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4 雷电之势!惊!万更!

    看着他并没有停手的打算,他当即出声:“等等!”他真不应该轻视他人,他以为就他们那点年纪根本不足以与他对抗,但却忘了,有很多的事情往往都不能只看表面,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稳了稳心绪,拱手就朝那年轻的男子行了一礼,歉意的道:“请恕我有眼不识泰山,多有得罪,在这里,我向几位赔个不是。”

    唐子浩脸色如初,一双蕴含着锐利光芒的目光在他的身上打量了一番,像是在审视着他这番话的真实度似的,半响,双手这才一收,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就速速离去!”他们也并不是非得要人性命,只要他此时离去,放他一马倒也没有什么不可。

    “是,多谢阁下不杀之恩。”他又朝他们微弯下腰,行了一礼,因为他知道,再战下去,他只有一死路一条!如果换成别的强者,只怕,就算他认错了也不一定能活着离开这里,再度看了他们一眼,又朝那进阶中的八人看了一眼,这才提气而起,迅速离开,心下却在思量着,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那名男子又是什么来历?竟然拥有变异灵根?真真是令人震惊不已,好在他连忙住手道歉,否则,真是后果不堪设想!

    对于唐子浩放那人离开,几人也没有什么异议,他们主要就是看着八煞安全进阶,看到那人离开,几人便又走到他的身边,周围又恢复如常,只有着天雷劈落的声音落下,一声声的在这天空中打响,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

    看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这时,莫子漓问:“唐心去了这么久也没来,会不会有什么事?”她一个人去处理事情,他还是有些担心的。

    一旁,玄月抿着唇,不语,视线则落的他包扎着的手上,虽然说断了骨头,不过这几日因服用丹药的关系,恢复得倒也挺快的,只是,战斗的话却还不太行,要不是他这只手这样,他就应该跟在她的身边的。

    “你们不用担心,我师傅厉害得很,才不会有事,再说了,就算有事也是别人有事,怎么可能会是她?别忘了,她还有上古神兽在身呢!一般人没那么容易伤得到她。”药痴不紧不慢的说着,压根就不担心,越跟她相处在一起,就越知道她的能耐,像她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有事?

    “嗯,放心吧!他说得对,她是不会有事的。”唐子浩也点了点头,别人不知道她的能耐,他是她的兄长,会不知道吗?

    “要不,我回去看看吧!在这里我看着也帮不上忙,倒不如回纳兰家族去看看,如果真有什么事,也可以给你们个信号。”纳兰若尘开口说着,看到他们一个个的这么能打,他觉得他在这里其实也帮不上什么忙,倒不如现在回去纳兰家族看看她怎么样了。

    “也好,那你就回去吧!”他是纳兰家族的人,由他去的话,确实是适合一些,如果没什么事也罢,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他们也能尽快知道,因为他不担心别的,就担心那裴家的家主,如果他来了,只怕妹妹不是他的对手。

    “我也一起去吧!”玄月开口说着,看了他们一眼,便对纳兰若尘道:“走吧!”

    唐子浩几人看着他们离开,直到他们出了林子,不见了身影,这才将目光落在八煞他们的身上,他们的进阶不知能否提前完成,在这样的一个时刻,尽快的完成进阶众人齐聚才能让人安心。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就在纳兰若尘和玄月离开不久,天空中,竟然出现了数十道的身影,看到那数十道身影,他们目光一眯,能进入他们所设下的结界,实力自然不低,只是没想到,竟然一来就是这么多人。

    “唉!飞仙界就是强者太多,随随便便也能引来这么多的强者,他们好像最少的都是化神巅峰级别的,还有一些是飞仙期的,就我们几个,能应付得来吗?”药痴不由的抚了抚胡子,皱起了眉头看着那天空中出现的那些人,一个个气势凛冽,浑向散发着骇人的威压,看起来就不像是容易对付的,他药痴精通用毒与炼丹之术,不过这战斗力却比不上这些人啊!

    唐子浩和莫子漓两人相视了一眼,抬眸看向了那些人,沉声问:“你们是何方修士?闯入我们的结界,意欲何为!”虽然他们的意图十分明显,但,就算要动手,也要搞清楚之后再动手,如果他们肯离去,那是最好不过,若不肯离去,那么,这一场战斗必不可少!

