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5 沐宸风的出现!求票!

    听到了药痴的话后,几人脸色各异,谁也没想到,舞倾凡竟然是那样的一个身份……

    与此同时,在纳兰家族中,原本打算离开去看看八煞他们进阶得如何的唐心,才走出了前厅,还没出纳兰家族的大门,就见一名护卫匆匆而来,脸上尽是掩不住的惊惧神情,她脚下步伐不由一顿,半回头看了一好。

    “不好了家主,家主,不好了!”那名护卫如同一阵狂风般卷过,连礼节都顾不上了,直接往前厅奔去,然,还没迈步进入厅中,那声音就已经响起。

    “家主,外面来了一大批的人,一个个都是实力极为出众的修士,带头的人是裴家家主,他们还抬着裴家少主来了,他们几乎把我们纳兰家族都给围起来了,无论是地上还是空中都有修士盯着,还跟着不少的契约兽,那裴家家主说今天若是不给他们一个交待,他就要让我们纳兰家族在这飞仙界消失!”那名修士想到外面的那一个个实力骇人的高手,不由的心头大惊,他知道裴家是四大家族之首,但没到他居然有那么多的关系,还有那么多的强者!看来今天,纳兰家族真的在遭祸了!

    原本心情已经郁闷阴沉的纳兰啸天听到这话,眉头更是拧成了一团,接二连三的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这裴家不在这个时候过来,真的是存心来捣乱的!但,想到那一日裴家少主被明月断了手脚还锁了琵琶骨,他不由的沉着脸,朝那抺站在院中的白色身影看了一眼,眼中有着复杂的光芒。

    而此时,那退至一旁的几位长老和那几位主事听到了护卫的话,一个个皆不知他们纳兰家族到底是何时与裴家结怨了?听到纳兰家族被裴家家主带人包围了起来,众人也是脸色大变。

    “家主,这、这是怎么回事?我们纳兰家族何曾与裴家结怨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们纳兰家族虽然说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但与真正的四大家族相比,却还是逊色不少,更何况还是四大家族之首的裴家,别说是家族的雄厚势力,就是家族中的战斗力也是远远不及对方的,裴家说要让他们纳兰家族消失在这飞仙界中,这,也并不是空口说白话的,他们相信,身为四大家族之首的裴家,确实是有这样的一个能耐!

    站在纳兰啸天身后的秦天南眸光微闪了一下,朝那抺白色的身影看了一眼,又慢慢的低下了头,静立着。

    纳兰啸天黑沉着脸看了那地上死去的二夫人一眼,又扫了那奄奄一息的陆游一眼,沉声喝道:“把这个女人丢到蛇窑里去!还有他!”视线落在那陆游的身上,阴鸷的可怕。

    “是!”两名护卫应了一声,当即便将地上的两人拖走,这时,他迈步往外走去,却又顿下了脚步,回头睨了那无法动弹的站在一旁脸色惨白的纳兰星辰一眼,皱起了眉头,对秦天南道:“把他一身修为废了!关到地牢里去!”

    “是。”秦天南也应了一声,走上前,来到纳兰星辰的面前,看了他一眼,在他惊惧的目光中,出手废掉了他一身的修为,多少修炼出来的修为,一点点慢慢的累积,而此时,却被轻易的废去,如同一个废人一般……

    纳兰星辰喉咙无法喊出声,动也动弹不得,无力的承受着这一切,感觉着身体的能量一点点的散去,最后,浑身像抽空了一般,甚至连站也站不住的倒了下去。

    他恨!他恨!恨这里的每一个人!恨纳兰啸天在他的面前杀了他的母亲!恨他不顾多年的父子之情,废去了他一身的修为!胸口,被浓浓的恨意所充斥着,而此时,他却已经无力再做什么……

    站在外面的唐心瞥了纳兰星辰一眼,又朝那黑沉着脸的纳兰啸天看去,心下知道,其实,他是顾着多年的父子情份才没有杀了纳兰星辰,但是,他的存在是一个耻辱,对他来说是毕生难忘的耻辱,时刻提醒着他的女人和他的暗卫私通,甚至还生下了这样的一个孽种!

