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8 突变!

    当沐宸风和唐心坐着麒麟来到城外树林时,两人的脸色不由的一变,看到那底下的一幕,唐心心头一沉:“怎么会这样?他们明明是在这里的,到底出什么事了?”心中的不安猛然扩散着,她甚至等不及麒麟飞下去自己便已经跃了下去。

    沐宸风看着那底下的一幕,眉头也不由的微拧起来,底下,只有十几名死去的修士,而唐子浩他们却是一个也没有看见,周围有着打斗的痕迹,而那地面上还有着鲜血,空气中,隐隐有一股邪魔的气息存在府着,闻着空气中的那一股气息,他的目光不由一眯,心中暗自思着,下一刻,便也飞身而来,来到她的身边。

    “胖子哥哥!玄月!大师兄!你们在哪里?”唐心眼中浮现着惊慌与担忧,她大声的喊着,然,林中回荡着的却只有她自己的声音,这地面,只有着鲜血和那些死去的修士,而他们,却不知所踪!

    “怎么办?他们都不见了,怎么会不见了?都去了哪里了?到底出什么事了?”她喃喃的低问着,想到他们有可能遭遇不测,心中的担忧不禁越发的扩散着。

    沐宸风来到她的身边,一手搂着她的肩膀,将她拥入怀里,理智的分析着:“你先不要慌,我们要先弄清楚这里出什么事了,八煞他们既然在进阶,一般人根本动不了他们,而且,还有子浩他们守护着,我估计,他们是遇到强敌了。”

    低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传起,莫名的让她安心,也让她慢慢的恢复理智,她开始思忖着,想到他们也许此时身处危险之中,心,越发的冷静下来,只有冷静下来她才能想到办法,当下,她来到那些死去的修士身边,检查他们的死状与死亡的时间。

    看到她渐渐平复下来,沐宸风没有打扰她的思绪,而是朝周围看去,仔细的看着这一带的地方,当看到不远处被的插在地面的长剑时,眸光一闪,走上前去将那把剑捡了起来。

    而这时,纳兰若尘也来到了他们这里,看到原本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众人却不见了,不由一怔,连忙问:“出什么事了?他们呢?怎么都不见了?”看到周围地面上有着鲜血和那些死去的修士,心也不由的微沉,脸上浮现了担忧的神色,看到不远处的沐宸风拿着剑在看着,他连忙走了过去,看到那把剑,不由的眉头微皱:“这是师兄的剑。”

    师兄的剑怎么会丢在这里?人却不见了?要知道,一般情况下手中的剑就也是不会丢的,而能让他连剑都来不及收起来,当时的情况得多危急?

    沐宸风将剑递给他,道:“既然是你师兄的,你帮他收起来吧!我们去看看她那边有什么线索。”说着,便朝唐心走去。

    此时,唐心看着那死去的修士们,一个个的死状都是一样的,不是脖子处出现着暗黑色的五个手指痕就是胸口处有着一个暗黑色的手掌印,从这些修士甚至连剑都还拔出来看,对方的实力高于他们很多,因为,这些修士是颜沐带来的,有的是飞仙期巅峰的强者,而这样的强者却是瞬间被秒杀了,那么,那些人的实力至少也在仙者品阶以上。

    为什么她会觉得他是一伙人?她认为,能将所有人都带走,不可能是一个人所为,但,到底是什么人呢?胖子哥哥和小雪是雷电属性的修士,他们两人联手,那战斗力也是极强的,竟然也无法抵挡对方的攻击,到底那是怎样的一个人?他们如今又在哪里?是落在那些人的手中呢?还是侥幸逃脱了?