    天空中的数十道身身影以着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看了他们几人一眼,目光一转,便落在了那在进阶的八道身影身上,打量着他们,那八人,清一色的白色衣袍着身,容颜出色,都是不可多得的人物,尤其是他们八人竟然同一时间进阶,这当中的良缘由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要知道,修士的进阶时间各不相同,要像他们这样八人一同进阶的,除了气息的协调之外,必不可少的是丹药的辅助,进入化神期的修士,必须经历九九八十一道天雷的历炼,他们八人同时进阶,这丹药从何而来?

    如果让他们进入化神期,那么,这八人的战斗力合起来一定是惊人的,尤其是,他们的主子又是何人?

    然,就在此时,那数十名修士中的其中一人却是看着他们几人怔怔的不知在想着什么,只知道,那目光从怔然到惊愕,再到不可思议,他惊愕的开口,道:“我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这八人,太过出色了,他又怎么可能会忘记!

    “嗯?是什么人?”其中一人挑着眉头问着。

    “你们应该听说过龙腾大陆吧?”那名修士微拧着眉头看着底下的八人,心头突然变得沉重起来。

    “龙腾大陆自然是听说过,除了个龙腾大陆,不是还有个虎啸大陆吗?不过距离我们这里比较遥远,但有的修士和仙门还是会去那些地方,看看有没天赋极高的子弟可以收入门下的,而且,在这两个大陆之上,还有个修仙界,不是吗?”那名修士睨了他一眼,说:“我们虽然不常去那几个大陆上行走,但却是听说过的,你突然提起那个龙腾大陆,又是为何?”

    在场的几十名修士都是非同一般的强者,有的是仙门的人,有的是大家族的人,也有的是一些散修,此时听到那名散修说起话,有的没放在心上,有的则是若有所思,无端端的他又岂会说起龙腾大陆?莫非,这几个人是龙腾大陆那边来的人?只是,这似乎不太可能,要知道龙腾大陆与飞仙界隔着好几个大陆,地域之远,可不是一般的修士便能来到这里的,就算要来到这里,如果没有人带领,试问,他们怎么可能越过重重危险,安全的来到这里?再说,化神级别?像他们这样的年纪拥有这样的修为,这样的天赋已经远远的高出了很多贵族子弟了。

    那名散修看了众人一眼,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震惊,缓了缓气,这才道:“你们也许只听说过那几个大陆,却没去过,但我不同,我常年会去各地历炼,数年前,我去了一回龙腾大陆,正好碰到了那里发生的一件大事。”说到这里,他的目光不禁有些迷离,似乎想起了当年那件事情,心中感慨万千。

    当年那抺风华绝代的身影,他虽然只是远远的一瞥,但却至今记忆犹新,还有那八抺白色的身影,那一幕,也许见过的人都不会轻易忘记吧!

    “你怎么说着一半又不说?到底怎么回事?说个清楚?这些人莫非是龙腾大陆来的人?不太可能吧?”其中一人皱着眉头看着那名散修,脸上已经露出了不悦的神色。

    “夺命八煞,索命幽灵,白衣胜雪,侍主天医……”

    那名散修喃喃的说着,看着那底下盘膝而坐的八人,心中又再度的激起了阵阵骇浪,他们,不是夺命八煞又是何人?他们的主子,不是鬼手天医又会是何人?没想到啊!真没想到啊!竟然会在这飞仙界中再度看到了他们,鬼手天医……那名风华绝代的女子,她也在这里?

    想到这,目光不由的朝底下的几人看去,直视的落在那名白衣胜雪的女子身上,但,却发现她并不是她,他当年虽然远远的一瞥,但对那张绝色的容颜却是印象深刻,这名女子,并不是她,那么,她不在这里,又会是在哪里呢?夺命八煞在这里进阶,她身为他们的主子,不可能没在的。

    这一刻,他看着周围的数十名修士,心中却是异常的沉重,他们虽然都是各居一方的强者,但,碰上鬼手天医,只怕,也不可能占得到便宜,那名极具传奇色彩的女子,她的实力是恐惧的,曾听说,她极为护短,若是伤了她的人,就是天涯海角,她也会把人揪出来!

