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2 相认!

    章节名:082相认!

    沐宸风与唐心并肩走着,而前面走着的则是秦天南,当他们来到那后面,看到了那站在院子处待着的那抺白色的身影,唐心眸光微动,心中的激动也许只有站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的沐宸风才会感觉到吧!

    “云烟,你怎么出来了?我不是让你在里面等着吗?晨风凉,怎么也不披件披风呢!”秦天南似责备又似关心的声音传出,他来到她的身边看着激动的神色,微微一叹,便看向唐心和沐宸风,那眼中的意思是,进里面再谈。

    此时的云烟一颗心全系在那朝她缓步走来的白衣女子身上,那是她的女儿,是她的女儿。激动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细细的看着,只见她,容颜绝美,眉宇间与她有几分相像,唇边带着一抺淡淡的笑容,身姿绰绝,气质出众,她只觉心中泛着一阵阵酸涩,双眸也不由的涌上了泪水。

    她的女儿都长这么大了……

    在她看着唐心时,唐心也在看着她,让她惊讶的是,她虽然知道她的娘亲是一个绝世美人,但却不知,竟是这般的美丽,无论是她的容颜,还是她的气质,都显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令人惊艳,也难怪,难怪她竟然会被那上官震南给困了起来,看着她神色激动,眼中浮现了泪水,她的心也不禁动容。

    “娘亲。”她走上前去,轻轻的唤了一声,双手,握住了她的手。也许,在别人的眼中,她倒像是她的姐的妹吧!毕竟,这样的容颜,虽然有着少妇的风韵,却是那样的年轻。

    “月儿……”

    泪,终于还是落了下来,看着近在面前的女儿,她突然间觉得,这些年的等待,终是值得的,她的女儿如今平平安安的长大成人了,还这般的出色,对于一个母亲而言,这,便是最好的安慰与满足了。

    握着她的手,她感觉不到她身体里有着一丝的灵力,她心微揪,她只从秦天南的口中知道她娘亲是被上官震南给困了起来,却没想到,她的一身修为也被废了,喉咙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一般,她哽咽的说道:“娘亲,你受苦了。”

    “不苦,娘亲不苦。”她喜极而泣,伸手将她搂入怀里,她的女儿啊!她的女儿……终于回到她的身边了……

    看着相拥着的两人抱在一起流泪,一旁,两个大男人却是站着满脸的怜惜。早晨的风,透着阵阵的微凉,而此时又在院子外,没有了周围一些挡风的东西,那风也较大,秦天南看着只穿着一件白色衣初的云烟,因为她如今修为尽无,不比他们修炼之人,不由的开口道:“这里风大,我们进去里面再聊吧!”

    闻言,唐心退开她的怀抱,伸手拭去了脸上的泪水,朝他看了一眼,便笑道:“娘亲,这里风大,我们进去吧!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今天不知道是来见你,要不然,我一定早早就来了。”

    云烟也笑了起来,将她散落在脸颊的发丝别到了耳后,举止亲昵而透着自然与宠溺:“好,娘亲带你进去。”说着,挽着她的手,便往里面走去。

    见状,秦天南和沐宸风两人相视了一眼,无奈的一笑。似乎,她们母女的团聚,他们两人倒成了多余的人了,本来还想着把自己心爱的女子拥入怀中,为她拭去眼中泪水,然,却发现她们根本就把他们给遗忘在身后了。

    进了院子,云烟便拉着唐心在院中的桌边坐下,一边说:“月儿,娘亲原本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当年你不见了,娘亲一直找一直找,可是却没有你的消息,到了后来,还被上官震南给捉了起来,这一困,就是二十几年,娘亲知道,这些年,你一定过得很苦吧!都是娘亲不好,当年要不是娘亲没把你照顾好,你也不会被人抱走了。”她自责的说着,怜爱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看着这个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没想到,当年她不见后,这一别,竟是这么多年,而她也已经从当年那小小的婴儿,长大成人了。