    让她微松一口气的是,这里没有看到他们的尸体,这样一来,她是不是可以期待,他们都还活着?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沐宸风来到她的身边,视线落在那地面死去的修士身上时,看到那手掌印,眸光微闪,这种手法……

    “他们都是瞬间死亡的,身体还有余温,死的时间并不长,从我让玄月他们来这里的时间推算,到我们的在纳兰家的时间,他们的遇害时间应该是我们在来此的半路时,这种手法我没看见过,无从下手,而且,胖子哥哥他们都不见了,我估计他们不是落在那些人的手中,那就是逃走了。”说到这,她的眉头微拧,道:“不过我觉得他们逃走的可能性不大,极大的可能是落在那些人的手中了。”

    “你认为杀死这些修士的是一伙人?”深邃的眸光落在她的身上,黑瞳中,暗光涌动。

    听到这话,她一怔,问:“难道不是?”

    沐宸风笑了笑,摇了摇头,道:“这周围地面的脚印并不多,我不认为杀死这些修士的是一伙人,这些人死于同一种手法,而能瞬间将这些飞仙级别的修士杀死,对方的实力应该与我不相上下,而且,这人不是一般的修士。”

    闻言,她眼中划过一抺诧异,问:“那依你之见呢?你觉得会是什么样的修士?”

    一旁,纳兰若尘也将目光落在沐宸风的身上,觉得他的分析很是精准,而且,连他们没注意到的事情也注意到了。

    “这空气中有黑暗气息。”他沉声说着,目光在周围扫过,道:“如果我没猜错,他们应该是遇到恶神了。”

    “恶神?”

    唐心一惊,想到当年在仙门中让他走火入魔的那个黑暗男子,不由的心一沉,那个男子的修士极为强大,如果是碰上他,那么,胖子哥哥他们加起来只怕也无法对付他,如果真的是他做的,那也可以解释为何他们能在这里失去了踪影,当年因为他被那恶神下了黑手,她查过一些关于恶神的信息,想到他们极有可能落在那个恶神的手里,脸上不禁浮现出凝重之色。

    纳兰若尘则没听说过那恶神之名,此时见唐心脸上神色那样凝重,不免心中也担忧着,能让她露出那样惊愕与担忧的神色,想必那恶神绝不容易对付。

    “嗯,就是你以前看见的那一个。”他点了点头,沉声道:“飞仙界虽然以着东西南仙北四在陆区分地域,但,在海外还有很多的地方是不属于飞仙界地域的,而那恶神便是居于海外地域的,不过,他一惯最喜为恶,吸食恶念与怨恨为修为,在飞仙界四处游历,不久前,我才与他交过手,而八煞他们曾经也见过他,想必,他知道我们是一起的,因此才会连着众人一起带走,至于他到底带走他们去做什么,这就不得而知了。”

    听完他的话,唐心皱起了眉头沉思着,过了一会,这才道:“现在不仅是胖子哥哥和八煞他们都不见了,就连大师兄也不见了,他是颜家少主,眼下出了这事,如何向颜家交待?”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本以为不会出事的事情,却在半途出了这样令人措手不及的事,也不知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明月,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去唐府看看?”一旁,纳兰若尘开口说着,想到唐府里面还有位女子,如果他们知道了这事,只怕也会担心不已,只是,仍得去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没有逃脱,如果没有落在那个恶神的手中的话,那么,他们应该会回唐府等他们的。

    “嗯,先回去看看吧!”她点了点头,对沐宸风道:“梦珊与筱筱没跟过来,她们留在府里,我们现在去看看。”

    “好。”沐宸风应了一声,便与他们一同往林中而去,然,却在将近出林的时候,看到了那受了重伤晕倒在路旁的两人。

    “那是鬼谷子和药痴!”她惊喜的喊了一声,快步的上前,见他们两人倒的地方约十几米,当即和若尘将他们两人给扶到一起,迅速的给他们检查了一下身体。

    “怎么样?”若尘问着,心下有些紧张,他们大家都不见了,只有他们两人在这里,如果他们能醒来,也许能告诉他们多一些的线索也说不定。

    “伤得很重,先带回府里再说。”她说着,就要扶起地上的药痴,却让身边的沐宸风给接了过去了。

    “我来。”沐宸风说着,将药痴扶了起来,对她说:“走吧!”

