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1 解开疑惑

    “不认识。”他淡笑着,摇了摇头。

    闻言,唐心起身往外走去,打开房门,看到那站在外面的那名身着黑衣人的女子,问:“我们与你家主子又不认识,他找我们又有何事?”云天拍卖会她也就只去过一次,而且也确实不认识她口中的主子,那么,这何来的相请?

    黑衣女子露出了一丝笑容,看着面前的她,道:“唐小姐是认识我家主子的,至于是什么事,明日见到了我家主子,唐小姐自会分晓,主子的话樱已经送到,明日还请两位一定要来。”说着,脚尖一点,提气一跃,飞身往夜色中掠去。

    看着那女子飞身离开,唐心心中划过一丝怪异,她认识的?她什么时候认识云天拍卖会的主人了?

    “也许,你认识的人当中确实是有一个是云天拍卖会的主人,只不过,他没有以云天拍卖会的主人身份出现过在你的面前而已。”沐宸风来到她的身边,看着那天空中的夜色,似乎,在想着什么。

    唐心眸光微闪,脑海中将认识的人一个个的掠过,当脑海中出现那个人的身影时,她眉头微挑,道:“也许,我知道是谁了。”

    身边的沐宸风朝她看了一眼,唇边带着宠溺的淡笑……

    夜,在不知不觉中逝去,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地面,驱散着昨夜留下的雾水,清风轻轻拂过,空气是那样的清新,清幽的院落中,只有着那停落在树枝上鸣叫的鸟儿发出的吱吱声,以及轻风拂过树叶时的沙沙声,清晨,是那样的美好,新的一天的开始,这样的宁静,这样的让人安详……

    屋中,相拥而眠的两人仍在熟睡中,两人身着白色里衣,沐宸风睡在外面,而里面则是唐心,他的手当枕头般的让她枕着,另一手则环过了她的腰,将她拥在怀中,而唐心则半侧着身靠在他的胸前,一手也环着他精壮的腰身,两人的睡颜是那样的宁静安详,那样的和谐,那样的美好,让人不忍去打破这一刻的宁静。

    当清晨的阳光斜斜的照入屋中之时,床上的沐宸风这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看倚在他怀中的熟睡的她,唇边不由的露出了一抺绝代风华的笑容,心中尽是满满的满足与幸福感,哪怕他们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但,只要她在他的身边,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只是,他唇边的笑容维持没多久,就被得有些僵硬,就连整个身体也微僵着。

    倚在他怀中的唐心似乎是无知觉的在那温暖的怀里蹭了蹭,像只小猫似的倚在他的怀里,而她的腿则因她这一动而环上了沐宸风的腿,无意间她的腿还在他的双腿间蹭了几下,只是,最近有些累的她,此时却是睡得异常的舒服,也异常的沉,根本不知自己在无心中做了什么事情。

    温香软玉在怀,还是他心爱的女子,清晨却在他身上点火,也许她是无意的,但,她的无意却让他的身体本能的起了反应,那双深邃的凤眸中也变得幽深,隐隐的,有着欲望的火焰在里面跃动着,他看着自己起了反应的身体,再看着怀中睡得像只小猫似的女子,眼中不由的划过一丝无奈,唇边的笑意也变成了苦笑。

    他们虽然住在一起,睡在一起,但却一直没有行夫妻之实,虽然他们已经有了婚约,但却还没成亲,他希望给她一个美好的新婚之夜,把他们的第一次都留在那一夜,因为,那一夜将是在千百万年以后,他们最美的一个回忆。

    然而,此时的唐心却不知他的内心的煎熬,那架在他的双腿间的腿又动了一下,而这时,沐宸风眼中的火焰一跃,翻身便将她压在身下,突然间身体被压,唐心整个人也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时看到那在自己面前放大的俊脸,尤其是他眼中上还跃动着两簇欲望的火焰,看得她一怔,正想开口,唇已经被他吻住。

    “嗯……”