    她看了他一眼,收回了视线,迈步就要往外走,对于这样的结局,她其实已经满意了,二夫人死了,纳兰星辰也废了,没了一身修为的他,没了纳兰家族的庇护,就算是纳兰啸天放他离开留他一命,估计,他也活不了多久了,甚至,在这段时间里,他还会过得很凄惨。

    “你站住!”看到她迈步往外走去,身后的纳兰啸天当即沉声喝了一声。

    唐心一挑着,半回过头看了他一眼:“你还有事?”

    “你想去哪?”他皱着眉头看着她,脸上是还没散去的戾气与狠厉。

    “不是裴家的人来了吗?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出去解决。”那些人冲着她来的,她也确实没理由连累他们,至少,就算她不喜纳兰啸天,但毕竟他还是这具身体的生父,她娘亲的夫君,再怎么样,她也并不希望纳兰家族真的被别的家族给打压了下去,甚至,消失在这个飞仙界之中。

    闻言,纳兰啸天冷哼一声,睨了她一眼,沉声道:“你还真当你有多少本事?敢与裴家家主叫板了?你有几条命够死?”因为今天出的事情太多了,再加上她又处处与他作对,此时的他根本就没有好气,就是说话那语气都是冲的。

    唐心只是眸光一闪,朝他瞥了一眼,正打算开口,却听他沉声一喝,交待着:“秦管家,看着大小姐,别让她乱来!”说着,自己便迈步往外走去,而那几位长老和几位主事也迅速的跟了上去,他们要去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何裴家的家主带着那么多人找上门来?

    秦天南吩咐着一名护卫把纳兰星辰带下去,这才走到唐心的面前,沉声道:“你还是不要出去好一点,裴家家主能成为四大家族之首,是有一些真本事的,你伤得到裴家少主,但,你绝不是裴家家主的对手,蓦然出去只会弄巧成拙。”

    她侧着脸看向他,见他负手而立,低沉的声音不紧不慢,也没有一丝的紧张与担忧,反倒像是什么也不关事的样子,她眯了眯眼,问:“你不担心?不担心纳兰家族会毁于一旦吗?”这个秦天南,到底是怎么回事?越是相处,她也越发现他是一个不简单的人,颜沐离去时她曾托他暗中查一下他的信息,不过,不知为何,她有种直觉,颜沐查不到这个秦天南的信息。

    听到这话,他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一眼,意味深长。

    唐心皱着眉头,迈步便往外走去,从断了那裴家少主的手脚和锁了他的琵琶骨开始,她就知道这一天一定会到来,她可不指望纳兰啸天会为站到她的面前为她顶下那些事情。

    看着她迈步往外走去,秦天南微拧着眉头,却也还是跟了出去,他丝毫没有身为管家应有的自觉,不知何时,步伐已经跟上了唐心,并肩走在她的身边。

    而唐心自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眼中划过一抺暗光,却也没有理会的往前走去。若是往常,他都会跟在她身后一步的地方,但今天,却以着平稳的步伐走在她的身边,这一点,真让她想不明白,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另一边,当玄月和纳兰若尘往这纳兰家族而来时,远远的就见纳兰家族周围的气氛明显的不对,他们两人相视了一眼,也不急着上前,而是先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看到那天空中有着修士在盯着纳兰家族,像是将纳兰家族围了起来一般,而那前面,更有着不少的喧嚣声传来。

    两人脸上有着一抺凝重之色,看样子,是裴家的人来了,裴家家主亲自出面,还带了这么多的人来,就他们两人这样看,那在半空中防守着纳兰家族中有没人离开的修士,一个个不是化神巅峰级别的强者就是飞仙期的强者,这样的级别,还有这么多的人数,以及,他们的契约兽,无论怎么看,他们的战斗力都是不可小窥的。

    “怎么办?我们眼下是进不去的了,如果一旦被他们发现,指不定还会被捉起来威胁明月。”纳兰若尘微拧着眉头,眼中尽是深思。

    玄月抿着唇,知道他说的是事实,裴家家主亲自上门来,冲的不仅仅是她,还有纳兰家族,裴炎的受伤让他有了明正言顺的理由歼灭纳兰家族,毕竟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少了一个隐隐有机会挤入四大家族的家族,对于他们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尤其是,他相信如果那裴家家主看到了他,也一定会把他捉起来威胁她,因为事情的起因也有部份是因为他的原因,他就不信当时跟着裴炎的那名修士会没有将当夜的情形说与他听。