    “娘亲,我这些年都过得很好,真的,你不用自责,我真的过得很好。”她笑了笑,握着她的手道:“我虽然流落到了龙腾大陆,但是我在那里遇到了我的养父养母,还有我的胖子哥哥,他们都对我很好,把我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的疼爱着,真的,我过得真的很好,以后有机会,我带你去见见他们,他们要是知道我找到了我的亲生娘亲,一定也会很高兴的。”

    “嗯,好,将来有机会,我一定亲自去谢谢他们,谢谢他们把你养大成人。”她点了点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问:“月儿,我听天南说我并不是我父亲的女儿,而且我身体里的盅虫还是他下的,那,我的亲生父母又是谁?你见过他们吗?”这件事他也只告诉了她一下,她甚至到现在,连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也不知道,不过,这样一来,她却是明白了,为何那些年她所谓的父亲会对她那样的冷淡,原来,她并不是他的女儿,而竟然就是那个她唤了十几二十年的所谓父亲,把她从她的亲生父母身边带走。

    “我也是在偶然的机会里才得知的,娘亲,外公外婆还在,他们一直在找你,这件事是这样的……”她将事情的经过说给她听。

    而一旁的秦天南则进屋中拿了件披风出来,为她披上,继而示意沐宸风进屋里去,把这里的空间,让给她们母子,他们进去聊他们的话题,而沐宸风也欣然点头,看了那两个已经徹底将他们给无视了的女人一眼,摇头一笑,便进了屋中。

    云烟在听着唐心说话的同时,低头看了身上披着的披风一眼,眸光微闪了一下,半侧过脸看了那往屋中走去的男人一眼,又回过神来,继续听着她讲着那些她并不知道的事情。

    “坐吧!”秦天南说着,自己便在位子上坐下,两人所坐的地方,正好可以看见院子外面的畅谈着的母女两人。

    沐宸风衣袍一撩,便也在桌边坐下,他看着面前的秦天南,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的笑意,道:“看得出来,你对我岳母很是上心。”同为男人,他当然是看得出来他对她的心意,对他,他心下倒是十分欣赏,毕竟他比纳兰啸天可是出色多了,还这般的专情,如果他岳母跟他在一起,相信,她会幸福的。

    “她会是我的女人。”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低沉的声音缓缓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语话中的自信与和笃定却是让人毫不怀疑,假以时日,他确实会得到他所爱的女人的心。

    “话虽如此,不过,纳兰啸天若是知道了她出现,你说他会如何?”他挑着眉看着他,眼中尽是戏谑之色,虽然还有个纳兰啸天在,不过他相信,他是可以守护这件爱的,要不然,他也不配成为她的男人了,只是,倘若纳兰啸天知道,自己曾经最信任的管家,却成了他的情敌,到那时,相信一定气得脸色铁青吧?

    秦天南不紧不慢的倒上了两杯茶,自己端起了一杯抿了一口,道:“他知道又如何?这一回,我绝不会再放手了。”虽然他的语气不紧不慢,但,却能听出他话中的坚定之意。

    沐宸风唇边笑意一勾,端起了面前的茶水,道:“秦叔果然是让人敬佩,我以茶代酒敬你,我也乐意看见是你站在我岳母的身边,相信,如果是你,一定可以给她幸福的。”

    秦天南脸上也露出了一抺笑意,端起了茶杯,一个示意,便道:“谢谢。”说着,与他一同将杯中的茶水饮尽。

    两个男人的距离也因此拉近了,沐宸风敬他用情至深,敬他痴心一片,而秦天南欣赏他年少英雄,欣赏他出色强大,随着话题一经说开,两人的话也多了,一个称他为秦叔,一个也称他为宸风,这边聊得起劲之时,两人也不忘往院中看去,那里,坐着畅谈的两名女子是他们心中的至爱,看着她们脸上那带着的幸福与欣喜,他们似乎也像感觉到似的,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意。

    院中,唐心也将她身边人的和事件大概的跟她说了一下,当她说到她所遇到的危险时,她感觉到,被她娘亲握着的手紧了紧,她能感觉到她那一刻的紧张与担忧,在听到她说虚惊一场后,她这才渐渐的放松了下来,轻呼出了一口气。