    火辣的一记热吻让她几乎大脑一片空白,本能的,她闭上了眼睛慢慢的回应着他的这个吻,然,却不知她的回应让沐宸风整个人的气息都微乱了起来,一双手更是探入了她的身体,在她的身上流走着,他本来只想惩罚一个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一大比早就挑动了他的欲火,自己却还舒服的睡着,谁知,这一吻,却是不舍得放开。

    她的唇那样的柔软,那样的香甜,软软中带着弹性,他轻咬着,舌尖却是窜入了她的口中,与她的舌尖交缠着共舞,细滑如脂的肌肤,更是让他身体越发的窜起了一股邪火。

    感觉到他身体的本能反应,唐心猛然间回过神来,绝美的容颜泛着一股羞红,她想推开他,但他的吻以及那在她身上流走在大手却让她浑身一阵瘫软,一声低吟从她的口中而出,双眸也渐渐的迷离,透着一股撩人的魅惑之美,险些让沐宸风有些把持不住。

    他惩罚一般的在她的唇上轻咬了一下,这才恋恋不舍的翻身坐起,看着面色泛红目光迷离透着魅惑妖媚魅力的她,他伸手一刮她的鼻尖,似真似假的笑道:“娘子,下回若是一大早就挑逗为夫,那就别怪为夫就地把你给办了。”

    闻言,她眼角瞄到他那的某一处,神色一囧,脸色泛红,目光有些不自在的别开了,轻咳了一声,道:“关我什么事,我又没做什么。”

    “你没做什么?”他挑着眉头,指了指他下身的某一处,道:“你没做什么,它怎么抬起头来了?嗯?”

    “咳咳!”她羞恼的瞪了他一眼,道:“你快起来,今天我们还要去云天拍卖会呢!”说着,也不管他,自己便先下了床,将拿出衣服穿上。

    “是,娘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为夫遵命就是。”他笑了笑,便也起身穿衣。

    一柱香的时间后,他们两人出现在前厅,见纳兰若尘他们都起来了,便道:“我们去一下云天拍卖会,你们在这等我们回来吧!”

    几人一怔,突然间怎么就去拍卖会了?不过却也什么都没问,只是点了点头,道:“好,你们去吧!”

    两人出了唐府,便往云天拍卖会所在的地方走去,两人的容颜身姿都是绝顶的,走在路上,那是十分的引人注目,一些修士认出了他们是沐宸风和唐心,却也不敢蓦然上前去搭讪,一些男人的目光紧随着那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而女子们的目光,则是痴迷的看着那同样一袭白衣,却俊美刚毅的男子。

    “你在这等我一下。”走着走着,沐宸风突然停下了脚步,对着身边的唐心说着,声音一落,便迈步走开了。

    唐心微怔,站在原地看着他往街边一处包子店走去,不一会,买了一包热腾腾的肉包子便回来了。

    “肉包子。”他唇边带着充满男性魅力的笑意,把用油袋装着的包子递上前。

    看着面前热腾腾冒着烟的肉包子,她不由的笑了起来,伸手拿起一个,笑看着他道:“你还记得啊!”闻着肉包子,她咬了一口,皮薄馅多还带着肉汁,一入口,仿佛多前年的那种感觉,心头暖洋洋的,划过丝丝感动。

    沐宸风也拿起一个包子,与她边走边吃着,一边说:“记住,我们最初的相遇,不正是因为你想吃肉包子吗?”

    周围的百姓们看着他们两人走在路中间,边拿着包子吃着,不由的看呆了眼,在他们印象中,富贵人家都是不会像这样边走边吃的,但他们两人拿着包子边走边吃,举止优雅,一切都做得那么的自然,不过就是肉包子,但看他们两人脸上的幸福感却是让旁人都能感受得到。

    两人走边边吃,说说笑笑着,便也来到了云天拍卖会场。而此时,在后面的院落之中,云烟却是一脸紧张的在院中走来走去,一早起来,他告诉她明月等会就会过来,她就开始紧张了,终于要见到她的女儿了,这么多年,她都盼着这一天的来到,此时心中的激动,更是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

