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7 她的下落!

    章节名:077她的下落!

    “姑姑……”

    当纳兰啸天唤出这两字时,唐心几人皆是一怔,这名女子是纳兰啸天的姑姑?这怎么看都不太像啊!一时间,几人相视了一眼,目光落在那舞倾凡的身上。

    而唐心眼中也划过愕然之色,她是纳兰啸天的姑姑?那岂不跟她也有着亲戚关系?不过她怎么没听说过纳兰啸天还有个姑姑?他的姑姑,那就是上任家主的妹妹?

    舞倾凡看着唐心笑了笑,走上前瞥了纳兰啸天一眼,而后对着唐心道:“丫头,我们又见面了。”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前辈。”她露出一抺笑容,看着面前的女子,心下轻叹,这命运真会捉弄人,数前年在那灵兽森林里遇到的她,竟然是纳兰家的人。

    “是啊!我也没想到会遇见你,更没想到,原来你还是纳兰家的人,这么一来,你可就不能叫我前辈了,我想想叫什么。”她眸光一转,微皱着眉头道:“好像是叫姑奶奶?好老的称呼,算了,你还是我姑姑好了。”

    闻言,周围的几人嘴角皆是一抽,叫她姑姑?纳兰啸天也是叫她姑姑,她如果也叫她姑姑,这貌似不太好吧?再说,她可没打算跟纳兰家的人再扯上什么关系,当下,笑了笑,道:“前辈,我并非纳兰家的人,还是叫你前辈吧!”她记得,她的名字是叫舞倾凡的,不过,纳兰啸天怎么会叫她姑姑?

    听到这话,舞倾凡挑着眉头扫了那一旁的纳兰啸天一眼,道:“既然这么巧碰上了,那走吧!进去坐会,我还想知道这纳兰家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弄成这副模样。”说着,朝周围扫了一眼。

    原本扶着纳兰啸天的几位长老触及她的目光,不由的垂低下了头,不敢开口。

    “明月,既然姑姑都这么说了,那就一起进来再坐会吧!”纳兰啸天说着,看了唐心一眼,便对舞倾凡做出了请的手势,道:“姑姑,里面请。”

    “嗯。”舞倾凡应了一声,回头看了唐心几人一眼,笑道:“丫头,走吧!把你男人也一并带进来坐坐。”说着,朝沐宸风看去,那眼中带着不明的笑意,视线一收回,便迈步往里面走去。

    沐宸风看了身边的唐心一眼,深邃的目光中泛着点点笑意,问:“你何时结识的她?”那个女子怎么看都觉得有奇怪,尤其是保持着那样年轻的容颜,但在这纳兰家中的地位却是那样的高,不过从她的言行举止中倒是可以看出,她是个随性之人,并不会太过古板。

    “以前在灵兽森林那里认识的,她还是子漓他们的师傅。”她的语气带着一丝无奈,对颜沐他们几人道:“大师兄,我估计一时半会走不开,麻烦你先去帮我看看八煞他们那里的进阶,玄月知道在哪里。”

    颜沐点了点头,道:“知道了,你们进去吧!我们几人去看看就行了,放心,不会有事的。”说着,朝古世君看了一眼。

    玄月则走上前,对几人道:“那走吧!”说着,便与他们几人迅速离开。

    而唐心看着他们离开,目光这才落在纳兰若尘的身上,问:“若尘,你知道她吗?我怎么没听说纳兰家族有这么一号人?”回来纳兰家这么久,也不曾听谁提起过,却突然间冒了出来,还是她认识的,这种感觉真是诡异。

    “其实我也没见过,不过我却听说过她,她并不是纳兰家族的血脉,但却是太爷爷收养的一个女儿,我曾听说,她虽然修为并不是很高,但却精通紫微星数,能夜观星辰断吉凶,而且一语成箴,太爷爷曾经说过,就算她不姓纳兰,但在纳兰家中的地位却是无人可以撼动的,她拥有废除家主的权力,纳兰家的后代对她必须恭敬孝顺,只不过很多年前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她突然间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从此不再在这飞仙界出现,谁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回来。”