    再三思量,他这才压低着声音道:“我们先静观其变,眼下这情况,主子还没有出来,也还没危险,看看再作打算。”他抿着唇,心下则在思量着,八煞他们还在进阶中,只怕一时半会也无法到来,而唐子浩他们则在守着八煞他们进阶,也无法离开,眼下这情势,和睦收场估计是不太可能的,他现在担心的是,纳兰啸天会为了纳兰家族不去得罪裴家这一股大势力而将她抓住送出来给裴家的家主处置,如果真是这样,那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

    纳兰家族的大门前,聚集着几百名的修士,而且一个个还都是实力非同一般的高手,很明显的,裴家家主就是打着一箭双雕的主意,要为自己儿子报仇,还要除掉纳兰家族!也许是太过有恃无恐,裴炎被四名身着黑衣的修士抬着,他整个人软趴中的坐在那卧椅上,阴沉着一张脸,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戾气。

    他的手脚被打断,此时就算已经接上,却也还没好,而这手脚被打断还不是让他最愤怒的事情,让他最愤怒的是,他的琵琶骨竟然被锁!浑身的修为根本使不上,此时就如同一个废人一般,如果不能解开了琵琶骨,就算是他的手脚恢复了也只能像个废人一样的躺着!这一点,是他最不能容忍的,可偏偏就连他的父亲也解不开这被锁的琵琶骨,这让他这几日来就想着把那个女人给碎尸万段!

    负手而立的裴家家主裴震此时也是阴沉着脸,当他知道他儿子竟然被纳兰啸天的女儿给打断手脚,还被锁了琵琶骨时,当时那个怒火几乎冲天!纳兰啸天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竟然敢与他裴家为敌!还有那个叫纳兰明月的女子,不过区区一介女子,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好,真的很好!今天,他倒要看看,这些人在他的面前是不是还能那样的猖狂!

    因心中愤怒的关系,他的周身之边,弥漫着一股强大而骇人的威压,那是一股属于强者的威压,一股让人不敢靠近,不敢直视的强者威压,他本就是狠厉之人,此时一身气息一经弥漫而出,不由的让那站在他身边不远处的那些修士们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纳兰啸天!你再不给我出来,休怪我带人闯进去了!”阴沉而森寒的声音夹带着浓浓的骇人煞气,由于声音是蕴含着强威压的,他的声音,几乎是毫无阻拦的便穿过了纳兰家族的大门,直达里面,一时间,几乎是整个纳兰家族里这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怎么回事?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听府中护卫说我们整个纳兰家都被人给包围了,不仅是外面门口上堵着好几百名修士,就连半空中都有,你们听,现在又有这个声音传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人能说个清楚。”

    “竟然有人敢来纳兰家闹事?这胆子是肥了吧?我去前面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说着,就要往前而去,却是被身后的人给拉住了。

    几位夫人结伴而来,其中一人脸色有些惨白,像是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似的,此时,听到了府中几位小姐在那说着,当即便是急急喝道:“行了,都别闹了!这可是大事,你们当是小孩子在玩的事情吗?都回屋去!”

    那位夫人的话才一落下,旁边的几人不由看了她一眼,只见她看着身边的几人道:“我有话跟你们说。”

    闻言,几位夫人这才示意自己的女儿们都回去,这才看向她,问:“从刚才遇见你就一脸苍白,你是怎么了?”