    秦天南看着她一副紧张的模样,眼中不禁划过一丝笑意,走上前,牵起了她的手将她带到院中的桌边坐下:“你一大早就起来等,还紧张成这样,那呆会岂不是会说不出话来?试着放松心情,喝本不茶吧!”他在她的身边坐下,给她倒了杯茶放到她的手中。

    看着手中的温热的茶水,她这才捧着杯子喝了一口,慢慢的压下心中的激动与紧张:“你说,他们怎么还没来?”因为在过去的几天,他也一直在告诉她明月的事情,因此,她知道今天来的还会有明月的未婚夫,叫沐宸风的,听他说,那是一个很出色的男子。

    “他们不知道来这里见的是你,要是知道,我相信他们早就来了。”他露出了一抺笑空,这一抺笑容缓解了他身上刚毅威严的气息,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多了一抺柔和之色。

    “你看我现在这样可还好?会不会失礼?”她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简单的白色衣裙,因为她一向喜欢的是清淡的颜色,这衣裙也一直都以清淡为主,今天头发还是他帮她挽起来的。

    “不会,这样很好。”他看着面前的她,将她的紧张神色看在眼中,微顿了一下,他伸出了手将她的手握住,道:“你是她的娘亲,根本不用紧张,她是个很好的孩子,虽然以前没见过你,却很有孝心,从她为你所做的事情就可以看出来的。”

    “嗯,我知道。”她轻呼出一口气,对他露出了一抺温柔的笑容:“谢谢你。”

    “不是说了吗?跟我不用说道谢。”

    微顿了一下,看着他微拧着的眉头,她这才点了点头:“好。”当她应声后,看到他的眉头这才松开了,脸上露出了一抺笑意,不由的心一跳,微别开了眼。

    “主子。”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道声音。

    “说。”秦天南头也没回的说了一声。

    “唐小姐和沐公子来了。”

    听到这话,秦天南站了起来,对云烟道:“你在这里等会,我去带他们过来,也提前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毕竟冷不防的,估计他们也没想到她会在这里吧!

    “嗯。”她应了一声,看着他往外走了出去,不由的也站了起来,走到了院子门外等着。

    前面,沐宸风和唐心被请到了一处厅中招待着,两人喝着茶,等着这云天拍卖会主人的到来,当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时,两人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向了外面。

    只见,一袭玄色衣袍的秦天南迈着沉稳的步伐走了进来,他依旧是他,只是,身上的气势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果说以前的他是刻意压下他身上的那一身气势,那么现在,他的一身气势就是毫无掩饰的释放了出来,看着这样的秦天南,唐心清眸半眯,她早就知道他不简单了,只是没想到,竟然是这云天拍卖会的主人,那么,他在这九龙城落地扎根,甚至不惜隐藏起自身的气势与实力,却到纳兰啸天的身边当一个管家,这,又是为何呢?

    沐宸风那双深邃的凤眸只是朝秦天南扫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对于他来说,什么也没有身边的唐心重要,旁人于他,可有可无,至于这个人请他们来这到底所为何事?从昨夜那传话的女子语气中便可知道,他对他们,没有恶意。

    “没想到秦管家摇身一变,倒成了这云天拍卖会的主人了,看来,这秦管家三个字,以后可是不能叫了。”唐心露出了抺笑容,神色淡然,让人看不出她心中到底在想着什么。

    秦天南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便走到主位上坐下,目光在沐宸风的身上停顿了一下,道:“今天请你们来,是有几件事要告诉你们的。”他的视线一转,落在唐心的身上,道:“以后,你可以叫我奏叔。”

    闻言,唐心挑了挑眉,却是没有开口。而沐宸风也看了他一眼,又敛下了眼眸,似乎在沉思着,他为何说出这样的话来一般。

    “我知道你的人不见了,连同颜家少主也一并失踪了,这件事,当时虽然我没看到,不过我的人看到了。”他沉声说着,威严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人。

    “你知道他们在哪?”唐心看着他,眼中浮现着诧异之色。且不说他是如何知道的,就是这件事知道的人也并不多,他能说出来,想必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吧!