    “夺命八煞,索命幽灵,白衣胜雪,侍主天医?你说的是夺命八煞是这底下的八人?”其中一名修士半眯着眼睛,视线朝底下的八人看去,确实是一身白衣胜雪,只是,侍主天医?心下微怔,又问:“他们的主子是天医?什么天医?听都没听说过话!”他们行走大江南北,天医?确实是不曾听说过这样的尊称。

    “他们的主子,是一个被尊称为鬼手天医的女子。”那名散修沉声说着,看了他们一眼,只是劝说道:“我劝你们还是不要与这些人为敌,鬼手天医,不是浪得虚名的,如果你们伤了她的人,只怕,不仅仅是你们自身性命难保,就是你们的家族,也会因此而惹上祸端!”

    他游历各大陆,自然是听说过鬼手天医在修仙界呆过一段时间,而且,在那里,她因为炼丹的出众,还被人尊称为天圣丹尊,一个女子,一步步的走到这里,她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别去怀疑,若是不信去与她为敌,那么,后果将是悔恨终生的!

    听到这话,众名修士有的皱起了眉头,有的则在思量着,有的则是不以为然。

    而底下,因为距离较远,那些人说话也没用灵力,因此唐子浩他们听得也不是很清楚,但隐隐的,听到了鬼手天医几个字,对于这四个字,莫子漓虽然曾经听他们提起过唐心的过往,但却没想到,今日,这飞仙界的数十名强者在听到这个尊称后竟然犹豫着不敢蓦然动手,不可否认的,她,确实是存在着一股让人不敢轻易冒犯的威摄力!就算是人不在这里,单单是提起这个尊称,却还是让人心中产生惧意。

    “什么鬼手天医?我看也不过就是托大的,说白了不过就是一个女人,你们竟然被吓到了?别忘了,站在这里的一个个可都是威震一方的强者!就凭我们的实力还怕一个女人?还有,那底下的八人可不是一般人物,不趁着他们进阶时就杀了他们,将来他们指不定还会掀出什么风浪来!”一名修士阴沉着声音说着,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中,他们互相踩死对方以图让自己更上一层,同时,如果知道哪个地方有强者历炼,那么,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赶去,少一个强者,他们就少一个威胁,这世界就是这样的残忍!

    那名散修闻言,则提气退到了一旁,道:“你们既然不听劝告,那也就罢了,这场战斗我不会参与。”人虽然已经退开他们那一群人当中,但却并没有离开,因为他想看看,那鬼手天医是否会出现?几年不见,她的实力又到了什么样的级别?

    “哼!没想到你还是一个胆小鬼!”其中一名修士冷哼了一声,似乎很看不起这个怕女修的男人。

    然而,那名散修则叹了一声,摇了摇头,却是不语,而是看向了底下的唐子浩几人,顿了一下,拱手道:“几位,我闯入你们的结界,实属误会,不过你们放心,我并不会对你们动手,我,只作壁上观。”

    唐子浩朝那人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视线落在了那几十名散修的身上,见他们一个个已经凝聚气息准备战斗,这才沉声道:“我们双方本各无仇怨,但如今你们闯入我们的结界,欺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声音一落,他已经双手一凝,一股强大的气息在掌心之中隐隐形成。

    而旁边,莫子漓从空间中取出了剑握于手中,长剑斜指地面,剑气凛冽摄人,雄厚的剑罡之气在涌动着,在他的周身之边弥漫出一股骇人的气流,他整个人的气势也在瞬间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变得那样的冷冽,那样的令人不安。

    站在唐子浩身边的夏雪,双手也在身手转动着,一股闪电之力在掌心之中凝聚而成,像是有什么在互相摩擦着似的,发出嚓嚓的声音,随着她气息的涌动,在她的身上也似乎闪烁着一股闪电的气息,白衣随着气流涌动,杀气瞬间迸射而出!

    “那是什么?”其中一名修士微皱着眉头看着唐子浩和夏雪双手间凝聚出来的那股气息,似乎,有些诡异。

    “修炼的是什么法术?怎么这般诡异?我好像也没见过这样的气流涌动。”另一名修士也皱着眉头,像是在思量着,两人手掌中的那股气息到底是什么来的?

