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6 瞬间秒杀!

    章节名:076瞬间秒杀!

    他,白色的衣袍在风中轻轻的拂动,墨发被风轻撩而起,那抺仿佛谪仙一般,飘逸绝尘的身影是那样的熟悉,不是沐宸风又会是谁?这一刻,她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竟只是怔怔的看着他,修仙界一别,近两年的时间了,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多少个夜里,她总在梦中与他相遇,而今天,他却是真真实实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眨了眨眼,将那眼中的那层朦雾眨去,她看着他深邃的眼眸带着宠溺的看着她,黑瞳中,是她所熟悉的深情,眉宇间,是她所熟悉的神采,此时,他的唇角微微的往上扬着,四眼相对无话,但眼中却只有着彼此的身影,仿佛天地间,就剩下了他们两人一般……

    众人的目光也在那声音传出时看去,但见那人,白衣胜雪,仿若谪仙,刚毅却不失俊美的容颜,仿佛上天精雕细刻而成,让人一见之难忘,他虽然身着白色衣袍,气质飘逸若仙,但偏偏,浑身上下却又蕴含着一股凌厉而摄人的王者威压,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那股尊贵的气息便已经告知众人,他,绝非池中之物!

    试问,一个浑身散发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的男人,又怎么可能会是一般人?那深邃而凌厉的目光,只是冷冷的一扫,便将众人浑身如置冰窖之中,仿佛被一股摄人的威压震摄住,不敢动弹一分,一种打心底涌上来的惊惧让他们甚至不敢去直视于他那一双眼睛,只是那一眼的掠过,就让他们有一种俯首称臣的卑微,心,不由的在颤抖着,底下的众人屏起了呼吸,纷纷把视线从他的身上移开,只因为,那个男人,让他们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窒息,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惧……

    然,这样的一个男人,那一双蕴含着强者威压的深邃目光却在看向那纳兰明月时,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深情,这一刻,他们不禁在想着他刚才的那一句话,他的女人?纳兰明月是他的女人?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又是什么人?

    底下,玄月看到沐宸风的出现,眸光微动,看着依旧那样出色的他,心中只有着莫名的感觉,他来了,出乎他们意料的来了,本以为他得用好几年的时间才能从那炼狱中出来,却不想,竟然只是用了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沐宸风,真不愧是沐宸风,对他,他从最初的不以为然到现在的心悦诚服,这样出色的一名男子,这样凌驾于天地万物之上的一名男子,试问,除了她,又还有谁配得上他?

    “他就是沐宸风!”纳兰若尘喃喃的问着,但用的却是肯定的句子。他只听她提起过一次,一直以来他都无法想象,到底是一名怎么样的男子能让她在提起时,脸上出现那样的神情,如今,亲眼看到了,他才知,这是一名怎样出色的男子。

    天地间,仿佛唯他独尊,飘逸的白衣穿在他的身上,却另有一股独特的气势,他看向她的目光是那样的温柔,那样的宠溺,那样的深情,他们相视而不语,仿佛只需两人相视一眼,便对读懂对方的心思,所有的话,所有的情,只在那深深的凝眸一聚……

    站在他不远处的古世君怔怔的看着那半空中仿如天神一般的男子,眼中不由的划过一丝黯然。原来他就是沐宸风,原来他就是她爱的那个男子……他虽然心下黯然,但不可否认,他真的很出色,他与她,真的很般配。

    秦天南眸光微眯着,打量着那半空中的沐宸风,他不认识他,但,却不得不说,这名男子的气势真的是他见过最强势的,无论是气场还是威压,各方面都是极为出色的一名男子,这个人,刚刚说唐心是他的女人,而看两人神色,也确实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只是,这样出色的男子,不可能默默无闻,他,到底是谁呢?

    一旁,服下了治疗内伤的药,被人扶着的纳兰啸天此时眼中也是震惊万分,他是久居上位的强者了,他见过形形式式的人,无论是主实力强硬的一族之主,还是隐世高人,他都见过不少,但,这一句男子,那样出色的身姿,那样强势的气势,那样霸气凌厉的气场,不可否认,他,是他见过最出色的人,不,应该说,是他见过最出色的强者!