    “不,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但是我知道,他们被一股黑色的烟雾给带走了,而在当时,那八个进阶的男子很侥幸的全部进阶完成,成功跃入了化神阶段,而且,还是巅峰期的,至于那股黑雾,如果我猜得没错,那应该是西方海外恶神所为,虽然说那恶神实力强大,但,据我的人所说,你的那些人实力也并不弱,虽然被黑雾带走,但却也不一定落在恶神的手中。”

    听到这话,两人心下皆是一怔,他竟然连恶神也知道了?

    唐心眸光微闪,如果八煞他们已经成功进阶实力还直接进入巅峰期,那么,以他们的实力和身上的法器,那确实是有机会从那恶神的手中逃脱,一人力小,众人力大,合他们众人之力,想必应该是不会落在恶神手中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她倒是放心一些,无论他们在哪,只要平安着,就好。

    “阁下连恶神也知道,不知,到底是什么人?既然有这样的本领与实力,又是为了什么要屈居于纳兰家族当中当一个小小的管家?”沐宸风突然开口说着,深邃的目光迸射出精光看着他。

    听到这话,秦天南看了他一眼,又见唐心在看着他,心下知道,如果今天不说清楚这件事,那么,她还指不定会做出什么阻拦他与云烟的事情来,想到这,不由的一叹,道:“这我本来并不打算说的,不过见是你们两人,说与你们听倒也无妨。”

    沐宸风和唐心相视一眼,继而两人的目光便也落在秦天南的身上。莫非,他的身份还大有来头?

    “我是西方海外秦家的人,当年因为一些家族内部的事情,我被人追杀,才来到了飞仙界,在我身受重伤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是你的娘亲,云烟救了我,从我第一天认识她时就知道她是一个美好的人,那一回她出门历炼,却在雨中救起了我,并将我带到了一个山洞中养伤,而她也在那段时间一直在照顾着我,当时我因为还没摆脱掉那些追杀我的人,为了避免连累她,她走后,我并没去找过她,也没跟她联系过,直到,我摆脱了那些人后去打听她的下落时,才知道她已经嫁给了纳兰啸天。”

    说到这,他不由的微顿了一下,看着他们两人眼中划过的愕然与怪异,他也知道这件事说出来一时间很难让人相信,然,这确实是个事实。顿了一下,他又继续道:“为了可以看到她,我设法进入纳兰家族,博得了纳兰啸天的信任,在他的身边担任管家一职,这说起来,也已经有二十几年了,直到后来你娘亲失踪,我本来打算离开的,但却又觉得你将来还会回到纳兰家族来,以及,留在纳兰家族我能看到她的机会才会越大,因此,这一留,便二十几年。”

    听到了他的话,唐心看着他的目光已经变得有些怪异,好半响才消化了那么一段往事,问:“这么说,你是为了我娘亲才在纳兰家当管家的?”她娘亲的魅力也太大了吧?这样一个男人,竟然为了她甘愿屈居人下,而且一呆还是二十几年,这让她想不震惊都难,难怪,难怪他能得到纳兰啸天的信任,能在纳兰家族中的地位只在纳兰啸天之下。

    突然间,像想到什么似的,她看着他,心微跳着,问:“那么,当年从那黑衣人手中救下我的,也是你了?”她记得那个二夫人和那个暗卫之首说过,当年是准备杀了她的,不过却被人救下了,这么说来,当年救下她的,极有可能就是他了,想到这,心下不禁有些复杂,秦天南一直被她归类于危险人物,还是一个善于隐藏的危险人物,初见面时,他的倨傲让她不喜,但后来慢慢的才发现,他竟然是两面的,他的倨傲与目空一切似乎只是为了混乱别人的思维,而这样的一个男人,绝对不比纳兰啸天弱小,那么,到底他是为了什么才留在纳兰啸天身边?这个疑问,直到今天才终于解开。