    也许是因为天空中有着八煞他们的天雷在响着,也许是因为那些修士没有想到站在他们面前的竟然就是拥有变异灵根的修士,此时,一个个都没有意识到,在他们的头顶上,那天空被一大片的乌云所遮盖,一声声的闷哼声与闪电在那云层中传出,发出轰隆轰隆与咔嚓的声音。

    然,那退至一旁的那名散修,因为离他们约有百米,因此,清楚的看到了他们头顶上那片天空的变化,原本天上有着乌云,但那片乌云却只是在那八煞进阶的头顶上凝聚着,而此时,他们那一群人的上面,也凝聚着那样的一大片骇人的气流,由其是,竟然还伴随着一道道闪电的划过,看到这,他不由的瞪大了眼睛,那、那莫非是变异灵根雷电属性!

    心中轰隆的一声巨响,脑海里一片的空白,只感觉到一股骇浪在狠狠的拍打着他的胸口,久久无法平复下来,他震惊的看着那底面色泛着冷冽气息的几人,目光落在了那一男一女的身上,看到了他们身上所涌动的气息,与天空之上的那股气息竟是一模一样!

    “天呐!竟然是、竟然是……”

    他喃喃出声,却又连一整句都说不出来,因为这时,他看到天空中轰隆的一声巨响,数道闪电与数道惊雷竟是不约而同的从那片乌云中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劈也下来,那股气息是那样的惊人,那样的令人心惊胆跳!

    “轰隆……咔嚓……”

    当惊雷与闪电响起的那一刻,那几十人也是心头猛然一跳,本能的回头看去之时,却被劈落的那几道天雷和闪电给惊到了,他们不在进阶状态,而且这样的天雷与闪电,杀伤力非同一般,如果被击中了,就是不死也必成重伤!

    “快!快闪开!”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只可惜,就算是他们的速度再快,但,反应过来时为时已经慢了,只看到那道道天雷与闪电劈中了其中的几个人,一时间,凄厉的惨叫声几乎划破了天际……

    “啊……”

    趁此那些几十名修士乱了节奏的四处闪躲之时,莫也漓提剑飞掠而起,手中利剑一转,蕴含着雄厚剑罡之气的剑气咻的一声划出,在半空中划过一个弧度,一出手,便将那顾不得防备的几人伤了个正着。

    “嘶!该死的!”

    几名修士因闪避着头顶上的天雷与闪电,一时间根本没想到还有人在这个时候朝他们发起进阶,冷不防的被利剑所伤,身上被划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涌出,染红了他们的衣袍,也让他们在惊惧之中愤怒的咆哮着,同一时间便是挥剑而出,朝莫子漓袭去!

    “混帐东西!敢伤我,受死吧!咻!”

    莫子漓迅速后翻,因为,就在寻朝他而来的几人头顶上,几记惊雷与闪电正瞄准着他们狠狠的劈了下去。

    “轰隆!”

    “咔嚓!”

    “砰……啊……”

    雷电的声音不约而同的响地卢,一记惊雷的击落,准确无误的将一名以气息飘浮在半空的修士给击落了下来,无论是被雷还是被电所击中,那杀伤力都是非同寻常的,只见,那被雷电击中的几人,一个个的倒于地面之上,而且,就在他们所跌落的地方,还因雷电的威力而出现了一个深深的窟窿。

    “太可怕了……”

    一些修士怔怔然的惊呆了,竟在那一瞬间忘了去进攻,然,也就在这时,莫子漓目光一眯,再度的瞄准机会飞掠上前,这一回,利剑一出,寒光划过,便是瞬间取了几名修士的性命!

    “嘶!啊……”

    几声惨叫声的响起,那几名修士双止暴睁着,直直的倒了下去。而却在这时,莫子漓的身后一名飞仙巅峰级别的修士却是将手中的利剑对准了他,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击了过去,那一剑,快如闪电,势如破竹,竟是让唐子浩和夏雪也来不及将那名修士击伤。

    “哎呀!小心身后!”药痴迅速出声提醒着,他的实力是够跟这些人打的,要不然,他也不用退至一旁了。

    就在药痴出声提醒的同时,莫子漓感觉到身后那袭来的凛冽寒气,几乎是出自于本能的,便迅速一闪,只是,再快,也快不过巅峰期强者手中的剑,肩膀处,仍是被利刃深深的剌了进去。

    “嘶!”