    闻言,唐心点了点头,对于舞倾凡那掐指一算的本事她倒是知道的,想当初她不就断定子漓会有一死劫吗?还真的是让她说中了,记得当初她离开时,她心中就隐隐有种直觉,她们会再见面,只是没想到,再见面时却是在这里,还扯上了一丝的亲戚关系。

    “走吧!我们进去看看她想说什么也好。”沐宸风露出了一抺笑容,牵着她的手,便往里面走去。

    而纳兰若尘微顿了一下,也跟着往里面走去。

    厅中,因为有舞倾凡的存在,就连纳兰啸天也不敢去坐着主位,毕竟,在这里谁的辈份也没有她大,而且,也许是纳兰家一直以来传下来的叮嘱,对于她,纳兰啸天是不敢有一丝的不敬,此时她没让他坐下,他竟也不敢去位子上坐下。

    舞倾凡则随意的走上前,取下背后的琵琶便在主位上坐下,一点客气也没有,侍女们迅速上茶,又静静的候在一旁,轻轻的拭擦着琵琶的舞倾凡头也没抬的道:“坐吧!站着做什么?我还会吃人不成?”

    听到她的话,纳兰啸天这才在位子上坐下,而一旁,几人长老却是不敢入坐,规规距距的站在纳兰啸天的身后。

    不多时,唐心和沐宸风以及纳兰若尘几人走了进来,他们并不像纳兰啸天和几位长老一样拘束,反倒透着一股随意与淡定,沐宸风坐在左边的第一个位置上,而唐心则坐在他的旁边,纳兰若尘则在唐心的旁边。

    看到他们进来,舞倾凡露出了抺笑意,视线看向了那一袭白衣的沐宸风,落在了两人相握着的手上,她笑了笑,问:“丫头,不跟我介绍一下?”

    听到这话,唐心还没开口,一旁的沐宸风便已经开口道:“我叫沐宸风,是她的未婚夫。”他的声音,低沉中带着磁性,很是迷人,他的神色,淡漠中透着一股尊贵的气息,眸光看向主位的舞倾凡时是平静而淡漠的,眸光转向身边的唐心时,是温柔而宠溺的,那毫不掩饰的情感看得在场的人心下清楚。

    纳兰啸天嘴微动,本想开口问他们是什么时候定下的亲事,但,视线一转,落在那一脸清冷神色的唐心身上时,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她都不想认他这个父亲,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过问她的事?不过,这个叫沐宸风的,倒是真的很出色。

    舞倾凡看着他们两人,点了点头,视线落在那一旁的纳兰若尘身上时,停顿了一下,问:“他呢?他又是谁?”太久没来了,这里的人她都快不认识了。

    看到她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纳兰若尘一怔,清澈的眼眸微闪了一下,站了起来,和厅中走去,规规距距的向她行了一礼,恭敬的唤道:“姑奶奶,我是纳兰若尘。”他的声音温和而悦耳,本就拥有一身干净气息的他,此时唤出了那姑奶奶三个字,他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倒是让一旁的唐心忍俊不住的微勾起唇角。

    舞倾凡听到那三个字,也是轻笑出声:“呵呵……你这小子倒是有趣,你唤我姑奶奶,莫非,你是你纳兰啸天的儿子?”她看着他,眸光在他的身上打量着,见他浑身散发着一股干净的气息,那双清澈的眼眸更是如同山间泉水一般,让人一窥见底,再加上他容颜俊美,在那一袭白衣的衬托之下,倒显得仿若谪仙,纤尘不染。

    纳兰家族本就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在这里面生长黑暗的事情自是不少,而他竟然能拥有一身这样干净的气息,真的是令人很是诧异。

