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0 情动,迷惘

    章节名:080情动,迷惘

    当他来到外面,已经见数不清的黑衣人正与府中的护卫在战斗着,那些黑衣人个个侥勇善战,有着以一敌百的战斗力,出手狠厉毫不含糊,地面上,倒下的一个个都是他府中的护卫和修士,惨叫声,刀剑相碰的声音,声声在这夜色中响起,那样的令人心惊,那样的令人不安……

    他目光中浮现着阴鸷的神色,拳头紧紧的拧起,无视着那地面混乱的战斗,迅速的往后院奔去,有人触动了他的结界,到底是谁?到底是谁竟然查到了他这里来!他一定不会放过他,无论是谁,他都要他死在这里!然,就在他往困着云烟的地方掠去经过小树林之时,却见几抺身影从不远处飞掠而出,迅速往外而去,看到那抺被搂着带走的身影,他毫不犹豫的追了上来,大声喝道:“哪里逃!”蕴含着威压的愤怒声音在夜色中传开,手中不知何时握着的剑凝聚着一股凌厉的剑罡之气就朝他们劈了过去,剑气之强大,呼的一声划过空气间,咻的一声迸射而出!

    一手搂着怀中的云烟,秦天南看着那凌厉的剑罡之气劈来,目光一眯,眼中掠过一抺冰冷的肃杀之气,下一刻,搂着云烟旋身一转,以着诡异的速度避开了那骇人的剑罡之气,紧接着只见他手中也握着一把长剑,泛着森寒之气的利剑朝地面一指,剑尖之上丝丝气流涌动,一旁的黑衣人想要上前,却被秦天南唤住了。

    “焰,退一边去!”低沉的声音在夜色中传起,他抿着唇,刚毅而出色的容颜有着一股难以掩盖的霸气,成熟男人的魅力与强者的气势在他的身上尽显无疑,他甚至没有松开搂着云烟的手,似乎,以他来说,那前面的上官震南根本就不堪一击似的,狂放的神色,自信的神态,仿若久居高位的霸主!而他,也确确实实拥有着令人震惊与咋舌的地位与身份!

    只是,此时除了他身边的人之外,就连云烟,也不知他到底来自何处?又有着什么样的身份?

    “是你!”上官震南脸色一变,看到那搂着云烟的男人竟然是那个跟在纳兰啸天身边叫秦天南的管家时,眼中尽是不可思议,当时一见,他只感觉此人不简单,但而后又想,能被纳兰啸天信任的人,以岂会是无能之辈?只要他不会妨碍到他,就算他再不简单也不关他的事,而且,他与他根本不可能会有交手战斗的机会,因此也没怎么将他放在心上,但此时,竟然看到这个搂着云烟的男人竟然是他!

    “是纳兰啸天让你来的?还是你自己来的?”他眯起着,目光中尽是狠厉的阴寒之色,当视线触及到他搂在云烟腰间的手时,心中的怒火蹭的一声窜了起来,这个男人举止间尽是霸道的占有,他就不信,就凭他一个管家,就算是再怎么深得纳兰啸天的信任他敢这样搂着云烟,那么,就只能说,他并不是跟着纳兰啸天来的,而是自己来的!

    “放开她!我至少能留你个全尸,否则,定将你碎尸万段再拿去喂狗!”该死的秦天南!这么多年来,他为了想要得到云烟的心,一直忍着没有强迫她,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真的强迫了云烟,那她一定会寻死,为了她能活着,他一次次的克制住对她的**,甚至,这些年来,只要有几分与她相像的女子,他才会千方百计的弄到手,就为了能在那些女人的身上找到她的一丝影子,可如今,这个该死的秦天南!竟然敢搂着他云烟!真真是可恨!