    他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闷哼了一声,手中的剑一扬朝那名修士袭去,而那名修士为了避开他击去的剑,当即便迅速抽回剌入他肩膀处的利剑往后一翻身,同时,看到那天空中的惊雷劈了下来,又是再度的一闪,目光扫过那底下的两人,当即沉声一喝:“他们是变异灵根雷电属性!远战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近攻!”

    那名修士扬声一喝一落下,当即,剩下的那二十来名修士心中猛然一怔,对啊!那两人以雷电攻击他们,看样子,他们应该只适合远战,如果近身战斗的话,他们根本没有那个速度与实力来跟他们比!

    想到这,众人眼睛一亮,当即便飞身直扑而来,朝那底下的唐子浩和夏雪掠去,竟然是变异灵根雷电属性!真是太出乎他们意外了,但,今天,他们一定要将这两人的性命取了!雷电属性结合起来的战斗力太过惊人了,这两人不死,他日一定会找他们报今日之仇!

    而此时,凌子寒则也来到了这里,见到他们几人与那些修士在战斗着,当即也迅速加入战斗之中,他见莫子漓受了伤,便先为到他的身边:“怎么样?伤得重不重?”他的目光往他的肩膀处看去,见那一剑几乎穿透了他整个肩膀,鲜血染红了他身上的蓝衣,也许是因为流了不少血的缘故,此时,他的脸色也得有些苍白。

    “没事。”莫子漓沉声说着,目光朝底下的唐子浩和夏雪他们看去,见他们因被那些修士围着,已经以以直接动用雷电属性,便道:“我们下去!”

    “嗯。”凌子寒应了一声,两人一道飞身往下掠去,迅速的加入他们的战斗之中。虽然唐子浩和夏雪他们最具杀伤力的是那雷电属性,但他们本身的近身战斗也不差,夏雪跟在唐心的身边和八煞他们一起训练过,她从唐心那里所学到的也是一招必杀之术,此时,手中反握匕首的她,一出手便是直击对方最致命的地方,招式凌厉,快而狠,与她那形象真的有几分出入,毕竟,极少人见过她出招,尤其是跟在唐子浩他们身边久了,很多时候都是他们男子在前面护着,她们女子多数不用动手。

    “咻!”

    “铿锵!”

    刀剑划过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凌厉而骇人,当双方的利刃碰撞在一起时,发出了一声声清脆而响亮的铿锵声,药痴不知何时也加入了战斗中上,但,他最是擅长的是使毒,他闪躲的本事倒是挺快的,再加上趁着对方不察时撒出一把不知名的药粉,看到一些修士因没有防备而中招,倒让一些修士不敢轻视于他这个小小老头儿。

    只是,几人的战斗力竟然不弱,但面对着这围攻的众人倒也渐渐的处于下风,就在那些修士以为他们再过不久便能轻易的拿下他们时,唐子浩目光一眯,沉声喝道:“梼杌!出来!”随着他沉声一喝,便见他的身体突然闪出一道精光,紧接着便一声怒吼声。

    “吼!”

    体积健壮模样骇人的上古四凶兽之一梼杌瞬间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它的一出现便是扑上前一咬,其中一名修士因闪躲不及而被撕咬下了一只手臂,一时间,只听一声尖锐的惨叫声划过天际。

    “啊!”

    “上、上古四凶兽之一的梼杌!”

    那猛然退开的修士们震惊的看着那只模样骇人的凶兽,浑身不由的打了个冷颤!看着那头凶兽浑身散发着强大而骇人的气息,那股令人不敢靠近半分的威压,更是让他们惊得冷汗直渗而出!

    上古凶兽啊!竟然是上古凶兽!这、这怎么会有上古凶兽呢!而且还是那个男子的契约兽?这、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啊?真的是那个什么鬼手天医的人?他们怎么可能连上古凶兽都驯服得了?