    “是的。”纳兰若尘应了一声。

    “嗯,不错,坐着吧!”舞倾凡点了点头,挥手示意着。

    闻言,纳兰若尘这才回到唐心的旁边坐下,抬眸看去时,却见他父亲正用在看着他,那目光带着复杂,不知在想着什么。

    “我也很久没回来了,到底有多少年,我都忘记了,若不是前阵子算到纳兰家族有麻烦,我也不会回来,说说吧!最近你都干了些什么事?好好的一个女儿,竟然说要跟你断绝关系?还险些为纳兰家族带来灭门灾难?”她眼中的笑意一收,眸光朝那一旁的纳兰啸天看去时,已经带着丝丝冷然与一股摄人的威压。

    原本就有些不安的坐着的纳兰啸天听到这话,心头微跳,他微吸了口气,站了起来道:“姑姑,是啸天的糊涂,我、我、我不配当明月的父亲。”他的声音微顿了一下,看向唐心,叹了口气,道:“一直以来,我都以家族为重,甚至,就连亲情在我眼里也算不得什么,寻回她时,我本着心中的愧疚想对她好,可是后来却想要用她来让纳兰家族更上一层,我、我……”他羞愧得说不出话来,当着这些小辈的面,说出这些,这已经是他这个当家家主的极限了,此时心中又必悔又恨,早知道,他一定不会那样做的,只是,他与明月的关系已经闹得太僵了。

    “哼!”舞倾凡睨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道:“你以为,纳兰家族在以前能成为四大家族之一,为何落到你手里后却被挤出了四大家族?这点眼力也没有你也好意思当这纳兰家的家主!”

    几位长老一听,心头猛然一惊,连忙走了出来道:“七小姐请息怒,都是我们不好,是我们再三阻拦大小姐入族谱,七小姐要怪就怪我们好了,不要怪家主。”他们都是纳兰家的老人了,以前舞倾凡在纳兰家时他们就称她为七小姐,现在也一样。

    然而,舞倾凡只是瞥了几人一眼,便淡淡的道:“你们几个身为纳兰家族的长老,做事却不经大脑,入族谱之事还是你们能阻拦的?放着纳兰家族的血脉流落在外,就是你们应该做的?竟然还敢站出来说,这胆子真是肥了!从今日起,废了你们四人长老之位,长老人选重选!你们可服!”

    听到这话,几位长老脸色一阵惨白,但他们都知道她的厉害,知道她向来说一不二,也不敢求情,只能低下了头应道:“我们,我们服,谢七小姐不杀之恩。”虽被废了长老之位,但至少是保住了命,因为他们的阻拦,大小姐不再肯认祖归宗,也和家主的关系闹得那么僵,这些,都是他们的错。

    “退下吧!”她冷着声音说着,无视着他们那惨白的脸色,纳兰家是该换换水了,要不然,这纳兰家还真的得让他们给搞垮了。

    四位长老行了一礼,这才垂低着头往外走去。

    而这时,那并没有跟着进来的秦天南却在看到某一处的信号后来到了纳兰家族的后山。独自一人来到后山,他看了那里候着的黑衣人,迈步走了过去。

    而那名黑衣人一看到他,当即便朝他走来,恭敬的朝他跪了下去:“主子,烟夫人有线索了。”

    原本还一脸平静的秦天南在听到这话后,心中猛然掀起了一股惊喜,当即问道:“她在哪里!”找了这么多年,终于有她的消息了!