    那位夫人此时还感觉手脚有些冰冷,听到了她们的话,咽了咽口水,朝周围看了一眼,这才压低着声音道:“我今天因听到风声便去前院打听,才知道二夫人她……”她将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只感觉此时现在整个人仍如同处于冰窖之中好一般,浑身发冷,止不住的是害怕。

    “什么?你、你说真的?”几位夫人一听,一个个也是脸色唰的一声变得苍白。

    “真的。”

    几人见她不像说笑,一个个也是怔愣着,半响也说不出话来。

    而这时,纳兰家的大门也在这时打开,浑身散发着浓浓威压的纳兰啸天走了出来,而在他的身后,则跟着一众纳兰家族的主事以及修士们,当他们看到那裴家带来的人时,不约而同的眼中划过一丝凝重之色,而纳兰啸天却是依旧沉着脸,神色如初,他只是扫了那些修士一眼,锐利的目光划过那被四名修士抬着的裴炎,这才将视线落在前面的裴家家主,裴震的身上。

    “裴家家主大驾光临,纳兰家族本应打开大门欢迎的,只是,却不知裴家家主让人将我纳兰家团团围住,这是何故?”纳兰啸天一副不解的样子,沉声问着。

    “哼!纳兰啸天!你不用在这里装模作样了,你的女儿打伤我的儿子,还锁了他的琵琶骨,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给我一个交待!”裴震眯起了眼睛阴沉沉的说着,一开口,那语气,那神态,就是没将纳兰啸天放在眼里,其实,在这世界很简单,弱肉强食!他有那个能力居于纳兰啸天之上,自然是不必给他好脸色看的,尤其是,他竟然还让他的女儿将他的儿子伤成这样,真是可恨!

    而此时,他并不知道,唐心与秦天南也来到了这大门口处,只是,他们两人走在后面,被那前面的修士和纳兰家中的主事们挡着,那些站在他们前面的人,此时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前面上,也没有注意到他们两人的来到。

    原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让裴家家主找上门的纳兰家众人,此时听到了那裴震的话,心中不由的掀起了一阵骇浪!竟然是纳兰明月伤了裴家少主?这怎么可能?那裴炎再怎么说都是四大家族之首的裴家少主,他自幼被当接班人培养,各方面都是极为出色的,那实力就更不用说了,听说,就是四大家族另外三个家族的少主实力也没有他的厉害,他又怎么可能被纳兰明月打伤?这不太可能吧?是不是当中有什么误会?

    听到了他的话,再加上今天所受的憋屈,纳兰啸天皱着眉头睨了那裴炎一眼,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他自然是不会还想着能否和平解决了,尤其是,这裴震是什么人?他还能不清楚吗?听着他那语气与看着他的神态,他当下也是冷哼一声,语气不善的道:“裴震,若不是你儿子技不如人,又怎么可能被我女儿所伤?再说,堂堂男子汉,却还不是我女儿的对手,被打伤了你也好意思兴师动众的带人上我纳兰家找事?你真当我纳兰啸天惧你不成?”

    声音一落,强者的威压也是迸射而出,低沉而带着冷哼的声音,有着久居上位强者的气势,谁也没有料想到这纳兰啸天语气一变,便是对裴震一阵冷嘲热讽,不过,他所说的却又是让人说不出半句反对的话来,因为他说得也在理,堂堂裴家少主被纳兰家族的大小姐所伤,一个男子不如一名女子,还好意思兴师动众的找上门?这不是自取其辱又是什么?

    一时间,跟着裴震而来的众人不由你看我我看你的相视了一眼,目光在裴震和裴炎的身上停顿了片刻,便又敛下了眼眸,低下了头。

    而纳兰家的众人听到了这话,原本还在心中暗骂着那纳兰明月怎么就给纳兰家惹了这么大个麻烦的众人此时却是一个个喊着:“就是!你们裴家的少主打输我们纳兰家的小姐,还好意思找上门来,要不要脸的?”

    后面,与秦天南站在一起的唐心听到纳兰啸天那话,不由的脸上浮现一丝古怪的神色,稍纵即逝,快得让人捕捉不到,此时听见前面的话,她倒也没有立刻上前,而是静立着,打算看看他会怎么处理。

    站在她旁边的秦天南也听到了纳兰啸天的话,心中划过一丝诧异,却也了然,在知道纳兰星辰不是他的儿子,而纳兰家族中又没有后辈可以培养起来当少主时,知道纳兰明月本不是一般女子的他,无论她再不喜他,不认他这个父亲,但,毕竟她都是他与夫人所生的女儿,而且还是假不了,他会想护着她,这一点也正常。