    唐心微怔,看着迈步往前面走去的身影,她知道他一向不喜欢跟陌生人有身体接触,没想到他倒是把药痴给扶着走了。她回过神来,这才迅速上前。

    因避免太过惹人注目,麒麟被他收回了空间,几人进了城,便往唐府而去,而此时,唐府中的筱筱和梦珊也不由的有些担心着,因为他们出去很久了,城外的天雷已经停了有一会了,但却没见他们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要不我们去看看吧!我总觉得这心里头不是很放心。”筱筱担忧的说着,看着身边的梦珊,要不是因为她的实力不高,他们也不会要她留下来,还让梦珊和红绫在这里陪她。

    “这样吧!你们两人留下,我去看看。”红绫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其实她也等得有些担心,到底怎么样了?总得有个消息吧?这天雷都停了好一会了,却还没见他们回来,莫不是出什么事了?

    “啊!你们看,是主子回来了!”梦珊指着那抺身影,当看到沐宸风时微怔了一下,道:“沐公子也回来了,还跟主子一起,只是,他们怎么扛着药痴和鬼谷子?”说着,不由快步上前,而红绫和筱筱也快步的跟上前去。

    “主子!出什么事了?他们怎么这样了?”看到几人脸色有些凝重,她不禁担心的问着,朝他们的身后看去,却不见师兄和八煞他们。

    红绫和筱筱也跟着上前来,看到他们扛着两个昏迷着的人,当即道:“快,先进里面再说。”

    “嗯。”唐心点了点头,听到梦珊的话,她知道,除了他们之外,八煞他们都没回来,看来,是真的落在了那个恶神的手中了。

    进了府里,唐心将药痴和鬼谷子放在同一个院落中,然后便为他们疗伤,看他们这样子,也不知到底知道多少事情,但至少有一丝的线索,都是不能放过的。

    院也外,沐宸风坐在桌边喝着茶,若尘则从回来就一直担心着,那眉头到现在也还没松开,他给红绫几人说了他们所看到的事情,以及,八煞他们都不见了,听到这话后,红绫也是微拧着眉头,一脸的凝重神色,而梦珊和筱筱两人的脸色有些苍白,她们三人除了筱筱没见过那恶神之外,另外的两人都在仙门时见过,自然知道那是多可怕的一个对手,想当年沐宸风还差点毁在他的手里的,而且,如果不是当年那恶神出来做恶的话,沐宸风也不会去炼狱除掉一身的邪魔之气,她们真担心,他们如果真的落在那恶神的手中,那会怎么样?

    心头微沉着,半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谁也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直到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后,唐心才从房里出来,看着他们几人,道:“伤得不轻,不过并不致命,应该明天才会醒来。”

    “唐心,他们会出事吗?”筱筱心下担忧着,她虽然不知恶神到底是谁,但看他们一个个的神色那样凝重,心中也知不妙。

    “我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但愿会没事吧!”她轻叹了一声,看着她们几人,道:“好在你们没去,要不然,只怕你们也会落在那恶神的手中。”

    沐宸风不知在想着什么,一边喝着茶,仿佛没听见她们说话似的。

    “那恶神到底是什么品阶的强者?他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如果单凭我们几人,能战胜他吗?”纳兰若尘将心中的担忧说出来,因为对那恶神的不了解,他们想要下手也是无从下手。

    “他的实力远在我之上。”唐心说着,在桌边坐了下来,看向沐宸风,问:“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他们应该都不会有事,但,也许会被恶神控制住,用来对付我们。”他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那个恶神确实是有这样的一个本事,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倒是说得通为何他会没有杀死他们,反而将他们一众人带走,因为,他们一个个的实力都是极为出色的,而且也跟他们都有关系,如果用他们来对付他们,那么,他想的便是要他们下不了手。

    听到这话,几人不由的看向他,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真的不妙了。

    唐心则摇了摇头,道:“不一定,他们的毅力皆非常人所能比的,想要控制他们,就算他是恶神,也不容易办到。”说着,声音一顿,道:“而且,我相信,他们不会那么容易被控制的。”