    一个个的问题在心中冒起,只是却得不到半丁点的答案,但却知道,他们真的惹上了不该惹的人,上古四凶兽之本的梼杌,他们就算是有几个胆子也不敢甚至去跟它战斗,尤其是,谁都知道,上古凶兽,其凶残程度可是非一般的!

    逃!马上逃离这里!

    脑海中闪出的一个念头,让他们几乎想要拔腿就跑,但,看那些上古凶兽的架势,却根本没有放他们一命的打算,只见,就在他们浑身被一股冷意袭侵的时候,那头上古凶兽也朝他们扑了过来,气势之猛,模样之骇人,吓得他们不由的双腿发软,但,兴许是强烈的求生意志在支撑着他们,第一时间他们便是惊呼一声,提气飞掠而起,迅速朝结界外逃去!

    那退至百米之外的那名散修,此时又再一次的被震惊了,他本来以为这几人的战斗力不怎么样的,他以为到最后鬼手天医一定会出现的,但,却没想到,他们竟然凭着那少少的几人战胜了那几十人,而且,那名男子,竟然还拥有一头上古凶兽,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也许是因为那名散修身上没有杀气,也许是因为他离得较远,梼杌并没有去攻击那名散修,而在在看到那些修士逃出结界之后打算追去之时,听到了身后唐子浩的声音。

    “梼杌,回来,不用追了。”唐子浩沉声说着,走上前,来到莫子漓的身边看了他的伤口一眼,道:“伤得不轻,先上些药。”说着,从空间中拿出了止血的药粉来就准备为他包扎着伤口。

    “我来吧!我处理伤口有经验。”药痴上前说着,接过了唐子浩手上的药闻了闻,眼睛一亮,问:“这也是我师傅炼制的?”这气味,闻着里面可是用了不少好东西,没想到他师傅就是一种处理伤口的药都是与别人的不同的,看来,找个机会他也得研究一下这里面都是用什么药材制作而成的。

    “嗯?好浓的血腥味啊!”

    突然间,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正在包扎着的几人听到这个声音皆是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去,只见,天空中一名身着青衣的美丽女子飘浮而立,她身后背着琵琶,腰间佩戴着一个并蒂花玉佩,脚蹬一双缎彩青靴,青色的衣袂在风中飞扬着,整个人给人一种雷行风厉却又非同一般的感觉。

    “师傅!”

    莫子漓一怔,眼中涌上了惊喜的神色,当即唤出声。那名女子,不是他的师傅又会是谁?自从林中一别,已经几年时间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有再见到她的时候。

    “咦?子漓,怎么是你啊?”舞倾凡眼中划过一丝诧异,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他啊!看他活得好好的,看来,那一劫已经过去了,果然啊,那个小丫头就是他的福星,当初把他们几个托给她,果然是对手。

    “子漓,几年不见,一见面你就是这模样,唉!”她摇了摇头,飞身掠来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而唐子浩几人则有些惊讶,这个年轻的女子竟然是子漓的师傅?看她也不过二十三四岁,莫非,真正的年纪并非如此?一时间,几人不由的暗暗打量着她。

    “师傅,弟子拜见师傅。”再次见到她,心中激动万分,莫子漓当即便是向她行了一个跪拜大礼。

    “行了,起来吧!”舞倾凡看了他的伤口一眼,道:“过来,我给你处理一下,你看别人都没受伤,怎么就你受伤了?莫不是这几年你们少了历炼?”说着,又看了他一眼,见他的实力已经是化神级别了,这样的实力配他的年纪倒已经算是极为出众的了,这才没有再多说,修炼越高,想要进阶就越难,他能在这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提升到了现在这个级别,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努力的。

    几人只见,她的手复在了莫子漓的伤口上,突然间,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几片桃花瓣飘荡在她的手掌之间,而在她的手掌之间,除了一股灵力的涌动之外,似乎还有一股莹光在闪烁着,看得一旁的几人震惊不已!

    不多时,莫子漓肩膀上的伤便瞬间恢复如初,对于他师傅这一手落英葵花手他自是清楚不过,就算是只剩下白骨,师傅她也能治好,更何况这一点小伤,看到伤口恢复如初,他当即抱拳道:“多谢师傅。”

    “嗯,说说,你怎么在这里的?你师弟和师妹两人可还好?那个小丫头呢?怎么也没跟你在一起?”