    真正的强者,只需一个眼神,只需一个威压,便能让人臣服于他的脚下,饶是他贵为纳兰家族的家主,此时看到这样的一名男子,竟然心头也隐隐颤抖着,不知是惊惧于他摄人的威压,还是震惊于他与生俱来的强者气息……

    不远处,那静立一旁看戏舞倾凡看到那一袭白衣的沐宸风出现时,眼中也不禁划过一抺惊讶,惊讶过后,她倒是在那里打量起他来了,越是打量,眼底的欣赏之意便是越浓,看着半空中那两抺白色的身影对站着久久凝视着,她不由的唇角微扬,低低的笑出了声:“这两人倒是般配。”

    而在此时,因收到消息知道裴家家主带着人来到纳兰家族的颜沐也带着人匆匆赶来,远远的便看到了那两抺飘浮在半空中风华绝代的身影,一个是他所熟悉的,唐心,一个却是他从没见过的,他不由的微顿了下来,细细的打量着,当看到他们两人那蕴含着情意的目光时,心下划过一丝了然,想必,他,就是她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吧!

    同样飘浮于半空中的裴震,在沐宸风出现时也在打量着他,此时,看到他们两人相视着,似乎眼中只有彼此,仿佛没有别的什么能入得了他们的眼,他眼中划过一抺阴狠,视线落在那纳兰明月的身上,这个女子,把他的儿子伤成那样,他若不废了她,他裴家还如何在这飞仙界立足!

    心中杀念一起,眼底划过一抺狠厉的神色,突然间,他手中利剑一转,泛着锋利光芒的利剑以着掩耳不及之势朝她袭去,他想,就算他那名男子浑身散发着强者威压,但,这样一个顶多比他儿子虎长几岁的男子,又怎么可能是他裴震的对手!

    然而,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个不被他放在眼里的男子,却是让坠入了万劫不复之地!正因为他今日的所做所为,让贵为四大家族之首的裴家在飞仙界沉没了下去!再无翻身之日……

    他的剑,快而狠厉,如同闪电一般的袭出,朝唐心掠去,看到这一幕,底下的众人心头一紧,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便见那抺白色的身影已经掠出,仿如天神的男子原本深邃而带着柔情的宠溺目光骤然一变,变得冷冽而摄人,变得凌人而令人心惊,只同他眸光半眯,眼中折射出点点寒光,快得几乎让人看不清的身影几乎是在一瞬间便来到了唐心的身边,伸手一搂,将她搂入怀中,同一时间,抬起衣袖一拂,一股肉眼可见的强大气息猛然间从他的衣袖中袭出。

    “呼!咻!”

    骇人的气息如同一股水纹一般在空中涌动着,如同骇浪一般的扑向了那持剑袭来的裴震,扑天盖地的威压几乎是瞬间将裴震包围起来,底下的众人只看到,当那股气息袭向了裴震时,他整个人的动作都慢了好半拍,像是遇到了什么惊骇的事情似的,双眼瞪得大大的,口中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口鲜血,从半空中洒落,紧接着,只见,沐宸风手一转,五爪收拢一收,竟是将裴震手中的剑吸了过去,在半空中一调头,泛着凌厉光芒的利剑咻的一声便朝那裴震袭去。

    “咻!”

    “不!父亲!”

    听着那凌厉的声音划过空气,底下,传来了裴炎嘶裂般的惊呼声,但,他无能为力去救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他父亲无法动弹在被那股肉眼可见的气息包围着,看着那把利剑剌入他的胸口,看着他口中溢出了剌目的鲜血,看着他的身体直直的从半空中坠了下来……

    底下,所有的人都震惊了,都被这一幕给惊到了,那人是谁?那人可是堂堂四大家族之首的裴家家主裴震!他的威名传遍整个飞仙界,裴家的势力更是非同一般,而他自己,更是公认的强者!而此时,他竟然被那名不知从何而来的白衣男子给杀了……用裴震的剑,一剑剌穿了他的心脏,粉碎了他的内丹,一击秒杀!