    八煞他们和小雪是她亲自训练的,她很清楚他们的意志力,还有胖子哥哥,吃了那么多的苦,承受了那么多的事情,他的意志力和精神力也是极为强大的,玄月也不用说,虽然他跟在她身边的时间没有八煞他们长,但他的意志力和精神力一点也不逊色于八煞他们,而大师兄颜沐也不用担心,他就是一枚妖孽,想控制他?那是不可能的,莫子漓和凌子寒两人,也不用担心,因此,他说的恶神会控制他们,她觉得可能性不大,至于古世君,这就有点难说了。

    “我也只是猜测,如果不会,那当然更好了。”他露出了抺笑容,深邃的眸光落在她的脸上,看着她微拧着眉头在沉思着,便道:“别想太多了,他们都不是普通人,你要相信他们不会有事的,无论怎么样的环境,他们都能有意想不到的适应能力,眼下我们还是得好好商议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对了,十二龙骑他们呢?”

    “他们我一直也没遇到,我听胖子哥哥他们说,当初他们是分开走的,这段时间他们也没来找我,我估计,他们是回龙族去看看了。”她记得,当年十二龙骑跟着她时就对她说过关于龙族的事情,说他们龙族的龙已经将近灭亡了,而到底是什么原因所致她并没有细问,只是答应了他们,将来如果有机会去到龙族,一定会帮他们一把,只是,龙族到底在哪?

    她微沉思着,忽然想起沐宸风就在这身边,便问:“你听说过龙族吗?知道这龙族是在什么地方吗?”如果要与那黑神对战,实力的聚拢是必不可少的,虽然沐宸风现在的实力比她强,而且与那恶神不相上下,但,什么事情都不是一定的,还是做万全准备的好。

    “知道。”他应了一声,看着她,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的道:“龙族并不是飞仙界中,而是在海外龙潭之处,距离这里十万八千里,就是御剑而行日夜不体,那也是足足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到达,海外又是另一个地域,一般来说,修士没有到仙者品阶的,都不敢去那里,稍有不慎,便是回不来了。”

    闻言,她一怔,这她倒是没听说过,不过,她现在的修为是仙者巅峰,虽然比不上他,但在修士中的实力也算不低了,自然可以去那海外看看,只是,到时若尘和结绫他们却……

    似乎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一样,看着敛着眼眸沉思的她,沐宸风看了旁边的几人一眼,道:“你若担心他们,倒是可以让他们留下来,想在这唐府里也好,或者,让他们跟墨他们在一起也行,海外地域危险万分,他们却是不能跟着一道去的。”

    听到了沐宸风的话,红绫看向他们两人,道:“我们几人的实力确实是比不上你们,不过,那海外要真的那么危险,让你们两人去我们又不太放心,要不,到时我们就去找小雨,然后让墨跟你们一起吧!他再怎么说也是鬼尊,而且他的实力比我们强,有他跟着你们,我们也能放心一些。”

    纳兰若尘不由微低下头,要是他的实力能强一些,那他也能跟着他们一起去,可是,海外地域那样的地方他曾听说过,确实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如果他去了只怕帮不上忙还会拖他们的后腿,这是他最不乐意见到的。

    “这事再段时间再说吧!”唐心开口说着,心中沉重万分,因与沐宸风重逢,原本以为事情可以告一段落,两人好好过几天舒心一点的日子,却没想到,事情紧接着而来,还是棘手的事情,颜沐也不见了,她托他打听她娘亲的消息也断了,还有古世君,他一个隐世家族的少主,这会也失了踪影,只怕,他的家族也会乱了天吧!

    看到她眉心的担忧与眼底的沉重,沐宸风站了起来,伸手牵起她的手道:“今天你也累了,我送你回去休息一下。”

    “嗯。”她应了一声,对他们几人道:“他们两人就麻烦你们照顾一下了。”

    “放心吧!你先去休息,这里有我们。”红绫说着,示意他们放心去,看着他们两人往外地走去,几人这才坐了下来,看着纳兰若尘问:“今天都发生什么事情了?唐心回纳兰家族时他们有没为难她?”

