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3 情定!目标!

    章节名:083情定!目标!

    那男人,一身玄色的衣袍,负手走了进来,出色而不失成熟稳重的面容是那样的熟悉,这人,不是突然失踪的秦天南又会是谁?只是,他真的是秦天南吗?此时的他,浑身散发着一股强者气息,一股毫不掩盖的霸主气势,这样的他,与烟儿一样,让他觉得熟悉却又陌生……

    秦天南自然也看到他了,他将他错愕震惊的神色尽收眼底,比起纳兰啸天而言,他是镇定如初的,而且隐隐的面容上还透着一股威严与霸气,他走到他的身边时脚步也没停下,直到,走到主位上坐下时,这才沉声道:“纳兰家主,请坐吧!”

    “你、你……”

    听着他陌生而生疏的称呼,纳兰纳兰这一刻脸色一阵惨白,他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坐在下方的云烟和明月以及沐宸风,这一刻,像是有什么在脑海中掠过一般,似乎有什么隐隐的要浮出水面,却又捉不住的沉了下去。

    “我是这云天拍卖会的主人,秦天南。”他沉声说着,很好心的为他一解疑惑。只是,他的话,却是让纳兰啸天几乎站不稳。

    云天拍卖会的主人!

    他竟然就是云天拍卖会的主人?云天拍卖会在这飞仙界是怎样的一个存在?他竟然是这里的主人?他既然是这里的主人,又怎么会到他的身边去当一个管家?而如今,又是什么让他突然离开?却又再度突然出现?一个个的问题在脑海中闪出,他看着那端坐一旁的云烟,再看着秦天南看向云烟时的那种目光,心头一阵透心凉……

    他是因为云烟才去到他的身边的!他竟然是因为云烟才去纳兰家族当管家的!这个发现,让他浑身都在颤抖着,一股实睃背叛的愤怒在心头窜起,熊熊燃烧着!他整个人的气息也骤然一变,变得那样的阴沉,那样的骇人!

    “秦天南!你竟然、竟然……我杀了你!”

    愤恨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而出,原本惨白着的脸色此时已经变成了铁青,在他的身边,弥漫着一股骇人的强大威压,这一股威压对于秦天南和唐心沐宸风三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此时与普通人无疑的云烟,却是几乎会要了她的命!

    看到云烟的脸色瞬间惨白,看到她捂着胸口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厅中的三人脸色都是一变,秦天南更是几乎在第一时间便来到她的身边:“云烟!”他衣袖一拂,将那股气息给弹了回去,为她腾出了一席安全之地,但仍看到她因气血纯翻腾而嘴角溢出了鲜血,那脸色当即还是沉了下来,那目光,隐隐的冒出了冷冽的光芒。

    “明月,你照顾好你娘亲。”他沉声说着,下一刻,掌心凝聚一股雄厚的灵力便朝那气红了眼的纳兰啸天天袭去,气势之猛,力量之大,饶是那愤怒中正准备攻击他的纳兰啸天也抵挡不住的被他的那股气流击了出去。

    “呼!”

    强大而凌厉的气息在空气中划过,只见,两抺身影此时已经飞掠而出,飘浮在半空中,一来一往的战斗着,纳兰啸天是愤怒于他们的背叛,秦天南则是愤怒于他竟然敢让云烟受伤!两人出手都毫不留情,招招往死里打,由于他们的打斗,很快的,便引来了不少的人在周围看着。

    他们因为是在云天拍卖会的上方打斗,那周围的百姓和修士们一见,都不禁好奇的围了过去,想看看到底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人竟然敢在这云天拍卖会的上方闹事,这不看还不打紧,一看不由纷纷吓了一跳。

    “那不是纳兰家主和秦管家吗?他们两人怎么打起来了?”

    “就是,这秦管家不是纳兰家主面前的红人吗?怎么跟他主子动起手来了?”

    “等等,你们看,那秦管家的实力好像不在纳兰家主之下啊!这是怎么回事?一个管家的实力还在他主子之上了?”