    秒杀一名飞仙界公认的强者!秒杀一名四大家族之首的家主!这、这……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试问,谁会相信?但,这样的事情却是真真实实的发生了,就发生在他们的面前,所有的人看着这一幕,双眼不可思议的大睁着,心中尽是骇人的惊涛骇浪在翻滚着,拍打着,狠狠的撞击着他们的胸膛,让他们久久说不出半句话来……

    饶是纳兰啸天,此时也被惊到了,他震惊的看着那名搂着明月的男子,心中掀起了一阵阵的惊涛骇浪,脑海中,只回荡着刚才的那一幕,裴震被杀了!而且还是被秒杀了!

    秦天南眼中也划过震惊之色,裴震的实力能成为四大家族之首,那便是不可轻视的,但,那名男子却是那样了随意的,看着很轻易的便将裴震给杀了,那样的速度,那样的快,那样的令人心惊!

    被沐宸风搂在怀中的唐心微抬眸看着他,熟悉的怀抱,熟悉的气息,是那样的温暖,那样的令她安心,她的手环在他的腰间,她的身体贴着他,感觉到了他身上传来的温度,感觉到了他是真真实实的出现在她的身边,这一刻,唇边缓缓的绽开了一抺倾城的笑容,那笑容是发自于心底,是那样的美丽……

    她的清眸看着他,看着近在眼前的他,一寸寸的从她熟悉的眉眼划过落在他微抿着的唇上,感觉到他是这样真实的存在着,心,有着一种难言的幸福感,她就知道,他会平安的出来的,也知道,无论她身在何处,他,一定会找到她的。

    “我等你好久了。”轻轻的一句话,有着她这两年的思念之情,想到他们总是分隔两地,不由的,收紧了环着他腰间的手,其实,她是希望他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无论前路是福是祸,她都希望两人携手同行,但,世事难料,很多的事情,却又不得不分开两地。

    听着她的话,原本眸光落在那往地面上坠去的裴震身上的沐宸风,转过了头来,眸光由冷冽变成了一汪柔情,原本微抿着的唇也微微上扬着,深邃而泛着柔情的目光对上了她的清眸,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用着只有她一人听得见的音量在她的耳边响起:“以后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嗯。”她点了点头,唇边的笑意越发的加深了。视线朝底下看去,见,那裴震重重的摔在地面上,因从高空落下,又失去了力道的防护,这一摔,可以说几乎是粉身碎骨。刚才他持剑朝她而来,她自然也察觉到了,但,她知道他在这里,知道他不会让她受伤的,于是,便不闪也不动,只是没想到,两年不见,他的实力提升了那么多,竟然能一招就将他给秒杀了,当真是让她大感意外。

    “我们下去吧!”他搂着她,低头一笑,便带着她往底下而去。

    而底下,几名修士因看到裴震被杀,根本就不敢多留,当即拿出遁轴迅速带着那看着裴震的尸体久久没回过神来的裴炎离开,光芒一闪,几人消息在原地,而共他的一些修士在火凤和青龙它们的战斗下,根本毫无生存的可能,不消一会,便也全部死在了这里。

    纳兰家族的人一个个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一幕,如同地狱修罗一般的一幕,朝周围看去,散落着的都是一地的肢体和剌眼的鲜血,血腥的场面几乎是令人险些作呕,因为那些修士多数都是死在唐心的契约兽之下,而契约兽不是撕了就是咬了那些修士,那死状,几乎是可以想象的。

    此时,再看唐心时,纳兰家族的众人已经不知用什么来形容她了,尤其是,那名搂着她的白袍男子,一招秒杀了裴震的那名男子,毫无疑问的,不消多久,今日这事便会在飞仙界传开……

