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9 夜下表白!

    听到这话,她似笑非笑的睨了他一眼,在纳兰啸天心中越发不安的时候,胡乱猜测着的时候,却听她的声音再度传出:“看你的面相,故人相遇也就在不久了,不过,你与她却是无法再续前缘,若是放手还罢,若是不肯放手,指不定还会为纳兰家惹来灭族之祸。”漫不经心的话话从她的口中而出,她移开了目光,视线落在那夜空之中,道:“虽然我没见过你那个妻子,不过,能生出那丫头的女人,又岂会一般?”说着,又睨了他一眼,挑了挑眉道:“我听说你们两个以前也经历过不少事情,还许下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不过似乎,你后院的女人不少?”

    闻言,纳兰啸天不由的垂下了眼眸,脸上浮现了羞愧的神色,道:“多谢姑姑告知,啸天告退。”说着,几乎是逃离一般的出了她的院子。

    看着他离开,舞倾凡笑了笑,看着夜空中的星辰,喃喃的道:“男人就是这样,没得到手,对你百般讨好,山盟海誓,誓言旦旦,得到手了又弃之一旁喜新厌旧,但闻新人笑,哪曾见旧人殇?”恍惚间,她想起了那个男人,眸光不由的微冷,整个人的气势也冷了下来,浑生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漠气息。

    另一边,回到院子的纳兰啸天想起今天还没见到秦天南,也不知他在忙着什么,于是,便唤道:“来人,把秦管家唤来。”低沉的声音在院中响起,只听外面的护卫低应了一声。

    他站在院中,抬头看着星辰,想起刚才所说的话,心头不禁一阵沉重,他与烟儿真的不可能了吗?从当年他纳入第一个女人起,他们的感情就出现了裂缝了吗?想到他后院的那些女人,不由的,深深叹了一息:“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

    他叹了一声,走到院中的桌边坐下,想到现在纳兰家族中的一切,眉头不由微拧了起来,星辰不是他的儿子,明月也不愿意认他为父,若尘也跟着离开了纳兰家,放眼整个纳兰家族,他竟然找不出半个人来培养,竟没有半个人有那个能力可以带着纳兰家族走向巅峰。

    在外人的眼中,他贵为一家之主是多么威风的事情,可,谁又知道,他这些人肩膀上就压着一大担子,他要为整个纳兰家族着想,为了这个家,他付出的又有谁看见?然,到头来如何?他得到了什么?心爱的妻子离他而去,女儿也不愿意认他为父,那被他当继承人培养的儿子,却不是他的儿子,他何其悲哉……

    “家主。”一名护卫出现在院外,恭敬的低着头,道:“府中上下找遍了,也不见秦管家。”

    听到这话,纳兰啸天回过神来,皱着眉头问:“他可是出门办什么事了?何时不见的?没人看见吗?”

    “今天早上还看到了,后来就再也没看到了。”那护卫恭敬的说着。

    纳兰啸天眼中划过一抺深思,道:“让人去找找,会不会出门什么了。”秦天南跟在他的身边这么多年,一直忠心耿耿,他对他从没怀疑,这会不见,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是!”那护卫应了一声,当即退了下去。

    此时的他并不知道,秦天南离开了这里后便直奔四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而去了,多少年没有她的消息,得到她的消息,还知道她被废了一身的修为,他心中又是怜惜又是愤怒,该死的上官震南!真是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把她囚禁起来这么多年,真是可恨!