    听到这话,被秦天南搂在怀中的云烟身体微缩了一下,上官震南的实力位居四大家族之一,他还带着她,能否战胜他?如今的她没了一身的修为,跟在他的身边只会是累赘,她又怎么能拖累了他呢?于是,她从他怀时抬起了头来,虽然如今是在夜色中,而她也没有修为,视力也有限,但,也许是因为被他拥在怀中很是靠近的原因吧!一抬眸,入眼的便是他刚毅的下巴,借着月色,她能看到他下巴的胡茬,一般来说,都不会有人留着这胡茬的,因为会显得邋遢和不修边辐的样子,但此时,她看着他却觉得他这模样有着一股成熟男人的魅力,一时间,竟不由的看痴了眼。

    然,很快的她便回过神来,压下扑退乱乱的心,她开口道:“放我下来吧!你这样搂着我会打不过他的。”

    “对付他,我一只手便已足够。”

    低沉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上响起,她怔怔的看着他,看着他微抿着的唇,不知为何,却是觉得莫名的安心。为了让他不必太顾着她,她一手也环住了他的腰,一手则拉着他胸前的衣襟,不再言语的靠在他的怀里。

    感觉到她的手环过他的腰,虽然环不过,却是扶住了他的腰身,秦天南眸光微闪了一下,低头看了她一眼,原本冷冽的眼中划过一抺少见的柔情,下一刻,他抬眸直视那前方不远处气得脸色铁青的上官震南,手中长剑一转,冰冷而低沉的声音从口中而出,在这夜色中传开。

    “今夜,便是你的死期!你的愚蠢,让你的整个家族将为你陪葬!”

    声音一落下,他搂着怀中的她便飞掠上前,泛着骇人剑罡之气的利剑如同愤怒的龙一般以着势如破竹的气势朝那前面的上官震南袭去,剑罡之强,铺天盖地,大有一剑毁灭了他的气势!

    看到那铺天盖地的强大气流以及威压朝他袭来,上官震南不由的脸色一变,心头猛然间往下沉去,高手过招,只须一招便可知道对方的实力是否在他之上,而这秦天南,别说他怀里还搂着云烟,就是他单凭这一手而袭出的剑罡之气,就已经让他知道,他的实力远远在他之上,与他交战,他,绝对无法取胜!甚至,如此此时不逃,他还极有可能死在他的手里!

    一瞬间,心下已经思量万千,原本以为他只是声张虚势,却不想他竟然有这样的实力,这样的实力远远在纳兰啸天之上,这样的一个人物,又为何甘愿在纳兰啸天身边一呆就是这么多年?难道,就是为了云烟?

    想到这,他脸上的神色变了又变,猛的侧身往一旁扑去想要躲开那足以致命的一击,谁知,他的速度仍慢了半拍,只感觉冰寒蚀骨的剑罡之气划过他的背后,咻的一声,一阵剧痛在府背部弥漫而开,还感觉到一股温热的血液顺着背部流了下去,沾湿了他背上的衣袍。

    “该死!”

    他咬着牙愤恨的低咒了一声,握着剑的手微颤抖着,那股痛意,竟是让他几乎握不住手中的剑,一出手就是这样难以抵挡的剑罡之气,实力高低,早已经分明,他咬了咬牙,便起逃走,再战下去,他,必死无疑!

    “想走?你没有这个机会了!”秦天南沉声一喝,手中的利剑再度一转,几道凌厉的剑气咻的一声朝他袭去,将他的前路挡下,同时,手中的剑从手中飞袭而出,复手一击,夹带着森寒杀气的一剑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击向了上官震南的背后,长剑嗖的一声从他的背后直接剌入心脏处。

    “嘶!啊……”

    倒抽气的声音与一声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划过夜空之中,只见,原本以着奔跑状准备离开的上官震南整个人僵硬着身体,头微往上仰着,手中的剑从他的手中脱落,直直的剌入了地面,而他,身上鲜血往下流着,一滴滴的落于地面……

    上官震南双目暴睁,死死的盯着前面的夜空处,眼中是不甘与深深的恨意,几乎是一瞬间,一道亮光从他的身体飞闪而出迅速的没入黑夜之中,而他的身体也随着倒向了地面,而夜色中,只有着那带着浓浓恨意与不甘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我一定会回来的!秦天南!我不会放过你的……”