    纳兰啸天和秦天南是这九龙城的名人,谁人不认识他们两人?更知道,秦天南因为深得纳兰啸天的器重,他在纳兰家族的地位更是无人能比,虽然说是一个小小管家,但,就算是一些小家族的家主见了他,也得礼让三分,然而,前不久听说纳兰啸天派人在四处寻找秦管家,今天这两人却在这里打上了,一时间,都让围观的众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和诡异,到底纳兰家族又出了什么外人所不知道的事情了?

    而此时,在那厅中,唐心在拿出药丸给她娘亲服下后,这才问:“娘亲,你觉得怎么样?可有好些?”看到她现在这么弱,她心中也在打算着,得让她的实力再次提升起来,在这世界上,如果没有实力,她连修士的一个威压也抵挡不住,这样太危险了。

    云烟轻呼出一口气,感觉胸口处那股翻滚的气息压下了,这才道:“没事,只是承受不住那股威压罢了,不碍事的。”

    沐宸风见她没事,便走到外面抬头看去,见那在半空中打斗的两人一来一往的战斗着,两人的出手都是必杀之招,似乎想要置对方于死地一般,但他看得出,纳兰啸天确实是没有留手,不过,秦天南顶多却只是用了七成的功力在跟他战斗着,也许他是念着纳兰啸天是明月的生父,又或者是念着他曾是他的主子,他虽然愤怒,但却是没想要他的命的。

    “月儿,我们出去看看吧!”她说着,站了起来。虽然她对纳兰啸天已经不再爱了,但,他毕竟是她女儿的父亲,她还是不希望两人在他的面前打个你死我活。

    “好。”唐心应了一声,扶着她往外走去,来到沐宸风的身边停下。

    沐宸风看了她们两人一眼,见云烟的眼中有着淡淡的担忧,便道:“不用担心,秦叔顶多只会将他打伤,不会要了他的命的。”

    云烟点了点头,看向了身边的女儿,见她冷眼看着那一幕,似乎完全不担心纳兰啸天的死活,便问:“月儿,你恨他吗?”

    “不恨。”她淡淡的说着,看着那抺已经渐渐居于下风的身影,道:“他于我不过就是一个陌生人,就算身体里流着他的血又如何?不被我认可,那就是一个陌生人,对于一个陌生人,又有什么好恨的。”说着,她突然看向了身边的她,问:“娘亲,如果他把秦叔打伤了,你会如何?”

    听到这话,云烟一怔,继而又露出了一抺柔和的笑容,目光看向了那天空中的那抺玄色的身影,道:“他不会被伤到的。”他的实力在纳兰啸天之上,自然是不会被伤。

    “那如果秦叔把纳兰啸天打伤了呢?”她挑着眉,又再问着。

    “不打死了就行,伤了,那正好帮我出口气,终究,是他负了我。”她看着那抺渐渐居于下风的身影,眼中一片清明。她曾真真切切的爱过他,为他付出过一切,然而,他对她的爱,却并没有维持多久,又或者说,在爱与他的家族利益当中,他选择了后者。

    闻言,唐心笑了,看来,秦叔还真是有可能成为她的继父啊!她娘亲会动心也不出奇,试想想,一个原本就与她相识的人,却是救出她之人,虽然她不知当时的场面,但相信,他的出现一定让她极为震惊与感动吧!

    “秦天南!我待你不薄,你竟然这般对我!你、你真该死!”愤怒的声音从纳兰啸天的口中传出,随着他声音的一落下,他双手再度的击出一道气流,却是轻易的就被秦天南给避开了,看到这一幕,他的怒火更盛!

    “纳兰啸天,我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为你解决了不少事情,我,根本不欠你什么。”他冷眼看着他,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而出,微顿了一下,他又道:“你以为,若不是因为云烟,我堂堂云天拍卖会的主人,会去你纳兰家族中当一个小小管家?未免,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你!”