    “嗯。”他应了一声,看着面前的她,顿了一下又道:“当年救下你后,我把你交给我的手下,不过我的手下一家却被暗杀,而你也因此失去了下落的。”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又为何会去到龙腾大陆那里?他也无从得知,只知道,当年照顾着她的那一家人全死了,而他也没了她的下落。

    终于知道了真相,她心头一松,原来事情是这样的,当年救下她的竟然是他,不由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心下暗暗打量着。毫无疑问的,秦天南是出色的,无论是容颜上还是在气势上,他都不亚于纳兰啸天,尤其是他的气势隐约中透着一股霸气,虽然他只是一语带过,说他是西方海外秦家的人,没有仔细说他的身世,但就从他这一身气势上可看出,他的出身绝对非同一般,这样的一个男人,为了她娘亲竟然甘愿在纳兰家族中当了那么多年的管家,屈居人下,倒是让她不得不佩服他的用情之深以及毅力。

    为何这么说?就冲着他的实力比纳兰啸天还要高,却没有用强的将她娘亲带走,而是选择了默默守护这一点,便可看出他是一个好男人,就冲着这么多人他依旧单身,膝下无子无女还屈尊在纳兰家族中当管家这一点,他,便已经胜出了纳兰啸天太多太多,如果能找到她娘亲,而她娘亲自己对他也有意思的,她倒是不反对他成为她娘亲身边的人,她相信,如果是他,一定可以给她娘亲幸福的,再说,又有什么能比得上,能在茫茫人海中觅得一真心人?

    等等!他为了她娘亲才守候在纳兰家族等她的,而据她所知,这几日纳兰啸天派了不少人四处打听他的消息,说是他自然那一日后便突然失踪了,这么说来,失踪的这段时间他去了哪里?他今天把他的底都掀给她看,莫非是因为……

    “我娘亲在你这!”

    愕然的声音却是带着肯定,他的离开,以及上官家的灭亡,这么说来只能说,她的娘亲原本应该是被困在四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中,而他当时收到消息后离开,便是去救她娘亲,同时还将那上官家给灭了!

    对于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猜到这些,秦天南只是露出了抺笑意,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沉声道:“你确实不愧为云烟的女儿,没错,今天请你们来的另一件事,便是要告诉你们,前些日子我从上官家救出了她,而此时,她正在我这里。”

    闻言,饶是沐宸风眼中也不由的划过一丝诧异,这人当真好快的速度,而且,身后的势力也着实不简单,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将上官家灭门,还能避开了纳兰啸天的寻找,若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家族子弟,他还真不会相信,不过,听完了他的话,他对这个人却是打心底有着一股欣赏,能为了一个女子而屈尊,为了一个女子而等待了二十几年,他,也是一个痴情种,尤其是,还是一个拥有着强硬实力的痴情种,确实,很是让他欣赏。

    听到秦天南说她娘亲就在这里,唐心整颗心都激动了起来,几乎是一瞬间整个人便蹭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带我去见她,我想见她!”她的娘亲啊!虽然她本是一缕异世的幽魂,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就已经接纳了这里的一切,包括她这具身体的父母,只可惜,她的生父着实是让她喜欢不起订来,但她的娘亲却是让她有着浓浓的思念,也许是因为从她的外公和外婆的口中知道了那些关于她的一切,她的命运,与她是那般的相像,坎坷着,却从不轻言放弃!

    “今天知道你们要来,她一大早就起来等了,此时正在后面的院子中,你们跟我来吧!”他说着,便站了起来,带着他们两人往后面的院落而去。

    沐宸风与唐心并肩而行着,他看着身边的她,神色略显激动与紧张,不由的,便搂住了她的腰,轻声道:“放轻松点,这可是好事,是你一直盼着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不是吗?”

    “嗯,是啊!我盼了很久了,外公外婆也盼了很久了……”她看着前方,心中已经在打算着,何时让她娘亲去看看外公和外婆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