    “在四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中。”

    “她是落在上官震南的手中?怎么查到的?”他一怔,眼中划过一抺恍然,难怪这么多年都找不到她的下落,原来,是在上官震南的手中,他让人去查,却从没去查上官震南,只是觉得两人应该是不相认的,她不应该会身在上官家中。

    “最近颜家少主也在查烟夫人的下落,不过他所查的却是二十年前与烟夫人有过接触与相识的,见他们往这一方面查,属下便也再细查了一番,发现上官震南隐瞒下了与烟夫人相识一事,就连纳兰啸天也不知情,现想到前段时间上官震南亲自到纳兰家来,于是派人注意着上官震南的一举一动,才发现,烟夫人被他藏了起来,只是上官震南废了烟夫人一身的修为,夫人现在就如同平常人一般。”

    那够黑衣人一边说着,一边注意着主子的神色,见他越听脸色越是黑沉,浑身散发出来的摄人气息更是让他大气也不敢喘一个,不由的背后冷汗直渗而出,微低下了头,静待他的吩咐。

    “上官震南竟然废了她的修为!”愤怒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低沉而令人心惊,那负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锐利的眼中迸射出骇人的杀气,他抿着唇,过了很久,他才慢慢的将那满腔的怒火压了下去,开口问:“她,过得可好?”眼中,有着一丝的复杂,原来,一直她都被囚禁着,他以为她是独自离开了隐居起来了,却不想这些年她却是毫无自由可言,想到她,他的心中泛起了一阵阵难言的情绪,当年的那一幕,在脑海中浮现。

    当年,他被人所伤,奄奄一息的倒在山林中,那一日,下着大雨,是出门历炼的她救了他,她把他安顿在山洞里,为他疗伤,当时,她说她叫詹云烟,他问她,他与她素不相识,为何要救他?他永远记得,她听了他的话后笑了起来,打趣的说,因为他看起来不像坏人。

    因为当时他重得很重,根本无法行动,她在山洞中照顾着他好几日,直到他的伤好转才离开,当时,他让她不要告诉别人见过他,而她也确实做了,就算后来他出现,成为了纳兰家族的管家,她也没对人说她认识他。

    她只知道他救了纳兰啸天,却不知道,他是为了她才去了纳兰家,因为当他知道她已经嫁给了纳兰啸天时,他便想尽了办法,想守护在她的身边,而纳兰家,便是他最好的选择,只是没想到纳兰家的事情确实是多,他看着那如同白莲花一般的女子在一个庞大的家族中生存着,从最初的幸福开心,到渐渐的脸上笑容越来越少。

    纳兰啸天与她成并不过半年,便为了拉笼势力而纳了那二夫人,而从那时起,一个个的女人便接二连三的进门,而她,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少,或者是因为心情和各方面的关系,她与纳兰啸天成亲三年也没怀上孩子,反倒是那二夫人先一步的生下了纳兰星辰,在她与纳兰啸天成亲第三年时,纳兰啸天的女人也已经有了八个,当时,他记得她对他说,她不想再呆下去了,她已经心冷了,不想再看见他们了,可是,就是次日,她因晕倒了被查出怀孕了,而那时起,原本不开心的她又开始笑了,为她肚子的那个孩子而散发着母性的光辉。

    她为了不想肚子里的孩子出生没有父亲,便留了下来,十月怀胎生下了一个女儿,她告诉他,她准备为她的女儿取名明月,因为那是她独一无二的宝贝,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在明月还没满一岁时,一个黑衣人悄然无声的潜入了她的院子,而那时,他因为想她,想悄悄去看她,却撞见了那一幕,于是,他跟着那个黑衣人出去,在那个黑衣人把明月交给另外一名黑衣人后离开时,他看到那名黑衣人准备下杀手,于是,他救下了她。

    想到纳兰家族里水深如潭,想到这个不足一岁的孩子险些丧命,想到她是为了明月才留在纳兰家,于是,他私心的,把明月交给了他的属下去养,哪知,不知那暗处的人是如何查到的,竟然能越过他而去追杀那个孩子,当他赶到时,他的属下已经死了,而那个孩子也已经不见了……

    这些人,他其实是自责的,因为他的自私,害得她们母女分离二十几年,还让她失去了下落,他在纳兰家,为的就是能有一天找到明月,而他也期待着,当她听到明月的消息后会回来,只是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被囚禁起来了。

    “上官震南把她困在一个院落里,外面设了很多阵法,除了上官震南之外谁也进不去,属下是通过天族秘术才得知了里面的情况,那个院子有花有草,烟夫人平时没什么事也只是浇浇花,不过,因为无法离开那里,她的活动范围也是有限。”他的话说得很小心,也不敢直接说不好,试问,一个被废了修为的人,还不能自由活动,能好到哪里去?主子想必也是知道的,只是却为何还忍不住这样问?