    心知他说的是实话,可一想到,自己信任多年的人竟然背叛了他,又或者说,在他的身边这么多年,居然是因为他的女人!盛怒的他早已经忘了舞倾凡给他的提醒,此时,他只想将他给杀了!也许是因为愤怒的原因,又或者是因为他想置他于死地,此时,再次挥出的一掌,同样有着势如破竹之势,似乎,想要一举将他歼灭似的。

    看到他没完没了的对他出招,秦天南的目光微沉,道:“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根本不知道就凭你的实力压根不是我的对手!”低沉的声音一落下,他瞬间避开了他的攻击的同时,身形以着诡异的速度朝前面掠去,快如鬼魅的身影一闪,只听咻的一声伴随着凌厉的气流声划过,下一刻,那底下围观的众人根本看不见他是如何出手的,只见纳兰啸天胸口中了他一掌,整个人猛然间往下坠去。

    “噗!”

    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他愤恨的看着那抺居高临下的身影,心中的怒意是那样的难掩!他竟然败了!他竟然败给他了!真是该死!该死!

    然,看到他往下坠去,秦天南并没有放着不管,而是飞身掠出瞬间来到他的身后,衣袍一拂,借着手中的力道将他推向了院落之中。

    纳兰啸天在将近落地时迅速提气一翻身,这才免于狼狈的摔倒于地面,只是,虽然落地却站不稳,脚步微踉跄了一下,但还是很快的稳住了身体,他一手捂着胸口,那里,传来的阵阵剧痛让他的脸色看起来也苍白了不少,只是,他还没拿出丹药来服下,一抬头,便看到了她站在那里,看着此时狼狈的他。

    “烟儿……咳咳咳……”

    他情不自禁的又唤了一声,却又猛咏了起来,然,那抺如空谷幽兰一般的人儿,却只是平静的看着他,淡漠的看着他,就如同,他们当年初相见时,那样的冷漠,那样的陌生……

    秦天南从半空中下来,来到云烟的身边,他看着那站在院中的他,沉声道:“云烟是我前不久才从上官震南那里救出来的,她被上官震南废去了一身修为,如今与普通人无疑。”简单的两句话,却是将事情大概的说了一下。

    而听到这话,纳兰啸天这才注意到,她的身上确实没有灵力的波动,想到先前自己愤怒的时间释放的威压,再看她此时还有些苍白的容颜,不由的心中一阵内疚:“烟儿,对不起,我、我……”

    上官震南?她竟然是被上官震南捉去的吗?心中,不禁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难怪,难怪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找不到她的下落,难怪当日秦天南突然离开,而在不久后又传出了上官家族被灭,如今看来,那件事应该是他做的了,想到这,他不禁复杂的看了秦天南一眼,他竟然为了她而在他的身边一呆就是二十几年,而他,竟然也为了她,一举灭了四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

    “今天见你,也是要跟你说清楚件事。”云烟看着他,目光平静,声音更是透着一股淡漠:“这些年来,我确实是被上官震南给囚禁了起来,直到不久前,天南才救出了我,有件事也许你一直都不知道,我与天南的认识不是他在纳兰家族当管家的时候,而是在我历炼时意外救了他那时,不过那时,我当他是我的朋友,并无男女之情,但经过这么多年,他的心,我看得清楚,本来我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接受他的,不过今天你的到来,反倒让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

    说到这,她的脸上不禁浮上一抺红晕,目光了柔和了几分,她看着身边正因他的话而激动的看着她的男人,唇边露出了一抺柔柔的笑意:“今后,你还愿意陪在我的身边吗?”

    轰隆的一声,心中激起了一股难言的欣喜与激动,他当即握住了她的手,目光中尽是深情,脸上的欣喜笑意是怎么也掩不住的:“我愿意!我当然愿意!”太好了,他以为等到她接纳他时还得一段时间,没想到今天她终于对他说出了这句话了,心中的激动与欣喜,此时岂是言语能表达?这一天,他足足盼了二十几年了啊!这迟来的幸福,却仍让他感到心中仿佛一下被填满,他多年的等待,终于得到了她的回应了。

    “云烟,谢谢你!谢谢你终于接纳我了!”他情不自禁的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搂着。