    “月儿,你还说不苦,你看看,这不过就是随便挑出几件来哪娘亲说,就已经这样惊心动魄了,听得我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不过,听到你说的唐氏爹娘和那胖子哥哥为了你连命都不要,娘亲知道,他们真心的将你当成亲生女儿的,他们这么好的人,你也一定要好好的待他们,知道吗?”她在心中感激着,与她女儿没有血缘关系的那一家人,却真心真意的将她的女儿当成了自己亲生的,这样的亲情,让她这个亲生娘亲听了也不禁动容。

    “嗯,我会的娘亲。”她笑说着,顿了一下,又道:“娘亲应该听说了吧!我与纳兰家断绝关系的事情。”

    听到这话,她想起了那个男人,纳兰啸天,时隔多年再度想起,她的心已经激不起一丝波动了,他握着她的手,看着她说:“月儿,没关系的,既然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那么不要也罢,纳兰啸天他一直都是个自私的人,娘亲从上官震南的口中得知你回了纳兰家,就一直担心你会出什么事,现在你离开了纳兰家,跟纳兰家断绝了关系,娘亲也支持你,别的娘亲也不想理了,娘亲只希望你过得开开心心。”

    闻言,她心中泛过一阵暖流,她深深的看着她,轻声道:“谢谢娘亲。”

    “傻孩子,跟娘亲说什么谢谢。”

    唐心的视线越过她,落在了那房中的两人身上,看着那不时将目光落在她娘亲身上的秦天南,想到他所做的一切,便笑道:“娘亲,秦叔对你不错。”

    听到这话,云烟绝美的脸上浮现了一抺红晕,她嗔怪的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呢!”那眉宇间,却尽是娇羞神色,看得唐心一阵感叹,她这娘亲,容颜绝美气质出众,就连这神态,分明就是赤果果的一个女儿家的神态嘛!这样含羞带嗔的神色与流转的目光,就连身为她女儿的她看了都忍不住惊艳,更别说男人了。

    “我觉得秦叔是不错的,就冲着他专情这一点,就可取了,而且,居然带着人就把四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给灭了,真够血性的,再说,我也觉得他挺有魅力的,中年大叔,魅力无边呐!娘亲可要好好把握哦!”她继续取笑着,朝她眨了眨眼,言语中尽是欣赏之意,然,就在这里,那原本在屋中的两人却是走了出来,对于修炼者而言,她的话,自然是落在他们两人的耳中了。

    就看秦天南那掩不住的欣喜神色便可看出,对于唐心的这话,他是有多开心。毕竟,能得到她的认可便已经是不容易的了,更别说从她的口中说出这等赞美的话来。

    然,一旁的沐宸风则不乐意了,挑了挑眉,看着唐心笑道:“娘子,中年大叔有那么好吗?魅力比得过你夫君我?”酸溜溜的语气,听得几人都笑了起来,一时间,院中的气氛是那样的愉悦,那样的开心。

    “哪里,你可是我的唯一,在我眼中,谁也比不上你。”唐心轻笑着,但那语气,却是异常的认真。

    听到这话,沐宸风如同吃了蜜一般的甜滋滋的,心情也是跃动了起来,还伴着一股难言的幸福感,虽然知道他在她心中的地位,但这样听她亲口说出来,那感觉还真是让他不是一般的欣喜,深邃的黑瞳泛着点点柔情的看着她,开口笑道:“听到娘子这么说,为夫心中甚感欢喜。”

    说着,来到那正打量着他的云烟面前,弯腰便行了一礼:“小婿沐宸风,见过岳母大人。”

    “快快坐下,不用多礼。”看着面前这般出色的男子,与她的女儿是那样的般配,尤其是,从他的神态中可以看出,对她的女儿也是一片深情,心中甚是欢喜。

    “多谢岳母大人。”沐宸风笑着,便在唐心的身边坐下。

    而一旁,秦天南也在云烟的身边坐下,朝身边的秦天南看了一眼,见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云烟的脸色不禁微红,连忙移开了目光,落在女儿和女婿的身上,问:“你们两人成亲了?”她似乎没听天南说他们成亲了呀!