    听了他的话,秦天南的脸色黑沉着,当下便道:“走,我去救她出来!”他抿着唇,眼中泛着坚定的光芒,当即便迈步往前走去。一刻也不想等了,终于知道了她的消息,不管怎样,这一回,他绝不放手了!

    那黑衣人一见,不由一怔,连忙跟上,一边问:“主子,那您是不是不回纳兰家族了?”

    “嗯。”

    后面的黑衣人闻言,眼睛不由的一亮,心下激动万分,太好了,主子终于不再去纳兰家族当管家了,他们都觉得,主子去给纳兰啸天当管家太不值得了,主子的身份是何等尊贵?又岂是那区区纳兰啸天可比的!

    另一边,纳兰家的大厅中,听着舞倾凡将上上下下的人训了一遍后,唐心这才开口道:“前辈,我们在这也坐了好长时间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前辈如果以后想找我,也可以去城中唐家,至于这里,我是不会再来的了。”

    “嗯?你真的不打算留下?”舞倾凡挑着眉头看着她。

    “我对这里没感情,说是家,还不如客栈舒服。”她淡淡的说着,拉着沐宸风便站了起来,道:“我还得去看看我的几个伙伴,就此失陪了。”说着,便与沐宸风往面走去。

    纳兰啸天张了张嘴,最终,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纳兰若尘也站了起来,对他们道:“父亲,姑奶奶,我已经习惯跟着明月的,既然她不打算留在这里,那我也走了,你们多多保重。”说着,便打算往外走去,却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时,顿下了脚步。

    “小子,你等等。”舞倾凡喊了一声,笑看着他不解的转过身来,道:“我见你也十分对我胃口,便提醒你一下,你红鸾星动了,若遇到好的姑娘,记得拐回来,拐姑娘可能像你这温吞的性子一样,要早点下手,要不然错失了机会你可别哭。”

    闻言,纳兰若尘一怔,继而又温和的笑了笑,朝她行了一礼,道:“多谢姑奶奶提醒。”说着,这才往外走去,心下则摇了摇头失笑着,他虽然知道她精通紫微星数,擅长掐指一算,也会观面相,但说他红鸾星动?这怎么可能?他心境平和,对男女之事也没有特别在意,也不曾遇过心动的女子,又怎么可能会红鸾星动呢?

    看着他们离开,舞倾凡轻叹了一声,这才看向那纳兰啸天,本还想再说什么的,却又顿住了,摇了摇头,道:“纳兰家族是一个古老的家族了,到如今也有着几百年的历史,曾经辉煌得让人羡慕,虽然说如今位居十大家族之首,但却也只是如此,纳兰家族里的人你也应该重新整顿一下了,什么人该用,什么人不能用,应该好好想想,我也不会在这里久留,要不是算到纳兰家族有难,我也不会回来看看,今日这事,你是遇到贵人了,那丫头的未婚夫可不是一般人,如果今天不是他出现,纳兰家族只怕也会从这飞仙界中消失,只可惜,你竟然错待那丫头,以至于反关系搞成这样,如今就是后果,也已经于事无补了,好好反醒吧!”说着,她便站了起来,迈步就要往外走去。

    纳兰啸天见状,也站了起来,心下一直在想着,沐宸风到底是什么来历?而这时见她要离开,心中所想的便也不由自主的问出了口:“姑姑,您可知,那沐宸风到底是何来历?”