    秦天南眉头微皱,真不愧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竟然能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让元神离开身体,他本以为这一剑下去他必死无疑,却没想到,竟然让他的元神逃了。

    对于这样一个人,让他的元神逃了,毫无疑问的这便是存在着的一个祸根,一个不知何时会出现的祸根。

    云烟从他的怀中抬起头来,朝那前面看去,看到那上官震南的身体倒在那里,一动不动,身上还插着他的利剑,再想到刚才的那声音,不由的一怔,眼中不禁浮上一抺忧色:“他利用元神出窍的方式保住了神识。”修炼之人,如果在将死的前一刻能让元神逃离身体离开,那么,终将有一天还是可以重回来的,虽然到时不是以着同样的身体与面貌出现,但,那也相当于还活着。

    “嗯,被他逃走了。”他低下头来,看到她眼中浮现的担心,便沉声道:“没事的,有我在。”他不会让人伤害到她的,如果他胆敢再来,他一定不会让他有活命的机会离开,哪怕是一缕神识也不会!

    “我想见月儿,你带我去找她吧!”她看着他缓声说着,这里,她不想再留在这里了,她想去看看她的女儿,看看她,过得可还好?

    “好,我这就带你去。”他沉声应了一声,对身后的黑衣人道:“焰,一把火烧了这里!”说着,便搂着她飞身离开。

    “是!”焰沉声应着,眼中浮现着兴奋,当即也飞掠往前而去,到了前面,见上官家的那些人已经死得七七八八了,当即,便对众人道:“一个不留的杀了!再一把火烧了这里,让这四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就在今夜消失在飞仙界!”

    “是!”

    众名黑衣人沉声一应,那声音中,有着难掩的兴奋之感,他们沉寂已经很久了,难得主子的命令让他们前来除掉这上官家,今夜的杀戮让他们心中再度的掀起了一股澎湃的热血,战意在胸膛中涌动着,相信,今夜一过,主子再也不会让他们沉寂着了!

    这一夜,上官家族无声无息的消息,府中近千条人命无一幸存,一把大火烧光了上官家族的一切,直到次日那火焰还在燃烧着,上官家族惨遭灭门,这一夜,飞仙界四大超级贵族又少了一个,这是在继裴家没落之后又消失的另一个超级贵族,一时间,在飞仙界引起了不小的动荡……

    是谁在一夜间灭了上官家族近千条人命?是谁有那个本事连同上官震南也一并击杀了?他们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强者?一个个的问题在飞仙界众人的心中形成着,有很多的人本以为四大超级家族已经是少有敌手的庞大世家,却不想,竟然有人能在一夜间将这个庞大的家族,这一个拥有着上千名强者的家族无声无息的给灭了……

    当消息传到纳兰啸天和仅存的另外两个超级贵族家族那里时,他们的心中仍是避免不了深深震惊了一把,同一时间,颜家和那另外的一个家族也不由的有些担心,担心着,他们的家族会是继裴家和上官家之后被灭的家族,同时,他们也在猜测着,到底是什么样的强者?这飞仙界上,到底出了什么样的强者?裴家家主被击杀,裴家的没落,那可以说间接与纳兰家族有关,裴震是被一个叫沐宸风的男子给秒杀了的,那是事出有因,因为裴家家主带人直奔纳兰家,想要灭了那纳兰家族,才会被那个纳兰家族大小姐的夫婚夫给杀了,那么上官家呢?上官家又是招惹了什么强者?

    短短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便消失了两个超级贵族家族,这让他们两家也异常的担忧,全面进入了警戒的良状态中,而让颜家感到有些安心的是,在他们担心会是与那纳兰家大小姐的未婚夫有关后,不久,颜家家主便收到了纳兰明月送来的信,信中说颜沐是她的大师兄,与她交好,不过前不久却出了意外,至今下落不明,让他不用担心,因为她会把他寻回来。

    而在他收到这封信的不久后,因为担心着颜家也会出什么事,便在询问了一下府中的暗卫,前阵时间颜沐让他们查的到底是什么?也是这一问之下才知道了上官家为何会被毁了门,因为那纳兰震南竟然将纳兰啸天的妻子,纳兰明月的娘亲囚禁了近二十几年,只是,虽然如此,却仍觉得有些奇怪,当时上官家被灭门时,纳兰明月和那沐宸风以及纳兰啸天等人都没离开九龙城,那么,灭了上官家的又会是谁呢?