    而听到纳兰啸天的话,那裴震是气得一张脸那都铁青了,原本就一腔的怒火在胸膛,此时更是火冒三尺,心中的杀意与怒气越发的不可收拾,当即便是拿出了长剑握于手中,蕴含着骇人气息的长剑直指着那负手而立站在纳兰家大门前的纳兰啸天,语气阴测测的传出:“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声音一落,长剑直指,凛冽森寒的骇人气剑便朝纳兰啸天袭去,速度之快,让那站在纳兰啸天身后的众人不由的心头一惊,脸色也不由的一变。

    他们家主的实力自然是不能与裴震相比的,裴震身为四大家族之首的裴家家主,他的实力就是那另外的三大家族的家主都无法与之匹敌,试问,他们家主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然,就在他们心头大惊的这一瞬间,原本负手而立的纳兰啸天也是提气一跃飞身闪出,不知何时,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剑便已经握于他的手中,手中长剑一扬,挡下了裴震袭来的凌厉剑气,两剑相碰之间,发出了一声声的清脆的铿锵声,随着长剑的摩擦,丝丝火花从剑中迸射而出。

    看着那两抺跃身于半空中战斗的身影,裴震带来的那些修士们不知是谁大喝了一声,便是提气而上,朝纳兰家族的人攻去,原本站在纳兰家大门处的众人一见,当下也没迟疑,纷纷取出长剑发起攻击,既然战斗无法避免,那就拼死一战又如何,他们要让那些人知道,他们纳兰家族的人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铿锵!”

    “咻!”

    “杀!敢到我们纳兰家来闹事,就是四大家族之首又如何?我们一定把他们杀个片甲不留!”大长老人老声音却是洪亮的,大喝一声,便带着众人冲了出去,不仅裴家有着那些实力不弱的修士,他们纳兰家一样也有,裴家有着契约兽,他们纳兰家虽然不比他们多,但却也有!战,又有何惧!

    随着众人往前冲去,加入战斗中,原本站在后面的唐心和秦天南也随着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看着那几乎陷入了混战的众人,秦天南眸光微闪,对身边的唐心道:“大小姐,你自己小心一点,我去帮忙。”声音一落,玄色的身影便朝那前面掠去,也许,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他的真正实力到底是多高?只见他的身影穿梭在众人之中,一出手,便是雷电之势,一出手,势必取对方的性命,无论是对方是化神巅峰强者,还是飞仙期的强者,在他的手里都讨不到便宜!

    她的视线划过众人,落在了那半空中与裴震交手纳兰啸天身上,他们两人的实力并不在一直级别,纳兰家族主要是炼丹家族,虽然纳兰啸天的实力比起十大家族中的家主要胜出很多,却还远远的不是四大家族之首的裴家家主裴震的对手,两人的交战也随着战斗的时间加长,已经渐渐的分出了高低之分,看到这一幕,她眸光微闪,心下有些复杂。

    如果这一刻,纳兰啸天将她推出去给裴震,那么,他的死活,纳兰家族的存在与否,又与她有何干?但现在,看着那些纳兰家族的人一个个的拼死一战,她的眉头却是不由的皱了起来,视线划过那个白胡子的老头,那个大长老,一个看她不顺眼的大长老,再三阻拦着纳兰啸天让她入族谱的老头,此时却是一副铿锵战士的模样在守护着纳兰家族,他的身上,已经被划出了好几道口子,鲜血渗出,染红了他的衣袍的,但那老头却还在那里喊着:杀杀杀!把他们都给杀光了!别让他们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

    看着明显实力不如裴家的纳兰家众人,她不由的轻叹一声,手一扬,唤道:“出来吧!”声音一落,数道精光当即从她的身上闪出,下一刻,在众人惊呼的声音与震惊的目光中,那一头头强大无比的契约兽,并排着站在她的身边。

    “吼!”