    闻言,舞倾凡唇色微扬,脚下步伐一步也没停下的道:“除了玄冥真君,试问,谁又有他那般君临天下的风姿?”

    后面站着的纳兰啸天整个人如同被雷劈中了一般,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他看着她往外走去,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拐弯处,心中掀起的骇浪还没平复下来,他整个人跌坐在椅子上,喃喃的道:“竟然是玄冥真君……他竟然是玄冥真君……”

    外面,沐宸风与唐心十指相扣并肩而立着,两人相视而笑,这时,看到纳兰若尘走了过来,唐心便问:“若尘,你也要跟着我们一起走吗?”

    “嗯,纳兰家我也不喜欢呆着。”他说着,看着沐宸风,问:“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沐宸风的眸光落在唐心的身上,询问着她的意思。唐心见状,便笑道:“先去看看八煞他们的进阶,待他们进阶完成后,再说吧!还有的就是,大师兄不知查到了我娘亲的下落没有,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嗯,好。”他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麒麟。”沐宸风唤了一声,便搂着唐心提起而起,两人坐在麒麟的身上,唐心在前,沐宸风在后,他拥着她在风中而行,而纳兰若尘一见,笑了笑,便御剑跟上。

    风中,沐宸风双手环着她的腰,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低低的在她的耳边道:“娘子,待找到你娘亲,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先计较一下,成个亲再说?”

    唐心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意,眼中划过一丝狡黠的光芒,笑道:“那还得看我娘亲同不同意,到时,你可得好好表现,免得他看不上你当她的女婿,那我们的成亲之日,可就遥遥无期了。”

    “呵呵,我这么出众,她一定会同意的,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他低低的笑着,脑海中已经开始想着她穿着龙凤霞衣的样子了,突然间,像想起什么事似的,他道:“对了,我差点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小雨已经找到了适合她的身体重生了。”

    “你见过她了?”唐心眼睛一亮,眼中浮现着欣喜。

    “嗯,她和墨在一起,我在找你时遇见了他们,她现在在的那个家族还是个不小的家族,叫夏家,她成了夏家的小姐,那夏家家主夏卓涛也知道了她的事情,不过依旧当她是他女儿,本来他们打算也跟着来找你的,不过因为她的实力一直没提升,所以留在了夏家,墨也在那里陪着她。”

    唐心一怔:“夏卓涛?”说着,不由的一笑:“这个人我见过,没想到小雨竟成了他的女儿了,胖子哥哥和小雪要是知道了这事,也一定会很开心的。”

    “他们也找到你了?”听到这话,沐宸风挑了挑眉,口气微酸,他还以为就他先找到她呢!没想到一个个都比他快。至于为什么他会知道他们都没在一起,那是因为听墨说起过,他们都分散了各自历炼。

    “嗯,不久前才找到的,如今正好碰上八煞他们在历劫,他们这两天实力也进步不少。”她笑了笑,靠着他的胸膛,道:“你的出现倒是出乎意料,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在炼狱中出来,还能这么快找到我,今天要不是你,我还得费不少力气去对付那个裴震呢!”

    闻言,他收紧了搂着她的双手,道:“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不会再让你一个人面对那么多的事情了。”前路有风雨,他愿为他遮挡,做她的保护伞,只要他需要她,他就会出现在她的身边,再不会离开。

    “好,以后,我们一起。”唇边的笑意绽开着,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倚在他的胸膛里,那种感觉,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让她安心。

    只是,就算是他们,此时也不会想到,前路在等待着他们的是一次比一次凶险的历程,更不会想到,如今他们所涉足的,也不过是修仙的世界中,一块小小的地方……

    虽然他们不愿再分开,可,前路如何?又岂是他们可以知道的?命运将如何再度对他们做出安排?谁,又说得准?

    我发现这里是个转折点了,拐弯处,貌似有点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