    虽然不管怎么样,但自己儿子如今已经失去踪影,甚至生死不明,估计这事纳兰明月还是不知道的,于是,他又修书一封,让人送去给她,让他没想到的是,当他这封信送到唐心的手中时,唐心已经见到她娘亲了……

    而此时,另一边,秦天南将云烟带回了他的产业之处,就是九龙城中那最大的拍卖会场中,那个拍卖会是他的产业,也是他的根据地,他的手下全都隐藏在这里,这么多年,一直沉寂着不动,今天,他们再度的回到了这里,而到这里时,夜也已经深了。

    “云烟,今晚你好好在这里休息吧!我让人去给明月报个信,让她明天过来见你。”他私心的并不想让纳兰啸天再看到她,因此,希望能将明月叫到这里来。

    “好。”她点了点头,看着面前的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道:“谢谢你。”

    闻言,秦天南露出了一抺笑意,这抺笑意缓解了他脸上的刚毅与威严,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显得人性化了些。只见他的一双黑瞳落在她的脸上,看着微垂眸的她,他缓声道:“跟我不用说谢,好好休息吧!”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云烟看着他转身离开,眸光微闪,慢慢的收回了眼眸,这才开始打量着这间屋子,这里其实是一个院子,而她所在的是这个院子中的其中一间屋子,这里的摆设很是高档大气,少了女子的柔和,她猜测,这里应该是他的院子才是,不过,却让她住了进来。

    她走到桌边坐下,有些怔怔然的发着呆,感觉这一切,就像一场梦一样,这么多年她每一天都在想着离开那个地方,但没想到,真的离开了,却又觉得是那样的不真实,这些天,她很担心这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她又会出现在那个院子中,但,每一天的醒来,她能看到了他出现在她的身边,感觉到了他体贴入微的照顾,这让她渐渐的放下心来,她是真的离开了那个地方了,她是真的自由了。

    想到他,她眼中不禁浮现着几分的茫然与迷惑,虽然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但,那一夜他如天神一般的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一刻的震撼,至今也让她难以平复下来,他的月下表白,他的真情流露,都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她知道,她的心,动了,沉寂了二十几年的心,再度的悸动了……

    但是她分不清是出自于感激,还是真正的动心了,她不敢去接受他,也不再敢轻易的爱上任何一个男人,曾经的她,把爱情看得比生命还重,可到到头呢?还不是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她是真的怕了,怕再次受到伤害,而这个人,是她以前当成知心朋友的,她害怕会失去了这个朋友,却又不希望看到他失望黯然的眼神,她混乱了,整颗心都混乱了,到底她要怎么样?她自己也没能弄清楚自己的心意。

    另一边,站在夜色中的秦天南负手而立,听手下的汇报,才知道原来在他离开后发生了那些事情,他当时第一时间往上官家赶去,本想着颜沐应该也查到了这信息,他自会告诉唐心,却没想到他们却出事了。

    “他们为何会失踪?知道原因吗?”他沉声着问,目光落在面前的黑衣人身上。

    “主子,因为他们那些人个个都不是一般人,因此我们没有跟得太近,所以发生那事情时也没有看见,只知道当时有一个浑身散发线着煞气的黑衣男子出现,他不知动用的什么样的法术,将他们全部给带走了,不过奇怪的一点倒是,因为那个黑衣男子的出现,那八个进阶的白衣男子居然在瞬间突破,成功进化神级别,而且他们的实力竟是直升而上,齐齐在巅峰期才停下了下来,不过下一刻,他们甚至连缓气的时间也没有,就已经被一股黑色气息所吞噬,连同那颜家少主一众人也是,全部消失在原地。”

    那名黑衣男恭敬的禀报着,将他所看到的一切全说了出来,他所看到的这些,甚至是药痴鬼谷子也没看见的,想到那一幕,至今他仍有些心有余悸,那八人居然能在那一刻成功进阶实力还直升而上到达巅峰期,真的是太险了,如果当时一个不慎走火入魔,他们八人几乎就是废了,但,不可否认,那些人真的是非同一般,要不然他们暗中注意着他们时也不必躲得那么远。

    闻言,他眼中划过一抺深思,继而又问:“那明月呢?她如今在哪里?”