    上古神兽青龙与火凤。盘旋在半空之中,青龙直接窜入云霄后又朝底下掠去,而火凤则拍着动翅膀,飞在唐心的着头顶上,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一出,那些原本在战斗中的纳兰家和裴家的众人不由的皆停下手来,就连他们的契约兽在看到那上古神兽后也不由的趴在地上颤抖着,甚至连头也敢抬一下,灵兽之间,当数上古神兽威压最大,此时,有着两头上古神兽在这里出现,强大的威压让在场的契约兽都瑟瑟发抖的呜鸣着。

    而裴家的那些人和纳兰家的众人,看到那一只只并排在唐心身边的契约兽时,一时间,一个个都是瞠目结舌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们都被眼前那各只不同的契约兽给惊到了。

    两头神兽级别的白纹虎王,还有一条巨毒无比的蓝灵蛇,还有那舞动着九条尾巴的九尾狐,还有那……那样一只只的契约兽,一只只极其少见又极其难契约的契约兽,竟然全是她的契约兽?这、这怎么可能?

    “纳兰家的人,退一边。”清冷的声音传出,只见,原本并排在她身边的那契约兽一只只的奔了出去,朝那裴家的人扑向过去,一时间,惨叫声划过空气,惊醒了那一个个的纳兰家族的人。

    他们看着那眼前的一幕,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眼中的震惊化为了惊骇与不可思议,再厉害的修士,对上了上古神兽青龙和火凤,此时一身实力根本就是毫无用武之地,火凤的火焰非同一般,除了它之外,想要扑灭火焰?不太可能,而青龙的战斗力是惊人的,它本身就是战斗系的上古神兽,呆在唐心的空间久了,此时难得出来活动,自是兴奋万分,看它那龙爪一爪,便是将人给撕碎了,那巨大的龙尾一摆,一名飞仙强者就被狠狠的甩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昏死了过去。

    “主子!”

    “明月!”

    玄月和纳兰若尘快步的来到她的身边,看着有众多的契约兽在战斗着,情势要猛然逆转,而那些纳兰家族的人在回过神后,却也并没有如唐心所说的退至一旁,那些实力较为强硬的修士们还是在秦天南的带领下加入战斗中,毕竟,契约兽虽有好几只,而且还是一只比一只厉害的,但,那裴震带来的人也不少,多他们的加入,这场战斗胜数会再高几分。

    尤其是,原本就打算拼死一战的众人,怎么也没有想到唐心竟然有着这么多厉害的契约兽,一时间,就连那大长老都一改往日对她的印象,看她的目光是又是惊喜又是兴奋,全然忘了,一直可都是他在阻拦着唐心入族谱的。

    “你们怎么来了?”她看向他们,微顿了一下,皱着眉头问:“是不是八煞他们出什么事了?”

    “他们没事,有子浩他们看着,都很好,大家都很担心你,便让我们两人回来看看。”纳兰若尘说着,看着面前的战斗,视线不由的落在那半空处,纳兰啸天与裴震两人的交战中。

    “没事就好。”她点了点头,也朝半空中看去,这一看,却见纳兰啸天以手中之剑挑开裴震袭去的利剑之剑,却被裴震狠狠的击了一掌,那蕴含着雄厚内劲的一掌可见用了七八层的功力,而原本速度不及他快的纳兰啸天,避无可避的受了这一击,只听重重的一声重击声响起,下一刻,便见纳兰啸天整个从半空中被拍了下来。

    “噗!”

    身体往下坠去的同时,只感觉胸口一股巨痛漫延而开,像是有什么在往上冲似的,喉咙一咸,鲜血已经喷出,那一瞬间,他只感觉浑身的力道有一刻提不起来,浑身上下被一股巨痛所侵蚀着,然而就在此时,偏偏那上空中的裴震还眼中划过一抺狠厉的杀气,手中的剑一转,反手握着,泛着嗜血光芒的剑尖就朝纳兰啸天狠狠的剌去,意在一剑就取了他的性命!

