沐过浴,此时听到这流水的声音,便知在这不远处定是有水流,当下,神识朝周围一探,果然在不远处发现一个水泉。

    提气飞掠而起,不多时,便来到那个地方,只见,那个水泉在一些石缝之中,从地面上涌出来的泉水清澈见底,周围那里形成了一个不大的水池,一些细沙和碎石都能看见,水面上还有着浮动着的枯叶顺着水流而流动着,水泉又顺着那斜度不大的斜坡往下流着,滋润着这周围的树木。

    她走上前,先是掬起一把水洗了洗脸,又再掬起一把水喝了起来,在这林中的日子,她喝的就是那些早晨树叶上沾着的露水,林中的水源不好找,有时十天半个月才到个一处有水的地方,又装了一些水存放在空间里,她这才将身体拭擦一下,最后脱掉靴子,把双脚放在水里泡着,一边思索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铿锵!”

    突然间,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从远处伟来,声音虽然细小,但此时身心放松的天音还是听见了,听到那声音,她顿时警惕起来,擦干双脚重新穿上靴子,本来应该应别处去才对的,不过,也许是因为人心的好奇,总想窥知一二,于是,她隐起一身气息,悄然无声的往那方面而去,却谨慎的并未太过靠近,只在不远处观看着。

    “把你们身上的东西交出来,或许,我们留你们一命!否则,哼哼,杀了你们,再夺了你们的东西也一样!”一番战斗后,双方的人各退一旁,而此时,说话的正是一伙看似佣兵的汉子,他们有的打赤着上身,有着身上披着猛兽的皮,一个个看起健壮而凶猛,那身上的疤痕一道道的,触目惊心,让人一看便知是经历过无数战斗的人了。

    而另一方的人则像是一个家族的成员,人数比对方少一半,只有大约的二十人不到,其中多半是年约二十到三十的男子,也有几个是四十来岁的汉子,当中,还有一名约八十来岁的老者,看到那老者,倒是让天音眼中浮现一丝诧异,这林中八十来岁的修仙者几乎是没有的,八十来岁的修仙者一般不会来这样的地方历炼,因为太过危险了,更何况,带一名老者进这样的地方,可是会拖累人的,这样的事情,谁愿意做?

    而此时,她观那名八十多岁的老者,岁数虽然不少了,不过气色却是极好,他应该是那二十来人中的为首人,在他身边的众人都护着他,但是生怕他被伤到似的,而那老者却是不时的抚着胡子,眯着眼,似乎并不担心自身的危险似的。

    杀人夺宝,在这森林中很是常见,弱肉强食,是不变的规则,此时,她也眯起了眼,倚在不远处看着那一幕,出手帮忙?她又是很能打,怎么可能不自量力的扑上去?离开?似乎也不急着一时走,这会看看这两帮人到底谁胜谁负倒也不错,不过,就她看,那老者那样淡定,也许是胸有成竹吧!只是,他凭的是什么呢?看他那些家族的人,脸上可是出现着严肃与警惕,还有着担心,他们可不像他那样的淡定了。

    而当天音的目光才从那老者的身上移开,落在以对面那打量着那些虎腰熊背的汉子时,那名原本眯着眼睛的老者却是不着痕迹的朝天音所在的方面看了一眼,又移开了,这一眼,就连天音也没注意到。

    她只看到,两伙人谈不拢,下一刻,又是刀剑相碰,这一次战斗,她看得清楚,那人少的一方也许在实力上与对方不相上下,但是他们有一点却是让他们打了大半天也没折扣一个人,那就是团结与信任,他们两人分一组,都把背后交给身后人的,如果从先前看不出这一伙人是怎样的人,但现在,她大致也明白,这些人应该也不是什么恶人。

    相反的,那些像佣兵的汉子人数虽多了一半,但是他们却是自私的,也信不过身边的人,他们在抵挡着前面的攻击时,又得防着身后,而且碰到危险时,却是会拉过身边的人去挡剑,这样一下来,死伤自是不在话下了,他们的不敌也是明摆着的,明显的,那些汉子也知道,当下,打不过便迅速的撤退,甚至连那些受了伤却还没死的同伙也不愿带走。

    见到那一幕,天音不由的朝那些人看了一眼,正准备转身离开之时,却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那声音,让她的脚步不由顿了一下,回过头去。

    “小姑娘,既然看了这么久,怎么就不出来见一见?”那老者抚着胡子,眯着目光看向了天音藏身之处,而随着他的声音一出,他身边的众人才知道了原来这附近还有人在,而且从刚才就一直在,不由的,顺着老者的目光看去,只见,不处远一抺蓝色的身影慢慢的走了出来。

    “前辈确实不简单,难怪刚才就一直气定神闲丝毫不见担心。”天音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抺淡淡的笑,她的笑容淡淡的,眉宇间弥漫着自信的神采,容颜姣好身姿出众的她一出现,便让不少的男子惊艳了一把,纷纷朝她身后看去,她见她只有自己一人,不由的更是诧异了。

    这不归林里,她一个女子竟然也敢进来?朝她身上看去,却见她的修为并不是很强,这会,更是惊讶了,每个人都在打量着她,都是思索着。

    而天音只是从那树后走出,却没有走近,她是天阴之体,那些年轻的男子们也许看不出来,但是那个老者总觉得不简单,她的隐息能力不弱,就是元婴巅峰期的想要发现也很难,而这个老者竟然发现了,那么,他的实力又是多少?天阴之体若是成为男子的炉鼎,可助男子实力迅速提升,这样的诱惑,可不是一般人就可抵挡得住的,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不敢跟别人一道,要知道,身边的任何一人,都有可能加害于她!