    但,此时他们却想起一件事,纳兰明月还没入族谱!如果她入了族谱,那么,她便是他们纳兰家族的人了,虽然现在说她也是家主的女儿,但却因为她自小失踪到现在也没认祖归宗,说是纳兰家族的人,却又还差了一点,此时,纳兰家族的众人心下不禁懊恼着,如果早点让她入了族谱,那么这事一经传,对纳兰家族的名声将更加的响亮,尤其是,如果由她来当少主,那甚至,他们纳兰家族就可以挤入四大家族,甚至,凌驾于另外的三个家族之上,毕竟,现在裴家的家主裴震死了,而他今天所带来的人,几乎是他裴家的全部战斗力,剩下的那些已经根本不足为惧,他裴家想要再稳坐四大家族之首,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再说,另外的三个家族听到了这事之后,一定也会对裴家出手,这强者为尊的世界就是这样,裴家沉没了,他们就会再踩上一脚,不会让他再有翻身的机会!

    想到这,他们的目光不由的朝纳兰明月看去,听说最近她跟家主的关系也闹得比较僵,他们原本还在一旁兴奋着,最好就是家主不再宠她,也不再说什么想让她来继承纳兰家族的事情,但眼下,这事情似乎……

    玄月看着他们两人从半空中落下,站在不远处,不知在说着什么,便与纳兰若尘和古世君几人走了过去,来到他们的身边,玄月微朝他点了点头,道:“欢迎你回来。”他的声音依旧冷冷的,但,语气却是真诚的。

    沐宸风唇角微勾,深邃的眸光落在他的身上,应了一声:“嗯。”眸光一转,落在他旁边的两人身上。

    见状,唐心一笑,道:“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他是纳兰若尘,而他则是古世君。”她只是简单的做了个介绍,便对两人道:“他是沐宸风。”声音一顿,唇角微勾,又说了一句:“我的男人。”

    两人都朝他点了点头,纳兰若尘笑道:“我一直好奇明月口中的你是怎样的一名男子,今日终于见识到了,你真的很出色。”他衷心的说着。

    旁边的古世君则笑了笑,心下却是苦涩的。

    “唉!我还想想赶来帮忙,看来已经有人先一步英雄救美了。”

    这时,一道不紧不慢的声音传来,几人回头看去,纳兰若尘脸上露出一抺笑容,唤道:“大师兄,你怎么也来了?”他才走多久?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是担心她出事,还是明月让他查的事情有消息了?

    一袭红衣的颜沐走了过来,看了他们一眼,道:“我听说裴家老头来了,倒想着带些人过来帮忙,没想到我倒是瞎担心了。”说着,朝沐宸风看了一眼,笑道:“我是颜沐,唐心的大师兄。”

    “沐宸风。”他微微点了点头,初见时,他还以为看到花非花来了,不过仔细一看,却是不同的,花非花与他的气质虽有几分相似,但却又不太一样。

    “八煞他们还在进阶,现在这里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去看一下吧!”她开口说着,朝周围看了一眼,忽然想起那个逃走的裴炎,这种斩草不除根的行为虽然不是她的作风,不过细想,他的琵琶骨被她锁着,就连裴震都没办法解开,一般人自然也是解不开的,解不开被锁着的琵琶骨,那便如同废人一般。

    “嗯。”沐宸风应了一声,他的手,由始至终都牵着她的手,两人的手十指相扣着,亲密无间。

    而这时,听到他们说话的纳兰啸天微沉思着,不知在想着什么,示意身边的几位长老扶着他上前去。一步步的走近,看着他们,这一刻,却有些说不出话来,他复杂的目光落在明月的身上,想到先前那一幕,如果不是她救了他,也许,他此时也如那裴震一样死去了吧!虽然说子女救父母那是理应的,但,他知道他并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虽然一开始他是期待着她的归来,期待着他与烟儿的女儿回到他的身边,一开始,他心中是对她有着内疚与愧意的,因为他让她一个人流落在外那么久,但,不知何时开始,他看到了她的出色,看到了她各方面的天赋远远的超乎他的意料之外,他便也不知为何,竟以着利益为先,就算是在刚才,他出面与裴震交手,那也是存着私心的,却不想,到最后竟然是她救了他。