    跟在秦天南身后不远处的十几名黑衣人拼尽了全力也赶不上他的速度,只是紧紧的跟着不要被落下,但看到自家主子那一身冰冷摄人的气息,也不由的微缩了一下,多少年没看到主子生气了?这一路上,他们虽然远远在跟在身后,却仍不免被他身上的骇人气息给惊到。

    以着最快的速度往上官家赶去,那也得用上好几天的时间,而当秦天南来到上官家附近时,他已经渐渐的冷静下来,上官震南为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家中有着众多的高手,而且里面设下不少机关,想要进去,可不是这样横冲直撞便能进去的,尤其是,在还没救出她之前,他并不想打草惊蛇。

    静跟在秦天南身后的十几名黑衣人见他冷静下来沉思着,眼中不由的皆闪过赞赏与敬佩,真不愧是他们的主子,隐忍在纳兰啸天身边这么多年,他还真的就算一个管家一样,让人挑不出错处,更能让纳兰啸天打心底信任他,而且在纳兰家的地位也远远超乎众人的想象,试问,这样一个人,又有谁会看出,他真正的身份是那样的尊贵?毕竟,谁也不会想到一个拥有那样尊贵身份的男人会为了一个女人屈尊去纳兰家中当一个管家吧!

    “待众人到齐,天色一暗,焰,你跟我进去找人,洛和雷两人设法引开上官震南,待我找到人,便血洗上官家!”秦天南沉声说着,声音中透着一股狠厉的气势,仿佛,这,才是他真正的本色。

    “是!”十几人沉声一应着,其中,能听出有两名是女子的声音。

    “嗯,先找个地方休息,众人若是到来,便让他们不动声色的将上官家包围起来,到时等待我的信号,记住,一个也别让他溜好,待夜色降临便行动。”他沉声说着,与众人到不远处的林中休息,等待夜晚的到来。

    而此时,上官家的上官震南并不知道,一场灭门之灾,正在等待着他们,而这一股恐怖的实力,更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漆黑的夜,只有一轮明月高挂于夜空之中,偶尔有乌云遮挡住,只有淡淡的光芒洒落,夜,静得慌,但上官家中却是四处灯火通明,来来回回走动着着的护卫警惕的在守护着上官家的安全,只是,他们却不知道,此时的上官家外面,已经被几百名无声无息的黑衣人包围住,正等待着一声令下,便开始击杀!

    上官家所在的地域,位于一处空地之上,占地之广,比起纳兰家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似乎,这些大家族总是喜欢把家族建立在一些人烟较少的地方,兴许是这样一来,一些家族秘密不容易被人发现吧!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就算是被灭门了,等众人发现时,估计也是已经为时已晚。

    两抺身影旁若无人一般的穿梭进入上官家,越过上官家的一层层守卫,来到了一处布着阵法的地方才停了下来。黑衣人压低着声音道:“主子,这是这里面,这里开始结界与阵法相结合,共有十二道,烟夫人就在最里面那个林子的院子里,除了这十二道阵法之外,院子外面也设下了双重结界。”

    秦天南看着那前面的阵法,眸光微闪,道:“你跟着我的脚步,不要走错了。”说着,便迈步往里面走去,后面的黑衣男子一见,当即跟上,一步步的跟在他的身后,踩着他的脚步走。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两抺身影在夜色中穿梭着,不知道的人若是看见了他们,顶多觉得他们只是在里面走来走去乱走一通,但若是清通阵法与结界的人便会知道,秦天南每走的一步都是精准无误的,尤其是碰到结界时,更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竟能在毫无动静之下,带着身后的黑衣人穿过结界而不惊动设下结界的人。

    夜空中,那遮着明月的乌云被风吹散着,月光洒落底下,似乎有意为他们照亮脚下的路一般,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看到了一片小树林,看着那看似毫无章法乱栽一通的树木,秦天南眸光沉了沉,道:“好个上官震南,竟然连这样的阵法都用上了,看来,他的招术还真不少!哼!”声音一落,便对身后的人道:“跟着,这里的树木不要去碰到,就是树枝也不要去碰。”说着,这才迈步往前走去,而在往前走去时,碰到一些拦着路的树枝时,他还会侧身闪避开去,尽量是的不去碰到那些枝枝。