    “她离开了纳兰家族,如今也在这城中唐家落脚,那个地方是不久前他们那些人买下的,除了她之外,那个叫沐宸风的男子和纳兰若尘也跟着她,还有另外的几名女子也在。”

    听到这话,他这才点了点头,道:“派人过去送个消息,请她明天过来。”

    “是。”黑衣人恭敬的应了一声,这才迅速离开。

    秦天南回身看着那还亮着灯的屋子,顿了一下,迈步走了进去,轻轻的推开了门,见她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脸上难掩疲倦的神色,就算是睡着了,那眉头也还微微拧着,似乎在为什么事情困惑着似的,因为担心她着凉,而趴在桌子也是睡不好的,他走上前去,伸手点住了她的穴道,这才弯腰将她小心翼翼的抱了起来,往床边走去,将她放在床上,为她盖上了被子,看着被他点了昏穴的她,那睡颜就如同一个孩子一般,毫不防设,他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那熟悉的眉眼,熟悉的容颜,一寸寸细细的看着,似乎,想要将她好好的看个够似的。

    他伸出了手,轻轻的为她揉开了那微皱着的眉头,看着她那眉头慢慢的松开了,眼中这才浮现了一丝笑意,把被子给她捂好,这才起身离开,为她关上了门,转而走进了隔壁的房间里休息。

    夜,正深,唐府中,沐宸风与唐心却是全无睡意的在房中商量着接下来的事情,因为不知八煞他们到底怎样了,又因颜沐也一并失踪,而让她连她娘亲的下落也丢了,他们两人在商量着这接下来要先做哪一样先,再三决定后,他们还是打算先找到她娘亲,再去找八煞他们,因为如果八煞他们真的是在海外的话,那么,这一去到底多久才会回来那可是说不定的,在蓬莱仙岛上,还有着两个老人在盼着,盼着与她娘亲团聚的一天,等待的日子是不好过的,她不希望她的外公外婆的日日在等待中度过,而八煞他们距离这里较远,一时半刻也无法去到那地方,所以,找到她娘亲这件事,当列为其一。

    “我觉得这件事倒可以让颜家的家主帮忙查一下,颜沐既然查了,那么一定也是动用这了颜家的势力,如果由颜家家主来查,相信不用几日便有消息。”沐宸风说着,看着面前一手托着下巴苦思着的她。

    “这倒也是,他让颜家的暗卫去查,颜家家主再去查的话,就简单多了,你这这事我前几日让人去送信时怎么就没想到?要是当时拜托他帮下忙,也许这会已经有消息了。”

    沐宸风笑了笑,道:“这段时间你一直也没休息好,有很多的事情没顾虑到那也是自然的,八煞他们与你没有契约,但玄月有,你这些天没有感应到什么不对劲的,相信他们都还好的,也不用太过担心。”

    “嗯,你说得对,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上,只可惜,鬼谷子和药痴都说当时他们被震晕了什么也不知道,要不然,我们多多少少也能知道一些消息,唉!”她轻叹了一声,道:“本以为大家可以相聚在一起了,谁知还会出了这样的事情,这磨难,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啊!”声音才落下,见沐宸风突然间朝外看去,而她凝神一聚,也感觉到有人来到,只是还没开口,外面已经传来了声音。

    “深夜打扰,多有抱歉,樱奉主子之命,前来传话,主子请唐姑娘以及沐公子明日一早到云天拍卖会一见。”

    外面,传来一女子的声音,女子的声音不卑不亢,不急不缓,却让屋中的两人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眼。唐心挑着眉看着面前的沐宸风,问:“你认识那云天拍卖会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