    看着他们走来,沐宸风眸光微闪,来这之前,他自然是听说了她回到了纳兰家族,这么说,这个纳兰家族的家主就是他的父亲了?低头看着身边的她,见她神色淡然,甚至还有着一丝的冷漠与疏离,心下也了然,全是也不动声色的看着。

    唐心静看着他走来,受了那裴震的一掌,他伤得不轻,不过纳兰家族本就是一个以炼丹为主的家族,这些自然是不用她担心的,再说,纳兰啸天中虽然是她的生父,却远远的比不上她爹爹在她心中的地位,看着他走到她的面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横着,她便淡淡的开口,道:“今日,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也不会再在这里多留,以后纳兰家族的任何事情,都将不再与我有关。”就算他日她找到她娘亲,除非她娘亲自己愿意,要不然,她是不会让她娘亲回到这里来的,一个花心的男人,根本不值得她娘亲去爱。

    “你……”他看着她,叹了一声,道:“再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女儿,也是纳兰家族的大小姐。”

    “纳兰家族的大小姐?你的女儿?”她挑着眉看着他,面容清冷而疏离,语气带着讥讽的道:“在你看来,我是你的女儿吗?我还以为利益才是你的女儿呢!”她没对纳兰家族下手,就已经是念着一份情议在里面了,要不然,纳兰家族现在还能这样相安无事?

    对于她来说,那二夫人的纳兰星辰不过就是这里面的蛀虫,那二夫人处处对她下杀手,想要置她于死地,她的死,是她自己咎由自取,至于那纳兰星辰,就算是纳兰啸天念在曾经的一分父子情义上留他一命,估计,他能活下来的几率也是极少的,人,一步步往上爬站到高处的,只会越来越坚强,而居于高位一朝从上面摔下来的,却极少人能再度站起来。

    听到这话,纳兰啸天只是一叹,看着她和沐宸风,半响,只是道:“是我对不起你,我是不配当你的父亲,但,你可以不认我这个父亲,我却不能不认你这个女儿,哪怕你真今天就要离去,无论他日身在哪个里,你也依旧还是我的女儿。”他是错了,还错得离谱,只是,如今后悔已经晚了。

    就像,当年的烟儿,一次次的对他失望,到最后,也是从他的身边离开……

    “我就说怎么纳兰家会出大事呢?原来是你这丫头搞的鬼。”

    就在这气氛显得有些沉重之时,突然一个带笑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了过来,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是一怔,顺着那声音看去,看到了那名一袭青衣的美丽女子背着琵琶走了过来,青色衣裙,腰间戴着并蒂莲,那并蒂莲,仿佛是不曾取下的一般,无论何时,都能看到佩带在她的身上,与她背后的琵琶和那一袭青衣,形成了永远不变的标志。

    “前辈?”唐心在看到那女子时眼中划过一抺亮光,当即唤了一声,她的声音轻快而显得愉悦,像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这再遇到她一般。

    站在唐心身边的几人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可当他们看去时,却见那名青衣女子是陌生的,不曾见过,但见她容颜出色,身姿绰绝,气质更是不凡,不由的暗忖着,这名女子,又是何人?为何她会尊称她为前辈?

    沐宸风也在打量着那名女子,只是一眼,他便看出,这名女子绝不是如同她表面看的这般简单,且看她虽然有着二十三四的貌美容颜,但那一双眼睛中的沉寂,却不是年轻的女子所有,他估计,这名女子的岁数已经不低了。收回了打量的目光,视线落在身边的唐心身上,看着她脸上浮现出的一丝欣喜,他的面容也不由的划过一抺柔和,看来,是她所喜欢的人呢!

    扶着纳兰啸天的几名长老先纳兰啸天看了过去,可在看到那张容颜时,却仍不由的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原本看着唐心的纳兰啸天在听到那个声音后,也不由的转过头去,可当看到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容颜时,不由的瞪大了眼睛,眼中尽是愕然之色,继而在众人的目光中,喃喃的唤出了两个字……

    高潮落下,嘿,今天就七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