    “娘亲,我们俩有婚约在身,不过后来一直有事便耽搁了下来,还没成亲。”唐心笑说着,本来打算他们的亲事到时把所有的亲人朋友都叫上好好的庆祝一番,谁知大家却都总是各据一方,要想所有的人都到齐,估计得等到将来所有的事情都落下吧!

    然而,听到这话的沐宸风,眸光微闪了一下,低沉的声音带着笑意的道:“岳母大人,我们两人的亲事都拖了这么久了,不如,你为我们挑选个日子,让我们把亲事办了吧!”要真的等到所有课到齐,那得多久?难得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又岂能不好好把握?

    闻言,唐心看了身边的他一眼,迟疑了一下,道:“可唐爹爹他们也没在这边,而且,胖子哥哥他们到现在也还没下落,这亲事……”话还没说完,就让他给打断了。

    “我们不是要陪岳母回去看外公外婆吗?蓬莱仙岛环境幽美,而且也没有什么外人,我们的亲事可以在那里办,到时我亲自去修仙界把他们接到蓬莱仙岛,这样不就好了?至于子浩他们,谁让他们错过了呢!”带笑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凤眸微闪,想到唐子浩他们以及莫子漓和那些人,他唇边的笑意加深了,他娘亲穿着嫁衣的样子定是美极了,又怎么可以让那些对他娘亲心心念着不忘的男人给看了去?如果说他们都在那是一回事,正好他们都不在,那就更好了。

    听到这话,她不可否认,她都有些心动和期待了,蓬莱仙岛的地方真的很美,而且那里还是她外公的地方,如果能在那里成亲,还能有她唐爹爹和两位娘亲以及外公外婆在一起,相信,那会是很美好的,只是,别人她就不说了,胖子哥哥从小对她都很好,要是她成亲他没在,那会是她心中的一个遗撼。

    云烟听到沐宸风的话,也不由笑了起来,泛着柔和眸光的美眸看向了自己的女儿,问道:“月儿,你觉得呢?”身为人母,当然是希望可以看着女儿出嫁,看到她嫁得好,此时想着,心中都不禁开始期待起来。

    看到她那期待与掩不住的欣喜之色,唐心露出了抺笑容,点了点头:“嗯,好,那就这么办吧!”

    而一旁的沐宸风,并没有被欣喜与激动冲昏了头,他注意到了她那一刻的欣喜若狂与期待,可,却还有一丝迟疑,眸光微闪,脑海中掠过了一个个的人,与他成亲,他相信她也很盼着这一天的到来的,尤其是在那么多亲人的祝福声下,对了,亲人,她最重视的便是亲人,如果在蓬莱仙岛成亲,把在修仙界的唐氏夫妇两人请过来,那么差的,就只有唐子浩了,唐子浩人小对她就特别的爱护与疼爱,他在她心中的地位就算是纳兰若尘这个有血缘关系的兄长也是无法取代的,那么,她一定希望,他们成亲时他可以到来吧!

    想到这,他朝身边的她看了一眼,心下有着思量,从秦叔的话中得知,八煞成功进阶进和主巅峰期,那么,他们众人的实力联合在一起,相信也不会落在那恶神的手中,只是,他猜测,他们应该是在海外地域吧!从这里到海外地域可是极远的,更别说在那样广阔的地方寻找一个人了,那就如同大海捞针一般,能在短时间里找到的机会是渺小的,不过……

    他眸光微闪,如果让那两个家伙帮忙,估计会容易很多,看来,为了不要让他娘子心中有遗撼,他还真得去那里走一遭了。

    而此时,唐心并不知道,她的心思被沐宸风猜了个正着,更不知道,他正打算做些什么。

    得到了唐心应允,云烟明显的也很是开心,只是,也不知是怎么走漏的消息,一名黑衣人出现在外面,道:“主子,属下有事禀报。”

    秦天南看了外面一眼,问:“何事?”