    纳兰若尘看了几人一眼,这才将今天发生的事情跟她们说了一下……

    另一边,沐宸风与唐心回到房中,两人在桌边坐下,她拿出了酒葫芦喝了口酒,道:“今天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情的,我还以为可以轻松几天,没想到他们却出事了。”说着,又喝了口酒,只觉心中郁闷非常,想用酒来赶走心中的担忧,但,兴许是她的酒量太好了,现在这酒怎么喝也不会醉。

    沐宸风将她的酒拿开了,道:“别喝太多,喝多了伤身的,我给你倒杯茶喝吧!”说着,为她倒了杯茶,递到她的面前,道:“很多的事情冥冥中自有注定,你也无须太过担心,我相信,他们都不会有事的。”

    “话虽这么说,但怎么可能真的不担心?”她轻叹了一声,道:“你也知道,我爹娘就胖子哥哥这么一个儿子,他们当年为了我几乎险些丧命,家园被毁,流离失所,我本来想着你从炼狱出来后,我找到我娘亲,便先将这边的事情放一放,回去看一下他们的,谁知现在却又出了这事。”

    沐宸风伸手搂住了她的肩膀,把她搂入怀里,道:“别想太多了,事情总会好起来的,你要知道,不是你一个人在杠着,有我陪着你呢!累了,你就休息一下,把事情交给我来处理。”

    闻言,她露出了一抺笑意,倚在他的怀里,点了点头:“嗯,有你在,真好。”是啊!她的身边还有他在,她是他的支柱,是她依靠,也是她停泊的港湾,累了,她的身边还有他可以让她靠一靠,有他为她撑起一切……

    看着她闭着眼睛靠在他的怀里,但那眉宇间仍微拧着,他深邃的眸光微闪,好个恶神,他本想着等一切落定之后再去收拾他的,谁知他却是这般的不识好歹,既然如此,那就别怪他让他从此消息在三界六道之外!

    眼中,凌厉的光芒一闪而过,黑眸中,那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尊贵非凡,那一眼,不同于他平时的凌厉,只是,闭着眼睛的唐心却是没有看到。

    夜,悄然无声的来临,此时,在纳兰家族中住下的舞倾凡闲着没事倚在院子中的卧榻上看着那夜空中的星星,边看边叹气:“唉!我不过才忘了提醒你一两句,这不,又碰上麻烦了,子漓啊,你这命运怎么这么多磨难呢?”她摇头说着,继而伸出了手一掐一算,过了一会,这才道:“好在命中贵人不少,要不然,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啊!”

    正当她倚在卧榻喃喃低语之时,外面传来了纳兰啸天的声音:“姑姑,我有事想求见。”

    听到这声音,她眼皮也没抬一下,道:“进来吧!”

    外面,纳兰啸天这才走进院子,一进院子,看到那倚在卧榻上看着夜空的她时,眸光微闪了一下,迈步上前,恭敬的行了一礼:“姑姑。”

    “说吧!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舞倾凡淡淡的开口说着,视线却是依旧落在夜空之处,看着那两颗相倚在一起熣灿闪耀的星星,眼中划过一抺笑意。

    纳兰啸天自然是不知她那抺笑意是什么意思,只是开口道:“我知道姑姑精通紫微星数,今夜特来请姑姑帮纳兰家族算算,这日后将后怎样?”

    “你是想问,纳兰家族日后有没机会成为四大家族之一?”舞倾凡挑着眉头睨了他一眼,唇边带着莫名的笑意。

    被她那目光一看,纳兰啸天不由的微敛下眼眸,应了一声:“是,姑姑英明。”

    “若在你手中,纳兰家族也就这样了,若在那丫头手中,纳兰家族的辉煌那将是无人能比的,不过,那丫头对纳兰家族可不感兴趣。”她漫不经心的说着,一点也不将他微僵的神色放在眼里。

    他顿了顿,再三思量了一下,又道:“姑姑,我还想知道,我与烟儿可还有见面的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