    唐心和沐宸风两人相视一笑,比他们预想的都要快了些,不过,他们乐于看到他们两人成为一对,在清楚的明白秦叔对她娘亲的感情后,她是真心的希望他们在一起,因为,这样一个痴情男子,怎么可以错过?她相信,她娘亲跟他在一起,一定会幸福的。

    然,这样的场面,却是有人欣喜有人黯然,相对于他们的欣喜,那站在不远处的纳兰啸天心中却如刀割一般,痛得几乎无法呼吸,这样的场面,他终于知道当年他一个女人一个女人的纳进门时,她的心是有多痛了,此时,他才终于知道,他当年对她的伤害到底是有多深……

    也好,也好,他不否认,秦天南是出色的,甚至比他还要出色,而且,他对她的心也真,他的用情也专一,一个实力在他之上的男人,一个就居于高位的强者,却为了她,为了她而甘愿隐藏起自己的一切,去到他的身边当一个管家,如果换成了他?他做得到吗?不,他做不到,他的自尊不容许他那样做,他也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去做出那样的事情,但是,他却可以,而且还做得那么的好,让他在他的身边二十几年,从不怀疑过一切。

    突然间,想起了他姑姑舞倾凡的话,不由的苦笑着,真不得不佩服她的料事如神,如果不是她让他来云天拍卖会,他也不会看到这一幕,不会发现这一切,也许,他应该听她的话,将一切都放下,因为,她不再是属于他的了,他与她的缘分已经尽了……

    看着那相拥着一脸幸福的两人,再看着那旁边那两个以着疏离目光看着他的两人,他的心在揪痛着,那是他的妻,那是他的女儿,但是,她们却都选择了离开他,因为他不是一个好丈夫,不是一个好父亲。

    妻女都不认他,曾经最信任的管家,竟然也只是别有目的的在他的身边,双重的打击让他整个人看起来瞬间憔悴了不少,他一手捂着胸口,迈着沉重的脚步,慢慢的,转身离开。

    不走,还能如何?在这里,他就是一个多余的人,那一幕,让他的心揪痛着,也让他后悔着,后悔着为何要让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对他徹底的冷了心……

    唐心静静的看着他离开,心中没有半点的同情,俗话说得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今日的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又有什么好同情的?

    沐宸风看了那相拥着的两人,唇边露出了一抺笑意,搂着自己的娘子便无声的走开了,把空间留给他们两人。

    过了一会,云烟从秦天南的怀里退了出来,这才想起,自己的女儿和女婿还在这里,不由羞红了脸,道:“月儿他们还在这里呢!”哪知,回头看去时,他们却已经不见了。

    “呵呵,他们早就走了。”对于他们两人的识相,秦天南还是很开心的,这是因为他们都认可了他,把云烟交给了他,他看着怀中的心爱女子,看着她泛着红晕的容颜,那样的美丽,那样的令他着迷,不由的挑起了她的下巴,让她的眼睛看着他,让她看到他眼中的深情:“云烟,我真的很开心,今日得你一句话,我此生无撼了!”说着,便俯下了身,吻住了那娇艳欲滴的朱唇。

    他的吻,很温柔,像是怕吓到她一般,从没接过吻的他,虽然一把年纪,但这吻技却是生涩的,他像是探索,像是在学习,学习着如何接吻,男人的本领,总是能无师自通,不消一会,他已经掌握了技巧,轻尝浅品,细细的辗转着,而他怀中的云烟,从最初的紧张到渐渐的接受,此时,早已经沦陷在他温柔的攻势当下,整个人虚软的倚在他的怀里,任由他品尝她的朱唇,也试着慢慢的回应着他的吻。

    她的回应,无疑的让他兴奋不已,只是,他并不想吓到她,于是,在她浑身无力的倚在他的怀里,在她目光迷离之时,他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她,他怕再这样下去,他可会克制不住自己,毕竟,这可是他等了这么多年的女子,今生唯一动过心的女子,对她,他有着敬爱,有着怜惜,更不想去冒犯了她,因为她在他的心中,就如同那雪山上的雪莲那般的圣洁,那样的清雅,那般的尊贵。

    云烟气喘喘的倚在他的怀里喘着气,只感觉心头扑通扑通的跳着,整颗心都仿佛要跳出来一般,想到刚才那一幕,她不由的羞红了脸,拉着他的衣袍半遮着自己的脸,压根不敢去看他。

    看到她尽显娇羞的女儿姿态,秦天南不由的低低笑出了声,他的笑声低沉而有力,浑厚中透着一股愉悦,在这院落中响起,听着他的笑声,云烟更是恼羞的瞪着他:“不准笑!”