    跟在后面的黑衣人一听,自然也是照做,听了主子的话,他知道这地方的阵法一定比前面的还要诡异几分,如今主子还没见到烟夫人,自然是不能让上官震南知道他们潜了进来,否则,若是在他们找到烟夫人之前又把烟夫人带走了,岂不白白欢喜一场?到时,只怕有了防备的上官震南就会把烟夫人藏得更深,想要再找到她,就更难了。

    与此同时,在这林子中的院落中,一袭白色衣裙的云烟披着雪白的披风倚着院中的树,看着那头顶上的明月,多少个夜晚,她思念着女儿时就会看着那夜空中的明月,就好像,那就是她的女儿,是她的女儿在陪着她,这些年被困在这里,孤独的她只有与花草为伴,与明月相依,看着天上的明月,思念着那从小便离开了她怀抱的女儿。

    “今夜也不知怎么回事,心总跳个不停,到底是怎么了呢?”她一手贴在胸口处,感觉着自己的心跳得比平时快上几分,隐隐的,像是要发生什么事似的,但,她在这里,又能发生什么事呢?这个地方太过隐蔽了,谁,又能找到她呢?

    一阵夜风吹来,拂面的冷,让她微缩了一下,她伸手拉紧了身上的披风,站在这夜色中,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的她没有了灵力的御寒,脸上和双手已经被风吹得冷冰冰的,她把手放在唇边轻轻的呼着气,但,依旧冰冷。她走到门槛上坐下,双手环着自己的膝盖,这个地方风没那么大,也能看到夜空中的明月,正好。

    望着天空的明月,想着当年她那小小的孩子,如今也已经长在了,只是,不知她长着什么模样呢?会不会像她呢?她这些年又过得可好?回到了纳兰家族又是否真的过得好?

    上官震南那一回来告诉她,她的女儿很好,纳兰啸天对她很好,但她不知道,是不是他在说骗她的话,对于他所说的话,就是信了三分也嫌多,想当年,要不是她错信了他,又怎么会被他废了一身修为,还困在这里这么多年?想到这,她不由的微低下了头,把头埋在了膝盖间,心情不由的沉闷了起来。

    当秦天南迈着步伐进了院子里,看到的便是这样的一幕,那房门边上披着雪白披风抱膝而坐的女子垂低着头,墨发垂落在她的脸侧,半遮着她的容颜,在她的身边,弥漫着一股孤独与寂寞的气息,虽然她没有抬起头来,但,她的身形他却不会认错,是她没错,是他找了二十几年的她,再次看到她,他面上虽然神色平静,但眼中的波动着早已经泄漏了他心中的激动,多年后重逢的喜悦,很快的就被怜惜取代了,因为他听到了低低的抽泣声,那声音那样的压抑,那样的让他揪心,恨不得马上上请前,把她拥入怀中,告诉她,他来了,他以后再也不会放开她的手了,他以后再也不会让她受委屈了!

    他迈步上前,来到她面前一步的地方停下了脚步,而这时,终于察觉到有人靠近的云烟以为是上官震南来了,头也没有抬起,而是依旧趴着,冷着声音道:“出去!”

    秦天南定定的站着,看着她,听着她微冷的声音,慢慢的在她的面前蹲了下来,低沉的声音带着掩不住的怜惜,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听到这个声音,趴着的云烟愕然的抬起头来,看到了那蹲在自己面前的中年男子时,眼中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她怔怔的看着他,一瞬间,竟然忘了如何反应。

    看着她脸上还带着泪水,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似乎,不敢相信会在这里看到他一般,秦天南伸出了手,双手捧住了她的脸,大指姆抺去了她脸上的泪水,将还没回过神来的她拥入了怀里:“我来带你走,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流泪了。”

    被他拥入怀中的云烟听到了这话,眼中的泪水却是夺眶而出,她靠在他的怀里无声的哭了出来,泪水沾湿了秦天南的衣襟,也让他的心揪疼着,而他,只是紧紧的抱着她,低低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他为何没有查上官震南?如果他当年有查上官震南,她就不会受这么多的苦,更不会让她在这里被关了这么多年,都是他不好,是他不好,是他没有保护好她,让她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孤单了这么久……