    “小姑娘是独自一人?”老者开口问着,依旧眯着眼,那神色,根本让人看不出什么来。

    然,听到这话,天音却是不打算回答,身处这样危险的地方,又不知对方在打什么主意,告诉他自己就是一个人,这不是找死吗?于是,她只是笑了笑,笑得疏离而淡漠,道:“既然前辈等人无事了,晚辈便也先走一步。”说着,当下便拿出飞行符箓迅速离开。

    “她竟然是符箓师!”

    众名男子看到她那熟练的使用符箓方法,不由的微怔,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看向了老者:“师尊?”一般来说,他们师尊应该不会开口去问这话的,那么,又是因为什么,师尊却会对那女子开口?不久前,师尊只是带着他们进入了这里,说是在这里面会遇到他们想要找的人,只说,他们要找的是一个符箓师,当时有弟子问,既然要找符箓师,又为何偏偏要到不归林中寻找?一般来说,哪个符箓师会进这不归林?但师尊却说,这个符箓师,只能在这不归林中找,其中到底是为什么?他们则无法得知,不过眼下看这情况,莫非,那女子就是师尊要找的符箓师?

    “应该就是她了。”老者抚着胡子,依旧眯着目光,但脸上却是露出了一抺欣慰的笑容来。

    闻言,那中年男子当即道:“那我们快追!她都走远了!再不追就见不到了。”他们进这里,可就是为了那个符箓师来的,如果让她走了,岂不白忙活了一场?

    “你觉得,我们现在追去,她会跟我们走?”老者抚着胡子,不紧不慢的说着。

    “为何不?我们又不会伤害她,再说,她一个女子,在这林中多危险,要是一不小心遇到猛兽和那些抢掠的佣兵怎么办?”说话的是一名年约二十五岁左右的男子,他看着那蓝衣女子容颜绝美,气质更是出众,那般赏心悦目之人,自是不会有人会不喜欢的,更别说,那位姑娘就是师尊要找的人,此时见她独自一人往林中而去,更是担心着她会遇到什么危险。

    “她警惕性很强,目前还不会跟我们走的,时机还没到。”老者说着,迈着步伐便往天音所去的方向走去,而身后的那些人,相视了一眼后便跟了上去。

    此时的天音,根本不知自己被那老者给盯上了,至于为什么盯上她?估计除了那老者,旁人是无法知道的,就更别提天音了。她在离开了那地方后,便往林中而去,却不想走没多久就被十几头猛兽给围住了,看到那几头猛兽,她眯了眯清冷的双眸,手中剑也运起了灵力气息,然,她还没动手,就听见不远处传来的声音。

    “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那老者的声音此时听来,有点无赖的感觉,分明就是他带着人一直跟在后面,却又说得像是多么偶遇一般。天音在听到那声音时,微皱了下眉头,一面看着那围着她的猛兽,一边又注意着那朝她这才走来的众人。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去把那些猛兽都给杀了!”老者沉声说着,扫了身边的众人一眼,在身边的众人去攻击那些猛兽时,老者也迈步走上前,像是没看到那些横冲直撞的猛兽似的,来到了天音的面前停下。

    天音警惕的看着他,皱了皱眉头,问:“前辈一直跟着我,到底想做什么?”此人她看不清,虽然跟着这老者的那些人看着她的目光没有杀意与恶意,但到底如何,谁又说得清?

    “呵呵,小姑娘不用紧张,我对你没有恶意的,相反的,我带着人进不归林,便是打算寻得姑娘你,请你帮个忙。”老者笑呵的呵的说着,看着面前的天音,脸上露出的笑容是和蔼的,但看在天音眼里,却觉得怎么看怎么诡异。

    有人替她除掉那些猛兽,她也不用自己动手,看着面前的老者,她疏离而淡漠的道:“前辈说笑了吧!我与前辈素不相识,前辈却说特意进林寻我,再说,我一介小小女子,能帮前辈什么。”从知道她自己是天阴之体后,她的防人之心就更重了,尤其是这老者这样的话语,更是让她觉得诡异。

    “呵呵,小姑娘不必担心,我们确实是没有恶意的,进这不归林,也确实是因为找你。”看着她不信的目光,他又道:“小姑娘是符箓师吧!而且还是极为精通符箓的符箓师。”

    “是又如何?”她挑着眉,倒想看看,这个老者到底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