    “纳兰啸天来了。”那黑衣人恭敬的说着。

    听到这话,院中的几人脸上笑容一敛,明显的,对纳兰啸天这个人很没好感,唐心看着她娘亲,而秦天南也在看着云烟,只有着沐宸风在看着秦天南,云烟虽然脸上的笑容敛去,便脸上的神色却是淡然的,似乎,那个人,在她看来已经如同陌生人。

    看到她神色正常如初,唐心这才放下心来,看来,她娘亲在情爱上倒也干脆,既然选择了放人手,便也不再留恋,也确实,就纳兰啸天那一个人养了那么多女人的男人,确实是配不上她,早点放手才好,要不然,跟着他估计也只会伤心的份。

    “你可要见他?”秦天南的目光落在云烟的身上,如果她想见,他就陪她去见,如果她不想见,他就让人把他打发走。

    “该来的还是会来,既然都这么多年了,见一面又何妨?”她站起身,脸上的神情淡淡的。那个男人曾经住在她心里是没错,只是,从她当年离开纳兰家族开始,他便也不在她的心头,她不后悔爱过,虽然那是她的选择,同样的,当她不再爱了,她今后也不会后悔,这一样是她的选择。

    闻言,秦天南点了点头,沉声道:“我陪你去见他吧!”

    “我们也去。”唐心也站了起来,挽住了她娘亲的手,笑道:“娘亲,我陪着你。”

    云烟看着身边的女儿,露出了一抺笑意,温柔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应了一声:“好。”说着,便与她一同迈步往外走去,看到她们两人往外走去,身后秦天南和沐宸风相视一眼,便也迈步跟上。

    前面厅中,纳兰啸天坐在位子上喝着茶,秦天南失踪了很多天了,至今仍然没有半点消息,他就是动用了纳兰家的势力也没能找到他,于是,他又去请教他的姑姑,舞倾凡,而她只是告诉他,来到这里,自然便能找到他想找的人。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当看到那一幕时,是那样的震惊,那样的不可思议……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传来,他端着茶杯轻刮着茶叶,抬头看去,这一看,手中的杯子却是不由的掉了下去,哐的一声,清脆的声音在这厅中响起,他整个人也不可思议的站了起来,怔怔的看着那一幕。

    两抺白色的身影背光而来,其中一人是他的女儿,明月,而另一人,那熟悉的容颜,熟悉的身影,熟悉的气质,她、她竟然是云烟……他的夫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一点也没变,她还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纤尘不染,那样的吸引着他的目光,这些年来,他不是没派人去查找她的下落,可是一次次都是无功而返,她就像人间消失了一般,有时甚至他都怀疑,她是不是已经不在了?多少回,他在期待着,期待着有朝一日她能出现在他的面前,能再回到他的身边,但,当真正看见她时,昔日心爱的女人,此时却用着那样淡陌生疏的目光看着他,那目光,深深的剌痛了他的心……

    记得,记得当年当他纳入了第一个女人开始,她对他便不再像那以前一样,看他的目光不再带着情意,甚至,他至今仍能记得,当年她看着他的目光,眼底中蕴含着的是伤痛,他明明知道的,却选择了无视,他以为,不管他有多少个女人,只要他待她好,只要他心中最爱的那个人是她,只要她是纳兰家族的主母,他就可以弥补她,但,他却忘了,她曾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她说,一个人只有一颗心,如果真的爱一个人,就不会在爱着那个人的同时还分出心思去给别的女人。

    他错了,他知道他错了,从他当中家主的那一天开始,他便忽略了很多的事情,做了很多错误的选择与决定,可是,当他知错时,她却已经离开了他……

    “烟儿……”

    他忍不住的,低低的唤了一声,但,她却只是淡漠的看了他一眼,然而,就在他的心抽痛着心,就在他想着应该如何去挽回她的心,如何去弥补时,却见后面背光走进来的两人,当视线落在那抺熟悉的身影上时,错愕的神色再度的出现在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