    眼泪止不住的涌了出来,她并不是一个懦弱的人,更不是一个轻易流泪的人,但这一刻,却管不住自己的眼泪,像是在将她这么多年的委屈都哭出来一般,多少年了?从她被废了一身修为,从她被折断了飞出这里的翅膀,她就在盼着,盼着有一天有人能来救她出去,她猜想过也许会是纳兰啸天,也许会是她女儿,但,却从没想到,找到她的,竟然是他……

    哭了好一会,她才退离了他的怀抱,她拭去了眼角的泪水,看面前的他,带着哽咽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的人查了上官震南,才知道了你的下落。”他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碰到她那被冻得微冷的脸时,对她说:“这外面风大,先进屋去吧!我再慢慢说给你听。”说着,他扶起她,为她拉好身上的披风,当牵起她的手时,感觉到她双手的冰冷,不由的微皱起眉头,大手一包,将她的手包了起来。

    云烟一怔,看了他一眼,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谁知却被他握得更紧,不由的道:“你放手……”

    “不放,我再也不放开你的手了。”他正色的看着她,将她冰冷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拉着怔愣的她在桌边坐下,双手微运起灵力,将灵气通过她的双手输入她的体内,帮也暖和着身体。

    “你、你说什么,别胡说。”她心一慌,碰撞到他那灼热的目光时,不由的闪躲着,她并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少女,那样的目光,赤果果的是掩不住的情意,当年,她在纳兰啸天的眼中就见到过,只是,为何他……

    “云烟,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他看着她,不容她闪躲,双手捧起了她的脸,深邃而认真的目光看着她:“从你当年救了我开始,我的心里满满的都是你,只是,当我再度找到你时,你却已经成了纳兰啸天的妻子,所以我才进了纳兰家,我想守护在你的身边,可却还是看到了纳兰啸天一次一次的对你的伤害,当我想要将心意告诉你时,当我想要带你走时,你却不见了,这些年,你可知我是怎么过来的?我从没放弃过寻找你,因为我知道你一定还活着,只是,我以为你是自己躲起来了,却不曾想,你被上官震南给困了起来,对不起,我还是来晚了,但,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云烟,以后让我守护在你的身边吧!我绝不会再让人伤害到你,也不会再这让你流泪了。”

    听着他的话,云烟怔怔然的看着他,那沉寂已久的心,就像被突然间丢下的石头打乱了一般,荡开了一圈圈的涟漪,她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向她表白,还有他,竟然是为了她才去纳兰家当一名管家?想到当年她也曾纳闷和不解,因为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当管家的人,但为何去会去了纳兰啸天的身边?当时她也曾问过他,而他那时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而后,她也没有再多问,只是依照他说过的话去做,不要让人知道她曾救过他,却没想到他……

    “我知道突然间要你接受我有点难,但我愿意等,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一定会爱上我的。”他看着她,语言中透着一股自信,那是一种来自于他心底的自信,因为,他对她的爱,不比任何一人少,而他相信,她,终有一天会被他打动的。

    云烟怔然的看着他,看着他那毫不像玩笑的神色与话语,心头扑通扑通的跳得飞快,一瞬间,竟然不知如何去直视于他,只是问:“你是怎么进来的?上官家族守卫森严,上官震南更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手,你这样进来,难道没人发现吗?”心微乱,语气也微乱,其实她知道他来到这里上官家的人应该是没发现的,要不然,上官震南又怎么可能不会出现?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是悄然无声的来到这里,而能来这这里却不惊动任何人,可想而知,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我带了人来,他们守在外面,上官震南此时还不知道我进来了,放心吧!有我在没事的。”他安抚着她,让她不要太担心,而眼底却是掠过一抺冷冽的光芒,该死的上官震南,他就是死一百次也不足惜!