    “师傅不用担心,他们都很好,至于唐心,她现在是纳兰家族里。”

    闻言,舞倾凡眸光一闪,视线落在旁边的几人身上:“这几人又是什么人?还有那边那几个进阶的,竟然以有凑到一块去进阶了,不简单啊!”她目光一扫,朝八煞他们看了一眼。

    “师傅,这位是唐心的兄长,唐子浩,这位是夏雪,这位是凌子寒,还有这位是药痴,那边的几位也是唐心的伙伴,我的朋友,自从当日在灵兽森林一别后,我便一直跟着唐心,后来经历了不少事情,果真如师傅所说,我、我已经死过一回了,师傅所说的那个劫,已经过去了。”他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下,又道:“因为习惯了跟在她的身边,所以她来飞仙界时,我也跟着来了。”

    听到这话,舞倾凡看了看她这大徒弟,只是笑了笑,只是问:“那她怎么就去了纳兰家族了?她去那里做什么?”

    “其实唐心是纳兰家主张纳兰啸天失踪多年的女儿,前不久她回了纳兰家族,不过回去纳兰家族却不是为了去认祖归宗,只是她想要找到她娘亲的下落,以及查出当年派去龙腾大陆追杀她的幕后真凶。”对于他师傅,他一向是知无不言的,而且,他也并不担心她师傅会对唐心不利怎么的,毕竟,从当年的事情便可看出,她对唐心很有好感。

    “哦?没想到她竟然是纳兰啸天的女儿啊!”她恍然的点了点头,这回总算是知道为何她算出纳兰家族正在遭难了,看来,这事情跟那小丫头还真脱不了关系啊!

    “师傅,你怎么会在这里?师弟和师妹经常说着不知你会在哪里落脚,师傅若是有了落脚的地方,可否告知徒儿?”莫子漓看着她说着,这么久没见,他师傅还是一点也没变,不过,修为却是高出了很多,他竟然看不透她的修为了。

    舞倾城笑了笑,道:“我估计最近会在纳兰家族落脚,再接着会去哪里,就不一定了。”说着,她看向了纳兰家族的方向,低低的笑着:“真是意外啊!没想到,那小丫头竟然是纳兰啸天的女儿,呵呵……”她轻笑了一会,又道:“你们在这里守着那几人进阶吧?那就继续守着,我要去纳兰家族凑凑热闹。”说着就要离开,却让莫子漓给唤住了。

    “师傅,莫不是纳兰家族那里已经出了什么事?”唐心还在那里,此时又听他师傅这么说,不由的,有些担心。

    闻言,舞倾凡眸光微闪,看着那天色道:“你看,这会,已经变天了,这热闹非同一般,为师又怎么能不去瞧瞧呢!”说着,笑了笑,道:“好了,回头见吧!”声音一落,便提气而起,朝纳兰家族的方向掠去。

    “子漓,你师傅莫不是纳兰家族的人?”唐子浩微拧着眉头,看着那抺青色的身影离去的方面,心下深思着。那位前辈虽然有着二十三四岁的美丽容颜,但,他直觉的认为她的真实年龄绝对不像他们所看到的那样,再说,能教出莫子漓等人的,又岂会是一般人?

    “应该不是吧?我师傅名唤舞倾凡,不姓纳兰啊!”他微怔,虽然不解为何他师傅会去理会纳兰家族的事情,但,这姓氏却是不一样的,应该不会是纳兰家族的人吧?

    “这名字真好听,听她的人一样,那样的美丽。”夏雪露出了一抺淡笑,有些好奇的道:“她刚才是怎样帮你治伤的?什么药也没用,竟然能治好你的伤,太神奇了。”

    “舞倾凡?”药痴怪叫了一声,双眼瞪得大大的看着他们惊呼道:“我知道她是谁了!”

    ------题外话------

    妹纸们求票票啊啊啊,有票的把票砸过来,沐宸风明天出来了!想看激动人心的,想看热血澎湃的,先给我来点剌激的,把票票砸过来,越多越好,哈哈哈