    看到他眼中划过的杀气,纳兰啸天虽然知道事情不态,但,他却已经无力去抵挡,他的实力远不如他,能与他交战这么久已经是极限了,此时又受了他约七成功力的一掌,没有当场丧命已经是万幸了,只是,到了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虽然他是纳兰家族的家主,居于高位,但,却真的很失败……

    没人注意到,不知何时也来到了这里的舞倾凡,看着那半空的一幕,正准备出手救下纳兰啸天时,却注意一抺白色的身影,当下,她眸光微闪,只是笑了笑,便顿住了手,静静的看着。

    底下,看到那一幕时,唐心不由的眯起了眼,她虽然对他没好感,也不认为他是一个称职的父亲,但,这件事毕竟是因她而起的,自然没有理由看着他死在她的面前,当下,白色的身影飞掠而出,快如鬼魅的身影第一次在众人的面前展现了自己真正的实力,那是仙者品阶才有的速度,快得几乎如同一抺闪电。

    “嘶!她、她……”

    大长老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那样的速度……那样的速度……分明就是仙者品阶的实力!可、可这怎么可能?她才几岁?怎么可能修为已经到了仙者品阶?要知道,家主修炼多年,还是在丹药的辅助下如今也才只有仙者品阶的实力,而她的实力,明显的还在家主之上,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这才是她真正的实力吗?”

    看到这一幕的纳兰家众人,一个个心头皆是震惊万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一直被他们看不起,认为她不该出现在纳兰家族想要挤掉纳兰星辰地位的女子,认为这个远远比不上纳兰星辰的女子,竟然拥有着这样可怕的实力!

    “铿锵!”

    看到那剑尖就要剌入他的胸口,纳兰啸天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准备等待着死亡的到来,然,却不期然的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铿锵声,那是刀剑相碰的铿锵声,还伴随着凌厉而骇人的剑罡之气,下一刻,只感觉有人拉住了他的衣襟往后一带,猛然间转了个方向,也让他怔愕的睁开了眼睛,然,映入眼前,却是那清冷而绝色的容颜。

    她、她竟然救了他?

    心中,不由的划过一股莫名的感觉,他怎么也没想到,到最后,竟然是他的女儿救了他……

    唐心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手中暗劲一拂,将他抛向了底下纳兰若尘所在的地方:“下去!”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下,只见还没回过神来的纳兰啸天已经被一股暗劲送了下来。

    而底下,纳兰若尘当即提气而起,接住了纳兰啸天,把他放了下来后忙问:“父亲,你怎么样?”然,明显的,他还没回过神来,只是怔怔的看着那抺飘浮于半空中与裴震对立着的白色身影。

    “家主!”这时,几位长老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快步的来到纳兰啸天的身边,连忙拿出丹药来让他先服下。

    而半空中,裴震眯起了眼,看着那飘浮而立站在他前面不远处的那名绝色的白衣女子,打量了他一番后,阴沉着声音道:“你就是纳兰明月!”虽然是问句,但那声音中却是带着肯定。

    “是又如何?”唐心挑着眉,长剑斜指地面,飘浮于半空之中,白衣拂动,墨发飞扬,绝色的容颜泛着清冷的气息,清眸毫无惧意的直视着那前面的人,眉宇间,是一股俯睨天下的自信气息,在她的周身之边,一股摄人的强大威压在弥漫着,那一身的强者气势,比起对面的裴震有过之而无不及!

    “难怪我儿败在你手中,确实,很是出色!”他眯着眼,看着面前的她,眼底掠过一抺暗光,再度开口道:“但,哪怕你是仙者品阶的强者,却,还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你识相的,此时弃剑而降,我还能大发慈悲,留你一命,让你给我儿子当一名暖床的侍妾!”

    这话,分明就是赤果果的轻蔑与羞辱,唐心听了这话,清眸半眯,眼底寒光泛过,而就在她准备开口之时,一道低沉而带着磁性的男子声音却是不紧不慢的从天空中传来。

    “哦?谁这么大胆,敢让我的女人去当侍妾?”

    他的声音,低沉而带着磁性,如同醇厚的美酒,那般的令人陶醉,却又泛着丝丝的冷意,令人不寒而栗。当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时,唐心一怔,心头猛然的一跳,本能的顺着那声音看去,看到了那抺不知何时出现在半空中的白色身影时,只感觉整个人被一股狂喜与激动充斥着,眼睛,不由的蒙上了一层水雾……

    ------题外话------

    啦啦啦,他终于来啦,妹纸们,求票票求钻钻求花花啦啦啦,各种求啊,我一激动,文文就会越激动了,哈哈,邪恶了。我不会告诉你们,我是故意卡这里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