    “我的一身修为全被废了。”说到这,她眼中不由的划过一丝黯然,如果不是修为被废,也许她就不会被困在这里这么多年了,其实,这些年来上官震南不止一次想让她出去,但,条件是她必须成为他的女人,她虽然希望能够离开这里,但却绝好不会委身于一个那样的男人,于是,她选择了在这里等待,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但至少,今天她终于可以离开了。

    “修为没了可以再修炼,以后有我护着你,也会帮着你,不用几年时间,你的修为一定会提上来的。”他缓声说着,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这样的秦天南,若是让别人看见了一定会惊掉眼睛,试问,谁会想到那总是一副倨傲模样的秦管家会流露出这样温柔深情的神色?

    “嗯。”她应了一声,看着被他握着的手,不由的,心下微动。

    与他认识的时间也很长了,当年救他在山洞里的那段日子,以及后来他进了纳兰家到了纳兰啸天身边当管家,再到后来她因为伤心时而无处诉,他的默默陪伴,听她倾诉,以及他在纳兰家中暗中对她的维护,别人不知道,她却是知道的,她被困在这里这么多年,他如同天神一般的来到她的面前,对她表白,告诉了她当年她所不知道的事,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说不心动,那也是假的,只是,她还可以相信爱情吗?她还可以相信男人吗?

    曾经,纳兰啸天那样的让她心动,让她相信他是那样的爱她,但后来呢?还不是一次次的伤透了她的心,让她心寒?

    将她眼底的神色看得一清二楚,秦天南也不给她压力,只是站了起来道:“我们走吧!现在就离开这里,我带你去见明月,她也一直在寻找你的下落,这次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查到上官震南这里来。”说到底,她都是让他极为欣赏的一个女子,那样的年轻,那样的睿智,那样的冷静,那样的淡雅,也那样的强大。

    听到这话,她眼中不由的浮现了激动:“明月?她还好吗?有没人欺负她?她在纳兰家过得可还好?”她的女儿,终于,可以看见了吗?

    “她不仅很好,也很强大,你不用担心,那些欺负她的人,全都在她手上占不到便宜,关于她的事情很多,我以后再慢慢说给你听。”他牵起她,为她将披风系好,这才牵着她的手走了出去。

    云烟微低着头,他的温柔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任由他牵着她往外走,一出外面,她就被他拥入了怀里,他用他的身体为她挡去了那寒冷的夜风,让她感觉到的是温暖与体贴。

    外面候着的黑衣人焰看到主子搂着烟夫人出来,看到那过了这么多年仍旧那样美丽如初的白衣女子,不由的眼睛一亮,烟夫人这般美好的女子,理应就该配他们家主子。

    当下,他迎了上去向他们行了一礼:“主子,夫人。”自动的把烟夫人三个字改为夫人。

    听到焰的话,秦天南眼中划过一抺笑意,赞赏的看了他一眼,低头看了怀里的云烟一眼,问:“冷不?”

    “不会。”她微低着头摇了摇头,脸上火辣辣的,被他这样护着,确实是不冷。

    “嗯,那我们走。”他突然搂着她提气就飞掠向前而去,这一回,不必担心会惊动上官震南,因为她已经在他的身边了,就算是上官震南赶来了,也阻止不了他带走她!而且,今夜,将是上官震南的死期!敢废掉她一身的修为,将她困在这里这么多年,他要让他上官家付出惨痛的代价!

    原本正在房中与一个和云烟长得有几分相像的小妾亲热的上官震南,突然间像感觉到什么似的,脸色骤然一变,他抬脚就是一踹,将那一丝不挂趴在他身上的女人给踢下床去,只听一声痛呼声响起,而他却是半点怜香惜玉也没有的翻身跃了起来,重新披上一件衣袍便火速夺门而出……

    ------题外话------

    妹纸们,有票的别留着呀,莫非只有我万更才肯给?那这也太太太太太欺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