    “好好好,不笑,不笑。”他低笑着,一手环着他的腰,道:“云烟,我们与明月他们一同去蓬莱仙岛,到时一并成亲如何?”

    “啊?一起成亲?这不太好吧?”

    “为何不好?我想,你的亲生父母也是很希望看到我们在一起的,而且跟月儿和宸风一起成亲,你不觉得这是件很美好的事情吗?”他低笑着,看着怀中的她,又道:“我们在这里要去到蓬莱仙岛也有几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你可以好好想想,如果你真不想这么早成亲,那我也可以再等等。”

    闻言,她不由抬眸看着他,一时间,都不知说什么好。只是道:“嗯,我想想吧!”

    另一边,沐宸风和唐心两人来到亭子处坐下,他看着她,道:“这里的事情也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准备我们成亲的事情了,我想跟你说一声,你和秦叔他们先去蓬莱仙岛,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等办好了事,我便去蓬莱仙岛找你们,可好?”

    “你还有事要去处理?”唐心一怔,见他点了点头,便道:“危险不?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呵呵,没有危险的,我就去见两个朋友,估计,会需要些时间,到时你们到了蓬莱仙岛,事情忙完后就开始准备成亲的事情,我把事情处理好了就去蓬莱仙岛。”他低声笑着,那两个家伙要是知道他要成亲了,想必也会为他开心吧!只是,那个恶神到现在也没将他除掉,总觉得他的存在终有一天会给他们带来大麻烦。

    听到这话,她这才放下心来,道:“嗯,既然没有危险的,那我就放心了,不过,就算是有危险的事情,以你现在的实力想必也不用担心的,现在就是连我想偷袭你,也无从下手了。”这让她有些气馁,他的实力无论何时都比她的强,就连小时候也是一样,虽然她也觉得男人强大一点可以保护她,也可以给到她安全感,不过,她也并非那种只会依靠男人的女人,现在他这样强大,她就是有时想要玩些小动作也玩不了,真够让她气馁的,真不知道,他到是什么变态来化身的,她可是在丹药的辅助下实力才提升这么快,而他却是真真正正的经过历炼而提升的实力。

    “呵呵……”

    听到她的话,他不由失笑,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道:“你这脑袋想什么的?我的实力强大难道不好吗?这样一来,有我在你的身边,别人可就不容易伤到你了,我可以做你的保护伞,这可是别人盼都盼不来的,你倒好,听你这话气还想嫌弃我实力太强了不成?”他挑着眉笑看着她,眉眼中尽是掩不住的宠溺与深情。

    “哪里,你越强才越好,这样一来,我就算是有打不过的劲敌,也可以把你推上前去啊!”她朝他眨了眨眼,眼中尽是狡黠之意。

    “嗯,以后你打不过的,就让我来。”他宠溺的看着她,唇角轻扬着,握着她的手,道:“不过,你也不能偷懒,虽然你现在是仙者巅峰,但实力在你之上的还是大有人在的,尤其是在那海外地域,你可知,除了那海外地域,还有很多的地方是你我还没去涉足过的?所以,强大是必须的,只有强大了,才能护住自己,护住自己想要守护的人。”

    再次听到这样的话,唐心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终有一天,我的实力一定会居于众强者之上!到时,我所想守护的人,就不会再有危险了!”她的声音,坚定而清晰,这是她一直的目标,也是她一直的努力!

    终有一天,她,唐心,将与他一同站在世界的巅峰,俯睨天下群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